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3日 星期五
张德祥:我与黄果树瀑布之缘
来源:本站 | 作者:  时间: 2023-12-06


  早在60多年前读初中时,我从地理课本上就认识了黄果树大瀑布。数十年我心里对大瀑布一直念之、向往之,非常渴望有朝一日能亲眼目睹这一世界著名的大瀑布。未承想,参加工作后,我居然有幸3次与大瀑布谋面,零距离领略到那高近80米、宽100米出头的大瀑布无比的雄浑、壮阔、宏大景象。我心里简直美极了、乐极了。平日里一想起那瀑布,就一脸的兴奋和喜悦,内心也充满无尽的自豪与强大。

  我第一次去黄果树是1990年夏,我们局成立文联之前去铁五局出差,慕名去贵阳学习铁五局文联工作经验。工作结束后,我一个人专程去拜访一次黄果树瀑布。第二次去黄果树是在这次四、五年之后,中国铁路文联在贵阳召开全路工程系统故事创作改稿会。这期间,铁道部同时开了两个关于文学的会议,一是贵阳这个改稿会;另一个是《中国铁路文学》编辑部,在大连召开的全路文学创作研讨会。因贵阳改稿会有我的作品上会,我根据实际需要决定去了贵阳。这次,去黄果树瀑布由铁道部文联秘书长和铁路工程总公司党委宣传部长两人带队,一共去了30多人,参会人员都去了。记得,中午我们在景区一家酒店就餐时,酒店老板听说有铁路作家来这里观光、就餐,还专门组织有20多位年青漂亮的苗族姑娘和小伙儿,载歌载舞夹道欢迎我们。黄果树以及热情好客的黄果树人,给我们留下终生难忘的深刻印象。

  这次,在黄果树大瀑布景区所经历的每一件事,一直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还时不时泛起不小的波澜来。由于我们集体行动,人多、嘴多,对大瀑布的文学感觉和冲动也多。大家对大瀑布的万马奔腾状的赞美声不绝于耳。可是,在我们从水帘洞出来,行进在瀑布顶端的步道时,为了开心快活,我伫立在石崖旁,在低头俯视呼啸的大瀑布之际,居然十分放肆地将手里装有半瓶水的塑料瓶,放浪形骸般顺着头顶飞流直下的瀑水抛下。我虽未见塑料瓶在瀑里溅起的水花,可发现我的脑子此时因兴奋得忘乎所以,一时却晕了头,像似进了好多好多雾水,四肢也像有点失控状。一点没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与大美的大瀑布的不和谐,甚至不耻。更没有意识到这种行为,对景区环境所带来的潜在的危害性。

  发生在天星景区“美女榕”景点的事,是人们最不可思议的一件事。天星景区距黄果树大瀑布只有6公里远,去景区时,大巴车正好从大瀑布顶上跨河而过。“美女榕″乃是天星景区一个重要景点,实际上,“美女榕″就是树根全都抱在石头上的一棵古老的榕树,靠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才把它雕琢成千姿百态、奇形怪状样。从不同角度观察,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任由人们展开想象的翅膀,尽情地去想象罢了。有人从榕树粗细得体、窈窕匀称的婀娜多姿状,把它想象成“飞天靓女″;还有说它像四肢舒展、欲若纵身一跳的“跳水美女″;也有人把它想象成大山深处的“沐浴仙女"。可若让我说,它什么女也不是,只是被人们不断神话了的一些榕树根子罢了。至于像啥不像啥,那都是人们靠各自丰富的想象力琢磨出来的。也可能是一些男人们因喜欢美女、钟爱美女的心理因素所致,恣意美化杜撰出来的。

  不管怎么说,有机会登临“美女榕″还是一件难得的幸事。不过,这次在“美女榕″身旁,我们一群大男人确实丢了丑,大家不知所措、非常诡异地被“美女榕″给戏弄了一把。当时,人分两路从天星景区深处往外出,我们这伙人按方向牌指示直奔“美女榕"。来到榕树下,我们一般地前后观赏了一阵“美女榕",也没有什么特别或太刻意的表示,连句祝福的话都没说,只是眼睛盯着“美女榕,好奇地隨便议论议论。

  之后,我们接着前行准备走出景区,可是,大约走出2O多分钟后又走回“美女榕″,等于没走。大家觉得很奇怪,正在犹豫之际,后面走过来一十来岁的小男孩,我们上前向他问路。小男孩虽小,可看样子已经是大山里的“老人″了。我们问这男孩能带路不,男孩说行20块钱。男孩看我们没理他,他也没理我们,自己抬腿径直朝山里走去。我们瞄准男孩走的路线紧跟其后。可走走小男孩就不见了,走出又约半小时左右,最后,我们又转回“美女榕″,还是等于没走。

  两次没走出“美女榕″,是不是天意?大家心急如焚,感觉是“美女榕″在捉弄我们。于是,开始对“美女榕"有了想法。这时,时间已经到下午5点多钟,前面离景区岀口还有一段路要走,尤其要穿过一片较大的石林。出景区后,大约还有两小时车程才能赶回贵阳。大家静立在“美女榕″前,急得转来转去,面对眼前几个岔道口不知该走哪个,眼巴巴望着“美女榕″,心里不住向“美女榕"发出求助声,祈求“美女榕″帮助我们走出大山。有的还双手合十向“美女榕″表示致敬和谢意!还别说,经过大家这一阵折腾,“美女榕″虽没眨一下眼,可心里好像有了感动。几分钟后,发现又从男孩来的方向,悄悄走来约比男孩大一点的一个女孩。这次,我们一点没犹豫,直接恳求女孩帮助带路,主动说给上她20块钱。女孩听我们说完情况莞尔地笑了 :“ 我不要你们钱,你们跟我走就行了!″ 女孩在前边走,我们一步不落地在后面紧跟着,不到一小时,我们就跟女孩走出天星景区。路上,女孩告诉我们:“在这段路上迷路的人很多。原来,这条路上凡是岔道口处都有路标,有的人为了赚钱把牌子给撤走了。″女孩在景区的出口和我们告别时,我们非要给她钱,可她说啥也不肯要,心里很快乐自豪的样子,笑盈盈地扭头回家了。看女孩渐行渐远的背影,我们都说今天遇到贵人了,夸女孩是个好女孩。大家都从心里感激她,若没她的帮助,我们今天真说不准啥时能走出大山。至于,女孩对我们迷路的解释,是天真无邪的,看似很有道理。可我至今还心存些许疑惑!其中,对景区管理工作有想法,这只是一个方面。女孩咋那么巧,正赶我们在“美女榕″面前踌躇不前时,莫名其妙地突兀出现?

  据传说,榕树是一种神木,每一棵榕树都寄宿着神明,每一棵老榕树都有许多古老而动人的故事,天星景区“美女榕"肯定也不例外。2002年我去湖南永州和桂林采访,专门观赏了阳朔的大榕树。有着1400多岁高龄的阳朔大榕树,直径粗得五六个人拉手都搂不过来,树荫覆盖地面100多平方米。著名的《刘三姐》中的阿牛哥与刘三姐,就是在这棵大榕下对歌、抛绣球而定情的。人们不仅把大榕树称作“爱情树″,也称作“搖钱树″。我见大榕树周围有好多青年男女和成年人,面向大榕树摆上各种供品,也见有烧香祭拜的,他们都在许愿祈求一种什么。著名大诗人泰戈尔,在他的《榕树》诗里说:“你难道不记得他在窗户里,看着你深深扎根于地下的、那纠结的树根吗″。天星景区"美女榕″,以扎根于地下那些奇形怪状的树根,而得名为美女。难道这不是大自然给予人类的一种大美的恩赐吗,或者一种什么期许或造化?我想不管迷路这件事,是否与“美女榕″有关,出于对大自然的敬畏之心,热爱之情,作为游人为了出门吉祥、顺遂,在途经这里时,起码在内心也该有所表示才对。向“美女榕″或问候一声,或祈祷一下都不为过。

  我最后一次去黄果树是1999年夏末秋初,去株(洲)六(盘水)铁路工地采访时。当时被采访单位看我年纪较大,专门派个医生一路照顾我。医生姓李有40多岁,1米67的个头,对人很关心、热情。我们在工地采访完,工地建设指挥部安排我们去黄果树瀑布看看。我想黄果树瀑布那么有名,又那么值得看,再去一次两次也不多,正好李医生一次没去过。另外,我还想早在500多年前,黄果树瀑布就是被徐霞客,曾考察并看好的地方,为后人还写下那么多著名的诗文,多看看学习学习也是一件好事。所以我们就去了黄果树。这年,黄果树瀑布景区仍然没有空中索道和缆车。医生、司机我们三人,仍沿着既定的旅行路线,继续穿过徐霞客曾在一首诗里赞美过的水帘洞,再次来到我最想来、也最好玩的瀑布之上的观瀑处。其实,人们抵达到这个地方,观赏黄果树瀑布也就进入了最高潮。站在70多米高的瀑布之顶,俯视瀑水一路轰鸣从头顶向下倾泻、作响,重温瀑布万马奔腾、飞流直下的壮观和快感,那是多么的愜意啊!

  此时,我和第二次来这里一样,我手里仍然握着一只装半瓶水的白塑料瓶,一阵心旷神怡之后,为寻求更大刺激,进一步喧泄和释放自己,我仍站在上次那个位置,准备把塑料瓶顺着瀑水倾泻之势抛进瀑布里。可在我扬手的霎那,李医生毅然决然,立即上前将我手腕扼住。塑料瓶就这样原地收手未动,结束了它的一次梦幻之旅。一次放荡无羁,不知道要飘向何方、也不知道要去向哪里的旅行。

  我惊愕了一会儿,回头看看李医生。李医生看我笑着说:“不要往下扔,这不好!"我马上明白了,一阵尴尬和不安过后,我立即向李医生点头致意。同时,我还向李医生庄然翘起大拇指:“你不愧是个医生。″过后我想,我与李医生的思想落差,就像这大瀑布一样。不过他在瀑上,我在瀑下。我对手里的这只小塑料瓶,曾想了许多许多。虽说塑料瓶很小,事情也很小,若与大瀑布比较起来,塑料瓶只是瀑布上一个看不见的点点。可即使一个小点点那也是一个污点呀!而且,是一个不容易抹去的污点。另外,我也想,我的魯钝之举能否惹怒山神或水神?所以,我后来特别以诗歌的形式,于数千里之外,向我两次对大瀑布的羞辱行为表示忏悔。

  2023年4月13日太原。


  作者简介:张德祥,辽宁盘锦人,现居山西太原,铁路知名诗人、作家。曾任中铁三局文联秘书长,山西省企业文联主席团委员,铁道部文学职称和文学奖评委会评委。在《新华每日电讯》《经济参考报》《世界通讯》《人民日报海外版》《工人日报》《中国企业报》《中国质量报》《中国文化报》《人民铁道》报《山西日报》《辽宁日报》《青海日报》《西藏日报》《人民代表报》《精神文明报》《山西政协报》《山西工人报》《山西晚报》《太原日报》以及《当代华文文学》《中国铁路文学》《山西文学》《城市文学》《都市》文学《首都文学》《鸭绿江》《黄河》《火花》《九州诗文》《中国诗萃》《大众诗歌》《天涯诗刊》《当代诗人》《山东诗人》《北岳风》《辽西风》《中华风》《香稻诗报》《诗潮》《诗神》《诗选刊》《长江诗歌》《夜郎诗歌》《中国诗歌网》《中华诗歌网》《中国散文网》《东北作家网》《辽宁作家网》《大家文学网》《搜狐网》等近百家报刊和网络平台,发表新闻和文学作品150多万字。曾获第六届中国铁路文学奖、山西省文联创作一等奖。小说、散文、诗歌、报告文学曾多次获省部级和全国征文一、二、三等奖、优秀奖,以及最佳作品奖。作品入选50多种选本。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铁路作协会员、山西省作协会员,二级文学创作员。传略被收录《山西作家名录》《中国诗人大辞典》《中国作家艺术家大辞典》,出版诗集《铿锵生涯》,主编报告文学集《铁血丹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