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67        发布时间:[2019-04-14]

  

  在王德林等中共地下党人在矿区频繁活动的同时,安杰正雄也在密谋发展特务组织,在穆棱煤矿和柳毛黑铅矿布置眼线,一边打探反满抗日通苏和破坏生产人员的情报,一边清查户口发放证件,对“可疑”人员实施抓捕。同时在矿坑、火药库、变电所、铁路桥、水源地仓库等设立固定的岗哨,由原来的“矿警”改编成“日警”,统一着满洲国军装守卫。

  对此,在王德林的策划下,穆棱煤矿成立了“反日会”这一群众组织。黄大斌为“反日会”会长,组织劳工与敌人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

  黄大斌与劳工们为了少干活或不干活,还要多开资,出了不少糊弄鬼子的好主意。

  矿长川崎为了保证产量,每个矿井都设有“检炭工”,这个“检炭工”可不是一般人能当上的,多数为一心为鬼子卖命的二把头担任,井下掘进和采煤掌子都有各自的番号,哪个地方出煤,就挂哪个掌子番号,上面记录出炭的数量,按照出的数量开资。

  这个损招够绝得了,却难不倒劳工们的智慧,为了虚报产量,趁“检炭工”不在,装半车,运走,让运煤车多跑趟数。如果“检炭工”睡觉去了,明是拉一趟,就说拉两趟、三趟。

  时间久了,日本人和“检炭工”发现了问题,只见拉的趟数多,产量没有见多少,知道劳工们在“磨洋工”。因此,对劳工们进行了更加严厉的欺压,减少工资,甚至白干活,引起了劳工们的不满和抗议,奋起反抗。

  一天,因数量难以核对上,劳工们与“检炭工”由争执发展到了群殴。劳工们人多势众,对凶恶的“检炭工”充满着仇恨突然爆发,举起镐把和铁锹雨点般地宣泄打在“检炭工”身上,转眼间倒在了地上,断了气儿。

  少数胆小的劳工见“闯祸”了,有些恐慌,不知道怎么办好。这时,黄大斌大声地说:“工友们,不要怕,他死有余辜,罪有应得!”

  “出了人命,小鬼子是不会放过我们的。”一名工人担心地说。

  黄大斌胸有成竹地说:“一不做,二不休,总有法子蒙蔽过关的!只要大家听我的,小鬼子拿咱们没有办法。”接着黄大斌带领劳工将那名“检炭工”扔进了老塘里,又组织两名工人拾起撬棍,插进老塘的顶板缝隙,渐渐顶板裂隙变宽,他喊了一声“快跑”,随即身后老塘的顶板“轰”的一声脱落了下来,并伴随巨大的冲击波,巷道内顷刻间弥漫着黑黑的粉尘……

  俗话说,墙倒众人推,鼓破乱人捶。事后,矿长川崎到处找那名“检炭工”,却始终没有找到,产生了怀疑,纠集一部分把头和负责劳务系的日本人,对劳工们逐一排查审讯,劳工们一口咬定没有看见,最后,川崎只好放弃追查,不了了之。这可谓:蛇爬无声,好计无影。其他几名“检炭工”闻讯后,对其死因有了许多的猜测,想起来不寒而栗,他们心里自然有自己的小九九。

  从此,大涨了劳工们的士气和斗志,面对欺压他们的“检炭工”,不再畏惧,不再是任人宰割的羊羔。在与“检炭工”斗争中,明确地告知:“你们替鬼子卖命小心点,如果把我们惹怒了,就打死你,扔进老塘里,就说冒顶砸死的!”

  那些“检炭工”们自此深刻感觉到了很难对付日益觉醒的劳工,嚣张气焰有所收敛。时而,在劳工中悄然流传着《磨洋工》歌谣:“磨洋工,磨洋工,拉屎撒尿半点钟,糊弄糊弄一天工……磨洋工,慢慢干,说稀糊,扯笑谈,一趟厕所老半天。工头气得干瞪眼,没有办法对付咱……”这些来自劳工们发自内心的怒吼,唤醒了人们的民族气节和爱国力量。

  井下,不断地燃起抗日烽火,地面更没有让日军消停。“抗日会”如雨后春笋迅速发展。

  王德林等人编印《抗日会报》用通俗的语言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提出了“日寇不灭,生活不安,打跑鬼子,还我河山”等口号,号召群众积极参加抗日斗争。一时间,矿区的工人家属通过各种方式重新掀起抗日热潮,不少群众参加“抗日会”组织开展的察敌情、破坏交通、切断电话、捣毁设施、张贴标语,使得驻梨树镇的日军和特高课安杰正雄等惶惶不可终日,昼夜不得安宁。

  这天晚上,安俊泽匆匆忙地来到了戒备森严的日本宪兵队,去找他的主子安杰正雄。

  敲响了门之后,应声进去,在安杰正雄耳边嘀咕了几句。安杰正雄不断地点头,脸上露出了凶光,高兴地对安俊泽说:“吆西,大大的好。”

  安俊泽对安杰正雄说了些什么呢?原来安俊泽通过安插的线人密报:晚间八点,有“抗日会”人员在黄大斌家聚会,具体内容不详,建议立即进行围剿。同时安俊泽告知安杰正雄已经安排了几名特务在那里秘密盯守。

  安杰正雄获悉这一情报,非常的兴奋,摇晃着身子在屋子里走了几步之后,突然驻足,对安俊泽说:“你带路,我们统统去。”

  “哈伊。”安俊泽低头听令。安杰正雄拨响了冈田一郎的电话,要求立即前去抓捕。

  原来黄大斌在自己的家,组织部分“抗日会”骨干成员和部分家属开展宣讲党的抗日主张动员会。

  这些骨干成员多数来自穆棱矿区的工人、家属和手工业者,自愿或主动接受党的领导,积极传播革命思想,曾捣毁矿山设备、破坏铁路设施、剪断日军电话线路等,给予日本侵略者沉重的打击。

  要说这个安俊泽死硬的铁杆汉奸,不仅疑心大,而且又奸又滑,自从跟小鬼子混,别的没有学着,阴险毒辣且发挥的淋漓尽致,对梨树镇及穆棱矿区的情况摸得清楚。

  孙鸣山、张占一、马三等人受到日本人的折磨和抓捕,都与他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这次行动之前,预谋已久。安俊泽是通过线人打入“抗日会”,获取情报。这个线人绰号叫郭二狗子,个子不高,刀鞘脸,长着一双三角眼,身体单薄,平日里游手好闲,曾跟安俊泽一起混过,后来做过土匪,被日本人当做浮浪被押送到穆棱煤矿做劳工。与黄大斌在一起挖煤,一起磨洋工,时间久了,两人自然很熟悉,且不了解其原来的劣行。

  一次收工升井后,郭二狗子与安俊泽不期而遇。安俊泽见到后,很惊喜,与守备在矿井的伪军和宪兵打招呼放行,领着他到九道街去逛窑子后,又到小酒馆喝了几杯酒。

  酒进肚子,上了劲儿,郭二狗子小脸喝得像猴腚似的,与安俊泽侃段子,唠黄嗑,不亦乐乎。

  安俊泽从衣兜里摸出一沓满洲国钞票放在桌子上,对他说:“兄弟,以后跟我混,保你吃香喝辣的。”

  郭二狗子看着桌子上花花绿绿的票子,眼睛直勾勾对安俊泽说:“安老板,最近发财了?”

  安俊泽一副得意的样子,说:“那是,以后听我的,赚钱是没有问题的。”“嘿嘿,大哥,我有啥能耐,你是最清楚的。这年头,谁跟钱有仇啊,大哥,只要小弟能为你做的,一定在所不辞。”

  郭二狗子说完,伸出了右手去摸桌面的一沓子钱,却被安俊泽用手摁住,神秘地说:“道上规矩,收钱要做事,否则,我会翻脸不认人。”

  郭二狗子心想,你也太小瞧我了吧,你安俊泽什么东西,我是最清楚的,少和我来这一套。拱拱手说:“嘿嘿,安老板,既然不信任我,那就算了,别浪费时间了。”

  吆喝,龟孙,吃我的,喝我的,二两水萝卜还和我拿一把了,安俊泽瞥了他一眼,冷笑着说:“呵呵,你小子,别和我扯。这是交易,成不成看你的了。”

  “大哥,你这话说的,这点道理我还是懂得,不然在道上白混了。别在磨叽了,痛快说吧,做什么买卖?”郭二狗子急切地问道。

  “这个事情很简单,你对下井的劳工们都很熟悉,只要发现有抗日倾向的人,就给我盯着点,有什么异常举动,尽快告诉我。怎么样?”

  郭二狗子听后,心里琢磨着,这个事情的确很简单,难道安俊泽这个小子是替小鬼子干事?这个我可不能干,要不是小鬼子抓我,我能到矿里挖煤吗?对安俊泽说:“大哥,你这是为日本人做事?”

  “为日本做事怎么了?这年月,怎么舒坦怎么活,谁给钱,就给谁做事,你干还是不干?”安俊泽口吻开始凌厉。

  “不是我不想干,这事儿看似简单,却是个伤天害理的事情,若被发现了,是饶不了我的。”郭二狗子说的是实话,其实内心也认为安俊泽说得也很有道理,尤其摆在眼前的那沓子钞票,最具诱惑力。

  郭二狗子表面上很平静,心里想了许多,既然安俊泽想利用我,那何不敲一把竹杠,要更多些不是更好吗?于是,他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高粱烧,接着说:“大哥,看在多年的交情,你让我做这件事儿,可以给你个面子,不过,你出手也太不大方了,就拿这点儿钱打发我,是不是太少了点儿?”

  听到此言,安俊泽这条狐狸早已经看出了郭二狗子心思,这不是明明和我要价吗?思考片刻,对他说:“好,既然你同意了,答应你,这是订金,只要抓住一个抗日分子,我两倍的钱,怎么样?”

  “成!把这杯酒干了!”郭二狗子与安俊泽碰杯一干而尽。

  接着安俊泽又从口袋里掏出了通行证递给了郭二狗子,低声说:“以后拿着这个证件可以自由出入,不受管制,明白不?”郭二狗子欣喜地点点头。

  事后,郭二狗子心里很清楚,既然答应了安俊泽安排的事情,拿了人家的钱财,就得好好为人家做事,不然,安俊泽在日本人面前使阴招儿,我必死无疑。对此,他琢磨着周边的人和事,一个一个地筛选,目标锁定了黄大斌。如一条毒蛇慢慢地靠近,不断地讨好黄大斌,只要黄大斌说的做的都附和着,渐渐的拉近了彼此的距离,参与了黄大斌组织的几次小规模的工人暴动,表现的异常积极,赢得了黄大斌的信任。

  得知黄大斌组织的“反日会”骨干会议,阴险狡猾的他极力要求参加,获得了黄大斌的同意,时而获取了更加准确的时间和地点,秘密提供给了安俊泽。安俊泽暗中大喜,经过深思熟虑的培植线人,终于获得了有价值的收获,可以挽回多日以来被安杰正雄严厉训斥的面子。

  在安杰正雄和冈田一郎的指挥下,纠集了两个小队的宪兵,安俊泽走在前头,气势汹汹地奔向黄大斌的家。

  黄大斌坐在土炕的里面,身边围坐着九个人,其中有两名女性,来自工人家属,郭二狗子坐在炕沿边,眼睛不时观察现场的每个人。

  黄大斌正在慷慨激昂地总结“反日会”成立以来取得的成果,并安排部署下一步具体活动内容。

  忽然,一名在院子中放哨的“反日会”成员推开房门大喊:“不好了,小鬼子来了!”只听“啪”的一枪,那名“反日会”成员倒在了地上。

  接着安俊泽领着安杰正雄和冈田一郎等日本宪兵冲了进来,将黄大斌等人围堵在炕中。安杰正雄大声地说:“你们是抗日分子,都死啦死啦地有。”冈田一郎手一挥,日本宪兵蜂拥地上前抓捕。“反日会”成员没有束手待毙,奋力地反抗,凶残的日本宪兵步枪上了刺刀,当场刺中了两名成员,顿时倒在血泊中。

  鬼子兵将黄大斌等人押送到了日本宪兵审讯室,外围由日本宪兵严格把守。除了郭二狗子,其他六人全部实施了酷刑,绑在老虎凳子上的黄大斌已经知道了郭二狗子叛变了。

  面对敌人的暴行,黄大斌临危不惧,痛斥:“安俊泽、郭二狗子你们不得好死,早晚会被人民审判。”

  郭二狗子躲在安俊泽身后,浑身哆嗦,面色灰白。

  安杰正雄走到他的跟前说:“你的,皇军的好朋友,你的说,哪个是他们的头儿?”

  郭二狗子不敢直视黄大斌,紧张的不能站起,蹲在了地上。

  安俊泽劝说:“不要怕,有皇军在这里,快说,谁是黄大斌?”

  郭二狗子没有回应,将头埋在怀里,缩成一团。

  安杰正雄有些不耐烦,上前狠狠地踢了他一脚,吼叫着:“八嘎,谁是黄大斌?”郭二狗子“妈呀”一声,像一个肉球滚倒在地,怯生生地用手指向了黄大斌。

  安杰正雄对于这几个人来说,并不满足,他想通过他们的口中获得更多的抗日分子。他相信自己的直觉,在梨树镇和矿区仅靠这几个人闹不出什么大事,背后一定隐藏着中共更强大力量在支撑。所以,他软硬兼施、不择手段地对黄大斌和其他“抗日会”成员轮番用刑,每个人身上伤痕累累,却没有从他们口供中获取一点有价值的信息。其中四人被折磨致死,被日本宪兵拖了出去扔进了狗圈了,任凭军犬撕咬吞食,只剩下黄大斌和另一名成员。

  安杰正雄吸取了上两次教训,惧怕游击队等抗日武装前来营救,连夜按照“特别输送”程序,于第二天通过火车将黄大斌等二人押送到了哈尔滨……

  王德林等人获悉黄大斌等人被小鬼子抓捕后,痛心疾首,连夜研究营救措施。第二天,当得知多数人被日军残害致死、黄大斌等二人被秘密移送时,大家的心情异常的沉重,无比的悲痛。

  王德林心中燃烧愤怒的火焰,抹了抹眼角泪水,提起手中枪,向刮风一样奔向大门,被韩福英和王海死死地拽住。韩福英劝说道:“德林同志,冷静点儿好吗?你这是在鲁莽行事,一名优秀共产党员在面临危难是一样,都很伤心和痛心,都想为牺牲的同志报仇。现在需要我们反思和吸取教训的时候,而不是盲目的拼命,这里不能没有你,大家需要你,你一旦出现三长两短,我们怎么办?好好想一想,我们还需要继续抗战,一起并肩战斗,打击敌人!”

  从不多言的韩福英连珠炮式的劝说,让王德林猛醒,呆呆地站在院子中,在自问,我这是干什么?冲动之时需要镇定,这么做能对得起党、对得起牺牲的同志们吗?失去了理智,太不应该了!这时,韩福英已经扑在他的胸前,两个人紧紧抱在了一起。韩福英失声地哭泣,双手不停地拍打着他的宽阔的脊背。王海见到此景,摇摇头拽一把妻子默默离开,回到了屋子里。

  片刻,韩福英跟随王德林回到了屋内,又拿起炕中的烟笸箩卷好了烟,闷闷地吸了几口,扔到了地上。对他们说:“对不起,我太冲动了,向大家检讨。目前,我们的‘反日会’损失惨重,遭受了灭顶之灾。这里也有我的责任,平日里对黄大斌同志开展的活动领导的不到位,细节上没有给予充分的考虑,使组织蒙受损失,教训是惨痛的。在此,我虚心接受同志们的批评意见。同时,我要向李作霖同志做汇报,接受组织处分。”

  忽然屋外传来宏亮而熟悉的声音:“汇报可以,至于接受处分嘛,先处分我吧!”

  “作霖同志,你怎么来了?”王德林惊喜的问道。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能坐住吗?刚才我看到了你和韩福英在院子中……不好意思打扰,待你们进屋,我就跟随在后面,这不,听到了你们在谈话,所以,我就进来了嘛!”李作霖说完坐在了炕边。

  王德林上前握紧他的手说:“昨天晚上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的工作没有做好,我有责任的。”

  “德林同志,革命总会有牺牲的。我听到消息之后,很震惊,立即往这里赶,生怕同志们出现过激行为。知道你和黄大斌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无法接受这种现实,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尽管我们的‘反日会’组织受到了破坏,但是还有我们,还有广大的群众。我们不能受到挫折了就萎靡不振,要振作起来,继续与日本侵略者做坚决的斗争!这些日子,你做了大量的工作,组织是满意的,希望我们继续努力,做好当前的工作。”

  “作霖同志,你这番话,让我心里好受多了,谢谢你的支持与帮助。我们一定不辜负组织的信任,依靠群众、发动群众,继续不断地发展工人运动,迅速形成打不烂、打不垮的抗日力量,为牺牲的同志报仇雪恨,迎接全民抗战的胜利。另外我正着手牺牲同志的善后处理工作,让牺牲同志家属得到安慰和组织上的温暖。”

  李作霖充分肯定地说:“很好,我们都想到了,他们多数家庭很困难,需要安抚,需要我们主动帮助和关怀。我这次来带了一些活动经费,你给他们家属发放吧……”

  


 
第二届宝珀理想国文学奖启动
第四届全国青年自由写作大赛征稿启事
2000元起/篇丨腾讯职场征稿启事(长期有效)
第二届听音杯”书信大赛征文启事
首届中国田园诗歌奖”征稿
奖金2万〡第六届淬剑诗歌奖征稿启事
第五届中国(宝安)诗歌论坛暨第二届福海海洋诗歌文化节开始征稿
光辉奖”世界华文法治微型小说大赛征文启事
《飞天》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征文启事
首奖8000元 | 爱祖国爱家乡爱岗位”全国职工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关于征集2019年度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书稿的通知
第九届包商银行杯”全国高校征文小说奖获奖名单
第二届吴承恩长篇小说奖征稿启事
浙江农信杯”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全国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相约日照”2019中国(日照)散文周主题征文启事
第二届周庄杯”记住乡愁•爱我中华—全球华语诗歌大赛征文启事
2019马尔康首届阿来诗歌节”原创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诗刊》投稿邮箱变更,最新投稿邮箱在此
2019马尔康首届阿来诗歌节”原创诗歌大赛
《中国校园文学》2019年第4期青春号(附投稿邮箱)
更多...

池莉

肖江虹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格力电器15%股权公开受让 积极探索国企混改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