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32        发布时间:[2021-02-23]

  

  第四章困惑的第4天

  1

  仍然是中午。

  走到公寓大院楼下的时候,道仙猫远远见到南振正坐在大院的公共椅上,他面色游离。

  “老南。”道仙猫不客气地喊道:“生我气了是不是?昨天人家真是起床晚,一宿没睡!第二天下午也睡过去了,晚上五点多起床,过来太晚不大好,得买换的衣服,你说是吧。”

  看了看南振若有所思的样子,她继续说,“前天晚上有个大大大大大的粉,送了我一艘邮轮,高兴死我了,没办法!我不好收了礼物就下线是不是?”

  “送你了什么?”南振不懂,抬头看她。

  “网上的礼物。邮轮,虽然假的,但能换钱的!当然不是最好的,我的理想是赚到一艘航母”说着,她站起来正色道:“还是那句老话,带你精彩在线,送我航空母舰!”

  一旁的南振却陷入了沉思。

  “你怎么了嘛?下次你再面试,我一定跟你去,我运气好,在旁边稍稍一作功——哎?!你咋就没情绪呢?我跟你说,一看就看出来了,你缺的不是别的,是激情!活着要有激情。知道怎么样能让自己有激情么?”她发现南振根本没在看自己,道仙猫停下来,略有挫折感地说,“老南,你看着我点儿,我跟你说,你听好,要想保持生活自始自终有激情,有两个办法,你知不知道哪两个办法?”

  看到南振凝滞地重新望向自己,她说郑重地说:“记着,一是养情人,二是养宠物。你想想看。”

  她正要接着向下解释。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粗喝声。遁声看去,一个中年妇女正在向一个蹲在地上拣拾物品的老人说着:拿也拿不住么!手脚利索点不行么?听不明白,说不明白,拿也拿不明白么?除了吃饭,还有没有你能行的!

  道仙猫火气升腾,快步走过去制止那女人,干嘛欺负一个老人?

  这是我家里事,没你事!那女人气势很盛。

  “你妈妈?”

  “是,又怎么样?你想帮我养着?”

  “你好有意思!”道仙猫边扶老人边说,“你小时候不是妈妈教你走路、教你说话的么?养你这么大,可有个指望你回报了,就这样回报你妈?不懂得孝敬是义务,是美德么?”

  “你爱孝敬,回家孝敬自己妈去,别在这儿比比划划的。跟你有一毛钱关系么?”

  “屁话!我绝不可能对自己妈这样!”

  “你才屁话,还不赶紧滚回家去!”

  “你说什么呢,嘴给我放干净点儿,信不信我曝光人肉你——”

  南振上来帮老人拣起东西后,将道仙猫奋力往回拽。她气恼地说,“别拉我!这种人就该教训一下!”

  “教训我?轮不到你个小样儿!还是回家让你妈教训教训你吧——”这句话触到了她痛点,道仙猫一蹦老高,要上去跟人动手。南振将她死死拉住往远处拖,他皱眉说,“人家自己家里事,你别闹了好不好?”

  “什么叫家里事?这种恶心人早晚得有人收拾,”她呼呼直喘,眼睛仍盯在那里,“懂不懂?一个少教的东西!有妈还教育出这样的?!我还没——”说到这儿,她猛然哽住,不再往下说话。

  沉默了一阵儿,她收回目光,望向楼角。南振抬头望向她,目光略有不同,迟疑着问:“你,没妈妈?”

  道仙猫咬着嘴唇不说话,但眼里有阵阵晶莹在波动。她并没回答他,倔倔的神情望向远方。

  “很久了?”

  道仙猫沉吟一下,依然没有说话,似有若无地点了点头。

  “你爸呢?”南振接着问。

  她沮丧地坐下去,看了看南振,既没摇头也没点头,而是叹出口气。

  这天晚上,南振打开网络找到道仙猫在网上兴高采烈直播的镜头后,凝视良久。还下意识地模仿了一下她的手势。

  一丝微不可察的表情,在他脸上呈现。

  2

  “还能不能行了?!小二,给我快点!”

  有顾客向招财猫大声吆喝,“顾客是上帝不懂么?”

  “正在做,正在做。您看,眼下顾客这么多,也不止是您这一桌。”

  “屁话!顾客多,跟我有一毛钱关系么?”

  顾客的这句话,仿佛让时间瞬间倒流,一下子将他的记忆拉回到上一周。

  那里是个热火朝天的大职场,大批人不断向外拔打着电话。对于上下游数据的解读、国际国内形势对经济向好的影响、投资回报的前瞻性分析……等,各种内容充斥整个房间,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招财猫一边从这些办公桌中间走过,一边将手上响着的手机接起来,听了几秒后说:“在小姨家呆着不是挺好么?爸爸等会儿再给你打过去,马上开会呵。”挂掉电话的同时,他步入一个小会议室。里面坐着二十几个手拿履历表的年轻人。人力部长迎上来正要给他介绍,他一挥手说,“一齐面试吧”。

  他扫视众生,面现孤傲地说:“每个月六千万到一个亿的流水,按照五个点提成,有人月薪能分到300到500万的提成,听明白没有?没有这种挑战决心的,现在马上离开。”

  众人都没有动。

  他面无表情地继续说:“你们中间有做过期货的举手我看”

  一个人举起了手。

  “有给股票做过盘的,或者很熟悉股票的举手。”

  四个人举了手。

  “有炒过外汇或者贵金属的举手。”

  有另外两人举起了手。

  “有学经济专业或在银行干过的举手。”

  又有两人举起了手。

  他满意地向人事部长点一点头说,“刚才那几个举手的,可以出去了,我们不需要他们。”

  在众人讶异的表情中,他看着几个人颓丧地走出门,然后他说:

  “我们所炒作的气体黄金项目是个独立盘子,越不懂金融的人,越能玩得好,往往是那些一知半解的所谓专业人士,脑里想些七七八八的东西。一天天没个正精神,不好好用在开发客户上面,专门挑公司的问题!这是我们以前在用人当中出现的问题。

  说正题,你们的任务就是把更多人拉到我们线上,来炒作气体黄金这个项目。客户投入越多,你提成越高。记着,重点是要动员客户配资!比如客户拿1万来炒,我们让他使用2万、10万或更多的资金量。最好是1:100倍杠杆才好。具体的业务和对客户的话术,由专业人员来培训你们。”说完,他转向人事部长“小李,剩下这些人交给你。”

  向楼外走的时候,他给儿子拔去了电话,“寒假才刚开始不是么?等爸爸有了时间一定陪你去健身房好不好?对,对。多给你妈打电话,让她多陪你,挣不了两个钱整天就瞎忙。一个护士长比副市长还忙。对对,你老师和同学也那么说?当年我介绍的时候也一样,咱们这儿的发音就是护士长和副市长分不清。忙的那样,不知道的还以为她真是副市长呢!救完这个救那个的,就不知道救咱俩,她陪爸爸的时间也不多。你先往前赶作业,等过几天——儿子等一下,我进来了一个电话。”

  “对,等我哈。我马上到!”他对另一个来电说。

  招财猫开车到一个红灯前停下的时候,觉得鼻子发堵,吸出一口痰,摇下车窗正打算往外吐,发现旁边的豪车里正有个美女在向外扔果皮。他示意她先扔,她转头看了看驾驶位置上那个穿背带格子裤的油面胖子。胖子向他示意一下,他也点头致意。那美女扔完果皮,又扔出来一只易拉罐和一团团絮状的东西。还没扔完,信号灯已变,那胖子向他一笑,踩了油门飞驰而去,一片污秽从车窗甩出老远。

  他终于吐出了那口痰。

  进到饭店包间里时,那三个朋友早已立好牌局在等他了。

  “招财猫到了?”一个朋友说,“你是整天给自己招财,还是给别人招财啊?”

  “当然给自己,利已之后才能利他么!”

  “是哈,这年头谁顾得上谁啊?!”另一个感慨。

  “关键是,别人赚再多钱,过得再好,跟我有一毛钱关系么?服务员,拿烟灰缸!”

  “你那气体黄金项目干得挺好?”

  “好坏说不上。老百姓手上开始有了点闲钱,得找地方投资保值不是。”

  “不是骗子公司吧?”一个朋友呵呵着问。

  招财猫看他一眼,面露不屑说,“咱哥几个也不是外人,给你们透露点也没关系。只是你担心的那些,都是浅层次的。”说着,喝了一口茶水,点着了烟说:“眼下的理财市场全都承诺保本息、刚性兑付。同业市场里的金融机构依赖批发性金融同业资金大进大出,产品多层嵌套,表内资产转向表外,结构复杂极了!”

  “哥们行,内部掌握还挺多啊!”

  听到表扬,招财猫感到自己还没发挥出来,打算进一步显示一下,他再次喊服务员拿酒缸,然后,卖弄着说下去:

  “眼下,有些金融控股集团把银行、证券、保险三个牌照全拿到了手。利用旗下金融机构动员金融资源进行所谓资本运作,干嘛啊?搞股权投资呗!通过发行信托、保险、理财产品,经过多层嵌套转换,再进入资本市场、房地产或境外投资市场,这种金融大鳄那绝对是害人精。这样下去,极可能让金融由实转虚,加大两极分化。”

  “恃强凌弱呗?所以,你们这种小金融公司也生存也不容易。他们不顾你们,你们也不大管投资人的风险是吧?”

  “顾别人干嘛?就像打麻将一样,盯着对家,防着上家,坏着下家。谁顾别人干嘛?钱到自己身上才真的。”

  “这看来啥样投资都有风险。”朋友感叹道。

  “还能不能行了?!小二,给我快点!”招财猫向店小二大声吆喝,“顾客是上帝不懂是么?”

  “马上拿,马上拿。您看,眼下顾客这么多,也不止是您这一桌。”

  “屁话!顾客多,跟我有一毛钱关系么?”当时的招财猫也是言辞灼灼。

  3

  小会议室内坐齐了七个人。

  除了美短书记,还有主任、兼任副书记的治保主任、会计以及三位村监委会成员。

  刚说开会,美短习惯性地要掏出手机放在桌上,但摸到老人机后,手一缩,又立即放了回去,这动作没逃过村主任的眼。他嘿嘿一笑说,“咋换了手机呢?前面那个丢了?”

  “啊?对,刚丢。”说这话的美短面露无奈,明显是编了一个谎话。

  “丢了好呐,丢了好。把它当命似的。”村主任说。

  “把它当命?”美短一愣,旋即想起上周时的情景:他的手指始终悬立在智能手机屏幕上方一寸的位置,只要手机轻微一响,他立即点击下去查看。对朋友圈每个人发的东西都点赞,对微信群里每个讲话人都问候……有人喊开会,他拖着步子一边向会议室走,一边向手机频频点击。无论如何,智能手机已经成了身体上的一个零件,精神上的一部分,一个向外界证明自己存在的东西。是个失去它就失去心灵,有了它就有了世界的,蹲守在魂魄高处的攫人法宝。在会议桌上,他面前只放着手机,两眼不时向它扫一下。

  这一回的会议,他不仅带来了记录本,还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支笔。等村主任讲完话,他问:“做扶贫的话,集体收入款拿不出来么?”

  “前期,梁村长当家那会儿早就掏空了。扶贫专用款都已有了专用,眼下的扶贫投向,还都能完成每年10%的收入指标。如果立新项目,则要考虑回报指标的事。咱们一个空壳村本身没什么收入,投入款项也得事后审计,谁也不敢挪用。”会计解说道。

  “老梁家也是咱村首富,一年给稍微拿出个万八千的不能行哈?”

  “切!”治保主任发出无可质疑的声音。

  “穿貂皮了,还在乎捐一个背心出来?”美短奇怪说。

  治保主任接过去说“屁!捐背心?他背心也是名牌,怎么舍得!腰里别一只兔子,最好再多别十只,一只自个儿吃,其他九只卖钱后,再去买捕兔夹子,非得把整座山的兔子全逮光才完事!”

  “这么夸张!”美短随着另几个人,无可无不可地一笑。

  “你还别不信。”一个监委会成员说,“他梁家凭个亲戚在市里做审批的,自个儿发财办厂子,把一条河都整瞎了,你指望从他腰里摸银子出来?那不等于烧人家柴禾垛么?”

  “烧柴禾垛?啥意思?”

  几个人一齐笑起来。“城里来的人不懂,也不怪。”有人解释说,“农村家以前烧稻草、秸杆做饭,给人家柴禾垛烧了,等于让人家不能开火做饭,断了人家活路么。”

  “那很严重?”

  “以前都判刑。”

  美短若有所思地晃一晃头说,“那就没别的办法解决赵寡妇和陆老太太那两家的款了?”

  “我还是那句话,挪用款肯定不行。除非申请后上面划拔下来,年年要救济款算什么完成脱贫?!得让贫困户有个长期的收入来源才行。”村主任说。

  “赵寡妇说要扩池塘养鱼,我觉得主意不错。前期你们也知道那事吧,它的投入总款需要多少?”美短认真问。

  听完村主任的回答,他微微点头,在笔记本上写下30万这个数字。

  “连同引水、打底层隔离膜、投苗饲养、物品购置的所有费用呗?”

  “所有。”

  “好,所有就好。”美短合上笔记本,手上无意识地摸向手机,有一种要再度操作它的冲动。

  


 
省作协关于征集《盛世华章·辽宁赋》稿件启事
关于注册中国作家网内刊账号的说明
第九届冰心散文奖启动
永定区“水利杯”文学有奖征文启事
《华西都市报》“读城记”专栏征稿启事
《党建》杂志社面向全国主题征稿
第三届全国“大鹏生态文学奖”征文启动
关于征集网络文学“百年百部”优秀作品的通知
庆祝中国共产党建党一百周年主题采风创作征文
全国文艺大赛征稿启事
第五届中国出版政府奖评选表彰活动启动
第六届全国征文征稿大赛启事
“百年华诞,放歌青海”庆祝建党100周年全国诗歌大奖赛
第八届“观音山杯·美丽中国”征文大赛征稿
第三届“星星点灯”全国电力诗歌征文大赛: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阅读安徽》系列丛书征稿启事
首届“黄鹤杯” 全国优秀戏剧剧本征文启事
第七届“中国梦•青海故事”有奖征文启动
“古今碧玉关”第一届文学作品大奖赛
“光荣与梦想”庆祝建党100周年诗歌大赛征稿启动
更多...

北岛

杨绛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李湛:警惕通胀与资产泡沫的隐忧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