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3日 星期五
严文井:蚯蚓和蜜蜂的故事
来源:本站 | 作者:  时间: 2023-12-08

  严文井(1915--2005),原名严文锦。湖北武昌人。当代作家、散文家、著名儿童文学家。1935年到北平图书馆工作,1938年赴延安,历任延安鲁艺文学系教师,《东北日报》副总编辑,中宣部文艺处处长,中国作家协会党组副书记书记处常务书记,《人民文学》主编,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总编辑。人民文学出版社编审委员会委员,国际儿童读物联盟中国分会主任,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儿童文学委员会主任。


  严文井:蚯蚓和蜜蜂的故事

  在从前——很多很多年以前,蚯蚓和蜜蜂是好朋友,他的模样儿长得也和蜜蜂差不多。

  那时候,蚯蚓不像现在这样怕太阳,白天也不躲在土洞里面。他还会唱歌,不像现在这样,从早到晚都不吭气。他的身子长得又胖又粗,有一颗大脑袋,还有好几条短短的腿。要是今天我们遇见了这样一条蚯蚓,谁也不会说他是蚯蚓。

  蜜蜂也不像现在这样。那时候他还不会做蜜,也不会做蜂房,也不会飞,因为他还没有翅膀。他的身子比蚯蚓短小一些,有六条腿,也是短短的,可是没有现在这样精巧,这样灵活。要是今天谁遇见这样一只虫儿,一定不会认出他就是蜜蜂。

  在从前,就是蚯蚓还长着腿、蜜蜂还没有生翅膀的时候,大地上可以吃的好东西多极了,像什么杨梅、野葡萄,还有许多咱们都叫不出名字来的,红的、紫的浆果,还有许许多多又甜又嫩的草叶和花瓣,蚯蚓和蜜蜂用不着费很大力气,只要动一动嘴就可以吃得饱饱的。

  吃饱了,他们两个就在一块儿玩,不像现在这样,两个老不见面。咱们现在谁看见过蜜蜂和蚯蚓在一块儿玩呢?他们一个在天上飞,一个在地底下钻,根本就不会碰到一起。现在,他们的样子也变得和从前不相同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故事 还要从头说起。

  在很早很早以前,大地上可以吃的好东西多极了,可是你也吃,他也吃,大伙只管吃,不管种,天天老那么吃,大地上能吃的东西就慢慢地减少,以后就越来越不容易找到了。

  好日子过完了,苦日子就来了。蚯蚓和蜜蜂有时候找不到东西吃,就得挨饿。

  在饿肚子的时候,蜜蜂很着急,可是蚯蚓却满不在乎,还是哼哼卿卿地唱歌儿。有一次,蜜蜂忍不住对他说:“别老那么唱了,朋友,咱们来想想办法,自己动手,做一点什么东西吃,好不好?”

  蚯蚓唱得正起劲儿,听蜜蜂这么一说,就很不耐烦地回答:“做!你怎么做呀?你真聪明!能吃的东西从来都是现成的,都是自己长好的,自己还能做吃的东西!”

  蜜蜂被蚯蚓一嘲笑,就不作声了。这是两个好朋友第一次发生不同的意见。

  可是蜜蜂的脑子里总爱想些新鲜事,他不但想做出能吃的东西,并且还想做出特别的东西。特别甜的东西怎么做呢?蜜蜂一天到晚在想办法。

  有一天,下起大雨来了,蚯蚓和蜜蜂躲在一块大石头底下躲雨。雨哗啦哗啦地下得很大,地上的水慢慢涨起来,流到他们躲雨的石头那里,把他们的腿都浸湿了。大雨夹着一阵阵的凉风,冷得蜜蜂直发抖,就对蚯蚓说:“唉呀,要是咱们能想个办法,住在一棵大树的洞里边,那就更好了。”

  蚯蚓正在打瞌睡,摇摇脑袋:“别胡说了,你老爱胡思乱想!”

  可是蜜蜂越想越高兴,又说:“咱们要是自己动手造一个能住的东西,住在里边,那就更好了。”

  因为那时候蜜蜂还不会做蜂房,所以他也叫不出他想做的那个东西叫什么。

  蚯蚓听蜜蜂这样说,就生起气来:“你怎么这样蠢呀!咱们从来就是睡在草叶下面,石头底下,还想造什么能住的东西?再说,你又有多大的能耐,还想造什么东西?别胡扯了,让我安安静静地睡一觉吧!”

  蜜蜂也有些生气了,就不再同蚯蚓说话了。可是他脑子里在想:蚯蚓说我造不了,我一定得试试看,一定要做出这样的一个能住的东西来。

  天晴了,蜜蜂开始用一团泥试着做房子。他把所有的腿都用上,合泥,把泥压成许多小片儿。他想把许多小泥片儿合成一个大泥片儿。可是忙了半天,小泥片又散开了。他又重新合泥,重新做小泥片儿。最后,好容易把许多小泥片儿做成了一片大泥片儿。他想把大泥片儿卷成一个圆筒筒:试了一次,试了两次,试了三次,可是老卷不好,蜜蜂累得满头大汗,就对蚯蚓说:“好朋友,快来帮帮忙吧!”

  蚯蚓看着蜜蜂哼了一声,动也不动。

  后来,泥片儿被太阳晒干了,再也没办法卷成圆筒筒了;蜜蜂累得也不能动了,只好停下来休息。

  这时候,蚯蚓带着嘲笑的神气对蜜蜂说:“别费力气了啦,朋友!我不早就说过吗,别胡思乱想了。”

  蜜蜂没作声。因为他在想怎么样才能把房子造好。

  又过了几天,蜜蜂和蚯蚓一块儿出去找吃的东西。在路上,他们碰见了一棵开满了小白花的山丁子树。山丁子树招呼他们:“好朋友们,来帮个忙吧!我只开花,不能结果。只要你们来帮我把花粉搬动搬动,我就能结果子啦。我一定要好好的谢你们呢。”

  蚯蚓瞪了山丁子树一眼,粗声粗气地回答说:“我管你结不结果,我才没有那么多闲工夫哩!”

  蜜蜂走过去,对山丁子树说:“我来试一下,行吗?”

  山丁子树很高兴地说:“谢谢你,你来试试吧。”

  这时蚯蚓对蜜蜂说:“你真爱管闲事!你不怕麻烦就去试吧,我可走了。”说完,他真的头也不回一个人走了。一边走一边还很骄傲地哼着歌儿。

  蜜蜂开始很吃力地往山丁子树上爬。那时候,他的腿又短又笨,爬了好半天才好容易爬到树上去,可是当他爬到一朵花旁边想采花粉的时候,因为身子太笨,一不小心就从树上掉下来了。幸亏地上的草很厚,才没有摔伤。他慢慢地站起来,喘了一口气,接着就又往树上爬。

  在蜜蜂拼命爬树的时候,蚯蚓己经在另一个地方找到一大片浆果,蚯蚓吃着甜甜的浆果,想起了蜜蜂,得意地笑起来了:“这一下可好了,我可以躺下来吃个饱,再也不用动了。蜜蜂这个大傻瓜不知道在那儿干出了什么玩意儿,我看他不是摔伤了,也准得饿坏了。”

  蚯蚓吃饱了,就躺在浆果旁边呼呼地睡着了。这时候,蜜蜂还在一次,两次,三次练习爬山丁子树哩。说起来也真是奇怪:蜜蜂一次又一次地爬树,用力朝上爬一步,背上的茸毛就颤动一下,蜜蜂不停的用力朝上爬,背上的茸毛就不停地颤动,慢慢的,背上的茸毛有几根就长大了;变成四个小片片儿了。这四个小片片儿一长出来,就很自然地随着蜜蜂的动作扑扇起来。有了这四个小片片儿,蜜蜂的身子也变轻了站也站得稳了。

  有时候,我们站在门坎上玩儿,要是站不稳,身子就会前栽后仰的。这时候,不用谁下命令,我们的'两只胳膊马上就会出来帮忙:只要这么晃一晃,身子马上又可以站直了。蜜蜂背上新长的小片片儿,就像我们的胳膊一样,靠着它的帮助,蜜蜂就平平稳稳地爬到山丁子树上去了。

  这时候,蚯蚓还睡在浆果旁边做着好梦呢,他一点也不知道蜜蜂有了这么大的变化。

  蜜蜂背上有这四个小片片儿越长越大,慢慢地就长成翅膀了。有了翅膀的蜜蜂,不久就学会了飞。他从这个花朵飞到那个花朵,不停地搬运起花粉来;他的腿也因为不断地劳动,慢慢地变得很灵巧了。

  蜜蜂帮助山丁子树做完了传播花粉的工作,山丁子树非常感谢他,就把多余的花粉和花果的一种甜浆都送给了他,还告诉了他这种甜浆可以做成一种好吃的新东西,这种新东西叫做蜜。

  蜜蜂带着花粉和甜浆飞走了。他怎样把甜浆做成蜜呢?这当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可是蜜蜂很有耐心,很肯动脑筋的:他一次失败以后,再想办法,再重新做;再次失败以后,再想办法,再继续做,到底做成功了。

  蚯蚓呢,还待在那个老地方,睡醒了就吃,吃饱了就睡。连歌都懒得唱了;当然,他把蜜蜂这个老朋友也忘掉了。

  蜜蜂不但学会了做蜜,并且越做越聪明,又学会了做蜡,用蜡造成了自己想了很久的蜂房。他把蜂房造在大树的洞里边,那里既不怕风,又不怕雨。他就住在这样舒服的房子里,每天天一亮就起来,一直忙碌地工作到天黑。

  蜜蜂一天一天地变得更聪明更有本领;模样也变得更美丽了:晶亮的大眼睛,细细的触须,好像薄沙似的翅膀,完全变成我们现在所看见的蜜蜂的样子了。

  有一天,蜜蜂想起了蚯蚓。他想请蚯蚓来尝尝他做的特别甜的东西,并且把自己学会的本领教给蚯蚓,让蚯蚓也好好劳动。

  蜜蜂离开了家到处飞着,一边飞一边喊叫蚯蚓。可是,蜜蜂飞来飞去,东找西找,找了半天,也找不到老朋友的影子。蚯蚓到哪儿去了呢?

  原来在这一段很长时间里,蚯蚓也变了样儿了,他本来腿就很短小,因为老不活动,就一天一天变得更加短小。有一天,他一觉醒来一看,他的腿完全没有了;因为懒得说话和唱歌,他的嗓子也哑了;因为只顾睡觉,不动脑筋,脑袋也变小了;因为他那张嘴好吃,不断地咬东西,倒变得比从前更有力,连土块都咬得动,咽得下去了;因为他懒得挪地方,一个地方的好东西吃光了,就只好吃坏东西,最后只是吃土块,所以他的身子就变得很瘦很细了。一句话,他的样子完全改变了。蜜蜂从他头顶飞过去好几次,可是他怎么会认得这就是老朋友蚯蚓呢?蚯蚓当然也不认识蜜蜂了。当蜜蜂从他身边飞过喊他的名字的时候,他觉得很奇怪:这是谁呢?后来,他听见身边许多刚发芽的小山丁子都大声喊:“欢迎我们的好朋友,欢迎勤快的蜜蜂!”蚯蚓这才知道原来是他的老朋友蜜蜂,心里又难受又害羞,恰好身边有一个洞,他马上就钻了进去,在洞里哭起来。

  小山丁子在洞口安慰蚯蚓说:“不要哭!只要你今后再不懒惰,肯劳动,大家也会欢迎你的。”

  蚯蚓不能说话,心里想:“对!今后我一定好好劳动,好好翻地,帮助植物长得强壮,多结好吃的东西。”

  蚯蚓下定决心改正自己好吃懒做的毛病,从此以后,就特别努力,用他那张能容下土粒的嘴,在地里打洞翻土,不声不响地帮植物松土,帮助植物制造肥料。现在,谁都称赞他勤快,都说他完全变好了;可是他直到现在还是不好意思在白天出来,他怕碰见他的老朋友蜜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