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182        发布时间:[2019-04-11]

  

  这是清明节前的日子。

  桃花开、桃花谢。

  2019年3月28日,凌晨3点36分,李瑛走了。

  一个卓越的诗人的心脏停止了跳动,在他93岁的日子里。他没有等到新一天的灿烂霞光。多少次,这灿烂的霞光,在他的诗句中伴着小鸟的啼鸣锦绣满天。

  诗人高洪波说,李瑛是中国新诗史的里程碑。

  诗人杨浪说,3月28日,这一天诗歌陨落。

  诗人王久辛说,李瑛的一生就是用诗铸成的。

  诗人曾凡华说,他诗中所特有的那种沁人心脾的节奏感和韵律美,曾让我们苦苦求索却难得其鹄。他始终保持着一个正直的诗人对时代和人民的使命感,保持着一个诗人正直的灵魂。

  寄托哀思,追溯以往,所有读过李瑛的诗的人们,都有说不完的话,一首又一首地举荐出他清新而精致、多情而深邃的诗句。而在我心中,李瑛不仅是一位真正的诗人,更是一位慈父。他留给我的,不仅是我当战士时就读过、背过,爱不释手的《红花满山》《枣林村集》等诗集,更有在云南大理民间集市上徘徊的背影──

  那背影徘徊在1991年4月,也是清明前后的日子,至今已过去28年。但我仍然记得,一闭眼就清清楚楚。那一年,中国作家代表团赴云南玉溪卷烟厂采风,同时召开首届“红塔山笔会”。李瑛是代表团副团长,团长是冯牧。副团长还有汪曾祺,团员有高洪波、凌力、陆星儿、黄蓓佳、李林栋、高伟、尧山壁、张守仁、周桐淦等。我有幸成为团员,第一次见到景仰已久的李瑛。他时任中国文联副主席,和蔼、可亲,脸上总挂着笑,这是我随代表团十五日夜走滇境,他留给我的印象。

  此前,我虽然没见过他,但见过他的女儿李小雨。当我见到李瑛的时候,吃惊地发现,他们父女俩竟然长得如此相像,可以说像得不能再像了!以至当夜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李瑛戴上了当时流行的假发套,就变成了李小雨!

  第二天,我小心翼翼地把这个梦讲给他听。

  李瑛听罢,仰天长笑,笑里透着满满的父爱。

  他说,我就这么一个女儿,我很喜欢她。每次出来,都想为她买一件合身的衣服。可惜她不太苗条,每次都为不能给她买一件合身的衣服而失望。后来,代表团来到大理采风。在蝴蝶泉边的民间集市上,我看见李瑛在那挂满了花花绿绿的扎染裙子的售货棚间,穿来穿去,徘徊不定。我知道,他又是在为小雨选衣服了。

  当然,仍旧是失望。可是,他没有停下脚步。那宽厚的背影在售货棚间出出进进,又进进出出。这慈父的背影,如同朱自清笔下的背影,令人落泪。

  李瑛爱他的女儿小雨,甚至在当时他歌颂卷烟厂女工的诗中,都出现了这样的诗句:她从没有路的地方走来/她的眼睛/亮得像夜半的星星和露珠/她的歌/像三月的阳光/四月的溪水和五月活泼的小雨……

  后来,我读到小雨写她父亲的文章,才知道她名字的来历──

  父亲热爱阳光、拂过田野的风、温润的小雨(并以此给我起名)、可爱的动物、昆虫和花草树木。父亲对自然万物爱得那样虔诚,我家镜框里挂的不是名画,而是父亲在各地采集的树叶,五彩缤纷,姹紫嫣红;书柜里摆放的也都是石头、贝壳、动物的造型。每天,父亲就拥着这一方小小的自然写诗,仿佛自己也融进了八面来风……

  李瑛爱小雨,小雨也爱父亲──

  回想起我年轻的时候,对父亲的爱懂得很少,等到自己比当年父亲的岁数还要大了,回头一看,才发现父亲的感情里有波澜,也有涓涓细流,他的目光总留恋在我的身上。

  父亲会煮挂面,父亲煮的挂面不放什么东西就很香。于是,每当我去父亲家,再三声明吃过饭了,妈妈仍会说:“你爸爸已经把挂面煮上了。”过一会儿,父亲就会抖着双手,颤颤巍巍地给我捧出一碗香喷喷的汤面。我吃着热热的面条,又想起了饥饿的上世纪60年代,父亲晚上回家,把中午省下来的一块白面饼带给我……

  我最遗憾的是因为工作太忙,离父母家又太远,不能经常去探望,也无法为他们做任何一点什么,而我最忘不了的,就是每当我看望他们时,父母都要给我装上大包小包吃的用的带走,父亲还要抢先给我提着下楼,装上自行车,又推着车走很远的路,直送到地铁站。他花白的头发在风中飘着,而我的母亲则站在车水马龙的大路边,一直远望着我们……

  小雨像她的父亲一样,也是当代诗坛的著名诗人。

  父女诗人在文坛鲜见,小雨不仅创作了《红纱巾》等脍炙人口的诗作,还在《诗刊》编辑直至常务副主编的工作中,发现并培养了一批诗人,推出大量优秀诗作,她说:“比起父亲,自己做得还很不够……”

  也难怪李瑛这样喜欢小雨,徘徊在集市中为她挑选衣服。然而,不幸的是,2015年2月11日,小雨病逝。64岁的生命太短太短,白发人送黑发人,那是怎样一种惨烈的场面!李瑛用他那写过《一月的哀思》中“车队像一条河,缓缓流过深冬的风里”的震撼人心的如椽巨笔,写下催人泪下的诗,呼唤他心爱的女儿小雨──

  谁能帮助我/将这一天从一年中抽掉/谁能帮助我/将这一天的太阳拖住/牢牢地打一个死结/让它不再升起/这一天午夜/满天星斗打一个寒噤熄灭了/巨大的黑夜覆盖下来/世界转过脸去/北京拉上所有的窗帘/时间凝固在那儿/没有人知道/小雨,我用嘶哑的声音呼唤你/你已在千山之外/隔着风,隔着云,没有回应/空旷冷寂的病房里/只回荡着我一声尖厉的哭号/世界被撕成两半……

  这样悲怆的诗,只有李瑛能写出。这样滴血的诗,流淌着多么深的父爱!

  所以,在我的心中,李瑛不仅是一位真正的诗人,更是一位慈父。

  呜呼,瑛落清明!父女相聚天堂。

  在28年前,在彩云之南,我初识李瑛的一行作家中,已经走了冯牧、汪曾祺、陆星儿、凌力,如今又添了这位无比卓越的诗人!

  他走了。他又没走。在失去女儿两年之后的2017年,年逾九十的李瑛出版了他的第55本诗集《诗使我变成孩子》。在诗中,他这样写道:尽管我的肌肤已经苍老/它却换下我一颗九十岁的心/把美全部都送给我/美是我的第二个太阳/我的灵魂便变得/又天真,又透明,又简洁/诗使我变成了孩子……

  诗人没走,他变成了孩子。他依然在作诗,依然在歌唱,他张开永不疲倦的诗歌的双臂,拥抱喷薄旭日,拥抱满天朝霞!

  你听:春天,当你看见蓊郁的树林中/一片绿油油的叶子在枝头摇曳/那就是我在歌唱……

  编者附记:惊闻我国著名诗人李瑛病逝,不胜悲痛!李瑛先生生前创作有大量诗歌作品,不但有军旅诗,还有政治抒情诗,到了晚年,他的诗歌作品更是情感丰富,爱意深挚,被几代读者所深深地爱戴。李瑛先生曾为本刊多次赐赠诗稿,女儿李小雨亦曾应邀担任过本刊举办的天津市区县文学擂台赛评委,并刊发为诗人陈东所写诗评。本刊特约作家李迪先生,赶写出此篇悼念文章,作为我们对于这位《天津日报》文艺副刊老朋友、老诗人的缅怀之情!

  


 
《特区文学》征稿启事
“清白泉”杯全国清廉诗歌散文大赛征稿启事
“东海明珠谱华章”有奖征文活动启事
新会陈皮文化征文比赛启事
第四届“水滴奖”全国科幻作品征集大赛开始啦
鸿蒙世界征文大赛启事
第五届广西网络文学大赛征稿启事
征文体裁:小说、散文、诗歌、报告文学
“青春与梦想”粤港澳大湾区高校征文启事
“祖国颂歌·东坡诗歌奖”华语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轻文轻小说」第四届耀星祭征文大赛
五女山杯•相约桓仁全国旅游诗词大赛启事
第二届“曹文轩儿童文学奖”征稿启事发布(即将截稿)
“2019东荡子诗歌奖·高校诗歌奖”全国高校评选活动
第二届“听雨轩杯”全国散文征文征稿启事
有奖征集,公开出版丨《中国优秀诗人诗歌精选》
“圆梦园杯”全国诗词大赛启事
“明月山杯”全国诗歌大奖赛征稿启事
第四届爱奇艺文学奖文学赛区启动!
2019年面向全国有奖征文活动征文启事
更多...

杨绛

阿来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MZI美智在首届智能电器产品应用场景开发大赛斩获三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