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东北作家群  本站浏览:34        发布时间:[2021-04-09]

  

  人类自从结束了以树叶遮丑的历史,就离不开布料,离不开各式各样的衣服。俗话说,吃饭穿衣量家当。单说穿衣吧,生活富足必讲究,艰难岁月穷凑合。

  一说到衣裳,最早的记忆里就和布票联系在一起。我出生在1955年,从什么时候实行布票记不清,一人一年三尺三,不够做一件褂子的,只能插空纺线,织“家织布”添补,大人孩子迁就着用。国家困难,物资困乏,只能实行布票、粮票、煤油票等加以限制。尽管有票证,也没钱买,那些票证还是沿用到了改革开放初期。怪不得有一句很流行的话——“大个子多穿二尺布,不如矮人有智谋”。那时小青年说媳妇,不太讲究个子高低,甚至小个头的好说媳妇。原因很简单,省布票呗。

  布票比纸币小,有赭石色,浅蓝色,票额有一尺、二尺,五尺不等。按人头分配,孩子多的沾光,大人多的眼馋。青年结婚时,发一丈布票,让人心生嫉妒。其实,做了新衣,套不了被子;套了被褥,又做不了衣裳,根本不够用的。有一种“半布票”,不是布票的一半,而是买一尺布只收半尺票,是那种质地很差、不耐穿的络布(音laobu,不密实,像纱布一样)。还有不要布票的,就是那些正匹布卖完剩下的布头、布角。然而,“半布票”的布、不要票的布不常有,隔几个月才卖一回。一旦听见卖这种布,全庄的人说不清谁跑得快,簇拥到供销社疯抢,谁抢到了,就像得了天大的便宜,滋的合不上嘴。

  我上初中的时候,供销社两个营业员听同学说我作文写得好,常让我代写一些“批林批孔”、学习心得之类的文章,贴到学习专栏里。对我的奖赏,不是烟酒糖茶,而是有“半布票”和不要票的布,偷偷给我留一点。每当把这紧俏物资拿回家,父母喜上眉梢,街坊四邻羡慕得了不得。

  布票少,也缺钱,穿衣盖被就得穷打算。大人一身单衣、棉衣穿一年又一年,孩子的衣服,大的穿得小了、破旧了,小的“捡破烂”接着穿,孬好不嫌,夏天不漏肉,冬天能御寒算完。无论穷富,也不管当官的为民的,都穿补丁衣裳。肩膀、膝盖、臀部、袖口那些易磨损的部位,找些颜色相近的布头,针脚细细地缝补上,就当新衣服穿。“好媳妇好饭食好针线。”补丁颜色搭配得好不好,缝得端正不端正,仔细不仔细,一瞧便知谁家媳妇手巧不巧。于是,缝补丁曾一时成为衡量家庭主妇能耐大小的标准。手巧的媳妇能把补丁摞补丁的衣裳“绣”出花来,破衣服也穿的体面光彩。

  大小队干部“近水楼台先得月”,把化肥袋子染了色做衣服穿,日子一长,洗几水败了色,前面露着难看的图案,后面“写”着“化肥”,不觉得难看,反倒引以为荣。不过,那东西坚挺,不柔软,还刺痒,仍然让人十分羡慕,盼着用完化肥也争抢一两个,做身不花钱的衣裳。曾有几年穿“化肥袋子”成为一种时尚。

  衣服少,没的替换。夏天,大人洗了褂子,光着膀子干活,夜里洗裤子,早晨穿着下坡。学生借中午空儿洗衣裳,赶上阴天晾不干,只好披着湿衣裳去学校。冬天,裤褂闲着舍不得往棉袄棉裤里套,留着春夏秋穿三季。大人戴着棉帽子、耳囊子,裹着扎腿带子,冻得哆哆嗦嗦。学生戴着棉帽子,围着围脖,打扮的像小老头,上课冻急了跺脚取暖。小孩子和老人不出家门,守着火盆子烤手、烤脚,冻得直淌鼻涕。那时,虱子、虮子特别多,逮也逮不净,在火上一烤“呯啪”作响。路边一个茅厕,有人进去解手,看看没人就褪下裤子捉虱子。新来一个老汉在茅厕口等着,实在憋不住了,说,你先等等,我解完手,你再逮行吗?这事传出来都当笑话说,其实并不是什么稀罕事儿。

  有人给棉花打农药中毒死了。他的弟弟舍不得丢掉哥哥的衣裳,洗了洗穿在身上,天热一出汗也中毒身亡了,让人顿足惋惜。村里死了人,穿过的衣裳,用过的被褥,但凡好点的,挑几件留作家人穿用。稍差点的,送给鳏寡孤独老人,也算行善积德。不像现在,人亡故了,所有用过的衣物都一把火烧了,留着怕有“影病”,犯忌讳,不吉利。

  唉!那时候,遭的罪呀,简直没法说!

  我排行老二,是穿着大哥的“破货”长大的。我穿的小了,只要不是烂的没法穿,下面的弟弟又接着穿。实在不能遮体挡寒了,娘又剪成布片蘸着浆糊打袼褙、纳鞋底……做到应用尽用,绝不浪费。1972年腊月大哥参军,到公社集合换衣服,捎信来让我拿回换下的衣服。褂子和裤子穿了几年忘了,但那身秋衣秋裤我一直穿到上完高中,进了公社电影队还穿了两年。1976年秋天,我们电影队住在小河西村,到崔家庄去整大寨田,回来在河边洗脸时,把秋衣搭在树杈上,不知是谁顺手拿走了。我急得哭了,还是赤脚医生李明善大哥给了几尺布票才买了一件新的。这件事虽小,可我一直记着,一辈子忘不了他的恩情。

  参加工作后,不得不穿得好一点,穿不出门的衣裳还是给弟弟,他们从不嫌弃。1977年夏天,父亲让我去旧县集上打(买)花生油。到了粮食市里找不到卖油的,一打听是不让卖油,有人在一个农户家里偷偷做交易呐。我推着车子进了门,天井里的人惊恐地散开了。那个卖油的老汉慌乱地话不成句:“俺没卖油,俺没卖油!”我意识到因穿的好一点,人们把我当成工商干部了(那时工商干部不穿标志服)。我从提包里拿出两个酒瓶子说:“我是打油的。”卖油的、买油的转惊为喜,说可吓坏了,可吓坏了!

  大哥回家探家,给我一件军褂。我穿着它相了媳妇,穿到结婚以后,已经半新不旧了。一天,邻居一个同学到我家玩,吞吞吐吐不说有什么事儿,一再追问,他才说想借我的军褂到邻村去相媳妇,我爽快地借给了他。媳妇相成了,过了些天他又来借,说是去岳父家认门,怕换了衣服黄了婚事。我很理解他的心情,借给他再没往回要,他到结了婚生了孩子,还一直穿着,舍不得扔掉。

  到了80年代改革开放之后,不用布票了,慢慢富裕起来了,不知从那一天开始,补丁衣服就不见了。大人孩子夏有单冬有棉,一人好几身衣服,变着花样穿着打扮。男的穿中山装、西服,女的花衣花裤,马甲裙子,绫罗绸缎。老人穿棉袄棉裤,里面是套着线衣线裤,外面罩着漂亮的外套。孩子爱美,追着时髦穿新鲜,打扮得花枝招展。街巷里,大街上,公路上形形色色的人群,如同彩色的流云飘然而过,几乎分不出城乡差别了。

  进入2021年,我国实现了“第一个百年目标”——脱贫攻坚取得全面胜利,人们生活水平大幅度提高,穿着打扮更讲究了。手里有了钱,几百元一件的裤子、褂子,上千元一身的衣服,说买就买,毫不含糊。看看吧,个个穿得周周正正,靓丽耀眼。别说补丁了,穿不了多长时间,起皱了,有褶了,缩水了,说换就换。那件时髦,那件漂亮,那件称心,就买那件。花钱买新的出手大方,扔掉旧的毫不心疼。

  我退休以后,也跟孩子一起住进城市里。儿子儿媳给买一身新衣服,我能嗔怪好多天。儿子不穿的衣服毛皮不擦,囫囫囵囵,没洞没眼,我决不让仍。穿在身上,虽然有些瘦小紧巴,但就是舍不得丢掉。有时孩子们偷偷给丢进垃圾桶,我就心疼地吃不下饭,睡不好觉。有时闲聊,说起当年的吃粗茶淡饭,穿破烂衣服的事儿,连七八岁的孙女都说,那是什么年代啊!

  想想也是,日子好过了,是该享受了。可我们从艰难困苦中过来的老一辈人,总是忘不了那缺吃少穿的岁月,过紧日子的习惯改不了。老家衣橱里放着七八身衣服,一直闲着没穿,原打算回去送给在家种地的发小,听了孩子们的话,心想还是算了吧,别让人家说瞧不起。我那发小,也不是从前了,穿着打扮也很时尚啦。

  


 
打工文学征文大赛面向全国征稿 5月29日截稿,题材限于小说、诗歌、散文
《人民日报》紧急征稿启事一则
“中报杯”大中小学诗歌节征集活动
“今年花开逛咸阳”征文大赛
“中国·刘河湾牡丹诗歌奖”
第六届“中国(海宁)·徐志摩诗歌奖”征集启事
中国作协“我的著作权故事”征集活动通知
第二届“青稞文学奖”征稿启事
第三届“钓鱼城”大学生中文创意写作大赛征稿
“晶桥杯”“诗意溧水”第六届诗词大赛
“辉煌百年、初心如磐”主题征文
“一起走过这百年”——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主题文艺作品征集活动
《延河》杂志2021年“儿童文学专号”征稿启事
关于征集中国作协第十一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参评作品的通知
中国作家协会重点作品扶持办公室公告
关于第十届(2020年度)唐弢青年文学研究奖入围篇目的公示
「乌海日报」征稿:讲述你生活中的故事
鲁迅文学院启动“培根工程”
2021“田工”杯•勤廉微小说全国征文活动
省作协关于征集《盛世华章·辽宁赋》稿件启事
更多...

古龙

梁羽生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姚尚坤:私人银行业务是挑战,更是业界福利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