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甫跃辉 来源:  本站浏览:51        发布时间:[2019-04-14]

  

  东山寺,坐落东山脚,北依官市河。官市河上跨着新的旧的好几座桥,有木桥、石桥,还有水泥桥。桥的北面连着菠萝村、羊毛村、柿子园等村寨,桥的南面只有一座东山寺,往南再走一段路,才是五楼村。这两不靠的地理位置,让东山寺多少有些寂寥。

  平常日子里,我去过几次。立在大门外看,随山势高低的几座大殿掩映于树木之下,南面一排柏树齐齐整整,北面一棵高大的椿树冠盖如云。进了大门,眼前是空旷的庭院,迎面两座房舍中间一条石阶。石阶向上,通往中院。石阶两侧草木掩映,记忆里,有一株缅桂花树,还有一株三角梅。缅桂开没开花不记得,记得三角梅开得繁茂,团团簇簇,红热如火。走到树下,抬头从花瓣间觑去,天蓝得能渗出水。走尽石阶,置身廊庑下,眼前又一片空空的庭院,正中一间是一幢三层的殿堂,神像端坐,默对人间。寺里没和尚——施甸那么多寺,没几处有和尚的。只遇见几个老人,在下象棋,朝我瞥一眼,不出声。

  更多时候,东山寺会以声音的方式,出现在周围村寨的日常生活里。经常是,我还没起床,便听见寺里喇叭播放佛乐。朦胧的晨曦里,宏大的乐声扩得很远,宣告漫漫长夜的终结,提醒刚刚醒来的人们,这儿是人间。站到三楼屋顶北望,望得见两三里外,官市河堤岸上的一排羊草果树和竹林,东山寺却望不见,仿佛隐藏于梦境,和人间烟火相距迢遥。

  东山寺融进人间的热闹,一年只有一回。

  要等到过了年,过了元宵,二月二龙抬头,二月七龙出水,终于,二月十八龙相会。这一天,周边十多个村寨的十多条龙,踏风卷云,一路趱行。最先赶来的是小龙,然后是长龙,再后青龙金龙,最后,老麻龙来了。龙们年年如期现身,人们也年年如期前往。

  这十多条龙里,最著名的是菠萝村的长龙和五楼村的麻龙。顾名思义,长龙自然很长,据说,如今长龙身长六十二节,约二百三十米,要舞动这一条长龙,得一百来个人。那麻龙又为什么出名呢?是因为一个传说。朋友赵开月在一则报道里提到这传说:“相传在一个久旱未雨的年头,一位麻脸老道人协助村民扎龙,扎好龙的瞬间,天空突然乌云密布,下起了倾盆大雨,转眼间,麻脸的老道人不见踪影。为了感谢老道人,人们给龙起名‘麻龙’,村民视麻龙为神,把孩子寄给麻龙当干儿子、干女儿,因此相邻村寨姓‘龙’的人不计其数。”

  大前年,我回家时恰逢龙会,和开月约好前往五楼村看祭拜老麻龙。进了村里,没走多久,一座旧房旁,一棵大树下,一个巨大龙头突兀地在三米多高的空中显现。即便我这个并无鬼神之念的人,见到这头角峥嵘、怒目圆睁、血口锋齿、须髯戟张的龙头,也会目眩神迷、中心摇摇、拙口讷言、顿生敬意。这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注目老麻龙。好一阵子,我就那么睁眼看着。香烛和鞭炮激起的浓烟,滚滚翻翻,腾腾挪挪,更增添一份神异的气氛;阳光从大青树的叶隙间洒落,一柱一柱,鲜亮明艳,又增添一份温暾的春意。

  陆陆续续来人,并不多言,献上祭品,跪下磕头,静默间,神和人,已然心意相通。

  原打算随了麻龙一路前往东山寺的,不想朋友打来电话,约到五楼村公所吃饭,又喝了些酒,谈谈讲讲,竟错过了下午的龙会。

  时间往前推五六年,我还曾错过一次龙会。

  那一日清晨,我正在二楼屋里看书,听得屋外鼓声喧阗,出了房门,看到院墙外,昂然露出一个龙头,摇摇摆摆,飘飘荡荡去了。因院墙的阻隔,见不到龙身,也见不到人,仿佛那龙是在腾云驾雾,真正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了。这是哪个村的龙呢?我没能辨认出。咚咚的鼓声,恍若春雷,不断击破春日的空气,闷闷地传来。好一阵子,转身朝村外看,龙头从一户人家的后檐墙穿出,出现在一大片黄色油菜花的背景之上,接着,是龙身……身……身……身……待要进屋,龙尾翘翘然出现了。四五个人拖拽着龙尾,仍不免跌跌撞撞。

  去东山寺看耍龙吧?!我向弟弟提议。

  看我和弟弟推摩托出门,黑嘴也跳出门,甩尾巴,扭屁股,汪汪乱叫。出汉村往北,路两侧油菜花拥挤着,路都变窄了。摩托驰过,花香阵阵。黑嘴时前时后,身体几次蹭到我们腿上。这一路竟没看到龙,也没听到鼓声。不消多时,到得东山寺。寺里倒是一片闹热景象,做生意的、看热闹的、烧香拜佛的,许多人已经在着了。我们停好摩托,穿过第一座院落,沿石阶往上,三角梅花枝摇曳,迷乱人眼。回转身看,寺外田畴平整,小麦黄,油菜绿,洋草果树高挑,鸟鸣如星闪烁。

  忽然,见有人弯下腰,手里拿着点燃的香。我们赶紧往上跑,回头看一眼黑嘴,大喊,快上来!快上来!已然来不及。鞭炮在黑嘴身边炸响,黑嘴往前蹿了一下,猛地缩头,反身跑了。炮屑迸溅,硝烟弥漫。想要往下冲,哪里冲得下去。好不容易等到鞭炮声停歇,跑下石阶,四处只见惶惶然的太阳照着乱纷纷的人群,哪里有黑嘴的影子。

  忙往寺外挤,骑了摩托,原路返回,一路喊黑嘴黑嘴,回应我们的,只有亮堂堂的阳光和大片大片让人迷路的油菜花。想着,黑嘴会不会跑回家了?回到家中,又喊,黑嘴黑嘴,寂静无声。心中恍然若失,看来,黑嘴是给吓跑了。它一向是胆小的。爸妈知道了,出门找,可能去哪儿找?等到日头偏西,爸妈干活回来,身后却跟着黑嘴。

  怎么找到的?!爸妈说,他们找了一圈,没找到黑嘴,只好到田里干活。忽然,听到唰唰唰的声音,探头看看,竟是黑嘴的背影。喊,黑嘴!黑嘴急忙扭身,愣怔片刻,飞也似的朝他们飞奔,来到眼前,只见黑嘴裹了一身烂泥和草屑。

  黑嘴抬着头,摇摇尾巴,呜呜咽咽。

  龙会呢?自然是没看成了。黄昏里,又听见咚咚咚的遥远的鼓声,龙们是要回去了吧?此时的鼓声,虽没上午那么有力,也是很让我向往的。然而,只能等来年。

  这么算起来,东山寺虽离得不远,龙会虽年年举办,我真正参与其间的,却只有一年。

  时间还得再往前推,一气往前推十五六年。

  那时我还不满十岁吧?从家里走去东山寺。对一个小孩儿来说,这简直算是长途。路上的事儿,于今全忘了。只记得到了官市河边,洋草果树的每一个影子,都被小商小贩占据了,卖小花糖的、卖凉虾的、卖葫芦糖的、卖火烧肉的、卖龙须糖的、卖小花篮的,真是应有尽有。然而,我手里紧紧攥着的,只有一块钱纸币。我停留在许多个摊位前,又离开了这许多个摊位。我想,我是来看耍龙的啊。看耍龙不会要钱吧?

  好不容易挤进寺里,我只能从人和人的缝隙间,看见一条黄色小滚龙的只鳞片爪。咚一声,鼓声震天;轰一声,人群叫好。我心里也跟着咚一声轰一声。然而,过不多久,小滚龙歇息了,人群却并不散去。看什么呢?是看中间的一片白地吗?我并不清楚,因为我仍然只能从人和人的缝隙间张望。龙会就这么结束了吗?我不甘心。众人显然也不甘心。不知谁最先传的,说龙会的重头戏还在后面呢,长龙还没来呢?!

  我想知道长龙有多长,也没个人问。总之是很长吧?长得看得到头看不到尾。众人议论纷纷,早有人往外跑,要去迎接长龙。我反应过来,跟着往外跑。

  官市河两岸,各站了一溜人。我站在河南岸,总算不用看别人的屁股了。然而,等了许久,长龙不见来。我看到脚下的官市河几近干枯,鹅卵石遍布,官市河北面大片油菜花,油菜花田那边,一座座房屋连着一片片竹林。然而,长龙没有来。

  人群开始猜疑,开始鼓噪,有人甚至走掉了。我没有走,转身又往小商小贩堆里钻。卖小花糖的、卖凉虾的、卖葫芦糖的、卖火烧肉的、卖龙须糖的、卖小花篮的……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多我买不起又很喜欢的东西呢。我紧紧攥住兜里的一块钱纸币,想着怎么才能一块钱当成两块钱用。最后买了什么?记得我用两角钱向一个老太太买了龙须糖,那龙须糖真像龙须;还用五角钱向另一个老太太买了小花篮,那小花篮被我无数次拎上山摘黄果儿。剩下的钱,还没想出怎么个用法,只听得人群吵嚷,脚步杂沓。

  来了!长龙来了!!好几个人喊。

  鼓声咚咚,渐渐明晰。远处的一行人也渐渐明晰。一行蚂蚁似的人,走出村子,钻出竹林,行过大路,转眼被澄黄匀净的油菜花田遮没了。青色长龙浮在黄色云朵之上游动,摇摇摆摆,迤逦而至。咚咚鼓声,如阵阵春雷,一阵响似一阵,一阵紧似一阵。俯仰之间,长龙到眼前来了!口衔宝珠,鳞光闪动,谁也不会怀疑,这真是一条能够跨风驾雾、布云施雨的龙。记忆里,长龙没从桥上过,而是掉头下到河里,蹚过浅浅的河水,踏过大大小小的鹅卵石,被稠云似的人群簇拥着,迅疾朝岸上飞升。龙头昂仰,须髯飘动,一双炯炯巨睛,于永恒中的一霎那,和岸上的一个孩子对视了一眼。

  


 
第二届宝珀理想国文学奖启动
第四届全国青年自由写作大赛征稿启事
2000元起/篇丨腾讯职场征稿启事(长期有效)
第二届听音杯”书信大赛征文启事
首届中国田园诗歌奖”征稿
奖金2万〡第六届淬剑诗歌奖征稿启事
第五届中国(宝安)诗歌论坛暨第二届福海海洋诗歌文化节开始征稿
光辉奖”世界华文法治微型小说大赛征文启事
《飞天》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征文启事
首奖8000元 | 爱祖国爱家乡爱岗位”全国职工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关于征集2019年度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书稿的通知
第九届包商银行杯”全国高校征文小说奖获奖名单
第二届吴承恩长篇小说奖征稿启事
浙江农信杯”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全国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相约日照”2019中国(日照)散文周主题征文启事
第二届周庄杯”记住乡愁•爱我中华—全球华语诗歌大赛征文启事
2019马尔康首届阿来诗歌节”原创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诗刊》投稿邮箱变更,最新投稿邮箱在此
2019马尔康首届阿来诗歌节”原创诗歌大赛
《中国校园文学》2019年第4期青春号(附投稿邮箱)
更多...

池莉

肖江虹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格力电器15%股权公开受让 积极探索国企混改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