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86        发布时间:[2019-05-14]

  

  徐三爷是个胆大心细的人,这也是他闯荡多年,浪迹江湖的过人之处。他内心深知,要想带领这些杂七杂八、鱼龙混杂的队伍,想成事儿谈何容易。对中共领导的抗日队伍虽然了解一些,但是通过上次王德林在这里游说,加之近些日子,抗联主导的一场场令人匪夷所思的战斗,的确让他心里产生震动,无不对抗联游击队增添了许多敬畏,感叹中共人才济济,抗日主张深得民心,具有强大的力量在支撑。这是他有生以来遇见过最强悍、最令人信服的队伍,深信中国的未来还是靠共产党打鬼子、实现建国大业,不像满清政府和国民政府腐败无能,喜欢窝里斗,见到小鬼子比兔子跑的还快,让小鬼子占了大便宜,失去了东三省。

  想到这里,徐三爷依旧吸起了旱烟,一脸的惆怅。他想不明白,这些泥腿子、穷棒子咋一到抗联里,就像换了个人似的,要打仗,能打仗,要说,能说,连小鬼子都拿他们没辙。

  这时,四儿走了进来,轻声地说:“三爷,飞天鼠回来了!”

  “哦,快让他进来。”

  “三爷,我回来了。”

  “这么快就回来了?”

  “是啊,我一刻不能歇着啊,因为三爷内心比我还着急呢!”

  徐三爷“嘿嘿”一笑:“兄弟,我的心思都被你猜透了,你小子春点开(会说)、接灵子(别人说啥他领会得快),去了那边碰碰码(见见面),回叶子(回话)没?”

  “三爷,你交办的事情,我可不敢耽搁。实话告诉你,这事那边回叶子,只要服从共产领导,跟着我们打鬼子,啥条件都可以。”

  “哦,好!还有吗?”

  “收编后,正式加入抗联游击队,我们就成了连旗的(一伙人),支不开局子有组织帮助。王大哥这次告诉我,在收编之前,他们与我们配合要把恒九晋三的人灭了。你看咋样?”

  “为什么要灭了他们?”

  “嘿嘿,这你就不知道了。你想想,咱们警备队这些人已经被小鬼子盯住了,有一点风吹草动,就会被发现。你能拉出队伍逃出去吗?没有游击队接应,你能跑多远?”

  “你说的很对。”

  “所以啊,王大哥都替咱们想了许多,让我们先下手为强,采取行动,先灭了小鬼子,然后,游击队接应,阻击南大营的小鬼子前来增援。”

  “这事儿,我得好好考虑,起皮子(起事开局)要掌握火号。”

  “三爷说的对。”飞天鼠靠近徐三爷,低声交代了具体行动目标及计划。”

  数九寒冬,山里夜色是最美的。在月光柔和地照射下,一排日伪警备队的房子十分咋眼,每个房子内都住着至少七、八个人,一共三个房子由警备队人员居住。旁边一处单独的房子则由恒九晋三宪兵小队居住,门口站着一名鬼子。

  按照行动计划,徐三爷领着飞天鼠、四儿佯装查岗依次对每个房子内进行巡视。对此,那名日本宪兵不以为然。他们走进一个房间,此刻房间内的人警备队员们都整装待发,徐三爷见状,低声地说:“兄弟们,今天我们要有行动,有些话不得不说,这是改变我们命运的时候到了,我决定带领大家反水,插边(入伙)抗日游击队……”

  这时,一名警备队队员站起握紧了手中的枪,说道:“三爷,要去插边,你插边,我他妈不去。”

  “土地龙,这不是你想去、就不去的事情,这是大家伙的事情。”飞天鼠说道。

  “飞天鼠,我和三爷说话,管你屁事儿。你一来,我就觉得你不是什么好鸟,三爷反水跑不了你的背后瞎琢磨,我告诉你,我们兄弟不想反水,小心我崩了你!”

  “你敢?土地龙,你他妈的怎么来这里不知道吗?要不是我救了你,早就归西天了!”

  “三爷,我们反水,小鬼子不把咱们灭了才怪呢!我是为你好啊!”

  “你这是糊涂,不懂得三爷的心思。你们都看到了,小鬼子派来一个小队来这里,这不是秃头虱子明摆着吗?小鬼子一百个不放心咱们,还折腾我们干这个干那个的。为什么不放心我们,因为我们是中国人,他们是日本人,就是想统治我们,欺压我们。这个道理难道你不懂吗?”

  “三爷,甭和我说这些,老子听不懂,我看你铁了心要反水了,我坚决不干!”

  徐三爷一脸的怒气:“我他妈的,就不信了,你哪来的章程,给我绑了!”

  飞天鼠和四儿刚要冲向前,土地龙的枪声响了。打伤了飞天鼠的胳膊。徐三爷见状,愤怒地举起了枪,“啪”的一声,击中了土地龙的头部,当场毙命。其他人见其情形,表示跟着徐三爷走。

  枪声惊动了恒九晋三,命令全体宪兵包围了军备队的住处,并带领两名宪兵走了进来,看到土地龙被打死,问道:“什么情况?”

  飞天鼠上前说道:“太君,这个人通赤匪,被我们发现了,他要反抗,被我们杀了,你看,我的手臂被他开枪打伤了!”

  恒九晋三狡猾地看了飞天鼠,又看了看徐三爷:“这个是真的吗?”

  徐三爷镇静地说:“太君,千真万确,妈了个巴子,他要反抗,被我杀了。”

  恒九晋三伸出了大拇指:“吆西,大大的好!”

  也就在恒九晋三转身要出去的时候,外边的枪声也响起来了。这是高亮带领的游击队埋伏在周围,听到枪声,仅知道这是本次行动发出的信号,却不知道这里发生的变故。正在包围警备队的日本宪兵调转了枪口去应对游击队的袭击。

  恒久晋三顿时觉得情况不妙,要走出房屋,徐三爷拔出了枪挡住了他的去路,对他说:“这回相信了吧,是土地龙这个小子引来了赤匪!”

  恒久晋三再次看了一眼徐三爷,脸色大变,身后的一只枪口已经顶在了他的脑袋。“八嘎”他想反抗,却被徐三爷一枪命中,倒在了地上。恒久晋三身边的两名日本宪兵对突然发生的变故,明显没有思想准备,当看明白情况的时候,却被飞天鼠、四儿和其他警备队员围在中间,摁倒在地,抽出他们身上的匕首将其捅死。

  外边的日本宪兵并不知道自己的头儿击毙,一边应付游击队,一边去寻找自己的头儿,现场乱做一团。

  徐三爷大喊:“兄弟们,还等什么,杀小鬼子!”

  听到徐三爷喊声,警备队队员冲出了房屋,对日本宪兵进行近距离攻击。这些日本宪兵被打的到处逃窜,无法形成战斗力。高亮带领游击队员冲杀了过来,与徐三爷率领的警备队队员汇合,追杀日本宪兵。经过不到10分钟战斗,大获全胜,全歼日军宪兵小队。

  高亮与徐三爷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兴奋地说:“徐三爷,很高兴加入了我们的队伍。早就听说了你的大名,非常欣赏你的为人,我们将在一起共同并肩战斗了!”

  “高政委,和你比,俺差多了。惭愧啊!”

  “徐三爷,我们是革命队伍,是为了劳苦大众的解放,更是为了打击日本侵略者。根据王德林的提议,经过抗联第四军首长研究,任命你为抗联第四军游击队副队长。”

  “呵呵,啥队长不队长的,今后我就跟你们干了,都是一个绺子的。”

  “徐三爷,我们革命队伍不兴叫绺子,我们是战友。对了,你的真实姓名叫什么呢?”

  “知道了,在家排行老三。大家都叫我‘三爷’,我的真实姓名许多人不知道,名叫徐才。”

  “嗯,以后大家就叫徐才同志吧,这样体现我们志同道合,彼此间人人平等,好吗?”

  “好、好!”

  “另外,我还要介绍一下飞天鼠——蔡啸天同志,是我们游击队队长。”

  徐才瞪大了眼睛,看了飞天鼠一眼,猛然伸出了拳头锤向了他的胸脯,笑着说:“没想到,你小子还有这么大的名头哩!”

  众人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时,高亮对徐才说:“这里不能久留,我们带领队伍撤离。”

  当他们翻过一个山岗的时候,看到了南大营的日本宪兵赶到了警备队的住处,以及倒卧在雪地上横七竖八日本宪兵的尸体,警备队消失了无影无踪,意识到了发生了兵变事件。这名少佐一怒之下,烧毁了警备队的军营,抬着日本宪兵的尸体回了南大营。

  王德林得悉徐三爷日伪警备队收编成功,并消灭了日军一个小队的兵力,心中甚喜。对张老坦喊道:“老弟,有酒吗?”

  “有酒,啥喜事儿让你这么高兴啊!”

  “先备酒来,然后再说!”

  张老坦吩咐腊梅:“老婆子,难得王大哥有这个兴致,快弄两个小菜,我和大哥喝两盅。”

  “老弟啊,不用弄下酒菜,有点芥菜疙瘩就成。”

  “那哪成啊,自从我认识你以来,还从来没有和你喝过酒。今天啊,小弟好好陪你喝!”

  “呵呵,家里有啥吃啥,福英去了被服厂,估计今天不回来了。”

  张老坦拿来一个酒坛子,打开闻了闻,说:“大哥,这可是上等的高粱烧,嘿嘿,存放了好几年了,这回啊,算是你替我开酒了!”

  “好啊,先让我品尝品尝。”

  腊梅拿来了两个小碗放在炕桌上,张老坦给王德林斟满了酒,顿时酒香扑鼻。王德林端起酒碗抿了口,立即感觉到了满嘴火辣辣,咽下去食道有了烧灼感,干咳了一声,问道:“这酒劲儿真大啊,多少度?”

  “嘿嘿,60多度,不过喝了之后不上头。”

  “嗯,很久没有喝了,不担酒了。”说到这里,王德林又想起了死去的妻子和儿子,很久没有去坟茔地去看看了,鼻子一酸,掉下了眼泪。

  “大哥,你这是?”

  “没事儿,是这口酒没有喝好,呛着了!”

  此刻,腊梅端来了两盘菜,一盘葱花鸡蛋和一盘蒸好的深褐色干萝卜条。热情地对王德林说:“大哥,快吃!”

  “哦,你也一起吃吧!”

  “俺喜欢看着你们吃,听你们唠嗑。”

  “不行,这也没有外人,一起吃!”王德林说。

  “老婆子,大哥让你吃就一起吃吧!大哥,刚才你说了,有高兴地事情,给俺讲讲。”

  “是啊,徐三爷那边收编啦,还打死了不少鬼子,人马都编入抗日游击队了,可以说圆满成功,你说能不让俺高兴吗?”

  “呵呵,原来是这事儿啊!值得庆贺!来干一口!”

  两人喝了几口,都成了红脸儿的关公。张老坦饶有兴趣地说:“大哥,自从配合你们打鬼子,我的心啊特别的开心。我看到了你们一次次得胜而归,让小鬼子吃尽了苦头,打心眼里佩服。我有个请求,需要你帮助。”

  “老弟,有话就说,别吞吞吐吐的。”

  “嗯,我知道你是这里共产党最大的官,说话一定能好使……”

  “嗨……我说老弟啊,今天怎么了?快直说吧!”

  “我嘴笨,不知怎么说好!”

  “呵呵,你说大概意思就行。”

  “好,那我说了啊!”张老坦正了正身子板,刚要说出来,又憋了回去。

  王德林微笑地说:“快说嘛,真是急死了人。”

  “那、那我真说了啊!”此刻的张老坦脸红到脖子根,最后鼓起了勇气说:“我想入伙儿,那是什么党哩?告诉你,我说的话全是真的,有一点假话,天打五雷轰!我现在就发誓!”

  “哈哈哈……大哥,你说的话我是听明白了。”

  张老坦憨憨地一笑,说:“俺大字不识,别笑话俺,俺是说心里话。”

  “嗯,你说的意思就是加入我们中国共产党组织,和我们一起干革命,对吧!”

  张老坦头像鸡食米似的频繁点头称是。

  王德林严肃地说:“既然你有这样的意愿,我们组织会考虑的,从今天口头申请之日起,我们将你列入发展对象,待组织考察考核后,会通知你正式加入党组织。”

  “加入组织还需要考什么来着?”

  “是考察和考核!意思看你平时的表现,对我们中国共产党认识程度等。”

  “哎呀,那么麻烦啊!这些我不管,只要跟着你闹革命,打鬼子就成。”

  “嗯嗯,别急,慢慢你就体会到有组织的人,会怎样做,怎样培养你,成为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

  “咋还冒出马克思主义?”

  “好了,不和你说这些了,你的入党介绍人就是我了,以后我要多关心你,让你懂得更多的革命道理。来,咱俩干!”

  “好,干!”张老坦和王德林一口饮尽碗中的酒。

  也就在这个时候,房门被撞开,来了一个人,气喘吁吁地说:“不好了……”

  


 
“清白泉”杯全国清廉诗歌散文大赛征稿启事
“东海明珠谱华章”有奖征文活动启事
新会陈皮文化征文比赛启事
第四届“水滴奖”全国科幻作品征集大赛开始啦
鸿蒙世界征文大赛启事
第五届广西网络文学大赛征稿启事
征文体裁:小说、散文、诗歌、报告文学
“青春与梦想”粤港澳大湾区高校征文启事
“祖国颂歌·东坡诗歌奖”华语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轻文轻小说」第四届耀星祭征文大赛
五女山杯•相约桓仁全国旅游诗词大赛启事
第二届“曹文轩儿童文学奖”征稿启事发布(即将截稿)
“2019东荡子诗歌奖·高校诗歌奖”全国高校评选活动
第二届“听雨轩杯”全国散文征文征稿启事
有奖征集,公开出版丨《中国优秀诗人诗歌精选》
“圆梦园杯”全国诗词大赛启事
“明月山杯”全国诗歌大奖赛征稿启事
第四届爱奇艺文学奖文学赛区启动!
2019年面向全国有奖征文活动征文启事
第三届中国·白帝城”国际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更多...

阿来

徐则臣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MZI美智在首届智能电器产品应用场景开发大赛斩获三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