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156        发布时间:[2019-04-14]

  

  云南的一片原始森林、珠江源头的绿色涵养地里一位护林员的故事。这里几乎与世隔绝,孤独、寂寞,蛇蝎和黑夜等各种威胁日夜包围着他,这种孤魂野鬼一样的生活,一天可以,一个月可以,一年可以,十五年在这里,有谁能够坚持?有的,他的名字叫孙应祥——什么力量让他独自一人在这里坚守了十五年,而且还将继续坚守下去?他有着怎样的传奇故事?

  一

  太冷。只好把护林员的迷彩服外套借了一件。往小羊街狭窄的公路爬去,大雨滂沱,浓雾紧锁。雨小些时,往四山望去,山竟如此美丽。山冈层次分明,全在云雾之中,而雨又洗绿了山,山像嫩生生的小黄瓜,一山比一山高远,一壑比一壑深切。山清树醒,申独村、上细独村和下细独村,为瑶汉混居村寨,都在云雾深处,悬崖之上。那个申独村在悬崖最高处,像一个古堡群,树木高大,历历在目,成群屹立于山峰。此处尚在信息之外沉睡,但已美丽了千年。如果不把这儿的美告诉世人,是有罪的。

  小羊街村是师宗县高良乡笼嘎村委会下辖的一个苗族自然村,海拔2300米,27户,123人,全是苗族,南盘江林业局小羊街森林管护所就在村里。

  先说这天晚上离开秃杉箐,在高良乡南盘江边吃过晚饭后返回县城,一百多里的山道上几乎无车无行人,雨下得天昏地暗,车灯照着路旁的山、树林、河水,这样的黑夜在云南存在了一万年。虽然一些家中有了电灯,但黑夜的格局和本质没有任何改变,黑夜就是这样。在护林员孙应祥的住地,十公里内荒无人烟,那条几乎被泥石流填满,被雨水掏空的几十年前的林中乱石路,似乎通往不存在的地方。他怎么住在密林的不通人烟处,犹如一个野人?他在秃杉箐(这个地名简直像是虚构的,根本不可能有的地名),周围的夜晚同样是一千年前的夜晚,如果他吹灭油灯或蜡烛,就一个人陷入了几千年前的黑夜,并且每天将经受这样的夜晚,他的活着是有意义的吗?他会不会进入虚空,成为被这古老森林黑夜惊吓的人,成为酒鬼,疯疯癫癫?

  雨水在这高海拔的地方越下越冷,我去看护林员们在火炉上烤鸡,也是去烤下火,六月了山上还如此冷,没有想到。我正烤着火,就听有人说,您旁边的就是孙应祥。我一看,是个中年人,不声不响的,他戴着军帽,着迷彩服,背着军用挎包,上面有“为人民服务”几个字。他健硕,红脸膛,眼睛眯着,眼神憨厚,说话不太利索,谦逊。不说话是在山上一个人独处时间太长造成的,因为说话的时间太少。但他没有长时间在森林中独处的痕迹,就像是一个山里汉子,一个朴实的、正常的农民。

  我们在小羊街森林管护所吃午饭,护林员们烤的鸡,是当地苗寨的土鸡,大雨如泼,天地混沌一片,路上水流成河。小羊街苗族村的村主任罗自林也来了,跟管护所的人很熟,大家笑称他是这里的苗王,他也乐呵呵的。他的一个表妹还嫁给曾经也是管护所的护林员童文宏,童是全国劳动模范,与孙应祥一样,一个人守护一片森林,因在巡山中摔坏了脑袋,虽然没死,成了弱智。高良乡壮族苗族自治乡的女乡长项兰仙也来了。

  大伙吃饭时,孙应祥喝了一小杯酒,他说他戒酒了,但想喝一点。他抽烟,烟瘾很大。他热情地给我们夹菜,特别是护林员们烤的鸡,还有护林员们自己捡的菌子,还有腊肉、野菜。菌子是奶浆菌,这种菌把它切碎了炒,味道很好,脆甜,加了些辣椒、姜末。护林员们说,现在是吃菌的季节,这森林里有青头菌、干巴菌、灰老头菌、麻母鸡菌、老人头菌、白老人头菌、黑老人头菌、奶浆菌、石灰菌。讲菌的品种,太多,能吃的有几十种。

  我看护林员们都很正常,但这一路走来,在哀牢山、无量山、高黎贡山、白马雪山、玉龙雪山,都听说但凡在山上森林里做了几年护林员,再下山回到社会中去,就失去了正常交流的功能,喃喃自语,行止古怪,语言简单,无法合群。但孙应祥和他的同事们不是这样,至少孙应祥有强大的精神力量支撑住了他,这种力量我想应得益于他当了六年半兵,得益于这片原始森林,这片山水,也得益于他对家庭的责任。他过去酗酒,但能克制自己,他可以最多喝上两公斤酒,却没有成为酒鬼。要知道,一个人在森林里,没有任何管束,又没有时间概念,可以从早喝到晚,成为酒鬼是非常容易的。他没有酒精依赖症,没有成瘾,没有颓废,而是像一个普通的山民一样,在森林里安静勤劳地生活。人类的故乡是森林,最终的归宿还应该是森林,浪子回头,而孙应祥应该是最早回到森林的人。

  他们的局长对我说,在这里生活,会多活几年,但事实是没有人会愿意在这里。一天可以,一个月可以,一年可以,十五年在这里,是不可以的,没有人能够坚持。在一个荒野中,会把人变成荒兽,森林中的寂寞会摧毁一个人。好在,这儿有树木、有野花、有鸟兽、有白云、有泉水、有雨雾,有人类生活所有的一切,除了现代人生活没有的电,有的却是当下人类最急需的,这就是大自然。

  孙应祥是从他的管护点秃杉箐开车来的,一个130农用车,林业局作价7000多元给他的,他说可以运点东西。小羊街海拔2300米,因是三省交界之地,过去曾很热闹,但现在,只是大山顶上的一个村落。

  从小羊街村往孙应祥的管护点去,路已不是路,是上世纪60年代伐木点的简易道路,路上坑坑洼洼几如地震废墟。路边森林越来越深,没有一户人家,路边全是遮天蔽日的参天大树,有华山松、秃杉、红心杉、云南松、西南桦、三角枫、五角枫、酸枣、云南樟、青㭎树、麻栗栎、桤木、篦子杉、黄杉、红花木连、核桃、茶树等。他们给我说,这里的青㭎栎和一些古树,两米多的直径太多了,如果不是下雨,可以带我去看一些古茶树、古秃杉,几个人合抱,千年古木在这片森林里到处都是。

  看到路边有一栋房子,但全是空着的,透出瘆人的荒凉。同行的人告诉我,这儿曾经是一个林业管护点,但后来撤了。孙应祥每次从这儿经过,他的心里会是一种什么滋味呢?他会不会感到恐惧和无助?这是往一个有人烟的地方开吗?山越来越深,大雨从山上流下,如飞瀑一样,路上水流汹涌,间或有泥石流从上面冲下。我们的车东倒西歪,打滑。这条被泥石流填满,被雨水掏空的所谓路,已经不是路,像是通往一个不存在的地方,通往一个危险恐怖的去处。临行前林业局的领导劝我,最好不要去孙应祥的管护点,下雨很危险,特别现在是雨季,雨下了几天,根本没有停下的迹象。但我执意要去他那儿,我来曲靖的目的就是要到孙应祥的森林里看看。

  完全是我们想象的原始森林深处,好像没有尽头,这一片10万亩的原始森林,正在云南的雨季中尽情洗浴和成长。植物碧翠锃亮,似乎绿出了响声,云雾乳白漫漶,犹如到了一个虚幻的神魔世界,也不知我们将遇到什么。这已经进入无人区了,森林的无数种可能,开始激发我的思维和想象……

  有人说,到了,到了。我看到在路的尽头有了房子,有一块平地,有了亢奋的狗叫。四条狗,争先恐后地跑出来对我们的车和人一顿猛咬。孙应祥拦住狗说,客人来了,莫叫。有的狗上了链子,可能是凶狗,但大家一停车,狗就平静了,偶尔叫上几声,也是对天干吠,没有实际内容,只表示它们的尽职尽责。这里没有狗,简直无法有胆量生活——如果换作我的话。

  我们看到了两间新平房,平顶白墙,有铁门、不锈钢窗,有红绸扎着的明亮竖牌:师宗县南盘江林业局小羊街管护所秃杉箐森林管护站。旁边是三间老房,墙上有刷过石灰的白色,但墙脚已经风化、驳落,门窗几近老朽。上有“护林防火,人人有责”的标语。也有一块牌子,写的是“瑶人沟管护站”。这是过去的称呼。瑶人沟管护站早搬走了,这里的地名全称就是瑶人沟秃杉箐。但这么荒凉的地方,荒无人烟,不应该有地名。

  这个管护站过去有五个人,都熬不住这种无休无止的死寂,走了。现在就剩下孙应祥一个人,有十五年了,他就一个人在这儿待了整十五年。十五年太漫长,但我们来时,说到十五年,也就一瞬间、一句话。十五年多么漫长遥远,这十五年,国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世界在飞速向前,可孙应祥依然在这儿每天走他的巡护路,喂鸡喂猪,劈柴做饭,用电筒,穿水鞋,在烟熏火燎的、漏雨的厨房里炒菜,吃自己捡的菌子,喝从高良乡场上驮来的苞谷酒,唤狗、唤羊,栽树,观察森林中的火情,制止农民的盗伐和采挖。他来时38岁,现在53岁。

  孙应祥生于1965年10月,有两个孩子,一个在重庆打工,一个在宁波打工。

  本文作者陈应松在采访主人公孙应祥

  二

  孙应祥的管护站海拔是1800米,这里是珠江源头,南盘江流域,南盘江林业局就管理着这上游的大片森林,其中有10万亩原始森林,是珠江上游的涵养水源地。所谓原始森林,有五大特征——一是有自然倒伏腐朽的树木;二是有藤本绞杀现象,藤蔓丰富;三是树上有菌菇类植物;四是地面有苔藓植物;五是林下有喜阴的兰科植物。

  南盘江古称温水或盘江,发源于云南省曲靖市乌蒙山余脉马雄山东麓,全长914公里,流域面积为56809平方公里,在100平方公里以上的一级支流44条。南盘江中、下游,纵坡陡峭,水流湍急,礁石丛生,人迹罕至,有着很好的植被,是我国生物多样性丰富的地区之一。它承担着珠江流域水生态的安全责任,这一地区与贵州、广西三省区交界,属十万大山山脉,群山连绵,横亘天际,野兽出没,野空荒远。孙应祥就一个人管理着这罕见的10万亩原始森林中的4万亩。他过去管一个点,现在管两个点。秃杉箐管护站是南盘江林业局20多个管护站中的一个,也是平凡的一个。

  三间土屋的一间门口,有一副对联:看日出日落都是锦绣山河,听林声涛声真如壮丽人生。横批一个字:家。是用毛笔蘸墨写上去的,字迹已有些模糊,孙应祥告诉我,这是南盘江林业局前任局长张友芳写给他的,张局长任上八九次来这里,是个才子型领导,能诗词能楹联。

  三间土屋破烂陈旧,这是过去同事住的。他说一间养鸡,门关着。一间是他的厨房,里面有万里牌蓄电池,有卫星电视锅,有一台老电视机,有一些放泡菜咸菜的坛坛罐罐,有酱瓶、剁椒瓶,有白菜、西红柿,都是他自己种的。有高压锅、铝锅,堆在地上,碗放在木头墩上,有甑子、水壶。他说这里的水好,水是从山上引来的泉水,烧了十年的壶,换了几次壶把,壶里面没有一点水垢。这水太好了,不用烧就可以这么喝。一张床也歪了腿,上面散堆着生活用品。他说,他老母亲来这儿过夏天,就是睡这张床。另外一间放的是粉碎机,因为他种了苞谷,又养了那么多鸡、猪、羊,自己粉碎了给畜禽吃。还有一些种子、农药、化肥。有背篓、箩筐、生锈的铁锅,各种生活用品一应俱全。但天花板已经掉下来了,有许多雨渍。这三间老房子原本是要拆除的,因为给他建了新房,可他不肯,说留着有用。新房有一间是他的卧室,一间是荣誉室,四壁都是关于他的报道、照片和事迹。还有瑶人沟管护站简介,最珍贵的是前局长张友芳写给他的一首诗:“一人居住在深山,方圆十里无人烟。清晨窗外听鸟语,夜来孤枕思儿妻。画眉声唤春来早,猿鸣夜归枫叶飞。林声涛声颂春秋,此山有我不再孤。十年护林如一日,佳节难与亲人聚。无怨无悔承父志,再献一生为林业。”孙应祥是“林二代”,南盘江林业局的职工基本是林二代。按他们的话说是:献了青春献子孙。当年他们的父辈从四面八方来到这里,砍伐木头,支援国家建设,曾经的辉煌已经过去,退耕还林和“天保工程”让这些伐木人的后代改行成了护林人,也是时代变化风水流转的结果。

  我们同去的人对他屋前屋后果树上成熟的李子和桃子发生了兴趣,有好多棵果实累累的李子,满树拥挤着,青中带黄。李子黄了,就是熟了,在雨中压弯了腰,但雨洗后更加诱人,光滑晶亮,摘了就可丢进嘴里大啖。这李子真甜,没有一丝酸涩,在原始森林中,在完全无人打扰的环境中铆着劲儿长的,清甜爽脆。还有桃子,他说,这是本地桃子,个儿小,但好吃,你来得不是时候,还要等半个月就成熟了,吃起来有一股酒香味。

  他用石棉瓦盖的棚子里,整齐堆放着砍来的树棒,他们叫“放倒料”,林中朽木。有大畜栏,里面有几十只羊,这羊个体大,几十上百斤的样子,一身乌黑,叫师宗黑山羊,这羊生长速度快,肉质细嫩,产肉量高,肥而不膻,远销沿海和香港。还有许多鸡、鹅。还种有香椿、枇杷、葡萄,晶莹剔透地挂在架子上。还有他挖的池子里种着慈姑,山上还种这水生蔬菜,也真会吃啊。这还不算奇,他指着山坡下,说他还挖有5平方米的鱼塘,养了鲤鱼和鲫鱼,想吃鱼随时抓就可以了。这还不算奇,他在山崖边挖了好多洞,里面放着蜂箱,蜂箱也是自己做的,这些蜂箱在石洞中可以避雨,冬天还可以防寒。因为冬天这里很冷,雪有时会下一个月,齐膝盖深,蜜蜂会冻死不少,但石洞里就不怕冷了。门口也有一些蜂箱。蜜蜂嗡嗡,鸡鸣狗吠,牛哞羊咩,鹅叫猪哼,这无人的森林中就有了人烟,有了生气,有了家的感觉,人心就定了,一个人可以跟它们说说话。还有森林里激烈的鸟声,每天清晨和傍晚都是鸟的大合唱,还有猴子,这里有三群猕猴。当初他种苞谷,就是想给这几群猴子吃的,感谢它们陪伴他。他说,猴子吃不完的就是我的。他另一个意思是,到了苞谷成熟的季节,让猴子吃他的苞谷,免得下山去抢农民的粮食。猴子不吃老苞谷,吃不完的老了,就自然给他留下了。

  他种了许多苞谷,当然,他吃的蔬菜也全是他自己种的。过去他不会,现在全部会了。有白菜、萝卜、西红柿、薄荷、茄子、韭菜、芫荽、扁豆、生姜、葱蒜、洋芋、南瓜、红薯、魔芋,光是魔芋每年就要挖一两吨。他有蜜蜂20箱,准备搞到50箱。每年割蜜有四五百斤。他在与我聊天时打开一个蜂蜜罐,用碗倒了半碗蜂蜜,非得要我喝下不可,说这可是好蜂蜜,真正的百花蜜。我说喝不了这么多,他自己倒去一点,再给我,我喝下了。是地道的野蜂蜜,对蜂蜜我懂,毕竟在神农架待过多年。这珠江上游南盘江森林里的蜂蜜,渗透着浓郁的森林气味和独特甜味。

  他告诉我,这些蜂子,都是他在森林里收的野蜂(就是掏树洞),而且是中蜂——中华小蜜蜂,产的蜜虽然没有意(大利)蜂高,但品质好,是地道的中国蜜蜂产的蜜。

  我跟他一边说话一边吃他的李子,这种李子越吃越甜,清甜,像里面灌了蜂蜜,吃多少也不厌。他说他的枇杷、梨子都是自己嫁接的,他懂嫁接技术。他种的葡萄是玛瑙葡萄,透明像玉一样。他还种了黄精。他说,森林里的野果也多,有野核桃、野板栗、野杨梅,但野杨梅酸。

  雨在不停地下,鹅在雨中望着吠叫的狗。他的老婆周粉香去放羊了,背着用蛇皮袋子缝制的斜肩包,拿着羊鞭,赶着30多只羊进了森林。她也是今年春节后才来到秃杉箐管护站,陪伴孙应祥的,两个孩子都大了,外出打工了。两个孩子因为缺少父亲孙应祥的照顾关心,都只读了县里的技校。周粉香说,在县城她一个人拖着两个孩子,孙应祥不在家,过春节是旱季,是森林防火的重要时间,护林员不可能下山,所以老孙从来没回家过春节。每年春节,周粉香为了一家团聚,吃个团圆饭,只好带着两个孩子到山里的秃杉箐与孙应祥团聚。但那时没有路、没有车,坐到丘北县的过路车,丢到半途上,母子三人再步行。从中午12点要走到晚上八九点,必须带上电筒,怕森林里迷路,有时路不好走,孩子摔跤,拉起他们再走。还要带上水鞋,因为雨雪天烂泥路多,有泥水的地方要换上水鞋。

  周粉香一看就是个厚道质朴的家庭妇女,她没有工作,一家就靠了孙应祥的一点工资。她说话不疾不徐,生活让她能够承受太多,忍辱负重。她说,我不怪他,嫁给护林员都是这样,老孙单位的女人像我这样的太多了,就像没有男人一样。他从来不回家,遇到有事会埋怨他,但更多时候是牵挂他,他一个人在森林里,怕他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他毕竟是我们母子三人的依靠。埋怨归埋怨,一到森林火险期,防火工作更加紧张,任务更加繁重,孙应祥出门巡山常常是“两头黑”,周粉香就会抽时间上山来管护站帮老孙,给他做饭,料理畜禽,让他巡山摸黑回来能有口热饭吃。

  她去了森林放羊,雨雾中,浓密的林子里传来了头羊铃铛摇响的清脆声音,雨雾纯白,漫溢在山间,像童话一样美丽。但每个人的生活不易,护林员和他们的家庭生活更不易,没有谁关注他们的生存。生存不是童话。

  他抽着烟,看着地下,反复说他喜欢这里。这儿山泉潺潺,鸟鸣啾啾,云雾缭绕。真喜欢这里的人,一定成了森林中的一分子,比如孙应祥。

  他拿出他保存的用过的电筒,各种各样的电筒,这是他生活的必需品,从用干电池的到充电的,有金属的、有塑料的、有大的、有小的、有长的、有短的、各种颜色、各种瓦数。用坏了多少,记不清了,有的就把它们保存了下来,是一种纪念。他说过去没有电瓶的时候,他充电要跑很远,到小羊街或者高良乡街上去。后来买了几个电瓶,可以有电照明了,再后来,单位补贴他买了一台重庆明翰机械制造有限公司产的发电机,还补贴给他油费,可以充电和生活用电了。

  他扳着指头算他还有多少年退休,看他的神态,他对这里是依依不舍的,他说,我退休了还是想住这里,还是看着这些树。他眼里的留恋是真诚的,仿佛能看见泪光。

  他如何能舍得这里?他现在养了30多只鸡,一天要捡30个鸡蛋。最多时养鸡100多只,养羊100多只,牛3头,狗7条,这些狗给他壮胆。有条狗爱偷鸡蛋,还偷吃鸡,狗到了森林里就变野了,跟狼一样,打了几顿,还是偷,没办法,只好把狗杀了。他还养猫,他说,那猫整天爬你身上,扯你裤脚,裤子都扯破,太黏人,后来只好送人了。我问他,你养这么多狗给它们吃什么?他说,它们吃苞谷面,我也买心肺给它们吃,但上街太少,主要吃素。可怜的吃素狗。但有腊肉吃时,狗有骨头啃。怪不得狗偷吃鸡,它要打牙祭,狗是不吃素的。

  他当过兵,作过战。当兵是在个旧,成都军区87109部队,雷达部队,是空军地勤人员。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时,给他们每人发一个公文包,一把刮胡刀、牙膏牙刷,就上了前线。

  他父亲是宣威人,上世纪60年代,和三千多名青年一样,从祖国的四面八方来到南盘江林业局,当上了一名油锯手,扛着油锯,进入原始森林伐木。他当了六年半兵回来后,先是在林业局保卫科,因为一桩盗窃案,有一根8米的大料被人偷走了,有关领导认为他保卫不力,将他调离,来到了锯木厂。“天保工程”全面禁伐,森工企业转型,没有了木头锯,就将他调到了瑶人沟管护站当了护林员,他二话没说只身来到了深山老林。

  不管是什么原因将他分到这里,让他成为护林员,他是个随遇而安的人,到哪儿都要把日子过好。

  另外四个人说走就走了,有的是年轻人,找路子走了,有的是老了退休了。他记不起最后一个人卷起铺盖走的时候,他是一种什么心情。只觉得剩下一个人的秃杉箐多么寂静空落。他没有理由走,也没有本事走,他虽然动过心,特别是家里有事,加上老婆身体不好,胃病经常犯,只要听到家里的消息,他就有坚持不下去的念头,也想找个理由回到县城,不再在这里,孤魂野鬼一个,像他老婆讥笑他的一样,像个野人。

  他说刚开始一个人在这里,有点恐慌,这是正常的。好在他已经习惯了在这里的生活,他因为爱喝酒,一个人就喝酒壮胆,喝了酒倒头就睡,一觉醒来,日头红了,百鸟唱了,天地又活了。哪儿都一样,他说,他安慰自己,说不定这儿更好呢。他轻描淡写地比喻说:国家就像一个小家,干什么活的人都要有。叫你去砍柴你不去,那就没柴烧了;叫你去挖田你不去,那田放荒了就没饭吃了。

  孙应祥有强大的精神战胜森林的黑夜,战胜孤独和寂寞。六年半当兵的经历和强健的体魄,是他面对日复一日的枯燥生活的基础。他用当兵时的军用搪瓷杯喝酒,一次两杯,一斤六两左右。这个掉了瓷的杯子,他一直舍不得丢,这是他军旅生涯的纪念。他说,过去每次出山要用50斤塑料桶运两桶苞谷酒回来,一年喝10桶。现在他戒酒了,医生要他戒酒,他听医生的话。

  我观察他有极强的家庭责任心,虽然只身在森林,那个在县城的家和妻儿老小,是他的牵挂和动力。他笑着说,有一次他几年没回家,回去竟然找不到自己的家门,记忆力出现了问题,再就是时间太久。另外,他要让自己一个人在这里生活得有滋有味,有家的感觉。他开荒种蔬菜,自己动手。他搭建牛棚羊圈鸡舍鹅栏猪栏,这要蚂蚁搬家的劲头与恒心。因为这些原材料,在当时没有车,全靠他用摩托驮来,雇一辆车,要花钱。这些木工活泥工活,折磨人,但好打发时间。建好了这些,他就去买羊买猪买鸡娃来。为了让畜禽们有吃的,他不得不种苞谷。种苞谷要地,他就刨荒地,荒地不能只种苞谷,他就种树。他种了树,在树中间套种苞谷。牛羊猪鸡鹅蜂闹哄哄的,让这荒无人烟地有了人间烟火。就是这样,他站住了,在这里有了主人的感觉,有了品味自己劳动果实的权利。

  他种了46000株树,全是篦子杉。苞谷引来了猴子,先让猴子吃,苞谷老了,猴子不理了,就收回给畜禽们吃。到了冬天,他还给猴子们投食。他种的瓜果吃不完,就分给小羊街的农民兄弟吃。他跟他们关系很好,去小羊街管护所时,会有村人请他喝酒,还给他蔬菜,他也有时候请那些农民来他这儿喝酒。菜不缺,有腊肉,有自己捡的野菌子,有鸡蛋,有鱼。

  他养的猪每年都要杀一头,他自己杀猪,一个人杀一头几百斤的猪不要人帮忙。杀了猪给妻儿老母亲带一些去,地道的生态猪肉。还有羊,这是他劳动的果实,让妻儿们品尝,他有幸福感成就感。他说,他管护的这片森林里,有古茶树,他采来自己炒茶,到了秋天,野核桃、野板栗也会采许多,等孩子们春节进山来吃。有各种菌子,他自采自食,吃不完就晒干,拿回家,也捎给老母亲吃。

  这深山老林宝贝不少,遍地都是,野生动物也不少,有猴子、野猪、白鹇、白腹锦鸡、竹鸡、眼镜王蛇。

  一个人的山林和一个人的世界,使我们想到一个村庄形成的初创期,想到人类在森林中的存在。工作将他变为荒兽,他却使自己成了神仙。

  ……

  作者简介陈应松,男,1956年生,湖北公安人,武汉大学中文系毕业。出版有长篇小说《还魂记》《猎人峰》《到天边收割》《魂不守舍》《失语的村庄》,小说集、散文集、诗歌集等70余部,《陈应松文集》6卷,《陈应松神农架系列小说选》4卷。小说曾获鲁迅文学奖、中国小说学会大奖,《小说月报》《中篇小说选刊》《小说选刊》小说奖,全国环境文学奖、上海中长篇小说大奖、《人民文学》奖、《十月》文学奖、梁斌文学奖、《北京文学》奖、华文成就奖(加拿大)、湖北文学奖等。作品翻译成英、法、俄、波兰、罗马尼亚、日、韩等文字到国外。中篇小说曾7年进入中国小说学会的“中国小说排行榜”。湖北省作协副主席、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

  


 
《特区文学》征稿启事
“清白泉”杯全国清廉诗歌散文大赛征稿启事
“东海明珠谱华章”有奖征文活动启事
新会陈皮文化征文比赛启事
第四届“水滴奖”全国科幻作品征集大赛开始啦
鸿蒙世界征文大赛启事
第五届广西网络文学大赛征稿启事
征文体裁:小说、散文、诗歌、报告文学
“青春与梦想”粤港澳大湾区高校征文启事
“祖国颂歌·东坡诗歌奖”华语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轻文轻小说」第四届耀星祭征文大赛
五女山杯•相约桓仁全国旅游诗词大赛启事
第二届“曹文轩儿童文学奖”征稿启事发布(即将截稿)
“2019东荡子诗歌奖·高校诗歌奖”全国高校评选活动
第二届“听雨轩杯”全国散文征文征稿启事
有奖征集,公开出版丨《中国优秀诗人诗歌精选》
“圆梦园杯”全国诗词大赛启事
“明月山杯”全国诗歌大奖赛征稿启事
第四届爱奇艺文学奖文学赛区启动!
2019年面向全国有奖征文活动征文启事
更多...

杨绛

阿来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MZI美智在首届智能电器产品应用场景开发大赛斩获三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