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296        发布时间:[2019-03-21]

  

  一个患有腿疾的女子,在平常日子中貌似平淡地生活,却又因身怀武功而拥有属于自己的秘密。有了自己的秘密,便有了与常人不一样的心境。有了不一样的心境,即使受困于生活底层,也能活出有精神内容的日子。小说幽隐神秘,颇有韵味。

  一

  事情处理完,又过了一段时间,她的生活终于安静下来。自打福利工厂的一位工会干部登门过后——他替她申领了她丈夫的丧葬费和抚恤金,并送上门来,真是仁至义尽——再没什么人来过她家。刚刚过去的一周,一家户外商店的老板打来电话,嗫嚅着说她丈夫从他店里拿过一双价格昂贵的防滑手套,还没有付钱。她什么也没说,加了那人的微信,付了钱后迅速将他删除了。

  在她丈夫留给她的一套不足四十平米的旧公寓里,她开始了一个人的生活。一个人过日子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她很快就体会到了这一点。时间变得异常缓慢,屋子里总是静得出奇,半夜听到海上传来的轮船汽笛声,都比以往大了好些。她躺着,或是起来在屋子里走动,周围是无边无际的空,那种感觉,绝非简单的难受二字可以形容——其实先前也不能说是难受,她只是奇怪地没有饥饿感,可以好几天不吃一点东西——也曾有不少人安慰她,说什么“逝者已矣,生者如斯”之类的话,都说老经不容易念错,可她心里清楚,这哪里就如斯了呢?二人对弈,一人中途起身离去,剩下的那一个,面前只有一盘无法继续的残局。

  她是在地铁上得到的消息,最后一班地铁。在商场的化妆品柜台站了一天后,她累极了,很想睡觉,但车厢里的灯光亮得刺眼。她丈夫的朋友拐子打来电话,说她丈夫从鳌山湾的一栋高楼上摔了下来。

  “警察和120刚刚都来过了……”拐子说。

  她竟然没有哭,也许是怕弄花了脸。她在百货商场推销一种韩国产的彩妆,每天都带妆上班。挂了电话,她把头后仰,将后脑勺抵在车厢上,涂着蓝色眼影和厚厚睫毛膏的眼睛木然地瞪着前方。临近午夜,车厢里没什么人,到处都是活灵活现的海洋生物——这是一条以海洋为主题的地铁线,满眼的海蓝色,车厢四壁绘着各种各样的鱼,还有漂亮的海藻,偶尔一束光扫过车厢,模拟出波浪,一切都在努力使人生出置身海底世界的感觉。可她从未有过那种感觉。也许是生活使她失去了想象力,她很清楚自己只是在最后一班地铁上,海藻啊,鱼啊,只鳞片爪的真实,呈现的不过是一个虚假的海洋。她对面的车厢上就有一条呲着尖牙利齿的鲨鱼,看上去像是在微笑。“鲨鱼从不睡觉。”她丈夫是个哑巴,他曾挥着双手告诉她。她想起来这个,就一直盯着那条鲨鱼看,地铁到站后,车门打开,鲨鱼的脑袋就不见了,车门关上,鲨鱼的脑袋又露了出来,如此反反复复——这是她后来能想起来的关于那个夜晚的记忆。

  她花许多时间整理丈夫的遗物,一把已经不太好使的电动剃须刀和一些洗漱用品,她清走了。一套非常不错的电工工具,卷在专用腰包里,塞在门口鞋柜边的一只小桶里,和两把雨伞待在一起。她打算过段时间打个电话问问拐子,如果他想要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不多的四季衣服,她一件件从衣架上取下来,叠好,她暂且收到了抽屉里。有一本薄薄的家庭相册,记录了她丈夫一生中的许多重要时刻,百日留影、周岁生日照之类。有一张全家福,他坐在他母亲的膝头,大约三周岁的样子,那时他应该还没有哑,满脸童稚的笑,露着圆滚滚的胳膊和腿,看上去机灵可爱。他那做海员的父亲两手撑在膝盖上,愣愣地看着前方,拘谨得像个外人。相册里大部分是他和他母亲的合影,他日渐长大,戴着红领巾,被他那在市国宾馆做服务员的母亲揽在臂弯里,神情严肃,看上去有些难为情。后来,他抽条了,他母亲总是坐着,他站在她身边,下巴微微上扬,有些冷峻地看向镜头,眉宇间竟渐渐有了他父亲的木然味道。她看着照片时,着实有些担心这个神情倨傲的少年最终会长成他父亲的样子,当然,她清楚他最终只是成为了他自己,可看照片时她还是忍不住要担心。把相册装进一个密封的塑料袋之前,她加了几张照片进去,她和他的,他们的婚纱照,海边拍的,以及他们爬泰山时的合影——他们站在一块叫“风月无边”的石头边,两人都把手插在上衣口袋里,看上去都傻傻的。有一张照片,海上日出,是很久以前他通过微信发给她的,她拿去照相馆洗印了出来。拍这张照片时他应该是在海边某栋高楼楼顶,她被那壮丽的景象震惊,但当时她却没做任何回应。有些东西,比如一台一体式电脑,他偶尔会用它来玩玩电游,她实在不知该怎么处理才好,后来她拔下电源线,用一块旧毛巾将它盖上了……做着这些事情时,她忍不住会想一想,当她离开这世界的时候,谁来为她善后呢?在这世界上她没什么亲人了。丈夫的去世让她成为了一个孤儿,意识到这一点,她才感到了,一种类似茫然的悲伤。

  二

  她瘦了好些。

  先前她也不胖,严格说来,她一直就是个瘦子,像她父亲。父亲直到去世都是个精瘦的人,怎么也吃不胖。“喂不肥的白城老犟狗!”母亲曾背地里这样戏谑地称呼她父亲。很小的时候,她就从母亲那知道,爷爷是吉林白城人,母亲嫁给父亲的时候,爷爷已经年高,行动不便,但很不好伺候,脾气很大,尖鼻深目,面色阴沉,看上去如一只老鹰,母亲很怕他。父亲人到中年后,比先前更瘦,嘴角八字纹深陷,看上去越发像爷爷,母亲于是花样翻新地琢磨饮食,只想把父亲喂胖,可直到父亲去世,母亲都未能如愿。

  她给拐子打电话,问他是否需要那套电工工具的那天,她去卫生间洗漱,在洗漱台上方的镜子里,她惊讶地看到自己的眼睛凹陷得像两口深井了,嘴角八字纹初现。她心惊肉跳地端详了自己一阵后,决定去买点菜,好好给自己做一顿饭。

  “一个人,饭还是要吃的。”拐子在电话里对她说。

  她丈夫的朋友,她认识的也就是拐子了,她一共见过拐子两三面,她家对面那栋楼里的一个老太太去世后,拐子过来帮忙料理后事,披麻戴孝,像个儿子一样。老太太有个写诗的儿子,是拐子的朋友,人在国外,一时回不来,拐子就替诗人尽了孝。她丈夫的后事,也是拐子帮着料理的。最后也是他帮她把她丈夫的骨灰撒到了海里。岛城海葬都在八大峡那边举行,而她只想把丈夫葬在家门口的这片海里。虽然在海边长大,但她却不会游泳,她甚至还有点怕水,多亏了拐子。她选了个有月亮的晚上,夜深无人时,海浪“哗哗”地向岸边涌来,前赴后继地撞碎在礁石上。拐子在岸边的松树林里脱掉衣服,只穿了条内裤下海,他一手划水,一手托着那罐骨灰,游出老远,远得她看不到他,开始担心起来。

  “这阵子咋样?”拐子在电话里问她。

  她说,还好。

  拐子沉默了一会后,又说,“你好好吃饭,以前他老担心你一个人时不好好吃饭。”

  她默默听着。现在好了,他不用担心她了,她也不用为他担心,她知道他去了哪,在干什么,前所未有的确定。一个人时,她确实吃得凑合,在街边买块油酥火烧也算一顿。仔细想来,这辈子她好像还没专为自己做过一顿饭。她丈夫生前喜欢吃她做的菜,她自己却谈不上爱吃不爱吃,对自己的手艺,她其实没什么把握,对吃她也没什么研究。不过,像她那在小吃店工作了一辈子的妈妈一样,做菜她喜欢用时令蔬菜,四月初海边礁石上长出的紫菜最好,四月底紫菜就老了,五月山上的山菜最好,六月槐花,七月木槿,十一月底的一段时间,荠菜、苦菜会嫩过春天。冬至前她会在阳台上晒点鱼干,总是鳗鱼和鲅鱼,剖开后用海水洗干净,挂在阳台上晒至半干时取下来,或蒸,或煎,或烤。这是她知道的。去菜市场,她通常只买她认识的时令蔬菜,她认识的蔬菜不多,她的厨房里也没什么调味料,只有油和盐,偶尔她也会用点糖。但她丈夫常常吃着饭抬头对她笑,每次都把菜吃得光光的。她很欣慰。她明白日常饮食对于生活的意义,是从她爸那。她爸就是馋上了她妈妈的一手好茶饭,于是怀抱一个仗剑走天涯的梦想终老在家。

  “吃了还想吃,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过了下来。”她爸曾笑着对她说。

  丈夫的去世不是她第一次经历亲人的死亡。

  父亲离世时,她十六岁,上高中二年级。二十九岁那年,是她妈。令整个国家日渐焦虑的独生子女政策带来的养老问题,她还没有开始想,就像一个浪头,“哗”一下从她头顶拍过去了。母亲去世时她已年近而立,有丈夫在侧,多年平常安稳的生活让她气定神闲,她平静地送走了母亲。父亲的离世,曾一度让她像条慌不择路的小狗,后来回想起来,常令她心下凄然。

  她发现她爸吐血,是在一个早晨。从她记事时开始,她就跟着她爸去小区后面的山上晨练,她爸业余爱好螳螂拳。在她很小的时候,他就编了一套拳给她,旨在强身防身。小区后山上的树,不是松树,就是槐树,所以他们戏称这套拳为槐花十二式。很难说他到底是死于疾病,还是死于一个上门挑战的拳师造成的内伤。“食道癌细胞溃破是没错,但这样严重的情况实在少见。”医生的话在她心里留下的阴影很多年后都没有消除。来挑战的年轻拳师来自阳谷县,“一盏茶的工夫就扑倒了他。”母亲事后说。

  那天她晨练完,急着回家梳洗后去上学,下山时她走得很快,把她爸远远拉在了后面。她从不跑步,跑步会放大她的缺陷——她的左腿要比右腿短一点儿——但她加快步伐走起路来,缺陷却并不因此放大,所以当她着急赶时间时,她总是快步走。她快走了一段路后,突然想起来那天她妈上的是早班,她没有钥匙。于是她又回过头去找她爸拿钥匙。她爸竟然没有跟来,而是坐在湛山寺院墙外的一棵松树下歇息。她拍了拍手,喊道,老爸,钥匙!她爸四下里看看,站起来,像以往那样掏出钥匙往她身后的一棵松树上扔过去,“小丽,钥匙!”她爸喊。有那么一瞬,她觉得她爸的声音有些发飘,不似从前。但她来不及多想就应声跃起,她伸手抓住一根树枝,借力往空中一跃,树如风吹,整棵都摇晃起来。她跃到树梢,抓住那把钥匙后,双臂抱膝,一个后翻稳稳地落到树后去,完成这些动作时她的两条腿没有分别,双脚同时落地,并不能看出一条腿比另一条短。她站定后,看看手中的钥匙,再回头看,树已弹回去,安静伫立。她转过身去对她爸挥手,却惊讶地看见她爸扶着那棵树,正往身旁的草丛里狂呕,毫无预兆,像有一道洪水临时借道,从他的身体里呼啸穿过,喷薄而出。她回过神来,疾步赶到她爸身边,看见她爸大口大口吐出的,是暗黑色的血。

  她爸临终的那段日子,也是她在陪护,医院病床边的小钢丝床对她妈来说太小了。她妈是一个体态丰满的妇人。再说,她妈还要上班,家里一个人倒下了,另一个人的工作就显得尤为重要。有很长一段时间,她不懂她爸和她妈是怎么回事,她不知道他们之间是否曾有过爱情。她爸不开夜车的时候,一家人坐在餐桌边吃晚餐,从窗外飘进来湛山寺的香火味,桌上摆着她妈从餐饮店里带回来的没卖完的花卷、饺子,或是馄饨,偶尔还有凉拌海带、海蜇之类的小菜,他们的话题无非也是关于这些食物的,筋道不筋道,咸了淡了,小菜每碟又涨了两毛之类。他们倒不当面谈论她。除此以外,他们不怎么交流,但也绝无争吵,像两个沉默而不乏默契的同路人,而她中途加入了他们。在他们的婚姻生活里浸淫久了,她对男女间的感情,似乎也失去了向往,没有爱,也没关系,也坏不到哪里去的吧?爱是一件奢侈品,简朴的生活不需要它——如果非要说点童年阴影什么的,那么这或许是一种。她和她丈夫刚开始约会那阵,有一次,她丈夫看着她,一下一下地打着手势,对她说,我爱你。后来想起来让她难过的是,她竟然没有回应他,出于羞涩,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难为情,她装作没有看到她丈夫的问话,把目光投向了别处……一个哑巴倾诉衷情有诸多不便,只要对方装作没看到,就可以成功装作没听到。

  她对父母婚姻生活最深刻的领悟,是在一个晚上。那晚,她爸开夜班车不在家,她和她妈看电视,武侠剧里的人打着打着,飞了起来。她妈织着毛衣,突然笑起来:“嗨,骗人的骗人的!功夫什么的,都是骗人的!”她意识到,这是一个妻子基于对丈夫无比私密的了解才能发出的笑,倘使问她为什么,她大约也只肯笑着答,“我就是知道。”所以她也没有问她妈为什么。还有,她想,她妈之所以说那是骗人的,应该是因为她爸想让她妈相信那是骗人的,就正如她爸让她相信那不是骗人的一样。于是她也只是笑笑。她知道那不是骗人的,有的人就能做到,飞上屋顶,飞上树梢,十步夺一命,飒沓如流星。她第一次跃上树梢,就知道那样的事情并没有多难,那样的事情这世上会有。

  她爸临终前的那几天,大部分时候他都在昏睡。有一次,她小睡醒来,看见她爸正看着她,他虚弱地躺在那,眼神复杂,她看到不舍、担忧,也许还有不甘心——那年他才五十出头,无论是作为公交车司机还是作为拳师,阎王爷光顾得都太早了些。她走过去将病床摇起来,让他躺得舒服些。她问他喝水不,她爸喘息了一阵后,说:“小丽,以后,好好过日子,就好。”她知道他在说什么。她端起水杯送到她爸嘴边,她爸摇了摇头。她把水杯放下,拧了一个温热的毛巾把子,为他擦拭脸、脖子,还有手。十六岁的她,笑着问他,那你,当初为什么要教我那些呢?

  “你不知道,你多有天分!”她爸的眼睛奇怪地亮起来。她爸看着她,说:“天分,是个危险的东西,假如……”

  未等他说完,她就使劲点头,表示她都明白,都懂。

  三

  在菜市场,她碰到了几位老邻居,大家对她特别和气,目光里有怜悯。她对他们点点头,买了菜就赶紧往回走。她生性如此,不喜跟人亲昵,不爱跟人唠嗑,现在这情况,就更没什么好说的了。说起来他们都算是她丈夫的老邻居,她也知道他们都是好人。“看着他长大的。”以往他们曾这样跟她说。她和她丈夫一直没有孩子这件事,他们也曾表示过关心,她和气地微笑,一声不吭,不回应他们。“哑巴的妻子。”如果他们这么想,应该就能理解,就不会把她的沉默视作冷淡。

  摆脱了那几位老邻居后,她拎着菜慢慢往回走。天气晴好,有许多人在海边喂海鸥,海鸥在空中争抢食物,发出“嘎嘎”的欢快叫声。街上还是车啊人啊的,有小贩开了小汽车过来,掀开后备厢在路边卖女人的袜子、内衣。大学路的红墙那,依然有年轻情侣倚墙拍照。阳光透过梧桐树洒下来,在路面上留下活泼而斑驳的阴影。一切都是老样子,只有她的丈夫没了。想到这点,她变得虚弱起来,仿佛有什么东西正从她身体里抽离出去。她长长地吸气,缓缓地吐气,稳住了自己。她一边走,一边四处瞧,在路边一块消防宣传牌上,她看到一个手机号码,十一个数字,个个写得歪歪扭扭的,显得幼稚可笑,像是孩子的恶作剧,孤零零地写在广告牌的下边,没有一个字来说明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电话。她心里的那阵空突然间就消失了,她立住脚,盯着这个电话号码看。以前这路边常能看到许多电话号码,一般都是写在白色胶纸上。电话号码边上,一般也都会留下几个字,比如“办证”“礼品回收”什么的。仅凭电话号码很难找到它的主人,但如果你拨打,却总会有人接听。尽管这些小广告到处都是,但平时大家匆忙来去,很少有人注意它们。遇到上级检查,或是创卫生城什么的,街道居委会就会忙不迭花钱请人清理。可风头一过,又到处都是了。有人说它们是城市的牛皮癣,没错的。她拎着菜,在那块宣传牌下停留了一会后,继续往前走,她决定装作没看到它。她往前走了不到五十米,在另一块环保宣传牌上,她又看到了几个字,“清欠复仇”,中间没有标点符号,一笔一画,写得甚是端正工整,仿佛在说,“我是认真的。”她的心按捺不住地猛跳了几下,她猜再往前走,应该还能看到什么。果然,在前方的另一块宣传牌上,她又看到了那个电话号码,同样歪歪扭扭的数字,同样孤零零写在宣传牌下边。她走到她家所在的那栋楼后,忍不住又往前走了一段路,没多久又看到了“清欠复仇”,这回端正工整地写在一堵石墙上……

  这天,她三次看到那个电话号码,三次看到“清欠复仇”。

  她回到家,把菜放到餐桌上后,坐到餐桌边发起呆来。没有风,屋子里闷闷的,有点叫人透不过气来。她起身走到厨房外的阳台那去抽烟。随着她丈夫的去世,好像那些原本沉在水底的东西,挣脱束缚,又浮出了水面。

  她父亲曾告诉过她,人全身有两百零四块骨头,但有的人会比别人多两块,有的人天生就与众不同,天生就比别人多点什么,这是没有办法的事。

  也许自己就是那种天生比别人多点什么的人。她抽着烟,想。

  目光越过几排红屋顶的房子,一条拥挤的马路和一片松树林后,她看到的海,蓝得像块瓷片,漂亮的。可是,她怕它,怕这漂亮的海,怕它的深不可测和不可捉摸。与海一样,这世界也有不为人知、令人惧怕的另一面,她很小就知道这一点。

  她爸曾告诉她,他们祖籍吉林白城,本姓王,并不姓万,她爷爷曾是白城一家当铺的掌柜,平日里一身长袍马褂,深居简出,一手祖传螳螂扒拢手从不外露。彼时时局动荡,人人过着有今天没明天的日子。遇到缺钱,或是别的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缘由,王掌柜就脱下长袍,换上短装,在深夜潜去光明街一道暗巷里领单零活干干。一九四四年春,他从光明街领了三百块大洋,去追杀一个得了赎金后撕票的绑匪。原以为在抚顺就可以了事,没承想却又从抚顺追去天津,从天津追去济南,后又从济南一路追到青岛。一九四九年春,他终于在青岛仰口渔码头找到了那个绑匪,此时那人已成为了码头上势力最大的渔霸,经营着当地最大的一家渔行,出入有一众兄弟尾随。王掌柜经过一番打探观察,好不容易找准时机准备动手的时候,青岛解放了,渔霸因为只认袁大头,拒绝使用人民币被人民政府就地镇压。此时那三百块大洋已花得所剩无几,回去无法交差,她爷爷就此将前半生了断,改姓万,在青岛拉起了黄包车,娶妻生子,安定下来。她知道这件事后,再回想她母亲提到的爷爷,就再不是那个不好伺候、如老鹰一样阴沉的人,而是一个将自己半生活埋、终生郁郁的可怜老头。

  她父亲则是另外一种情形。他以公交车司机示人,跑的就是门前这条沿海一线的路线,每天从城市的东边开到西边,从西边开到东边。每逢旅游大巴堵塞了道路,他也会像其他司机一样,焦躁地按喇叭,把头伸出驾驶室骂人,一切都是再平常不过了。小时候,周末,如果她妈妈正好也轮班,她就伪装成乘客,跟着爸爸跑公交,她背着书包,坐在她爸身后的一个座位上看漫画书,有时候她爸会回头跟她说两句玩笑话,“小同学,哪站下?”她低头看书,不理他。她七岁那年的一个傍晚,她发现她爸一直盯着一个刚下车的背影看,她爸发觉她在看他后,赶紧回头看前面,过了一会后,她爸扭过头来低声对她说:“喂,晓得吧?那个人……”她爸冲窗外努了努嘴。她连忙扭头去看,看到一个普通女人的背影,有点瘦,灰色及膝裙子下露出来的两条小腿白得像瓷。她大约五十岁,左边胳膊下夹着一把很大的三角尺——她的数学老师也有一把那样的尺子——女人低头顺着路边往前走,两手抓着胸前的坤包带,像是防备着什么。她一直盯着她看,好像真的发现了什么不一样的东西,后来公交车超过了她,她消失在她的视野里了。过了一段时间,她又认出了她,是那点不一样的东西让她瞬间认出了她。她还是在栈桥下车,这一次她穿着一条长裤,后背在单薄的黑色毛衫里绷得紧紧的。她没有背包,胳膊下也没夹三角尺,但她手里拎着一个布兜,布兜没有拉链,露出一把翠绿的芹菜和圆溜溜擀面杖粗细的一小截木头来。她仔细看了看布袋上凸起的痕迹,猜测那应该是一把双节棍,不,那就是一把双节棍!枣木的,有年头了,木头泛着暗红的油光。她和她爸一直盯着那个女人看,当公共汽车越过她,她消失在他们的视野里后,她爸回头,他们相视一笑。她爸就这样为她掀开了生活中那些隐秘低垂的帷幕,帷幕后遍布迷津,她得用一生辨认。

  她记得后来问过她父亲,那个腋下夹一把三角尺的女人,怎么样了?她父亲笑着,摇了摇头。

  小时候,她去小区后面的山上,偶尔她会随身携带一个小篮子,看到枯树枝什么的,顺手捡到篮子里,回家生炉子时就能用上。就是这样。她父亲出门也是带着一个小篮子的,随手捡拾,捡拾那些不一样的人,不一样的事,只是,捡到篮子里的,有些,他能用上,有些,他用不上。

  她回到屋内,找了个小本子,将电话号码记了下来。她盯着那组数字看,发现将它们稍稍调整下顺序后,它们就像一句儿歌的简谱,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

  ……

  


 
《特区文学》征稿启事
“清白泉”杯全国清廉诗歌散文大赛征稿启事
“东海明珠谱华章”有奖征文活动启事
新会陈皮文化征文比赛启事
第四届“水滴奖”全国科幻作品征集大赛开始啦
鸿蒙世界征文大赛启事
第五届广西网络文学大赛征稿启事
征文体裁:小说、散文、诗歌、报告文学
“青春与梦想”粤港澳大湾区高校征文启事
“祖国颂歌·东坡诗歌奖”华语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轻文轻小说」第四届耀星祭征文大赛
五女山杯•相约桓仁全国旅游诗词大赛启事
第二届“曹文轩儿童文学奖”征稿启事发布(即将截稿)
“2019东荡子诗歌奖·高校诗歌奖”全国高校评选活动
第二届“听雨轩杯”全国散文征文征稿启事
有奖征集,公开出版丨《中国优秀诗人诗歌精选》
“圆梦园杯”全国诗词大赛启事
“明月山杯”全国诗歌大奖赛征稿启事
第四届爱奇艺文学奖文学赛区启动!
2019年面向全国有奖征文活动征文启事
更多...

杨绛

阿来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MZI美智在首届智能电器产品应用场景开发大赛斩获三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