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中国作家网  本站浏览:33        发布时间:[2020-10-15]

  

  1

  我通常叫不上工人的名字,也不在意他们叫张三或李四,那两口子是例外。夜里没睡好,我起得晚了点。家里没饭,我踱到小区门口的早点铺,要了碗羊杂汤,一个烧饼。羊杂汤里浮了几粒葱花,一撮芫荽,绿茵茵的,很招摇的样子。我慢条斯理地搅拌着,一瓣黑乎乎的瓜子露出肚皮。老板娘兼服务员正用抹布擦桌子,她个子高,弯腰时两肩前伏,肥臀后撅,鸵鸟一般。我收回目光,将瓜子皮夹放在桌上。吃到一半,老边打电话说快到了。我估摸怎么也得十点,没想这么快。我吃饭一向慢,而且喜欢边吃边想事,就是有人催也快不到哪儿去。但老边不同。我不敢怠慢,放下筷子,结账离开。

  我返回小区,开了金杯车,直奔车站。

  那一队人站在广场上,当然不那么整齐。男男女女的脚下堆放着鼓鼓囊囊的编织袋、行李、脸盆、提包,孩娃在哭闹,远远望去,像一群逃难者,但他们的脸是亮的,看不出流浪的疲惫和狼狈。看见我,一旁抽烟的老边喊了什么,他们挪动腿脚,齐整了许多。正在吞咽干粮的汉子停止咀嚼,腮边凸起两个大包。那一束束目光藤蔓般伸过来,缠绕住我。车站嘈杂,这一处却异常安静,似乎掉根针都听得见。老边凑过来,说十六个人,加上娃十八个。然后冲那一队人用不标准的普通话说,这是马老板。藤蔓又伸长了一截。

  我不是老板,虽然别人背后叫我二老板,黄萍不在时,工长也向我汇报,但我知道自己不是。哪怕二老板,我也不够资格。可这话不能逢人就解释,尤其这种场合。

  不是选演员,无须面试,只要胳膊腿健全,能干活就行,何况他们是老边选出,千里迢迢带来的。老边让我过目,表面是让我拍板,其实更像炫耀。在这高原小城,能有本事从他乡带人,且不止一拨的,没几人。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我粗粗一扫,就想让老边带他们上车,而老边的手已经举起,那是发号施令的意思。

  这时,我注意到队伍的那两口子。其实,我刚到广场就注意到了。男的细瘦,女的矮胖,好像没站稳,她一肩高一肩低。两个孩娃都是他们的,小的在丈夫的背上,大的也没多大,也就四五岁的样子,由妻子紧紧牵着。外来工常有带孩子的,并不稀奇。但我没料那女的是个瘸子。男娃抽脱手,她去追,还好,男娃跑出五六米。否则,就她那瘸腿,根本追不上。

  我看老边,老边噢了一声,说原打算一会儿再和你说的,她有点儿特殊,但干活麻利,我亲眼见的,而且——老边眼睛扫扫队尾,压低声音,她同意不挣满工的钱,你看着给。我没吱声,不是不同意,而是寻思着要不要给黄萍打个电话。去年新建了冷库,电力那儿没协调好,断了几次电,这些日子她在跑这个事,没准这会儿正跟某个头头谈呢。头头未必多大官,但只要能管着你,就是头儿,就得把腰弯下去。又怕影响了黄萍,我犹豫着,不知该不该打。

  老边招了招手,那两口子走到我面前。男的面皮发黄,女的肤色微黑,颧骨处有几粒雀斑。丈夫还算镇定,妻子极为不安,似乎不敌高原的风,身体左右摇摆。她的手倒利落,掏出身份证让我看。我捏着瞧了瞧。花玉兰,蛮好听的。花玉兰冲丈夫使眼色,他慢吞吞地拿出来,冲我笑了笑,小心翼翼的。与妻子同姓,叫花小春。显然,他清楚叫什么并不重要,我还给他的同时,他用央求的口吻说,留下我们吧,她干活不疲。

  老边说,工钱由你定,没二话。花小春立刻点头,对对,咋都行。说到这个份儿上,我再说别的就不近人情了。留就留下,想来黄萍也不会责备。但规矩还是要有的。事先不说好,难免揪扯不清。我说日工一百二,给你一百,行吧?花小春和花玉兰异口同声说行。我瞟瞟老边,老边说那就这么定了,又对那两口子说,碰上这样的老板,是你们的福分。花小春和花玉兰感激又讨好地冲我笑笑。

  金杯车是十五座的,除了驾驶座和副驾驶座,全拆了,放一堆马扎,人货两运。依黄萍的意思,副驾驶座也要拆的,我没同意。某些时候,我说话还是起作用的。十八个人,加上他们的行李、提包,结结实实塞了一车。我不跑客运,不走长途,从县城到野马镇也就三四十里,不用担心这个拦那个查的,别人也这么干。

  花玉兰和她的两个娃坐在副驾座,她揽一个抱一个。小的先前在花小春的背上,她坐在副驾后,他递给她的。我没看清,想必不到一周岁。花玉兰上车时,我特意观察了一下。她没用花小春扶,先将大娃抱上去,然后伸腿斜肩,麻利地钻进驾驶室。倒是花小春或是细瘦的缘故,早就挪到车门口,但一次又一次被胳膊肘或行李挤开。他是最后一个上的。

  县城不大,车却不少。算不上富庶之乡,但有钱人挺多,据说上百万的私家车不下二百辆。不怎么宽的街道从早到晚都是吃撑的样子。穿过半个县城,花了二十多分钟。

  咳嗽、低语、咀嚼,还有说不清楚的气味,使车厢胀了许多。我摇下半个车窗,冷风扑进来,右侧的花玉兰马上把小娃的头盖住。我顿了一下,玻璃升上去,只剩筷子宽的缝隙。花玉兰扫见了,想说什么,但又没说。大娃对悬挂在车内的吊坠很感兴趣,几次伸手欲摸,都被花玉兰拽住。但大娃不死心,目光粘连,身子歪倾,伺机挣脱她的牵拽。花玉兰自是明白他的心思,低喝一声,抓得更紧了些。她怕大娃闯祸。看得出来,她非常紧张。

  吊坠是桃木的,蝴蝶状,年头久了,灰暗无光。下部已经开裂,车内看不清楚,阳光下还是很清晰的。如果是别的,我可以摘下来给他,但这个桃木吊坠不行。如果他挣脱花玉兰,我伸手就可将他拦住。这时,花玉兰往后缩了缩,用力一扯,将大娃夹在两腿中间。他再无可能够着,但她没放松戒备,双臂环围,箍着孩子的腰。

  四月的南方已是草木葱茏、百花绽放了吧,而在塞外高原,虽然五月初了,冷风依然呼啸。杨柳绿了,但叶片没完全展开。花朵更是稀少得可怜,偶尔能看见几朵黄色的蒲公英、蓝色的马莲花。

  当然,高原有高原的好,季节虽迟,却不会缺席。时间的错位,使宽城成为京北重要的蔬菜基地。与种小麦、莜麦的稳妥不同,种菜有点赌运的意思。有的一年暴富,成为宽城的人上之人,有的倾家荡产,巨债缠身。这么说吧,每年都有买宝马的,但每年都有寻短见的。

  运的因素很多,比如市场价格,比如虫害,比如菜的品相,太多不确定性。金枝玉叶,未必嫁得好,黄毛丫头,也有可能坐八抬轿。黄萍算不错的,她种了十几年蔬菜,只有一年入不敷出,其余皆有盈余,不然怎么可能建冷库?运气好,倒不如说她脑瓜灵活,虽然她初中还没毕业。

  在宽城,有那么一些人,不种菜,却依附种菜人生活。比如卖农药、化肥、地膜、水管的,比如跑运输的,比如打井的。如果说这些还有成本,另一些只靠嘴皮子就有不菲的收入,比如像老边这样专职领工的。种菜,特别是蔬菜密集采摘上市时期,需要大量的人手。黄金期就那么几天,耽误了,菜可能就烂在地里。宽城劳力不足,而且要价也高。于是催生出老边这样的专职中介。不知他们有什么门路,能从各地招揽。老边常跑南方,招的多半是边境省份的。老边在宽城很抢手呢。他是黄萍的远房舅舅,多远我不清楚,反正黄萍叫他舅。因而,他带来的第一拨人定给黄萍。按人头数,黄萍每天付给老边十块。而工人每天的收入,黄萍交给老边,由老边分发。当然不是转手发放,有提成的。就是说,老边这样的专职领工,两头得利。这也不是秘密。当然,老边也不是白提成,若有纠纷,他要处理。

  快到野马镇时,金杯从公路拐下去,往北也是柏油路,不怎么宽,但来回错车足够了。七八里后便到了地点,地头的平房皆是砖墙、石棉瓦。长的那一溜是给外来工住的,旁侧两间是厨房,对面三间,东间是守夜人住的,西间是办公室。车未停稳,黄果便跑出来。他是黄萍的叔伯弟弟,帮我干些杂七杂八的活。我简单交代过,然后指指花小春一家,让他们住在角上。如果他们愿意,可以从中间拉个布帘。我能照顾的只有这些了。黄果瞅瞅花玉兰,怎么是个瘸子?我说又不是跑步比赛,手利索着呢。黄果问,和我姐说了?他个儿不高,圆脸,宽肩,身板瓷实,相比之下,他的目光就虚多了。我盯住他,你现在请示一下?黄果的圆脸立刻绽开,姐夫别误会,我就是提醒你一下,免得她——我说,管好你自己吧,别动不动绷断裤带。黄果马上说,听姐夫的。笑意缩拢回去,像突然间被剃掉了,光秃秃的。

  晚上,我向黄萍汇报。培训了一下午,明天就可以打垄。这拨人不错,最大的也只有四十几岁。黄萍说,没白叫他舅。我说有一个腿有些残疾,但干活比别人还快,也是奇了。黄萍问,残得厉害吗?我说厉害你舅怎么会带出来,而且,每天给一百就行。黄萍斜我。我故意那么说的,平时当着她也叫老边舅的。我不紧不慢的,当然是你舅,然后才是我舅,亲有远近。黄萍的目光投向窗外,没忘了调侃,酸!

  2

  我拧开门,彭小莲正给母亲喂饭。母亲坐在那把特制的、无论怎么摇晃都不会歪斜的白木椅子上,她戴的围裙下摆长,几乎到膝盖了,两根背带没拴捆,从腰部垂悬到地上。围裙是绿色的,背带是粉色的,去年赶会彭小莲给母亲买的,还哄母亲,戴上这个,你要多美有多美,可惜我没娘,要不才舍不得给你呢。母亲看我,她不喜欢,我知道。彭小莲说,看他没用,你现在听我的指挥!我没吱声,母亲乖乖戴上了。

  现在,彭小莲又在指挥母亲。张大嘴,我拿出勺子你再嚼,哎呀,你咬住了,就剩七八颗好牙了,崩掉你就只能喝粥了。彭小莲立在母亲面前,穿着和母亲一模一样的围裙。彭小莲冲我扬了扬眉,示意我别出声。等她喂完再说话。我轻手轻脚地坐到沙发上。

  母亲还是听见了,我常常怀疑她不是凭借耳朵,而是靠直觉。老年痴呆,未必第六感官也失灵。她欲扭头,被彭小莲扳住。彭小莲板着脸,安心吃饭,别扭来扭去的!母亲或是被她吓住了,乖乖转回去。彭小莲从碗里舀米饭,母亲突然转身。准确地说,只转了三分之一,头肩往左倾,这使她整个人像要斜倒了。明知她不会摔倒,我还是迅速站起。母亲的计谋得逞,她看到了我。

  马屈!我就知道是你!母亲惊喜而得意,米粒和饭菜喷出来,有的掉到地上,有的溅到围裙上,下唇也粘了几粒。

  彭小莲砰地将碗撂在桌上,没好气地,瞧瞧,洒了不是?母亲不理她,或是这会儿她听不见训斥。她问,赶了老远的路吧,吃饭了吗?然后对彭小莲说,给我儿盛一碗。彭小莲用湿毛巾擦掉她唇边的饭粒,气哼哼地,你不听话,我就不给他吃。又半真半假地瞪我一眼,就饿着他!我笑了笑,端起小碗,佝下腰,对母亲说,我来喂你。母亲摇头,她满是渴望地盯着我,见到你弟了吗?我说见到了,先吃饭!喜悦如烟花在母亲眼底绽放,很快熄灭、混浊。她急切地,他挨打了吧?我说,没,他待得好好的,天天吃肉包子。母亲忽然变凶,别哄我,我不是傻子,监狱那么好,早撑破了!

  母亲的神态、语气与之前一样,有时我天真地想,她彻底清醒了,这世上的奇迹那么多,为什么就不能发生在母亲身上?

  你得管,马伸再糊涂也是你弟,卖房卖地,也要救他出来。母亲的喝令如冬日的冰水凌空泼下,我浑身发冷,满腹酸楚,回应说,我记住了。

  母亲说,那就别在这儿磨蹭了,赶紧去!被皱纹覆盖的脸缀满了冷硬和坚定。

  每次看到她这种神情,内疚便如毒蛇咬着我。父亲粗通文墨,我和哥的名字带了那么一点儿文艺。哥叫马屈,我叫马伸。母亲以为我还在监狱,总是把我认作马屈。

  去呀!母亲提高声音,还戳着干什么?

  母亲的头发已然如雪,头顶掉得多,盖不住了,灰粉的头皮显露着岁月的残酷。我的心又痛了一下。对自己的仇怨突然袭来,我缩了缩肩,用近乎残忍的声音说,他自作自受,活该他受罪!

  母亲被惊着,那横七竖八的纹路也被劈断,一截截的,几乎要掉落下来,她像不认识我似的,目光僵硬而陌生。你说什么?她小心翼翼,生怕谁听见,但突然间,她大嚷起来,与咆哮无异。我说了半天,你当耳旁风了?他是你弟弟,你怎么能这么说?

  我凝固着。也许激一激,气一气,她就会放弃。她已经失忆,为什么不把马伸从脑里彻底抹去?

  你救也得救,不救也得救!你是当哥的,就得这么做!母亲叫。米粒和菜叶早就喷干净了,此时只有冷飕飕的风。

  我没那个本事,你以为我是什么人?我的声音弱下来,毕竟这有点儿冒险。

  但母亲被激着了,她浑身颤抖,脸色铁青。她要站起来,也许她还想抽我。站了两次也未能立起。她的一只脚踩到围裙的背带,她的脖子半缩着,被折了似的。

  一直未说话的彭小莲瞪我一眼。这次是真瞪,她生气了。她一生气就翻白眼。没见过你这样的,不帮忙,还添乱!说着,她扶住母亲的肩,他逗你玩呢,他是你儿子,除了听老婆的,就听你的。

  我终是害怕了,接着她的话说,我也就是说说,他是我弟,我当然要管。

  母亲盯住我,凌厉而又带着怀疑,你说真的?

  我笑笑,有些酸,当然是真的,卖骡卖马也要救他!

  母亲说,那你快去吧,还愣着干什么?

  彭小莲抢先道,他刚回来,你得让他喝口水再走吧,渴昏了,他就救不了马伸了。

  母亲惭愧的,瞧我,差点糊涂了,吃饱喝足,你再上路。

  彭小莲倒了杯水,放到茶几上。

  这下你满意了吧?来,接着吃饭。你得听话,你儿子听你的,你得听我的,别扭来扭去!这么好的饭,都洒了!

  我踱进卧室,来到阳台,点了一支烟,然后将窗户半推开。这栋楼是银行的家属楼,与后来拔地而起的商品楼相比,显得破旧,窗户小,不怎么敞亮,尤其一楼。但优点是暖气烧得好,在寒冷的北方,这特别重要。别的楼四月底就停暖了,银行家属楼供到五月中旬,虽然只是清早供一会儿,屋里一整天都暖烘烘的。老人住这样的楼再合适不过。楼是黄萍买的。我进去不到半年,母亲就痴呆了。黄萍把母亲接到县城,专门雇了保姆。那时,我和黄萍已离婚数年,她完全可以不管。

  院不大,墙不高。一棵白皮杨被砌进墙中,彼时应该还是细弱之身吧,此时已有碗口粗了,墙体被撑开拇指宽的缝隙。它比路边的树绿得早,叶片已彻底舒展。墙角处长了些杂草,还有开着黄花的苣荬菜。看到苣荬菜,我心里一动。

  手机突然响了。我瞄了瞄,快步走过去,将门关了,然后接通。先生,您好。这样的电话接了太多,卖楼的,售药的,推销保险的,但我并没有马上掐断。我沉默着,任由那端鼓舌。我等待奇迹发生,也许是故意装扮,玩笑一番就会露出真容。数分钟后,我按了关停键。点起第二支烟,手机又响了,我接通,没有任何犹豫。再次挂断,我并不恼,心如无风的水潭。

  我出来时,原先的电话号码已被移动卖给他人,是个乡村老太太,为了赎回这个号码,我花了一部手机的钱。并不是我对这个号码有多少感情,而是因为记住这组数字的不只是我。方便旧友打,这有些滑稽,可对我异常重要。空等了三年,我并没有失去信心。依然在等,我就不信!

  彭小莲推开门,夸张地用手掌扇了扇,怎么又抽烟了?你跑过来就是为了抽烟吧?我将剩下的三分之一捻灭,丢出去,正要关窗,彭小莲制止,你抽一次,要走大半天呢,大娘最烦烟味了,这么大一个人,不长记性!作为保姆,彭小莲自然是越权了,但我不在乎,而且还喜欢她这种傻咧咧的直性子。

  彭小莲是黄萍雇的第三个保姆,前两个我没见过,据黄萍说干了几个月就被她辞了。一个太馋,整日变着法打着母亲的幌子为自己做好吃的,另一个太懒,屋里迈不进脚。彭小莲在菜地打短工,被黄萍相中。黄萍自诩有识人之才。确实,彭小莲侍候母亲,我是放心的。

  吃过了?我没话找话地问,语气带了那么一点点讨好。

  彭小莲说,我做的饭,大娘哪次都吃得干干净净。

  彭小莲从小没娘,半路地儿父亲去世,她跟随哥嫂,什么活都干过。厨艺多么好那是胡说,不过日常的饭食还说得过去。莜面窝窝推得厚了点儿,倒也整整齐齐。现在像她这个年龄的女孩,别说推窝窝,能把莜面和好就不简单了。

  我说,多谢你呀。

  彭小莲说,谢什么?我把她当自个儿的娘呢。

  一句话说得我眼睛发潮,她可不是嘴巴讨巧的人。彭小莲问中午在这儿吃不,她要包饺子。我摇头,说有卖苦菜的顺便买点。彭小莲说有是有,就是太贵了,二十块钱一斤,还不是顶芽菜,叶子宽得能喂猪了。我说别管价钱,让你买你就买。彭小莲说你们的钱也不能乱花呀,大娘睡午觉的时候,我自个儿去地里挑,在村里,谁都挑不过我。我不得不沉下脸,告诫她绝不能将母亲一个人抛在家里。我掏出一百块钱,叫她单买苦菜。彭小莲说月初留了钱,再拿没法算账,坚决不要。她死心眼儿的时候,实在让人没办法。我不敢硬塞,怕引起误会。

  母亲靠在沙发上,头微微垂着,眼睛半睁半合,吃过饭,母亲就犯困。听到动静,她马上仰起头。我脚步极轻,自己都听不见的。

  你弟弟呢?母亲往我身后瞅了瞅,又盯住我,混沌的目光挂满钩子。

  快了,就快回来了,你别担心,我说。

  彭小莲推我,走你的吧,哄人的话,还说个没完了。

  彭小莲的话如同伤口撒盐,但我不计较,更不羞恼。许多时候,伤口是需要盐的。我这就去,你等着。我推门的时候,母亲叮嘱,路上小心。我知道,当年母亲也是这么嘱咐哥的。我咬了下嘴唇,闪出去。

  已经十点了,我不敢耽误,直奔菜市场。不管本地工还是外地工,都要管一顿饭。这是规矩,哪家种菜的都这样。对外来工,还要多一顿,当然这多出的一顿需他们花钱买。伙食上不挣钱,几块钱就可吃个肚饱。我除了拉人拉货,还负责买菜买米。黄萍不信任别人,哪怕是她的叔伯兄弟。当然,对我的信任也是有限度的。已经很不错了,毕竟我曾经伤害过她。她不计前嫌,和我复了婚,还让我成为她的总管。

  半小时后,我将金杯车停在银行家属楼小区门口。我买了三斤苦菜。确如彭小莲所言,苦菜的叶子宽大,二十块实在是太贵了。但母亲喜欢吃,我能做的也就这些了。

  我拧开门,将苦菜丢到地上,立即合住。我怕母亲看到我,她一成不变的询问和催促更像是审判。

  3

  那些外来的短工像候鸟一样,五月来,九月底返回老家,来年春日又飞过来。他们比本地打工的吃苦能干,工钱要得低,哪家都愿雇佣这样的人。其实冬天也能寻上活计,薯粉厂、薯片厂、麦片厂、奶粉厂都需要工人,或许受不了高原的寒冷,极少有冬日留下来的。当然不是没有,某个后生相中本地一姑娘,做了倒插门女婿,把自己变成高原人。

  黄萍让我管理,我当过厂长,管过百十号人,这是我的长项。只是说起来有些脸红,那百十号人同情我的屈指可数,多半人恨不得吃了我的肉。其实没什么好管的,凌晨三四点就起床干活,直到黄昏,一个个累得腰酸腿软,吃过饭早早就睡了。我曾想弄台电视,也算有个娱乐的,黄萍不同意。她说他们出来是为了挣钱,不是为了看电视,若弄一台电视摆进去,难免有个别不自觉的乱捣鼓,搞得想睡觉的人也睡不好,无端制造矛盾。黄萍看问题比较透,她说得有道理。睡不好觉,自然影响干活,她没说,但我明白。

  我准备了一些药品,当然都是常用药,感冒胶囊、肠炎宁、布洛芬什么的,有个头疼脑热就不用跑了,菜地到镇上有段距离,来回耽误时间。除此,没有需要我操心的。

  那个午后,我拉着水泵去县城修理。老地方,老关系,我把水泵卸下,问多长时间修好,师傅问着急吗?我说当然着急,他让我两小时后去拉。该采购的都购了,这多出的两个小时也没什么事。上午刚去了母亲那里,我可不想一天被她审判两次。回我和黄萍的家?也没多大意思。经过大桥,看见河边那一长溜垂钓的人,便将车停在桥头停车场。有那么几年,我迷上了钓鱼,也结识了一帮钓友,有时还跑到邻县的水库。那是老皇历了。钓具多半抵了账,买的时候花一万多块钱呢。

  钓鱼是心情,也是乐趣,只有痴迷其中才能够体会。看别人钓鱼傻乎乎的。其实,我也不纯粹为了观看。河边适合想事。黄萍说我酸,是有道理的,胡思乱想还要选个环境。我等待的电话一直没有来。但昨日不来不代表今日不来,今日不来不代表明日不来。也许,坐在河边,就等来了呢。

  神游八荒,两小时被偷了似的,转眼就过了。我返回修理部,拉了水泵,直奔菜地。开车从不走神,我发誓。中午犯过一会儿困,这阵儿清醒得很,我向老天保证。那路我一天跑好几趟,熟得就跟自己的手掌似的。连路边的野花野草,我都熟。刚出镇那一段尽是独行草,再往前就是一丛丛的蓝羊茅,还有青蒿、灰蒿、艾蒿,地头则是一片片的车轴草。五月蒲公英、马莲开花,一黄一蓝,六月飞廉和漏芦开花,粉嘟嘟的,七月翠雀开花,八月蒲公英、飞廉、毛茛絮便开始飞了,任风这个媒婆带着。我承认自己酸,管他呢,老天造就,改不了啦。

  这么熟的路,我怎么会出差错呢?

  如果我直接将车停在生活区,不会有任何问题,可车上拉着水泵,得送到井口。左边的田垄已经打好,这一百亩即将种白萝卜,工人们正在右边插种白菜秧。押宝不押孤定,可以降低风险。萝卜没收成,靠白菜回本儿,白菜赔了,用土豆找补。黄萍从不将蛋放在一个筐里。

  地边儿放置着工人的衣服、水壶、水瓶,还立了一把铁揿。有一孩娃在打了垄的地里玩,那是花小春和花玉兰的大娃,我老远就瞥见了。看见我,准确地说,是看见金杯车,他挥了挥手,然后向我跑过来。几日前,我参加婚宴,带回来一包糖,给了他,因此他见到我就喊老板。未必是花小春夫妇教的,小家伙天生嘴甜。

  我开得并不快,所以并不担心什么。倒是小家伙快到近前了,不但没有放慢,反拉大了步子。我摁了摁喇叭,提醒他。可他没有停,连连向我挥臂,还喊着什么。看着只剩几米远,我不由慌了。如此,他非钻轱辘下不可。我由慌而恼,猛摁喇叭,并朝右打方向盘。我该立刻停住的,事后回想,那一刻大脑彻底木了。一偏一转,车拐出地头,我才刹住。尖细的哭叫响起,我酥软如渣,推了两次才将门打开。

  我没站稳,突然扑过一股风,我被挟裹着,摇摆着跳了几下,才立定。正好站在车尾,距男娃几米远,我看得清清楚楚。他瘫在地上,一边呜嚎一边叫喊。我吓坏了,脑袋嗡嗡乱响,风停了,我拽了几次才将自己拽到他身边。我蹲下,触摸着他,试图发现他被碾压了胳膊还是腿。男娃挥舞着胳膊,叫喊声更高了。腿很细,但完好无损,他没受伤!车轱辘、车的任何一个部位都没挨着他。我稍稍松了口气。可他哭喊得更凶了,我有些纳闷,这娃似乎被什么吓着了。我正要问他,神经突然又绷紧了。然后,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我看到衣服旁边的那个包裹。车轱辘正是从包裹上碾压过去的。心像被踩裂的冰面,发出巨大的持续不断的声响。我瞅瞅男娃,又盯住包裹。我小心翼翼地移过去,蹲伏下身子,慢慢撩开,整个人彻底傻掉了。

  我没作任何挽救的措施。眼前黑影乱飞,耳朵隆隆作响,直到花小春将我撞开,抱起包裹,直到花玉兰撕心裂肺的哭喊响起,我似乎才醒悟过来,意识到自己闯了大祸。那些人围过来,像牢笼一样将我囚在中间。

  不知黄萍在冷库还是别的什么地方,不知谁给她打了电话。没多久她就过来了。那时,花玉兰已与花小春挤在一处,花小春抱着小娃,她抓着花小春的肩,两人头抵头,互相支撑着,仿佛他们被抽去了骨头,不这样就会成为流沙。有个声音对黄萍说人已经没得救了,黄萍仍试了试鼻息。立起时,她的脸僵硬如铁。围在这儿干什么?干活去!她凶巴巴的。那些人便回到地里,只剩下花小春一家、黄萍、黄果和我。黄萍给黄果使眼色,黄果抓住我的肩将我拽起,扶进屋。我不想让他搀扶,但没甩脱。所谓的木偶,就是这个样子吧。

  我坐在床沿,黄果合上门离去,临走没忘了警告:别出来,除非我姐叫你!我不怎么喜欢他,他总拿黄萍压我。他算老几?我人落魄了,心上那团气还在呢。即便他偶尔露个苗头,我也会冷语还击。但在那个黄昏逼近的春日,我机械地点头,任黄果指挥。

  门合窗闭,我置身于密闭的空间,耳边仍有嘤嘤的哭声。头顶的某个地方苍蝇在飞。似乎还有风,脸颊能感觉到吹拂的凉意。我惊愕地抬起头,环顾了一圈,又垂下来。

  我看着自己的双手,如果那个孩娃不朝我奔跑,我就不会打方向盘。那么,花小春和花玉兰就不会失去他们的小娃。要不要向他们两口子还有黄萍道明原委和过程?那不怪我,至少不完全是我的责任。我搅翻着那个场面,并没有动,屁股被吸住了。我压死了人,这是事实,怎么辩解都不能改变。我知道黄萍在和花小春夫妇谈判,先让她谈好了。黄萍的损失不会小。按县城这几年的肇事案,少说也要四五十万。我没钱,这钱只能黄萍出。这会儿,她一定为和我复婚后悔死了。

  薄暮纱幔一样垂落时,黄果推门进来,让我跟他走。我问去哪儿,他说送我回家。我没反应过来,回家?黄果说,姐让我现在送你回去。她呢?我问。这很愚蠢,我轻轻咬了嘴唇。黄果说,姐让你好好休息,那事处理了。我吁了口气,但又有些怀疑,这么快?黄果说,姐是谁!

  那些外来工正在打饭,井然有序。我四下睃睃,没看见黄萍,也没看见花小春夫妇。我甚是疑惑,目光乱扫,黄果催促我快点,说再黑他就开不了车了。

  我问黄果怎么处理的,黄果说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你放心好啦。这个马屁精,竟然和我玩太极。我斜着他的脸,恨不得在那上面抓几把。老边正往过赶呢,其实他来不来都可,黄果没有任何征兆地摁了下喇叭,那刺耳的响声让我倏然一惊,目光从车窗扑出老远。灯光将黑暗凿出梯形的豁口,看不到别的车,也看不到飞鸟走兽什么的。黄果未必故意吓唬我,是我的神经变得脆弱。

  到了县城边儿上,黄果终于憋不住,说黄萍几千块钱就摆平了。怕我不明白,解释,姐和那个男人谈的。我确实不是很明白,停了几分钟,追问,她对你说的?我甚至想,也许黄萍是怕我内疚,故意将数字后边的零略去。黄果反问,你说呢?我就不明白了,像我姐这么厉害的人,你怎么舍得——我突然喊出来,掉头!我要回菜地!黄果说你这是干什么?还没进家呢。我没好气地,让你掉头你就掉!黄果将车停在路边,熄了火,拔了钥匙,说你给我姐打电话,她让你回,我没二话。我冷笑,我去哪里,还得她批准?说着就要推门。黄果说,她正替你擦屎屁股,你还是少给她添乱为好。我便犹豫了。黄果压低声音,推心置腹又带了些警告,那孩娃的父母见到你,情绪肯定不好,搞不好……我没再吱声。

  我和黄萍住在凤凰城,这是宽城第一个高层住宅小区。住的是顶楼,带一个小阁楼。夜晚,尤其深夜,难以入眠时,我喜欢站在窗前凝望。我喜欢夜空的深邃,常常幻想化作一颗流星,从这端滑到那端,哪怕付出化为灰烬的代价。

  那一整夜,我立在窗前。仰望星空,满脑子都是花小春和花玉兰。我不知黄萍怎么和他们谈的,可几千块实在是……我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也许黄果听错了。我急于弄个明白,但再急也只能站在这里,等待黎明。

  次日一早,没等黄果来接,我打了出租车赶到菜地。黄萍和衣缩在床上,听见动静,她坐起来,揉了揉眼窝。脸色晦暗,眼圈泛黑。睡眠差,她就这个样子。

  黄萍没有详述谈判过程,简要说了重点,她让花小春提,他要了五千。她以为自己听错了,愣愣地瞅着他。他误会了她的意思,那会儿他已经平静下来,花玉兰也停止了哭泣。他问是不是要得多了,说还可以商量。黄萍连忙说不多,她当场数了八千给他。黄萍从床板下拿出已经打印好的协议,让我签字。花小春已经签了,歪歪扭扭的。我签完,黄萍折好,放进包里。我问老边来过?黄萍点头,说花小春签了字,他就回了。然后,她的目光横扫过来,你近视了吧,该去配一副镜子。我想解释,又觉得没必要。还好,两口子都是老实人,没有狮子大张口,不然,这一年就白忙活了,黄萍说。她似乎松了口气,但我还是捕捉到她眼底的忧虑。她想得远,自然担心。

  你今天买一顶帐篷,能用得住那种,黄萍说,让花小春和花玉兰单独住吧,也算照顾他们,挤在大屋,想也睡不好。黄萍舀了水,准备洗脸。她从镜子里发现我盯着她看,猛一回头,有什么问题吗?我说没有,这就去买。我出了屋,日头才刚刚冒出,蘸了血一般红。

  胡学文,男,1967年9月生。中国作协会员,河北作协副主席。著有长篇小说《有生》等五部,中篇小说集《麦子的盖头》《命案高悬》等十六部。曾获鲁迅文学奖,《小说选刊》全国优秀小说奖,《小说月报》第十二届、十三届、十四届、十五届、十六届、十八届百花奖,《十月》文学奖,《钟山》文学奖,花城文学奖,《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奖,《中篇小说选刊》奖,《中国作家》首届“鄂尔多斯”奖,青年文学创作奖,孙犁文学奖,鲁彦周文学奖等。

  


 
第三届丰子恺散文奖征稿启事
《四川日报.天府周末》版约稿
番茄小说明朝历史征文活动开启!
“峥嵘岁月·百年风云——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征文活动
看阿里巴巴的大手笔
“不忘初心·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征文活动。
主题:90后生存报告
疫·情·生态〡《诗刊》社征收抗疫文学诗歌作品
《中学语文》2021年征稿启事
第二届”周浦杯”全国征文启事
第五届“灵溪杯”校园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2020·茯苓文化”主题征文启事
第四届全国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第三届山西高校文学征文大赛启事
《鸭绿江·华夏诗歌》征稿启事
首届“诗词中国”传统诗词创作大赛启动
全国征文比赛征稿启事
“曹禺杯”全国诗歌大奖赛离截稿仅剩一周!
首届中国·扶风臊子面大赛征文比赛
2020“海子杯”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更多...

张兆和

沈从文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新能源汽车之都”花落谁家?安徽合肥强势跻身争夺者行列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