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119        发布时间:[2019-05-08]

  

  这部作品以孩子的叙述视角,书写江南小镇一条老巷里几个孩子和他们的父母师长的人生故事,以及这条小巷里的日常生活。作者在这个小说里,寄托着具有中国传统特征的生活理想和美学理想,并深沉而不动声色地传达对中国传统文化的阐释和理解,内容涉及书法、绘画、微雕、园林、饮食文化等等。小说笔调纯美舒缓,情感真挚饱满,洋溢着浓厚的南方气息,极具江南的地域特色。

  学书法

  诗巷里的书法家陶老师,一共有三个学生,两个是住在诗巷里的,易凡,还有科科——科科才上一年级,大家都叫他小蝌蚪。另外一个范静静,不住在诗巷,她家在北栅头,离诗巷有点远。每次都是范静静的爸爸骑电动车送她来诗巷,电动车停在诗巷口,然后他们父女俩走进来。巷子很窄,父女俩一前一后地走,走到陶老师家门口,范静静按门铃,她爸爸就走了。

  范爸爸有时候回家,过两个小时再来接女儿。有时候,他就在巷子口的石条凳上坐下来,抽烟,看别人钓鱼。或者就是和孟爷爷聊天。

  颜文军家也在诗巷,住得离陶老师最近。但他不学书法,可能是因为他的右手有毛病吧。

  他生下来的时候,右手大拇指就比别人短,短得就好像没有一样。其实没有大拇指,并不影响他写字,作业本上的字,他都是写得工工整整的。老师曾经在班上表扬他,说颜文军同学虽然手有残疾,但是,他身残志坚,认真完成作业,他的字写得比正常人还要好!

  老师在班上这么说,颜文军感到很尴尬,他自卑地握紧自己的拳头,把那个短得几乎没有的大拇指包裹起来。他脸涨得通红,脑袋埋得低低的。他知道,所有的同学,都在看他,他们都想看他这根与众不同的手指。

  下课的时候,同学大李走过来,拉住颜文军的手,想把他的手掰开。颜文军紧紧地捏着拳头,不让自己的拇指露出来。但是大李力气大,他一定要把颜文军的手掰开,颜文军仿佛听到了自己的手指关节发出了咯咯的声响。他感觉,自己的手指,都要被大李掰断了。

  他实在忍不住了,用脑袋一顶,顶到了大李的嘴。只听得咯嘣一声,大李的嘴里就流出血来了。

  大李吐了几口血水,用脚研磨地上的血水。是的,他也和颜文军一样,以为磕掉了一颗牙齿,他在找他的牙齿呢。

  其实他的牙齿没有被颜文军撞掉,他只是自己的上下牙齿磕碰了一下,发出了咯嘣的声音。

  老师没有主持正义,反而批评了颜文军,老师说:“同学之间应该团结友爱,怎么能用头撞人呢?你把别人的嘴都撞破了,出血了,牙齿都差一点撞掉了,你自己说说,这是什么行为?”

  颜文军说:“他掰我手指!”

  老师说:“你可以不让他掰呀!”

  颜文军说:“他一定要掰!”

  老师说:“那你应该告诉老师,让老师来解决,而不是动武!”

  颜文军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只是感到郁闷,心里恨恨的。他真想再顶一下大李,顶得比刚才更重,把他的牙齿真的撞下一颗来。

  但他不敢,他知道自己打不过大李,大李是班上的霸王,谁也不敢惹他的,他被撞得嘴里流血,颜文军已经算得上是一位英雄了。

  从此颜文军做作业,字迹都是潦草的,他不想写得好,不想被老师表扬。他甚至故意要让老师生气。

  易凡和颜文军是好朋友,易凡说:“颜文军,你为什么不跟陶老师学书法?”

  颜文军说:“我不喜欢写字,我不想把字写好。再说,我也不会拿毛笔。”

  易凡说:“不会就学呀,陶老师会教呀。”

  颜文军说:“我的手——”

  易凡说:“你可以用左手呀!”

  颜文军说:“我不会用左手的,我左手拿筷子都拿不牢的。”

  后来易凡问陶老师:“可以用左手写书法吗?”

  陶老师说:“为什么要用左手写?你是左撇子吗?”

  易凡说:“我不是。”

  陶老师说:“你右手好好的,为什么要用左手?”

  易凡说:“我想叫颜文军也来学书法。”

  陶老师说:“那就让他来好了。”

  易凡说:“他右手没有大拇指。”

  陶老师说:“真的吗?是我隔壁老颜家的儿子吗?怎么会的呢?”

  易凡说:“他生下来就是这样。”

  陶老师说:“那倒是可以用左手写。”

  陶老师说,苏州有名的书法家费新我,他原来是用右手写的,后来右手坏了,就改用左手。他用左手写字以后,反倒出名了,成为了有名的书法家,自成一家。

  “真的吗?”易凡很兴奋。

  陶老师在书橱里找出一本字帖,递给易凡说:“你看,这就是费新我写的,你看他的落款,都是‘新我左笔’,这些字,他都是用左手写的。”

  易凡看着费新我的字,觉得每个字都很特别,都是很倔强的样子,但是很好看。

  易凡就对颜文军说:“有一个书法家,他就是用左手写毛笔字的,他的名字叫费新我,他的字很值钱的。”

  但是颜文军说:“写字画图我都不喜欢,我以后想当老板。”

  好朋友

  在诗巷,颜文军和易凡两个是最要好的,他们虽然不在同一个年级,但都上笠泽小学,颜文军六年级,易凡五年级。

  颜爸爸喜欢打麻将,他家里,经常聚着一些打麻将的人,有诗巷里的,也有外面的。他们稀里哗啦地搓麻将,还赌钱。

  去年,警察突然冲进他们家里,把桌子上的钱全没收了,还把颜爸爸他们叫到派出所教育了一通。所以后来他们打麻将的时候,就不把钱放在桌子上了,而是用一张纸,将输赢记下来,等麻将打完,再算钱结账。

  有一天,颜文军对易凡说:“是你爸爸打电话举报的,否则警察不会到我们家里来。”

  易凡不相信爸爸会这么做,他说:“怎么知道是我爸爸打电话给警察的呢?”

  颜文军说:“我也不知道,我爸爸就是这么说的。”

  “你们家隔壁就是陶老师家,不会是陶老师吗?”易凡说。

  颜文军说:“我爸说了,是你爸!”

  易凡再去颜文军家玩,发现颜爸爸看到他理都不理。他是在认真打麻将,还是故意不理人?易凡有点心虚,他想,颜爸爸一定因为恨他爸爸,因此连他也一起恨了。

  “爸爸,是你打电话给警察,举报了颜爸爸吧?”易凡问爸爸。

  爸爸说:“不是我,虽然我很烦他们打麻将,但我没给警察打过电话。”

  爸爸这么说,易凡是相信的,因为他知道爸爸不会骗他。

  不久之后的一个夜里,易凡爸爸在诗巷口,被两个戴口罩的人狠打了一顿。他们走上来,什么话也不说,拔出拳头就打,几下就把易凡爸爸打倒在地,还踢了他两脚。

  两个戴口罩的人,就像鬼一样,突然降临,又飘然而去。如果不是易凡爸爸脸被打肿,身上有多处瘀青,真要以为他只是做梦呢!

  易凡爸爸报了警,但是,警察也查不出是谁打了他。好在只是受了皮肉伤,没有打到什么要害,没有骨折,也没有伤到内脏。

  易凡爸爸说:“一定是老颜干的,一定是他,他这是雇凶报复!”

  但是警察说:“你有证据吗?这种事,不能靠猜,要有证据!”

  易爸爸说:“证据要你们去查呀,我在巷子口被人打了,谁打的?你们查不出来,你们当警察是干什么的呀?”

  警察说:“你好好想想,你有没有冤家?什么人跟你有仇?”

  易爸爸说:“我不是跟你们说了吗,是老颜,他就住在这条巷子里!”

  警察说:“你们有什么仇?”

  易爸爸说:“就是你们到他家抓赌,他认为是我举报的,你们为什么不告诉他,不是我?”

  警察说:“我们不会透露举报人的。”

  “那他凭什么认为是我?”易爸爸气得喊叫起来。

  警察说:“你冷静点,是谁行凶,我们还会继续查,在查明凶手到底是谁之前,你也不能乱猜测,你凭什么认为一定就是老颜?”

  爸爸虽然没说什么,妈妈却规定,不准易凡再到颜文军家去,当然,也不允许颜文军到易凡家里来。

  “又不是颜文军!”易凡说。

  妈妈说:“近墨者黑,这样家庭的孩子,还是不要跟他在一起好。”

  易凡说:“不一定是他爸爸吧,即使真的是他爸爸,又不是他!”

  “你要再跟他玩,我打断你的腿!”妈妈咬着牙说。

  爸爸对妈妈说:“好好跟孩子说话,不要动不动就说打断腿什么的。”

  妈妈的脾气就是这样,动起怒来,就像一头狮子。而爸爸是很少骂易凡的,从来不打他。易凡从未看到过爸爸发脾气,爸爸就像个好好先生,每当妈妈对他发脾气的时候,也总是笑眯眯的,有时候轻声解释几句,有时则不说话。

  妈妈说:“反正颜家就是我们的冤家,易凡你给我听好了,就是不许你去颜家玩,也不准颜文军到我们家来!”

  于是颜文军到易凡家来,就在门外先吹两声口哨。易凡听到口哨,如果爸妈在家,他就不作声。颜文军如果听到易凡拍手的声音,就知道只有易凡在家,他就推门进去。

  颜文军的口哨吹得很好,又响又好听,易凡非常羡慕,但他就是吹不响。

  易凡说:“你为什么吹得那么响?”

  颜文军说:“要多练才会吹得响。”

  易凡说:“可能是你的嘴和我的嘴不一样。”

  颜文军说:“我以前也吹不响的,吹着吹着,突然就响了。”

  妈妈听到易凡吹口哨,就说:“没事吹什么吹?流里流气的。”

  易凡说:“电视里还有音乐家吹口哨呢!”

  妈妈说:“你是音乐家吗?你能吹出乐曲来吗?”

  易凡说:“不练怎么吹得出来?”

  妈妈说:“我就知道你是跟颜文军学,我经常听到他吹口哨,还在我们家门外吹。你为什么要学他?为什么不能学点好的?”

  妈妈经常对易凡很凶,她骂易凡的时候,如果易凡顶嘴,那么妈妈肯定就会一巴掌打过来。

  爸爸从来不打易凡,也不骂他,他总是很温和地跟易凡说话,有时候,易凡都有点觉得奇怪,自己的爸爸,为什么对他这么客气呢?

  有时候妈妈打易凡,爸爸还会制止妈妈,他说:“总是有道理可讲,为什么要打?”

  妈妈说:“都像你这样不打不骂,孩子不要被宠坏吗?”

  爸爸说:“好孩子是宠不坏的,坏孩子越打越坏。如果孩子有错,打骂不是办法,应该讲道理嘛!”

  妈妈会说:“好好说他就听了吗?不打他,他不长记性!”

  妈妈反对易凡跟颜文军玩,她说:“姓颜的叫人打你爸爸,打得那么狠,他们家就是我们家仇人啊!”

  易凡跟颜文军说:“不能再以吹口哨为暗号了,已经被我妈妈识破了!”

  颜文军说:“易凡,我爸爸说,你爸爸被人家打了,跟他肯定没关系,我相信我爸爸,他不会骗我的,你爸爸真的不是他叫人打的。”

  易凡相信颜文军的话,他知道颜文军不会骗他,他就对妈妈说:“颜文军说了,他爸爸肯定没有叫人打爸爸!”

  妈妈说:“你是相信仇人的话吗?”

  易凡不想跟妈妈顶嘴,但是,他相信颜文军的话,他要让妈妈也相信,真的不是颜爸爸叫人打爸爸的,他说:“不是他爸爸叫人打的,就不是仇人。”

  妈妈说:“那又是谁叫人打的呢?”

  易凡说:“那么,是爸爸打电话叫警察到颜文军家抓赌的吗?”

  妈妈说:“肯定不是的,你爸爸说不是他打的,他不会骗人的!”

  易凡说:“但是,颜文军爸爸说,肯定是爸爸举报的。”

  妈妈说:“他有证据吗?”

  易凡今天胆子太大了,他竟然对妈妈说:“那你们说他叫人打了爸爸,有没有证据呢?”

  妈妈气得发抖,她狠狠地扇了易凡一巴掌,说:“你吃谁家的饭?你是他们养大的吗?”

  妈妈这记耳光打得真是狠,易凡的脸上,马上有了几道红手印。爸爸对妈妈说:“你太狠了,对自己的孩子,下手太狠了!你看看,你把他打成什么样了!”

  妈妈也觉得她打得太重了吧,她看看易凡的脸,突然就一扭头,哭了。

  是的,是妈妈哭了。

  她是心疼了吧?是后悔了吧?

  爸爸摸了摸易凡的头,好像是帮妈妈向易凡道歉,他的手掌很大很暖,在易凡的头上抚摸了两下,易凡心里一酸,也哭了起来。

  爸爸走近妈妈说:“脾气这么急躁,真要改改,自己的孩子,不能像打贼一样打!”

  妈妈扑进爸爸怀里,哭得更厉害了,好像被打的不是易凡,而是她,好像她才是受了委屈。

  易凡哭了几下,就不哭了,他对妈妈说:“妈妈,我下次再也不顶嘴了!”

  妈妈就把易凡搂过去,一家三口抱在一起,她哭得更酣畅了,她边哭边说:“易凡,你爱爸爸吗?”

  易凡说:“爱!”

  妈妈说:“那有人打了他,你心痛吗?”

  易凡点点头。

  妈妈说:“你恨不恨打他的人?”

  易凡说:“恨!”

  但是易凡心里还是想,不是颜爸爸叫人打的,不是他,因为颜文军说不是,他相信颜文军的话。如果真的是颜爸爸,那么,易凡就会恨他!

  柳公权

  陶老师和学校里的老师不太一样,他不是先教,再让大家练,他只是在每人面前放一本字帖,让大家看。他说:“你们先认真看,每一页、每一个字,都要对着它看,看看它是不是漂亮啊,看看它是不是和你认识啊,是不是可能和你成为朋友呢?”

  而且,每人面前的字帖都是不一样的。

  放在易凡面前的,是一本《柳公权玄秘塔碑》。易凡打开第一页,看了一眼,就很喜欢。翻到第二页,觉得更喜欢了,接着又翻第三页。

  陶老师说:“易凡,你怎么看得那么快?不喜欢吗?”

  易凡说:“我喜欢的。”

  陶老师说:“喜欢你就慢慢看,要一个字一个字看,一笔一画看。”

  小蝌蚪一共换了三本字帖,他都说不喜欢。陶老师说:“那你看看这本《曹全碑》怎么样?”

  小蝌蚪打开字帖,马上很高兴地说:“我喜欢这个!”

  陶老师说:“为什么喜欢?”

  小蝌蚪说:“这些字就像是画出来的。”

  陶老师很高兴,表扬他说:“小蝌蚪真聪明,你说得很好,书法不是简单的写字,书法和写字不完全一样的,书法就是画字,它更像是画画儿,小蝌蚪喜欢画画是不是?画画很有趣是吗?那你就画吧,画字,把每个字画出来!”

  只有范静静一句话也不说,她手里拿着字帖,也不打开,只是呆呆地坐着。

  陶老师对她说:“你看呀,多看看,看了才知道喜欢还是不喜欢。”

  范静静说:“我要跟易凡一样。”

  陶老师说:“为什么呢?”

  范静静说:“不为什么。”

  陶老师说:“好吧,既然你也要柳公权,那你就临柳公权吧。”

  大家各自选了字帖,陶老师说,先不要忙着写,还要再看,再看半个小时,如果还是喜欢它,如果不想改变主意,那么接下来就可以开始写了。

  大家又看了一通,都急着想写了,于是就开始写。

  陶老师走来走去,看了大家写的字,说:“嗯,就是这样,好好写,慢慢写,如果写得很愉快,那就很好!”

  易凡果真觉得愉快。他照着字帖上的字,一横一竖,一撇一捺,觉得很有意思。尤其是,发现自己这一笔写得跟字帖上很像,他的心里真的非常高兴。

  上课结束的时候,陶老师问大家:“今天写字愉快吗?”

  大家都说愉快。

  陶老师说:“下星期还来吗?”

  大家都说还要来。

  “不怕写字吗?”他问。

  大家都说不怕写字。

  陶老师让大家回去之后,每天还要写三页。他说,写的时候,不要每一笔都停下来看,而是要看整个字,多看几眼再写,写完之后再看。“大家记住了,看比写更重要!”他说。

  小蝌蚪说:“很多很多字我都不认识。”

  陶老师说:“不需要认识,你只要照着上面画就好了。”

  易凡刚开始写字的那几天,眼睛里飞来飞去都是字,闭上眼睛也是字,字就像一群苍蝇,一直嗡嗡嗡地围着他飞。

  他每天都拿着字帖认真看,每天三页字,也写得越来越好。

  妈妈很高兴,拿着他的大楷簿,对爸爸说:“我们家易凡,长大了可能是个书法家呢!”

  爸爸说:“不一定就当书法家,但是易凡的字写得真是好呢!”

  妈妈说:“万一呢,万一当了书法家,书法家的字,肯定很贵吧?”

  爸爸说:“那你到时候就负责收钱吧!”

  妈妈说:“嗯,我只要负责收钱就是了!”

  爸爸说:“那就可以买新房子了!”

  易凡不相信自己以后会变成书法家。因为陶老师说了,要成为书法家,自成一家,那是很难的。陶老师说,有许多人,书法写得非常好,非常非常好,但是,还是没人买他的字,这是因为,事实上能卖字的书法家,是并不多的。

  陶老师说:“我们学习书法,不是为了当书法家,我也不主张去考什么级。书法是美的,线条、结体,有着抽象之美,就像太湖石,就像林中鸟鸣,没有意义,但是好看好听,书法也是这样,它的美是最中国的,是东方的含蓄美。我们学习书法,就是为了接近这种美,享受这种美,提高自己的审美,丰富自己的心灵。”

  易凡喜欢写字,但他不是为了以后要当书法家。他只是感到愉快,一笔一画,安安静静地写,越写越有味道。就像有人喜欢照镜子,看镜子里的自己,越看越喜爱,越看越是愉快。易凡写字,就是看着纸上的自己,有时候真的感到这一笔一画,写得特别好,写得特别顺手,心里就是美美的。

  许多时候,他写了三页,觉得不过瘾,便又写了一页,甚至两页。他看着米字格里自己写的字,虽然没有字帖上的好,但是,也很像回事了,有的笔画,好像跟字帖上几乎一样了。他就想,那时候,在遥远的古代,古人也是这样安安静静地写字吗?这个柳公权,他为什么把字写得这么好呢?为什么每一个字、每一个笔画都写得这么好呢?他是怎样一个人?是一个像外公那样的老爷爷吗?

  他在梦里见到柳公权,他的左手拿着一支笔,竟有扫把那么大。他怎么也用左手写字呢?易凡叫他爷爷,柳公权却说:“不要叫我爷爷!别看我一大把胡子,我的年纪并不大。”易凡说:“你为什么用左手写字?”柳公权说:“我们都用左手写,我的朋友费新我也是左手写,你为什么不用左手?”易凡说:“我不是左撇子啊,我吃饭写字都是用右手的呀!”柳公权晃了一下他手里的笔,瞬间变成了一把大刀,他二话没说就砍过来,把易凡的右手砍掉了。

  易凡惊醒之后,摸着自己的右手,还在,他感到十分庆幸。

  范静静

  又是一个星期天,范静静到易凡家敲门。

  “你为什么来这么早?”易凡问她。

  范静静说:“我爸要去城里卖橄榄核,所以先送我来了。”

  易凡说:“卖橄榄核吗?不是买橄榄吗?”

  范静静说:“你就想着吃,嘻嘻。”

  范静静告诉易凡,她爷爷就是做核雕的,她爸爸也做核雕,他们用橄榄核雕十八罗汉,雕八仙,还雕福禄寿三星。

  易凡从来没听说过核雕,“雕这些干什么?”他说。

  范静静说:“玩呀,一颗一颗串起来,套在手上玩。”

  易凡想起来了,诗巷口的孟爷爷,经常坐在石条凳上,捧着一把茶壶,他的手腕上戴的一串东西,原来就是核雕呀!易凡是看到过的,但他没想到它是橄榄核。

  “孟爷爷手上的那个,就是你爸爸雕的吗?”易凡问。

  范静静说:“是我爷爷雕的,我爸爸卖给孟爷爷的。”

  “核雕怎么会是咖啡色的呢?”易凡说。

  范静静说:“开始不是这种颜色,拿在手里捻啊转啊,时间长了,颜色就越来越深。”

  范静静突然说:“对了,你知道《核舟记》吗?”

  易凡不知道。

  范静静说:“我爸说,上了初中会学到这篇课文。这篇课文里写了古代的一个核雕,就是用橄榄核雕的一只船。”

  “橄榄核还能雕成一只船吗?”易凡很惊奇。

  范静静说:“可以啊,橄榄核的形状本来就像一只船,我爸爸我爷爷都会雕核舟。”

  易凡说:“能放在水里吗?”

  范静静说:“不能!又不是真的船,是雕成船的样子,是拿在手上玩的。”

  易凡说:“你下次带一只给我看看好吗?”

  范静静说:“我爸不让我拿出来的。”

  范静静说,我爸说,《核舟记》里写的那只船,上面有人,是苏东坡他们,一共五个人,还有八扇窗,都可以打开的,船上还刻了很多字,总共有三十几个字。

  “但是我爸刻的船,上面有十几个人呢!”范静静说,“我爸不会写字,所以他让我学书法,让我把字写得很好,以后写在核舟上,他再刻出来。”

  易凡说:“我也想要一个核雕玩。”

  范静静说:“我爸和我爷爷做的核雕都很贵的,我爷爷眼睛不好,刻得很少了。”

  易凡说:“我想看他们的核雕。”

  范静静说:“那你到我家去看吧!”

  范静静拿出大楷簿,说:“易凡,我还没有完成呢!”

  易凡说:“你没有每天写三页吗?”

  范静静点点头。

  “你为什么不写呀?你是不喜欢写吗?”易凡问。

  范静静又点点头。

  易凡说:“那你还学吗?”

  范静静说:“要学的,我要说不学,我爸会生气的。”

  范静静拉了一下易凡的衣袖,说:“易凡,你帮我写好吗?”

  易凡说:“陶老师知道了要说的!”

  范静静说:“他不会知道的。”

  虽然他俩都是写柳公权,但是,易凡觉得,自己写得肯定比范静静好,如果代她写,陶老师肯定会看出来。

  “你写得差一点,好吗?”范静静说。

  易凡还在犹豫,范静静又拉了他一下,说:“求求你了,我少写了四页,你帮我写嘛!”

  “明天下课后,我带你去我家看核雕,好不好?”范静静说。

  易凡很想看核雕,他就在小碟子里倒了墨汁,拿了毛笔,帮她写。

  “你写得不好一点,知道了吗?”范静静说。

  易凡说:“知道了。”

  “不行不行!”她在一边说话,“你还是写得太好了,不像是我写的啦!”

  易凡说:“那还是你自己来写吧!”

  范静静说:“我不想写,你帮我写嘛!”

  她坐在易凡边上,看他写。

  两个脑袋越靠越近,易凡感觉到,她的头发都碰到他的脸颊了。

  他把身体让开一点,往右边移了移。

  “易凡,”范静静说,“你喜欢爸爸还是喜欢妈妈?”

  易凡不假思索地说:“爸爸和妈妈。”

  其实真要说起来,易凡可能喜欢爸爸多一点,他温和,从不打骂易凡,而且,他还喜欢做家务,每天都把地板拖得干干净净的,院子里也每天打扫。他说,他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把家里打扫干净,桌子、地板,都像镜子一样亮得反光,这样,他就心里很愉快。

  爸爸还喜欢做菜,他进了厨房后,就会把门关上,好像他是在里面做什么秘密工作,好像厨房是他的私人领地,任何人都不能随便进去。

  爸爸把他自己关在厨房里的时候,易凡总会想起在妈妈食堂里看到的一句话,那句话写在食堂的厨房门上:“厨房重地,非请莫入!”

  易凡想,爸爸恨不得也在自己家厨房门上贴上这样一张纸呢!

  每次厨房门打开,爸爸都会端出来几盘好菜,他系着花围裙,看上去非常好笑。他一点都不像厨师,但是他做的菜,比妈妈食堂里厨师做的还要好吃,易凡就是这么认为的。

  他喜欢爸爸,他是一个勤劳的爸爸,一个亲切的爸爸。

  而易凡的妈妈很凶,她经常要打他,她的脾气说来就来,一生气就骂人,经常一抬手就给他一巴掌。

  尽管这样,易凡还是喜欢妈妈的。妈妈有时候打了他,就会后悔,她经常会在打了他之后,买一样好东西给他吃。她虽然从来都不向易凡道歉,即使她错怪了易凡,她也不会道歉,但是她在打了他之后,会对他特别好,易凡是知道的。

  妈妈曾经问易凡:“你恨妈妈吗?”

  易凡摇摇头。

  妈妈说:“如果可以换妈妈,你愿意换吗?”

  易凡一边摇头,一边说不。

  “换爸爸愿意吗?”妈妈又问。

  易凡的头摇得更厉害了,“为什么要换爸爸?”他说。

  妈妈笑了。

  易凡说:“爸爸妈妈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妈妈,就是用全世界来换,我也不换!”

  “我喜欢爸爸!”范静静说,“我讨厌我妈妈,她太啰嗦了,一天到晚唠叨唠叨,什么都要管!”

  “你妈妈是不是也很啰嗦?”范静静问。

  “嗯!”易凡说。

  范静静说:“那你为什么不讨厌她?”

  易凡低着头写字,没有回答。

  范静静说:“易凡,以后你每个星期都帮我写,好不好?”

  易凡说:“那你自己不写了吗?”

  范静静说:“我不喜欢写字。”

  易凡说:“那你为什么还要跟陶老师学下去呢?”

  范静静说:“都是我妈妈,逼着我学,要我以后在核雕上写字,她自己为什么不学?讨厌死了!”

  易凡说:“这样陶老师迟早要看出来的。”

  范静静说:“你一直帮我写,他就看不出来了。”

  范静静又说:“陶老师不是也说了吗,写字就是要自己喜欢写才好,我不喜欢写呀,我好怕写字!”

  易凡说:“那你每次来上课,都是你爸爸把你送到诗巷,他要是知道了,会不会很伤心?”

  范静静突然哭了起来。

  易凡停下笔,抬头看她,她的眼泪已经流到了下巴上。

  他不知道应该对她说什么,是叫她不要哭呢,还是答应帮她写?

  妈妈

  易凡很小的时候,妈妈一直把他当女孩子来打扮,给他扎小辫子,还买过一条花裙子给他。只不过,这条花裙子,易凡只穿过一次,只是穿上拍了一张照,后来就一直没有穿过。

  妈妈经常讲,要是她有个女儿就好了。

  易凡曾经问过妈妈:“那为什么不给我生一个妹妹呢?”

  妈妈说:“生不出来了,妈妈开了一次刀,就再也不能生孩子了!”

  妈妈摸着易凡的头说:“易凡要是个女孩子就好了!”

  每当妈妈这样说的时候,易凡心里都很难过。为什么?妈妈为什么要这么说?是嫌弃他吗?是怪他是个男孩子吗?

  更过分的是,有一次,妈妈竟然还说:“要是我们的易凡不生出来就好了!”

  听到这个话,易凡简直惊愕了!很长一段时间,他的脑子里,都萦绕着妈妈的这句话。为什么?为什么不生出他来就好了?难道他不应该出生吗?妈妈怎么会这么想?

  易凡很伤心,但更多的是感到奇怪。他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妈妈其实是没说过这个话,她是怎么说的来着?要是我们的易凡不生出来就好了?她是这么说的吗?她这么说,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也许,妈妈就是想要一个女儿,如果不生易凡,那么,她生的可能就是女儿了——易凡这么想。

  易凡还想,妈妈就是这样的人,她忽冷忽热,她的情绪变化太大了,总是让人难以预料,也无法防备。她为什么这么说,易凡猜不出合理的答案,易凡就想,她就是这样的人,她到底怎么想,就不管了吧!

  诗巷里的人,都知道易凡的绰号是“小姑娘”,因为他小时候扎了辫子走来走去,大家都叫他“小姑娘”。后来易凡长大了,再也不扎辫子了,但是大家依然还叫他“小姑娘”,还有人偶然会提起他扎小辫的往事。

  我们已经知道,易凡很怕妈妈。因为妈妈的脾气说变就变,刚才还是好好的,突然就变得很凶,说骂就骂说打就打。人家大人打孩子,一般都是打屁股,或者打手心,但是妈妈打易凡,总是一巴掌甩在脑袋上,或者脸上。她是怎么方便怎么打,巴掌就像闪电一样,易凡总是躲都来不及。

  但妈妈又是那么地喜欢易凡,易凡是知道的,妈妈是真心喜欢他的。他只要有一点点不舒服,妈妈就会急得不得了。

  易凡曾经吃了一个隔夜的蟹粉汤包,结果上吐下泻,送到医院里去挂盐水。护士给易凡扎针的时候,没有扎准,第二次再扎的时候,妈妈就在边上哭。她心疼极了,好像针是扎在她的心上。护士说:“你别哭呀,你哭得我心慌,还怎么打针?”

  挂盐水的时候,易凡又吐了一次。他吐的时候,妈妈又哭了。边上的人说:“这位妈妈怎么这么心软,不要哭呀,这点点小毛病有什么好哭的呢!”

  易凡学骑自行车的时候,在巷子外面的小街上,撞翻了晒在那里的一个竹匾,竹匾里的萝卜干打翻在地,好好超市里的贾胖子,冲出来大骂易凡。易凡被他吓哭了,除了哭,他又能做什么呢?

  “给我捡起来,小赤佬!”贾胖子很凶地命令他。

  易凡一边哭,一边捡地上的萝卜干。

  偏巧妈妈回家,看到了这一幕。

  易凡看到妈妈,萝卜干也不捡了,哭得更响了。

  妈妈跟贾胖子大吵,她说:“不就是萝卜干吗?有什么稀奇?又不是人参!打翻了给你捡起来就是了,你骂什么人呀?你没有娘吗?你喜欢骂娘,骂自己的娘呀!”

  贾胖子说:“打翻我萝卜干还有理了?”

  妈妈说:“打翻了又怎么样?要赔吗?”

  她摸出五十块钱,扔到贾胖子身上,说:“赔你!赔你!”

  贾胖子说:“你这只女人不讲道理!”

  妈妈说:“那又怎么样?你想打人吗?”

  她抬起脚,对着地上的萝卜干又踩又踢。

  贾胖子于是狠狠地推了她一把。

  妈妈冲上去,对贾胖子又抓又咬。

  易凡早就止住了哭,他看着妈妈的样子,真的是像疯了一样。

  要不是大家劝住了她,易凡想,妈妈真的是要把贾胖子撕碎呢!

  妈妈在家里,有时候也是这样歇斯底里的。

  有一天晚上,易凡就是被妈妈的哭骂声吵醒的。他知道她是在和爸爸吵架,但是爸爸的声音一句也听不到,只听到妈妈又哭又骂,然后有乒乒乓乓的声音传到易凡耳朵里。

  “我知道你后悔,你一直都在后悔!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你随便什么时候都可以后悔!”易凡听到妈妈这么说。

  是爸爸打了妈妈吗,还是妈妈在摔东西?易凡的耳朵像猫一样竖起来。

  妈妈的哭声不响,她像是被卡住了喉咙。但是,她的声音很疯狂,给易凡的感觉是,好像要出什么事了。

  他的心怦怦怦地乱跳起来。他不知道自己是应该爬起来,到他们的房间里去看一看,还是装着什么都没听见,继续睡他的觉。

  后来声音就平息了,夜是那么地安静,什么声音都没有,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第二天早上起来,并没有发现家里有什么异样。爸爸还是那样的爸爸,妈妈还是昨天的妈妈,她的脸上,甚至还带着笑意。

  妈妈喜欢突然把易凡抱在怀里,她的力气很大,一把将易凡揽过去,她把他抱得紧紧的,有时候,他觉得气都喘不过来了。

  “儿子,你说,以后你有了老婆,是不是就不要妈妈了?”妈妈这么问。

  易凡说:“我不要老婆。”

  妈妈说:“现在说得好听,以后被狐狸精缠上,就会妈妈是谁也不知道了!”

  易凡说:“不会的。”

  妈妈就在他脸上猛亲了一口,说:“我们家易凡最乖了!”

  妈妈曾经问易凡:“儿子,你喜欢什么样的老婆?是漂亮的呢,还是对你好的?”

  易凡说:“我不要老婆。”

  妈妈说:“你骗人,没有人不要老婆的。”

  妈妈说:“找老婆,不要找漂亮的,要找对你好的,对你好的老婆,才是好老婆!”

  易凡好像在努力地想,妈妈对爸爸好吗?她是一个好老婆吗?

  妈妈突然板了脸,把易凡从她的怀里推开,她赌气地说:“男人都不是好东西,没有一个是好东西,看见漂亮女人,就什么都不管了。”

  易凡说:“爸爸不是这样的,爸爸是好男人!”

  妈妈沉默了一会儿,说:“对,你说得对,他是个好男人,是个好爸爸。但是,他也有一肚子委屈呢!”

  易凡没有问爸爸为什么会委屈,他只是对妈妈说:“妈妈,你为什么要跟爸爸吵架?”

  妈妈说:“我们没有吵架。”

  易凡说:“我听到你们吵架了。”

  妈妈叹了一口气说:“唉,你不懂的,大人的事你不懂的!”

  易凡说:“爸爸有什么不对吗?”

  妈妈说:“没有什么不对,你爸爸是好人,他是个好男人,是个好爸爸。他要是有什么不对,我也不会怪他,”

  易凡不懂妈妈的意思,他就像做不出一道算术题那样,眼睛看着天,眨巴着。

  妈妈很认真地对易凡说:“易凡,以后你娶了老婆,对妈妈不好的话,妈妈就去死!”

  易凡很茫然,不知道妈妈为什么会这样,当然,他更不知道怎样来回答妈妈。

  核雕

  范静静对易凡说:“我知道了,你有个小名叫‘小姑娘’!”

  易凡说:“你怎么知道的?”

  范静静说:“是小蝌蚪告诉我的。小姑娘,哈哈哈,小姑娘,笑死我了!”

  易凡说:“你不要叫我小姑娘,你要是再叫的话,我就不帮你写字了!”

  范静静说:“你为什么要叫小姑娘?你看上去一点都不像小姑娘啊!”

  易凡说:“都是我妈妈,小时候给我扎辫子。”

  易凡只说了扎辫子,没有把自己穿了花裙子拍照的事告诉她。

  范静静说:“你扎了辫子一定很滑稽的呀!”

  易凡说:“小时候扎不滑稽的。”

  范静静说:“你有小时候扎辫子的照片吗?”

  易凡说:“有的。”

  范静静说:“给我看看吧,我想看的呀!”

  易凡说:“等下次拿出来给你看吧。”

  范静静说:“我现在就要看。”

  易凡说:“我不知道我妈放在哪里了。”

  范静静说:“你骗人,你肯定知道的,你拿出来给我看。”

  易凡说:“我真的不知道。”

  范静静从自己的头上取下扎头发的松紧带,对易凡说:“让我来给你扎个辫子吧,看看你扎了辫子是不是像小姑娘!”

  她说着就伸出手来真的要干,易凡把她推开了。

  易凡很生气,说:“我再也不会帮你写字了!”

  范静静说:“你干吗生气呀,你又不是没有扎过辫子!”

  易凡说:“那是小时候,我又不懂。”

  他真的很生气,脸拉长了,看范静静的眼光也变得很凶。

  范静静说:“好吧,是我错了,易凡,对不起啦!”

  易凡并不打算原谅她,他别过头去,看都不看她。

  范静静说:“易凡,我错了,我再也不叫你小姑娘了,我就当不知道你有这个绰号。”

  易凡有气无力地说:“没关系。”

  范静静高兴起来,说:“易凡,到我们家去玩吧,好不好?你不是想看核雕吗?”

  两个人一路走,大概走了半个多小时,才到范静静家。

  路过“鲜得来”面馆的时候,易凡发现,牌子上的字,是陶老师写的。“看呀,是陶老师写的!”他说。

  范静静说:“哪里?哪里?”

  易凡说:“你看,这不是吗,陶然,这里写着陶老师的名字呢!”

  范静静说:“真的是呢,陶老师真厉害!”

  易凡说:“所以呀,我们跟他学书法,但你还不肯写字。”

  范静静说:“天天这样写真没劲,我又不能写得像陶老师这样好。”

  易凡说:“陶老师不是说了吗,写字就是要自己觉得开心,这样就能越写越好。”

  范静静说:“但是我怕写,一点都不开心。”

  她突然说:“易凡,陶老师给鲜得来写这么大的牌子,他来这里吃面肯定不要钱吧?”

  易凡说:“肯定不要钱的。”

  范静静说:“那要是我书法写得好了,也有店里叫我写,我也可以不出钱就来吃。”

  易凡说:“是啊,那你还不好好写?”

  范静静想了想,说:“我还是讨厌天天写字。”

  她又说:“易凡,你喜欢写,你又写得这么好,以后更好,以后你也会成为书法家。到时候有饭店叫你写招牌,你就可以免费吃,你带我一起去吃,好不好?”

  易凡说:“自己写的可以吃,带别人吃不知道行不行。”

  范静静说:“你肯不肯带我嘛?”

  易凡说:“可以带你就带你,不可以带就不带。”

  范静静说:“那说好了不可以赖哦,到时候如果可以,一定要带我哦!”

  范静静的爸爸妈妈都不在,只有她爷爷在家。

  范爷爷拿出一串刚刚雕好的十八罗汉给易凡看,每颗橄榄核上是背靠背的两个罗汉头,一共九颗橄榄核,雕了十八个罗汉,他们造型各异,表情也完全不一样,有的光头,有的长眉,有的怒目圆瞪,有的笑成一朵花,还有的歪着嘴做鬼脸呢。

  易凡觉得好有趣啊!

  他没有想到,在小小的橄榄核上,可以把人雕得这样生动有趣。怪不得范静静说有很多人喜欢核雕呢!怪不得诗巷口的孟爷爷一天到晚把核雕拿在手上呢!易凡也好想有一串十八罗汉啊,要是能天天戴在手上,天天看这些罗汉眯着眼睛笑,看他们有的慈眉善目,有的怒目金刚,有的挤眉弄眼,有的龇牙咧嘴,那该多有意思啊!

  但是范静静说过,她爷爷、她爸爸雕的橄榄核,卖得很贵的,他易凡怎么可能拥有呢?他所有的零花钱加起来,也不可能买得起,只买一颗也不一定买得起。

  这个核雕手串的下面,挂着一颗小一点的橄榄核,雕成了莲花的形状,范爷爷指着上面的字给易凡看,说:“这是我的落款。”

  范静静说:“有了爷爷的落款,卖得就贵。没有落款的话,就不是爷爷雕的。”

  易凡说:“是爷爷的名字吗?”

  范爷爷说:“对,是我的名字。但是我文化不好,我不会写字,我只会写自己的名字。”

  易凡仔细看这颗莲花上的字,果然歪歪斜斜的,就像他幼儿园时候写的字。

  范爷爷说:“所以静静要好好练字,练好了帮爷爷写。”

  范静静向易凡挤了挤眼睛,做了一个鬼脸。

  范爷爷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锦盒,打开以后,里面是一枚核舟。

  “这是静静爸爸雕的,”他说,“我老了,眼睛不好了,雕不出来了。”

  范爷爷说,雕核舟,最难的是船舱里的人,“一不小心,就人头落地了!”他说着,哈哈大笑起来。

  他用一根牙签,把核舟的窗户一扇扇打开给易凡看。果然船舱里坐着好几个人,有的人在面对面交谈,有的人则靠在窗口,好像是在看外面的风景。

  船舱外面也有人,一个老头坐在船尾,扶着舵,他是艄公。一个小孩在船头,他趴下身子,正鼓起腮帮子对着一只炉子吹气。炉子上有水罐,边上还蹲着一只猫,猫的胡须都能看到。

  小小的一个橄榄核上,能刻出这么多东西,易凡觉得太了不起了。

  “这些都是连在一起的吗?这只炉子不是另外刻了粘上去的吗?”易凡问。

  范爷爷说:“不是!都是连在一起的,粘上去就不稀奇了。要是人头落地,把人头用胶水粘上去,那卖出去就是骗人家了。”

  范静静说:“这样的船,我爸爸一年只能雕两三只,而且,要挑很好的橄榄核,他这两天就是去福建买橄榄核了。”

  范爷爷说:“我年轻的时候一年能雕五个核舟,因为那时候的雕工没有这么好。现在的核舟,雕工很细,最多的一只船上有三十六个人,静静爸爸挑到好的核子的话,他想雕一个双层的核舟,上面要有三十八个人。”

  易凡把核舟拿到手上,范静静说:“你当心呀,不要掉了,要是掉到地上就完了。”

  易凡吓得赶紧把它放到桌上。

  范爷爷把核舟反过来,让易凡看船底:“上面有字,你看呢!”

  易凡看到船底是刻了密密麻麻的字,但是看不出来写的是什么字。

  范静静说:“刻的是《核舟记》这篇文章。”

  易凡惊奇地说:“一篇文章刻在上面吗?”

  范静静说:“是啊!”

  范爷爷递给易凡一个放大镜,易凡一看,真是吓了一跳。在放大镜下,每个字都是清清楚楚的,每个字的一笔一画都是清清楚楚的。这是怎么刻上去的呀?肉眼根本看不出来是什么字,那是多小的一把刀呢?“是对着放大镜刻的吗?”他问。

  范爷爷说:“不是,就这样刻。”

  易凡问:“那怎么看得见呢?”

  范爷爷说:“写字好的人,又会刻的话,不用看的,闭着眼睛也能刻。”

  “是你爸爸刻的吗?”易凡问范静静。

  范静静说:“不是的,我爸爸只读到小学三年级,他不太会写字的,这些字是专门请人去刻的。”

  范爷爷叹了一口气,说:“都怪我啊,静静爸爸只读到小学三年级,我就不让他读下去了,让他回到家里,跟我学做核雕。没文化就是不行啊,要是他文化高,刻得就更好了,不仅会刻字,刻什么都比没文化的刻出来好。”

  范爷爷说,他们这种没有文化的人,刻东西就是师父怎么教,他们就怎么刻,师父教的会刻,师父没有教过的就不会刻。

  范爷爷说:“所以静静你要认真学写字,以后还要拜老师学画画,然后再学核雕,就会刻得好,就会比爸爸爷爷刻得都好。”

  范静静说:“核雕还有比赛的,爷爷爸爸虽然刻得好,但是从来都没有得过奖。”

  范爷爷说:“是啊,我们就只会老一套。人家得奖的,都是文化高的,有创新。今年得第一名的乔小凤是个女的,是光福人,她家里也都是做核雕的,她是美术学院毕业出来的大学生。”

  ……

  


 
“清白泉”杯全国清廉诗歌散文大赛征稿启事
“东海明珠谱华章”有奖征文活动启事
新会陈皮文化征文比赛启事
第四届“水滴奖”全国科幻作品征集大赛开始啦
鸿蒙世界征文大赛启事
第五届广西网络文学大赛征稿启事
征文体裁:小说、散文、诗歌、报告文学
“青春与梦想”粤港澳大湾区高校征文启事
“祖国颂歌·东坡诗歌奖”华语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轻文轻小说」第四届耀星祭征文大赛
五女山杯•相约桓仁全国旅游诗词大赛启事
第二届“曹文轩儿童文学奖”征稿启事发布(即将截稿)
“2019东荡子诗歌奖·高校诗歌奖”全国高校评选活动
第二届“听雨轩杯”全国散文征文征稿启事
有奖征集,公开出版丨《中国优秀诗人诗歌精选》
“圆梦园杯”全国诗词大赛启事
“明月山杯”全国诗歌大奖赛征稿启事
第四届爱奇艺文学奖文学赛区启动!
2019年面向全国有奖征文活动征文启事
第三届中国·白帝城”国际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更多...

阿来

徐则臣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MZI美智在首届智能电器产品应用场景开发大赛斩获三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