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25        发布时间:[2019-06-13]

  

  所有动画片的结局

  “其实我前阵子看了个短视频,觉得是学的你。”徐湜说,“他把40个人的日常生活剪辑在一起。这40个人挺奇特的,有的人除了工作室就是起居室,除了创作就是阅读。有的人日常就是疯狂加班和叫外卖,除了KPI就是KPI,你会觉得他们没有精神世界,但当这些人的生活交织在一起的时候,会觉得他们很相似。不会觉得那个过着显而易见精神生活的人是过的更高级的日子,度过着更值得信赖的时间。也不会觉得疯狂赚钱的人就是陷入自己的具体,会觉得他们同样很高明。甚至更高明。”

  “你说得好。”高扬道。

  徐湜一愣,转身想把门关上,可刚踏出一步又收了回来。再过半小时,最后一班地铁就走了。高扬看着半开的房门口,盘腿坐到了沙发上。过了一会儿,他躺下去,半截身子都埋进了沙发软绵绵的肉体。

  “这话是你以前说过的,只是我看那个片子,又想起来了。以前排话剧的时候,我每天很焦虑,本子拿在手里,随时想随时改。有次排到一场戏,需要几个不同经历的人物同时上场,但怎么排都觉得不对,我当时知道是写得不对,但不知道怎么写。最后还是你说了——那场戏,是要表现他们共有的对生活的追求,但不是让他们去表现共同点,而是在那样的情况下,他们依然是不同的。他们面临的人生的具体不同,解决的方式也不同,所以他们反而能插进彼此人生的缝隙之中,在不断对别人的审视和观察中,不断解决自己的问题,在这种解决之中,他们整个团体的面貌才有所变化,同时还能葆有紧密的精神勾连。那场戏之所以要有,就是需要让人物知道这一点。回到刚才说的那个短片,里面那些人所面临的具体生活的差异性在视频剪辑过程中被淡化,反而更多看到的他们作为人的品质,那种品质的色彩是相似的,都是向上的,只是他们各自的迷茫程度不一样,有的人更清晰些,有的人更混沌些。但看完你知道,他们是一个整体,他们彼此是如此不同,但他们正在构成眼前的整体。”

  “我说不了你那么好。”高扬道,“你能说出来,这些就是你的东西,我说没说过不重要。”

  客厅的灯光暗下去,徐湜低头看了眼地板,又看向他:“那片子你知道谁拍的?”

  “嗯?”

  “柯一文。”

  高扬愣了愣,突然不知道说些什么。不过他并非完全不知道K在跟他断联络的这些年,做过些什么。毕竟,有那么一两次,他曾在社交网络上看见有人分享和K有关的链接。只是他没点进去。他脑子里能想到的K,有时候是年少时那个心不在焉、时常自作主张的人,更多时候是他二十五岁时一脸阴沉之中透着的自负。当K从他当时的住处走出去的那几十秒,他听着他的脚步重重敲击着走廊深处的大理石地面,内心已经为他判了“死刑”,起码是“死缓”。他觉得K将从那天起逐渐迈入平庸,而K当时看起来还有那么一些不同,只是因为K仍是个“年轻人”。但,所有“年轻人”都会老的。

  “特别好。”他在房间内张望了一下,“跟我想象中不一样,但还好是不一样。”说完,他觉得轻松了一些。好像一瞬间,那个成长中更为狭隘的人变成了他自己,而他始终会回想起的K的一些东西,也仿佛可以被他理解。在他不关注K的这些年,他实际上一直在以另一个方式理解K和他自己共度的时光。

  “柯一文没学我。他能拍出这个,是他自己的事。跟你一样。另外,这只是看到的,看不到的地方,他是什么样,我们也不知道。”高扬看着他,“你写的话剧本子,你写了,那是你的,不管是受到什么启发,那就是你的。”

  他说完,眼睛看向天花板铺着的格纹墙纸,看久了会觉得上面无数个小色块在眼前穿梭不停。挺好的。他想着,并管住自己没说出来这三个字。走廊变得更加安静,窗外也是,他甚至能听到轻微的风带动着周围事物发出的声音,从遥远之处不断逼近他。他突然想走出去,但似乎动弹不得——不过他很快意识到是自己仍不愿走出去。他躺了一会儿,直到感觉最后一班地铁也走远了,才挣扎着坐起来。

  “你还是回去?”

  “我想骑车回去。”

  他们说完,各自拿着各自的包,一个拿着双肩包,一个拿着单肩包,从楼上走了下去。不知为何,都没有选电梯。他们脚步很轻,但声控灯还是感觉到了两个人的声音。一路走到七楼,灯也亮到了七楼。

  “这些灯亮,是不是因为这边都没住人?”高扬说。

  “上面可能是吧。这两层,现在不知道是干嘛的了。反正最早是个网络直播公司。好像老板是鄂尔多斯土豪,不过刚办够一年就快倒闭了。我搬过来之前,他们就已经倒了。那回我们一起搬完东西不久,有个科技公司又想承包,听说是给一个网络节目做虚拟偶像的,你知道的,就那种电视上和真人一起出现的综艺角色。全息投影技术出现的‘人’,邓丽君这几年还用这个办过演唱会。不过,那家公司有个项目是做了一半吧,后来可能不够成功,又散了。”

  “国内的虚拟偶像?”高扬道。

  “对。你该很熟悉的。有次我们外面吃完烧烤回来,迎面就是几个红头发的人,看起来长得一模一样。后来还是你说的,只是画了一样的妆而已。”

  “哦,你说那几个好像cosplayer[角色扮装的扮演者,指的是通过穿上商业作品里各种角色的服饰,扮演成作品中的角色,范围包括动画、漫画、电玩、视觉系乐团以及台湾独有的布袋戏等等。]的人。哈,不过那个扮相,我还以为是哪个国产漫画里的。”

  “我也不太懂cosplayer和虚拟偶像有什么关联……反正有段时间……就是你搬出去之后吧。有段时间,楼下经常叮叮咚咚的,也不是那种很明显的迪厅或者夜店的声音,就是一团……很多人说话的声音,夹杂着很多歌曲的声音,还有键盘的声音。后来才知道,那整个是八楼发出的。当时我就惊呆了。我住十一楼,还能听到八楼的声音,那九楼和十楼的人呢?还有楼下的呢?然后我反映到物业,结果,太可怕了。我才知道九楼和十楼当时没有人住进来,而且六楼一下也没几个人——所以除了我,据说只有两个大爷投诉了。真的吓人。我心想这不老小区吗?怎么能不住人?后来知道,很多都给了拆迁款,要搬东区去的,哈,就是你们家那个小区。反正当时我就说从外面看怎么觉得小区怪怪的,原来里面是空的。但从要拆迁到现在也三年了,没见真的拆。倒是后门的几栋楼,刷了好几次的‘拆’字,油漆腿色了,他们就又刷上。前前后后折腾了三四次吧……直到现在,也没说什么时候拆。”

  “好几块都这样吧。一直说拆又好几年不拆。把很多人挤到东区去住了,东区房价这几年越涨越凶。虽然没这边贵,但也快赶上了。”

  一路走到三楼。才感觉人气厚重了些。也是这么走,高扬才意识到越来越不熟悉这里了。或者说,在他刻意跟这里保持距离的日子里,他也忘了这里人少的事实。但很奇怪,如果这些人都搬到了东区,那父母家那栋楼怎么也住的人很少。难道是他观察不仔细,忽略了那些住在小区里其他几栋楼的人?他希望是自己观察不仔细。但偶尔在父母家醒来,在小区跑步时,也觉得偌大的小区除了七八个老人,看不见其他人了。唯一一次,是他走到一公里之外的菜场买菜,发现异常喧闹。一瞬间,好像消失的邻居都去做了小贩,或者去了外地。去了更大的城市。总之,他们的身影仿佛都被涂抹掉了。连父母也不再那么流连各种棋牌室或者老年舞蹈中心。热衷居委会大爷大妈聚会的母亲连最近几次的活动都不去。据说活动从每个月一次改到三个月一次了,但就算是三个月一次,很多人也没来。

  “也不是没来,有的人估计是老掉了。”母亲眼皮已经塌了下去,眼睛看起来越来越小,说话的时候,嘴唇惯性抿上一抿。导致母亲虽然大量头发还黑着,但整个人气质上已经完全是老人了。

  “如果老掉了,你还不知道?不得去送一程?”

  “知道什么啊。有的老姐妹早就不能动了,有的痴呆了,有不痴呆的也跟儿女去外地了。几年也不走动一次,不像你们年轻,我们之间早就互相忘了。”母亲不断说着,听得高扬心下一凛。仿佛和小时候的情况一样,和自己现在面临的情况一样。无数人消失,精神上的消失和物理上的消失。大人完成了自己的职责(比如给孩子做完了饭),就出去打起了麻将或者关上自己卧室的房门看起热爱的电视剧。而在这几小时的间隙中,大人们对孩子来说就是消失的存在。他们的身影隐没下去,声音也消失了,时间也仿佛不再像过去那般流逝。他能感受的世界相比童年时依然没有太大变化,只是房间重新变得空旷——不止是他住的房间,更是他房间之外的,这城市里的无数个房间,无数栋楼。它们重新变得空旷,很多人在消失——曾经的大人,现在的老人,还有他的很多同龄人,又或者同龄人的下一代。当然,也有新的人涌进来,也有一些外地人涌进来。可没什么用,曾经熟悉的人消失了,城市重新变得陌生,很多空间被压缩,另一层空间却被迫变得肥大。而他生活在“城市”这个陌生的大房间里,感受四面八方空荡荡的风,仿佛自己怎么走都可以,却又不能真的随意走,仿佛到处又是无形的禁区,仿佛一不小心会踏进一座写着“拆”字的危楼。

  “其实我不是很喜欢看漫画看动画片。”K曾经在地铁里说。那时候他们已经大学毕业,彼此都不知道要做什么,只是在那个夏天不停游荡。

  “那为什么还看着?”高扬盯着他手里的漫画杂志。

  “可能是,像平行世界吧。”K憨笑了一下,“好像活在一个平行世界。画风更新换代挺快的,新词也很快能被写进新的漫画里。”

  “电视剧和电影也是啊。网络段子也是啊。”

  “那些还会觉得是在现实里,即使现在的人用古人的话来说话也是,你会发现人最本质的气息都是一样的。还有,不管是在保加利亚还是在中国,不管是在巴黎还是在上海,仔细想想仔细感觉,就能知道,其实还是一样。很多人之所以能看出那么多不一样,还是他们心里想要看到不一样而已。可是,我对他们那个‘不一样’,没什么兴趣了。”

  他想着K的脸,在声控灯下逐渐显得暗淡、混沌,即将被稀释——和他看到的被拉长的,他和徐湜的影子一样。他知道,这影子会一路蔓延,一直和小区的路灯灯光接壤,和小区外的二十四小时便利店接壤,和很多城市亮着的灯接壤。或者,跟那些逐渐不见了的人接壤。

  “可动画片里的人,其实也没什么不同啊。只不过他们存在的模样,去掉了作为人的棱角而已,但他们的棱角,又在他们的逻辑里有什么不同吗?本质上的世界观还是跟人的一样啊。”

  “动画片毕竟是人拍的,怎么可能比人的社会高明。”

  “动画片里的世界总是未完成的,所以看起来更有可能性。但问题是,我们要怎么找到一个真的‘不一样’的东西。不是无数线头,也不是很多可能性,而是一个完整的,‘不一样’的东西。”

  最后一句话,他忘记是他说的,还是K说的,又或者是生活中出现过的什么人说的——他的回忆段落之间不断互相打架,又构成整体。不过,不管这话是谁说的,它又冒出来了。在他和徐湜的影子逐渐接壤的那一刻,他问道:“那种全息投影设备搞出来的人,那些虚拟偶像,现场是看不见的吧。”

  “现场?”

  “就是比如演唱会舞台下的观众,或者电视节目下面的观众和场外看直播和转播的观众,台上的人,看不见这个东西的存在。”

  “不止台上的看不见,据说台下的也看不见。”徐湜道。

  “啊?”

  “听说前阵子有个选秀节目,有个虚拟偶像进入了最后决赛。结果有记者去了现场偷拍,除了确实看见很多人拿着设备围着舞台转圈,完全看不到这个‘偶像’的身影——他不存在。台下的观众看不见他,评委和主持人也看不见。甚至连声音都能明显感觉出来是合成的。但是看直播的观众在欢呼,他们疯狂投票,却不知道这个投出来的‘偶像’,在舞台现场只是一团凌乱的声音而已。”

  “真相这么暗淡,比我想象中还暗淡。”高扬说。

  “还能怎么有光泽?”徐湜道。

  “比如,如果你这栋楼里,不像现在这么空,而是每个房间里都有一个虚拟人物。然后,在遥远的地球另一端,有人遥控着这些人物的存在方式和行为方式。他们将在小区里乱窜,代替那些‘消失’的人,充实我们的生活空间。”高扬突然兴致勃勃起来,“那时候,骑共享单车的,或者说调动共享单车的,不只是我们,还有这些东西。这些东西也会组成一个‘社会’,甚至跟我们竞争。而且他们还不是实体的,比机器人更容易清理。唯一的问题就是很难让他们长久,他们可能比机器人还‘活得’不长久。那时候将会是什么局面?一排排虚拟人物以超出人类更新换代速度无数倍的速度在更新换代。甚至在他们那个‘社会’,科技发展得更尖端。但再尖端也没什么用。因为他们只是‘影子’,很快会消失,一旦消失,他们取得的成果不会被‘下一代’继承和发展,而人类,就一遍遍看着他们发展,然后快速消失,再看到新的‘一代’他们起来,再消失。如此不断开始,不断覆灭。”

  “听起来很有意思,但有可能这就是一个虚拟人物组成的真人秀节目啊?跟《楚门的世界》一样。人们在外围,看着这些虚拟人,甚至他们‘发展’出的‘尖端科技’也只是虚拟人项目的一部分。不过是把物理的一些概念换成现实可能存在的东西,然后作为影子,和虚拟人一同生存。”徐湜说。

  “哈哈,很有意思。”高扬道,“不过我还是倾向相信,实验是根据人的自省程度存在的。”

  “怎么讲?”

  “就是人改变一点,虚拟人也相应会有一场变革。确切说,不是虚拟人是人们的实验,而是人的生活本身,就是一场‘实验’。这个‘实验’最终走向的,不是‘牺牲’和‘重建’,而是始终在开始,始终在继续提供力量,提供生机。”

  “……哈哈……这不就是完整的不一样的东西吗?”徐湜站在他的对面,说着仿佛高扬应该说的话。他们面对面站着,好像彼此的意识互相走出了很远,又双双回到这个躯壳。他们向前走着,影子不断交汇,又不断分开。他们生活中那些‘消失’的人似乎也加入了进来,构成他们向前走的影子,让他们看着前方的“自己”更宽阔、更结实。直到他俩各自的影子对他们彼此来说越来越小,渐渐溢出小区的深处。

  ……

  王苏辛,河南人,现居上海。已出版短篇集《白夜照相馆》,长篇《他们不是虹城人》,《在平原》是其写作于2016-2017年的最新中短篇小说集。

  


 
发现辽宁之美,感受辽宁之好,我在辽宁等你”主题征文启事
奖金3.9万〡塞上古渠杯”全国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首届南瓜屋杯”中国好故事征文大赛启事
我与沙滩•壮丽七十年奋斗新时代”全国主题征文启事
世界汉语文学第三届全国三行诗大赛开始啦
超好看小人物成长史”主题征文大赛正式开启!
中国汨罗江文学奖”全球征文大赛启动
《芒种》杂志征稿启事
华夏杯”华侨华人与新中国征文活动
《意林》杂志约稿函
第二届小十月文学奖”征稿开始啦!
「木棉说」长期征稿函(最新版)
第二届昭明文学奖全国征文启事
山下湖珍珠”全国微篇文学征文大赛
第四届书城杯”全国征文大赛
蒲骚杯”全国诗词有奖大赛征稿启事
2019年度纳通国际儒文学奖•优秀征文奖”征稿启事
中国·吴江诗话运河”诗歌大赛启事
云龙湖杯”全国散文大奖赛征稿启事
第五届中国诗河•鹤壁” 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更多...

荆歌

苏童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2019'首届成都国际小浆果产业与乡村振兴战略发展论坛 暨中国一带一路北纬30°蓝莓产业链创新成果展览隆重举行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