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39        发布时间:[2019-06-11]

  

  表演还有几分钟开始,台下已快坐满,他们仨在第二排的最右边找了位置坐下。现在是下午三点,阳光最炽的时候,母亲撑着伞,很快被后面的人指责挡住视线。她收起伞,摸出张宣传单遮住阳光。她像穴鱼般怕光,信奉阳光是皮肤老化的最大杀手。男孩有点不耐烦,他想吃冰淇淋,父亲没同意,说表演就快开始,结束了再去买。男孩盼着演出赶紧开始,尽早结束。演出却比节目单上预告的时间晚了好几分钟。那张花花绿绿的宣传单上印着一个穿长裙子的女人,化着浓妆,是演出的主角,将演唱两支歌曲,一首英文,一首中文。男孩不明白这有什么好看,大人的决定总这么无趣,可他没办法反对,只能等。

  笑容满面的主持人总算走上台,宣布演出开始。一组热闹的开场舞,女演员穿着七彩短裙从舞台的这头旋转到那头,转得男孩有点发晕。他从裤兜里摸出张宣传单,低头折纸。他会折好几种飞机,从折纸书里学来的。在有折纸书前,他让母亲陪他折,但她总是没空。她有许多事要干。她和一个朋友开了家茶叶店,要忙到挺晚才回。回家后拆快递,试衣服,打电话,看微信,关注网上理财行情,联系店家退快递……她像只陀螺般转个不停。“妈妈现在忙,你自己玩吧”,这是她说得最多的一句,而这个“现在”是进行时态,仿佛永远不会过渡到今后。

  她买了一套精装《折纸大全》和一大包彩色折纸作为他的八岁生日礼物,也许说那是她送给自己的礼物更合适,因为接下来这套书陪男孩度过了不少时光。有些步骤很难,折了几步他就折不下去了。他找过父亲帮忙,但他说的话和母亲几乎一样,“爸爸现在有点事,你自己动脑筋想想,一定能想出来”。

  男孩的折纸技术就这么一点点提高了,还有一个月零两天,他就满九岁了,他会折各种东西,房子、书包、花、动物等等,看见彩色光滑的纸他就想折点什么。今天上岛时有人派发宣传单,他要了三四张。他把纸裁成正方形,准备折刚学会的X翼星际战斗机,这是“星球大战系列”中的虚构星际战斗机,折出来的形状很酷,可以搁在桌上当摆设。男孩准备用它和坐在他前排的同学龚胖子交换点什么,龚胖子手笨,最简单的飞机都折不好,一扔就栽下来了,但龚胖子零花钱充足,书包里有各种玩具零食。

  步骤有些复杂,男孩慢慢折着,反正有时间,宣传单上那个女人还没上场呢。太阳越发晒,他戴着棒球帽,脑袋热烘烘的,他真想赶紧吃个冰淇淋。是要香草味还是巧克力味呢?还是来香草味的吧,要是有可乐味的就好了,雪碧味的也行。他听龚胖子说,外国有烤肉味和咖喱味的冰淇淋,龚胖子说的时候十分神往地舔了舔嘴,男孩决心以后一定要尝尝。

  飞机折到一半时,音乐声更大了,台下起了些骚动与欢呼声。男孩抬起头,原来是宣传单上的女人上台了。男孩听到主持人报出“莉亚”这个名字。她穿着和宣传单上一模一样的蓝色亮片长裙,前面露着腿,后面美人鱼般的裙摆裹在身上,长长的栗色头发,用很奇怪的中国话说“你们好”。男孩的旁边有人惊叹,“哇,身材几好!让女人都羞死咯!”发出惊叹的是一个穿黑底红花裙子、身材圆滚滚的阿姨,有些像龚胖子的妈妈。

  男孩又看了眼舞台上这位个子高挑的女人,承认她的确比妈妈的身材好。妈妈吃得很少,有时晚上只吃一个苹果或喝点代餐粉之类的米糊,还老抱怨自己又胖了,腰又粗了,以前的裙子穿不进了。她每天晚上在镜前用瓶瓶罐罐里的东西敷在脸上拍打按摩,希望脸能瘦点,不过效果看来不大。

  台上的这个女人穿着高跟鞋,腿细而长——如果妈妈有这样一双腿,男孩想,她的脾气一定会好很多。

  “她们这种都活不久的,打好多激素,四十岁左右就会死,也蛮可怜。”邻座那个赞叹莉亚身材好的胖女人对她老公说道。男孩吃了一惊,为什么活不久?妈妈就是四十岁,上个月刚过了生日,但妈妈看起来还可以活很多年似的,尤其她发脾气吼他时,就像可以活一百年一样。台上的这个女人为什么四十岁就会死呢?

  男孩小声问母亲,“妈,那个阿姨为什么说她活不久?”

  “嗯……他是男人,吃了药变成了女人,药有伤害作用,所以活不久。”他母亲皱着眉很不情愿地给出了答案,一边厌烦地瞥了眼邻座的胖女人。

  男孩大吃一惊。他想起童话里美人鱼为了长出一双人腿,用自己动听的声音与巫婆交换。台上这个女人服的药也一定和巫婆的药一样厉害吧。他从前还以为巫婆的药是童话里才有,原来世上真有这么神奇的药,比让人鱼长出一双腿更厉害,竟然能把男人变成女人!

  音乐响起,他放下了手中的折纸。他想,莉亚唱歌的声音是男声还是女声呢?药能使一个人的声音也变掉吗?他有些紧张地等她开口。

  是首英文歌,有些耳熟,他在哪儿听过。耳熟干扰了男孩对声音性别的判断。当他想判断时,竟发现难以判断,不知该算男声还是女声,歌很好听,他的注意力被这吸引了。想到能唱这么好听歌声的人四十岁就要死掉,男孩心里忽然一阵难过,他几乎不敢看台上的莉亚,她正微笑着唱,夸张浓黑的睫毛,鲜艳的嘴唇。

  男孩使劲想要从莉亚身上寻找出一点男人的影子,不过怎么也寻不到。她看去比他班上的女生温柔多了,比如他的同桌李伊妮。有次他不小心把她的书碰掉在地,李伊妮立即把他的书也推落在地。她还动不动告状,说他带了扑克或玩具兵刃,或网络玄幻小说,害得他被班主任缴掉不少东西。

  这时歌曲到了副歌的高潮部分,男孩确定自己听过,他突然想起来,这首歌是他曾经的英文课外班老师Hope放过的。Hope是位高个子黑人,很爱听歌,课间就打开手机放英文歌。第一堂课,他介绍Hope是“希望”的意思,说自己来自肯尼亚。“孩子们,你们知道肯尼亚吗?在非州东部,是人类发源地之一,那里有很多野生动物,野牛、狮子和猎豹,到处都是!”Hope说着发出一声低吼,比出夸张的手势。从这堂课起,男孩就喜欢上了卷头发牛仔裤的Hope,喜欢他怪腔怪调的中文。Hope的课总是会做游戏,比如报个单词让他们抢答,最先答出的到黑板上画出来。有次Hope报了河马,男孩上去画,假装不知道河马的英语怎样写,把Hope的名字写上去,全班哄笑,Hope一点不生气,还说,OK!Ilikehippos(我喜欢河马)。

  男孩常用零花钱买“星球杯”请Hope吃,他俩都喜欢吃这种巧克力酱做的玩意儿。Hope还答应等他们毕业,也就是学完四个学期的课时,请他们吃自助大餐。但Hope食言了,他突然辞职离开了。和Hope搭档的老师说他去了深圳,去找他喜欢的一个美国女孩了。男孩再也没见过Hope老师。现在,男孩听着这首歌,心里更难过了。为台上这个唱歌的人只能活到四十岁,也因为想起Hope老师。

  “她多少岁了?”男孩问母亲。

  “我怎么知道呢,也许有三十了吧。”母亲有些心不在焉地看手机,又从包里摸出支喷雾往脸上喷了喷。

  第二首歌是首中文老歌,大概很老,好多人跟着一起唱,坐在男孩前面的一位老人家也唱着,“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我愿做一只小羊跟在她身旁。”老人家的头发在阳光下白得晃眼。

  莉亚唱中文歌有点奇怪,舌头似乎伸不直。但这次台下掌声远比她唱第一首歌来得热烈,莉亚一直笑着,朝台下挥手,又走下台,和前排的观众握手。观众激动起来,有人尖叫,吹口哨,还有好多手机举起来拍照。男孩看见走下台的莉亚眼皮是蓝绿色的。

  “哎呦,毛孔好粗,远看喀气(漂亮),近看不得。”又是邻座那胖女人说。

  现在连男孩也反感邻座女人了,她不仅话多,声音还大,男孩担心莉亚听见——万一她听懂了呢?他看了眼莉亚,莉亚正好也看向他这边,她冲他笑着,当然也可能是冲全体观众笑着,男孩赶紧低下头,接着折纸飞机,他脸上有些发热。莉亚的目光很友善,一个四十岁就会死去的人,这样友善的目光,男孩简直要哭了。

  莉亚边唱边又走上台了。这时男孩的母亲向丈夫抱怨不该来这里,不该带孩子看这种无聊节目,“人不人,鬼不鬼的”。

  “怎么是我带他来?不是说好今天来岛上玩的吗,这个演出含在门票里,又不是特意来看,你就喜欢小题大作。”

  “小题大作?小宇难道不是一步步才到今天的?以前老汤请客户唱歌按摩,还把他带去呢!”

  “你别瞎比较,这都哪跟哪。”他父亲有些愠怒。

  小宇是男孩的表哥,最近全家为他的事焦头烂额。老汤,也就是小宇的父亲一个月瘦了十斤。十六岁的小宇原本正读日语培训班,准备明年去日本留学,某天被他母亲韩丽发现“异常”——她替他理床铺时,在垫子下找到几包长统丝袜,还有些乱七八糟的女性用品。韩丽开始还以为小宇带过女孩子回来,没想到是他想变性!是被啥事一时刺激了?不,小宇冷静地宣布,这是他经过深思熟虑的决定。韩丽和丈夫简直快疯了!更让他们抓狂的是,他们发现,在体格粗大、身高一米八的儿子宣布想做女人时,他已偷偷服用雌激素半年多。

  “五雷轰顶”,身为某国企中层的表姐夫老汤描述此事时用了这四字。他趁儿子洗澡时偷看他的微信,发现他加入的某个微信群,群里全是像他这样想做女人的,有些不敢和家里说,偷服雌激素,肝脏出了问题。还有的服了一年多药,又不想变性了,问怎样才可以恢复,有群友说使用雄激素慢慢恢复……

  老汤像一脚跌进了一个灾难现场,而他瞬间成为遇难者家属。

  在经过最初阶段的激烈风暴后,老汤夫妻和小宇进入僵持阶段。就在他们来这个风景区的前一周,男孩母亲收到小宇发来的一条微信。

  “怎么样自杀可以不太痛苦?吃安眠药吃不死,试过了。”

  “你干吗呢?冲动是魔鬼!”男孩的母亲赶紧回复,“小宇,你的人生还没有开始!”

  “你不懂!”小宇回了这句以后,再不吭声。

  男孩的母亲意识到小宇的事的确不是一般的棘手,小宇早不是她过去印象中那个敦实而略腼腆的男孩了,他成了一个陌生人,无法理喻的陌生人。男孩母亲想起若干年前,她带儿子和小宇在一家音乐餐厅吃饭,那时的小宇安静、有礼貌,服务生把一份炸鸡端上桌时,小宇小声说了声“谢谢”——他怎么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呢?

  次日,她发现小宇把她屏蔽了,她看不到他发的朋友圈了,他的签名更新为“做自己,一鼓作气!”

  男孩的母亲被“一鼓作气”几个字弄得忧心忡忡,她问丈夫,“你说怎么办?”但得到她认为完全是敷衍的回答:“能怎么办?他亲爹亲妈都没办法,我们能怎么办?现在的孩子个性强得很,唉!但愿儿子今后没这么麻烦。”

  男孩母亲和表姐韩丽关系很好,她对丈夫的回答生气且失望。没错,不少婚外恋是从丈夫对妻子的不愿倾听、不够理解开始的,而妻子们又如此需要被倾听、被理解,一旦她们遇上一个重视自己感受的男人,婚外情便易滋生了。虽然她承认丈夫说得对,小宇的亲爹妈都没辄,其他人又能怎么样?可她需要的首先是一种态度,一种与她同等的重视。当然她也知道,这种“同等的重视”对她和丈夫的婚龄来说不切实际,她还是忍不住失望,从对小宇的失望转移到对自身婚姻以及对婚姻普遍的失望,最后发展为对整个人生的失望。

  她对于这次旅行完全没兴趣。旅行就是从自己活腻的地方去别人活腻的地方,她讨厌这么热的天出去晒太阳,但丈夫不同意取消这例行的年度休假,“孩子就暑假有空,你待在家能改变什么?”

  他们选择了一个热带风景区,先乘飞机,又坐了近三个小时大巴才到。这个风景区开发才两年,名气尚不大,游客也就不像知名景区那么泛滥。风景区离海不远,有树林(夜晚有动态声光表演)、马场、生态园、一个主题乐园岛。从酒店窗户望出去,能看到一片还算干净的沙滩。他们计划在这儿待上四五天,前两天他们去了生态园和马场,今天他们来到了主题乐园岛。出门前,男孩母亲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抹了防晒霜,套上防晒衣,戴了遮阳帽,看去像一个全副武装的生化战士。

  他们乘一辆机动驳船上岛,先在一块涂了红漆字的大石头旁照相,男孩站中间(这是他们仨固定的拍照模式)。替他们拍照的女人很热心,不停要他们笑,头靠拢些,用手机横着竖着拍了好几张。再去参观文化公园,公园内有一组和当地传说有关的石雕像,还有喷泉、草坪、一面大型壁画墙,据说是五十位画家合作完成的“世界风情画卷”。他们排队在壁画墙前照相,这次替他们拍的一个中年男人,技术不怎么样,男孩母亲看照片时,发现几张都拍糊了,如果重拍就要重新排队,今天岛上的游客还挺多。

  “行了就这样吧,快到演出时间了!”男孩父亲本来对拍照就不耐烦,也不理解妻子对拍照过度的热情——据说这是女人接近假想自我的一种重要方式?

  按节目单的提示,一天有三个时段的歌舞表演,其中一个时段还有十几分钟开演。他们来到中心表演台。男孩问母亲有没有马戏或魔术之类。“没有,就是歌舞表演。”他母亲答。现在,男孩觉得母亲回答得很不负责,明明有魔术——男人变女人难道还不算魔术吗?

  男孩还在想莉亚唱的第一首英文歌,真的很好听,比同桌伊妮推荐的邓紫棋的歌好听多了。在这个炎热的下午,男孩想起了母亲带他去看的电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里的海妖,她们的歌声也好听,像飘荡的雾,难怪会让路过的航海者受诱惑而走向毁灭。可惜莉亚的第二首歌也唱完了,她向台下挥手,主持人走到舞台中间大声说:“各位好朋友,想要和莉亚合影的可以在演出结束后上台,机会难得!只要十块钱,十块钱就可以得到一张与人妖的合影,机会难得不要错过!”

  “还有别的服务吗?”台下有个男人大声叫,人群哄笑起来。

  演出很快结束了,有一些游客上台去和莉亚合影,包括旁边那个穿黑花裙子的胖阿姨。男孩现在又觉得她没那么讨厌了,甚至也没那么胖了。她上台的速度很快,好像她的身体里住了另一个人。她抢在其他游客前站到了莉亚身边,比出了剪刀手,嘴快咧到耳根。男孩发现她笑起来还挺好看的。

  如果多些游客和莉亚合影,她就能多赚点钱,男孩希望多点游客上去,甚至希望自己上去和她合影,当然是不可能的,父亲已经在催了,“你不是要吃冰淇淋吗?赶紧走啊!”

  “我把飞机折完,还有一分钟。”男孩说。

  “还有一分钟”是他的口头禅,每当妈妈催他去写作业或睡觉或做其他事时,他总是说,“还有一分钟”。一分钟代表不确定的抽象时间。

  音乐响着,主持人还在替莉亚的合影做广告,怂恿游客上台。莉亚微笑着,每个游客拍完她都合掌颔首表示谢谢。阳光照在她闪闪发光的蓝裙子上,一个四十岁就要死去的人,她害怕吗,好像一点都看不出来呢,她笑得多么——视死如归,男孩在语文课上学的这个词,老师讲革命战士不怕牺牲,他们大义凛然视死如归地走向刑场。莉亚也和他们一样英勇,她知道自己四十岁会死还能唱,还能笑,一点都看不出害怕。

  然而,死是多可怕啊!男孩想到奶奶去世时,他那时读幼儿园大班,有天下午,爸爸匆匆忙忙把他领出来,说去医院见奶奶。他不想去,因为马上就要发小点心了,老师上午就宣布了下午的点心是什锦水果羹和动物饼干,但他看爸爸的脸色从未如此阴沉就不敢作声了。然后是哭声,鞭炮,缭绕的香,奶奶死了。他再也没见过奶奶,再也吃不到奶奶做的小饺子。很小,特地为他包的,里面有虾皮香菇肉丁,奶奶每回要包半天。奶奶死后他再也没吃过这种好吃的小饺子。死就是没有了,从这个世上消失,去了哪儿呢?他不知道。就像不知道一片叶子落下去了哪儿。奶奶下葬,他没有去,表哥小宇告诉他奶奶葬进了土里,那是多可怕的一件事啊!只有死去的动物才会被埋在土里,像他养过的鸭崽、鹦鹉、小仓鼠……他不敢想了,死真是太可怕了,不能呼吸,不能奔跑,不能折纸,不能吃好吃的,不能看电影,不能踢球,什么都不能了。

  莉亚知道她四十岁会死吗?如果按妈妈说的,她已经三十岁,那么她只有十年的生命了?和他的年龄一样。亲戚们常常在见到他时说,“好快啊,又长莽了呢!生下来那么点,抱在手上飘轻,转眼这样莽了。”莽在当地话里是“高”的意思,可见十年是很快的,一眨眼。

  一个人知道自己转眼就会从这世上消失,是什么感觉呢?

  莉亚站在台上笑着,像会一直这么笑到死的那刻一样。

  合影的游客没有了,无论主持人怎么卖力吆喝,游客逐渐散去,满地的瓜皮纸屑。莉亚还在台上一丝不苟地笑着。这次她明确是冲男孩这边笑着,她似乎看见了男孩手中折的飞机,向他比了个挑大拇指的夸奖手势。

  飞机折好了,男孩起身,眯着眼将它用力向舞台方向掷去,一阵风吹来,飞机晃了下,栽在台前的果壳屑中。

  ……

  


 
发现辽宁之美,感受辽宁之好,我在辽宁等你”主题征文启事
奖金3.9万〡塞上古渠杯”全国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首届南瓜屋杯”中国好故事征文大赛启事
我与沙滩•壮丽七十年奋斗新时代”全国主题征文启事
世界汉语文学第三届全国三行诗大赛开始啦
超好看小人物成长史”主题征文大赛正式开启!
中国汨罗江文学奖”全球征文大赛启动
《芒种》杂志征稿启事
华夏杯”华侨华人与新中国征文活动
《意林》杂志约稿函
第二届小十月文学奖”征稿开始啦!
「木棉说」长期征稿函(最新版)
第二届昭明文学奖全国征文启事
山下湖珍珠”全国微篇文学征文大赛
第四届书城杯”全国征文大赛
蒲骚杯”全国诗词有奖大赛征稿启事
2019年度纳通国际儒文学奖•优秀征文奖”征稿启事
中国·吴江诗话运河”诗歌大赛启事
云龙湖杯”全国散文大奖赛征稿启事
第五届中国诗河•鹤壁” 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更多...

荆歌

苏童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2019'首届成都国际小浆果产业与乡村振兴战略发展论坛 暨中国一带一路北纬30°蓝莓产业链创新成果展览隆重举行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