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214        发布时间:[2020-10-28]

  

  邓刚,原籍山东牟平,曾用名马全理。中国作协全国委员,辽宁省作协副主席,大连市文联副主席及作家协会主席,辽宁省劳动模范,大连市劳动模范。邓刚自幼家住海边,13岁辍学进大连机电安装公司学徒,随安装队走南闯北广见世面。1979年在《海燕》发表第一篇小说《心里的鲜花》,此后十余年间发表长、中、短篇小说及散文数百万字。短篇小说《刘关张》《八级工匠》获辽宁省人民政府奖,《阵痛》获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迷人的海》获1983-1984年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1984年出版第一本小说集《迷人的海》。近年创作出版长篇小说《山狼海贼》《绝对亢奋》。作品还改编成影视剧本多部并译成多国文字。


  邓刚:老疯头

  这是我的真实经历,真实得今天讲出来都不敢相信是真实的。

  在那轰响着革命风雷的年月里,我是一个腾波踏浪的“海碰子”。什么叫海碰子?这是我们辽东半岛的“特产”——剃着短短的刺锅子头(北京称寸头),戴着亮晶晶的水镜,手持锋利的渔枪,脚穿橡皮鸭蹼。然后凭着一口气量,赤身裸体地潜进冰冷的海底,在犬牙交错的暗礁丛里捕捉海参、海胆、鲍鱼、海螺等各种海珍品。海浪在你周围狂轰滥炸,激流拼命地把你拖向死亡的深渊,冰冷的水犹如钢针刺骨,尖锐的礁石和贝壳就是刀枪箭镞……这种凶险的拼命,如同把你的生命抛进大海里碰大运,所以被人们称为海碰子。

  因为那时一切都乱了套,海边的水产部门忙于革命,也放弃了对海洋资源的管理,一穷二白年月里的年轻人就奔向大海获取食物,海碰子这个行当于是应运而生。我们恶狼冲进羊群一样,扫荡着一个又一个海湾。那些当时只能是高干吃的海珍品:海参呀,鲍鱼呀,海螺呀,全都手到擒来。于是我们在海边唱着海碰子编的歌曲:

  我们都是穷光蛋,

  口袋里没有一分钱。

  我们都是阔大爷,

  海参鲍鱼就干饭!

  问题是有些水产公司还在坚持生产,他们将海湾看管得严严实实,不准任何人捕捉海珍品。正因为这样,水产公司看管的海湾就最富有,两三个人深的水下暗礁里,海参和鲍鱼大摇大摆地爬行,我们一口气就能抓住五六个海参,一个潮流扎数十个猛子,就能收获数百头海参,按今天的市场价格,比小说的稿费多一百倍。然而,事情并非那么容易,因为水产公司在海边拉上了带刺的铁网,安装上了坚固的栅栏,但我们都敢在狂风恶浪里拼命,这些玩意儿哪能挡住我们。不过麻烦的是水产公司的女工却是相当厉害,由于她们整天在养殖船上操作,个个练得膀大腰圆脂肪厚,在海水里劳作不怕冷,而且性格相当泼辣。城里人来海边弄海菜或其他海物,只要走近水产公司管辖的地方,都会被这些粗壮的水产女工一阵吆喝赶出去。但对我们海碰子,这些粗壮的女工却失去了威风。我们并不靠武力,也不靠蛮横,而是靠“恬不知耻的智慧”。

  只要我们接近水产公司管辖的海湾,不一会儿,就有粗壮的女工冲过来,她们手里甚至还攥着捞海带的刨钩,所以有点儿杀气腾腾。但我们不慌不忙,等到她们快接近的时候,有两个海碰子突然就将裤头也脱下来,光着屁股无耻而勇敢地迎着女工们走去。女工们吓傻了,无论怎么泼辣,毕竟是女人,立即满脸通红地开始退却。当然也有杨排风式的女工,站在那里大骂我们是流氓、是坏蛋、是死不要脸……然而,我们就是不要脸,并继续不要脸地朝她们走去。最终,女工们全都落荒而逃。我们拍着巴掌,得意忘形地庆贺胜利。

  我那时就意识到,最高超的勇敢其实是恬不知耻;只要你不要脸,就能所向无敌。当然,海碰子们也有廉耻,并非那么肆无忌惮。所以每次“战斗”,就轮流上阵,上次是张三光屁股,下次就是李四脱裤子。坦率地说,我不太有这个勇气,所以,只要遭遇这些粗壮的女工,就尴尬万分。我不能想象自己光着屁股,毫无一丝遮拦地走向女人。大家都轮流光着屁股上阵,你总不能例外吧?但不知为什么,海碰子们就像统一商量好似的,没一次喊我去。我大感奇怪却更不好意思了。有几次我咬紧牙关,也想厚着脸皮表现一次,但他们就是不喊我。

  因为平日里我愿意看书,总是带一本小说到海边,在等待退潮的空闲时间,我就给这些野蛮的家伙讲小说。那时所有的小说都是“反动”的,所以大家就听得更入迷。也许因为如此,海碰子喊我是秀才。看起来他们不好意思让我这个秀才光屁股上阵。

  我确实没有光屁股冲向女工的胆量,但我的自尊心相当强,下定决心要显示一下自己的勇气和力量。在辽东半岛最尖端的渤海与黄海交界处,那里的水产公司有一个非常厉害的家伙,却不是健壮泼辣的女工,而是一个身体瘦弱的老头,但海碰子们全都败在他的手下。这个老家伙守护的那个海湾,壁垒森严。由于看守严密,而且离城市遥远,所以“货厚”,也就是说海参大得像黄瓜,安安静静地躺在海底,没人敢动。海碰子们经常打赌,说谁能去那个海湾捕捉海参,才是真正的英雄好汉。据说真就有海碰子雄赳赳地挺身而去,结果全都灰溜溜地败回来。

  其实在激烈革命的年月,除了离城市较近的水产养殖海湾还有管理,其余绝大多数偏远海湾都没人管了。在当时落后的交通条件下,渤海与黄海交界处的海湾,离城市遥远得就像外国了,竟然还会有人如此忠于职守地看管,可见这个老家伙顽固到什么程度了。有个海碰子说,那个老家伙还振振有词,说大海是公家的财产,私人来捕捉海参就是偷盗。在这革命风暴滚滚涌动之时,水产公司的顶头上司全都被打倒了,什么公家不公家的,除了向革命群众低头认罪以外,啥也不管了。但那个老家伙却坚持管下去,为此,人们叫他“老疯头”。

  老疯头确实疯了,视死如归,敢和所有的海碰子拼命。一些海碰子对他恨之入骨,半夜偷偷到他家门口,用巨大的石块砸碎他家的门窗,对他发出警告。但第二天他依然来到海边上班,目光炯炯地扫视着海面,“誓死保卫”国家财产。

  老疯头的眼珠子浑浊得似翻起泥沙的海水,一点儿光都没有,却什么都看得见;而且嗓门洪亮得赛过钢铁喇叭,吼得满海嗡嗡响。最可怕的是他那两只脚板子,绝对赛过野猪蹄子,能在粗粝的礁石上飞跑。

  退潮以后,海滩上竖起一片牡蛎壳子,尖刀一样向上耸立。海碰子即使穿着鞋在上面走,也跌跌撞撞,可老疯头却能在上面飞跑。当你看到那两只肉脚板子踩得牡蛎壳咔嚓作响,竟不出一点儿血丝丝,真叫人惊心动魄。所以老疯头百战百胜,经常在海滩上连吼带叫地飞跑,海碰子都被他追得狼狈逃窜,屁滚尿流。最使人吃惊和佩服的,是老疯头不怕这个派那个派。无论你佩戴多么红光闪耀的袖标,他都视而不见。他只认一样东西——介绍信。这老东西要的介绍信,却又只是“文革”前的样式,是一个什么领导批的那种介绍信。那个领导现在被专政队在大街上拖来拖去,绝对开不了什么介绍信。老疯头却什么都不知道,只是瞪着浑浊的老眼,要看介绍信。有介绍信,他就让你捕捉海参。

  曾经有一次,“革命派”的人马到海边弄海参。老东西“不识马王爷几只眼”,竟然不知天高地厚地伸着手,要那个领导批的介绍信。“革命派”的人马大怒,什么时候了,还这样忠于被打倒的反动派!便用拳脚“帮助”一下认不清革命形势的老疯头,只“帮助”了五分钟,老疯头却跛了半个月。可恨的是,他在跛的半个月里,还继续上班,守着岗位不放松。

  谁也猜不透老疯头为什么这样忠于职守,据说他才挣三四十块工资。其实革命革到这么激烈的程度,你就是回家躺在炕头上享福也照拿工资。然而,老疯头却依然傻干。有的海碰子知道他爱喝两口,便买了酒和肉去买动他,要他给个方便。但老疯头死活不收,却又被酒馋得直咂舌头。那时买瓶好酒相当艰难,有人便故意在老疯头眼前打开酒瓶喝一口,响亮地吧唧着嘴巴。老疯头馋得要命,却决不“收贿”,急得掏钱央求人家卖给他,令你又气又恨,哭笑不得。

  没办法,大家只好大喊特喊老疯头、老疯头、老疯头!连他老伴也这么喊,甚至扬言要与老疯头离婚。

  关键是老疯头看守的海湾“货太厚了”,更关键的是我要在海碰子伙伴中表现出强悍,所以就像当时革命样板戏唱的那样:“越是艰险越向前!”我决定单枪匹马攻下这个难关。我充满信心,绝不会屁滚尿流!

  我提前一天赶到那个海湾,在渔村里找到一个渔民,送给他二斤硬得像石头似的饼干。那时饼干都硬得像石头,而且扔进水里也很难泡开。人们都幽默地说这是救援水灾的高级食品,可以直接从飞机上往洪水里扔。那个农民看到饼干,乐得眼睛眯成一条缝。但听说我要到老疯头那儿,就有些为难,说去也白去。我说我不麻烦你,只是在你这儿借个宿,明天凌晨我自己下水。

  天还没亮,我就从旁边的海湾偷偷游了过去。下水之前,我把脱下的衣物埋进沙滩下面,以防不测。等游到老疯头那儿,天已经大亮,潮水正好退到了尽头。海面静得像块玻璃,还泛着一层淡淡的雾气,使人想起民间传说中的仙境。不过,我不敢想什么仙境,因为此时我像小偷一样蹑手蹑脚,身子和脑袋尽量埋进水里,以防岸边的老疯头发现。

  第一个猛子我就捧上来一堆海参,那海参养得肥胖,周身的花刺儿硬挺挺地向上竖着,真喜煞人。说起来这还要感谢老疯头,要不是他看守得紧,海参哪能长得这么肥大。我甚至顾不得喘足气儿,就扎第二个猛子。

  正在这时,一声怒吼贴着海面飞过来,在这宁静的早晨格外刺耳,震得我在水里都不由得打了个冷战。抬眼一看,老疯头站在岸边张牙舞爪地蹦着高,并一声接一声地狂叫。我听也不听,继续战斗,一直战斗到我的网兜装得满满的,这才认真地朝岸边看老疯头。其实这期间他一直在又蹦又跳、又喊又叫。

  我当然不上岸,而是沿着海岸线游回我下水的那个海湾。然而,我的花招立即就被老疯头识破了,他死死地跟定我,我在水里游,他在岸上走。

  你小子跑不了!他狠狠地吆喝。

  我不吱声,只是一个劲儿地顺着海湾游。我心里想,看你这个老东西能跟我跑多远。我的游泳技术特棒,这使我充满战胜老疯头的信心。海流子恰好顺着我游的方向流动,就像又给我添了两条腿。我轻松而有节奏地拍打鸭蹼,双手使劲地推着网兜,身子似快艇般飞驰。无穷无尽的波浪滚滚而来,被我的胸膛碾碎,顺着我的肚皮滑向后面——我甚至有些快活起来。

  我已经游回我下水的海湾了,但老疯头却死死地盯住我。这样我只好继续沿着海湾游下去,决不上岸。不知游了多长时间,我渐渐有点儿坚持不住了。老疯头在贴着岸边飞跑,我游到哪儿,他就跟到哪儿。老东西在坑坑洼洼的岸礁上跑得并不顺利,有时像动物那样四腿爬动,但他却怎么也不停脚。

  我咬紧牙关,拼命加快速度,尽力把老疯头甩掉。一般海湾都是半圆形的,这样我可以从水面直接切过去,而老疯头却要沿着海湾绕大半个圈子。就像老天有意保佑我似的,我的前方是一个接一个的半圆形海湾,给我省了不少路。更令我高兴的是,海湾边上尽是凌乱的礁石,使老疯头跑起来跌跌撞撞。有几次似乎是栽倒了,岸边看不见他的身影。但还没等你高兴起来,这个老东西的身影又出现了——跑得反而更有劲。

  我们俩就这样一个水里一个岸上地赛起来,不知拼了多少时候。海浪的形状和颜色突然发生了变化,海水也变得黏稠厚重。我知道海开始涨潮了,也知道我确实累了。

  海流子流动的方向依海潮而变化,涨东落西——退潮时游的是顺流,涨潮时就是逆流。这个道理我明明白白,为此我心里开始发慌。果然,身子下面的水流有些不那么听话了,刚刚它还推着我向前跑,现在却变了脸,渐渐往后拖我了。当潮水铺天盖地涨上来时,我几乎是寸步难行,连装满海参的网兜也像长了腿,拽着我往回跑。

  我灵机一动,何不掉转方向顺流往回游?反正我和老疯头互相咬上了,谁把对方累垮了谁就是胜利者。我猛地转过身子,急速地拍打鸭蹼又往回游。

  “你跑到天边……也白……白搭!你这个小……小……兔崽子,想从我手里跑掉,没门!”老疯头上气不接下气地喊着,“你永远也……也……跑不掉……”

  老疯头还挥着拳头,虚张声势地威胁我,并立即掉转身子,跟着我的方向也往回跑。

  老疯头的威胁却使我力量大增。我这个人脾气倔强,你越威胁我,我越有战斗力。但游着游着,就尴尬起来,觉得自己像贼一样被人逼在海里上不了岸,真是窝囊透了!想到这里,我有些愤怒,就停下来,朝着岸边的老疯头哈哈大笑。我当然是故意大笑,穷途末路式的大笑,为此笑得绝对像精神病患者。然而我就要这么笑下去,我要让老疯头看看,你今天算是遇到对头了!

  我们又水里岸上地赛起来。我游得快,他就跑得快;我游得慢,他就跑得慢;我停下来休息,他也停下来喘气。就好似我们俩人中间拴着一根绳,尽管一个在海里,一个在陆地,却谁也摆脱不掉谁。

  我一面游一面想,其实我就是大摇大摆地游上岸,也没什么了不得的,老家伙只要敢动我一根毫毛,我就给他一拳。他那把老骨头,只一拳就能打得他满地找牙!问题是我不忍心打老人,我总觉得老人和女人一样,动手打老人和女人,那还算什么人!

  最后,我干脆泡在水里不动,看你老疯头能等到什么时候。你要是等一辈子,那我一辈子也不上岸。想从我手里夺走海参,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老疯头看我泡在水里,他也寻块礁石坐定。看样子这个可恨的老东西是铁了心,不把我逼出水来,他决不离开一步。我有点儿疑惑了,在这个世界上,难道真有比山狼海贼还顽强的人?我用喷着怒火的眼睛瞪着老疯头,我想用愤怒激起他的愤怒,他就会对我也发出威胁,大骂我一顿,这样就会激活我反抗的力量。

  老疯头对我的愤怒眼神无动于衷,也许是他老眼昏花,看不到我的表情。但我却能看清他的老脸,嘴唇紧紧地咬着,充满阴森。

  一切都静了下来,似乎什么也没发生。因为有装海参的网兜支撑,我能稳稳地立在水里,直盯着岸边的老疯头。然而老家伙看来还是老了,他有些坚持不住,开始又捶腿又捶背,还不时地抓胸口窝。看样子再拖一会儿,准能使他发个昏。

  我决定拼出最后的力气,拖垮这个老东西。瞅老疯头抓胸捶背的当儿,我一下子游动起来,顺着海流继续哗哗地前进。

  老疯头看我游动,什么也不顾了,跌跌撞撞地又跟着我跑起来。

  还是那个劲头——我快他快我慢他慢我停他停,老疯头死活要堵住我上岸的路。

  就这么僵持了好长时间,老疯头跑得越来越摇晃,他开始换一种柔和的口气,竟然对我做思想工作了。他用手做喇叭状,围在嘴巴前,对我喊:你把海……海参……倒……倒进海里……就没……没……事了……

  老疯头确实累坏了,一句话分七次说,似乎要断气,可就是不断气。

  其实,这也是我正在想的,要是我真的坚持不住了,就把海参倒进海里,决不能把我的胜利果实白白送给老疯头。但我现在还能坚持,还有拼命的力气,决不能把海参倒进海里!我开始吼叫着骂他——你这个老东西,真他妈的不知道天高地厚!但我发现我的嗓子已经没有力气了,无论怎样努力,骂声只是在我的耳边响,老疯头听不见。于是我就沉默下来,只是在心里继续怒骂。说起来我还有点儿教养,因为我一面骂着,一面又觉得骂老人等于骂父母,比打老人还不是人,所以也就安静下来。

  不过你不得不佩服老疯头,他没收海参的方法是让人把海参倒进海里,这是真正地保护海洋资源。而其他看海的老东西,全都把没收的海参据为己有了。

  但此时,我是无法佩服老疯头的,反而更加愤怒,这个老家伙太顽固了,他绝对想逼死我!

  我决定再次游动,虽然已经精疲力竭,但还是能顺着海浪涌动的方向前行。游着游着,我实在是不行了,尽管比老疯头年轻力壮,但水里的消耗比岸上大好几倍。赤裸的身子在冰凉的海水里冲刷和浸泡,不但消耗我的体力,还消耗我的热量。正是深秋,海面开始扫拂着清冽的西北风,一旦我停止游泳的动作,浑身就打起哆嗦来。

  我不断地回想埋在岸边沙滩里温暖的衣服,还有我特意带来的月饼。那时的月饼一角三分钱一个,但因为贫穷,一般人还是舍不得吃。不过对我这个海碰子来说,是有资格也有能力吃的,关键是月饼虽然也挺硬,但硬不过饼干。想起月饼,我更激烈地打哆嗦,而且胃部也跟着打起哆嗦来。

  猛然间,我发现前面有个小礁石的尖尖探出海面,原来是退潮时露出水面的一块巨大礁石。但现在涨潮了,海水已经将它淹没得只剩下个小脑袋了。但这个小脑袋就足以救我的性命,老天爷,你总在危难之时保佑我。我赶紧游到礁石的尖尖上,长吐了一口气,坐到上面,感觉比坐在沙发上还舒适一百倍。

  哈哈,我真正地狂笑起来,甚至对着岸边的老疯头做鬼脸。我看到老疯头站住了,绝对一副绝望的表情,他似乎在思索什么,然后看也不看我一眼,径自转身走了。

  我一直盯着老疯头的身影消失,胜利的信心油然而生。但我实在是累得不行,更不行的是我感觉要冻死了。深秋的气候,海水还是保持着夏天的余温,但一浮出水面,就感到比水里冷多了。我坐在礁尖上,不知哆嗦了多长时间,等我不哆嗦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半个身子已经浸到水里,也就是说潮水涨上来,将礁石彻底盖住了。我的气力也有些恢复了,于是我再次下水,突然就发现海水暗淡无光,这才吃了一惊,原来太阳滑到西边天上了。这么说我已在水里和礁石上拼了大半天了,怪不得老疯头打熬不住,这老东西一大早就扯着嗓门跑出来与我拼命,肯定一整天没吃一口饭。

  当我弄明白自己在水里泡了这么长时间时,精神就有点儿垮了,头昏眼花肚子空,简直要死在海里。岸边一点儿动静也没有,看来老疯头回去吃饭了。当看到几只海鸟欢叫着在岸边飞来蹦去,我的心才真正放稳——有人的岸边,海鸟是决不靠前的。我迫不及待地往岸边游,游到水浅处,装海参的网兜显出沉重来,弄得我几乎站立不起来。不过,我很兴奋,终于战胜这个可恨的老疯头,把海参保住了!等明天到海碰子队伍中,我能光彩万分地吹牛了!

  出了水,失去浮力的身子干脆就散了架。我吭哧吭哧地拖着一网兜海参,在海滩上蹒跚。这海参实在是太多太重,海碰子从来没有这么多的收获。猛地,我前面的一块礁石活动起来,并唰地立起——天哪,老疯头!我做梦也想不到这老东西还有如此狡猾的鬼点子,只见他面目狰狞地朝我扑来,那两只浑浊的老眼竟然闪出光亮,像见到猎物的饿鹰。

  此时,我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手提着鸭蹼,一手拽着网兜,掉头就往海里跑。我完全不顾一切,发了疯似的奔命。谁知老疯头比我还发疯,他那野猪蹄子般的脚掌呱唧呱唧地跺着水花,你都能清楚地听到牡蛎壳被他踩折的咔嚓声。有一阵子,老疯头几乎碰到了我的脊背。

  情况非常危急,离深水还差一段距离时,我实在跑不动了。但愤怒使我暴涨出一股蛮力,我陡地把一网兜海参举过头顶,大喝一声抛出去,那沉甸甸的海参在空中划了一道弧线,扑通一声跌进浪涛里。我觉得我连脚后跟的劲儿也用上了——要是在奥运会上扔铅球,我绝对能得世界冠军。

  当我再次浸泡到水里时,老疯头不叫骂了,他只是惊愕地望着我,这老东西大概认定我能死在水里。我连看也不看他,坚定地抱着装满海参的网兜,心下咬定,就是死在水里也不再上当。

  再一次泡进冰冷的海水里,不是原来的滋味儿了,我老觉得自己迷迷糊糊地要睡觉,也许我睡过去一会儿——因为我睁开眼睛时,四周漆黑一片,原来天黑了。我想活动一下四肢,却突然不会动弹,怎么使劲也动不了。一阵恐惧涌进我的脑海,我大概要死了,可能我已经死了。四周实在是太黑太黑,我从来没见过这么黑的海、这么黑的夜,也许这就是阴曹地府,据说阴曹地府就这么黑。我上次煤气中毒也没看到这么黑的场景,看来我这次是死定了。

  我的姿势肯定很滑稽,四肢死死地缠抱着网兜,像一只章鱼。但我无论怎样也改变不了姿势,手脚就像用胶水粘在网兜上面,与肉乎乎的海参融合在一起。

  我的喉咙突地一阵痉挛。原来我的嘴碰到了网兜里面的海参,肉乎乎的海参透过网孔摩挲着我的嘴唇,让我产生了强烈的食欲,连喉头也迫不及待地动弹。看样子我现在还活着,因为我强烈地想要吃什么。

  我就势咬了一口海参,差点儿把网兜线咬断。不知道你吃没吃过生海参,全世界最难吃的东西就是生海参。那滋味就像嚼又苦又咸又腥的硬胶皮,而且怎么嚼也嚼不烂。此时我却没这种痛苦感觉,似乎还没来得及嚼,那海参便咕咚一下冲进喉咙,掉进空旷的胃里面。我整个肚子里的器官全为这个海参忙碌起来,胃肠似乎也像章鱼腿那样舞动。可见我饿到了什么程度。

  几口海参下肚,我有了些活气,手脚四肢有些松动。与此同时我想起了老疯头,不知这个可恨的老东西还在不在岸边。我扫视着黑乎乎的岸,静听着浪花撞击礁石的响声,判断自己离岸边的距离。可是我的耳朵不那么灵了,四面八方都轰响着模模糊糊的涛声。我越听越茫然,竟弄不清岸在哪边。

  就在这时,岸边的礁石丛里亮起一束火光,金红色的火舌在暗夜里格外耀眼。我浑身僵滞的血液被火光猛地点燃了,开始热乎乎地流动。不用说,这是老疯头点燃的柴火,不是他还能是谁呢?但此时不但我的骨架松垮下来,连我的精神也散了架。因为我强烈地感到那火堆在向我招手,就像沙漠中即将渴死的人看见清泉,即使清泉中有一条毒蛇,也会不顾一切地扑上去。最终,我绝对像狗那样四腿爬动,不知为什么仍没扔掉装满海参的网兜,但上岸时没爬两步就瘫倒在泥水里。老疯头走过来,把我扶到火堆旁,然后他又回去拖那包海参。

  一挨近火堆,我就浑身颤抖不止,冰冷的凉气从全身的汗毛孔里往外钻,我恨不得钻进火里去烧自己的肉。那火堆烧得正旺,火苗欢快地舞动跳跃,庆贺我的最后胜利。我的血脉烤得真正串通了,随着热血涌动,我开始疯狂地颤抖,犹如海碰子下完第三次水后,又下第四次水。

  我恢复了元气,像个俘虏那样,等着老疯头发配。因为此时我不但没有反抗的力气,连反抗的想法也没有了。

  万万想不到,这老东西看也不看我,更没看我那装满海参的网兜,只是给火堆加了一把柴枝,竟然像朗诵诗歌那样感叹道——我活了快一辈子,没见过你这么犟的人!

  老疯头把最后的“人”字咬得格外狠。然后,便转身走了——绝对地走了。

  我就这么一直坐在火堆旁,一直坐到最后一束火星熄灭。

  今天坐在书房里写这一段,觉得自己都不相信这是真事,却又感到无论怎样艺术夸张,也写不出那天垂死挣扎的感受和震撼心灵的感动!将近半个世纪过去了,这个早已离开世界的老疯头,成为我巨大的精神财富。每当我遭遇艰难困苦时,只要想起老疯头,就感到所有的一切,都没什么了不得的!


 
第三届复旦“江东诗歌奖”征文启事
爱奇艺文学第二季“妙笔”征文活动启事
第五届“诗词中国”大赛启动
奖金10万元第五届征文大赛月底截稿
第二届金沙书院两岸散文奖征文启事
举办辽宁省传记文学公益讲座(培训)的通知
第二届金沙书院两岸散文奖征文启事
《诗刊》社第37届“青春诗会”征稿启事
“铁塔杯”首届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黄猫垭上有故事”有奖征文活动
《安康赋》征集活动等你来参与
“行走乡村,文化润乡”文学征文启事
首届“老家固始”文学征文大赛
第二届“化泉春杯” 全国散文大赛征稿启事
第三届丰子恺散文奖征稿启事
《四川日报.天府周末》版约稿
番茄小说明朝历史征文活动开启!
“峥嵘岁月·百年风云——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征文活动
看阿里巴巴的大手笔
“不忘初心·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征文活动。
更多...

余华

席慕容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南航正式告别首都机场 广京双枢纽格局尚未形成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