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55        发布时间:[2021-01-12]

  

  1

  搬家整理时,齐茜翻到一张十年前的婚礼邀请卡,意识到中学同学已经结婚十年,岁月如梭。她稍微想了一下,要不要给这张请柬拍张照、发条短信到某个群组,或者某个个人,毕竟这是这个时代最便捷的社交方式了。不管是三四人的小群组,还是同学会的大群组,很快就可以收获一些奇奇怪怪的表情包,一些夸张的惊叹号……等这些符号再被新的热议新闻给盖过去,什么真正的联结都不算建立,只能算轻微的维护。科技试图拉近人和人的距离,结果总是适得其反。有些人早晚会散落掉的,有些人再难“邀请”回来。总有一天,任何人与任何人都可能被科技的更迭彻底隔离开来。这也是可想而知的事。

  她于是没有点击发送。手机拍照的请柬照片于是就像灰尘一样,暂时留在了她的手机里。

  那年,参加完婚礼之后,齐茜紧接着又参加了一场葬礼。新娘乔乔的母亲后来因为癌症过世,用老话说,那场婚礼就是办来“冲喜”的。这使得“喜”字带上了命运的包袱,像一朵乌云般地,留在了每个宾客心上,又不好直接说出来。乔乔的母亲坐着轮椅上台,还发了言,她并没有表现出对婚礼本身有特别的期待,只感伤地说:“人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希望女儿能好好地生活,不管发生什么事,希望女婿也好好地生活。”紧接着迎来的是令人尴尬的沉默。退场时,那位妇人的轮椅压到了乔乔的裙子,令乔乔差点摔倒在舞台上,转移了宾客的注意力。司仪蹲下来帮忙,却不慎扯坏了一个裙角。新郎一直在旁边手足无措,敬酒的环节,他甚至还在墙角哭了一会儿。伴郎说,新郎喝上头了,没事的。他到底在哭什么,没有人知道。婚纱裙是租来的,价格不菲,后续还有一连串复杂的赔偿交涉……杯盘狼藉后,新郎吐了一地,这又引来了酒店的经理和面无表情的清洁工。新郎被一堆小伙子架去医院看急诊的时候,乔乔堆着满脸妆,她茫然地问:“我要不还是跟你们一起走吧。你们说,我要去医院吗?……我妈呢?”

  那些纠纷和狼狈曾是她们姐妹淘之间的冗长话题,乔乔以此来感慨婚礼的不完满,感慨人生的不顺意。她们几乎不提那位妇人后来病故的事,就像没有这件事。奇怪的是,即使在母亲的丧礼上,乔乔也没有表现得特别伤心。也许是有了很长时间的心理准备,又或许是人总有规避痛苦的本能。丧礼过后一年,她很热情地投入了枯燥的婚姻生活中去,她对蜜月酒店订在了快捷酒店大失所望,又觉得买了打折的老庙黄金婚戒十分不浪漫,她不喜欢洗碗做家务,不喜欢频繁的夜间生活,她甚至幼稚地问齐茜,你说,如果不做那样的事,处女膜会不会长回来呢……再后来,一年又一年,齐茜去了日本留学,毕业后先是在东京的设计公司工作了一阵,而后又回到了上海。几年里,她给闺蜜寄明信片、寄面膜、寄手帕,总不会忘记乔乔。她们也曾邀约要一起出去旅行。齐茜回到上海的第三年,还有曾经的闺蜜在微信上问她:“你什么时候从日本回来呀?”令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不知道友谊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不知从何时起,曾经甜美的女性活动就渐渐搁置了,就连她们彼此的生日,也要过了一两个月才会突然想起来。三十岁以后,几个人一整年也不见得能说上一句话了。发了朋友圈,不再相互点赞。分组可见的朋友圈,就更显得凄凉,像墓碑一样,展览着无人问津的生活表演。齐茜日常生活真正的社交内容,是周末叫一个上门按摩服务或深度清洁,有时和按摩员、保洁阿姨的聊天话题,会深入仅次于同行峰会的茶歇。

  那场遥远的婚礼,齐茜曾免费担当了现场插画的布置。想起来,那是她最快乐的日子了。她满怀期待,每个走进礼堂的宾客都可以看到她精心绘制的“爱的记录”动画,就连自己的婚礼,她也不曾参与那么多杂事。她把乔乔说的爱情故事,翻译成了活泼的剧情,还配上了当时流行的音乐。紧接着的葬礼就不需要这样小清新的环节了,但齐茜还是在白包上亲手画了个天使。悲喜更迭,齐茜觉得自己和那对夫妇之间有了一些微妙的情感联结,可惜婚礼的主角们并没有意识到。直到如今,齐茜依然保留着那两个人的设计图像在电脑中。在有机会制造人偶的时候,齐茜甚至动过一点心念:该不该把同学做成大型玩具呢?这好像不太道德。于是便努力去忘记这个念头。

  文艺电影里说的,“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好像是真的。搬完家后,齐茜慢慢忘记了那张请柬,他们两个反而突然找到她,请她去郊区轰趴。这很有意思,多年不见,突如其来的轰趴邀请,的确让人跃跃欲试,还有些校园情怀自带的滤镜,好像这些年的失联都是不存在的。开车的途中,齐茜甚至有一点紧张,紧张到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心怀鬼胎的作品一样,怕被别人看出真正的意图,又怕别人完全没有看到意图。

  “每只电视机里都住着一个懒得往外爬的贞子”,这是齐茜近期玩具作品的代表作。她觉得乔乔的婚姻就是一只驼背的、拥有暗黑机箱的中古电视机,背上贴着红色的喜字。而自己是那个“往外爬”的意图。一般没人看得出来。

  2

  乔乔和阿泽的家暂时看起来还像一个别墅的样板房,没有太多生活气息。从外面看来很是不错,在日本叫一户建,除了取快递和丢垃圾不太方便,可以省下一些物业费用。院子,也是新时代上海人美好生活的必备设施,院子里该有什么呢?可能是动物,或者一些自己种的植物,搬运来、搬运去可以发发朋友圈照片。也有人喜欢静态的院子,假设自己有退休人员一样充分的空闲时间,坐在室内凝视屋外静态的风致,明明都在市区上班的。进入房间,乔乔就感到一种职业惯性带来的失望。采光和色彩的组合,就像一个新学生拿着笔一直画线一直打草稿,最后却写不出什么可以用的东西。家具都是网红品,网红的胡桃木餐边柜,网红的人体工学椅,应该花了不少钱。就连烤箱和咖啡机也是不那么实用但可以用很久很久的日本货。不过,人人都经历过这样的时期,家庭生活本来不应该拿出来展览,硬要展览一下,就难免期待自己可以和别人不一样。

  因为喜欢画画,很长一段时间,齐茜都在摸索自己在哪一种类别的绘画中与众不同。后来开始学设计,做玩具打样、做书籍封面、做帆布包、做T恤衫,最后都不成气候。真是一段黑暗的日子啊,好像什么都会一点,又什么都觉得没多大意思的坏日子。唯一的好处是,经过了那个阶段以后,她就不怎么害怕和别人不一样了。只要将职业理念像切换游戏一样切换出来,她也不再嫌弃一块钱一个的超市玻璃杯,抓娃娃机里十块钱一大袋批发的毛绒玩具,或者标签印很显眼的T恤衫。反正自己设计的东西,自己未必买得起,最后不知道去了谁那里,都用来干些什么、抚慰些什么。她亲手所制的建模图,不过是上帝意志附着于人性想象力的一道工序,帮人实现怪怪奇奇的欲望,美其名曰:工业设计。

  乔乔在厨房转身取杯子的时候,居然撞到了头,可见她对家里的动线还不熟悉。齐茜假装没有看见她狼狈的那一面。有时她自己喝多了酒,也会撞到这里或那里,第二天起床,痛入骨髓。乔乔悉心导览的时候,齐茜看到了他们的卧室里,有她那一年给他们夫妇制作的动画画像,配着画框。画框里可爱的新郎新娘,流的眼泪、冒的汗水都是草莓的形状。以她现在的眼光,显然能看到不少技术上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幼稚,幼稚中还带着自命不凡的浅薄。其他地方的装饰画就都是淘宝艺术品了,也不知道象征着什么。他们家的晒台很大,晾衣架上面挂着一些年轻女性的衣服,蕾丝的裙子袜子,裙子背面居然还有鱼线。鱼线那么细,这样穿着,背部皮肤很容易拉伤的,需要贴很多创可贴。齐茜猜测,他们可能有了一个女儿(还是有过?),或者领养了妹妹?这个充满疑云的念头一闪而过。她总觉得,多年不见,乔乔的眉宇间有她难以读取的太多讯息,这些讯息都和“婚姻”的符码有关,汇聚到发送出“邀请”这个动作时,则显得过于动机不明。和齐茜说话的时候,乔乔依然有少女时期的热情。乔乔的脸上几乎看不到岁月太深的痕迹,不过也有人说,这是中年女子互相体恤的一款滤镜。不愿看到闺蜜衰老,就像不愿看到自己衰老一样,是一个心灵镜像,并不是岁月的真相。这也很“艺术”,最深刻的真实存在于滤镜形成的机制本身,像一种仅由女性色彩形塑的祈祷(我们祈祷对方永远生活在结婚前)。

  客厅很大,有柔软的沙发。她们在一起(配合着蓝莓和车厘子的布景),回忆着少年往事,像一种相互默许的浸入式表演。总有一些残酷的瞬间,乔乔会想起青春深处的肯德基土豆泥、车站前的里脊肉,或者劣质的合成饮料,那似乎才是真正欢快的友谊象征,无性别的、粗粝的青春狂欢。而此刻,沙发上所有的笑声都在提醒着她,有些事情回不去了。模糊不清的直觉将她拉至失望的情绪中。她们曾经是姐妹俩。她们现在其实无话可说。她们的灵魂早已互相取关。她们曾共有的那个历史世界空无一人。

  就连“我们为什么那么久都没有联络啊”这样的场面话,聚会里都不曾听见一句,这很不真实。派对后来又迎接了一男一女,据说和乔乔、阿泽夫妇是大学同学。他们推门而入,热情相拥,其乐融融的反馈扩大了。在客厅里,五个人一起追溯了一些不重要的故事,例如看过的演唱会,年轻时在育音堂给张国荣过的生日,议论了一番如果尊龙去演《霸王别姬》会有怎样的结局,如今欧阳娜娜的琴艺到底算是什么水平……从细枝末节的聊天细节中,齐茜推理两人的婚姻都有些问题,谁不是呢?这不禁让陌生人猜测,他们之间会不会有火花呢?好像在看一部老派的戏剧。聊天的间隙,乔乔时不时站起身来煮咖啡,中间咖啡机似乎还堵塞过一次,乔乔对丈夫耳语了几句,阿泽面无表情地去车库取了一个车载吸尘器回来。乔乔打开了咖啡机,又打开了车载吸尘器,发出了一些真实生活的噪声。吸尘器的力道不太够用,她又与阿泽耳语,阿泽去楼上拿下来一个玫红色的电吹风。如果没有看错的话,那是一个崭新的、昂贵的、奢侈的精品电吹风包装。这使得他俩真实生活的噪声变得更昂贵了一点。不久,乔乔终于又回来客厅,和大学同学继续讨论移民、代孕和国际旅行。

  有一刹那齐茜陡然觉得这个客厅,和小时候看过的电视剧《围城》很像,赵辛楣在“女神”苏文纨家遇到了方鸿渐,两人说到欧洲局势现在怎么样,赵辛楣轻蔑地、自负地、说了等于没说地声称:“很微妙。”

  很微妙。(“红海早过了,船在印度洋面上开驶着,但是太阳依然不饶人地迟落早起,侵占去大部分的夜。”)如同暴露侵犯性动机的、迟落早起的太阳一般。

  “我们为什么那么久都没有联络啊?”齐茜插了一句真诚的问话。但这问话显然不是抛向另两个陌生人的。

  阿泽说:“我们两个常常说起你的。以后我们要多多联络啊。年纪大了,朋友就少了。突然找到你们,大家认识认识,也是一段缘分。”这简直是比“很微妙”的总结还要更“场面话”一点。乔乔则在一边添茶,并没有回答,也没有可以被有效读取的表情。她烫了卷发,还染了颜色,齐茜方才都没有看出来。这一刻因为用力看她,终于看出来一些变化。

  齐茜在新添加的微信好友里看到了JO刚刚发布了他们五个人的咖啡杯照片,说“好久不出门,参观朋友新居。我有旨蓄,亦以御冬”,非常文艺清新。

  齐茜给她点了一个赞,然后问她:“所以你是在哪里工作呀?”

  “我在大学教德语。虽然也不是什么好大学。”JO回答。

  “她在德国留过学。”一旁的马先生补充。

  “对,后来我丈夫因为抑郁症自杀了,我也就回来了。好多年了。”她口气温和,好像事过境迁。原来并不是离异。

  “你也在德国留学吗?”齐茜问马先生。

  “他在苏联留过学,哈哈哈,你猜猜他几岁?”阿泽乱入回答了一番,抖了个旧包袱。

  齐茜看了看手机,马先生不用朋友圈。

  马先生问齐茜:“你头上为什么有个瘀青?你们女孩子现在怎么都搞得伤痕累累的?乔乔身上也有伤的。”

  齐茜回答:“我刚搬家,路线不太熟,撞的。”

  马先生说:“你是在家喝多了撞的吧。我是卖酒的。我懂的。”

  齐茜问:“卖酒的你不用朋友圈?”

  马先生说:“因为我是真的卖酒的。”

  齐茜说:“哦!钢铁洪流伏特加!”

  大伙就笑了,笑得仿佛认识了很久,关系还特别好。从未有过冲突矛盾,也没有碰杯把梦给磕碎了的声音。岁月的温和不劳而获,慷慨将欢乐注入似真亦幻的社交场。他们五个人除了没有共同的回忆,什么都操演得很顺畅了。如果还有一双眼睛,必定能误会友谊地久天长就是这样的风貌。为了应景这般良好的友谊,齐茜发布了她珍藏已久的、乔乔夫妇的结婚请柬,配上了他俩新居卧室里她亲手设计的人偶图画。

  她写道:“好久不见,恩爱如昔。”并配上三个爱心图标。

  却没有一个人回应。鬼气森森,一如往昔。

  3

  马先生是一个公务员。

  12月头上一个暖和、晴朗的早晨,马先生发微信问齐茜:“好久不见,有空出来吃个饭吗?我请你吃饭吧。”其实也不算过了很久。

  马先生后来对齐茜说,他见过她,在婚礼上。

  齐茜明知故问:“我的婚礼上吗?”

  马先生就笑了。这笑容有点像年轻时候老演苦情戏的金城武,让人觉得他明明没必要那么苦。两人等同于互交了投名状,不必冒充单身。

  “你让我想起我太太。”他的调情开场白的确像个老派人。

  不过,马先生显然对齐茜没有其他的兴趣。他只是想找人说说话。这让齐茜感到舒适,至少,他也觉得那个房子不是说话的地方。尽管它看起来就是为大家在一起说话而布置的场景,如同微信一样。

  马先生家境不错,他将家庭出身放在了谈话最靠前的位置来介绍自己,对自己的上海身份感到无比自豪,无论是平庸的事业还是失意的婚姻都无法挫败他身为上海人的自豪。太太是大学同学,当然乔乔、阿泽也认识,他们甚至一起参加过那场婚礼、那场葬礼。不过齐茜不记得那两位的脸。马太太大三的时候去波兰游学,那时波兰刚加入申根区。在马先生的描述下,那鬼地方天色阴郁、积云不散、冬天大片雪原沉默无垠。太太回来结完婚又去那里念学位,他俩从MSN时代活活熬到了用Zoom会议室视频聊天,她居然还没有念完。她也没有提离婚,像马先生家族里的表妹或者小女儿一样,每年暑假和圣诞节风尘仆仆回个家,中间还给马先生织过一条围巾。

  “这当中其实我是有机会去波兰工作的。你知道吗?你看我卖相那么好,人品好出身好,后来有人留意到我,给我打电话,让我外派出去,工作很体面,还可以和妻子团聚。唯一的要求就是有一些社交活动,做一些记录。谈的时候啊,我连负责人的面都没见到,和他们约在上海一家(我不能告诉你哪家)五星级宾馆,我觉得肯定有人在后面看着我,而且对我很满意。我也很开心,但是我太太不同意。我太太说,这可不是什么好工作。我猜测她不希望我去,一定是因为她不方便。因为我是方便的呀。那条围巾,就是那个时候她亲手织给我的。你肯定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我知道是她亲手织的。因为她跟我视频的时候,就一直在织,一边反对一边织。你说她还爱不爱我?你说她为什么不让我去陪她?后来她给我听一首歌,不过这是最近的事了,叫《波兰的首都是上海》,你说她是不是有毛病?她也不小了,三十几岁了,又不是大学生,发发这种幼稚的福利我就要一直等下去吗?我被她耽误了啊,耽误了。每天吃好晚饭,连个一起散散步的人都没有。我又不缺钱,我也不缺小姑娘,我为什么要每天在华山路散完步卡着时间回去跟她通电话,听她一个女的跟我说中国战队征战卡托维兹啊,我自己看不懂微信吗……”

  “斯大林城……”齐茜轻声说。

  “咦?你怎么知道的?”马先生好奇地问。

  “哦。有一个做娃娃的德国人出生在那里。”

  “洋娃娃吗?”

  “不全是。你可以理解为一种大型手办,大部分都是女孩子,可以给它换漂亮的衣服……”

  马先生听到这里,眉宇间突然闪过一丝狡黠的神色,这和他的公务员身份不太相符。

  “我听说,现在东莞的成人娃娃已经做得很好了,可以出口,而且收入很好。扫黄之后,很多产业都转型了。原来你是做这个的啊?真是没想到,看不出来啊。太神奇了!”

  “我不是做那个的。”齐茜微笑着答,“你搞错了啦。”

  “不好意思,那你是做什么娃娃的?”马先生问。

  “我最近刚做了一个从电视机里爬出来的贞子娃娃。”

  “你骗人……”马先生笑了。

  齐茜也笑了,笑声里充满了生活的谜语。

  “所以,你先生在日本也不愿意回来吧?”马先生问。

  “可惜并没有人因为我长得好看就派给我神秘的工作。”齐茜回答。

  “在家不要酗酒。毕竟是女孩子。”马先生嘱咐道。

  “马先生,你知不知道,阿泽家的那些小女孩衣服是用来干什么的?

  “马先生,你提到的乔乔的伤是在哪里?

  “马先生,你有没有觉得他们夫妇有点奇怪?”

  “我其实是阿泽的朋友。”马先生说,“现在的夫妻就是这样的。你不怪吗?我不怪吗?”

  “但据我所知,你不要见怪,他有些奇怪的癖好,也不缺小姑娘的。你不要说是我说的。”他又补充道,“你看我什么都告诉你了,你也得说点什么吧。”

  齐茜想了想说:“我丈夫是设计那个娃娃的。你需要吗?不过娃娃很重,比你想象的重。清洗起来也很麻烦。许多人使用过一次以后,就放着当大型手办了。大部分喜欢娃娃的男人,最后还是把这种事交给老婆打理。有些人买回来放在家里,直接是当女儿养的。也有懂经的妈妈看到它们会说,你好呀我是你婆婆……”

  “哈哈哈哈!骗人的吧……”马先生说,“认识你太高兴了,你太逗了。”

  4

  20世纪30年代,人偶教父汉斯·贝尔默遇到了开启他艺术生涯的三件大事。“首先是遇到了他美丽的表妹,这是潜藏在其作品下的原动力来源——性和欲望。其次是他参加了《霍夫曼的故事》(LesContesd`Hoffmann)的歌剧表演,其中发明家爱上了一个机器娃娃的剧情让贝尔默开始思考创作内容。最后则是贝尔默收到的一盒童年时代的旧玩具,它与另一个16世纪的木质人偶共同启发了他的创作形式——人偶式的模型。1933年,贝尔默用木头、金属和灰泥制作了第一个玩偶,它是如此拟真而又陌生。在20世纪刚出头的年代,各种战争与疾病四起,各种理论和模型相继建立,人类对自身又有了新的认识。被过誉的人类精神逐渐暗淡,躲藏在阴暗的眼睛开始睁开,人们用自己创造的东西去挖掘猎奇,探索阴郁。”

  1937年,钱锺书以《十七十八世纪英国文学中的中国》一文获牛津大学学士学位,方鸿渐坐着一艘法国归来的邮轮,仅一年后,留学生光环消亡殆尽,在上海方鸿渐尝尽人情冷淡,倍感凄凉。书里说,婚姻是围城,其实不然,方鸿渐本人才是围城,他不讨厌,却全无用处。能量低框架弱,这样的人一般都空有一个花架子,这就更叫人万念俱灰又无能为力。齐茜就是画“花架子”的,在类似面具的头部模型中,粘贴着玻璃眼睛与假发,当摆出斜视的角度时,其中一股难以描述的阴森气息才能透露出来。

  12月过后每一天都充满了对那个冬天、那场聚会的回忆。圣诞节的时候,他们在五人群里互相发了红包,其乐融融。之后再无实质上的联络了。听说这种弃坑的友谊,叫作幽灵分手。群还在,人也在,但所有的痕迹都呈现为废墟之景。齐茜看朋友圈里的JO,12月31日在杭州看了柏林交响乐团的新年音乐会,齐茜想起来,那天JO说过,这是她和亡夫生前的常规活动。朋友圈里的乔乔夫妇新年出国旅游,在新西兰花239刀(拍照+拍视频50刀)跳了个伞,徒步LakeTekapo直至看得到寂夜星空。乔乔换了旅行时新拍的头像,是她和阿泽玩滑翔伞的合照(后来点开看大图,才发现原来后面那位是教练)。马先生没有朋友圈。但他的形象最生动。他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上海公务员,承接着上个时代的生活遗风。没有那些浮夸的表演,仅喜欢餐后散步,抖机灵和等老婆。他们五个人再度陷入了“我们为什么那么久都没有联络啊”的舒适圈,好像车载吸尘器、电吹风与意式咖啡机的关系一样,虽说可以对接,但不会长久。生活的本质,就像新电吹风服务的第一个对象不是头发而是堵塞的咖啡粉。再磨得细一点,也许就会好一点。

  过完年,齐茜完成了新创作,是一对用鱼线捆扎的乳房,鱼线的尽头是一个充电接口,可以当作床头灯,灯光是草莓色的。草莓色是青春的颜色、爱情的形状,更因为光线不足,照不出生活的本质,而显得舒适。漂亮的乳房本身就象征着需要,消费主义的需要,不是齐茜本人的需要。她更想弄明白的是,乔乔晾晒衣服上的鱼线在婚姻里到底是用来干什么的。这是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如果紧拉着鱼线,乳房就会被拖着往前走,产生疼痛的幻觉,草莓色也展露出血影的狰狞。听说这个作品卖得很好。

  她把这个好消息,在腾讯会议室里告诉了丈夫。他也表示很高兴。

  “比贞子卖得好。”齐茜开心地说。

  齐茜又说:“鱼线乳房设计的灵感来自中学同学。”

  丈夫说:“哦,是那对难相处的夫妇啊?”

  “你见过吗?”齐茜问。

  “我见过你朋友圈和你电脑里的绘图。画得很好的。画出了奇奇怪怪的宿命感。”

  “你知道吗,其实方鸿渐倒是很适合做成一个娃娃。”齐茜说。

  “我觉得十个都卖不掉。没有人做男性娃娃的。再过一百年,也不会有这种需求。做出来你要卖给谁啊,也没什么好看衣服可以换给方鸿渐……”

  春天的周末,齐茜晕晕乎乎醒来,用手机订好了家庭清洁服务。清洁员曾问齐茜能不能给买一个蒸汽拖把和一个清洁玻璃窗的试剂,以方便她更好地工作。过了新年,齐茜终于买齐了这些设备,无愧于心地再次发出邀约。新年新世,春天的到来总是让人高兴的。寂寞又高兴,一扫冬日的冷峻。更因为清洁员临走时突然摸出一盘鱼线递给她。

  “我上次捡到的,掉在玄关了,后来我忘了从工作口袋里拿出来。”清洁员说,“你是不是又在搞创作?不要折磨自己啦!人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好好过日子比较重要。”

  “好。”齐茜说。

  “那位先生啊……”清洁员皱着眉头说,“不灵的。”然后她反而很不好意思,迅速关门跑走了。

  留下齐茜一个人笑死了。

  她突然想起书里写,“夜仿佛纸浸了油,变成半透明体,它给太阳拥抱住了,分不出身来,也许是给太阳陶醉了,所以夕阳晚霞隐退后的夜色也带着酡红”。好像被春天勒住拖行至未来的冬天。

  作者简介

  张怡微,1987年生。文学博士。现任教于复旦大学中文系。著有长篇小说《细民盛宴》,小说集《樱桃青衣》《家族试验》,学术随笔集《情关西游》,散文集《都是遗风在醉人》《因为梦见你离开》《云物如故乡》《新腔》《旧日的静定》等。

  


 
第七届“中国梦•青海故事”有奖征文启动
“古今碧玉关”第一届文学作品大奖赛
“光荣与梦想”庆祝建党100周年诗歌大赛征稿启动
《南宁晚报》副刊·读城征稿启事
全国主题征文活动征集征稿大赛启事
第二届《中国作家》阳翰笙剧本奖征集启事
秦文君儿童文学创新奖征稿启事
关于申报中国作家协会2021年度“中国少数民族文学之星”丛书项目的通知
“节水护水在行动”征文
关于辽宁作家网邮箱变更的通知
关于《百年百例——中国共产党人的清廉故事》 征稿启事
全国第十九届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雁荡山”现代爱情诗国际大赛
《西安日报》美食类征文启事一则
“讴歌英雄·献礼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主题有奖征稿启事
《草地》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第九届(2018—2020)小小说金麻雀奖评选启事
《辽宁党校报》副刊和读书版征稿
“中国龙山泉韵章丘”全国主题征文
辽宁省营商局面向全省征集营商环境建设"金点子"
更多...

赵树理

贾平凹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枫叶教育:将发行价值1.25亿美元可换股债券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