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55        发布时间:[2019-05-12]


  农历的腊月,太阳似乎不太留恋和眷顾这个地球,匆匆忙忙的来,又匆匆忙忙落了下去,不到晚五点,天色已黑了。没了阳光,缺少了温暖,加之刮起西北风,这天嗷嗷的冷,冷得让人透不过气来。

  滴道河的街道坐落在山的脚下河床平缓的地方,不远处就是弯弯曲曲的穆棱河。天上飘着小清雪,街道上的行人断断续续,偶尔能看到街头的枯瘦的恶狗夹着尾巴去寻觅食物,夜幕笼罩了上空,街面也寂静了下来。

  大半道,日伪护矿队屋子里却很热闹。几名伪军拥挤在桌子前饮酒,说起了黄嗑很溜儿,不时也引来阵阵的淫笑。同时,在长长的土炕上,有的坐在那里私下闲聊,还有的围坐在一起在推牌九,呼喊震天。

  屋外只安排两名护矿队员站岗,背着枪,披着棉大衣,双手伸进袖子里,蜷缩在那里如硕大的草虾,摇晃着身子。时隔大约一个小时,房门打开,出来两名护矿队员,刚才站岗的那两名护矿队员见来接替站岗,打个旋风钻进了屋子里。

  刚出来的一名护矿队员喊道:“他妈的,这天够冷的,老二都他妈的冻硬了!”

  “大哥,嚷什么嚷,赢了没?”

  “赢个屁,妈的,老子今天运气老臭了,点不旺,刚刚起了点儿,又他妈轮到我站岗了,唉……”

  隐蔽在这里等待已久的孙鸣山及高亮的队伍悄悄地待命,密切注视着,只要高亮发出命令,就会立即操家伙,对护矿队进行攻击。

  事情总是不随人愿,始终处在变化之中。就在高亮准备行动之时,忽然一阵汽车的马达声由远而近传来,接着一辆日军卡车驶向了这里,从日本军车上跳下了十几名日本宪兵。同时卡车驾驶室内走出一个人,孙鸣山感觉眼熟,低声对高亮说:“高政委,这个人怎么那么眼熟啊?”高亮也在注视:“难道是他?”

  “谁?”孙鸣山问。

  “木野。”

  “对、对,就是他。他们来凑什么热闹?”

  “先别急,看看究竟。”

  正在站岗的两名护矿队员见突然来了这么多日本宪兵,立刻立正,向木野行了军礼。

  接着,木野带领宪兵推门走进了屋子里。见到这些护矿队员“非常热闹”的场面,一脸铁青:“八嘎!”

  这些护矿队员见突如其来的日本宪兵,各个神色恐惧,呆呆地不知道如何是好。木野手持军刀,脚踏皮靴绕着屋子里走了一圈,凶狠地目视着每名护矿队员,随即给了几名护矿队员几个耳光。大声喝道:“你们的队长呢?”他连续问三遍,仍没有回答。一名坐在角落中、醉酒酣睡的人,被木野的喊声惊醒,醉眼惺忪地看了一眼木野,顿时大惊失色,他扶着一张椅子站了起来,语无伦次地说:“太、太君,我在、在这里。”

  木野见状,被气得火冒三丈,眼睛都绿了,狠狠地说:“八格牙路,你的失职,死啦死啦的。”

  两名宪兵听到木野指令,上前扒光了这名队长的衣服,将其拖出门前,寒风中,这名队长哀嚎地求饶:“太君饶命啊、饶命啊!”众多护矿队员被眼前情形吓得面如土色,大气不敢喘。

  这时候,木野命令日本宪兵将护矿队员全部赶了出来,对他们说:“你们的看看,这就是违犯军纪的下场,你们的明白?”

  “是,太君!”众人回答。

  “太君饶命啊,我再也不敢了……”护矿队队长一直在哀求。

  木野见好就收,只是给他们点儿颜色看看,命令将护矿队长拖进了屋子里。接着命令一部分护矿队员,前往大通沟矿区巡查。

  孙鸣山焦急地说:“高政委,我们怎么办?眼瞅着他们跑了!”

  “鸣山啊,就靠咱们这点人手,一下子吃掉这么多鬼子和护矿队,会消化不良的,弄不好会把我们陷入危险境地。我们可以放他们一马,护矿队不可能全部都跟着木野一起走,会留下一些人在这里驻守。听我的,待他们走远,我们再行动。”

  孙鸣山见高亮说的在理儿,不再作声。

  卡车又重新发动,发出轰鸣声,日军宪兵乘上了卡车,十多名护矿队员跟随在卡车后面,向西驶去。

  屋内的护矿队员仅剩下10多人,惊魂未定他们围着护矿队长,用雪搓红了皮肤,接着用凉水清洗之后,抬到炕中,身上覆盖着棉被,捂得严严实实,这才缓过劲儿,痛苦中谩骂道:“奶奶的,木野这个王八犊子,下手真他妈的狠啊!哎呀,冻死我了……唉……给鬼子卖命落得这样下场。”

  “头儿,这年月,你得长点心眼儿啊!这小鬼子拿咱们不当玩意儿,说打就打,说骂就骂,说杀就杀,兄弟们每天都在提心吊胆地活着,哪有出头之日啊!”一名矮个子护矿队队员说道。

  一名高个子护矿队员说:“是啊,咱们平日里受夹板气还不说,回家老婆孩子都没好眼看咱,这活的真憋屈啊!”

  护矿队长强忍疼痛,说:“你们能不能别说了,净说没用的,哎呀疼死我了……有能耐,你们别干啊!”

  “不干就不干,妈的,有什么了不起,总的想个活路啊。我看这么折腾,我们也好不哪里去。”高个子护矿队员说完把手中的枪扔在了地上。

  “你他妈的找死啊,哎呀……疼,你给我站住,把枪拿起来。”护矿队长极力地阻止,“你在趁我之危啊,如果我好模好样的,我早就毙了你!”

  “队长,你这话说大了吧。老子从来没有惧怕谁,你是谁啊?看你有点儿人味,称你队长,否则谁他妈的屌你啊。看看你的熊样,小鬼子简单折腾,就把你吓破了胆子,求饶,对待兄弟们,我看比小日本还狠。”

  护矿队长被气的全身哆嗦,大声吼叫:“妈了个巴子,你还敢教训我,来人,把他抓起来。”

  这回高个子护矿队员立刻拾起了刚才扔在地上的枪,高喊:“我看谁敢动我?”

  其他人见状,把枪放下,矮个子护矿队队员哀叹:“都是自家兄弟,何必伤和气!”

  高亮和孙鸣山靠近这座屋子里,已经听到里面的争吵声。护矿队内部内讧,这出乎他们的意外。高亮感觉时机已到,他和孙鸣山各持一把盒子枪推开了门,冲了进去。高亮大喊:“都把枪放下,我们是抗日游击队。只要把枪放下,我们是不杀你们的。”

  护矿队队员们在高亮和孙鸣山的震慑下,纷纷将手中的枪扔在了地上,身后的游击队员蜂拥而至拾起地上枪支。不费一枪一炮,将10余名护矿队缴械了。

  事不宜迟,高亮知道,木野及那些被带走的护矿队员很快就会回来,立即命令队伍撤退。正在准备撤退中,那个高个子护矿队员跪在地上向高亮哀求:“长官,把我也带走吧,你如果不带走,我和其他几个兄弟不死也好不哪去,小鬼子是不会放过我们的。”

  见他这么一说,其他人也跪在了地上哀求收留。高亮暗喜,大声说:“好,既然大家有这样的愿望,那就跟我们走吧!”

  木野带领日本宪兵和护矿队巡查回来之后,见屋子里只有护矿队长躺在炕中哀嚎,其他人都不见了。木野上前问道:“你的那些人,哪里去了?”

  哀嚎中他似乎有些胡言乱语,哪有心思回答木野提到的问题,不断地在那里呻吟。

  气急败坏的木野吼叫:“八嘎,你的快说,他们哪里去了?”

  护矿队长痛苦地挣扎,有气无力地说:“抗日、抗日游击队、队,他们走、走了!”

  木野暴跳如雷,让他想不明白抗日游击队竟然如此诡异地偷袭这里,居然还带走了护矿队队员,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溜走。他恨这些中国人,更恨与大日本皇军离心离德。越想越生气,面目狰狞地对护矿队队长说:“你的,大大地坏了。”索性抽出军刀砍向了护矿队长,只听“啊”的一声,护矿队长的头颅被砍下,滚落在地上。

  木野一脸凶相转身又看了看身后的多名护矿队员,又一次提高了嗓门:“你们的听着,对皇军不忠,这就是你们的下场!”

  众多护矿队员,面对木野的淫威,纷纷向外退步,被守候在门口的日本宪兵挡住,只能任凭木野肆无忌惮的数落。

  王德林根据吉东特委的指示,经过充分的酝酿,带领高亮率领的游击队并入了抗联第四军,由李延禄将军统一指挥,建立起纵深的深山密营根据地和矿区游击区,后来被称为“红地盘”。这块“红地盘”,东至二人班、兴凯湖北岸,南至西大翁苏联边境,西至梨树镇猴石,北至哈达河北山。

  韩福英组织的妇女会发动做手帕,上面绣有“抗日到底”字样,送给游击队战士,激励亲人们奋勇杀敌。面对敌人严密封锁,孙鸣山组织“反日会”在夜幕下,拉爬犁,手提肩扛,冒死将物资运送到密营的抗日游击队和抗联第四军将士。同时设路障、锯电线、破坏小鬼子测量标志、捣毁矿区机电设备等设施,呈现星火燎原之势。搞得小鬼子首尾难顾,日夜不宁。由于群众基础好、抗联第四军日趋活跃,抗日斗争情绪高涨,无论是日伪山林队还是日伪军却因此而闻风丧胆,惶惶不可终日。

  飞天鼠在徐三爷的山林警备队里当差已经数日,基本摸清楚了具体情况。连日来,南大营的军事设施全部完工之后,驻守在那里的日军吸取了护矿队、日伪军被收编瓦解的教训,开始扩大周围的警戒,派出了一个小队进驻警备队,形式上协助警备队,加强警戒,围剿抗日队伍,实际上对警备队严加监控,防止类似事件的发生。小队长名叫恒九晋三,中等身材,诡计多端,每天带领几名宪兵严格督查警备队的活动情况,这让徐三爷心中十分的不快。常常待在屋子里闷闷不乐,他预感到小鬼子对他及警备的人员极不放心,迟早与小鬼子分道扬镳。

  这天他找来了飞天鼠,对他说:“你在这里待了几日,凭你的直觉,小鬼子已经开始不放心咱们了,怎么办好?”

  “嘿嘿,三爷,这小鬼子花花心眼子多了,羊皮和狼皮是永远不能搭在一起,以我意见,还是反水吧。时间长了,小鬼子难免对你下黑手。你看到没?凡是跟小鬼子一心一意干的,都会闹掰(翻脸),没有一个好下场。正好小鬼子在咱们眼皮底下,莫不如靠窑(投到一个绺子里)一起干得了。”

  “其实,我一直这么想的。”

  “你还有什么而担心的?”

  “倒是没有什么大的担心,怕受不了赤匪的约束,不自由。”

  “三爷,我可不这样想的,宁愿接受组织约束,也不愿意替鬼子办事。你以为现在自由吗?其实,也并不自由。我和小鬼子不共戴天。现在就看你能否下定决心。”

  “现在开局(绺子里有难处),单独和小鬼子斗,迟早会被灭的。”

  “三爷,上回我已经和你说过,如果我们上托(配合行动),保证兄弟们的安全。起皮子(起事开局)我们都有计划,妥妥的。”

  “这样,我就放心了。”

  “好,事不宜迟,我尽快与老王联系,咱们来个内外开花,先把这一小队日本宪兵灭了之后,正式投奔我们,也算是拜庙(送大礼)。”

  “嗯,那我就听你们的消息了。”

  “好,今夜我就出去。”

  飞天鼠趁着夜色来到了张老坦菜营地,见到了王德林。多日不见,自然寒暄了几句。当得知徐三爷决心接受收编,这让王德林十分的欣喜,高兴地说:“这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啊,徐三爷终于下了决心了,你飞天鼠又立大功了!”

  “大哥,什么大功不大功的,只要你吩咐,小弟会全力去做的。”

  “老弟啊,我们都是革命同志了,我们不能以江湖义气感情用事,而是尊重和服从组织决定,认真去执行。这次,你的任务很好。回去后,告诉徐三爷,我们共产党人说到做到,只要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一心跟随我们打鬼子,我们就欢迎。同时一定密切配合,做好迎接的准备,积极配合痛击小鬼子。”

  


 
「都市杂志•庆祝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专刊」征稿启事
「大益文学」征稿启事:我们终将会用文字去到最远处!
首奖3万元〡你写给世界的文字,我为你免费出版”第三季小说出版资助活动开启!
2019年贵州尚坤杯”全国征文大奖赛征稿启事
起点女生网第一届金笔点凤征文大赛
第十七届中国微型小说年度奖(2018)评奖启动!
第四届袁可嘉诗歌奖”征稿启事
中医药70年·老照片的故事”专栏征稿启事
四季老舍•夏五月的青岛主题征文邀您参与啦!
全国首届闻捷诗歌奖创作大赛征稿启事
2019衡水湖首届诗歌文化节原创诗歌征稿启事
2019衡水湖首届诗歌文化节原创诗歌征稿启事
外国文学年度研究”栏目征稿启事
第二届宝珀理想国文学奖启动
第四届全国青年自由写作大赛征稿启事
2000元起/篇丨腾讯职场征稿启事(长期有效)
第二届听音杯”书信大赛征文启事
首届中国田园诗歌奖”征稿
奖金2万〡第六届淬剑诗歌奖征稿启事
第五届中国(宝安)诗歌论坛暨第二届福海海洋诗歌文化节开始征稿
更多...

叶辛

格非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东软集团2018年营收71.71亿元,医疗业务毛利率近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