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李修文 来源:  本站浏览:111        发布时间:[2019-05-14]

  

  猿

  那年春天,在云南,一座小县城里,他见到过一只猿。为了谋生糊口,他跟着几个人来这里,劝说一位企业家给他们投资拍电影,企业家好吃好喝地招待,但就是不松口。这几个人反正也吃了上顿没下顿,干脆便乐不思蜀,成天在小旅馆里睡到黄昏,天黑之前,再赶到企业家的庄园里去喝酒,他们来的时候,花都还没怎么开,倏忽之间,不管走到哪里,梨花樱花海棠花的花瓣已经落得人满身都是了。

  小旅馆所在的巷子走到尽头,再往西,过了一个废弃的水果市场,就来到了一座无人问津的动物园。据说,这动物园是民办的,即将改为房地产开发项目,但是手续还未齐全,所以,就还有一天没一天地开着,那些孔雀、大象和云豹,也只好有一天没一天地继续在这里打发时日。

  一旦起得早,又或心乱如麻的时候,他便去看那些无所事事的动物,当然,他并不买票进园子,每回都只是远远地站着,隔着铁栅栏去眺望它们,大多都只是影影绰绰,但是,他知道,自己根本不需要将它们看得多么清楚,似乎是,只要看见动物们是在厮混与无所事事的,他就放心了,因为瞬时之间,他也原谅了自己的厮混与无所事事。

  话虽如此,说不清道不明的焦虑终究还是如影随形:花瓣们落下来的时候,只要有一朵落在他身前,他便用脚去踩,神经质般,一脚一脚地,直到将花瓣踩成了齑粉和烂泥。

  然后,他就看见了那只猿——一个下雨天,他亲眼见到它被五花大绑运进了园子,他以为,这只是暂时的,毕竟,初来乍到有可能令它愤怒。哪里知道,他天天去看,发现它天天被绑着。直到他在铁栅栏外面遇见饲养员,终于忍不住好奇,去问他,那只猿,为何在这里是这般下场。哪里知道,饲养员竟然对他说:那只猿,是一只终日里都在寻死的猿。来这园子之前,它在四川的一个游乐场里,成天表演钻火圈和踩自行车,在观众鼓掌的时候,它还得作揖和做鬼脸,一只被驯养过的猿,过这样的日子难道不是应该的吗?可是,那只猿的自尊心却特别强,从第一天登台表演,它就不愿意,不驯服,终于有一天,它就开始寻死了,好几度被人救下,但它却执意要死,没办法了,游乐场的老板将它送给了眼前这座园子的老板,可是,新老板也拿不准它会不会再寻死,只好一样将它终日里五花大绑起来。

  他被震惊了,不知道被什么人砸了一拳,这一拳砸得他的太阳穴炸裂般疼痛。自此之后,管他是在喝醉了的迷幻中,还是在睡着之后的梦境里,饲养员对他讲起过的一幕,便不时在他的脑子里电影场景一般闪过:游乐场,暴雨,闪电,高耸的假山上,那只猿,爬到了假山的顶峰,闭上眼睛,而后,头朝下,纵身一跃,跌入了山下;但它却发现自己并没有死,而它只是要死——它爬起来,重新上山,仍然是暴雨,闪电,仍然是闭上眼睛,头朝下,纵身一跃。

  它始终都没死成,然而,它竟然一直都还在寻死。

  夜晚里,他又和同伴们一起,去企业家的庄园里喝酒,企业家叫来了一帮姑娘跟他们喝,自己却并不喝,为了让企业家早日痛下决心,他和同伴们一如既往,全都拼尽了气力去和姑娘们喝酒,间或还要给企业家说上几个段子:皇帝与宫女的段子,奥巴马的段子,赤脚医生和母猪的段子,等等等等。他不擅长讲段子,只好一次次起身,给那些姑娘敬酒,第三轮敬过的时候,一道闪电当空而下,照亮了庭院,还有庭院里的假山,他打了个冷战:闪电里,他似乎见到那只猿就站在假山之巅。

  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像个小丑,而且,那只猿正在见证着他如何扮演一个小丑,他竟然慌张得要命,差点捂住自己的胸口,只好硬下心肠,对幻觉视而不见,再去敬酒。又一轮敬过,他坐下来,面红耳热,喘粗气,身边的同伴,还有那帮姑娘,尤其是那帮姑娘们,大都喝得神志不清了。这时候,企业家端起了酒杯,让他和同伴们先走,他自己接着和姑娘们喝。

  他的一个同伴原本以为今晚能够带走其中的一个姑娘——那姑娘甚至已经跟他聊过了杨德昌和阿巴斯,现在,自己却要先行离开,他当然心有不甘,于是大声吵嚷了起来,哪里知道,企业家的几个手下冲进来,不由分说,将那同伴,还有他,一个个的,全都生拉硬拽了出去;他在假山底下摔倒,接着呕吐,呕吐的间隙,一抬头,他又看见了那只猿,那只猿也冷漠地看着他,他们对视着,但他知道,他正在被鄙视。

  也许是,他需要更加真实地被鄙视,大雨中,他竟然丢下同伴,一个人发足狂奔,奔向了那座隐秘的、无人问津的动物园。

  铁栅栏上了锁,他就去攀爬那铁栅栏,雨水滂沱,闪电接连而下,掉落在地上好几次,他仍然一心一意地去攀爬,看上去,他就像一个心如死灰的盗贼,临死之前要再大捞一把;越过了铁栅栏,他在黑暗里环顾,辨认了好一阵子,总算找到了那只猿被关押的所在——一座高大的、从前曾经关押过长颈鹿的铁笼。铁笼的一步之隔,有一棵苦楝树,他便马不停蹄,跑到苦楝树下,抹去脸上的雨水,现在,他终于可以领受真实的被鄙视了,似乎唯有如此,他才能够继续自轻自贱,才能跟自己说:什么都没用的,继续这么混下去就好。

  然而,那只猿根本不曾理会他,它只是安静地端坐于铁笼之内,全身上下都是湿漉漉的,它当然看见了自己,但却跟没看见一样,在它眼里,似乎众生已然平等,他和一株苦楝树别无二致。这下子该怎么办呢?他未能满足,但却也不至于去激怒它,就横下了一条心,持续不断地去和它对视,也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他终究未能在那只猿的眼神里找出自己和苦楝树的区别。雨越下越大,他不断地打着寒战,一个闪念袭来,他的身体里却骤然生出了崭新的震惊:实际上,他有可能真正是配不上那只猿的鄙视的——现在的它,是尘缘了断的它,是一身清凉的它,所谓的隘口与关卡,它早已渡过了,证悟和执迷,故乡和他处,等等等等。确切的是,这世上的一切语词,语词背后的迷障,都和它一干二净了,现在的它,只剩下死亡一件事。

  雨水继续浇淋苦楝树和他,当然还有那只猿,猛然之间,他开始仇恨那只猿,他嘲笑它:想死还不容易吗?你倒是绝食啊!说来说去,你还是智力不够,绝食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没想到嘛!可是,一念既罢,他觉察到了自己的脏,于是,他如坐针毡,在雨水里茫然四顾,最终,他仓皇着,从苦楝树底下跑出去,再次翻越了铁栅栏,一步步,落荒而逃。

  鹤

  鹤归空有恨,云散本无心;鹤飞蝉蜕总成尘,欲报明珠未得伸;犬因无主善,鹤为见人鸣;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月出溪路静,鹤鸣云树深;鹤笙鸾驾隔苍烟,天上那知更有天——其实,他有一个隐秘的习惯:不管在哪里,一旦心慌意乱,他便要找出笔纸,下意识地写写画画,每逢此时,他写下的,多半是那些他能想到的、关于鹤的句子。

  也许,他的身体里的确住着一只鹤。许多次,他想象过那只鹤从自己的身体里破空而出,飞向了天际,再从天际里往下看,但见绿苇丛生,又见渚清沙白,它便忍不住唳叫,利箭一般,直直地插入云霄,而后搅动云团,腾越出来,一意低头,径直冲向苇丛,在其中厮磨,在其中翻滚,身下所碾压的,再无别的什么,只是巨大的、一直铺排到了天边的绿;过了一会,它被苇丛边的河水吸引,内心涌起令自己更加清洁的渴望,于是展翅入河,闪电般击穿波浪,波浪消散,一遁再遁,任它投入和疾驰,就像是,那河流早就在等待着它,因为它的清洁,那河流将变得更加清洁。时间到了,好似是命定的召唤来临,它浮出水面,重新跃入天空,张开翅膀,是的,作为一只鹤,唯一的命定,即是飞翔:唯有飞翔,它才能飞越了山河,又扩大了山河。

  他在许多地方见过那只鹤。在火车车厢里,他往外看,那只鹤刚刚掠过车顶,飞入了满天的霞光和被霞光照耀的甘蔗林;在北京的石佛营,后半夜,天快亮的时候,路边小摊,酒冷火残,那只鹤在楼群与楼群之间翻飞,最后,径直朝着那小摊扑面飞来,却像是一块提前到来的鱼肚白;还有沈阳铁西区的废弃工厂,那只鹤在车间里飞,在烟囱边上飞,他眺望着它和辽阔而枯寂的厂区,竟然一阵眼热,似乎它只要飞下去,炉火便会重燃,机器便要重新轰鸣,一个赤膊流汗的年代便会重现在满目萧瑟里。

  然而,事实上,他只见过一只真正的鹤——那年春天,他幽闭在一座荒岛上,终日去写一部似乎永远也写不完的剧本,当然,与其说是在写作,不如说,下意识里,他是在躲避:他怕追稿的人在他平日生活的城市里找到他。荒岛上养着数百只鸡,他就是在这群鸡里,见到了那只真正的鹤。据鸡群的主人所言,这只鹤打幼小时从山谷里跌落至此处之后,就跟公鸡母鸡们一起长大,公鸡母鸡们能飞多高,它也就只能飞多高,它的胆子,实际上比鸡还要小,是啊,它早就忘了自己是一只鹤了。

  可是他知道,这不过都是障眼法,现在的那只鹤并不是真正的它,那只是谎言里的它:一个黄昏,他一个人在河滩里打转,被河对岸漫无边际的芦苇荡所迷醉。因为是春天,世间万物都有新鲜和狂妄之美,所以,世间万物都叫人苏醒和悔恨。他还正在胡思乱想,突然,苇丛里飞出了那只鹤,它先是踏踩于芦苇之巅,在随风起伏的芦苇荡里忽隐忽现,其后突然振翅,唳叫着飞向了半空;在半空里,它一时如剑客舞剑,端的是疾风骤雨,一时又如画布上被水洇开的墨汁,缓慢地流淌,直到静止,因为这静止,眼前山河竟然被扩大到了无限辽阔的地步;最后,它可能是发现了有人在偷窥它,趁他还迷离着,竟然在疾飞里收拢翅膀,一意俯冲,扎入水中,再也消失不见。

  所以,鸡群里的它,只是谎言里的它:到了傍晚,鸡群从山林里现身,纷纷归笼,他又看见了那只鹤,现在的它与芦苇荡里的它相比,显然是判若两物。他走近它,蹲下来,抱着它,再逼视着它,它却蓬头垢面,卖乖卖傻,看上去,就像是一场审讯。而那铁了心的特工偏偏不肯露出原形,甚至学起了鸡叫,费尽了气力,想要从自己的手中挣脱出去。

  一时之间,他怒从心起,抱着它,在密林里穿行,一路狂奔着,从荒岛上唯一的一条石阶上跑下去,跑到河滩边,再将它放下,对它吼叫,命令它飞起来,可是,它却只有慌张,瑟缩着向后退,一只脚退到河水里,竟然像是被烙铁烫了,龇牙咧嘴地抽回了脚;他当然不信,干脆重新抱起来,再将它的全部身体往河水里按下去,终究,它只是发出了几声鸡叫,无力地扑扇了几次翅膀,他只好颓然放过了它,不再折磨它。

  但是,他确信自己认得另外一个它,哪怕化成灰也认得它。在满天的夕照之下,他和它,相顾无言,越是相顾,他就越是想念那只芦苇荡里的鹤,那只半空里疾飞或静止不动的鹤,他感到,一只鹤,从他的身体里飞了出去。

  猿

  那么,开始吧。钻火圈,踩自行车,作揖,做鬼脸,开始吧。

  北京,光华路的一间密室,窗帘被拉下,他怀揣着巨大的不祥之感,打开电脑,演示PPT。为了得到这个机会,他甚至请人找了许多插图,精心地安置在每一页上。“好吧,《港岛沦陷》的电影故事框架是这样的:整个故事分为三段,第一段,写的是日寇在圣诞节那天入侵香港,一个罪犯趁机越狱,和一群逃难者同行,可是,同行者为了活命,只好刺死了那个已经变成英雄的罪犯;第二段,写的是一群民众向日寇出卖了营救他们的英国飞行员——”

  伴随着他的演示和讲述,在座的那些香港人,全都紧缩了眉头,他心里暗暗叫着不好,也只好吞着唾沫,硬着头皮继续往下说。终于,有人忍耐不住,扔掉手里的咖啡杯,质问他:“这是什么鬼?!”更多的人跟上,纷纷质问:“这是什么鬼?!这是什么鬼?!”他强自镇定,不再讲述情节,谈起他心目中这部电影的风格和调性,众人仍然无动于衷,眼神里尽是嘲讽。不要紧,他终于找到了准确的表达:“《无耻混蛋》,诸位听我说,这故事就是香港版的《无耻混蛋》啊!”

  有人截断他的话,怒吼起来:“我看你才是他妈的无耻混蛋!”

  众人纷纷起身离席,他慌忙起身,跑到会议室门口,拦住大家,央求他们再给自己一个机会:其实,他的电脑里,还有另一版故事。众人迟疑着,互相打量着,最后还是不耐烦地坐下,听他去讲另一版故事:“圣诞之夜,日寇的枪炮声惊醒了沉睡在浅水湾海底的怪兽,怪兽一怒而起,对日寇大开杀戒,最后,被拯救的市民和怪兽共度圣诞,面对满天的烟花,市民和怪兽的眼眶里都涌出了热泪。”

  他怀疑自己听错了,仔细听了一会,他终于确信,的确有人在给他最后讲出来的故事鼓掌,如此,他和同来的香港导演对视着,终于松了口气;然后,出品人先行离席,并且通知他和导演一小时后上楼,去他的办公室里谈合同。他和导演连连称是,鞠躬,欢送大佬们离开,然后,导演走到窗边,拉开窗帘,跟他商量,此次项目,可以给他钱,但不能给他署名,因为导演早就已经对媒体宣布过,他将自编自导,如果他不同意,那么,现在就可以滚蛋了。

  好吧,他呆愣了一会,透过窗缝,眺望着大街上的人流和各色招牌,时而又听见自己吞唾沫的声音,他回转身来对导演说:“好吧。”

  好吧,继续吧。钻火圈,踩自行车,作揖,做鬼脸,继续吧。

  过了半年,那个《港岛沦陷》早已沦陷,直至烟消云散。他去了重庆郊县,到一个剧组里打杂,听说他写过东西,剧组就让他去伺候一个正好在此度假的作家:这部剧是根据这位作家的长篇小说改编的,而且,作家的下一部长篇小说的影视改编权也被出品方购买了,听说作家已经开始了下一部的创作,剧组干脆将他请到了风景还算宜人的拍摄地来动笔。他其实看过这位作家的小说,那是他小时候,为了防止他驼背,他的父亲每天让他睡硬板床,连枕头也是用几本小说装进布袋里做成的,每天晚上,他都会偷偷地从枕头里掏出小说来看,这其中,就有这位作家的作品。

  作家的居处,正对着嘉陵江,按照剧组的规定,作家不出门,他也不能出门,寥寥可数的出门时间,就只有上街去为作家买烟买酒的时候。这一天黄昏,趁着作家去嘉陵江边散步,他也忍不住想出去晃荡,可是,路过作家的房门时,他发现房门只是虚掩着,突然,一股强烈的好奇心袭来,使他推开了房门:他想去看一看,作家的新作到底在写什么。

  那勾了他的魂的新作,写的竟然是一个旧社会马戏团的故事,没看两页,他的老毛病就犯了,又走神了,对着窗外的嘉陵江发呆,脑子里倒是开起了一座马戏团:小丑,王子,大象,狮子,还有猿,全都纷至沓来。他甚至在想,要是他来写这部小说,他会怎么写,不知不觉,他就忘了时间。当作家的怒吼声在身后响起时,他吓坏了,慌忙上前解释,说自己其实也写东西,偷看他的稿件只是因为好奇,但作家根本不信,拿起手机就给剧组打电话,要他们赶紧通知他自行滚蛋。

  夜里,他被发配到拍摄现场里去做场工。戏份是县太爷骑马出行,但是,并没有马,县太爷得坐在一左一右两个人的肩膀上,先去了一个场工,还差一个,没有人愿意去,场工们坐在屋檐下躲雨,却都纷纷地看向他,他受不了这尴尬,当然,终究是舍不得这份生计,他站了起来,朝县太爷走过去,一边走,他一边想起了云南小县城里的那只猿:也许,它离开四川前往云南的时候,也跟此时此刻差不多?这么想着,他和同伴抬起县太爷,往前走,道路湿滑泥泞,为了不让县太爷摔倒,每走一步,他都得使出吃奶的气力,再夸张地侧支着身体,继而,重重但却不为人知地踩出双脚,看上去,就像一只真正的猿。

  猿与鹤

  他真的是写过东西的,远的不说,就在这几天,他还写过两个小说的开头,虽然只是两个开头,但毕竟聊胜于无,他总是忍不住想:要是写够一百个小说的开头,弄不好,他就能重新写完一整篇小说了吧?

  《猿》:“从小旅馆往东,有条小路,这小路将到尽头的时候,有一座动物园。动物园里,有一棵苦楝树,苦楝树正对着一座高大的铁笼,笼子里坐着一只猿。且不说那只猿,先说动物园,这动物园,早已破败得寒酸,除非走错了,几乎不会有人来,奇怪的是,有人非要死皮赖脸地付租金,拿下了一个摊位,卖气球,卖饮料,卖方便面,租下这摊位的人,打四川来,早前,也是一个饲养员,他饲养过的,正是笼子里的那只猿。他怎么就舍不得那只猿,大老远,从四川跟到了云南?有人问他,他也说不出话,因为他是个哑巴。这哑巴,说是在摆摊,实际上,他根本就没管过自己的摊位,一天到晚,只顾带着一堆吃喝去讨好铁笼里的那只猿,铁笼里的猿却不理会他,成天都闭着眼睛;这样,哑巴就在笼子外头唱歌,唱又唱不出声,咿咿呀呀,咿咿呀呀,听得人想死,听得那只猿也想死,只好睁开眼睛,厌烦地对哑巴嘶吼,它一嘶吼,哑巴就掉起了眼泪——”

  实际上,这篇小说如果能够继续写下去,他大致会这么写:一个饲养了那只猿半辈子的哑巴,从四川千里奔赴云南,为的是,去帮助那只猿完成自杀。可是,一如既往,他没能写完。

  《鹤》:“沈姓男,家住安康,春来耕种,秋尽渔猎,每猎于山中,必于古槐之下献祭,多为粟米瓜果,奠罢行猎,多有小获,不获亦不以为意;忽有一日,断崖跌足,几欲丧命,幸得少年搭救,沈姓男作揖道谢,少年连称不必,言谈之间,多有英豪之气;当夜,沈姓男睡至方酣,忽听得山林间风云大作,一惊而起,却见那少年正持弓射箭,一箭既毕,白雉翠雀,纷纷坠地,眼见得林动如哮,鼠狼奔突,于埂,于谷,于溪涧,少年朗笑三声,再张弯弓——”

  这一篇,之所以文白夹杂,大概是他实在百无聊赖,又实在想写,便想起了蒲松龄的《王六郎》,反正他也不知道小说该怎么写才算好,于是就干脆对着《王六郎》仿写了起来,他想写的是:一个猎户,无意中用粟米瓜果搭救了一只白鹤,结果,那白鹤修行既毕,便化作山中少年,和他结下了旷世情谊,而后又长亭作别,再无相见之期。可是,一如既往,他仍然没能写完。

  既然无法写完一篇小说,那么,就好好在剧组里混日子吧。不曾想,剧组里的日子也混不下去了:这一天,被剧组请来此地的那位作家前来拍摄现场找导演聊天,一眼看见了他,将制片人招至身边,耳语了几句,随后,制片人就来通知他:“现在,你可以从这个剧组里消失了。”他想不明白,这究竟是为何,制片人到底心软,跟他说了实话,他便径直去找那作家,跟他说,那天偷看他的小说仅只是好奇,绝无任何恶意,还有,他的女儿才半岁大,等着他挣了钱拿回去买奶粉。可是,那作家双手一摊,对他说:“我打听过你了,当初也是小有名气的青年作家,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你倒是说说看,一个剧组,岂容两个作家?”

  那一天,当他离开剧组,在嘉陵江边的河滩里往前走的时候,他的眼眶里确实涌出过泪水,但那绝非因为欺辱,而是欺辱到了头,于是,真真切切的喜悦之泪便到来了:自此之后,钻火圈,踩自行车,作揖,做鬼脸,以上种种,你我一别两宽就好,我不是不知道,钻完火圈,踩完自行车,我有可能换来一顿吃喝;我也不是不知道,作完揖,做完鬼脸,我又有可能得到几颗糖果。可是,不要了,那些不曾得到的,我不要了;那些没有写完的小说,我要将它们写完。此一去后,无非是自取灭亡,无非是哀莫大于心死,但又不去死。这么想着,心底里竟蓦然一惊——他之不死,和那只猿之要死,岂非就是一回事?

  在嘉陵江边的河滩里,他清晰地看见了那只猿,它就站在满天夕光的照耀之下,等待着他去走近,眼神里绝无任何鄙视之意。现在,他们变作了同路的兄弟。所以,当他靠近那只猿,只是会心地和它对视了一眼,再并排一起朝前走。这时候,一阵山风从嘉陵江对岸袭来,河滩上的杂树摇曳了片刻,立刻静止下来,还有那些江水里的石头,根本纹丝未动,一如世间的信心。

  当然,那时的他并不全然知晓:就算满目里都遍布着信心,但是,在那信心所及之处,出租屋中,小旅馆里,当他开始写下那些他真正想写的东西,还会有另外一张血盆大口在等待他,那便是无能,那种深深的、令他几乎痛不欲生的无能。就算身体里已经装下了吃定的秤砣,他终究无法写完一篇小说。每逢此时,他难免会想起那只苦心等死的猿:于它而言,死亡当然是一场盛大的节日,为了这个节日的到来,它一再被救下,被绑缚,被幽闭,真正是将这些磨折当作了通往正果的九九八十一难。可是,要是他一直等不来那场盛大节日,就像他,这一生里都注定了再也无法写完一篇小说,他和它,又该如何是好呢?

  还有那只从身体里飞出去的鹤,他已经有多久没有看见过它了?

  鹤

  北京,石佛营的出租屋里,正是后半夜临近结束、黎明正在到来的时候,他看了看自己写下的那些白纸黑字,不由得一阵心慌气短:好不容易,他总算写完了一整篇。可是,他清楚地知道,这并不是他一直想写出的那种小说,也许,能够算作一篇散文?

  他在微光里出门,想去碰碰运气,看看这时候是否还能填饱肚子。不承想,他熟悉的那家路边小摊竟然还没收,一群喝得醉醺醺的人仍在对着老板大呼小叫:肉筋,脆骨,大腰子!他点了自己想要的,找了个角落坐下。不承想,有人奔过来按住了他的肩膀,他回头,发现对方竟然是嘉陵江边拍摄的那部电视剧的出品人,再去定睛看,这才看清楚,那群喝得醉醺醺的人,无一不是影视大佬。从前,他只是在各种媒体上见过他们,显然,如果不是为了追忆一下青春,大佬们是不会来到如此穷寒之处的。

  那出品人按住他的肩膀,还没开口,径自先笑起来,他哈哈大笑着告诉大佬们:“这个人不愿意做编剧了,非要当作家!对对,作家!作家!哈哈,作家!”不知道究竟是什么触动了大佬们的笑神经,他们全都大笑起来,他反正也闲着,就跟着他们一起笑——此时的他,早已经被另外一场忧虑所裹挟:他刚刚写下的那一篇,究竟是小说还是散文?还有,为什么,哪怕是写散文,他都害怕得要死,拼命担心写完这一篇就没了下一篇?

  正笑着,不经意去看远处的时候,他突然便想起了一件事:有一回,也是在这小摊边,他目睹过身体里奔出去的那只鹤曾经在楼群与楼群之间翻飞,最终,它径直又朝着小摊扑面飞了回来。恍惚之间,它觉察到了某种救命的东西正在等待他,于是,他做了一个决定:他要再去那荒岛上,他要再去见见那只鹤。

  天亮之后,他奔往西客站,坐上了向南去的火车,一千多公里后,他下了火车,再换乘汽车,驱车几百公里,来到了一条大江之畔。这时候,已经又是后半夜快要结束、黎明正在到来的时候。在大江边,他好说歹说,又加了价钱,终于说动了一个早已入睡的船夫,发动小船,将他送往了那座荒岛。在那荒岛上下船之后,沿着石阶,他一步步朝上走,再去辨认曾经熟识的周遭,直觉得一切都恍如隔世。好在是,他已经听到了公鸡的打鸣,不由得加快步子,直至在石阶上奔跑,跑向那个已经久违了的鸡群的主人。

  蒙蒙雾气里,鸡群的主人却告诉他:那只鹤,早就死了。

  世间人事,无非如此。他张大嘴巴,惊诧地看着鸡群的主人,对方不以为意,根本上,对方就是在对他说一件再微小不过的事情。他便再一遍在心里对自己说:世间之事,无非如此。终了,他忍不住,又问对方那只鹤是怎么死的。答案却更加吊诡:“可能是在鸡群里待的时间太久了,那只鹤,竟然是染上了鸡瘟而死的。”

  “但是,要说它就是染上鸡瘟死的,倒也不是——”鸡群的主人继续说,“那只鹤,像是死到临头才想起来,自己并不是一只鸡,自己是一只鹤。于是,哪怕只剩下了一口气,它也要做回它的鹤。它突然就张开了翅膀,拼命飞上了天,你是不知道啊,它真的飞上了天,活生生跟山上的一块大石头撞在一起,掉在地上,没死,撞晕了,哪知道啊,一醒过来,再往天上飞,飞了没几步,又撞在那块大石头上了,这一回,彻底死了。”

  原来如此,他一边听,一边打起了寒战,那鸡群的主人多少觉得诧异,不明所以地看着他,而他却只顾死命地盯着河水的对岸去看,疯子一般,就好像,那双眼可以变作双脚,瞬时之间,便要踏破这横亘于前的茫茫雾气。鸡群的主人啊,你有所不知:事实上,他已然踏破了雾气,重回了那一年的春天,在春天里,世间万物,都生发出了新鲜与狂妄之美,那只鹤,先是在天空里舞剑,而后又像一滴墨汁般去流淌,直至静止;过了一会,他突然发足狂奔,穿过雾气,穿过举目皆是的山毛榉,跑下了一千二百级石阶,来到河水边,没有片刻犹豫,二话不说,他便跳进了河水。鸡群的主人啊,你有所不知:唯有奔跑起来,再不停奔跑,他才是那只鹤;唯有跳进河水,再继续埋首,他才是那只鹤——那只身在天空里的、剑客和墨汁一般的鹤。

  


 
“清白泉”杯全国清廉诗歌散文大赛征稿启事
“东海明珠谱华章”有奖征文活动启事
新会陈皮文化征文比赛启事
第四届“水滴奖”全国科幻作品征集大赛开始啦
鸿蒙世界征文大赛启事
第五届广西网络文学大赛征稿启事
征文体裁:小说、散文、诗歌、报告文学
“青春与梦想”粤港澳大湾区高校征文启事
“祖国颂歌·东坡诗歌奖”华语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轻文轻小说」第四届耀星祭征文大赛
五女山杯•相约桓仁全国旅游诗词大赛启事
第二届“曹文轩儿童文学奖”征稿启事发布(即将截稿)
“2019东荡子诗歌奖·高校诗歌奖”全国高校评选活动
第二届“听雨轩杯”全国散文征文征稿启事
有奖征集,公开出版丨《中国优秀诗人诗歌精选》
“圆梦园杯”全国诗词大赛启事
“明月山杯”全国诗歌大奖赛征稿启事
第四届爱奇艺文学奖文学赛区启动!
2019年面向全国有奖征文活动征文启事
第三届中国·白帝城”国际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更多...

阿来

徐则臣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MZI美智在首届智能电器产品应用场景开发大赛斩获三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