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中国作家网  本站浏览:43        发布时间:[2021-02-21]

  

  前些年,老父亲身体每况愈下,每到春季都要到医院住上一、两个月。老父亲的嘴巴甜,心也好,有时实习护士打针扎了多次他也不吭声,所以医护人员都很爱敬他。繁忙的医护人员偶有闲暇,便会将老父亲夸一夸,说老父亲多子多福,来照顾他的人一茬又一茬。每每此时,被病痛折磨的老父亲似乎轻松了许多,有时还用打着吊针的双手吃力的抱抱拳,许以谢意。

  那年春天,刺骨的寒冷加上漫长的雨季,这对我老父亲来说,纯属要命的天气。他再也不肯上医院了。四面八方的儿孙都跑了回来,劝他要住院,看到孝心一片,他才答应了住进医院。经过医生的治疗,精神自然有些矍铄。可能老父亲感觉自己时日不济,他把家中的男丁和儿媳类——分别召进病房,对他属下的每一个小家庭作了一番叮咛和祝福。

  我的父亲是根独苗,在当地被称为独根筷子。解放后,家里又被圈为破产地主。两个沉重的标签,让刚刚持家的父母历尽磨难。他们一辈子生育了六个儿子和三个女儿,还抱养了亲戚家的一个女儿,兄弟姐妹十人。一个独苗在磨难中变得枝繁叶茂。家里苦难的日子渐渐告去。改革开放使我们兄妹开始可以上高中上大学,忠厚传家、诗书济世,父母慢慢当上了爷爷奶奶、太爷爷太奶奶……如今后代已达近百人,五代同堂,其乐融融。

  我在十兄妹中排行最小,我最大的哥哥和姐姐,他们最大的孩子都比我大三岁。从小,作为我父亲的满子,父亲对我非常严苛。我的成绩稍有落后必定拳棍相加。父亲以前一直都呼我的乳名,那自是不好听。但前些年,父亲不再直呼这个名字了,而是满怀爱意的叫我“满子”。他对我称呼的变化,使我心疼,我感觉到老爸真的老了。

  终于轮到我和我的妻子谈话了,刚一走进门,躺在病床上的老父亲吃力的想抬起头,喊了一声“满子”,不知怎么的,我忽然潸然泪下,泣不成声,用我们家里面的称呼叫了一声爹子,我和妻子紧紧握住老父亲那松树皮般的双手,聆听他的爱训和祝福。老父亲说了很多赞美我们的话。其中有一段让我们很揪心,“满子,生个女儿都好,想想(指我女儿)很会读书,一定要培养好。有来之(机会)要生到个儿子来。”看着父亲的期翼的目光,我贴着他的耳旁哭着说好好好。

  遗憾的是,他亲生的三个女儿却不召见,这是封建传统,叫做肥水不流别家田。儿子们很想劝说父亲,但谁都知道他的固执,无人敢上前。三个女儿和老父亲打了招呼以后,含泪而别。

  再后来的几天,每个医护人员前来为我父亲治疗时,他都会祝福他们身体健康,工作顺利,子孙满堂。我们家的陪护人员提醒他,不要提子孙满堂的事,因为很多医护人员都很年轻,他们都是独生子女,会让人家很尴尬。父亲则说我也是独生子,现在也是子孙满堂呀。或许在他看来,子孙满堂是人生最大的幸福。

  终究,老父亲还是要走了,在众亲人的簇拥下,我们送他回到故乡的老屋,躺在他自己睡了几十年的床上,他似乎真的可以休息了,不到十几个小时,在众亲人的哭声中,他就永远的睡着了。临终前,他坚持喝了几口鸡汤,这是我们的又一个传统习俗,叫着喝了鸡汤就可以润子润孙。

  家族祠堂里当时停放着两副灵柩,另一副是我父亲儿时的发小,可惜他只生了一个儿子,自然非常冷清,这情形真的会让人感觉到多子多福的荣光。

  选择良辰吉日,要送老父亲归土。出殡前其中有一个仪式,每个兄妹都要带着家人拜别父亲,大哥二哥、大姐二姐家各一二十号人。轮到我,却只有我和妻子女儿三人,那单薄的情形令我心酸,聪明的女儿似乎觉察到了什么,抱着我哭着说:“爸爸,女儿一定会争气。”

  就这样,老爸带着他的满子“只生一个好”的遗憾,也带着他希望他的满子“两个就是好”的遗托永远的离开了他的子子孙孙。

  清明时节雨纷纷,父亲坟前草又长了,我们兄妹相约,又来到父亲的坟前祭扫,每当此时此刻,我的心中特别隐痛,因为我没有完成似乎也永远不可能完成父亲的遗愿,“不孝有三”,这句话常常从腐旧的文化中搬出来,像石头一样砸在自己心上。

  又是一年清明节,父亲坟头似乎再不长草,而是冒出了青烟。那年开始,全面放开二孩政策,清明节聚会时,家里人讲的最多的话就是要我抓住最后的天机,再生一个儿子。我那年近百岁的老母亲,拉着我的手,流着泪反复叮咛,那近乎祈求而又有柔力的话语,直击我柔软的心房,我当即向老母亲表态:“好好好,一定再生一个”。

  当天回到自己的小家,年近半百的夫妻俩直直地躺在床上,没有关灯,没有吭声,房间里安静得连呼吸声都可以听见。我们两人就这样呆呆地看着天花板,谁都不肯先发声,其实我们都知道,我们想的是同一个问题,到底是“生”还是“不生”,敢“生”不敢“生”?

  细心地想一想,女儿想想已经十八岁了,如果在农村,我们应该做外公和外婆了。争气的女儿想想也考上了一所著名的大学,所处一线城市。为了让天价的房价不再吞噬女儿未来的幸福,我们又倾其所有在那座城市里买了一套小房子。为此,我们卖掉了那一片摇钱树,凑齐了所有的拆迁款,也仅付了百分之三十的首付款,到每月的二十六号便成了我们家特殊的日子,“房贷凑齐了吗”?

  一头是“生生生”,一头是“钱钱钱”,沉重的担子压在我们夫妻的肩上,我们是否挑得起来,或者只能往一头撂一撂。

  还是贤惠的妻子开了口,她用昵称坚定的跟我说了两个字:“哥,生!”我的眼睛还是直直的看着天花板,只是感觉眼角有些湿润。

  因为昨天做了清明,走了十几公里的山路,我是腰酸背痛,第二天起床,我开玩笑地说,我们这老旧的机床,能生产出合格的产品吗?妻子提着我的耳朵恨恨地说:“动不动,三分钟,再不动,龙卷风。”这是当年开展计划生育工作时的口号和作风,意即三分钟之内节育对象还不出来,家里的物件乃至房屋都将遭受龙卷风般的袭击。我真没想到,妻子会用这句话来镇住我。

  看到妻子的决心,我不能再犹豫了,戒烟戒酒,早起早回,强身健体,活脱脱的像换了个人,而最痛苦的是妻子,坚持每天要去医院做“蒸煮”,那是叫什么“通水”,几个疗程下来,臀部熏得就像是被炭灰涂抹过了一般。几个月后,当我被折腾得心烦气恼准备放弃时,妻子告诉我说怀上了。我们一阵窃喜。

  老来得喜,早已没有生儿生女的念忧。我们全身心投入到保胎备产的战斗中。

  怀孕初期,慵懒的我每天天还未亮就起床了。在瑞金有个传统习俗,说是孕妇吃猪肚对胎儿好,大家都晓得,一头猪没有两个猪肚,再加上两胎政策刚刚放开,保胎生产的人多,猪肚供不应求,价格比平常高了两倍,关键是如有两个人同时赶到肉铺摊,那唯一的猪肚就得分成两半,所以,必须得早起第一个赶到才行。

  小家伙在妈妈的肚子里,前两个月非常听话。没想到后面就开始撒娇了,像要提前出来,无奈,妻子住进了医院。医院里人满为患,走廊上两旁都挤满了病人。热,臭,哭,闹,痛,熬……这还不够,在艰难的两个月后,医生还是说要流产,使我们哭笑不得。

  在这关键时刻,正好党和政府安排了七十位专家来我们的老区义诊,有幸两位专家为我妻子诊疗送药,真的很神奇,不几天妻子就出院了。

  2017年4月19日,我们的小宝宝出来了。看到这来之不易的健康小生命,在场的医生和家人都十分高兴。

  好事的大女儿想想打电话给我:“爸爸,妹妹叫什么名字呀?”“我还没想好呢,要不你去想想吧!”“就叫念念吧!”大女儿脱口而出。

  就这样,我有了两个女儿,她们的年龄相差二十岁,名叫想想的大姐姐,给小妹妹起了个名字叫念念。

  妈妈非常疼爱小念念,为了让小念念有足够的奶水,不停地吃鱼吃肉,身材全面变形,穿得基本都是大大的“旗袍”,衣服只得全部重新采购,乃至有一次我在厦门出差时,我居然在老人专柜给她买了两件衣服,这让她哭笑不得。

  小念念在家中拥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特别是随着宝宝一天天的长大,啼哭声越来越大,经常让我睡不着觉,可爱的妻子在网上给我买了一张小靠椅,说让我就在不到二十平米的车库里睡觉,这下,该是我哭笑不得了……

  2019年的元旦,姐姐专程回来看望妹妹。小念念居然会叫:“叽,叽!”姐姐笑得合不拢嘴,但也有哭笑不得的表情。

  念念,你会慢慢长大。当你有一天理解了让我们哭笑不得的二胎,你或许会想想,哭笑不得,那也是人生的惬意。

  想想又念念,念念又想想,折腾的时代,必将终结,人们对幸福生活的向往将永不停歇,新时代的美好生活一定会到来。

  


 
省作协关于征集《盛世华章·辽宁赋》稿件启事
关于注册中国作家网内刊账号的说明
第九届冰心散文奖启动
永定区“水利杯”文学有奖征文启事
《华西都市报》“读城记”专栏征稿启事
《党建》杂志社面向全国主题征稿
第三届全国“大鹏生态文学奖”征文启动
关于征集网络文学“百年百部”优秀作品的通知
庆祝中国共产党建党一百周年主题采风创作征文
全国文艺大赛征稿启事
第五届中国出版政府奖评选表彰活动启动
第六届全国征文征稿大赛启事
“百年华诞,放歌青海”庆祝建党100周年全国诗歌大奖赛
第八届“观音山杯·美丽中国”征文大赛征稿
第三届“星星点灯”全国电力诗歌征文大赛: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阅读安徽》系列丛书征稿启事
首届“黄鹤杯” 全国优秀戏剧剧本征文启事
第七届“中国梦•青海故事”有奖征文启动
“古今碧玉关”第一届文学作品大奖赛
“光荣与梦想”庆祝建党100周年诗歌大赛征稿启动
更多...

北岛

杨绛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李湛:警惕通胀与资产泡沫的隐忧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