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178        发布时间:[2020-08-01]

  

  1

  起风了。风中的婆婆纳是青绿的田野里恣意流淌着的一抹浅蓝,婆婆纳适合在风中盛开,蓝花荡漾,绿叶汹涌。

  未曾受过世尘蒙蔽的婆婆纳,色泽纯正,是活在大地上的色泽。像五娘留下来的那一块花头巾,绿底蓝花,蓝色点缀着绿色,绿色洇染着蓝色,蓝和绿相依为命。五娘生前最喜欢开着蓝色花儿的植物,飞燕草、胡麻、婆婆纳、马兰花等等,她全都喜欢。开春时,方芸托我从网上订购了婆婆纳的种子,撒在坟地周围的空地上。方芸想用一摊蓝色的花儿把五娘留住,替她驻守榆树湾。

  五娘的身体还硬朗的时候,尽管疾病缠身,走路颤颤巍巍,腿脚极为不便,却健谈得很。有些事情被五娘翻来覆去地讲过,大都被我们烂熟于心,可是五娘的讲述从不招人生厌,话语照旧,感觉常新。现在,我要像五娘之前讲述给我时的那样,尽力把有关花头巾的事情转述下来。

  深秋的一个下午,外面飘着雨,出不了门,也下不了地。我们仨面对着五娘围坐在北屋的炕上。五娘的双腿不能像我那样盘起来坐在炕上,也无法像方芸那样伸展开来坐下,盘住腿或者把腿伸展开来,她都坐不住。她说跪着比坐着舒坦。五娘的双腿已经被她跪习惯了。许多事情她都是跪着完成的,喝茶、吃饭、填炕、除草、割草、铡草、拔粮食、筛选粮种、祈求平安……五娘跪在炕头柜前,双手托出花头巾在腿上铺开,顿时,满眼的翠绿就盖住了五娘的双腿,蓝色的花儿点缀其间,色泽艳得似乎可以闻到花草的香味。花草忍不住把脸凑过去,五娘就顺势把它们搂进怀里。

  花头巾是五娘用她积攒了多年的乱发置换来的。我见过那些乱发,塞在土墙的裂缝里。乱发是她在每一次梳完头后,从梳齿上撕扯下来的,像绕线团那样,将乱发缠绕在大拇指尖上,绕成小小的发团,再塞进土墙的裂缝里,积少成多。从梳齿上撕扯下来的乱发于五娘无用了,搁置在墙缝里,像一段逝去的寂寥时光将墙缝填得满满当当。当五娘再从墙缝里把这些乱发一团一团抠下来握进手里的时候,感觉握在手里的头发比长在头上的还要多。她的头发已经很稀疏了,稀疏得快要遮掩不住头皮,稀疏的花发像是干旱年月里枯瘦的庄稼,苫不住地皮。头发仍然在不住地掉落,掉落的头发不分黑白,白色的掉,黑色的也掉,一半白色一半黑色的也在掉。同时,头发也不分黑白地往长长着,黑色的头发和白色的头发掺合在一起,黑白难分,是一头的花发。像五娘在人间的岁月,黑的白的以及黑白掺混的日子,催她昼夜不停地老去。

  五娘的习惯是头皮痒得实在不行了才梳一次头,时间长短不一。每次梳头时,头发粘连结块,梳子插不进去,她就在半碗清水里把梳子蘸湿,忍着痛梳一下,拔出梳子,再从头顶继续往下梳,一次一次地往下扯,扯得头皮生疼,疼处的断发都缠绕在了梳齿上。五娘梳头不仅头发掉得厉害,而且还费梳子。五娘捏在手里的那几把梳子,像她说话漏风的嘴,一把梳子上好几个豁口,她却依然舍不得扔掉。依五娘的经验,梳子一旦断了齿,就不经用了,像人的牙掉上一颗,长在嘴里的牙就都不稳了。再看五娘不住闭合的嘴巴,一颗孤零零的门牙摇摇晃晃地悬在牙床上。

  每次梳头的时候,五娘会禁不住想起小时候的方芸。方芸的发质真好,辫成麻花辫,也从不打结,绑头绳松开,一搭梳子头发就散开了。五娘这么一说,我依稀记得方芸小时候的模样,她的头发总被五娘梳成麻花辫子,垂在双肩上,跑起路来甩甩打打,好生可爱。五娘最大的遗憾是,她的双手骨节肿痛,双臂也疼得举不起来,没法给小草梳头辫发,就让小草一直留着短发。小草要是把头发留下来,梳起麻花辫,模样一定把方芸的活皮剥了。五娘突然说她那时候真笨,自己好长时间梳一次头都感觉疼痛难忍,却执意让方芸每天都要梳一次头,自责得不行。方芸就把五娘的手拉住对着她笑。五娘也笑,笑着笑着她们的眼圈都红了。

  五娘记不清她的头发是从什么时候花白了的。五娘只记得在方芸杳无音信的那几年,她没日没夜地思念方芸,头发受不了,只几年时间,白发和黑发就掺匀了,而且开始大把大把地掉落。五娘等着方芸回家的全部心思,都被她绾进撕扯下来的乱发中,一团一团地塞进墙缝里。

  外面好不容易来了货郎,五娘捧着一掬乱发撵着出去,一疙瘩乱发被她捧在手里,她的手掌里就呈现出另一只布满了花发的头颅。五娘就觉得像是自己把头取下来端在手里了,禁不住感叹,人这一辈子不知把多少头发散落进尘世里,找不见了。五娘在去时的路上,把那一捧花发焐热了,乱发一离手,凉气就从她的手掌里忽闪一下钻进去了,心不由得猛然一沉。货郎把五娘的头发拿在手上掂一掂,便随手搁在货箱的玻璃上。货郎指着货箱里五颜六色的花头巾说,能换一块花头巾。五娘觉得换一块花头巾有些亏了,拿起头发转身就走,伸手拉蹲在货箱边的小草,一把没拉起来。货郎递给小草一包彩色糖豆,小草没有接,她仰头看着五娘,泪花在眼睛里直打转。货郎又拿一包水果糖擎在手里。五娘接过糖,递给小草。小草起身拿着糖,蹦蹦跳跳地跟在五娘身后回去了。花头巾装在硬质的透明塑料袋里,五娘觉得那蓝格茵茵的花儿俊得仿佛能嗅到花香。

  花头巾撤了封,搁在柜子里,五娘一直舍不得用。闲暇时,从柜子里取出来,打开看上一眼,再放回去。两袋糖果,没等货郎走出村口,已经被小草吃了个精光。五颜六色的糖纸撒下一路,被风一吹全都跑了,找不见了。

  2

  方芸后来对我说,五娘在世的时候,她一心想在城市闯出个名堂。等她在城里安了家,就把五娘接走,让五娘走出榆树湾,看看外面的世界。“子欲孝而亲不待”,方芸说她在外面没有过好不说,害得五娘一辈子也没有离开过榆树湾。以前方芸出远门,心里笃定五娘会在家里等着她,她便不急着回去。一段不堪回首的婚姻,以及每况愈下的身体,几乎把方芸夹得透不过气来,她还不甘心,想再独自挺一挺,却终是没有挺过去,只好带着一身的伤病回到榆树湾。

  病重的日子里,五娘给方芸端吃掌喝,悉心照料,她还由着性子在家里折腾。五娘能忍,她每一次咆哮或者哭闹时,五娘都会怯生生地站在脚地,搓脚挼手,不知如何是好,就像犯了错的孩子。五娘的宽容和疼惜,让方芸咬牙从身心双重的疼痛中挺过来了。当方芸重新迎着太阳、背靠老榆树站起来的时候,五娘突然撤身走了,生活的担子一下全都落到她的身上,她才猛然觉得,在这个世上,能有个让自己耍耍小脾气的人,该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五娘走后的那段时间里,方芸感觉处处都是五娘的影子。生活还要继续,所有的事情全都齐刷刷地摆在面前,她根本来不及多想,只好把自己埋进这些日常琐碎的事情里。这些事情过于琐碎,又都与五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让她无法停止对五娘的思念。

  方芸习惯了在忙家务的时候喊声娘,喊出了声,没人应,碰在干邦邦的墙上,弹回来,又软塌塌地回到自己的嘴里,没滋没味。抬眼全都是五娘置办的家什,比如北屋的炕墙。那时五娘的心劲真大,从断崖的裂口掏来结球的红土,研磨成粉,细筛选过,兑水为泥,抹墙抛光,把墙裙做成火红的色泽,再在上面用毛笔蘸墨画上图案。看似精美的图案,其实从起笔到落笔,一气而成。五娘全神贯注地打理炕墙时,她一定觉得余生的时间还很充裕,她要细致地过好每一天。而生活的清贫,总是束缚着五娘,她只能用尽那种花功却不花钱的办法,让居所有一些新的变化。老屋一成不变的模样,让五娘留恋并煎熬着,为了从心里抹去家徒四壁的窘迫,她四处搜寻旧报纸,把所有裸露的泥面都贴上报纸,小屋顿时显得奢华不少。而当方芸伫立在北屋的当地,再次打量炕墙和屋墙时,屋墙上的裂缝张开着。填补过裂缝的乱发,被五娘拿去置换了花头巾。从此裂缝就那样开裂着,五娘也不管了。炕墙依然色泽如新,五娘也不管了。屋墙上的报纸微微泛黄,像五娘隐于世间的那一张日渐模糊的脸庞。

  方芸终日恍恍惚惚。小草去学校了,方芸一个人仰面躺在北屋的炕上,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炕上。北墙上的窗户开着,有清凉的风透进来。北屋真好,南北通透。突然,北房陷入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门和窗瞬间消失了,只留下四面密不透风的墙,睁眼看不见屋顶,方芸觉得自己就躺在一个无处逃遁的四方坑里,上面也加了盖。所有的出路全都被封死了,听不到一丝声响。

  小草放学回来,进门不小心,一脚把给鸡倒水的铁盆踩翻了。水洒了一地,打湿了小草的布鞋。小草在地上跺跺脚,铁盆就在她脚边的地上打着转,咣啷啷地响个不停。方芸被惊醒了,睁开眼睛,一切如旧,阳光和煦,清风习习。方芸的双手搭在胸前,魇住了,做了一个噩梦,醒来后惊出了一身冷汗。小草飞身从门里冲进来,方芸悬空的心,才平静下来。她猛然顿悟,人这一生,面朝黄土背朝天时,北屋是日子里的来处也是去处。来去之间的那个过程,才是人生最美好的时光。人若是像五娘那样面朝黄土背朝天,躺在一个地方不动了,屋子的门和窗就失去了它存在的价值。

  傍晚时分,方芸决定好好给小草做顿晚饭。饭快熟时,熟悉的味道,使她又禁不住想起五娘,结果手拿着盐袋子没刹住,盐倒多了,饭咸得吃不成。小草安慰方芸,多倒一瓢水就不咸了。就因为多倒了一瓢水,她们多吃了一顿剩饭。五娘在世时,她们也常吃剩饭剩菜。以前,五娘什么饭菜都能吃。自从方芸再次回来,发现五娘已经吃不成猪肉了,吃猪肉身上脸上就浮肿,久久不消;喝茶也不再放糖了,每天早上只是熬着喝一杯苦茶、嚼几口干馍馍,冷凉和辛辣的食物,她也不再贪嘴了,并阻拦着不让小草和方芸吃冷凉和辛辣的食物。方芸还发现,五娘每隔一段时间就减掉一种吃的或者喝的食物,心里就感觉很不是滋味。到了五娘这个年龄,人生就成了减法,隔一段时间把自己无法消受的东西戒了,渐渐地,到最后连一口面糊糊也喝不下去了。想起五娘临终前水米不打牙的昏睡境况,方芸的心就像被撕烂一般疼痛。

  屋前房后的土地,从立春就开始蠢蠢欲动。每隔一段时日,土地就会有一种草萌发或者长高,此起彼伏的绿色把地皮逐渐染绿。去年遗落的种子和宿根的野草,把地皮顶翻了,密密匝匝地往外冒。榆树苗、漏生麦子、冰草、灰条、谷莠子、车前子、芨芨草,厮混在一起,霸占了土地。若是再不下犁,地就彻底荒芜了。方芸索性让地自顾自地荒芜着。东山上的五娘的坟地里,婆婆纳独自盛开。坟地外的苜蓿花也开了,五娘的坟地与周边的土地连在了一起,是一片蓝色的花海。

  方芸决定带着小草去城里生活。她们离开时,北屋后的园子里萱草开花了。萱草像往年那样,从鳞茎上萌芽展叶,只因没有人来采摘花苞,而使萱草把鹅黄色的花儿开满了枝头。平畦里的韭菜也纷纷抽了薹,开着碎碎的白花。垄上的大葱含苞待放,被葱叶簇拥着。薤和蒜被五娘在秋天全都收了,春天却再没有人播种,因而园子里就裸露出一片空地。冰草顺势钻出来,挤占了这片土地。五娘的园子不大,正处在北屋后面,她每年只在园子里种上用于调味的葱韭薤蒜,因此,这片园子被方芸和小草称为百合园。

  无人经管的百合园,萱草的花儿还能像送她们离开那样,迎接她们再次归来吗?

  3

  要走了,方芸对小草说,到坟上给五娘告诉一声。自始至终,娘俩谁也没有说一句话,只是跪在坟前,一边流着眼泪,一边烧着纸。小草抑不住对五娘的思念,趴在地上哭成了泪人儿。小草的手紧紧抓着婆婆纳,方芸拉也拉不起来。此刻,祖孙和母女在一起,扯心扯肺地起不了身。

  小草第一次出远门。从村里走的时候,小草坐在拖拉机上,一路和方芸说着话,不觉间到了县城。在车站换乘空调车,走了一段路程,小草头晕恶心,令方芸始料不及。小草早上吃的荷包蛋,全都喷射在了前排乘客的衣服上了,招来一顿谩骂。方芸捂着小草的嘴,不住地赔不是,那人依然不依不饶,恶言相加。在司机和旁边乘客的协调和规劝下,方芸赔了钱,道了歉,才消停下来。这一幕吓坏了小草,躲进妈妈的怀里。小草咬着牙,一直把一口酸败的秽物噙在嘴里,中途在服务区停车休息时,才把头伸进垃圾桶里吐掉,牙把嘴唇都咬破了。小草哭着对妈妈说她不去城里,她要回榆树湾。小草的话让方芸心疼,她知道一切才刚刚开始,她们以后要克服的困难更大更多。方芸毕竟在城市里生活过多年,深谙城市的生活。她还是回到了这个曾经让她醉死梦生,又让她遍体鳞伤的地方。要让自己的生活立即进入状态,她必须忍着沥血的痛楚,重新面对。在这个世界上,方芸唯一可以依靠的那个人已经走了,她现在又是小草唯一的依靠。

  方芸一手拉着小草,一手拖着行李箱,面对街道川流不息的车,她的脑海里一片空白。她准备拦一辆车,却没想好要去哪里。方芸低头看小草,小草也正仰着头看着她,困惑、恐惧、疑虑和期待掺杂在一起。方芸突然有些后悔了,真不该这般唐突地离开榆树湾,在这举目无亲的繁华之地,她的心里空落落的。但是,方芸还是对小草故作镇定地笑了笑,伸手摸摸她的脸。她深知把痛楚装进心里,给小草报以微笑的意义。

  黄昏时的气温微寒。方芸感觉小草在瑟瑟发抖,再看她毛乱的头发,在风中飘摇不定。方芸心疼小草,决定先搭乘一辆出租车,让司机帮她们在城郊附近找个旅馆暂时安身,再另做打算。正准备挡车,一辆私家车停在了面前,她们没敢坐,觉得还是坐出租车稳妥,于是拒绝了私家车主的邀请。方芸想,这些惯于拉客的私家车主,眼光狠毒,从行人中一眼就能看出谁想要坐车,或者从她和小草的着装打扮和气质上,一眼就能看出她们是初来乍到的农村人。

  4

  正在方芸一筹莫展的时候,迎面驶来一辆出租车,她一招手,车就在她们身边停下来,司机是宝清。宝清还是那一张清俊的脸庞,方芸一眼就认出了他。

  宝清比方芸大两岁,他是同村80年代出生的一批孩子中年龄最大的,生日是正月初六。宝清初中没读完就辍学了,出门去了远方。仔细算起来,他们十多年没见过面了。曾经两小无猜,一起玩耍,一起上学,现在对彼此的生活了解甚少。宝清也有过一段恋情,无果而终,至今依然单身。当宝清在大街上瞥见方芸母女时,车正好空着,于是他调头来到她们身边。

  宝清的出现,让方芸既感觉无比惊喜,又惴惴不安。惊喜的是在她孤苦无助的时候,他乡遇见了熟人;不安的是,她纵使有万般无奈,也不便一见面就把她的苦楚和盘托出。一路无话。两个大人都揣着一肚子的疑虑和苦楚,却不知从何说起。宝清没有问方芸要去哪里,方芸也没有告诉宝清她要去什么地方。十多年的离别,并没有使他们生分,反倒使他们像亲人一般。宝清开着车往前走,一直向北,出了城。

  宝清在城里开出租车,却一直居住在城郊的农家宅院里。母亲在宅院里生活,他陪着母亲。城郊的宅院宽敞,房子坐北朝南,三室两厅一厨一卫。房前两边是花园,园子不大,但整洁干净。园子里的枣树还没有萌枝,各种各样的蔬菜长得郁郁葱葱。

  宝清母亲系着围裙从屋里迎出来,依然是在农村时的装束。满头花发,面色红润,脸上堆满笑容。宝清母亲迎面踉跄走来时,方芸恍然看见五娘从屋里出来了,她不由得张开双臂,一把将宝清母亲搂在怀里,禁不住热泪盈眶。方芸此刻搂着宝清母亲,不,就是五娘。宝清母亲身上有一股从厨房带出来的烟火和饭菜的香气,这也是五娘终年都带在身上的气味,这种气味被方芸固执地认定是母亲的味道。此情此景,让她毫无防备地把自己的感情倾注给了这位模样越来越像五娘的人。良久,她们才分开,脸上都挂着泪痕,也都带着笑容。小草乖巧,一直站在宝清身旁,怯生生地叫了一声奶奶。这一声奶奶,把宝清母亲的心都融化了。

  论辈分,宝清母亲是方芸的姨娘,见面后,一声姨娘自然而亲切。在这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她们是亲人。她们就像是一别多年的母女,有说不完的话。方芸娓娓道来,宝清母亲静静地聆听着。榆英飘飞时,方芸带着浑身的伤痛独自回来,一段失败的婚姻使她一蹶不振;在五娘的悉心照料下,她重新站起来,五娘却撒手人寰了;她带着小草出来自谋生路,一进城,就遇到了举步维艰的难处。宝清母亲当即抹着泪对方芸说,你们好生住在这里,就当是自己家。

  宝清怕方芸住在郊区多有不便,就和她商量,他把城里的房子租给她。那里离学校近,小草上学方便,方芸出去找工作也方便。宝清母亲也支持宝清的安排。方芸和小草就在宝清的安排下,住在了城里。方芸也不知道她的病究竟彻底好了没有,反正她已经好久都没有服药了,也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方芸琢磨,病人离开了药,依然像正常人一样,应该是病愈了。

  有多少像宝清、方芸一样的普通人,在花一样的年龄独自默默地盛开。不是所有的邂逅,都会改变人生的轨迹,而宝清、方芸的不期而遇,让曾经青梅竹马的农村孩子,在经历了各自的幸福和不幸之后,再次遇到一起,禁不住感慨命运弄人。而两颗对生活报以热忱和期待的心碰在了一起,都希望彼此把对方照亮。

  5

  参加宝清和方芸的婚礼时,我是方芸的娘家人。方芸是五娘在这个世上给我留下的,有着共同的童年记忆的亲人。我欣然接受了方芸和宝清的邀请。

  多少年来,方芸一直寻觅的,就是宝清现在给她的这种生活。方芸在寻觅中差点迷失了自己,是五娘把她从绝望中拉了回来,结果她却把五娘弄丢了,丢在了榆树湾。宝清母亲替五娘留在世上,给方芸一个尽孝和弥补内心缺憾的机会。每一次,方芸和小草坐着宝清的车回到城郊,进门时喊一声妈,小草喊一声奶奶,一家人的幸福就在这个宽敞的四合院里弥散。

  我和宝清、方芸相约,在清明时给五娘上坟。我们都是被五娘疼大的孩子,只是为了生计而被榆树湾除了名。我们每个人身份证上的信息,已经无法证明我们来自榆树湾。只有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才能相互勾起关于榆树湾的回忆。

  清明时节,榆树湾的土地大都裸露着。野冰草与老榆树遥相呼应,传递着生命的温存。北屋后的菜园里,那些萌发的葱苗承载着五娘全部的爱和我们对她的敬重。站在北屋后的老榆树下,我们似乎还能听到有人扯着沙哑的嗓子,喊我们共同的名字:黑娃娃。小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要叫我们是黑娃娃。其实我们一个个长得也俊呢,皮肤也不黑。后来皮肤晒得真有些黝黑了,却真相大白。这个困扰了我整个童年的黑娃娃,与长相没有任何关系,它是我们出生时的那个年代诞生的新词。这个词伴随着我们这代人的成长而逐渐陈旧,并被人们遗忘。

  坟地的土,已经被荒草遮掩。覆盖在坟头上的草,是五娘在过去的日子里换上的新容颜,在时光中复又旧去了。从此后,榆树湾就成了五娘的榆树湾,我们只是在逢年过节时回来看一眼,它像固守在节日里的一个必要的去处。清明时节的土地依然昏黄,面无表情。

  方芸从包里掏出花头巾,铺在坟院,摆上贡果、酒水和香表。我们几个人,谁都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跪在坟地里。我们看方芸像整理嫁妆一样,把她精心准备的东西依次摆在花头巾上。宝清上完香,又把火盆里的纸点燃,火光就在我们所有人的脸上跳动。我们一直跪在那里。我们的眼里都含着泪水。我第一次看到跪在地上的方芸显得那么瘦小,而宝清的肩膀又是那么宽厚。

  阴雨中,我们告别了五娘。方芸把花头巾留在坟地上。当我们离开榆树湾的时候,天空中的小雨越发密集了。东山的坡地上,花头巾是这个春天率先盛开的婆婆纳。我们带着一身的花香,离开榆树湾……

  刘汉斌,“80后”,出生于宁夏西吉。在《人民文学》《青年文学》《北京文学》《朔方》《天涯》《雨花》《散文》等刊发表作品三百余篇,部分作品被《散文选刊》《散文海外版》等转载,并入选多种年度选本。获孙犁散文奖、东丽文学大奖、宁夏文学艺术奖、《朔方》文学奖等奖项。出版植物系列散文集《草木和恩典》(入选“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2014年卷)。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高研班学员。

  


 
省作协纪念建党100周年征文启事
真实故事计划第三届非虚构写作大赛征稿启事
全民故事计划主题征稿启事
关于举办首期全国网络作家在线学习培训班的通知
“小康中国·美好江苏”全国诗歌征集启事
《检察日报》绿海副刊征稿启事
“前海十周年原创诗文作品”征集启事
关于开展2020年省作协会员发展工作的公告
“爱不孤读——青少年文学素养提升计划”第二期中小学生征文启事
首届“黑龙江省文学艺术英华奖”评选启动
《延安日报》“家有老物件”散文征稿启事!
《珠江时报》文艺专版长期征稿启事
塔读文学第二届校园征文大赛
《泰兴日报》“我的书屋·我的梦”征稿启事
第三届中国徐霞客诗歌散文奖征文启事
第二届「怪谈文学奖」征文及笔会邀你参与!
2020“重庆杯”《中国最美游记》第四届文学艺术大赛征稿邀请函
辽宁文学馆2020年度“夏天好书”暨小学生暑假书单揭晓
《浔阳晚报》“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征稿启事
关于征集2020年度“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 书稿的通知
更多...

三毛

琼瑶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罗清波:洞察市场先机 成功快人一步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