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135        发布时间:[2021-01-08]

  

  贾平凹,1952年出生于陕西丹凤县棣花镇,1974年开始发表作品,1975年毕业于西北大学中文系。现为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陕西省作家协会主席、西安市文联主席、《延河》《美文》杂志主编。出版作品有《贾平凹文集》24卷,代表作有《废都》《秦腔》《古炉》《高兴》《带灯》《老生》《极花》《山本》等长篇小说16部。中短篇小说《黒氏》《美穴地》《五魁》及散文《丑石》《商州三录》《天气》等。作品曾获得国家级文学奖五次,即“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全国优秀散文(集)奖”;另获“华语传媒文学大奖”“施耐庵文学奖”“老舍文学奖”“冰心散文奖”“朱自清散文奖”“当代文学奖”“人民文学奖”等50余次;并获美国“美孚飞马文学奖”,法国“费米娜文学奖”,香港“红楼梦•世界华人长篇小说奖”,首届北京大学“王默人-周安仪世界华文文学奖”,法国“法兰西文学艺术骑士勋章”。作品被翻译出版为英语、法语、瑞典语、意大利语、西班牙语、德语、俄语、日语、韩语等30多个语种,并被改编为电影、电视、话剧、戏剧等20余种。


  贾平凹:阿吉(1)

  阿吉原名叫阿鸡,从城里打工回来后村人才知道他已经改名了。

  城里人将妓女称做鸡,这使初次进城的阿鸡很没体面。虽掏了五元钱在环南十字路口的卦摊上求了个“吉”字,但字改音未改,仍被人瞧不起,只能在建筑工地上当和灰的小工。工人们一边劳作一边要说些荤段子,阿吉呆听着就捉了锨把不动。老总便骂阿吉懒,不出四个月,结算了三百元,让他走人。

  阿吉在城里浪逛了一天,无事可做,将一泡屎拉在草帽里,把草帽又摔在一堵砌了瓷片的墙上,离城回家。

  回家要坐一天的火车,三百元钱藏在鞋垫下,不敢随便买吃喝。同椅上和对面椅上是三男两女,衣着鲜亮,又啃着烧鸡。阿吉就很孤独,把鞋脱了,抱起双膝在坐位上做瞌睡状,心里骂:好东西都叫狗吃了!好女人都叫狗×了!骂着骂着,心理平衡下来,真的便瞌睡了。一觉醒来,刚好车快到站,赶忙要穿鞋往车门口去,却怎么也找不着了自己的鞋。

  “鞋呢,我的鞋呢?”椅下满是皮鞋,阿吉急出一头水。

  旁边人问,你是什么鞋?阿吉说条绒面,布底子。那人说,就是那双破鞋呀?臭死人了,早从窗口扔出去了!阿吉质问谁扔的?拳头便提了起来。但阿吉很快就松开了手,因为他面前站起了三个男人,又粗又高,拿眼睛盯住他。阿吉说:“扔了……就扔了。”

  人站在车外了,却对着车窗破口大骂:“扔我鞋的,我×你妈!”骂一句,跳一下;再跳一下,站台上一块玻璃碴子扎了脚,扎出血来。

  阿吉并不可惜那双鞋。鞋确实是破鞋了,他也是可以打赤脚从小站上走十里路回村的,但阿吉遗憾的是鞋垫子下藏着钱,硬咯铮铮的三百元钱。

  阿吉赤了脚到小站东边的席棚里去找阿狗。阿狗是阿吉的同胞哥哥,父母死的时候,阿狗待阿吉还好,发誓说他卖豆腐也要供弟弟念完高中念大学。可阿狗一娶了婆姨就听婆姨话了,分家过活,搬到小站卖豆腐了。阿吉也瞧不起阿狗,进城时跑过豆腐棚就恼得不去打招呼。现在,他只好向哥哥借钱了。阿狗听阿吉说了恓惶,扇了他一个耳光,却把五十元钱捏一疙瘩塞给他,低声说:“别让你嫂子看见。”

  阿吉说:“,我会还你的!”

  原本阿吉要买双板儿鞋的,想了想,一怒买了双人造革皮鞋,二十元。又三元钱买了一副墨镜。镜一戴上,眼前蓝哇哇的,感觉换了个人似的。

  阿吉回到村里,天已麻麻黑,老远看见巷口村长家的窗口亮了灯。灯光映在山墙外的碾盘上,阿米和小安圪蹴在碾盘上赌红桃四。阿吉咳嗽了一声,端端走过去。阿米“哈”地咋呼了一下,说:“是鸡哥回来了?!”

  阿吉说:“从城里回来了!”

  阿米抬起身要摘墨镜看看,阿吉喊了一声:“臭手!”阿米就不敢动了。

  小安说:“我手才臭哩,叫他赢了十元了!”

  阿米说:“这靠智力哩,又不是抢的。”

  阿吉说:“你以为你是谁,看我收拾你!”

  阿米是村里的上门女婿,阿吉没进城前就眼里没有他。婚后的第二天,牡丹引着新夫阿米来给本家子各户认门磕头。到了阿吉家,阿吉问:“贵姓?”阿米说:“免贵,姓米。”阿吉就笑了。阿米说:“大哥的大名?”阿吉说:“说了嫌你怕怕哩!”阿米说:“莫非大哥叫老虎?”阿吉说:“老虎倒不是,叫鸡,往后你不要惹了我!”从此阿米果然害怕阿吉。阿吉去城里打工的时候,阿米就求过能不能跟着一块去,阿吉没有理他。

  一张牌一块钱,三个人赌了几个来回,阿吉果然赢了。阿米嚷着再来,阿吉说行么,我也不嫌钱多了扎手,却一定要验资。小安是没钱了,只好袖了手在旁当牌警。阿吉和阿米两个人一来二去继续赌,阿吉把赢来的输了,又把身上的二十七元钱输掉了,一摔牌,说:“权当我耍了个歌厅的小姐!”

  小四说:“吉哥在城里耍过歌厅的小姐?!”

  阿吉说:“城里讲究夜生活嘛!”

  阿米死死捏着一把钱,看着阿吉走了,一张张清点,却突然想:阿吉他是骂我哩嘛!恰好队长的公鸡天黑了从大场上回院中的架上,阿米一脚踢去,骂道:“黄鼠狼拉了你去!”往常,骂黄鼠狼阿吉是不会饶的,但现在阿吉竟不理。这使阿米有些纳闷,看着那一溜皮鞋脚印,甚至有了点失意。

  阿米说:“阿吉怎么不理会?”

  小安说:“阿吉见过大世面了。”

  阿吉走得很远了,站住,回过头来,而且是把墨镜推架在了脑门上,说:“阿米,我告诉你,我不是鸡狗的鸡,我是吉,上边一个士下边一个口的吉!”

  阿鸡改名为阿吉了,这消息很快就在村里传开来,能改了名字,肯定是在城里做了大事。园园甚至听到议论,说是阿吉在一家公司里当了什么主管,皮鞋西服那是上班的工作服,一月发一次,常陪客户去歌舞厅,耍的是白脸长身的小姐,还泡过俄罗斯来的妞儿,园园就惊慌了。

  因为阿吉以前曾要和园园谈恋爱,园园拒绝了他。说,你能给我盖一院像拴子家的两层水泥板楼房,我就嫁你!拴子的舅舅在县公路局当局长,拴子的爹能长年在公路工地上包活干,是村里最富的人家。阿吉哪有和拴子家的比头,打死他也盖不了那样的房子!阿吉进城也是受了园园的打击而走的,那时阿吉说:我在城里不干出个名堂就不回来!如今阿吉回来了,一定是会羞辱她的。

  园园就去找拴子,拴子和他爹正从害了肾病的刘干事家出来往回走,园园立在树后叫了一声“拴子”,自己脸都红了。园园是和拴子在他家的磨坊里亲过嘴的,说话已经不心跳,但园园怯拴子的爹。拴子的爹眉眼威严,却是开通人,说了一句“你们说话”,自己就先回去了。拴子见爹一走,急猴猴就扑过来拉园园的手,园园说大白天的,把手收了:“你知道阿吉回来了吗?”拴子说:“知道。”园园说:“你知道他改了名吗?”拴子说:“城里的王八大三辈啦?何况他还不是城里人!”园园说:“听说他在城里耍大啦,交识的都是些有头有脸的,装了一口袋名片哩!”拴子说:“别听胡说!”心里却吃了一紧:现在的世事说不得,什么情况也会发生,难道阿吉还真脱胎换骨了?就拿眼睛盯着园园:“他又骚扰你了?”园园说:“这倒没。你说他这回来要干啥呀?”拴子说:“管他干啥呀,咱俩的事我爹催着待客的,你定个日子吧。”

  园园很快定了日子,毛看待了十桌客。按风俗毛看就是订婚,但订婚分两道手续,得毛看一次,男方的父母要给女方钱财首饰,再得正看一次,男方的父母还得给女方钱财首饰,方可领取结婚证,商定结婚日期。园园和拴子毛看待客的那个上午,阿吉和小安,还有小安的相好豆花,去逛镇街。小安年纪轻轻的就有了相好,阿吉气有些不顺。好的是豆花腿短屁股下坠,阿吉便让他带着豆花。豆花是石头的侄女,进乡政府院子去询问修水渠经不经过她家坟地的事,小安便问阿吉:“你觉得好不好?”

  阿吉说:“鞋好。”

  小安说:“鞋是我买的,脚胖了些,看不见鞋沿了。”

  阿吉说:“你倒舍得!”

  小安说:“咱想讨个婆姨么。”

  阿吉哼哼地笑,问小安,婆姨是什么?小安说婆姨就是婆姨呀。阿吉说你也学过拼音的,你念,慢点拼拼。小安念:“婆——姨——×!”叫道:“原来婆姨是指那个呀,你怎么知道的?!”其实阿吉也是听城里人说的,城里人曾经听阿吉口里婆姨长婆姨短的,就嘲笑乡下人把女人不当人。

  但现在阿吉却嘲笑小安了,为讨个“婆姨”就买那么好的一双鞋。阿吉再问小安,你知道日子是什么意思?小安说这我知道,油盐柴米醋吧。

  “你什么也不懂!”阿吉说,“你没进过城!”

  小安完全是低了一辈了,他歪着头看阿吉的脸,问日子到底是什么。阿吉的脸定得平平的,什么却不说了。豆花从乡政府出来,脸色灰了一层。小安问怎么啦。豆花说水渠已定了线,是要经过她家坟地,去年才给爷爷造了新墓,又得迁移了。阿吉说迁移的事有你爹和你叔哩,用得着你犯愁。你操心个草帽是正事,大热天的,人都晒成红薯啦。豆花说,小安不给买么。小安翻着口袋,口袋底都翻出来了,说,哪有钱?街上的人窝里有人戴了个新草帽,阿吉说,豆花你要不要那个草帽?豆花说,要哩么。阿吉说,你有一条绳带没,有绳带了这草帽就归你。

  豆花把一条绳带给了阿吉。阿吉将绳带从头顶系到脖子上,还打了个结儿,就走近那个戴草帽的人。他是站在了那人的左边,右手极快地揭了草帽戴到自己头上,那人头扭向左边张望,喊:“谁抢帽子?我的帽子?!”阿吉在右边拍拍那人肩:“嫂子,这街上贼多哩,戴帽子你要系帽带么。你瞧我,有帽带儿谁抢得去?”

  阿吉戴着草帽踅过来,把草帽戴在了豆花的头上,豆花眼里都放了光。

  阿吉一得意就想尿尿,他去街边的公共厕所里尿得老高,但阿吉听到了两个人说话,话说得像五雷轰顶。两个人是蹲在坑边边拉屎边议论拴子家的事。一个说有钱的人都长得好,一个说那不见得,东洼村的得胜该有钱吧,脸窄得像刮刀。一个说得胜不行他儿子拴子也不行,可拴子生下娃娃了你瞧吧,那园园就人样稀么。一个说拴子真的能娶了园园?一个说今日毛看哩你不知道,得胜昨天在银匠铺里取了戒指哩。阿吉不等尿完就提裤子,裤裆里湿了一片。他没有再去理会小安和豆花,小跑进村要查个究竟。村里果然有许多人都往拴子家走,当下拐脚回到自己家,哐啷把门关了。

  阿米也是去拴子家吃席的。走到半路,牡丹让阿米回去拿个空桶。说是拴子家今日待客,肯定剩菜剩饭多,到时候盛在桶里提回来喂猪。阿米就返回去拿桶,跑过阿吉的后窗,听见屋里有吵架声,吓了一跳。放下空桶站上去从窗缝往里看,看见阿吉一个人在屋里走过来走过去,大声地说:“嗨——把我气死啦!嗨——我×你妈!”

  阿米同情起阿吉了。他在拴子家坐了一会儿,想,这时候安慰阿吉,阿吉就不会再欺负他阿米了。便推托家里有急事,向拴子告辞。拴子大方,说那让牡丹带些饭菜给你捎回去。阿米便来敲阿吉门,什么话都不提了,只邀请到他家吃饭去。阿吉在阿米面前是不倒威的,他把皮鞋穿上了,又穿上了那一件很短的西服,戴上墨镜,说:“请我去你家呀,没有肉我不去给你充脸哩!”

  牡丹从拴子家带回来的是一盆米饭和一碟红烧肉,阿吉吃毕,问:“有没有牙签?”阿米说:“牙签?”阿吉说:“瞧你,你家哪儿会有牙签?在城里用牙签惯了,吃完饭不剔剔牙就像每天不洗脸一样难受!”牡丹看着阿吉上嘴角粘着的一颗米,她不敢说阿吉你擦擦嘴,便夸奖道:“吉哥不显老,嘴上不长胡子。”阿吉抹抹嘴,笑笑,是不?米粒掉下来。牡丹说:“吉哥在城里是个主管了?”阿吉说:“你看我像不像?”牡丹说:“我早就说了,吉哥大鼻子,不是乡里能呆住的人,果然是了!东洼村最俊的女子数园园,可惜园园眼里没水,鲜花插到拴子的牛粪上了!”阿米知道底细,立即用眼睛瞪牡丹。阿吉却嘎嘎大笑:“你说园园是鲜花呀?!”牡丹说:“园园不是鲜花谁还是鲜花啊?”阿吉说:“你没进过城,我怎么给你说呢?我告诉你,即使是我一辈子在村里,我也不会娶园园,她是个白虎哩!”这下阿米和阿米的婆姨都吃惊了:白虎?我的天!

  女人若是白虎便命硬,嫁谁克谁。阿米千叮咛万叮咛婆姨不敢把这话扬出去。可牡丹哪里能憋得住一个屁,先给隔壁的石头爹说了,石头爹又告诉了阿财的婆姨,不几天村里人都知道园园是个白虎。园园人称小观音的,毛看的时候虽然得胜一再挡客,村里仍是十分之七的人家去行情恭贺。猛一下形象坏了,好像兴善庙里的佛像在“”中被人砸了头,庙从此成了生产队的仓库,什么东西都可以扔在里面。大家对得胜家的敬畏没有了,也避着园园和拴子。拴子已经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儿,但他弄不清是什么原因。

  一日,小安和拴子去镇街,拴子给小安买了一碗凉粉吃。小安受感动,两人小便的时候,小安往拴子腿根看,说:“拴子你是不是青龙?”拴子说:“不是青龙怎么啦?”小安说:“不是青龙压不住白虎。”如此这般那般说了一通。拴子说:她是白虎?拴子的衬衣都汗湿了。当晚约了园园到村后的废砖瓦窑上,拴子和园园亲了嘴,拴子的手就往园园的裤带下钻。园园坚决不愿意,说不到洞房花烛夜,是绝不会干那事的。拴子梗着脖子不言传。两人挽缠了半天,园园只允许手伸进去摸摸。拴子摸了,倒在地上狂笑。园园说:“瞧你这瓜样!”拴子才把小安的话说了一遍。园园当下打了拴子一个耳光,说:“别人这么坏我名声,你竟然信了来验证我?!”转身跑走,拴子叫也叫不回。

  这一恼,园园数天不理拴子。拴子去她家,门都是哐地关了,门外的狗还在喊:汪!拴子就把这事告诉了爹。得胜勃然大怒,他不允许阿吉来诋毁,就召集了曾在公路上包过活的一帮熟人要教训阿吉。

  镇上的灌溉大渠开始栽桩画线,阿吉去现场看了看。正逢着邻村有人给孩子过满月,阿吉也去了,问:“是男娃女娃?”主人说:“生的不好,女娃。”阿吉说:“不就是长大了嫁给皇帝吗?!”主人高兴了这一句话,也拉他去吃席。阿吉吃得肚子多大,往回走时弯不下腰。路过一片芦苇地,墨镜掉在地上,醉眼朦胧的,又折不了身。芦苇里出来三个人,一女两男,他说:“嫂子,帮我拾拾镜。”女的说:“你眼睛瞎了?”阿吉看了一眼,女的也是大肚子,阿吉说:“唔,嫂子也去吃席了?”两个男的便扑过来一顿打,阿吉说:“我没看清她是孕妇么,我就该打?”两个男的并不说话,又是一顿打。

  “我是阿吉!”阿吉赶忙说。

  一个拳头戳过来,阿吉只觉得嘭的一声,人就倒在地上。赶忙用手护头,人就像西瓜一样滚过来滚过去。滚到了芦苇丛里,两个男人解他的裤子,阿吉立即叫道:“不要不要!”害怕被割了尘根。但阿吉的裤子被拉开了,手脚同时也被压住,他看见一个人拿了剪刀,说:“就这么一点点呀!”阿吉就昏过去了。不知过了多久,阿吉醒来了,满天星斗,芦苇地里一片蛐蛐叫。我还没有死?阿吉想,赶忙用手摸下身,那尘根还在,却没有了毛,爬起来唾了一口:“呸,是瞎子还讲究杀人哩,剪×把×毛剪走了!”四下里瞧瞧无人,一瘸一跛回了村。

  二道巷拐弯处是刘干事家,刘干事家的屋檐下燃着一堆火,火旁几个人在杀黄鼠狼。刘干事的肾病已经很严重了,中医和西医没办法,家人开始缝制寿衣。来修水渠的技术员提供了一偏方:喝黄鼠狼血,喝过十只黄鼠狼的血就会好。刘干事的婆姨哭着说,死马当着活马治吧。可黄鼠狼许多年不见踪影,托人去南山总算捡了一只装在铁笼里提来,却没人敢杀。正急着,阿米的婆姨看见有人从巷道走过,就喊:“那是谁?”阿吉听见了,说:“是我!”

  “是吉哥?”阿米的婆姨喜欢了,“吉哥是男人,让吉哥杀!”

  几个人去拉阿吉。阿吉不知道是干什么,后来听说杀黄鼠狼给刘干事治病的,挣脱了众人,说:“谁的忙不帮,刘干事的忙得帮哩。”把西服领子提了提,强忍了右腿的疼痛,走过去。一看,铁笼口被口袋套住,黄鼠狼就在口袋里乱蹬,口袋就这儿一个包,那儿一个疙瘩,阿吉就不敢下手了,说:“把口袋剪个小洞,只让头出来么。”小洞剪开了,一只黄脑袋钻出来,几乎整个身子也要钻出去。阿米的婆姨赶紧压住口袋,说:“吉哥,快拿剪子剪!”阿吉剪了一下脖子,没剪开,手一抖,黄鼠狼把剪刀咬住了。阿吉就跳开去,说:“使不得,我是鸡,黄鼠狼要吃鸡的!”

  阿米婆姨说:“你不是士字头口字底的吉吗?”

  阿吉说:“你知道士字是什么意思,士不杀生的。”


 
《阅读安徽》系列丛书征稿启事
首届“黄鹤杯” 全国优秀戏剧剧本征文启事
第七届“中国梦•青海故事”有奖征文启动
“古今碧玉关”第一届文学作品大奖赛
“光荣与梦想”庆祝建党100周年诗歌大赛征稿启动
《南宁晚报》副刊·读城征稿启事
全国主题征文活动征集征稿大赛启事
第二届《中国作家》阳翰笙剧本奖征集启事
秦文君儿童文学创新奖征稿启事
关于申报中国作家协会2021年度“中国少数民族文学之星”丛书项目的通知
“节水护水在行动”征文
关于辽宁作家网邮箱变更的通知
关于《百年百例——中国共产党人的清廉故事》 征稿启事
全国第十九届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雁荡山”现代爱情诗国际大赛
《西安日报》美食类征文启事一则
“讴歌英雄·献礼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主题有奖征稿启事
《草地》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第九届(2018—2020)小小说金麻雀奖评选启事
《辽宁党校报》副刊和读书版征稿
更多...

赵树理

贾平凹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枫叶教育:将发行价值1.25亿美元可换股债券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