2024年06月16日 星期日
章太炎:在杭州之演讲
来源:本站 | 作者:  时间: 2024-03-18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浙江余杭人。原名学乘,字枚叔(以纪念汉代辞赋家枚乘),后易名为炳麟 。因反清意识浓厚,慕顾绛(顾炎武)的为人行事而改名为绛,号太炎。世人常称之为“太炎先生”。清末民初民主革命家、思想家、著名学者、朴学大师。

  章太炎在杭州之演讲

  杭州函云,浙省教育会于二十五日下午三时邀请章太炎先生演讲“浙江之文学”,听讲者千余人。先由该会副会长致欢迎词。章先生演词甚长,兹节录如下。

  学文[文学]各处不同,例如江苏方面,因读书人多,交通便利,故偏于客观者多,主观者少;浙江则却与之相反,偏于客观者少,主观者多。以言乎文才,诸君试观近年来有文才者几人乎?依我观察起来,值得我折服如曾国藩、张之洞等,委实无之。试观民国以来总统总理,谁足与曾、张比拟?盖以时代变迁,故人才亦异。惟民国以来,人不知有真是非,袁世凯称帝、张勋复辟,鲜有人反抗。其实人非不知是非,实不知利害耳。见小利即趋之若鹜,不知大害之即在目前也。以前讲求学问,必须以根本起,根本维何?历史是也。今则不然。吾浙在唐以前,实无学者,唐始有陆宣公出。其后理学派继之,金华派、永嘉派又紧承其后。宋末则中国学者只金华派。明初刘伯温继金华派之后。王阳明则更有精神(王学在浙,实不甚好,其在江西则甚好)。其后于忠肃继起,亦算一大人才。故浙江之文学,实发源于陆宣公,陆之学问,实基于史学,其学非惟足为浙江模范,亦足为全国模范。或谓历史不过是过去的纪载,无甚名贵,此皮相之论也。历史是棋谱,读史如下棋,故视其可用者则用之,不可者即舍之,此全赖读者之智慧也。(中略)现今一般所谓法律专家,实与前之刑名老师无异,不过有一种刀笔吏之才具而已,无补国事也。又有一般自命不凡者,见洋人如何便如何,将来之成败利钝不顾也,可谓与王荆公同病矣,此乃宗教家,实非文学家也。(此间略)王荆公虽不得志,然流毒已不浅,即如康有为之不喜欧人读史,谓为王之流毒所中,亦未始不可。其所以不喜欢读史之原因,实与宗教上之不喜欢宗教徒读哲学无以异。学问有可于学校内研究者,有不能者,历史是也。历史书册繁多,学校中未便一一研究,抽其一二而研究之,则病割裂,故学生欲研究历史,可于课外自修之。好在历史非古文,尚易了解也。浙人往往见小遗大,故尤宜努力于史。明时浙江人才虽多,然可与张之洞、曾国藩比肩,实无有也。曾之学问,得力于《文献通考》,张则在于《方舆纪要》。今浙人之所失者,即在无历史学问,其他所得者,亦即在历史的学问。清代浙江之学者,专致力于词章之学,实则若辈所作诗、词、骈文,亦不甚出色也。是以今有人谓“江浙都无用”,江苏诚“无用”矣,然予浙人士,知小遗大,亦不能谓“有用”也。前江浙两省,文学为最好,今则为最下矣。浙人前以经学著名者甚多,外人嘲我国可羞,吾浙人欲雪斯耻,实不必他求,只求固有之历史的学问足矣。(载《民国日报》1922年12月28日第二张第六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