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3日 星期五
张德祥:我终于放心这个小女孩
来源:本站 | 作者:  时间: 2023-12-01


  早6点多钟,太阳刚刚升起,我两眼惺忪从家匆匆下楼出去晨练。我由长兴南街向西走到旧晋祠路。后又沿原万水物贸城和南堰旧货市场一直南行,在十字路口处东拐,顺着一条马路,穿过千峰南路和一条排水渠,经一家小区院内,一大圈足足转了1小30分钟,才步履蹒跚、身心安然地走回家里。

  其间,我在千峰南路万水物贸城路口尚未开通的公交站上,坐在长椅休息有10多分钟。疯狂欣赏一阵紧挨公交站街心花园里,正开得十分茂盛,千姿百态、争奇斗艳、异彩纷呈的大朵大朵的月季花。后来到紧邻的一家小区一隅驻足,彻底放松足足有20分钟。

  从前,我晨练不到这边来。去年春天,千峰南路从长兴南街,到晋阳湖北岸一段修好通车后,我才偶尔到这边来遛弯。今天,我所以登上旧晋祠路,就是为的看万水物贸城和旧货市场。因了从网上看新闻报道说物贸城要拆,这里要改建成类似钟楼街的、太原市第二条商业步行街,我索性好奇过来转转。从北端走到南端,看物贸城已全部搬空,只见原来的建筑尚在,面貌亦依然。

  走进我穿越的这家小区,不到一百米处有个儿童游乐场,因我实在累得不行,腰酸腿疼,即在一条长椅上坐下来休息。这个小区与我住的小区紧邻,小区的北面就是我住的小区。小区的北门对着我们小区的南门,中间仅隔一条30米宽的马路。以马路中心线为界,以北属万柏林区,以南归晋源区。我对这个小区很熟悉,小区还住着我家的一门亲戚。另外,由于这家小区规模大,比我们小区建设得好,尤其,绿化和管理得好,我非常喜欢,常到这家小区来玩。特别这里有一处非常标准、正规的现代化篮球场,很吸人眼睛。我因经不住诱惑常来篮球场晨练。偶尔也从家里带上篮球,来这里一个人练习跑篮、跳投。玩累了到喷水池边坐坐,看看水,欣赏一下池边的花草树木。从感官上讲,我常来这家小区,主要是找找新感觉,换换环境和口味。这家小区的喷水池虽没有音乐,但池大、水蓝。那水,可不是一般的蓝,是蔚蓝蔚蓝的。蓝的程度要远远超出人们的想象,全然超过海水的湛蓝,以及天空的蔚蓝。因那池的底部和四壁都是由蓝色瓷砖砌就,而且又管理有序,孩子们不祸害,不向池里乱抛砖石瓦块和土坷垃。池水常换常新,一直保持较高质量,清沏见底。与我居住的小区喷水池比较,反差之大,就像开封的杨家湖和潘家湖一样鲜明。我曾对两家的喷水池多次做过观察比较,一点不玄。

  我呆坐在一条长椅上正静静休息。时而看看在大人的看护下,有极少的孩子在滑梯上玩游戏;时而,朝远处的喷水池欣赏着喷泉喷水的壮观景象。忽然间,从不远处传来女孩大声哭着喊妈妈的声音,连连发岀的哭声急促而悽厉。那哭声,与小区早晨特有的水流、鸟叫、虫鸣、花香的天籁之音很不协调,声音之大能覆盖周围方圆数十米。我顺声抬头望去,在我右前方,远看一小女孩有五六岁的模样,身上背着一个很大的书包。书包在身上左右地摇晃,看背的大书包应该是6周岁多,应该上小学一年级。再向小女孩的前面看,有一个3O多岁的女子身上抱着一个小女孩,头也不回地一个劲儿往前奔跑,嘴还不停大声骂后面的女孩子。地上跟着跑的大女孩边跑边哭边喊妈妈,跑了一阵子累得跟不上妈妈,又见妈妈在喷水池的长廊处向北拐,中间有树木和廊内浓密的藤条、藤叶和藤架、廊柱遮掩,女孩已看不见妈妈,即不再追赶,只站在原地放大声音拼命嚎啕。我坐在长椅上用眼睛紧紧盯着女孩,实际,我是用心在为女孩放哨。看样子女孩妈妈抱着小女孩已经跑出很远,完全顾不上她,也根本不想顾她了。发疯似地、头也不回一个劲朝着小区的东门方向跑去。

  东门马路对面,原来有个幼儿园,可因违章建筑,已由晋源区整治拆除两年多了。那么,女孩的妈妈身抱小女孩是去哪呢?不过,不管她去哪,我估计女孩妈妈肯定会返回接这个丢下的大女孩。我一直站在长椅旁注视女孩的动向,女孩一直站在原处不动,只是大声哭喊着。这时,我发现有位40来岁的男子,原来站在距女孩有10几米远的右边,眼睛紧紧盯着女孩,发现孩子妈妈长时间不回来,就上前与女孩搭讪。与女孩沟通后,男子接着领女孩朝妈妈去的方向走。这时我蓦然有了想法,起身紧跟那男子和女孩的后面往前走。刚拐弯走到藤架下的长廊里,发现孩子妈妈一阵风似地慌慌张张跑过来,像似没有任何交流,一把从男人的手里把女孩拉过去,书包还在女孩的身上背着。妈妈拉过女孩,啥也没说,从后面上去狠狠地踹女孩一脚,女孩和书包倒地。接着孩子妈妈从地上拉起女孩又踹一脚,把书包从女孩身上卸下来背自己身上,一只手拉着女孩,母女两人飞快地朝小区东门方向奔去。

  我亲眼见孩子妈妈接上孩子就放心了。我从后面紧走几步,上前与那个男子搭讪几句 :这是个什么妈妈!男子说,可不是咋的,怪怪的,哪有这样对待孩子的。我发现男人身边还有一个女人,看样他们像似一家人。女人见我也说:这当妈的真够凶的。我开始认为他们与当事人都是一个小区的,或认识或熟悉,其实他们也不认识,和我一样。观察男人的谈吐和举止,我再没想那男人别的什么。不过,我想一定是她的女人看那女孩哭得怪可怜的,丢那没人管,才让她男人上前安慰女孩子的,像似在为人做好事。不像有别的企图。

  我站在那里,眼睛一直盯着那个远去的女人和孩子不放。见孩子妈妈拉着女孩连跑带颠出了东门,我才转身从北门回我小区。看样子,路边一定有车等候她们娘俩,那人不是孩子的爸爸,也一定是孩子别的什么亲人,肯定不会是陌生人的。

  我想,女孩从家出来时,一定是自己犯了什么大错,而招惹她妈妈因气而怒,大怒之下才这般严厉惩罚她。可是,若说得严重一点,一个常住人口万八千人的、偌大的小区就是个大社会。这与在大街上、马路边、巷子里,或在车站、机场、码头、公园等公共场所没有多大区别。出小区门就是市区干道,往南1公里远就是像西湖那样大小的大湖,向西2公里远就是绵延、逶迤的大山啊!作为孩子监护人的母亲,即使再气,也不该这样丧失理智的对待孩子。一旦若遇上坏人怎办?哭都来不及。

  2023年5月23日。太原

  作者简介:张德祥,辽宁盘锦人,现居山西太原,铁路知名诗人、作家。曾任中铁三局文联秘书长,山西省企业文联主席团委员,铁道部文学职称和文学奖评委会评委。在《新华每日电讯》《经济参考报》《世界通讯》《人民日报海外版》《工人日报》《中国企业报》《中国质量报》《中国文化报》《人民铁道》报《山西日报》《辽宁日报》《青海日报》《西藏日报》《人民代表报》《精神文明报》《山西政协报》《山西工人报》《山西晚报》《太原日报》以及《当代华文文学》《中国铁路文学》《山西文学》《城市文学》《都市》文学《首都文学》《鸭绿江》《黄河》《火花》《九州诗文》《中国诗萃》《大众诗歌》《天涯诗刊》《当代诗人》《山东诗人》《北岳风》《辽西风》《中华风》《香稻诗报》《诗潮》《诗神》《诗选刊》《长江诗歌》《夜郎诗歌》《中国诗歌网》《中华诗歌网》《中国散文网》《东北作家网》《辽宁作家网》《大家文学网》《搜狐网》等近百家报刊和网络平台,发表新闻和文学作品150多万字。曾获第六届中国铁路文学奖、山西省文联创作一等奖。小说、散文、诗歌、报告文学曾多次获省部级和全国征文一、二、三等奖、优秀奖,以及最佳作品奖。作品入选50多种选本。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铁路作协会员、山西省作协会员,二级文学创作员。传略被收录《山西作家名录》《中国诗人大辞典》《中国作家艺术家大辞典》,出版诗集《铿锵生涯》,主编报告文学集《铁血丹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