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中国作家网  本站浏览:61        发布时间:[2021-04-01]

  

  五峰山支脉如一座屏风,横亘在赣西大地。群峰叠峦,苍翠多彩。它耸立在我眼前,碧空倒悬,森林沉默地汹涌。我站在湘东广寒寨高仓村独石垄,望着山谷两边的山林,我想起了19世纪俄国画家伊凡·伊凡诺维奇·希施金(1832—1898年)的油画《森林植物·秋天》:秋色浓酽,五棵直条、树皮黝黑的落叶乔木占据了远方的视野,远处是金黄色的稀疏桦树林,野塘漂浮着泡烂了的树叶和腐朽的黑漆树根,一叶小舟被弃在树林荒地,塘边的灌木有的树叶枯黄有的依然葱郁,菖蒲一丛丛,像是等待寒冬的来临又像是一切都无所畏惧,一棵常绿乔木隐在林中静默盎然。通往森林的路有多长?我不知道。希施金知道。他浓烈的颜料和吹在他脸上的山风知道。

  独石垄是一条狭长蜿蜒的山谷,高仓河依山谷环绕,由东向西而去。河约十余米宽,河床下凹,细细水流缓缓漫过凹床,积留出浅浅的河水。水流得太缓太浅,以至于听不见流水声,让人误以为,河床仅仅是雨水的一个去处。水若流得再缓些,水流就不再是水流,而是水的呼吸,水慢慢渗入沙子,不见了,隐遁了身形和光影,剩下一缕呼吸供养水草。与其说是河,倒不如说是溪涧,它太窄太没有河的气度。河奔腾千百里,水流滔滔,像一个较着劲说话的人,像乱群之马横冲直撞,像狂风席卷残云。而溪涧像藤,在深谷里缠绕;像叶脉隐隐可现。但它终究是河,只有河,才能容纳辽阔的暴雨。

  五月,是南方丰沛的雨季。亚热带湿润季风越过鲲鹏般的罗霄山脉,压在山脉腹地。这一带,江谷平原、盆地、丘陵、高山等盘结交错,河流纵横,湖汊与山塘密布。季风拖着厚厚的云层,到了五峰山支脉,拖不动了,云层如泥石流往下坍塌,哗哗哗,暴雨来了。

  暴雨乌黑黑白亮亮。山中林木兀自垂立,每一棵树的蓬勃树冠成了湍急的瀑布。雨水从树枝披散而下,柱状的水线泻出优美的弧形,银亮、单纯、饱满。每一棵树,都有无数的河流,在奔涌。奔涌,奔涌,奔涌到大地深处去。地球的引力是一种神秘的召唤,召唤无数的河流集结起来,朗诵山川,朗诵远方。这些河是世界上最细小的河,富有歌唱家的激情。雨落在树叶上,河就开始往下跳,连续不断地跳,加速度地跳,跳进草丛,跳进岩崖,跳进另一条河——落在低处的树叶,继续跳,跳在树蛙的背上,被树蛙背着跑。

  在森林里,实际上,我们听不到暴雨声。我们听到的是树叶抖动声,雨珠敲在树叶上,树叶颤动一下,沙沙沙。沙沙沙,从每一棵树发出,像是一种对暴雨的邀请。山野震荡,气流从山巅奔下,会在深谷回旋。暴雨便旋转而下,一阵阵雨势压顶。也有看不见的河,针叶乔木如松树、杉树,雨水回到树枝,汇集在树干上,默然下流。

  所有的雨水,注入了高仓河。只有河,才可以容纳森林;只有河,才可以吞吐山脉。河已不仅仅是河,而是一种巨大的吸纳和代谢。山洪滔天,河水迅速上涨,黄浊的泥汤一层层盖过去,浪头壁立。暴雨以摧枯拉朽之势,折断枯死的树枝,打烂碎叶,清洗每一种植物也塑造每一种植物。山洪卷走烂树根、断枝和即将腐烂的树叶。被风侵雨蚀的岩崖,在暴雨中开裂,石块坠入山谷,被河水卷上岸,被水磨圆,成了鹅卵石;而更小的石块被蚀成沙子,细细白白,一粒粒,如光的晶体。

  暴雨之后,森林沐浴着阳光,面容洁净,蓬蓬勃勃。乔木挺拔而立,树枝呈塔状或垛状或冠状,向上、向四周伸长,油青的树叶散发光泽。山地灌木在河边或在陡峭的山崖或在坡地,抱团式生长,一蓬蓬,油油发亮。

  走进五峰山支脉森林,我们会发现那些笔直或弯扭的木本植物,不仅仅是树而已,更是道路。每一棵树,都是一条庄严的大道,向上挺进的大道,向周遭扩展的大道。每一条大道,以树枝或树丫的形式,分散出无数的小道,每一条小道都通向天空,迎接热烈的阳光。可以这样说,那些隐蔽在树叶中的道路,是一种热切持久的表达,是对生命的坚守与期许。我们在林中采撷浆果、野花,看鸟嬉戏,猛然抬起头,看高入云天的树冠,我们一下子被震慑住了。我们环抱粗壮的树干,测试它的周长,干燥的树皮屑沾满了衣服。我们估算着树龄。我们举目而望,树冠婆娑,浓荫密密,阳光从树叶缝隙挥洒而下,明净、柔软。在五峰山支脉,山中有大量的银杏、南方红豆杉、钟萼木、香果树、金钱松、水松、福建柏、闽楠,树龄数百年甚至千年。即使是矮小的灌木如杜鹃,漫山遍野,树龄也大多在数百年。在广寒寨乡四八门山,山腰是千年红豆杉群,山顶是遍野的杜鹃。五月,人间芳菲尽,山巅却花开盎然,如野火熊熊燃烧。

  杜鹃是缓生树,是杜鹃属的常绿灌木或落叶小乔木,又叫映山红、照山红和山石榴。海拔千余米高的四八门山,满山满坞生长着杜鹃。四八门山杜鹃是落叶小乔木,花开五月,花期延至八月,万亩山坡被花映照,姹紫嫣红,延绵数十公里。树矮小,丛生。满山坡都是数百年的老树。人与树等高。人却变得卑微和自谦了:树日日遒劲生长,人日日衰老,一茬茬凋零。

  森林之下,必有河。也只有河,可以与森林匹配。河与森林,在绵绵群山之中,既是空间概念,又是时间概念。高仓河无论多狭窄,也是河。青山不老,唯河永恒,说的就是这个吧。

  夏季之后,高仓河日渐羸弱,却并不断流,喘喘却不息。假如山谷是一片叶子的话,那么河是叶脉。我和陈蔚文、安然、朱焕荣,在山谷野径闲走,看见几只鸭子站在河边石块伫立。不知是谁,惊叫了起来:那里有一群鹅。我讪笑了起来,说:不是鹅,是白番鸭。惊叫的人,暴露了自己久居城市的身份。鸭子有戏水抖毛的习性,刷食而吞,而鹅啄草,不爱戏水。河中多马口鱼、小虾、泥鳅和青螺,多昆虫及虫卵、软体动物、小型两栖动物。它们是白番鸭至爱食物,也是鸟和爬行动物喜欢吃的。伯劳、山鸦、褐河乌、喜鹊、山鹊、乌鸫,也因此常常来到河边,栖落在河边灌木,或兀立在鹅卵石上,叼食小鱼、蜗牛、蚱蜢、小蛇、蜥蜴。独石垄有村民七户,皆姓曾,每户留老人守家。在河边菜地,十几只鸡在扒食。鸡一边扒土一边吃,偶尔看着路边的人,咯咯咯叫几声。成群的伯劳在河边树林,嘁嘁嘁地叫,黄麻色的翅膀像两片梨树叶。当地人对我说:山林里有很多老鹰,昨天有一只老鹰扑下来,想抓我的头。我惊异地看着他,说,不可能是老鹰吧,江西很少有老鹰了,会不会是草鸮或短耳鸮。他用肯定的语气说:不会,张开的翅膀比我肩膀还宽,是老鹰。

  老鹰不是特指某种鸟,是隼形目白昼活动的小型至中型鸟类的泛称,通常指鹰亚科物种;在《中国动物图谱》中,特指黑耳鸢。黑耳鸢一般生活在开阔的平原、草地和丘陵地带,及低地山林,体羽深褐色,喙如玄铁弯钩倒挂,以蛙、蛇、鸟、兔子、鱼、鼠等为主要食物,也吃动物腐尸。黑耳鸢并不惧怕人,常出没于村舍、稻田,栖息在村郊树林,在河边、湖泊凌空“游荡”,偷吃家禽。在广寒寨这样的高山地带,黑耳鸢应该非常鲜见。我揣想,他见到的老鹰很可能是游隼或红隼或灰背隼,尤其是游隼。游隼出没于山林,高空盘旋,而后沿着山谷低空飞翔,猎杀小型动物。河边多蛙、多鼠、多蛇,多鸟,这些都是游隼的珍馐。

  常有一种动物,来到河边,很少人会发现它,它游魂一样神秘。它躲在树下或匍匐在岩石下,窥视河中动静,鸟在河边喝水或鱼游至浅水,它幽灵一样突然出现,猛扑上去,爪压住猎物身子,张开锥子一样的牙齿,咬住脖子不放,猎物毫无还手之力,扑腾几下,气息没了。这就是山猫。村民曾祥志圈了苦竹篱笆养鸡鸭,鸭是大花鸭,鸡是山黄鸡。大花鸭见了人,围拢过来,嘎嘎嘎地叫,向人讨食吃。我摇一下篱笆,大花鸭伸一下脖子。山黄鸡扒土,很有耐性地啄食。我也不知道土里有什么,可能只有土吧,鸡啄土进去,磨胃。曾祥志正驮一捆木柴回来。柴是灌木棍和木块,木块露出白白的木质。柴是生柴,带着雨水和阳光的气息。曾祥志五十来岁,看起来,略显年轻,两个孩子研究生毕业,生活在外面的都市。他和爱人守着两片屋舍。他挖的红薯,堆了半个厅堂。他解下柴捆往屋里搬。他并不善言,问他一句,他看一下人,答一句。他门口的芙蓉树开着红艳艳的花,大朵大朵,坠下来。我问他:鸡鸭走地吃食,更好,扎篱笆圈养,为什么?他抬眼望我,又垂下眼,抱柴捆,说:山猫和黄鼠狼多,不圈起来,会被偷吃了。

  我曾有幸看过两次山猫,一次在鄱阳的谢家滩丘陵水库,一次在浦城山区水库。在湘东,我还没见到山猫。这个游魂一样的生灵,太难见了,需要神赐般的偶遇。走千百次山林,才可能遇上一次。山猫走路,悄无声息,弓着身子,躲躲闪闪,外界稍有动静,便隐身丛林。一只山猫的活动范围,约两平方公里,在春季发情时,活动范围以倍数扩大,在山谷乱走,日夜不歇,在夜间“喵——喵——喵——喵——”叫,整个山谷都回荡生命亟待催发的声音。我在浦城山区生活时,春季的夜间从不缺乏这样的动人情歌。我知道,山猫叫了,草叶发绿了,种子发芽了,布谷鸟孵卵了,野塘里的睡莲很快会打开帐篷一样的莲叶。

  很多人听到山猫的叫声,会感到惊骇。是的。它的叫声里,有一种难以抑制的躁动、急切,热热的地气蒸馏水一样往上冒。我听了,心里很舒坦:山猫孕育生命之前,把群山唤醒,把绵绵的雨水喊来,把季风和鸟一起叫进山林。

  据说,萍乡最好吃的豆腐在湘东,湘东最好吃的豆腐在广寒寨,广寒寨最好吃的豆腐在曾祥志家。曾祥志并不开餐馆,却常有客人提前一天给他打电话,在他家吃自做的豆腐和腌肉。他的木桌上,摆了四罐腐乳,泡着红熟油。好吃的豆腐需要上好的水,上好的豆子,上好的工艺和上好的厨艺。我看见腐乳,很想占为己有,但我不能———吃上好豆腐,还得需要福缘。我还没这样的福缘。他的木桌上有几十个柿子。柿子是焐在草木灰里的,刚扒出来,柿皮上还沾着湿湿的草木灰。灰擦干净,露出鲜红的柿皮,捏起来软软的,浆汁和浆肉似乎会一下子爆出来。剥开皮,吮吸一口,浆肉裹着浆汁,滑进口腔,甜得润了五脏六腑。柿是野柿,形如鸡蛋。这是山野在深秋,最美好的馈赠。

  野柿挂满树梢,柿叶也大多落尽了。野柿如一盏小红灯笼,随风摇晃,摇着摇着,落了下来。柿子红了,乌鸫、山雀、旋壁雀、凤鹛、短脚鹎、小蝗莺、松鸦等林鸟来了,啄食柿肉和柿皮的昆虫。抬头一看,树上都是鸟,嬉闹着,争斗着,惊叫着。柿子啄破,浆汁流下来,浓浓的———柿子像一罐糖膏。松鼠在两公里之外,嗅出了果糖的香味,闪着身姿,扑簌簌地上树,坐在树丫上吃柿子。

  一年尚未终了,但秋季已尽,霜期即将到来。在这片叫寸金岭的群山里,我们目睹了秋天最后的容颜。少水的河床,骨瘦如柴,乱陈的石头暴露荒滩,马口鱼在浅水游,一副既快乐又听天由命的样子。河边石崖的山楂树,零星地挂着几颗干瘪的山楂。蛇床和野荞麦,开着白灿灿的碎花。斜深、狭窄、杂树茂盛的独山垄,一直往东伸进去,像一条卡在洞口的蟒蛇。

  山坡上,高大的树木形成了一个神秘的世界。一个无人可深入的世界。斜阳渐垂,幽凉的山风从山谷口荡来,荡来热熟、沉静的气息。那些树壮叶黄、形如灯塔的树木,在陡峭的山坡上,格外引人注目。我不知道那是一些什么树。可能是黄栌,也可能是黄檫,又可能是银杏。阳光从黄叶丛投过来,形成黄霭霭的反光,使得山野看起来,有些迷离,让人恍惚。其实,它们是什么树,又有什么关系呢?三角枫欲黄欲红。而大部分的树,还是郁郁葱葱,如绿如蓝。在山谷(视野中)的尽头(其实也不是尽头,是山谷大拐弯的湾口),是一块巨大的斜缓山坡,翠竹在暖阳下,一片杂染着苍翠的金色。

  在山中歇脚时,我们认识了采药人曾祥喧。他戴一顶黑色舌帽,身瘦如铁,脸如刀削,指骨如钢。他86岁了,走路轻快如猫,并不显得老态龙钟。老人面容如玉,话语温雅。看上去,他像一朵篱笆外的冬菊。他16岁上山采药,跟着师傅采了三年,识遍五峰山支脉草木。曾祥喧上山采一次药,短则三五天,多则七八天,沿着独石垄一直往东走。他背一个大竹篓,背一个大布包,扛一把锄头,腰上别一把弯刀,独自上山了。大布包里带着他几天的伙食(饭团),在森林里出没,风餐露宿。若是山中有人家,他也借住一宿。

  “好草药多啊,有天麻,有血藤。”他坐在自己门口的木椅子上,对我们说。

  他一边说一边指着不远处的山岭。他不识字。他说地地道道的广寒寨话。再高的山他也爬过,再深的水他也涉过。或许是在野外惯了,也或许是天性,他很是乐观。“我年轻时,那个俊啊,俊得没法说。”老人乐呵呵地笑,笑得像个孩子。他早早就娶上了媳妇,儿女也呱呱落地。过了二十来年,他和媳妇合不来,和睦不了。他说,都是我脾气不好,不能怪她。但他也一直忍着。待孩子都大学毕业了,成家了,他和媳妇分开了。他到了六十多岁了,找了江山村的蒋连英做媳妇。说起这段姻缘,老人咯咯咯地笑,笑得眉毛分叉。他的媳妇蒋连英站在门框边看着他,嘴角露出莲花般笑意。蒋连英六十来岁,面目温和,身子壮实,个头略显高挑。我问老人:当年,怎么寻了这么漂亮年轻媳妇啊。

  “挖草药,寻来的。”

  曾祥喧可是远近闻名的采药人。他拍拍自己的双腿,说:这双腿不知走了多少山路,出门见山,进山见林,去江山,得走半天山垄。他挖草药,到了江山正是午饭时间,蒋连英留他吃饭。山里人家开门见人即是客。寡居的蒋连英带着两个孩子,让采药人怜惜。吃了十几次饭,他们便有了在一起生活的念想。

  “走半天,到了江山。再走半天,到了龙泉。这两个村子,我采药的时候常去,沿着高仓河往上走,一直走。现在走不动了。”老人说。他已多年不上山采草药了,腿爬不了坡。

  “那个时候,吃了多少苦,三天三夜也说不完。”蒋连英说。蒋连英的儿子研究生毕业,在成都工作。两个家,留下一对老人守山。孩子请他们去城市,他们也不去。“外面的世界再好,也不如这片山林好。”老人说。

  “这里的孩子,怎么念书这么厉害呢?家家户户都出大学生,还出了好几个研究生。”陈蔚文问我。我说,山这么高,每次去学校念书,翻山越岭,徒步几十里山路,孩子能不懂事吗?都是拼了命去读书的。

  山,对于孩子来说,不是禁锢,而是摇篮。人是从森林,走向广阔原野、走向集镇、走向城市。我们遥望大山,眺望森林,我们会感慨。浩浩渺渺的,不只有大海,不只有苍穹,还有大山里的森林。我们远古的先人,钻木取火,穴居岩洞,结绳记事,削枝为枪,架木为桥,铺草为榻。人类的穴居年代远远久于我们屋居年代。森林是人类文明发源地之一。但世世代代的人,并没有摆脱对森林的依赖(情感的、精神的、无知的依赖)。于人而言,对森林的信任,与对湖泊、雪原、海洋的信任,是相同的。森林赋予人的品质,是坚韧、忍耐、自信、自由和安详。这是文明的基石。

  现在的人,生活有些慌乱、急躁、紧迫。我觉得,这不是人应该如此活着的样子。在森林之中,人会彻底安静下来,甚至不会大声说话。即使我们的话说声分贝再高,也会被幽深的树林吸走,龙吸水一样。森林中的每一棵树,都长得无比谦卑,又无比自信,向阳而生,迎风招展。在寸金岭下,我走进独石垄,看到山上和山谷里的树林,蓬勃而生,密密匝匝。但树冠与树冠之间,会留有沟状开口,让每棵树可以接受阳光的洗礼。沟状开口如一条透光的优美缝隙。缝隙连着缝隙,形成树与树之间的“三尺巷”。这就是树冠羞避现象。在树林之下,仰头看“三尺巷”,如一幅由阳光和树荫构成的美丽拼图。在人造卫星布满星空的今天,科学家却无法解释这个现象。我想说,这就是森林的伦理,造物主负责安排,却不负责解释。造物主或许是这样想:每一棵树都有自己的生命价值,每一棵树都有尽可能蓬勃生长的权利,所以每一棵树都必须谦卑,“退避三舍”。

  傅菲,江西上饶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专注于乡村和自然领域的散文写作。作品常见于《人民文学》《钟山》《天涯》《花城》等刊。出版散文集《深山已晚》《河边生起炊烟》《故物永生》等20余部。曾获三毛散文奖、百花文学奖、江西省文学艺术奖、2019年度储吉旺文学奖、方志敏文学奖及多家刊物年度奖。

  


 
打工文学征文大赛面向全国征稿 5月29日截稿,题材限于小说、诗歌、散文
《人民日报》紧急征稿启事一则
“中报杯”大中小学诗歌节征集活动
“今年花开逛咸阳”征文大赛
“中国·刘河湾牡丹诗歌奖”
第六届“中国(海宁)·徐志摩诗歌奖”征集启事
中国作协“我的著作权故事”征集活动通知
第二届“青稞文学奖”征稿启事
第三届“钓鱼城”大学生中文创意写作大赛征稿
“晶桥杯”“诗意溧水”第六届诗词大赛
“辉煌百年、初心如磐”主题征文
“一起走过这百年”——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主题文艺作品征集活动
《延河》杂志2021年“儿童文学专号”征稿启事
关于征集中国作协第十一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参评作品的通知
中国作家协会重点作品扶持办公室公告
关于第十届(2020年度)唐弢青年文学研究奖入围篇目的公示
「乌海日报」征稿:讲述你生活中的故事
鲁迅文学院启动“培根工程”
2021“田工”杯•勤廉微小说全国征文活动
省作协关于征集《盛世华章·辽宁赋》稿件启事
更多...

古龙

梁羽生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姚尚坤:私人银行业务是挑战,更是业界福利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