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李心丽 来源:  本站浏览:121        发布时间:[2019-03-12]

  

  李心丽,山西离石人,出版有小说集《棉花在棉被里盛开》《迷藏》。曾获赵树理文学奖等。

  何丽娜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时候,看到苏芮和韩紫燕在微信群里聊天,苏芮说好久没有见面了,我们仨聚一聚如何?韩紫燕说我没有问题,要问问何丽娜有没有空。确实她们仨好久没有聚会了,碧草园里樱花盛开的时候她们聚过一次,之后,历经初夏,盛夏,初秋,深秋,绽放的花朵随风飘散,树叶儿也都落光了,季候已转入初冬,她们三个在自己的生活里各自忙着。距离上一次聚会到现在,三个季候已经过去了。看到她们有这样的提议,何丽娜赶紧发了一个鼓掌的表情,第一时间响应,积极响应,她要传递给她们的是这种心情。

  苏芮说天冷了,明天来我家吃锅子吧。何丽娜说我同意,韩紫燕说我也同意。苏芮发了一个跳跳的表情,说这次都这么配合,我太高兴了。

  为了表示自己的高兴,何丽娜也发了一个跳跳的表情,紧跟着韩紫燕也发了一个跳跳的表情,何丽娜说我酿的葡萄酒带你们品尝,正宗的纯天然酿造,苏芮说那我们好好喝,不醉不休,韩紫燕也说我们好好喝,不醉不休。何丽娜说你们怎么了,想当疯婆子吗,两个人一起说我们三个疯婆子。何丽娜开心地笑了。她们三个在一起,有一种属于她们三个的难得的欢愉,这欢愉是别的代替不了的。

  约定好之后,何丽娜就去冰箱里拿葡萄酒,放在她的背包附近,这酒的颜色比超市里的干红都好,透明的酡红,里面浸润着她所知道的来历和时光,她所知道的夜晚和白天,她所知道的秋天的开始,晴阳,风,天空。总之,因为有她的劳动在里面,不管如何看,这酒都是令人喜爱和充满亲近的,她给它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时光之美。

  她想起它曾经还是葡萄的样子,晶莹剔透的,饱满的,青紫的,香甜的,总之是一种令她喜欢的果实。

  柜子里有她出去时采回来的玫瑰花,她拿出来与葡萄酒放在一起,她是偏爱葡萄酒和玫瑰花的,一个人的时候,她通常会把玫瑰花瓣泡在酒杯里,边看书,边品酒,这两种香味儿让她总是产生一种好心情,就像一次远行时的出发,美好的激情,月夜下的遐想,刚开始的恋爱。

  因为这个聚会,上午上班的时候她充满着快乐和期待,把下午要做的工作都提前完成之后,她急匆匆奔向苏芮家。

  韩紫燕已经到了,饭菜已摆上了桌,苏芮做饭是一把好手,味道好,色彩也好。何丽娜坐下来的时候,苏芮点着了酒精锅子,说里面是一锅子关东煮,盘子里放着做好的寿司,一盘炝莲菜,一盘水煮桃仁,一份烤羊排。苏芮总是让她们这样意外,在她这儿能吃到她们意想不到的东西,比如寿司,比如羊排,还比如她在桌子上放置的这个酒精锅子,燃烧的火焰让人觉得这餐饭隆重而又正式,加上何丽娜自己酿造的葡萄酒,她们就有了一种要狂欢的心情。

  这种心情现在很少有了,往往这时候何丽娜有一种跑到时光之外的感觉,青春回来了,岁月回来了,她又重新变回了那一粒葡萄,她们给她的就是这种感觉。这时候,她是她,是她自己感觉的何丽娜,往往这时候她能感觉到自己,不像许多时候她连自己都感觉不到。

  来,干杯。苏芮给她们每人倒了一杯红酒,韩紫燕把玩着酒杯,看着葡萄酒在玻璃杯里摇晃,她学着品酒师的样子看它是不是在瓶体挂色,然后嗅了嗅,用嘴唇抿了一下之后,连连称赞好味道。何丽娜说这是独家红酒,只有你们俩能喝到。苏芮也连连称赞酒的味道好,色泽好,之后她们又一齐称赞寿司的味道,羊排的味道。

  好久没有见面了,新鲜的话题很多。苏芮的儿子考入了本市的机关当公务员,何丽娜的女儿去了美国的一所大学留学,韩紫燕的生活有了转机,她老公与她断了关系五年后又露面了,两人有了复合的打算。生活虽然千变万化,但都是向好的方向发展,听到紫燕的好消息,何丽娜问苏芮,你家黄钟明最近有没有联系你?有着落了吗?苏芮说没,还是老样子,一点消息也没有。何丽娜赶紧说,到现在了没消息就是好消息,不是吗?苏芮说我也是这么想,只能往好了想,我们三人中,还是你好啊,与乔军不离不弃的,哪像我和紫燕,生活中都出现了这样的变故,在外人面前真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我有时候不由得要想,如果紫燕遇着的不是陈东来,生活中会不会有这样的变故,如果黄钟明遇着的不是我,黄钟明的人生会不会与现在一样,总之我现在觉得出现这样的状况,肯定是哪儿出了问题。

  不是哪儿出了问题,是这两个人本身有问题。我们没找对人,苏芮,你信不信。紫燕拿起杯子,与她们两个碰了碰,这两个人本质上与乔军就不同,乔军脚踏实地,顾家,没有不着边际的想法,而且有定力,我们家陈东来,天生的花花肠子,不管遇到谁,他这样的本性是不会变的。

  韩紫燕对陈东来有她自己的看法,因了这件事,她觉得陈东来整个人就是这个样子,一个陈世美式的人物,不过断了五年后又重新有了联系,让何丽娜感到爱情还是有的,爱情还是美好的,陈东来回来了,黄钟明说不定哪天也会回来。

  韩紫燕五年前与陈东来闹婚变,是因为陈东来有了外遇,他爱上了一个比他小十多岁的年轻姑娘。韩紫燕发现这件事的时候,是陈东来爱得死去活来的时候。已经有两个孩子的韩紫燕气得昏头了,跑到那个女孩的住处大闹了一场。她本来是想挽回陈东来的。没想到她闹了一次之后陈东来完全不着家了。眼看着陈东来已经无法挽回,大家劝她要不离婚算了,没想到韩紫燕的回答出乎大家的意料,她说我不离婚,除非他要与我离婚,即使他提出来离婚,我也不会答应他。那时苏芮和何丽娜都劝韩紫燕想开点,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呢,陈东来已经另有新欢,而韩紫燕还年轻,可以再找,但韩紫燕没有听她们的劝,她说她倒要看看陈东来会有怎样的结果。看韩紫燕那样坚持,苏芮和何丽娜都为她难过,那时候每每听说有合适的单身男人,她们就要为韩紫燕介绍,韩紫燕一次都没有动心,她说我孩子怎么办,苏芮和何丽娜说你带一个,陈东来带一个,不能让他太舒服了。没想到韩紫燕说我不放心他带,让他带哪一个呢,哪一个我都不舍得,再说孩子们也不愿意离开我。这样一拖,就是五年,当时他儿子才上初中,女儿上小学,要操心大的,还要接送小的,韩紫燕非常辛苦。现在儿子已经上了大学,女儿已经上了高中,有她在,孩子们一直健康成长,后来何丽娜和苏芮让她考虑离婚的时候,她总是说怕影响孩子的学习,等女儿考上大学了再做打算。

  陈东来离开他们的这几年,除了隔段时间给她转一笔钱,还会在家属院门口或者学校门口去看孩子,有时候就与接孩子的韩紫燕撞个正着,虽然两人不说话,跟仇人似的,但总还是没有断了联系。倒是黄钟明,太让人想不通了,不想和苏芮过,可以挑明了说,还可以离婚,不声不响的一走就是十年。

  十年前黄钟明要去外面做生意的时候,苏芮本来是不同意的,但黄钟明去意已决。走的时候,规划了一个很好的未来给苏芮听,说他将来赚了大钱,要让孩子去大城市上学,还要让孩子出国留学,这个世界非常大,总该出去看看,人的一生太短暂了,再拖就来不及了。

  黄钟明说得很有道理,苏芮受到了感染,那时候煤焦生意正火,黄钟明与他在煤运公司的一个同学跑到塘沽,做起了煤焦生意。起初生意很好,他们不断向外面扩展,生意好,黄钟明就没时间回家了,人回不来,会把赚到的钱给苏芮汇过来,但后来不知出了什么状况,联络渐少,钱也回不来了,再后来手机也打不通了。苏芮几经周折找到了与他一起出去的那个同学,说煤焦生意做不下去了,他们两个都撤了。苏芮说那黄钟明去了哪里,他同学说回来了啊,我们一起回来的。那时候大概是他们出去的第三个年头,黄钟明同学回来了,黄钟明不知去向。他同学说他们坐同一趟火车回来的,后来还把回来的那趟火车的车次和时间告诉了苏芮,不过他同学透露了一个消息,说黄钟明不想回来,想改做别的生意,可是即使那样,既然走到家门口了,为什么又悄没声息地走了,苏芮感到奇怪。有一度时间怀疑他同学说谎,但也只能一次次找他询问,托他找黄钟明,到那时才发现,世界那么大,上哪去找黄钟明呢。

  就是从那时候起,黄钟明与苏芮断了一切联系,与所有人断了联系,苏芮托他的同学帮她打问,毕竟他们在一起合作了两三年,在外面有了共同的人际关系,但音信杳无。苏芮怀疑黄钟明在外有了女人,还托那个同学给黄钟明带话,如果他在外面有了女人,她可以离婚,只要他说清楚就行,尽管这样,还是没有黄钟明的消息。

  她们三个曾在一起多次讨论过黄钟明的情况,猜测过黄钟明的情况,他与苏芮的婚姻和感情按说一直在正常的轨道上,即使他遭遇了婚外情,或者又有了别的女人,他总得出面解决这些问题,不露面算什么呢?有一次苏芮说,你们说说,他是不是遇到什么意外了,现在我只能往最坏处想,几乎就是这两种可能,要不是意外,要不是有女人了,韩紫燕说不能排除第一种,是不是让谋财害命了,可是尸首呢。何丽娜说或者隐姓埋名了,她们在讨论中发现,原来人是这么渺小的一滴水,说消失就消失了,像一滴水消失在大海里一样,无处可找了。

  起初苏芮说起黄钟明,每次泪流满面,何丽娜和韩紫燕坐在一起陪着她哭,在每次的痛哭里,不免又有一种希望萌生出来,这是最坏的想法,说不定转机会出现,人生莫测嘛,说不定黄钟明哪一天会突然回来。有这样的希望在,那痛哭便不是真的痛哭了。

  有苏芮的遭遇做铺垫,与陈东来发生婚变的时候,她们劝韩紫燕,至少陈东来这个人在,这一点比黄钟明好多了。

  他愿意回头说明他还爱你,何丽娜说,这个时候,你可不要轴着,不要太拿捏了。韩紫燕说我还偏要拿捏一下,反正最难熬的时间都过去了。

  谈谈,他是如何与你示好的,何丽娜冲紫燕说。他是不是搬回来了?陈东来当初那么绝情,现在他要拿出多大的诚意才能让紫燕冰释前嫌,这让何丽娜感到好奇。说实在的,许多次她设想了一下,假如她是紫燕,她可能早就垮了,倒不是她与乔军如何的相爱,只是她觉得她自身的承受能力远远比不上紫燕。如果是她,她不会像紫燕这样乐观,也不会像紫燕这样淡然处之。

  别光顾说了,赶紧吃菜,苏芮说,吃完我们坐沙发上聊,一会我泡一壶金骏眉,像上次一样,给你们放一曲轻音乐,怎么样?何丽娜说放什么轻音乐呢,今天这么大的事,好好聊聊,茶倒是可以喝。你们家的暖气真好,热乎乎的。来,我们喝。因了韩紫燕这个意外的消息,她们三个被一种超出聚会本身的惊喜包裹着。

  吃到撑爆了,赶紧转移战场,杯盘锅碗还没来得及收拾,三人就窝在了沙发里。这是冬日一个阴霾的天气,外面没有太阳,但也没有风,仿佛一切是静止的,这种天气非常适合围坐在一起。她们倚在沙发上,苏芮泡好了茶,摆好了茶碟和茶杯,又拿出了自己做的果脯和茶点给她们吃,苏芮的茶几上摆得满满的,好几次,何丽娜说你哪来的这么多东西,家里这么满,现在流行简约生活。没想到苏芮说我也过的是一种简约生活,不信,你看看我这儿,她指了指她的心。说真的,何丽娜觉得苏芮的内心应该是简约的,要不她不会这么神闲气定。

  快点说,陈东来是怎么与你谈的,何丽娜等不及韩紫燕谈这个话题了。韩紫燕说他不是隔一段时间会把孩子们的费用转给我嘛,前一段时间他迟迟不转,等我找他,我那些天忙,再说也没有心情找他,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有一天,门铃响,打开门是他,他说他回来送钱来了,说着就进来了。说送钱我也没有见他拿着钱,进来在房子里转了一圈,就坐在了沙发上,他看上去心情不太好。我说如果你手头紧你就先不用给了,反正这段时间也不怎么用钱,或者你支付宝微信转过来就行了,也没必要跑一趟。他说这几年家里还是这样子啊,一点也没有变,什么也没有添置,我说什么好呢,我真还无话可说。见我不说话,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沓钱,给我递了过来,挺厚的一沓,比往常都多。说你喜欢什么就添置些什么,不够,这个卡里有,钱里还夹着一张卡,我就收下了。他说这是我的工资卡,以后我就不送钱了,所有的钱都在这里面了。听他这样一说,我赶紧递给他,我说你的工资卡还是你保管着。他又推了过来,我感觉他出什么事了,就问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他说没有。之后他说等孩子放学回来他看看孩子。

  这些年他疏远了我,但对孩子们他倒尽职尽责,难得他在家里,女儿显得非常高兴,见我不是很热乎,还偷偷冲我挤眼睛,我能不明白女儿什么意思吗,可是我能怎么样呢,女儿冲我挤眼睛的时候,我的眼泪哗哗地往下掉,我意识到他与那个女人出问题了。吃过饭女儿睡了之后,他告诉我他与那个女人分手了,如果我不嫌弃他,他要回来。我说我考虑考虑。

  你们评一评,我还不得考虑考虑吗。想想他当初的绝情,我真想把他一脚踹出去。

  倒是该考虑考虑,假装着也要这样说,何丽娜说,不能说他要走的时候就走,他要回来的时候就回来,家里又不是自由市场。倒是有一个重点,表明了他的诚意,他把工资卡都给你上交了,说明他是真心实意的要回来过日子了。

  考虑什么呢,苏芮说,痛快答应他就是了,你不是一直盼着这一天吗。我以前也是这样想的,韩紫燕说,只要他回来,我就不计前嫌,和他好好过日子,但在我那么低声下气地求过他,挽留过他,他却毫不动情之后,我对他已经改变态度了,这五年,我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而且我也已经接受了这种生活,我的心已经平静下来了。我害怕他回来之后再有什么变故,我已经经受不起了。

  是啊,也总得把事情搞清楚,是他要和那个女人分手,还是那个女人要和他分手,何丽娜说,是彻底分了,还是一时赌气,你总得搞清楚再做决定,但总该做出决定,要不离婚,要不和好,这样拖着也不是办法。

  你们不知道,我心里过不了那个槛啊,别人说破镜重圆,能重圆得了吗,别人看不见,自己时时能感觉到,那裂痕的伤口时时在滴血,而且我看他,也不是以前的他了。

  也不要想那么多,回来总是好的,苏芮说,就当他像黄钟明一样出去做生意了,别的都不要多想。

  人家都说久别胜新婚,接下来你就该过一段新婚的日子,何丽娜说,说不定陈东来会把你宠上天。

  三个人喝茶,之后又换了一壶咖啡,品尝着苏芮自己做的果脯。看上去韩紫燕充满着平静的幸福,尽管在她的讲述中陈东来满身毛病,韩紫燕说是不是所有的男人都爱吹。爱虚荣。苏芮说她发现黄钟明也爱吹,紫燕说有一度时间陈东来戴着一块劳力士,有人问他多少钱,他说好几万块呢,记得有一次与朋友一起吃饭,有人要他摘下来看看,他不乐意让他们看,结果回家后紫燕发现那是一款假表,时针分针秒针没有哪一根是工作的,紫燕问他为什么要冒充名表,老大个人了。他说戴着玩的,装酷。后来还看到他有一条名牌皮带,紫燕当时问他发什么神经呢。

  三个人听到陈东来的趣事,不禁哈哈大笑了。紫燕说说不定就是因为他手上的名表,骗小姑娘容易,除此之外还有什么用处呢。可能啊,说不定他就是为了骗小姑娘才这样的。何丽娜说,让小姑娘以为他很有钱,傍上了大款,结果呢,紫燕接过了话茬,紫燕说结果他爸是过去的陈百万。

  在这一天,她们三个可以尽情的说一个人的好话,也可以尽情的说一个人的坏话。

  放杯子的时候,咖啡不小心洒了,何丽娜赶紧拿了抹布擦茶几和地板,蹲下的时候发现茶几下面的蓝纸,好几种颜色的放在一起。何丽娜说你现在还做这个?苏芮说什么呢,低了头看到了蓝纸,说嗯,自己做,不嫌麻烦吗,现在街上到处有卖的,什么都有,还有麻将桌,苏芮说麻烦什么呢,正好我有做好的,你们有兴趣看吗。何丽娜说看看,我记得以前就看过一次,你的手工做得很好,我记得我们还帮你叠过一次元宝呢。苏芮说我去阳台上拿。

  苏芮端回来一只纸箱子,里面装着她用蓝纸做好的衣服,鞋子,袜子,还有帽子,里面都塞了一层棉花,做工看上去确实不错。苏芮心灵手巧,做什么都喜欢自己动手。她公公婆婆去世早,与黄钟明结婚后,每年冬天黄钟明都要回乡下父母坟上送寒衣,小时候,她经常看到母亲给外婆外公做,学了这个手艺,于是便自己动手。不仅有穿的,用的,还有花的,里面有一个袋子是叠好的元宝。

  基本都齐备了,苏芮说,回去的时候买两沓冥币就好了。

  哦,什么时候回去,紫燕问,我都不记得现在是什么节令了。

  后天立冬,大后天就是寒衣节,十月初一。苏芮对节令很清楚。

  何丽娜看得仔细,她说怎么多出来了一份,而且里面还多出来了一条围巾?谁不在了?

  这一份是给黄钟明准备的,苏芮说,这件事我一直没有对你们说,我自己心里也很矛盾。前年我做了一个梦。梦到黄钟明衣衫褴褛,冷得发抖,仔细一看,他还穿着半袖。我说天冷了,你怎么还穿着半袖呢,他不说话,我说你等等我,我回去给你拿衣服去,等我再转回头的时候,他却不见了。于是我就找他,沿着一条小路,不知怎么天却黑了,我急得哭了,哭醒之后发现是一个梦。我把这个梦讲给我妈听,我妈说让我试着在寒衣节的这天给他烧一些衣服,再梦到他的时候他就不会是这个样子了。我听我妈的,就给他做了一套棉衣,回去给他烧了。从那以后,每年清明和立冬,上坟的时候都要按季节给他烧一些,我说如果有什么需要的,就托一个梦给我。很奇怪,从那以后再没有梦到他。

  怎么可以这样?紫燕说,说不定他在别处好好的。

  是啊,何丽娜也说,你这样不是很奇怪吗,或者是你是不是有他的什么不好的消息?

  那一年我不是和他的那个同学去塘沽一带找过他吗,我们还去公安局报了案。那时太着急了,所有的打算都有了,找了半天什么消息也没有,当地公安局留了他同学的联系方式,说有什么消息会通知我们。其间有过几次联系,啥消息都没有,后来心安了,不着急找他了,心想他是故意藏起来了,又对他生出了怨恨。他要藏,我为什么要找他呢,但只要想到他是藏起来了,我心里还好受些,藏起来总比消失不见了要好。抱怨半天又生出希望,觉得他说不定哪一天就突然回来了。只要晚上做了一个好梦,就以为是他要回来的征兆,愿望一天一天落空了,一年一年落空了。

  他那么大一个人了,根本不会发生意外,韩紫燕说,你怎么竟然有这种想法,你这不是让自己钻死胡同吗。

  是啊,你这样想孩子怎么办,何丽娜说,这样想连任何希望都没有了,这生活怎么办?

  ……

  


 
「都市杂志•庆祝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专刊」征稿启事
「大益文学」征稿启事:我们终将会用文字去到最远处!
首奖3万元〡你写给世界的文字,我为你免费出版”第三季小说出版资助活动开启!
2019年贵州尚坤杯”全国征文大奖赛征稿启事
起点女生网第一届金笔点凤征文大赛
第十七届中国微型小说年度奖(2018)评奖启动!
第四届袁可嘉诗歌奖”征稿启事
中医药70年·老照片的故事”专栏征稿启事
四季老舍•夏五月的青岛主题征文邀您参与啦!
全国首届闻捷诗歌奖创作大赛征稿启事
2019衡水湖首届诗歌文化节原创诗歌征稿启事
2019衡水湖首届诗歌文化节原创诗歌征稿启事
外国文学年度研究”栏目征稿启事
第二届宝珀理想国文学奖启动
第四届全国青年自由写作大赛征稿启事
2000元起/篇丨腾讯职场征稿启事(长期有效)
第二届听音杯”书信大赛征文启事
首届中国田园诗歌奖”征稿
奖金2万〡第六届淬剑诗歌奖征稿启事
第五届中国(宝安)诗歌论坛暨第二届福海海洋诗歌文化节开始征稿
更多...

叶辛

格非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东软集团2018年营收71.71亿元,医疗业务毛利率近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