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25        发布时间:[2019-06-12]


  山上的雨下得很大。凉风袭来,发黄的树叶一片片落在地上,显得凄凉。朝阳的山坡上,新的坟头前围着稀疏几个人,脸上都挂满了悲伤,泪水汇同雨水在脸颊流淌着。坟的主人是郭丽,仅仅26岁,带着凄情和恨意,永远地闭上了双眼。五岁的女儿本能地跪在坟头前哭喊:“妈妈!妈妈!我要妈妈啊!”哭喊声在瑟瑟的秋风中飘摇,撕心裂肺……

  郭丽含恨而去,惊动了整个小山村。每当人们谈起郭丽的爱情故事,无不摇头叹息和惋惜。

  在农村长大的郭丽初中毕业后,为了减轻家庭经济负担,离开了这个偏僻的山村,来到了城里学习美发。虽然在校学业不是很好,但是学习美发却有灵性,很快就得到了美发师傅的赏识。两年后,郭丽学成技艺,回到家乡小镇,开了一间发廊,开始了创业。

  应该说,郭丽在城里这两年拜师学艺,增长了许多见识,开阔了视野。不仅学会了手艺,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城里的女孩一样爱美,精心地打扮自己,加之身材面容姣好,非常惹男孩子们的喜欢。

  一天下午,发廊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郭丽略显惊异,平时顾客基本上都是长驱直入。山村里哪会有这么文明的顾客呀?出于礼貌,正在忙着给顾客烫发的郭丽,习惯性地一边忙着手中活,一边低头应声道:“请进,稍等,那里有座位。”

  说完后,郭丽依旧专心致志地为顾客打开发卷,没有在意刚才进来的一位不速之客。

  打发走了烫头的顾客,郭丽摘下顾客身上白色护巾,轻轻抖落上面发丝之后,这才转身说:“您想理发吗?”

  坐在沙发上的来者放下手中的杂志,抬起头道:“郭丽,你不认识我了?”

  郭丽定睛一看,惊讶地叫道:“诶呀,原来是师兄啊!”

  这个不速之客不是别人,正是郭丽一起学习美发、阔别了三年的师兄----小辫儿!小辫儿人长得俊朗,很有职业个性。特别在学习期间扎起了小辫儿,非常地扎眼,学员们和师傅们都亲切地叫他“小辫儿”这一绰号。时间久了,人们甚至不知道他的真名实姓了。

  郭丽刚进城里学习美发不久,小辫儿就已经学成出徒了。尽管两人是师兄师妹的关系,但是平时与这个师兄没有更深的接触。而今见面,无话不谈。从开始学徒,到学成创业,以及现在的境况,两个人就像久别的知己,十分投机。交谈中,郭丽得知师兄小辫儿在自己的也在一个乡下小镇也开了一间发廊,生意也算过得去。

  小辫儿的到来,让郭丽又惊又喜!这么多年来,小辫儿始终在寻找着自己,并如愿以偿地师兄师妹相见!久别从逢,这让郭丽十分地惊喜,话语也渐渐地多了起来。

  这次小辫儿是从来往的顾客口中,获知了郭丽的近况,便乘车来看望师妹。涉世不深的郭丽对师兄的到来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天色渐晚,小辫儿起身告辞。临走时,郭丽真诚地邀请师兄再来,小辫儿欣然接受了邀请。

  数日后,小辫儿又来造访。两人谈天说地,喜不自禁。顾客来美发,小辫儿毫不犹豫地担当起理发师的角色,手艺精湛,客人赞不绝口,郭丽心里甭提多高兴了。随着频繁的往来,熟客们以为小辫儿是郭丽请来的师傅,一时间口碑相传,郭丽发廊生意日渐红火。

  这天,郭丽半开玩笑地说:“师兄,我要给你工资啦!”

  小辫儿拉着郭丽的手坐下:“小丽,我不要工资,要的是你!”

  郭丽震惊了:“师兄!你……”

  小辫儿用手捂住了郭丽的嘴:“小丽,你听我说……”

  原来,郭丽进城学习美发不久,其青春涌动气息和貌美纤细的身姿深深地吸引着小辫儿。然而,还没来得及表白,就学成出徒,回到了家乡。尽管这期间有几次回到城里看望师父,但是,却没有机会单独与她见面。两年来,这份相思与暗恋从此牢牢地扎根于小辫儿的脑海理,挥之不去。偶然间,听到顾客谈及郭丽也开了个发廊,激动的小辫儿再也无法按捺心中这份情愫,百里迢迢,找到了郭丽。

  听到了师兄小辫儿的真情表白,看到他无怨无悔地为自己的发廊付出了那么多,一股暖意涌上心头。虽然平时不乏追求者,来发廊或者托熟人向她示爱时而发生,却从来没有这种感动和冲动。从此她爱上了比自己大七岁的师兄小辫儿。

  不久,小辫儿就关闭了自己的发廊,来到了郭丽这里,两个人联手经营发廊。小辫儿由于有时工作到很晚,时常错过了回家的班车,顺理成章地住在了郭丽的发廊,两人竟然婚前同居了。

  郭丽的家人知道了此事,百般阻挠。因为郭丽刚刚年满19岁,两人年龄相差太大;同时经家人多方打听,得知小辫儿的家境很贫寒,并且家风口碑不好,乡里乡亲耻笑不已。所以,郭丽的恋爱遭到父母的强烈反对。然而,年少无知的郭丽,根本不在乎这些,完全沉醉在爱的漩涡和甜言蜜语中。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郭丽,不顾家人的反对,鬼使神差地跟家人决裂,在发廊与小辫儿过起了日子。

  一晃两年过去了,小辫已经将近30岁了,向郭丽提出结婚,带她回家与父母见面。当郭丽踏进小辫儿家的一刹那,被眼前情形惊呆了!破旧的院落,低矮的草房,浑浊的玻璃挡住了光线。阴暗的屋子里又脏又乱。污秽不堪的被褥散乱地堆放在炕上,成群的苍蝇横飞。郭丽呆呆地站立着,望向小辫儿。小辫儿坐在炕沿上,点燃了一支烟,压低声音:“小丽,我妈妈说,咱俩婚后,住西屋。”

  郭丽本能地跟着他到了西屋,不看则已,一看,身体仿佛雕像一般凝固,愣在了那里。屋内没有一处白色,黑黑的,令毛骨悚然,隐隐约约传出霉臭的味道。郭丽把目光转到地上,几只破碎的瓷碗摆在地上,一只猫趴在碗的旁边,舔着碗里的面糊;墙边堆放着一些破旧的麻袋和编织袋;再往后看去,一个长方体的紫红色长柜,上面的灰尘几乎掩盖了它的颜色……

  这时,门外一阵喧哗:“儿啊,回来了呀!哎呀!真是的,回来怎么也不说一声,我在小卖店看你爸爸打麻将呢!”

  郭丽走了出来,猜到来人就是小辫儿的母亲,自己未来的婆婆,挤出一丝苦笑:“阿姨好!”

  “好哇好哇!哎呦,看我未来儿媳妇,真是俊呐!赶紧进屋看看,收拾收拾好结婚呀!”

  郭丽的内心几乎崩溃了。天哪!这还能结婚?像掉进了冰窖,凉透了心。小辫儿的母亲似乎还在说什么,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她已经完全木然了……

  回来的车上,郭丽一言不发,尽管小辫儿总是趁乘客不在意时去牵紧郭丽的手,均被郭丽心烦地甩开了。

  当晚,她哭了,因为已别无选择,怀孕了。

  无奈,草草地结了婚,生了女儿。满月不久,为了缓解拮据的生活,她催促小辫儿租个临街房子开发廊,两个人又干起了老本行。

  随着时间的流逝,小辫儿劣性渐渐暴露出来。晚间常常撇下郭丽来到临街小店打麻将。时间长了,心也不再发廊上,上了毒瘾,全然不顾。孩子生病时,郭丽一边照顾孩子打针吃药,一边在苦苦支撑着发廊的生意。渐渐地,发廊的生意日渐萧条,家庭战争一次又一次地爆发了。一次争吵过后,郭丽一气之下跑回了娘家。尽管当初父母反对郭丽的婚姻,但是,毕竟已经有了外孙女了,宽容慈善的父母还是接纳了女儿。在娘家住了一个多月,发廊也停业了。小辫儿不仅不去探望,而且整天在发廊集结一些麻友,不分昼夜地赌博。更不可思议的是,趁郭丽不在家,他竟然将曾经认识的一名坐台女领到发廊里偷欢。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当郭丽在娘家听到这些传闻后,气愤至极。一天,她夜探发廊,当冲进发廊看到不堪入目的那一刻,瞬间晕倒……

  郭丽离婚了,独自带着女儿,带着心灵的创伤,回到了娘家。

  一个月后,郭丽重新租下了以前的房舍,又重操旧业,开起了发廊。这时,小镇上已经开启了好几家发屋,生意也不景气,好在家人帮助多多抚养着孩子,郭丽还可以勉强度日。转眼孩子已经4岁,已经到了上幼儿园的年龄。可是,无情的小辫儿根本不尽抚养义务,法院判定的每月500元的生活费,从离婚起始终没有兑现。郭丽忍无可忍,跑到小辫儿的发廊,与其争辩,站在一旁的坐台女上前举起门锁砸向了她的头部。

  医院的病床上,郭丽面无血色。母亲哭红了眼睛,郭丽的女儿紧紧抓住自己的手,还依然在喊:“妈妈醒醒!妈妈醒醒!”

  郭丽挣扎着坐起来:“不哭孩子,走!咱们回家!”

  忽然,她又一阵昏厥……

  就在这次住院中,郭丽诊断为淋巴癌晚期,医生告诉她的父母最多还有三个月的时间……

  家人不想让郭丽硬撑着,告诉了她的病情。获知生命即将走进了尽头的郭丽,没有悲伤。不幸的婚姻已经让她失去了生活的勇气,要不是为了孩子,是不会撑到现在的。看到自己疼爱的女儿,郭丽泪如雨下。可怜的孩子,命好苦呀!

  瑟瑟的秋风中,草衰虫息。刚从医院放射治疗的郭丽,偷偷地走出母亲的家门,缓慢地走到路上,失神地望着蓝蓝的天空,心情无比的沉闷。她打的来到小辫儿的住处,推开门,只见小辫儿蹲坐在昏暗的屋子里吸烟。小辫儿有些惊恐,问:“你、你来干什么?”

  郭丽忍着心中的怒火说:“我已经即将离开这个世界的人了,你有一点良知的话,把女儿照顾好。”

  “什么?你说什么?你死去吧!孩子我不管,愿哪告哪告!”

  “你这个畜生,猪狗不如!”

  郭丽绝望地拼尽了最后一点力气,冲向小辫儿。小辫儿躲闪,郭丽的头部撞在灶台的锅边,血流不止,离开了这个世界……

  “快来人啊,不好了,郭丽自杀了,和我没有关系!”小辫儿惊恐地跑出屋外,大喊着……

  


 
奖金3.9万〡塞上古渠杯”全国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首届南瓜屋杯”中国好故事征文大赛启事
我与沙滩•壮丽七十年奋斗新时代”全国主题征文启事
世界汉语文学第三届全国三行诗大赛开始啦
超好看小人物成长史”主题征文大赛正式开启!
中国汨罗江文学奖”全球征文大赛启动
《芒种》杂志征稿启事
华夏杯”华侨华人与新中国征文活动
《意林》杂志约稿函
第二届小十月文学奖”征稿开始啦!
「木棉说」长期征稿函(最新版)
第二届昭明文学奖全国征文启事
山下湖珍珠”全国微篇文学征文大赛
第四届书城杯”全国征文大赛
蒲骚杯”全国诗词有奖大赛征稿启事
2019年度纳通国际儒文学奖•优秀征文奖”征稿启事
中国·吴江诗话运河”诗歌大赛启事
云龙湖杯”全国散文大奖赛征稿启事
第五届中国诗河•鹤壁” 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奖金超3.3万元丨面向全国主题活动征文启事
更多...

荆歌

苏童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2019'首届成都国际小浆果产业与乡村振兴战略发展论坛 暨中国一带一路北纬30°蓝莓产业链创新成果展览隆重举行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