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蒋子龙 来源:中国作家网  本站浏览:30        发布时间:[2020-10-16]

  

  午后,在黄土高原特有的蓝天骄阳下,面包车沿着五百里无定河岸缓缓爬行。深陷于巨壑、断涧之中的无定河,在广漠的峁塬上兜兜转转,时而河面被冰雪覆盖,时而满河冰凌……不知从哪儿开始,无定河悄然跃升到地面,没有陡峭危深的河岸,也没有细润漫平的河滩,一片大水就在道边,浮浮漾漾,缓缓而下。深冬季节竟没有一丝冰凌,也算是奇观。

  有人一声惊呼,面包车上的人都掉头窗外,讶异、赞叹、大呼小叫,要求停车,亲近一下无定河。这时车内响起一声尽量压低音量的断喝:“安静!先别下车!”发声者竟然是平时极少说话,经常用相机挡住眼睛和嘴巴的祝教授。大家顺着他的镜头望去,在面包车的右前方,确有一幅奇异的画面:

  在大道与高塬之间有块不大的三角地,三角地中央兀突突立着一盘石碾子,上无遮盖,下无水泥碾道,两个半大小子和一个比他们略小一些的姑娘,在说说笑笑地推着碾子碾米,一个老太太就着旁边的土坡将碾好的面子过罗。土坡实际上是三角地最长的那条边,是一条从河边大道通向塬上的土道。在老太太的上方坐着一位少妇,头发绾在脑后,深绛色的斜襟短袄,右手托着一管细杆烟袋,烟袋嘴儿没有含在嘴里,而是顶着腮边,定定地望着无定河,像是在看,又像什么都没看见,是出神,却带着几分落寞。她一动不动像尊雕像,背后的夕阳反射出满天红光,越衬得她沉静秀异,神韵天然。

  车内不免有人轻声议论起来:

  “啊,好美哟!”

  “你是说人,还是风景?”

  “景美人更美,这黄土窝里难得见到这么漂亮的小媳妇!”

  “外行,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就离这儿不远,历来出美女。”

  “她手里那杆烟袋太美了,抽烟的女人都是有个性、敢爱敢恨的角色……”

  “祝教授自己不吸烟倒喜欢抽烟的女人?”

  “这你就不懂了,抽烟的女人媚而不俗。有高人说,男人抽烟是馋,女人抽烟是醉。”

  ……

  祝教授一声不吭,摇下车窗,按了许多次快门之后才让大家下车。十来位艺术家下车后大多都奔向左侧看河,尤其是画家和摄影家,对风景的兴趣最炽烈。而编辑、记者、作家们则在河边拍完照就转到右侧,他们对在没有村庄的大道边、凭空出现的碾米一家人充满好奇。

  少妇早已起身,用簸箕从地上的口袋里舀出黍米,倒在碾盘的中间,又把碾子边上已经碾好的黏面用簸箕收起来,倒进老人的细罗里。她深腰高臀,身姿轻盈,由于天不冷,薄薄的冬装裹不住健硕又不失柔美的曲线。一看便知这是那种能承担生活压力的俏女子。

  与陌生女子、特别是漂亮女子交流,是年轻艺术家的强项,一直默默地从各种角度为这碾米一家人拍照的祝教授,从别人和少妇的对话中,他大致知道了这一家人的情况:

  快过年了,碾点黏米做油糕。从坡道上去走十来分钟,是这位少妇的家,其实是娘家,村名叫清水湾。罗面的老人是她的母亲,推碾子的两个少年中略高一点的是她哥的儿子,另一个是她的孩子,已经14岁,那个女孩12岁,是她的女儿,孩子们都放寒假了……现场晚婚晚育乃至不育的艺术家们一阵咋呼:“你这么年轻孩子都这么大了!”

  其中有些人的艳羡还真是发自内心的。

  这群人是北京组织的文化下乡活动中的一个采风小分队,眼看天色将晚,领队便招呼大家赶快上车,于是纷纷道别。一直没有作声的老太太忽然大声说:“你们留下吧,明天早上吃油糕。”

  领队感谢了老人的美意,并解释说晚上市里还安排了活动。大家都陆续上车了,只剩下祝教授最后一个走到少妇跟前,问道:“从你们这儿到市里还有多远?”

  少妇似乎才注意到他,随随便便地穿着一件很好的酡色外套,面容清癯,却赫然一头乱发,眼神离离即即,看她的时候却很专注。好像搞艺术的这般神头鬼脸的很多,便缓缓答道:“你们坐车也就一个多小时。”

  “好,我晚上来给你送照片。”

  少妇似乎并没有被吓一跳,或许觉得艺术家精神上有毛病的也不少。她眼眸幽深,内心稳定,只是看着他没有出声,不知该不该相信他的话。祝教授冲她点点头,没有被拒绝似乎已经觉得很欣慰了,转身快步登车。

  教授一上来,面包车里就像炸了锅,大家相处快一周了,正好熟悉到可以相互开玩笑,特别是带点荤腥的玩笑:

  “教授,你是糊弄人家,还是晚上真的回到这无定河边上演《西厢记》?”

  “祝教授这是学雷锋,这家人太孤单了,老太太盛情挽留,也是为了她的女儿。她们碾的那个黏面子就是做油糕的,是过年才吃的好东西,可见老人是真心想留我们。”

  “祝教授要小心点,别让她丈夫撞见被暴打一顿……”

  祝教授终于忍不住接茬儿了:“诸位,请口下留德,别再拿这件事八卦了,我一个半大老头子无所谓,不要毁了人家清誉。我只是想给她塑像,因为泥在宾馆里,必须再回来一趟。”

  “塑个像,太棒了,可作永久纪念!”

  话题老是岔不开,祝教授计上心头:“这样吧,我跟你们打个赌,我出个字谜,在到达宾馆之前,你们只要有一个人猜对了,我晚上就不回来了,雇个司机来给送照片,我答应人家的事不能食言。如果你们猜不对,今后在任何场合都不能再谈论今天的奇遇。敢不敢应这个赌?”

  领队赞叹:“祝教授果然才思不凡,这个赌打得好,想来不是一般的字谜,大家不敢应赌也算输。”

  一年轻气盛的高级记者不服,高声应战:“这个赌打了,我不信这么多才子才女还猜不出一个谜语。但是有一条,你不能瞎编,最后谜底揭开,得合情合理、有根有据。”

  “那是当然,这个字谜是当代一位很有才华的作家给我出的,他是为八大山人立传的,一本难得的好书。你们准备好了,我可以出题了吗?”

  “请出题。”

  “刘邦大笑,刘备大哭,打一字。”

  霎时,面包车里安静下来,都在脑筋急转弯,谁都想率先破谜。憋了好一阵子,却无人憋出门道,甚至越想越摸不着头绪,觉得此谜好难猜。有人开始跟邻座交流破解之道,渐渐全车人都加入了讨论,希望靠集体智慧猜破此谜,你一嘴他一嘴,反而越说越复杂,好像离谜底也越来越远……祝教授乐不得换来难得的心静,低头专心检查自己相机和手机里的照片。

  车进榆林市,很快就要到宾馆了,大家急于想知道谜底,只得宣布认输,请祝教授讲出答案。祝教授不慌不忙地收好自己的相机和手机,一板一眼地说道:“刘邦一生中最开心的一次大笑,是项羽死,他要真正当皇帝了。刘备最痛心疾首的一次号啕大哭,是关羽死。项羽简称或自称‘羽’,关羽简称或自称也是‘羽’,‘死’在字面上也叫‘卒’,象棋里小卒子的‘卒’。‘羽死’惹得二刘一笑一哭,‘羽死’就是‘羽卒’,上面一个‘羽’,下面一个‘卒’,是什么字?”

  “翠!”

  “对了,诸位请记住你们的承诺。”

  有人恍然大悟,有人抱怨这太难了,但又不能说是胡编的……这个话题一直到进了宾馆下了车还在议论,还在回味。

  祝教授下车后请当地的面包车司机帮忙包了一辆出租车,他先去照相馆洗照片,然后跟大家一起吃晚饭,饭后向领队请了假,回房间提上那一坨雕塑用泥,坐出租车去照相馆取了照片,然后直奔清水湾。车行没多远,他忽然冒叫一声,才想起来下午忘记询问少妇一家人的姓名了,怎么去找?好在司机认识清水湾,并告诉他村里没有几户人家,你只要认识本人,就很容易找到。

  于是他放下心来,拿出照片一张张地挑选,效果太差的放到一边,自己需要的留下,放进外套口袋,剩下的都送给少妇一家人,有老人的,有孩子的,他们会高兴的……

  晚上九点多钟,老娘喜欢的省台电视剧播完了,捅醒了在一旁打盹的老爹,并催促着三个孩子上炕睡觉……

  少妇自己这一晚上却有些心神不宁,主要是那个乱头发教授临走前扔下的那句要给送照片来的话。如果他真来,就得到大道边去接一下,不然这塬上一片黑灯瞎火,他往哪儿去找?如果他就是随便一说,这十冬腊月的晚上,她一个人站在土坡上,岂不是冒傻气?犹豫再三,她还是穿上大衣,裹好围巾,拿着手电筒出了屋门。

  快到年底了,峁塬上的夜格外黑、格外静,却没有风,也不是很冷。无定河都没有结冰,还能冷到哪儿去?世道变,天道也变,她记得小时候天一凉就天天刮黄风,进九后再砸开无定河的冰,有二尺厚,那时候的冬天才像冬天,就像诗里说的,北方的冬天不是一个季节,而是一种占领、一种霸道……仗着路熟,她打开手电筒顺着坡道缓缓往下走,竟觉得一个人在这漆黑的旷野里走一走也很舒服,特别是现在用不着担心会受到野兽、强盗之类的伤害。塬上甚至连人都越来越少了。

  她的眼睛渐渐适应了黑暗,看见远处青黑的夜色中有一条淡淡的白色长带,那就是满天星光投射下的无定河。黄土高原上的夜晚,不管初一、十五,繁星总是这么贼亮贼亮的。为了让来人远远地就能看到她,没有去河边,而是站在高坡上,手电的光柱指向从榆林来的方向。四野一片寂静,大道上没有一辆车,眼看就到年根底下了,跑车的人谁不往家里跑啊?

  她蓦地想到了自己的丈夫,还有几天就是他当她的丈夫的最后期限,他会不会回来?这已经是他第四个春节没有回来过年了,她甚至连恨都恨不起来了……她希望自己能这样,有时也相信自己已经达到了这个境界,跟别人也总是这么说。其实她的心里恨丈夫,已经恨出了一个洞,这个洞至今并未长好。好在过了这个年就一了百了啦!

  时间真是一盘细磨,慢慢把人的心磨出了茧子,天大的事也会不怎么在乎了。细想起来也不能全怪他,自己当初如果跟他一块儿出去打工,他可能就不会找别的女人,就像自己的嫂子,大哥去哪里就跟到哪里,把孩子和地都扔给老人。她也试过,实在忍受不了那种外出打工的生活,吃不像吃,住不像住,最主要的是没有自由和尊严,被呼来唤去,谁都可以指使你、呵斥你,累个七死八活,说不要就炒你,说不给钱就可以真不给,甚至连工厂也是说黄就黄……

  那时她的两个孩子还小,舍不得丢下,结果却把丈夫丢了。也怪现在的男女关系太乱了,男女一乱,家就乱了,家一乱就把女人毁了……她的脑子里胡思乱想,却没有影响她看到从市里来的方向,真的出现了一对车灯,向着这边越驶越近,她赶紧移步下坡迎上去。

  车速减慢,在她脚边停下来,乱发教授慌忙从车里钻出来,声音里带着异乎寻常的感动:“不好意思,还害得你在这儿等候,冻坏了吧?”他伸出双手似乎要给少妇暖暖手,或者只是想握握手,却半截又缩回来反身打开车门,“快上车,里面暖和。”

  少妇迟疑着,她以为对方把照片交给她不就可以返回了吗?

  祝教授可能明白了少妇的意思,解释说:“我想到你家给你塑个像,只是打草稿,不会占用你太长的时间。方便不方便?”

  少妇虽然还不完全明白“打草稿塑像”的意思,却不好拒绝他想到她家里去的要求,何况自己的母亲下午邀请在先。于是她上了车,引导着爬坡上塬,来到自家院门前,她下车打开院门,让车开进院子,然后将乱发贵客或者说是不速之客让进屋里。她也想让司机进屋,司机却坚持在车里等候。

  刚才女儿一个人出去了,老太太自然不放心;妈妈出去了,孩子们更不会睡觉,听到汽车进院的引擎声,都从里屋跑出来。少妇将客人引进自己和女儿睡的房间,祝教授从兜子里掏出照片放到炕上。拍照片是祝教授专业的一部分,相机又好,照片自然拍得很好,而且人人有份,个个神态自然生动。大人孩子抢着看,一阵惊讶,一阵欢笑。

  祝教授拿出一张自己的名片递给少妇:“我叫祝冰,是中国工艺美大的教师,搞雕塑的,还没有请教你的芳名?”

  少妇一边低头看着祝冰的名片,一边答道:“我叫孙秀禾。”

  祝冰反客为主,把墙边的杌凳搬到屋子中间光线最好的地方,让孙秀禾脱掉大衣,只穿一件藕荷色的斜襟薄棉袄,身子微微向左侧着坐下,他嘴里叨咕着:“你的这个侧面美极了!”

  随后他自己也脱掉外套,里面只穿着衬衣,外套一件毛背心。他将大炕对面的桌子移到孙秀禾对面,把塑泥放到桌上,眼睛像刻刀一样在孙秀禾的脸上死死地盯了一会儿,两只手倏然变得像魔术师一样灵巧有力,那坨泥在他的手里既柔软又坚硬,软到随着他的手指任意变化着形状,凡经他捏出来的形状就硬到绝不扭塌。他的眼睛甚至常常不看手中的泥,只盯着孙秀禾的脸,十分专注,且锋利无比,仿佛能看到她的骨头缝里去。也有柔情脉脉的时候,饱含着迷恋,甚至是崇拜。却又不是那种色眯眯的、猥亵的,孙秀禾也就没有顾虑地随他看个够。

  屋子里安静下来,老人和孩子们不再看照片,而是围在祝冰身边看那塑像,首先是孙秀禾的儿子嚷起来:“像,像妈妈!”

  其他孩子连同老太太也都随声附和:“是像,还真像!”

  老人说完强行把孩子们都赶到自己的屋里去睡觉,然后又给祝冰和女儿各端来一碗枣茶,并随手替他们关好了屋门。祝冰的工作却停了下来,反复地看看塑像,再看看孙秀禾,他显然是遇到了困难。

  他脱掉毛背心,只穿一件衬衣,回手端起那碗枣茶一饮而尽,放下碗看着孙秀禾眼睛说:“小孙,我能摸摸你的头吗?”

  说完他使劲在衬衣上把两只手擦干净,不等孙秀禾反应过来就走到她的近前,双手捧住了她头颅的两侧,由上到下,又由下到上,随后是耳朵、脖子、脸、眼睛,甚至嘴唇……他的手时而轻柔,时而有力。她极紧张,却又不是没有一点舒服的感觉,她害怕和厌恶自己这种紧张又受用的感觉,从小到大,还从来没有人这样摸过她。她越来越感到祝冰的手指上带着火、带着电,火烫烫要把她烧化了、击倒了。她呼吸慌乱,双颊发热,胸部膨胀……偷偷地抬起眼睑瞄一下祝冰,原来他是闭着双眼在摸,可她却感觉不到他是在瞎摸,他的手上就像也长着眼睛。他没有像自己说的只摸她的头,顺势又摸了她的双肩、双臂,甚至捏弄了她的每一根手指……

  他睁开眼回到塑像跟前,不说话,也不再看她,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塑像上,拧着眉头,眼瞳强力收缩,闪出一股兴奋和冲动,仿佛把她也忘了一样。过了好一阵子,他停下手,抬起头,端详着塑像,自言自语又像说给孙秀禾听:“行了,今天就到这儿,回去再细加工。”

  孙秀禾早就忍不住走过来看那塑像,心里一阵惊喜,眼睛火辣辣地燃烧起来……这个乱发教授真不是白当的,这么一会儿的工夫就重新塑造了一个孙秀禾。她太喜欢这个塑像了,这是自己,似乎又比自己更好,好在哪里她一时还想不明白,是比自己更漂亮、更有精神?

  祝冰移开凳子,让孙秀禾站到刚才坐的地方,身体仍然微微向左侧一点,不再提出申请就动手摸了她的腰、屁股、两条秀腿,然后从兜子里拿出个硬壳大本子,飞速地用笔画出她的站姿,随后又拍了照片,才长出一口气。一眼看见孙秀禾没有动的那碗早已冰凉的枣茶,端起来一仰脖子灌下去,擦擦嘴角冲着孙秀禾笑了:“以后我还会麻烦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的电话?”

  两个人交换了电话,加了微信,祝冰开始收拾东西,把自己的零碎儿全放进随身带的大兜子,穿上毛背心和外套,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信封递到孙秀禾手里:“这个信封里有一张卡,信封上的数字就是密码,里面还有10万元多一点,这不是你让我塑像的报酬,是给孩子过年的红包。”

  孙秀禾吃一惊,没想到这个乱毛还有这一手,坚决不要,但她更没想到的是祝冰手劲极大,摁住了她的手:“别跟我争,不要吵醒老人和孩子。”他强把卡塞进炕上的被垛下面,然后用自己的围巾裹好塑像,小心翼翼地抱在怀里,轻轻出了房门,并反身将孙秀禾推回屋里,轻声却很强横地说:“外边冷,你不许出来!”

  这个祝冰简直就是疯子,他不听你说话,也不管你心里是怎么想的,来一阵风,走一阵风,等孙秀禾反应过来,从被垛底下翻出那张卡,披上大衣追出门,只看到汽车尾灯顺着坡道渐渐消失在塬下。

  她站在院门前,呆呆地望着黑乎乎的远处……

  老娘不知什么时候也出来了,或许她老人家根本就没睡,一直在听着这边屋的动静,天底下只有娘最清楚女儿这些年心里的苦。老人轻轻地在女儿身后说:“外边冷,回屋吧。”

  孙秀禾顺从地回身进院,并随手锁好院门。

  ……

  蒋子龙,男,1941年生于河北沧州。1962年开始发表作品,曾以《乔厂长上任记》《赤橙黄绿青蓝紫》等多次获全国优秀短篇和中篇小说奖。著有长篇小说《蛇神》《子午流注》《人气》《空洞》《农民帝国》,及中短篇小说集和散文集多部。2010年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了14卷本的《蒋子龙文集》。曾任天津作家协会主席和中国作协副主席。

  


 
第三届丰子恺散文奖征稿启事
《四川日报.天府周末》版约稿
番茄小说明朝历史征文活动开启!
“峥嵘岁月·百年风云——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征文活动
看阿里巴巴的大手笔
“不忘初心·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征文活动。
主题:90后生存报告
疫·情·生态〡《诗刊》社征收抗疫文学诗歌作品
《中学语文》2021年征稿启事
第二届”周浦杯”全国征文启事
第五届“灵溪杯”校园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2020·茯苓文化”主题征文启事
第四届全国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第三届山西高校文学征文大赛启事
《鸭绿江·华夏诗歌》征稿启事
首届“诗词中国”传统诗词创作大赛启动
全国征文比赛征稿启事
“曹禺杯”全国诗歌大奖赛离截稿仅剩一周!
首届中国·扶风臊子面大赛征文比赛
2020“海子杯”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更多...

张兆和

沈从文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新能源汽车之都”花落谁家?安徽合肥强势跻身争夺者行列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