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中国作家网  本站浏览:57        发布时间:[2021-01-13]

  

  中午的血格外触目惊心。

  这是一年中最热的那几天,连苍蝇、蚊子热得似乎也躲起来了。赵青的耳边一直有嗡嗡声,他感到太阳光变成了琴弦,不停地响。

  父亲不让赵青去水库里游泳,每年夏天,这里都要淹死几个人,但赵青还是去了。暑假没事干,又黑又瘦的赵青喜欢在水里,别看他平时毫不起眼,一到水里,不管有多少人,他几乎都是最令人瞩目的对象。扎猛子、踩立水这些有难度的动作,没人能比得过他,别的就不用说了。

  赵青的头发已经干透,手臂上挽着的当游泳圈用的旧汽车轮胎开始微微发烫,其实他根本不需要这个,但父亲说,以防万一。

  父亲总爱说,以防万一。

  要是没这个汽车轮胎,赵青脸上不会被啐一口唾沫。

  这天和以前一样,赵青吃完饭溜出家门,在水库里玩了一个多小时,父亲快睡醒午觉了,他上岸回家。爬到岸上,王玉龙坐在石头上边弹手中的烟灰,边冲他笑。赵青心里一毛,不知道王玉龙为什么冲他笑,他赶紧赔上一副笑脸。

  王玉龙一把抓住他的汽车轮胎说,游得挺好啊,用劲扔向远处的水面。

  赵青望了望比他高一头的王玉龙,心里骂着娘,跳下水朝轮胎游去。

  赵青捡回轮胎,再次爬上岸的时候,王玉龙抓过他的轮胎,笑眯眯说,不错啊,又用劲朝远处的水面扔去。

  赵青跳进水里,没有刚才游得快了,他担心父亲睡醒午觉,看见他不在。可是他不敢向王玉龙发火,王玉龙被劳教了几年,出来之后就天不怕地不怕了。

  赵青这次回到岸边,担心王玉龙再扔轮胎,他把轮胎藏到身后,弓着身子上了岸。

  王玉龙吸完了手中的烟,趴在石头垒的坝上做俯卧撑。赵青放心了,放下轮胎穿衣服。刚把裤子穿好,王玉龙走过来。这次他没有笑,也没有说话,盯着赵青打量了几眼,抓起轮胎悠了几圈,再次把它扔进水里。赵青的脸色马上变了,他说,你,你,结巴起来,脱了穿好的衣服再次朝轮胎游去。这次赵青游得很慢,他确实累了,而且害怕上来之后再被王玉龙搞下来。赵青游到轮胎旁边,爬了上去,中午的阳光晒得水面发烫,赵青闭上眼睛,打算在水里和王玉龙耗着。他不信这么热的天,他在岸上能待住。赵青的背晒得热了,他翻了个身,朝岸上望去,王玉龙正在拿他的衣服。赵青急了,急忙往岸上游去。上了岸,他朝衣服奔去。王玉龙仿佛预料到了他会这样,嘿嘿笑着,等赵青走近,一口唾沫啐向他,正好啐在额头上。和王玉龙一伙的那些人哈哈笑了。赵青又气又怒,没招没惹王玉龙,他平白无故这样做,赵青眼泪流下来。

  赵青跑到水边,狠狠洗着额头那块地方,洗了半天,还是觉得恶心,他感觉耻辱已经从皮肤里渗透进去了。

  这事儿一定得和表哥说说。

  赵青的表哥张天磊不是赵庄的人。

  他家住在离赵庄二十里的马寨,他没有考上高中就跟着赵青的父亲学木匠,已经有两年时间。

  赵青和表哥一块儿玩大。赵青因为从小长得矮小,又没有哥哥、姐姐,经常被人欺负,但只要表哥一来,他就神气了。表哥又高又壮,据说还练过铁砂掌,手上都是茧子。赵青印象最深的一次是他们去邻村看电影,有个家伙抓了他的帽子扔起来玩,赵青急得跳起来够,可是够不着。表哥看见了,对对方说,把帽子给他。表哥说话的样子平淡极了,就像说中午吃了个馒头,赵青却感到压力。对方可能也感觉到了,但他们人多,不愿意认怂,又把帽子拿起来扔了一次。表哥没有再说话,上前狠狠打了对方一记耳光。那个声音太响亮了,赵青看到好多人朝这边望。对方的人都围了过来,表哥与赵青和他们打起来,赵青被打了几下,表哥肚子上挨了几拳,还丢了他特别喜欢的口琴,但对方有个家伙被打得很惨,掉了一颗牙,那次威风极了。

  赵青每次看到表哥跟着父亲锯木头、推木板,都觉得他入错了行,想他最好去当兵,学手艺也应该学铁匠。而他考不上大学的话,当个像父亲这样受人尊敬的木匠也不错。这些年,赵青长了一些,但一直瘦瘦小小,表哥却长得有一米九高,二百斤重,什么时候在人群中都特别显眼,赵青觉得常说的黑铁塔就像专门形容表哥的。表哥一生气,眼睛瞪得牛蛋大,张口就是“打死他”。

  表哥往王玉龙跟前一站,估计他吓得会尿裤子。

  告诉表哥,吓唬吓唬王玉龙,以后不敢欺负他就可以了,千万别出什么事。在大门口看到血之前,赵青一直想这件事。

  斑斑点点的血像沸腾了的水在冒泡,赵青顿时冒出一身冷汗,他想刚才自己要是还手……他希望表哥还没有走,他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帮他去找王玉龙。

  赵青往前走了几步,踩得发亮的青石上爬满了红色的苔藓,一块一块连成线,进了他的家。他开始胆战心惊,不知道是谁受了伤,怎样受的伤,他突然很后悔中午不听父亲的话,去了水库。

  赵青进了家,地上扔着一件血迹斑斑的衬衫,上面爬着几只苍蝇,表哥穿着件两股巾背心在脸盆里洗脸,水已经完全变成了红色。表哥听见有人进来,扭过头,看见是赵青,大声怒吼着说,我一定要杀了他,操他娘的,没招没惹他,凭什么打我?表哥的眼睛青肿,鼻孔、嘴角还有未洗净的血迹。

  赵青完全没想到表哥会被人打成这样。谁?父亲不在家里,已经干活儿去了,赵青问母亲。

  王二。母亲心疼地说。

  一听这个名字,赵青不愿意相信,但不得不信。

  王二二十五六岁,也不是赵庄的人,是三里五乡人们公认的最油的人。赵青见过几次王二打架,被打的人基本不敢还手,就像绵羊这样的家畜遇到了老虎、狮子。王二通常两拳就能封了对方的眉眼,接下来就像打沙袋那样不慌不忙打对方,他每次打人,几乎没有人敢拦,谁拦谁也会被带进去,都是他打得不想打了才住手。

  在赵青的印象中,王二什么也不干,经常在街上闲荡,但总是有酒喝,镇上那家饭店就好像给他开的。王二夏天喜欢穿黑衬衫,嘴唇上留着修剪整齐的小胡子,个头大概一米七也不到,长得有些瘦弱,但每次赵青看到他,就像看到毒蛇,有种凉丝丝的恐惧。冬天他穿什么,赵青想不起来,看到王二的时候,好像总在夏天。

  表哥洗完脸,还在继续嚷,我拿刀子杀了他。

  赵青不知道王二为什么打表哥,打表哥的时候,表哥是打不过他,还是压根就没还手?从表哥的喊叫中,赵青丝毫感觉不到那次看电影时的威风,而是发现表哥很心虚。他没有提自己中午发生的事,把汽车轮胎塞到床下面,照了照镜子,额头被吐唾沫的那块地方看不出有什么不一样了,但他还是感觉脏。抹了点水,洗了洗,听见表哥在厨房里拿菜刀,母亲劝阻他,说让父亲晚上回来去找王二。

  表哥声音更大了,还是那几句话,他凭什么平白无故打我,我没招惹他。母亲怕他出事情,把菜刀藏了起来。

  赵青把脸盆里的血水倒掉,血衬衫上的苍蝇越来越多,赵青把它扔进换上干净水的盆里,倒上洗衣粉。

  已经下午四点多,天气还是很热,但有了些风。赵青循着路上的血迹,想看看表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慢慢地就来到了王菊美发店门口,赵青心跳快了起来。

  王菊是那种女人。

  已经三十多岁,还没有结婚。村里这样年龄的女人,在赵青眼中已经是老女人了,可是王菊例外。她说不上多么漂亮,但很耐看,很有味道,举手投足总是让人心里痒痒的。赵青每次见到她,总忍不住偷偷瞧几眼,会高兴半天。别的男人大概也喜欢她,因为她店里总是不缺男人,理发的不说,聊天的、喝茶的、下棋的、打扑克的,男人们总爱凑她那儿,王菊简直像蜂王或蚁后一样。但去她那儿的人,怎样说呢?大多是镇上的混混儿,游手好闲,整天啥事也不干。赵青不知道表哥为啥要去她店里。

  美发店敞着门,用旧挂历编的门帘花花绿绿,透过缝隙有香味儿从里面传出来,但看不到人,也听不到声音。赵青虽然特别想知道表哥为什么被王二打了,但没勇气进王菊的美发店。他摸了摸头发,鬓角处已经长得遮住了半个耳朵,后脖子那儿痒痒的,怪不得这么热,他想该理发了。

  赵青回到家里,表哥还在怒骂,声音哑了。一会儿工夫他的嘴唇也肿了起来,眼睛不仅发青,而且里面布满了血丝。赵青不知道该怎样安慰他,给他倒了杯蜜水。表哥脖子上沾着几根碎头发,赵青帮他捡了下来,问,理发了?

  是啊,理完发,我啥也没干,王二就打我。表哥委屈的样子像个小孩子。

  赵青意识到表哥没有想象的那么厉害。自己要是有这么高的个子,这么壮的身体,王玉龙啐他,他一巴掌把他扇水库里。可他要是长成这样,估计王玉龙不敢啐他。可是王二……要是表哥还手,他打不过王二吗?

  表哥看见赵青不说话,捂着肚子问,赵青,你有没有钱?我想去医院检查一下,刚才上厕所,拉血了,我怕是被打坏了内脏。

  赵青摇了摇头说,我没钱,我问我妈要去。

  表哥叹了口气,拉住他说,不用了。捂着肚子又上厕所去。

  赵青对母亲说,我头发长了。

  母亲掏出一元钱递给他。

  赵青握着一元钱,走出家门。路上的血已经干了,有的被人踩过,上面还能看到鞋底的痕迹。赵青不知道这些血什么时候会完全消失,他小心避免踩到它们,又到了王菊美发店门口。美发店的门帘掀起了一角,王菊咯咯的笑声从里面传出,赵青心里一阵发热。他看到条赤裸的长腿在椅子上荡来荡去,上面只穿着条白色的短裤,下面脚赤裸着,脚指头夹着拖鞋。他脑袋有些发涨,往前走了走,看见地上有摊褐色的痕迹。赵青忍不住要进去,忽然听到熟悉的声音,猛然顿住。没错,这个声音是王玉龙的,他说话和他笑一样,略带些沙哑。他的身子被墙挡着,赵青看不见。

  赵青扭回身子,把钱装进口袋里,走进自己常去的那家理发店,冲老板喊,理发,要短的,越短越好。

  赵青理完发,回到家里,表哥在洗衬衫,他的脸上擦了些碘伏,被打的那些地方更加明显,像专门被标记了出来。赵青问,肚子好些了吗?我来洗。表哥说,拉的还是红的。

  晚上,父亲收工回来,赵青、表哥和母亲听到声音,都涌到门口。父亲手里拎着一兜西红柿、茄子、辣椒。父亲出门干活儿,人们常常给他带些自家地里产的东西,以表对这位好木匠的敬意。

  他一眼看见了鼻青脸肿的表哥,惊讶地问,天磊,你怎样了,我还说你下午为啥没来呢。

  表哥唔了一声,正要回答。母亲抢先说,你看看像什么样子,平白无故就被人打成这样!

  父亲吸了口气,脸上露出愠怒来,谁打的你?

  王二。表哥心怀余悸地说。

  父亲的脸抽了一下,继续问,他为什么打你?

  表哥委屈地回答,我去理发,没招他,没惹他,他就打我。

  你去哪里理的发?

  王菊那儿。表哥的脸微微发红。

  母亲打断父亲的询问,不管去哪儿理,他凭什么打人?你去问问王二,去年他家让你割家具,你不是还少算了他一个工。对了,那次天磊也去了,给他家干活儿少算钱,他还打人。

  母亲话音刚落,王明亮来了,他一进门满脸堆笑问,赵师傅回来了?王明亮想做套组合柜,过来看父亲的时间。父亲推算了一下,答应一个月后去给他做。说定这件事,王明亮问,天磊,你的脸怎样了?

  母亲再次抢先回答,去理发,平白无故被王二打成这样了。

  王明亮说,这还像话,把人打成这样,得找他去!王二就是个不说理的家伙。

  母亲看了父亲一眼说,正准备让他去呢。

  王明亮说,赵师傅,要不我和你一起去。

  父亲咧开嘴笑了笑说,不用,我自个儿去就行,先擦把脸。

  父亲认真把脸洗干净,换下干活儿时穿的脏衣服,找出件干净长袖衬衫穿上,把扣子一个一个扣好。父亲的这些动作慢极了,中间王明亮和母亲又聊了几句,意思都是一定要讨个公道。母亲看见父亲穿长衫,问,穿长袖不嫌热?父亲没有回答,他扣好所有的扣子,大声说,我去问问王二。

  父亲出门时,赵青看见他后脑勺上有个木头刨花没有摘下来,他正要上前帮父亲摘下来,父亲已经出了门。

  母亲本来已经把饭做好,父亲一走,只好等他。

  赵青心不在焉地翻着上午租来的《天龙八部》,寻思王二会给父亲面子吗?万一王二不把父亲当回事,不理会他,或者像对表哥这样对他动手,父亲怎么办?赵青隐隐约约觉得父亲不是王二的对手。想到这里,他去看表哥,衬衫还在院里晾着,表哥裸着双臂,上面都是肌肉。赵青想,要是王二打表哥时,表哥狠狠还击,估计王二能被打趴下。要是王二被打趴下了,这附近谁还敢欺负他们,王玉龙,呸!

  一个小时过去了,父亲还没有回来。母亲说,王街离得这么近,怎么还不回来?赵青担心父亲和王二吵起来,他后悔没有跟着父亲一起去。赵青望望表哥,希望他和自己一起去找父亲。表哥却根本没发现他在看他,居然拿着他刚才读的《天龙八部》看得津津有味,那神情完全沉浸到了书里面,根本不像中午挨过打。赵青气上来,大声说,我去找爸爸。说完发现表哥半点儿反应也没有,还在看书。他叹口气,走了出去。

  赵青走到王街时,想起自己不知道王二家住哪里。迎面走来几个人,赵青本来可以问问他们,但他没有问,他想自己要是问王二家在哪里,会被人认为他和王二有啥关系。

  赵青在王街的街道上走了一圈,没有见到王二,也没有遇到父亲。他想应该去王菊美发店瞧瞧,或许王二在那里。

  远远望见王菊美发店门口站着好多人,赵青心里一惊,手心里马上湿漉漉的。他加快脚步。走近了,看见这些人里面没有父亲,也没有王二,赵青松了口气。

  图片

  人群中有几个年纪比赵青稍大的女孩,吸着烟,隐隐围成一个圈子,王菊在最中心,她微皱着眉头,也吸着烟,听她们说话。王菊的姿势十分慵懒,就像路旁开了一天的花,到晚上微微缩了缩花瓣,但更香更迷人了。

  赵青的呼吸有些紧张,他想为什么下午听见王玉龙的声音,自己就不进去了呢?他要是敢对着王菊的面唾他脸上,他就敢拿起理发的剪子、剃刀扎他身上。

  赵青这样想过之后,感觉一股气从丹田生出来,他渴望赶紧找到父亲,最好是他和王二在一起。可是他不知道再去什么地方找,只好先回家。

  一进家,赵青看见父亲在脱外面的衬衫,明显刚回来。他的脸侧过来,正对着镜子,上面好像有道擦伤。赵青想看仔细些,父亲一转身,看不到了。父亲头上的刨花不见了,有块地方却蹭了些灰。赵青感觉父亲一定发生了什么,他不敢问。

  找到王二了吗?母亲问。

  去了王二家,他不在,等了半天也没等上,告他爸爸了。

  父亲回答的时候赵青望着他,父亲的目光躲闪了一下,赵青感觉他隐瞒了什么。

  表哥听到父亲这样回答,放下手中的《天龙八部》,凶狠地说,我回马寨拉一三轮车人,打死那个狗孙。

  吃完饭,表哥像寻常那样要骑上自行车回马寨。

  赵青说,要不今天别回了。

  表哥杀气腾腾说,我回马寨叫一三轮车人,明天找王二算账。

  赵青把他送出来。表哥一出门就跨上自行车,碾上了中午淌下的血。赵青喊了他一声,表哥没听见,自行车和人都消失在月色中。赵青看那些血,已经发黑发硬,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回到家里,母亲问,你表哥走了?走了,赵青回答。你明天再去王二家瞧瞧,天磊总不能被他平白无故打了吧?母亲对父亲说。父亲唔了一声。赵青看到他头上的那个刨花还在,帮他摘了下来。

  睡梦中,赵青梦见表哥从马寨带来一三轮车人,王二见了他就跑,表哥他们追,追到王菊美发店门口,王二不见了,王玉龙却跑了出来,赵青上去扯住了他的领口。

  ……

  杨遥,70后。中国作协会员,山西省作协副主席。在《人民文学》《收获》《当代》《十月》《中国作家》《上海文学》等刊物发表多部作品,被多次转载和收入各种年选。出版小说集《二弟的碉堡》《硬起来的刀子》《我们迅速老去》《流年》《村逝》《柔软的佛光》《闪亮的铁轨》和长篇小说《大地》。曾获“赵树理文学奖”、《十月》《上海文学》《山西文学》《黄河》《纯小说》等刊物优秀作品奖。

  


 
《阅读安徽》系列丛书征稿启事
首届“黄鹤杯” 全国优秀戏剧剧本征文启事
第七届“中国梦•青海故事”有奖征文启动
“古今碧玉关”第一届文学作品大奖赛
“光荣与梦想”庆祝建党100周年诗歌大赛征稿启动
《南宁晚报》副刊·读城征稿启事
全国主题征文活动征集征稿大赛启事
第二届《中国作家》阳翰笙剧本奖征集启事
秦文君儿童文学创新奖征稿启事
关于申报中国作家协会2021年度“中国少数民族文学之星”丛书项目的通知
“节水护水在行动”征文
关于辽宁作家网邮箱变更的通知
关于《百年百例——中国共产党人的清廉故事》 征稿启事
全国第十九届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雁荡山”现代爱情诗国际大赛
《西安日报》美食类征文启事一则
“讴歌英雄·献礼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主题有奖征稿启事
《草地》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第九届(2018—2020)小小说金麻雀奖评选启事
《辽宁党校报》副刊和读书版征稿
更多...

赵树理

贾平凹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枫叶教育:将发行价值1.25亿美元可换股债券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