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张艳梅 来源:  本站浏览:96        发布时间:[2019-05-11]

  

  写出尘世的热闹与荒凉、生命的凋零与繁华,在沉默的大多数中写出自己内心的声音,在平庸的生活里写出情感的深度,是文学的本质力量。

  困境是整体性的,但我们还是愿意看到独特的、真实的,能够给我们以光照,更接近真正的人的文学,这是作家这一职业惟一的尊严和价值所在。

  我们期待从小说中读到怎样的现实生活?写作者如何呈现文学的理想性?现实生活非常复杂,书写时代的发展与进步是现实,看到社会的弊端和乱象也是现实。无限放大任何一端,都会偏离现实主义文学的真实性要求。而某种意义上,真实性是理想性的基础。真实呈现生活,是现实性的一个方面;在客观表现之上,还有主观判断,写作者如何看待时代、生活,包括历史,同样非常重要。至于以怎样的形式去表达,其实没有高下之分。虚构文学并不比非虚构文学距离生活更远,如果非虚构只是呈现生活表象,而虚构文学能够以巨大的思想能力深刻揭示时代本质,显然距离真实就会更近。

  长篇小说的现实主义书写并不是一个新话题,在今天却很有意义。百年新文学长篇小说创作主流就是现实主义,从1933年作为现代长篇小说成熟标志的茅盾《子夜》,到2018年影响广泛的李洱《应物兄》,都可以看成是现实主义经典文本。至于新文学史上的人生现实主义、主观现实主义、革命现实主义、魔幻现实主义、新现实主义,哪一种与批判现实主义中的现实,与每一代人经历的现实生活更加契合,不同的作家学者显然会有不同的理解。

  从每年数千部长篇小说中梳理出写作者的现实观并不容易,何况很多写作者并没有观念的自觉。学者基于长篇小说创作与发展整体,总结归纳每一个历史阶段现实主义的表现形式,其实是一个披沙拣金的过程,是以具有代表性的作家作品为依据的。所以我们看到的文学史,是书写的文学史;我们看到的现实主义发展演变轨迹,是学者参与的现实主义书写。在这个话题的延长线上,还包含着对现实主义自身的追问。

  作家能否真实记录自己的时代

  我们今天所经历的一切,在未来都会成为历史。作为历史的记录者,作家书写现实生活,首先需要正确的历史观。在历史视野下,看取眼前的生活,才会对时代变迁有更准确的判断和合理的解释。每个时代都有其独特的话语方式,写作者被包含其中,从自我的生存推己及人,传递的往往是借助个体而抵达整体或是类别的思想。当然,现实主义标举的理念符号,在社会学范畴内,习惯于把人和生活放置在压抑与反抗二维之上,反抗现存秩序、生存境遇和不可知的所谓命运。对个体而言,在个性解放、民族解放、家国解放的宏大语境中,其实始终缺乏感性存在的独特性。

  那么,面对光怪陆离的世界,作家到底应该为我们提供什么?是服膺于真实,对现实生活的精确白描;还是越过局部表象,给出整体性的世界认知;或是回到个体最根本性的生命现实,不仅写出体验层面的自我感知,还要写出意识层面的普遍理解,回应个体的生存疑问和时代提出的任何质疑?显然,这不是一个容易给出标准答案的问题。我们希望文学作品不仅能提供生活细节和质感,还能够提供对生活的思考和判断。当然,这些或许都不是问题,最大的问题是,我们在绝大部分作品中既看不到思想,也看不到生活。

  我们今天面对的生活,与巴尔扎克、左拉、托尔斯泰等任何一位现实主义大师为我们提供的现实,显然在很多方面都完全不同。时空距离、观察生活的角度、写作者持有的世界观,都有着诸多差异。每一个写作者对于本民族的历史、当下的时代,从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活方方面面都会有自己的认知。以新时期以来40年长篇小说创作为例,优秀的现实主义小说既具有历史叙事的多样性,也包含对现实生活不同维度的观照、追踪和回溯。

  对于乡土中国历史、民族历史的书写,如《古船》《生死疲劳》《活着》《古炉》《额尔古纳河右岸》等,远比现实题材要影响深远。也就是说,写作者更擅长以不同路径切近历史,却很难有效地表达对当下生活的把握。这其中有多重原因。从社会伦理学角度,作家需要对社会转型期动荡不安的人心有更深入的观察和了解;理论上的人道主义和现实困境,后工业时代人的异化和智能时代AI的人性化,都是不断出现的新挑战。文学无论是作为社会批判的武器,还是理想建构的引导,都基于人的解放的内在价值理性。正如社会发展过程中出现的很多问题,面对经济下行带来的生存压力、环境污染带来的生态恶化、贫富差距拉大、精神生活匮乏等等,都需要作家具有更强大的内驱力,不被某些力量同化或异化,始终保持对生活和生命的热爱,以及直面现实的勇气。我们常常讨论文学表现生活的广度、思考生活的深度,那么,生活的边界在哪里,思想的深度又在哪里,写作者以哲学眼光、历史眼光或是纯粹个人体验式眼光去做出阐释和判断,都不必然带来新的审美经验。

  近年来,影响比较大的现实题材长篇小说诸如《我不是潘金莲》《第七天》《春尽江南》《极花》《王城如海》等等,在表现当代中国现实时各有侧重,无论是正面强攻,还是侧面迂回、背后包抄,大抵都是以问题意识作为叙事基础的。作家们经历不同,关心的生活领域也有差异,有的更关注农村问题,包括留守儿童、征地、污染、乡村选举、空心村、拐卖妇女、乡村伦理、后工业时代的自然主义等话题;有的关注城市文明进程以及城市化带来的心理生理改变、普遍的精神危机,新颓废主义、空间美学、人际伦理,新时代的偶像崇拜和集体梦想等话题;有的关注国际视野下跨文化生存的多样性,价值观的多元、文化冲突、代际冲突、全球化以及资本主导对日常生活的影响和改变等话题。一方面,我们正在经历现代民族国家和高度现代化的达成过程;另一方面,我们又不得不面对这一过程中所有的考验和不适。经济、政治、文化、教育等领域的制度变迁、资源分配和观念裂变,带来了诸多社会公共问题。写作者介入生活的方式不同,对现实的理解也各有情怀。我们期待作家提供新的生活样态,表现人心的深邃和幽微,而对于司空见惯、习焉不察的一切,更希望看到作家对其有所发现,这是一种参与式的、代入式的,或者探索式的阅读期待。写作者在生活现场,还是不在,能否写出现实带来的惊异、恐惧、怀疑、感伤、追问、探索和成长,能否真实记录下这个时代的声音色调、内在机理、个体创伤和痛楚,都是现实主义的题中之意。

  作家的独立思考与文学的理想性

  写作不是生活实录,录像也有题材、角度、画外音等艺术要求,写作呈现得更丰富,也更深入,重要的是写作者的思想和情感参与。我们不可能活在一个抽象的精神世界里,不可能逃避现实对我们的修饰和注目,也不可能完全反抗现实对我们的禁闭和改造。关于现实和现实主义的关系,波拉尼奥提倡现实以下主义,期待以此激发年轻人对生活和文学的热爱。至于现实以上主义,目的在于现实之中的自救和超越,倡导去世俗化,摒弃某些世俗意义上的成功和人生的庸碌,在形而上的路上对自我和世界进行探索,拒绝与现实交叉感染,活在现实以上平行感受。

  现实题材写作聚焦普通民众的日常生活,小人物遭遇的社会不公、人的社会境遇,社会关系的聚合与离散等,人道主义立场决定了这样的写作对于历史真实和现实真实的坚持。尽管我们常说,作家不负责找出问题的根源,不负责提供解决问题的方案,但是有意义的写作本身就是一种对于意义的追求,即把有效的表达从大量无意义的事件中剥离出来,赋予其叙事意义。新即物主义主张精确呈现生活细节:“摄影对生命的表现极强,而且需要观察正确事物的眼睛。为此,并非根据敷衍的过程和操作方法,而是必须运用纯净的摄影术才行。”这是一种自然主义。作家不需要以纪录片和非虚构的方式,才能够走进生活现场,赋予生活原生态审美。能够深刻表现现实的复杂性和多样性,关键在于写作者的思想高度和情感深度。就像格非谈到青年作家郑执、班宇和双雪涛时说,“为什么在东北同时出现了这么多高水平的写作者,这是非常值得研究的话题,东北老工业基地它最后的式微,它的衰落,整个的集体主义留下来的资产馈赠,这些青年写作者会经历到这种文化上的,我把它称为文化幻觉的东西,他们打破这些,一下子就让人看到生存的质地。”这就是现实主义。

  破败的工厂、倒塌的村舍、荒芜的土地、浮躁的人心,以及不断爆发的公共事件,如学生食堂饭菜霉变、化工厂爆炸造成大量伤亡、山火导致大批消防员牺牲等等,我们经历的这一切有多么残酷,对作家的考验就有多么严峻。生活充满戏剧感,现实主义写作反戏剧性,以严肃理性的态度面对种种荒诞的真实,不是简单还原生活,而是赋予生活以意义。忠实于生活和内心的记录与思考,更接近我们想要的文学。当然,技术越成熟,越容易对生活做出抽象的归纳和整合,这种经过观念整合的生活,展开后可以看到更广阔的存在。本质主义的表达和自然主义的呈现并不是绝对的相互矛盾,对生活现象的过度罗列会淹没作家的主体意识,过分复杂的隐喻象征同样会抽空生活的血肉。在时代表象背后,有着命运的合理性与不合理性,有着合理的社会逻辑与反逻辑,有需要被抚慰的屈辱与被照亮的幽暗,还有文学始终在守护的尊严、正义和活下去的信心。

  所谓时代乡愁,是因为个体的精神迷茫,不仅是知识分子面对理想与现实种种落差的困扰,自我认知与社会认知的分裂。当我们不能成为时代的独立发声者,实际上就等于放弃了理想性追求。面对生活现实,作家如何能真实冷峻地进行书写?一味的怀旧,很容易染上都市怀乡病的虚假症候。黄咏梅评述安庆小说《在荒芜小径上走出内心的繁荣》时谈到:“现实主义一直潜伏在我们的现实里,就像一个故事,一个看不见的规则,隐形地笼罩着文学。”孟繁华在《写出人类情感深处的善与爱》一文中说:“文学的情义危机,是一个相当普遍的现象。无论是乡土文学还是城市文学,人性之恶无处不在弥漫四方。贫穷的乡村几乎就是恶的集散地……以都市文明为核心的新文明在构建的过程中,能够看到的只有欲望和恶。……这种程式化、概念化的写作,不是来自作家对当下生活真正的疼痛,而完全是一种主观臆想,这些作品的编造之嫌是难以辩白的。”写出尘世的热闹与荒凉、生命的凋零与繁华,在沉默的大多数中写出自己内心的声音,在平庸的生活里写出情感的深度,是文学的本质力量。

  生活经常拒绝我们,惯用的说法是太不现实了。一方面我们活得太现实,一方面又总是不甘现实。我们今天讨论现实主义,已经发生了太多变异,乐观主义者不是基于现实批判,而是由现实而理想,乐于正面书写这个时代;悲观主义者不是拒绝现实,而是以理想观现实,无法认同接受这个时代。这些讨论对于创作本身和理论推进,其实意义不大,如果试图以此纠正那些形式主义创作或唯美主义倾向,不仅无益反而有害,现实主义题材抑或即物主义书写,并不是文学惟一的路径。文学早已不是社会发展的指南,连阐释者都不合格,每年近万部长篇小说大都与生活、与现实、与艺术、与理想毫不相关。文学不是人的精神逃逸之门,也不是解决社会病态的良方。文学越来越小众,真的是无法回避的事实。困境是整体性的,但我们还是愿意看到独特的、真实的,能够给我们以光照,更接近真正的人的文学,这是作家这一职业惟一的尊严和价值所在。

   


 
“清白泉”杯全国清廉诗歌散文大赛征稿启事
“东海明珠谱华章”有奖征文活动启事
新会陈皮文化征文比赛启事
第四届“水滴奖”全国科幻作品征集大赛开始啦
鸿蒙世界征文大赛启事
第五届广西网络文学大赛征稿启事
征文体裁:小说、散文、诗歌、报告文学
“青春与梦想”粤港澳大湾区高校征文启事
“祖国颂歌·东坡诗歌奖”华语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轻文轻小说」第四届耀星祭征文大赛
五女山杯•相约桓仁全国旅游诗词大赛启事
第二届“曹文轩儿童文学奖”征稿启事发布(即将截稿)
“2019东荡子诗歌奖·高校诗歌奖”全国高校评选活动
第二届“听雨轩杯”全国散文征文征稿启事
有奖征集,公开出版丨《中国优秀诗人诗歌精选》
“圆梦园杯”全国诗词大赛启事
“明月山杯”全国诗歌大奖赛征稿启事
第四届爱奇艺文学奖文学赛区启动!
2019年面向全国有奖征文活动征文启事
第三届中国·白帝城”国际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更多...

阿来

徐则臣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MZI美智在首届智能电器产品应用场景开发大赛斩获三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