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29        发布时间:[2021-02-23]

  

  自从重生之后,更准确地说,是自从由澹州至京都之后,范闲坐着黑色的马车,穿着黑色的莲衣,揣着黑色的细长匕首,行走在黑暗之间,浑身上下,由内及外乃是通透一体的黑色。

  今日在海上,在这宽阔碧蓝的海上,那艘船却是纯净的,桅杆高耸,白帆有如巨鸟洁翼,似要向着天边的那朵白云穿进去。

  那个跛子丹中尉曾经将自己捆在杆头,对着满天的惊雨与惊天的海浪痛骂着世道的不公。而此时爬在最高桅杆顶端的范闲却没有这种感觉,在将陈萍萍与阿甘好友进行一番对比之后,穿着一件单薄白衫的他微微眯眼,迎着晨间的海,整个人的心思心境犹如身遭之景一般单纯快乐起来。

  骂天呵地,怨天尤人,与天地争斗,要成那一撇一捺的大写人字儿,这不是自私惧死的范闲所希望的生活。他只是贪婪地享受着重生之后的每一刻,荣华富贵是要的,美人红颜是要的,惊天的权柄是要的,而偶尔独处时的精神享受也是要的。

  离开澹州之后,虽也有诸多快意事可以把玩,但成日里忙于勾心斗角,忙于杀人以及防备被杀,这种完全的轻松,心无旁物的空灵,却是许久没有享受过了。

  毫无疑问,范闲是庆国这个世界上第一位小布尔乔亚,他的那位母亲,明显是保尔那一派。所以他不肯放过出海吹风这么小资耸耸的机会,像楚留香一样喝着美酒,吃着牛肉,像许公子一样当着这船的主人,只是可惜……船上并没有太多穿三点式的美人儿。

  船儿破浪,在碧蓝的海面上留下一道白色的细痕,擦过似乎近在咫尺的红日,桅杆之上,那个年轻人手舞之、足蹈之、口颂之,真的……很像一只猴子。

  ……

  ……

  晨间的海风其实有些凉,范闲高声喊了几声之后,便被风穿得衫角有些湿冷,浑身上下不舒服。虽然以他的内力修为早已寒暑不侵,但这种湿乎乎的感觉总是不舒服,他这才知道,原来扮酷总是需要付出一些代价,有些悻悻然地准备下到甲板上去。

  他仍然忍不住再贪婪地看了一眼仿佛永无边际的海面,心里充斥着某种不知名的渴望。这种渴望打从年前便开始浮现在他的心中,却一直没有能够准确地把握住究竟是什么,与海棠曾经谈论过,却也没有办法从自己的心里挖出来。

  船外开阔的海面,与他那颗永远无法绝对放松下来的心,形成了一种很别扭的感觉,他皱了皱眉头,呸了一口唾沫,那唾沫画着弧线,远远地落入海中,让海上多了丝泡沫,多了丝污染。

  下方甲板上的水师官兵与监察院众人仰头看着这一幕,这几天,他们已经习惯了钦差大人偶尔会流露出来的癫狂举动。虽然一代诗仙、一代权臣忽然间变成了只猴子,还是只站在桅杆顶端眺望远方的猴子,会让很多人不适应,可是人们转念一想,但凡才子,总是会有些与众不同的怪癖,也便释然。

  范闲吐口水的动作,落在了甲板上很多人的眼里,一位水手忍不住赞叹道:“吐口水都吐的这么帅。”

  “噢噢……嗷嗷……”桅杆顶端传来怪叫声,“我是泰山!我是泰山!”

  ……

  ……

  甲板上众人面面相覻,先前那拍马屁的水手胆子果然比一般人大些,壮着胆子问着身边的监察院官员:“大人,泰山是什么山?”

  他问的人,正是范闲的亲信洪常青,洪常青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将脸转了过去。

  一阵风起,啪的一声轻响,一双赤足就这样稳稳地踩在了甲板上。一个穿着白色单衣的年轻人松开手中的绳索,打了个呵欠,旁边自有水手赶着过去将绳索重新绑好。

  范闲从桅杆顶端跳了下来。

  看着这一幕,虽然看了很多次,可是甲板上很多人依然不免傻了眼,这桅杆得有多高?怎么小范大人就能这么轻轻松松地跳下来?

  洪常青看着范闲的眼神里充满了崇拜,所有人都知道小范大人是世间难得一见的高手,但他们真的无法想像真正的高手,原来是这样的厉害。

  有人将躺椅抬了过来,范闲像浑身骨头软了一样躺了上去,两只脚翘在船舷之上,让海风替自己洗脚,感受着海风从脚趾间穿过,就像情人在细柔的抚摩,他满足地叹息了一声。

  左手拿着杯内库出产的葡萄酒在缓缓饮着,右手轻轻撮着坚果的碎皮,往唇里送着。范闲再一次涌现出在桅杆上相同的遗憾,如果婉儿和思思在身边就好了。

  “大人。”洪常青站在他的身边,欲言又止,终究还是没有忍住,低下声子轻声问道:“泰山是什么山?”

  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出名的山峰,但泰山却从来没有人听过,洪常青轻声道:“是不是今夜的密令?”

  范闲愣了愣,忍不住笑了起来,骂道:“哪有什么泰山?东山倒是有。”

  忽然间,船上的水手高声喊了起来,话语里带着一丝兴奋:“东山到了!”

  范闲一怔,旋即起身,与那些兴奋的监察院官员们一起走到了船的左舷旁,等待着东山的出现。在这一刹那,范闲无来由地想起了,前一世自己还没有生病的时候,曾经坐船经过三峡,将要经过神女峰的时候,那些旅客也是这般的激动。

  只是那一次神女峰隐在巫山的云雨中,只看见寢幄在动,却看不见神女胴体,可惜了哉。

  好在今日天气晴朗,空中纤尘不挂,东山并没有隐去他的容颜。

  大船往北行了数里,绕过一片暗礁密布的海滩,辛苦万分地往左边一转,船上诸人顿时觉得眼前一亮,已经看了数日的寻常景致忽然间消失,而一座宛如陡然间横亘在天地间的大山,就这样充斥了所有人的眼眶。

  大东山!

  这是一座石山,似乎寻常,只是这座石山竟是如此之大,高不知有多少丈,而且临海一面,竟是光滑无比的一片石壁,石壁上一丝细纹也无,就如同玉石一样光滑,就像是有天神曾经用一把神剑将这山从中劈开一般!

  范闲看着这一幕,倒吸了一口凉气,以他的眼力判断,这座山至少有两千米高,怎么这临海石崖竟是毫无断面?虽然他在地质学方面是头猪,却也知道这种奇景太难看见了。

  大东山并不大,只是一味地高且陡,就像一根石柱,一根巨大无比的石柱。

  尤其是临海的这一面本就光滑,海风不知多少万年的侵蚀也没有让它出现任何松动,没有任何动物活动的痕迹,就连那些桀傲不驯的巨禽,都没有办法在上面安窝。

  范闲眯着眼睛,心想这地方果然神妙,比北齐的西山石壁更美……更绝。

  而在大东山背海的那一面,却似乎附着不少肥沃的土壤,郁郁葱葱的山林在那一面的山上生长着,繁荣着,营造出一片绿意盎然、青色森然的模样。

  一面是青,一面是白,这大东山的两面用这种绝然不同的颜色点缀着天地,并且形成了一种很和谐的感觉,就像是一块由绿转淡的翡翠,美丽至极。

  ……

  ……

  范闲忍不住再吸了一口凉气,他当然知道大东山。在这个世界上,被称作东山的有两处地方,一处在庆国京都西郊,那只是一个小山丘,只是因为庆庙在那里有个祭庙,而且一些民间神仙在那里也享受着供奉,所以有些名气。

  而另一处便是在这东海之滨,在整个人间都享受盛名的大东山。

  大东山之所以出名,首先便是因为这绝妙的构造和完美的景致,还有就是这座山里出产世上最完美的玉石。范闲还记得一年前北齐太后大寿之时,便有人曾经进贡过大东山的精玉,只是庆国当年北伐将这片地方打下来后,便在大东山上修建了另一座庆庙,严禁开采玉石,所以东山之玉,如今在市面上只有存货,价钱倒是越来越贵了。

  而大东山出名的第三个原因,便是庆国皇帝的这道旨意,如今大东山上的庆庙香火早已盛过了京都的庆庙,一方面是京都庆庙毕竟有些森严味道,普通百姓不大敢去,而大东山的庆庙则没有这个问题,二方面就是传说大东山的庆庙真有玄妙,不少无钱看医的百姓,上山祈福之后,便会得到神庙的保佑,身染重疴便会不治而愈。

  两座东山,当然是海滨的这座更大,更出名,更神奇,所以世人皆知眼前这座山为大东山,而称京都左近那山为小东山。

  范闲前世虽是个唯物主义者,但今世却是坚定的唯心主义者,看着这大东山的石壁,忍不住眯起了眼睛,再次涌现起如同第一次进庆庙时的感触,难道这世间真有冥冥的力量在注视着自己?

  是神庙吗?

  他下意识里摇摇头。

  隐隐可以看见大东山另一面那些穿行在山林里的山道,就像是一些细细的线,将那层厚厚的绿衣裳,牢牢疑在大东山这裸如赤玉的身体上。

  范闲的目力极佳,所以还能看见在东山之颠,有座黑色的庙宇,正漠然在对着崖下的海面,以及正前方的朝阳。

  他下意识里笑了笑,心想日后自己不会又要从在这块石壁上练习爬墙吧?这难度未免也太高了些。

  ……

  ……

  大东山没有多久便被甩在了船的后方,也被甩在了船上人们的脑袋后方,除了赞叹了几句之外,没有人再多说什么,回到了各自的工作岗位之上。

  洪常青却是注意到钦差大人比先前似乎要显得沉默了一些,只是坐在躺椅上发呆。

  一只活蹦乱跳的猴子忽然间变回了那只会进行思考的猴子,肯定是发生了什么。

  但洪常青也不敢去问,只是老老实实站在范闲的身后,随时递上酒水与水果零食。

  “什么时候到澹州?”范闲忽然开口问道。

  洪常青愣了愣,去问了问水师校官,回来应道:“下午。”

  范闲点点头,忽然叹了口气。

  洪常青想了想,犹豫着开口问道:“大人因何叹气?”

  这下轮到范闲愣了,他沉默了半天没有回话。因为他发现了一个有些好笑,又并不怎么好笑的事实,跟在自己的心腹……不论是最开始的王启年,还是后来的邓子越、苏文茂,在跟自己久了以后,似乎都会往捧哏的方向发展,虽然不是所有人都有老王那样的天赋。

  比如这句“大人因何叹气?”

  是不是很像那句“主公因何发笑?”

  范闲苦笑着,这才想明白了这件事情里的根源,这些心腹之所以凑着趣,不是因为旁的,只是因为自己是主公,他们有意无意间都会拍自己马屁,哄自己开心,替自己解忧。

  想来想去,似乎也就是小言同学气质异于常人啊。

  范闲笑了起来,顺着洪常青的话说道:“近乡情怯,人之常情。”

  他在澹州生活了十六年,离开了两年多,骤要回家,总是要有些莫名的情绪,不知奶奶身体可好,府上那些丫环们嫁人了没,崖上的小黄花还是那么瑟瑟微微地开着?自己离开以后,还有没有人会站在屋顶上大喊下雨收衣服?自己自幼梦想的纨绔敌人,有没有产生?……冬儿,冬儿,你的豆腐卖的怎么样?

  洪常青呵呵笑了笑,却不知道提司大人怯的是什么,心想您已经是朝廷重臣,以钦差大人的身份返乡,正是光宗耀祖,锦衣日行,应该是快意无比,怎么还这般担心?

  范闲看了他一眼,问道:“你的家乡就是在泉州?”

  “是啊,土生土长的。”

  “嗯,什么时候找机会回去看看吧。”

  “是。”

  两个人身份不同,自然也没有太多话可以聊。范闲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上岸之后,马上去拿最近这几天的院报。”

  洪常青一听提到了公事,面色一肃,沉声应道:“是。”

  便在这一刹那,范闲已经提前结束了几天的逍遥海上游,回复到自己应该扮演的角色中,而将那个猴子似的自己重新掩藏了起来。

  他的薄唇微抿着,英俊的面容上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

  “向江南传令,所以手段继续,但不要过度,一切等我年后从京都回来再说。”

  “是。”

  “你跟在我身边,胶州过来的那七个人让他们去江南,帮帮邓子越。”

  “是。”

  胶州事变中亮了相的八名监察院官员都被范闲带走了,因为处置胶州事变用的手法比较粗暴,军中一天没有肃清,范闲可不愿意自己的手下去承担这种风险。老秦家那位子侄辈的人已经接手了胶州水师,对于参与了事变的一千多名官兵如何处置,如何在不引起大骚动的情况下肃清,是老秦家需要考虑的事情,范闲不用再管。

  他只是担心自己的门生侯季常,关于胶州水师走私的事情,季常出了不少力,问题是范闲目前还必须把他放在胶州,年后朝廷的嘉奖令一至,季常定然是要升官的,而且胶州有吴格非在,那个聪明人应该知道怎么处理。

  至于那位……许茂才……范闲微微笑着,就让他继续埋着吧,说不定哪天就有用了。

  发现提司大人重新陷入沉思之中,洪常青不敢打扰,安静地在一边等候着。范闲忽然开口问道:“你是不是很急着把明家剿了?”

  洪常青自从小岛上活下来后,便一直陷入在那类似场景的恶梦之中,此时骤然听着提司大人说破了自己隐藏极深的心事,面色一惧,跪了下去:“下官不敢打扰大人计划。”

  范闲微笑着说道:“明家啊……蹦哒不了几天了。”

  下江南耗时耗力如此之大,虽然看似明家依然在苟延残喘着,但范闲清楚,花了这么大的代价,自己早就已经给明家套上了一根绳索,就像明青达套在他母亲脖子上的那根。

  明老太君死了,那绳索只是需要后来紧一紧。明家也已经死了,只是看范闲什么时候有空去紧一紧。明青城,四爷,招商,内库……范闲很满意自己的成果。

  ……

  ……

  下午时分,大船绕过一片银沙滩似的海湾,便能远远瞧见一座并不怎么繁忙的海港,海港四周有海鸥在上下飞舞着,远处夕阳照耀下的海面微微起伏,如同金浪一般,金浪下却隐着玉流,应该是鱼群。

  洪常青看着那些海鸥,忍不住厌恶地皱了皱眉头。

  范闲站起身来,看着海港处准备迎接自己的官员,看着那些提前就已经到达了澹州,准备迎接自己的黑骑,忍不住笑了起来。

  澹州到了,海上生活结束了,在这一刻,范闲有着双重的怀念,双重的感叹。


 
省作协关于征集《盛世华章·辽宁赋》稿件启事
关于注册中国作家网内刊账号的说明
第九届冰心散文奖启动
永定区“水利杯”文学有奖征文启事
《华西都市报》“读城记”专栏征稿启事
《党建》杂志社面向全国主题征稿
第三届全国“大鹏生态文学奖”征文启动
关于征集网络文学“百年百部”优秀作品的通知
庆祝中国共产党建党一百周年主题采风创作征文
全国文艺大赛征稿启事
第五届中国出版政府奖评选表彰活动启动
第六届全国征文征稿大赛启事
“百年华诞,放歌青海”庆祝建党100周年全国诗歌大奖赛
第八届“观音山杯·美丽中国”征文大赛征稿
第三届“星星点灯”全国电力诗歌征文大赛: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阅读安徽》系列丛书征稿启事
首届“黄鹤杯” 全国优秀戏剧剧本征文启事
第七届“中国梦•青海故事”有奖征文启动
“古今碧玉关”第一届文学作品大奖赛
“光荣与梦想”庆祝建党100周年诗歌大赛征稿启动
更多...

杨绛

钱钟书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爆料称华为P50系列即将进入量产 或将于下月发布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