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29        发布时间:[2021-02-22]

  

  第三章荒唐的第2天

  1

  从连锁旅店出来的时候,上午十一点多钟的太阳照得道仙猫的眼睛一阵刺痛。她顺马路找了几家卖服装和化妆品的商店,买好东西后,来到一处公寓的六楼。敲门许久见无人应答,禁不住面露沮丧。

  来到旁边外阳台,她拔通了闺蜜瑶珂的电话。

  “瑶珂,珂珂。人家烦死了!不是,我到咸岛了。昨晚上。不是啦——人家问你正经事。”

  她遥遥地看向马路的另一端,持起耳麦说:“你那么有经验,就算我请教的啦。嗯,你说怎么样才能迅速地让一个男人跟你登记结婚?不,不是,你想哪儿去了!我就是问结婚登记——好,好。我一没怀孕,二没爱上谁,三没出意外,行了吧。就是想咨询一下还不行么?人家做节目用。”

  说着,她打开手提袋,对着小镜子开始化妆。

  “珂珂,你正经点儿!直接上床不行的啦!”她抹去唇角多余的口红说,“花钱也不好,假如对方是个呆子呢?还怀疑我骗他财产呢?不是,我就那么一说,他没什么钱?就是疑心大那种男人。花再多钱让他登记,以后再去办离婚,是不是他还得跟我要钱,也是说不定!”

  她开始补粉底。

  “不,不行!你能不能出点好主意?我做饭不行的,只会做简单的。直接吃还行!——对,对!我冷雪天生就是冷血好了吧?不可能轻易把自己给哪个男人。你也知道,我也投入过感情,可男人都是没长性的,两天半新鲜,没有从一而终的。《十个男人》那个呀,比你背得还熟,说的是:

  十个男人九个泡,还有一个在深造

  九个男人有外遇,另外一个在考虑

  九个男人不管家,还有一个在泡吧

  九个男人打老婆,另外一个手骨折

  九个男人不靠谱,还有一个在豪赌

  九个男人没责任,另外一个道上混

  九个男人不干活,还有一个出了国

  中间落了一句是啥来着?对,对,九个男人都挺穷,另外一个是死熊。那些在网上给我送花送船的,哪个是真感情的?等有一天真有人送我一艘航母,我再研究研究那个人。也许那个人才值得我去了解一次。”

  这时,她听到走廊上有开锁声,偏身看到南振在开门。她简单向闺蜜告别后,又全身上下粗看了一番,跑进了走廊。

  南振转头看到她的一刹那,道仙猫已经碎步跑过来向屋里挤,一边向里挤一边说“昨天太晚不好进来,现在白天也不请我进屋坐?害人家坐了好久的火车。”

  进屋后,她四下张望,发现这里显然是一间租来的屋子。没什么家具。沙发上放着两件衣服,饭桌上放着一只吃剩的餐盒。靠窗的办公桌上面有个小书架,左叠右压的书到处都是。一些涂涂改改的纸张散落在桌面各处。简陋的内室墙壁上,醒目地张贴着几个音乐会的宣传海报。内室床铺和外面沙发上,分别放着一大一小两把萨克斯。

  “你会这个?”道仙猫目露一丝惊喜说,“上网直播么?我跳舞你吹这个,肯定涨人气儿。

  南振面色凝重。并不回答她的话,兀自无精打采地收拾桌子。

  “你不上班也不工作啊?”

  这句问话正捅到南振的痛点,他手上略有迟疑,目露沉思。

  “那你咋活啊?是不是也我与一样直播?”见他仍不说话,她继续启发他,“要不咱俩合作,我的粉有20多万,你呐?”

  见他仍不想与自己说话,她决定刺激他一下,说:“昨天在火车上是我错了,说给你钱,让你跟我办结婚手续,那是逗你玩呢。我吧,就是喜欢有情怀的人。像你这样懂音乐,就挺好哇!可是,男人一没有责任感就完了。特别是那些靠吃父母的。指望父母养他一辈子啊?我道仙猫闭月羞花,不也是在自食其力靠自己?”

  “行了!”南振打断她,脸现愠怒说,“没啥事你走吧。”

  “走?”道仙猫脸显惊异,“我道仙猫可是个中心人物!什么时候被别人轰赶过。切!是不是太瞧不起人了?你这么说我还就不走了,我得先教育教育你怎么做人,什么是基本礼貌,什么是男人,你该懂得绅士风度。”

  “你不走我报警了。”南振冷漠而无奈。

  “哦,哦?哈!”道仙猫乐起来,“你报吧,马上报。来了警察看我怎么说?我就说咱俩情侣打架呢,或者说这里有人要强奸我,看看警察是信谁。”见南振愣在那里。她继而得意地说,“你说你一个大男人,四肢齐全,不彪不傻的,怎么就不知道找个正经工作呢?”

  “没找到!”南振恼火地吐出一句,说着,将刚才放在门口的一个乐器箱抓起来,走回里屋床边,向被子上一掼。

  “怎么?应聘去了?失败了吧。”道仙猫吃吃暗笑。“不然这样,我陪你去,看看他们凭什么不要咱。哎?你应聘什么啊?”

  “跟你说了也没用,你走吧。让我静静。”

  “干嘛老劝我走啊?我干扰到你了么?”

  “求你了,你走吧,我下午还有另一场面试。”

  道仙猫顿时来了兴致,走到床边摸了摸那乐器箱,轻轻打开,看到里面有另外一只更精美的萨克斯管。她叹气感慨了一番,然后说:

  这可是不错啊!下午你应聘这个?我可得跟你去!我还没看过音乐应聘考试呢,一定很好玩,如果直播,说不准儿是个梗!

  2

  “笨死啊?你要跟他说,一百万没什么搞头儿,就是毛毛雨啦!”

  招财猫面向窗外,内扎领带,外系围裙,谈大生意的样子让人感到十分奇葩。他左手食指外翻,其余四指捏着抹布,右手持手机,气指颐使、鲸吞天下的口气,令人更是费解。

  “一百万太少!至少给他一千万。一比十不多,还有一比一百,一比两百的啦!”

  眼见他打电话时间过去了一阵儿,老板咳嗽未果,故意走过去,好奇地伸头看他。此时他正在做一个用力向下的动作,这动作差一点打到老板伸来的脖子。抹布则扫过他的脸颊。

  他忽然意识到什么,连忙看向自己围裙和手上的物件,向老板点头示意马上就好。

  挂上电话后,他举起清扫工具,以羊汤馆内部为背景,又摆拍了一张自拍照发走。

  老板实在受不了,鼻子不断发出嗯嗯嗯的提示。

  看到他呆头呆脑的样子,老板和老板娘对视一眼,不免会心而笑。忽而指东,忽而指西地开始使唤这只招财猫。假如镜头快放,人们会看到,招财猫由开始时的笨手笨脚,渐渐四处奔跑、手忙脚乱。与之相反的是,老板的手上顿时慢下来,坐在柜台后面嘴皮子不停,手脚并用地下达各种指令。戴着塑料头套的老板娘,则嗑起了瓜子。

  这天下午,他刚收拾好一张桌子,端一盆脏碗筷打算往后厨走。手机忽然响了。

  “好,今晚几点?”他顺口答道。不过,经过柜台看到老板的表情后,他忽然转口道:“要不,今晚我就不去了。明天或什么时候。不,不是,哥们你别误会,哥们舍命不舍友啊。主要是,关键是今晚吧,我有点累,明天还得起早。”

  3

  村委会简朴的办公室里,美短焦躁地来回转圈,刚一摸向那部老人手机,又将手缩了回来。他在书柜里翻弄了半天,里面的书多是政论、农业知识和计划生育方面的,他索然无味坐回去,最后,拎起旁边一张过期的旧报纸慢慢读起来,看了一会儿又觉出乏味。站起来摁开了电视,转换了好几个频道,上面的帅哥美女有的正在做时空穿越,有的显然刚刚失去了记忆,有的则在成群结队踏剑飞行……只有一个足球赛事让他稍有停留,那里的主持人正在激情解说:

  “很好,球在我们国足队员脚下,足球到了对方半场,好,很好,传球漂亮!位置恰到好处,10号球员飞身高高跃起,漂亮!这绝对是个漂亮的头球摆度,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太漂亮了!唯一可惜的是,球没有顶着。”

  他背手迈方步走向前街,从一户人家出来后,又转到后街。

  老远听到一个女的在向一个方向大骂:“青二,整天少给我想三想四的,我守寡是守寡,全世界男人死光了,也不会跟你有点儿啥的,懂不?”

  “有点儿啥的,是啥意思?”站在院外的青二面露坏笑说,“寡妇门前是非多,一说能说一大车。你家娃又不在家,就配合配合呗,身上又不损失啥!我可温柔着呢,你就随便挣扎两下?”

  “青二,你干啥呢?”

  “美短书记。”青二回头嘻笑说“我在帮扶呢,跟你一样。”

  “不想着干活,自己都老大难,还帮扶?!眼下年轻人谁还像你在村里窝着?你这样猴年马月能脱贫?”

  “冷书记,你不想着我!给我搞个媳妇,不就直接完成你脱贫指标了么!”

  “就你?谁嫁你啊!”

  “你看新孚死了好几年了,赵寡妇为啥不嫁?不就是惦记我么——”

  “——冷书记来啦!”看到了他的赵寡妇热情招呼书记,“进来坐呗。”

  “好,我正好有事找你。”冷书记迎了赵寡妇话头,转头小声跟青二说:“走开,该干啥干啥去。”

  “我闲着也闲着,就在这儿看着,也正好监督你俩。”青二梗脖说。

  “监督我啥?”

  “怕你犯生活错误。”

  “我犯错误?你咋那么想哩?”

  “你老婆、孩不是在国外么?你来村上也二年多了,也憋坏了吧?”

  “憋坏了?”

  “装什么装?孤男寡女的,正好!”

  “你小子,欠收拾!”

  “哎?哎。这不就一玩笑么!”

  美短觉得与这种人说不明白。转身一边向院里走,一边说“青二,你等着,按每户平均收入数,全村马上整体脱贫了,你个人再没有收入也没用。反正全村完成整体脱贫任务了。你好吃懒做任谁也难帮你,自个儿往下混吧。”

  在赵寡妇家里里外外看过一圈儿后,美短说:“我刚从陆老太太家过来,她卧床这么多年,下面没儿女照顾,说是幸亏你时常去给她送个饭啥的?”

  “那怎么办?贫困户相互照顾着呗。我自己那两分地不值当种,也租给别人了。每天给娃和自己做吃的,也就顺手给老太太带出来了。”

  “是啊,我正是这个心思。上面对无保户有政策款,村里要是能将政策款用来雇佣你照顾陆老太太。是不是也能解决你的年收入问题?!”

  “村里雇我?”

  “啊。一个月一千,年收入累积你就脱贫了。陆老太太因病致贫也基本解决了不是?”

  “村里有那钱我知道,只是雇俺做这个好像村主任说也不大容易。我想过一个主意,能不能把村西头那个小池子扩大,我在那儿养鱼用?”

  “这个主意不错啊!只是咱这空壳村,上面拔付的资金少,专项款都用完了,这也正是难办的。集体款的账上没什么钱,即便有钱也不要好报账。只要你愿意干这些个事,回头我再找主任想办法——咦!你这缸里也没什么水了,我帮你打满水吧”

  “帮我打水?”赵寡妇一愣,随即看着他捂嘴笑起来。

  “你笑啥?”

  听到美短这种发问,寡妇乐得更是不行。眼看他拎起了水桶,她已笑得直不起腰来,叉腰边咳边说:“你赶紧放那儿!你没听农村里说给寡妇挑水,咋回事是不?”说完又笑。

  美短迟疑一下,挑起两只水桶依然迈向院里那口手压水井。他从上方倒进去一点水,随即快速压动手柄,很快一沷沷水款款流了出来。

  院外的青二吃惊地看着这一幕,随即发出阵阵浪笑,喊出了一句顺口溜:

  东家串西家串,瓜田李下别犯贱。

  你有腿我有嘴,谁给寡妇去挑水?

  从院里从容迈出来的第一书记,经过青二面前的时候,停了一下脚步,面露不屑说:“吃醋么?告诉你吧,我跟她暗下里有好几个月了,你爱去哪告,到那儿告吧!”

  说完,留下一脸发懵的青二,兀自离去。

  4

  一间酒吧的昏暗舞台一角。《友谊地久天长》的萨克斯曲子还没吹完,就有人喊了停。

  “你这曲子太老了!有没有潮一点儿的?”酒吧老板不满意地说。

  “那要什么曲?”

  “《小苹果》,《小苹果》会么?”见对方摇头,他说,“那吹《我心永恒》,泰坦尼克号那个。”

  “那个还没练出来,我觉得曲子有点粘。”

  “吹那个《你笑起来真好看》,那个节奏快!”

  “那个不会,它不适合萨克斯风。萨克斯是西洋乐器,它适合bE调的曲子,比如《银色航线》《彩虹另一端》,还有《夏日》。”

  “得得得,你就说你能吹什么,反正大家一听就想喝酒的那种曲子吧!”

  南振锁眉,正要陷入思索。一旁的道仙猫早已气恼得不行,不过她没发火,耐住性子说:“这位老板,你想要的我知道是什么,你等等。”

  说着,她打开手机上的一支劲曲,将头发一绾,上衣下摆系出一个扣。随着劲爆节拍,很快舞动起来。

  老板看着舞蹈,目光禁不住露出痴迷,不自主地鼓起了掌。待曲子一停,他立即问:“美女想要多少钱?”

  “你想要的是这样吧?”道仙猫从台子上跳下来,下巴上扬对老板说:“什么多少钱?我得看你观众有多少人?”

  “观众,一晚上没一两百,几十人也总有吧?”

  “什么?!”道仙猫露出吃惊的表情“两百人想让我表演?”

  老板奇怪着问:“那你的意思?”

  “我粉丝有多少知道么?超过20万观众再来找我吧!”说完,拽过凳子上外套,拉起直愣的南振向酒吧外走去。

  车水马龙的大街上。道仙猫在前面停下来,回身自豪地问南振“怎么样?解恨吧?”

  南振不知该说什么。

  道仙猫继续说:“我这回不白来,可知道你为啥总面试不上了。”

  “为啥?”

  “因为,你太不自信了。自信,关键要有自信!从气势上就得压住对方,让他接受你!觉得你是专家。专家懂不懂?”道仙猫见南振似乎没听明白,她双手一甩一甩地说:“喏,我给你示范哈——”

  她拽过对方的乐器箱,学南振样子拎到手上,然后说,“喏,别这样拿,要这样夹到腋窝下,而且别直着,乐器箱一头向下耷着,要显得漫不经心,然后你这样跟对方说,”她拉开动作架式,示范道:“老板,你们这儿怎么弄成这样?真该提升点品味了!看看这装修,俗气。这地方当初怎么设计的,设计人不专业吧!来,来,来,本公子给你吹上一吹。”

  说到吹上一吹这一句。她忽然乐得大笑。“吹上一吹!你这乐器!”

  见南振看着自己一劲儿摇头。

  她说,“要不然你看我晚上直播,看我怎么圈粉儿的,里面老有技巧了。”

  南振不置可否。

  二人过马路时,道仙猫在打一个电话。她偶尔注意到一个细节,有一刻,南振忽然跑开,护住一只茫然的流浪狗去过另一条马路,完后,自己又重新跑了回来。而与他一同过路时,他虽然手上没有动作,却有意无意地将自己护在内侧,帮她盯着过往车辆。

  意识到这一点后,道仙猫从侧面偷偷看向这个貌似暖男的家伙。脸上的表情,微不可察。

  走到公寓楼下时,道仙猫略犹豫了一下。然后说,“这样,要不晚上你来我旅馆找我?看我直播。”

  看了看南振的表情,她立即后悔说,“那今天算了,明天我再来找你。你可得等我。”说完走出去,又急停住,回头问:“你别又是出门了,几点起床啊?”

  “你明天别来了,我可能还得去面试。”南振面现萎顿地说。

  “哦,哦?几点啊,我一定陪你去。”道仙猫张嘴就来,根本不考虑自己能不能起来床的问题。

  而接下去的事情发展走向,不仅出乎她的意料,而且凌乱到难以控制。

  


 
省作协关于征集《盛世华章·辽宁赋》稿件启事
关于注册中国作家网内刊账号的说明
第九届冰心散文奖启动
永定区“水利杯”文学有奖征文启事
《华西都市报》“读城记”专栏征稿启事
《党建》杂志社面向全国主题征稿
第三届全国“大鹏生态文学奖”征文启动
关于征集网络文学“百年百部”优秀作品的通知
庆祝中国共产党建党一百周年主题采风创作征文
全国文艺大赛征稿启事
第五届中国出版政府奖评选表彰活动启动
第六届全国征文征稿大赛启事
“百年华诞,放歌青海”庆祝建党100周年全国诗歌大奖赛
第八届“观音山杯·美丽中国”征文大赛征稿
第三届“星星点灯”全国电力诗歌征文大赛: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阅读安徽》系列丛书征稿启事
首届“黄鹤杯” 全国优秀戏剧剧本征文启事
第七届“中国梦•青海故事”有奖征文启动
“古今碧玉关”第一届文学作品大奖赛
“光荣与梦想”庆祝建党100周年诗歌大赛征稿启动
更多...

杨绛

钱钟书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爆料称华为P50系列即将进入量产 或将于下月发布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