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中国作家网  本站浏览:42        发布时间:[2021-04-08]

  

  他蹲守的地方叫四门洞。明宣德时的建筑,青砖砌就,东南西北均为巨大的门洞,中间是钟似的苍穹。春夏之日,燕子飞出飞进,犹如利箭,是堡子里最惹眼的风景。现在是深秋,燕子早已不见,四门洞外的摊贩天黑不久便收工了,行人渐少,所以守在那里,他和他的脚踏三轮车一样孤零零的。他在红背心外套了件灰夹克,怕行动不方便,没敢穿太厚的衣服。太阳刚落山那会儿还好,入夜就像被扒光了,冷得直哆嗦。终于承受不住,他站起来,来回走了几步,然后撩起三轮车上的苫布,试图寻些御寒的衣物。他躬腰摸了摸,一团绳子,一根木棒,还有两片白菜叶子,再无其他。他重新将苫布盖上,回到原先的位置,抱了膀子蹲下。吴有住在堡子里,无论从哪个方向回来,四门洞都是必经之地。

  他跟踪了吴有一月有余,已摸清了他的活动规律。当然,还有别的。吴有早就离了婚,孩子归女方,他和老娘住在一起;吴有有个做卤肉生意的相好,两人每周约会一次。吴有从不在女人家过夜,无论多晚都会回到堡子里。也正是这样,让他有了下手的机会。

  不知谁家的电视突然开大了声音,竖着耳朵的他不由偏了偏头,持续了几十秒,声音低下去,接着是女人的斥喝,比电视的声音持续的时间久,像破水龙头,滴嗒了好半天。水龙头关上了,夜复归寂静。偶尔有人经过,看到四门洞里的他,放慢脚步,但并无停顿,很快,脚步声远去了。他没抬头,那不是他要等的人,他知道。

  终于,他听见了自行车的嘎吱声。那时,他双腿涩木,脸如枯枝。加上腹中饥饿,担心没等吴有回来他就会倒在四门洞。那声音让他振奋,顿时浑身发热。没有旁人,那绝对是吴有。他迅速起身,由于动作过猛,也由于双脚麻木,他差点摔倒。扶着墙定了一下,然后扑跳到三轮车旁,揭起苫布,将木棒握在手里。起先他带的是锤子,临出门改成了木棒。一击致命并不是他的目的,木头钝,稳妥些。他躺在四门洞的中央,蜷缩着身子,发出颤抖的呻吟。吴有绕不过去,若他俯下身,木棒便能稳稳当当击中他脑袋;若吴有不朝不理,从他身上迈过去,他突勾他的双脚,将他绊倒,不等他爬起,他便骑到他身上。不是脑门,就是后脑勺,在这个秋日的深夜,吴有的脑袋逃不掉棒击。他在脑里演练了两百多次,确信万无一失。

  吴有如他料想的那样停住了,但没有上前,站在四门洞外朝黑暗中的他张望。帮……帮我一下,他呻吟着说。好一会儿,吴有大声问,怎么了?他没回答,重复刚才的话。然后,他听到吴有支自行车的声音。如他猜的那样,吴有走过来,俯下身,他闻到了吴有嘴巴里的酒气和卤肉味。

  但木棒并没有飞起,他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吴有虽瘦,个子却是长的,他的三轮车不足一米五,根本装不下,除非将吴有折叠。你怎么了?吴有再次问。他又蜷了蜷,顺势将木棒塞到腋下。求求你,送我回家……明德北……我被人打了。他断断续续地说。如果吴有送他,那就好办了。进了院,合上门,就由不得他了。

  他不是导演,事情没有朝他想象的方向发展。这样啊,你等着!吴有掏出手机,打了报警电话。吴有和警察通话时,他冒出一个又一个念头。脑乱如麻,没有进一步动作。被警车的灯光攫住那刻,他说不出的沮丧。这半夜冻算是白受了。

  杯已见底,罗邦的脸像烫熟的虾,不同的是,没有缩,反胀了许多,比喝酒前大了一圈,脸上的皱纹被挤掉,这使他的眼睛更小了,有一瞬间,我以为他要睡着了。我瞅了瞅表,已是午夜,这就是说,我和他已经对饮三个多小时。我捡了一粒花生米,慢慢嚼着,仿佛第一次吃,不知花生米什么味道,又仿佛借着咀嚼在思考什么。我不直视他,或许他的眼睛真就闭上了。但我的算盘落了空,我再次夹花生米时,他竟也将筷子伸进碟子。只剩一粒,两双筷子碰在一起,我立即缩回,他嘿嘿笑着,将那粒花生米丢进嘴巴,冲柜台扬了扬手,老板娘,再来盘花生米。

  酒馆三间房大小,十几张桌子,除了一张桌子空着,其余均有人占着。划拳的说笑的,大声打电话的,邻桌一对食客神情严肃,像在进行什么秘密谈判,始终达不成一致。电视在播球赛,不时有惊呼响起。声音说不出的杂乱,因此罗邦喊了两声,老板娘也没有理会。她可能听见了,也可能没听见。罗邦嘟囔着骂声妈的,欲起身,我立即道,我来!他便坐下。

  服务员正好给别的桌送菜,我招招手,她走过来。我说来一碟花生米,她说好嘞。酒,没酒了!罗邦敲着桌子说。服务员看我,她也就十七八岁,还没长开的样子。罗邦加重语气,没酒了,上酒!我说,喝了不少,差不多了吧。我阻止不了他,只能和他商量。你可以不喝,别管我,罗邦的眼睛大了许多,血丝也明显了许多。那就来个半斤装的,我对服务员说。一斤!罗邦叫。但服务员已转身离去,罗邦气哼哼的,说,惹恼我,我将酒馆砸了,你不信?我说,当然信,你说什么我都信。罗邦盯住我,似乎从我的语气里嗅出别的味道。眼球有虫子在爬。半晌,罗邦问,你真相信?我笑起来,不知何人打了两个响亮的喷嚏,像在为我的笑声伴奏。若不相信,我早把耳朵堵上了。罗邦往前探探身,压低声音,我保证每一句话都是真的。有几条虫子爬到脸上,痒极了,我轻轻地捋了捋。

  精心谋划的绑架失败了,然他并不气馁。这说明他想得不够透,许多意外没有考虑进去。他这一生中碰到的意外太多了,托媒人说亲,结果媒人相中了女方,待他知道消息,媒人和女的已经定了亲;春节放二踢脚,没等飞离便炸了,食指和拇指都炸伤,食指更重一些,指甲盖都掉了;当然,也有意外之喜,不过都是小喜,像买彩票中大奖之类,从来没在他身上发生。有那么几年,他经常光顾彩票店,在缭绕的烟雾中盯着墙上的数字,最多的一次也就中了四百元,远低于他的投入。他当过工人,卖过红薯,收过废品,还当过三天的群众演员;拉桃的卡车侧翻,他与那些人哄抢过,但实施绑架还是第一次。连他祖上算在内,恐怕也是头一遭。所以,他并不觉得错失了良机。只要吴有还与他老娘住在一起,每天要经过四门洞四次,何愁机会?

  虽失败,但也是有收获的。以前只想着将吴有击晕,再把他弄到三轮车上,力气他是有的,却忽略了三轮车不够长这个事实。万一不能将吴有折叠,那就麻烦了。他不能叫出租车,不能找任何人帮忙,只能一个人干,他能用上的就是他的三轮车。

  人死了,尸体就变得僵硬,肯定折不回去,这个他懂。但昏迷的活人是否可以折叠,他没有任何经验。也没法咨询和实验。冥思了两个晚上,他放弃了突然袭击的做法。那太冒险了。既然不能击昏,那就另辟蹊径。

  他从窗台上挑了两颗南瓜,一颗灰皮的,一颗黄皮的。那是最大的两颗,是他留的籽瓜。日头西斜,他蹬着三轮车到了四门洞,车内仍然放着木棒和绳子,还有那两颗南瓜。没谁在意车内的绳子和木棒,路过的人纷纷夸他的南瓜,一位婆子还问他卖不卖。某一刻,他沉浸在醉意中,但想到这么好的南瓜将进入吴有的嘴巴,又有隐隐的灼烫感。管他呢,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他安慰着自己,不停地摩挲南瓜。在他心里,那就是他的孩子呢。

  黄昏时分,他等到了吴有。他迎上去,说你回来了。吴有有些愣,问他是不是认错人了。他说你不记得了,你救过我啊。吴有更愣了,问他什么时候救过他。他就讲了,别看是黑夜,他只在灯光里溜过他的脸,但依然记住了吴有的相貌。吴有哦了一声,上下打量着他,说看来伤不重。他迟疑了一下说,就是吓了一跳。吴有说,那就好。他拦住欲离去的吴有,我是来谢你的。吴有一笑,本就没肉的脸看起来更瘦了。不用,不用,吴有摆着手说。他扯住吴有的自行车后座,说,必须要谢,不然我睡不踏实。吴有哎了一声,略显无奈,你这人!他松开手,从车上抱起两颗南瓜,我自己种的。吴有说,一颗就够了。他说,我带来了,不能再拉回去。他将黄皮瓜塞进吴有的车筐,把灰皮瓜放在吴有的后架上。吴有一手抓车把,另一手扶住瓜,说,那我就不客气了。对了,他突然想起什么,叮嘱,你得把籽给我留下,不好意思,这籽我还有用。生怕吴有改主意,他蹬了三轮就走。

  计划的第一步,比他想象的顺利,没有任何意外。

  五日后的一个黄昏,他又一次守候在那里。天晓得这几天他是怎么熬过来的,胸腔里的火呼呼燃烧,每天睡觉前都得用毛巾沾了冷水拍打数次。吴有以为他是来拿瓜子的,竟有些难为情,说瓜太大,刚刚吃完一颗。他说不要紧,啥时吃完啥时给我,我今儿来是请你吃饭呢。吴有瞪大眼,请我吃饭?随即拨浪鼓似的摇头,那可不行!他及时抓了吴有的胳膊,你先听我说嘛,你救过我,请你是应该的,还有,主要是我那老婆子想见见你,整天唠叨,我耳朵都起茧子了。吴有说,那也不行,受用不起。他说,若老婆子能动,我就拉她过来了,不劳你跑一趟。我不能把一个瘫痪的人弄到车上,你说是不?吴有没说话,看得出来,他这番话起了作用。也许,吴有想起了他的老娘。其实我也没帮你什么,不过打了个电话,受之有愧。吴有一副商量的口气,要不我去一趟,饭就不吃了,实在是——。吴有上钩了,他拼命压制着汹涌的喜悦,说,那也好,我那婆子,你不知她多固执。吴有让他前面带路,他问不用和家里说一声吗?吴有摇头,问他在哪块住着,然后说,用不了一小时。

  他蹬着三轮车在前,吴有骑着自行车跟在后面。他的腿在颤抖,心在狂跳,一切朝他预想的方向发展,但愿没有意外。他暗暗祈求老天。

  他住的地方在黄土场,大部分房已经拆除,没拆的也在墙上用红漆写了拆字,并用圆圈勾住,仿佛宣判了死刑。那是去年冬天写上去的,不知怎么回事,自春天开始,再没拆过。他舍不得那个院子,一拖再拖,没想一年过去了也没人催他。他知道早晚要拆,但住一天算一天,多住一天多赚一天。在这个“远离人烟”的住处实施他的计划,再好不过了。

  他将三轮车停在门口,吴有也支住自行车。他打开门,让吴有先进,吴有也没客气。他麻利地从三轮车上拎起木棒,紧步追上吴有,吴有似乎有所觉察,正要回身,但没等转过来,脑袋便发出闷响。

  划拳那桌发生了争执,其中一个揪住另一个的衣领。动手者脸上湿漉漉的,可能被泼了酒或茶水什么的,他叫嚷着要拧断对方的脖子,被揪那人也不示弱,骂他藏奸耍赖。你他妈的什么都奸,划个拳也是,要不要脸?若不是同伙拉拽,就打起来了。老板娘走过去,两边儿劝说。两人重又坐下,少顷又划起来。

  酒馆只在夜间经营,在皮城,绝无仅有。跑夜车的司机、失眠者、流浪汉、下夜班的工人、过路客、醉汉、坐台女、谵语者,当然还有我这类角色。食客杂,发生什么都不奇怪。

  罗邦哼了哼,满是不屑。我从不划拳,不是怕输,是怕赢,若谁赢谁喝,那倒合意,没准我会划上几拳,你划吗?罗邦的脸红得像刷了漆。我摇摇头。罗邦说,那就对了,喝酒是为了痛快,骂骂咧咧的喝个什么劲儿?他嘬了一口,故意发出很响的声音,很痛快的样子,似乎他与他们多么的不同。这夜酒馆的食客,说话或高或低,但哪一个没揣着心事呢?哪一个是痛快的呢?

  半斤酒已下去一半。罗邦有些酒量,但远不如他吹嘘的那样。其实,他已半醉,眼僵舌硬,说话极其费劲,但他没有闭嘴的意思。我盯着他赤红的耳根,担心灌进肚的玩意突然从他嘴里喷射出来。我的担心给他造成了假象,他以为我急等下文,结果,他也急了,他的急是真的。急起来,他的大脑成了空白。我说到哪……来(啦)?最后一个字,我听得不是很清楚。我提示了一下,他立即道,对对,你别再打岔,一打岔我就忘了。靠,反倒怪我了。

  他把吴有绑在椅子上,从胸到脚,一圈又一圈。用了两条绳子,捆得很结实,吴有跟粽子一样。他还不放心,又将椅子与床腿拴在一起,就是吴有长出翅膀,也飞不起来了。

  吴有睁开眼,已是深夜。他坐在餐桌边,正一口一口地喝茶。他泡得浓酽,续两次水了,泡出来仍是褐红色。他要审讯吴有,浓茶可确保脑子清醒。餐桌上放着击昏吴有的木棒,必要时,他还要用木棒撬开吴有的嘴巴。吴有骨头再硬也硬不过木棒。

  也许脑袋仍在疼痛,又或是不相信所看到的一切,吴有的脸抽搐了一下,眼睛眯成缝儿,复又睁开,瞪得圆了些,然后直视住喝得有声有响的他。

  你为什么捆我?吴有问,他试图动弹,但试了试,放弃了。他没有马上回答,被茶气熏蒸的脸渐渐变冷。吴有生气了,你为什么捆我?这是犯法的你知不知道?他说,我当然知道,犯不犯法与你无关,捆你自然有捆你的理由,这一天我等好久了。你他妈怎么回事?吴有叫,我可是救过你。他冷笑一声,那天就想收拾你的,我心软了,让你多活了几天。吴有环顾一圈,你婆子呢?让她出来!他说,她三年前就去世了,见她,得到阴曹地府。吴有又被击了似的,脸肌突跳几下。原来你设了个陷阱,可为什么呀?他反问,你说为什么?吴有大叫,我不知道!放开我,你这个疯子!他哈了一声,骂得好!不错,我是疯子,今儿让你尝尝疯子的厉害。吴有奋力摇晃,双脚扭踢,因咬牙,他的脸彻底走形,左眼歪斜,右眼珠则鼓凸得要飞出来。终是徒劳,吴有连半寸也未能挪动。但吴有却没罢休,大声叫喊。他知道吴有的用意,说,省点唾沫吧,你吼破嗓子也白搭,前后左右都搬走了,不是空房就是破砖烂瓦,你喊给谁?吴有没有理会,仍大声叫嚷。他被吴有嚷烦了,抓起抹布,硬生生塞进他嘴里。吴有呜噜着,再也发不出音了。我倒不怕你叫,可我的耳朵受不了,他说。

  他出院撒了泡尿,意外地发现夜空中有星光。好久没见到这么亮的星星了。他凝望了一会儿,蹲在院子里吸了支烟,发了会儿呆,直到秋风窜进裤角。

  吴有脸上的怒气消散了许多,肌肉明显松弛了,眼睛也没那么圆了,射出来的不再是箭,而是枯黄的草,透着颓然和暮气。还喊不喊了?吴有呜噜着晃晃脑袋。他将抹布拽出,吴有长长地出了口气,发出一阵干呕。水,给我口水喝。他说,你也饿了吧,忍忍,一会儿有你吃的也有你喝的。吴有说,我渴得不行了。他犹豫了一下,舀了半杯水,又往回倒了些,喂吴有喝了。

  他在桌边坐下,锥子样的目光扎住吴有,我有些问题问你,如果你老老实实回答,天亮前我就放了你,若你耍滑,甭想见你老娘了。吴有点头,不过,我能先问你一个问题吗?他说可以。我认识你吗?他差点笑出来,认不认识你自己不清楚?吴有说,我不认识你,那么,你认识我?他板了脸,两个问题。吴有急切中带了一点谄媚,求你,我想知道。他说,不错,我认识你。疑问滑过吴有的眼,我怎么——他喝令,闭嘴!你没有资格问我。吴有嘟囔,我不能稀里糊涂的。他怒瞪着吴有,吴有的眼皮垂耷下去。

  你哪年离的婚?疑惑再次从吴有眼底泛起,这和你有关系吗?他击着桌子,回答我的话。吴有顿了顿,六七年了。他加重语气,六年,还是七年?吴有说,六年零九个月。他问,为什么?吴有说,没什么,合不来。他问,仅仅是合不来?吴有说,是,她脾气太爆了。他问,离婚前,你背着她干坏事没?吴有叫,天啦,你是她——他喝,不要打岔!吴有说,没有。他问,你是不是有个相好?吴有摇头。他冷笑一声,你一身卤肉味,哪来的?吴有愣怔住,你知道?他反问,你说呢?吴有的眼底浮起一丝探究的意味,你和她——你不会是——他问,真想知道?吴有拼命点头。他说,我不认识你老婆,和卖肉的女人也没关系,我问你,是想知道你嘴里的真话多,还是假话多,你让我失望了,满嘴胡言。吴有叫,我没有胡说,只是,有些事记得不那么清楚。他骂,你他妈前几天还和卖肉的女人鬼混来着,这么快就忘了?吴有的脸忽青忽白,被反复挤压似的,沉默了数十秒,吴有说,要问什么,你直接问好了,别绕圈子。他盯住吴有,目光如钉。他没有上来就问,也是从电视上学的,先搞心理战。吴有不会轻易招供的,他知道,所以得先摧毁他的意志。吴有已经露出了可怜样,火候差不多了,他猛拍一下桌子,正式的审讯就此开始。

  手机振动了一下,是一条短信:睡不着,又开始疼了。我没有回复,不知说什么,千里之外的她未必等我回答,她常常深更半夜发一条或数条短信给我。

  怎么?罗邦身子前倾,老婆催你了?我摇摇头。罗邦抓起酒瓶,我说我来,他用胳膊挡了一下。瓶见底了,罗邦举着照了照。怎么这么不经喝?他有些懊恼,他们怕是做了手脚,根本不够半斤。我说瓶盖封得好好的,你放心好了。罗邦用手半掩着嘴巴,生怕他人听到,他们鬼着呢,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他的舌头越发地不好使,就像粗硬的棍子。当他问你信吗时,我觉得那棍子已经捅到我的脸颊,我往后仰了仰。

  罗邦的手也颤了,那颗花生米夹了五六次,好不容易才夹住,可没递到嘴边就掉了。他悻悻地骂声妈的,没等他再夹,我将碟子放到他面前。他说那怎么行,我说我够得着。他朝柜台招手,叫老板娘再上一碟花生米。他不叫服务员,只冲老板娘喊。服务员过来,罗邦不理,大声说,让老板娘过来,什么态度!我叫服务员再来盘花生米。服务员应声离去,罗邦瞪我,叫老板娘来!我说算了吧,没看她正忙着么。罗邦哼了哼,我早晚要砸了这破地方。酒呢?酒也要上!我说差不多了,头都大了。罗邦说,你不喝我喝,天亮还早着呢。

  ……

  胡学文,1967年9月生;著有长篇小说《有生》,中篇小说集《麦子的盖头》《命案高悬》等二十余部;曾获《小说选刊》全国优秀小说奖,《小说月报》第十二届、十三届、十四届、十五届、十六届、十八届百花奖,孙犁文学奖,鲁彦周文学奖,鲁迅文学奖等;河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现居石家庄。

  


 
打工文学征文大赛面向全国征稿 5月29日截稿,题材限于小说、诗歌、散文
《人民日报》紧急征稿启事一则
“中报杯”大中小学诗歌节征集活动
“今年花开逛咸阳”征文大赛
“中国·刘河湾牡丹诗歌奖”
第六届“中国(海宁)·徐志摩诗歌奖”征集启事
中国作协“我的著作权故事”征集活动通知
第二届“青稞文学奖”征稿启事
第三届“钓鱼城”大学生中文创意写作大赛征稿
“晶桥杯”“诗意溧水”第六届诗词大赛
“辉煌百年、初心如磐”主题征文
“一起走过这百年”——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主题文艺作品征集活动
《延河》杂志2021年“儿童文学专号”征稿启事
关于征集中国作协第十一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参评作品的通知
中国作家协会重点作品扶持办公室公告
关于第十届(2020年度)唐弢青年文学研究奖入围篇目的公示
「乌海日报」征稿:讲述你生活中的故事
鲁迅文学院启动“培根工程”
2021“田工”杯•勤廉微小说全国征文活动
省作协关于征集《盛世华章·辽宁赋》稿件启事
更多...

古龙

梁羽生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姚尚坤:私人银行业务是挑战,更是业界福利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