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中国作家网  本站浏览:389        发布时间:[2020-07-28]

  

  一

  母亲从邻村嫁到我们家不到一年,村后的山就被雾慢慢淹没了,几年不见丝毫消散的迹象。村里人的闲言闲语饭后睡前,不知什么时候四下响起,相撞迸出的几声传入了母亲的耳朵,母亲听到以后只能把委屈打碎往肚里咽,她并不奢望那个每天回家只知道看书的男人,能做出任何为她出头的事。村人的闲话像是被突然遗忘了一般,没有几天就戛然而止,人们都被眼前的山吸引怔住——被雾气笼罩的山像一个庞然大物伏在地上,偶尔飘出的几缕雾气是它对世界的试探。

  人闯得开雾,却躲不开山。村里上山的人几乎没有,山陡看不清路,又易遭到熊或狼的伏击,风却不时带来山的讯息。据路过山脚的人讲,他们经常能听到山腰传来的人声,冒着雾气上去却丝毫不见半点人影。人们从此谈“山”色变。

  父亲上山的原因无人知晓,满身酒气的父亲进山时已然傍晚,他的身形被酒泡了后有些摇晃,但拽不住他上山的步伐。黑夜在山上翻滚,山在父亲脚下一丈一丈站了起来,没有尽头。雾气层层叠叠赶来围堵,在父亲身前纷纷散开,又在父亲身后静静合住。摇摆的身形晃动了脚下的山地,一块块石头从父亲脚底滑落,跌入看不清的深渊,响起一阵细碎的撞击声。

  父亲在爬到一块大石头后滑倒,摔了腿崴了脚,躺在石头上喘着粗气。蛰伏在雾中的凶险一动不动。父亲透过雾气看到了其中星星点点燃起的亮光,被注视的感觉从四面八方传来。

  他想大声呼叫求救,挪了一下身,想起了村里老人的话,在山里迷路就是人在和山比胆,人要在气势上输了,准没命,人要是有气势有胆量,山拿人也没有办法。

  但山里的寂静和重叠的雾障击碎了父亲的胆量。父亲闭上眼刚张开嘴要大喊时,一声人响顿时传来。

  你怎么在这里?

  父亲听到声音,鼻子有点酸涩。他睁开眼,除了瘆人的雾气看不到半点人影。一阵冷汗从身下流出。

  你是谁?父亲嗓子挤出了一句话。

  咯咯咯,一阵笑声传来。父亲松了一口气,原来是个女人。父亲躺在石头上大喊着自己的腿受伤了,希望姑娘帮忙去村里捎个口信。

  又一阵咯咯咯从浓雾中传来,父亲心里猛地抽了一下,想起了之前村人所传的谣言。他又小声试探了一次刚刚的话。笑声停止,几句夹杂着先生的半文不白的话传来,压低了父亲的理解能力。父亲听懂了一个大概,知道了女人同自己一样,白天迷失在了这深山中。他嘿嘿地笑了,几个先生听得父亲很是受用。父亲不由对这素未谋面的女人心生好感,忘记了村人所提及的恐怖。他的话渐渐地多了起来,开始有意无意地询问女人的家里情况。女人好像知道了父亲所想,她用礼貌而又不失体面的应答避开父亲的问询,同时又反向他提了几个家长里短的问题。父亲心里暗暗称赞她的机灵,你是大学生吧?女人回答,不是,小学大学之事与我无关。父亲沉默了,他有点没有听懂,但心生羡慕,他想起了自己的曾经,不禁长长叹了一口气。女人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忙问先生可有心事?父亲笑着说道,都是些不值一提的小事,对了,你怎么不出来和我说话呢?两个人多多少少能壮点胆。女人的声音顿时有些慌乱,不可不可,家父有言,孤男寡女授受不亲,在这荒山野岭如不是我害怕至极,断然不会与先生交谈。父亲感到自己的心脏被轻轻碰了一下,他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这种感觉腾起的瞬间父亲不由得感到一阵失落。父亲说:我结婚了,儿子都已经好几岁了……

  啊,不行不行,有妇之夫更不可随意接触交谈。如家父知晓,必会呵斥小女。

  父亲听到后,失望中带点喜悦,他试着动了一下腿,发现可以轻轻移动一下,他打算坐起捏捏脚踝。他刚坐起,女人就小声惊呼起来,先生!

  父亲吓了一跳,他说感觉腿好了一点,等天亮了就试着下山。

  先生要离开吗?

  父亲想了一下,恍然大悟似地说道,要不,你也和我一起走吧。

  不可不可。

  父亲心生疑问,既然你如此畏惧你的父亲,为什么你还来这样一个荒郊野岭?

  说来话长……

  女人说到这里,压低了声音,讲起了自己自幼被父亲严加管教的事。她每天唯一的事情就是阅读家中藏书,十几年下来,书是越读越多,人却越读越糊涂。书中所描绘的自由生活令她向往不已,本想趁着父亲外出做生意之时趁机行万里路,但不曾想没出家门多久就迷失在了人迹罕至的山岭中。如今雾气弥漫,不知何时才能出去。话音刚落,父亲就听到了几声啜泣。

  父亲心生同情,却不知如何作答,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有一句没一句地扯开了刚才的话题。

  他同女人讲了些自己的事,讲着讲着不由泪目。偶尔女人的安抚话语不时从雾中飘来。父亲感觉树林里好像挂了一串铃铛,摇得他心里一阵阵心神荡漾。他感觉自己一辈子从来没讲过这么多话。他脑海里不时想着女人,他感觉女人应该戴着一副眼镜,长发瓜子脸,身上的衣饰美丽而不妖艳,有一点朴素气息。随着想象的精进,父亲渐渐在心里刻画出了女人的样貌,同时也越来越按捺不住想见她的冲动。一夜过去,阳光透过雾气渐渐拢了上来,雾障消散了一些,父亲又动了动腿,放在地上踩了踩,虽然很是疼痛,但应该勉强能走。他看了看女人声音传来的方向,低下了头。

  突然,父亲猛地起身,一拐一拐地冲向了那个方向,女人传来一声啊的尖叫。

  父亲去到那里,四下没有一丝人影,只见一只白鸟栖在一片低矮的树丛间。看到父亲,白鸟惊慌地扇起了翅膀。没等它飞高,父亲又一个箭步踏上前去,凭着感觉,一下把白鸟擒在手里。

  连续的动作让父亲腿上的伤吃不消了,父亲坐在地上喘着粗气。他左手拉着白鸟的腿,右手揉搓起了自己的伤腿伤脚。村人的话在父亲脑海里一闪而过,难道……

  白鸟从被父亲捉住就开始狠劲啄他的手,父亲朝着白鸟问道:刚刚的女人声音是你发出的吗?白鸟继续啄着他的手,不时发出的鸣叫,充满了凄凉,父亲的眼睛潮湿了,沉吟了一会儿,对白鸟叹道,算了算了,他松了手,示意让白鸟离开。

  白鸟抬头看了看父亲,刚要扇动翅膀,父亲心里一紧,不行,这怎么能行?又一下把白鸟的腿抓住了,白鸟发出了一声清脆的撕心裂肺的鸣叫……

  二

  父亲回到村里,刚进家门,母亲的抱怨就扑面而来,嫌他一身酒臭味辣了她的眼睛。听到这话,父亲愣了一下,他看了看抱在怀里的白鸟,感到一阵恍然。父亲一拐一拐走到卧室,把白鸟的腿用一根棉线系在了衣架上,然后躺在床上用被子蒙住了脸。

  白鸟扑棱了两下翅膀,可能是腿被线拉疼的缘故,很快又落在了衣架上。你腿怎么了?母亲问。

  昨天去宴席的路上摔了。

  怎么没摔死?每天就知道四处找酒喝,你们那些亲戚究竟有完没完,连圆锁还摆桌,想收份子钱?

  母亲把云南白药和跌打丸扔到床上。

  你自己数数,今年这是第几次了?随一次份子钱动不动就几百几百地出,你白看了那么多的书!

  你怎么捉了只白乌鸦回来?

  路上捡的,看着好看就捡回来了,这个不是乌鸦。父亲闷闷的声音从被中传来,像是做错了事情的孩子。

  嘿!你没发现你越来越酸了?还学人家养鸟。

  母亲看父亲闷在被子里不说话,穿着拖鞋啪啪走到衣架旁,衣架上的白鸟发出惊慌的叫声。

  母亲的手刚刚举起,父亲一下扑开被子,直挺挺坐起来盯着母亲,你给我动它试一试!鸟扇着翅膀随即应和,你给我动它试一试!

  不知是因为父亲的话,还是白鸟的开口,或者说是母亲想起了什么,母亲听到这话后,猛地后退了一步,险些摔倒。

  好,我不动它,晓东马上就要小升初考试了,你要知道。母亲一句一顿地说道,她深知父亲的短处。

  父亲又躺下了,头蒙上了被子。

  行,你翅膀硬了,行……

  母亲快速走出卧室,厨房里随即传来一阵乒乓的响声。

  白鸟的第一次露面就给母亲留下了不好的印象,在那之后,母亲从来没有给白鸟喂过一次水或食,她还特意把一些容易粘毛的衣服拿出来,挂到卧室,以鸟掉毛为借口大发雷霆,冲父亲喊叫个没完。有一次,母亲刚骂完,猛地回头,看到白鸟在直愣愣地看她,嘴一张一张似乎在说些什么,她的心里瞬间涌上一阵恐惧,啊!啊!母亲尖叫起来,她跑到我的书房,抱着我正写作业的胳膊,一直说那鸟不是鸟!

  我被母亲的话逗笑了,鸟也有自己的眼睛,你怎么能不让它看你?

  怎么和你爸一个德性?那鸟看人的眼神不对!

  三

  父亲养了只罕见白鸟的消息不胫而走,县里甚至市里的一些爱鸟人士都前来观摩。父亲很是厌恶,对所有的来客不是闭门拒之,就是说他要去种地没有时间。父亲的行为更添加了人们的好奇心,来访的人有增无减。母亲对此乐此不疲,每次来客人母亲总要领他们欣赏白鸟一番。客人们赞赏白鸟的毛色、有神的眼睛,甚至还有人闻着它的粪便,说它不是一般的鸟。不少人都说要出高价买它,母亲每次点头应允的刹那,不由瞅见了白鸟那直直的眼睛,突如其来的心悸打消了母亲的想法,打着哈哈给自己圆了场,这可不能卖啊,这是他的命根子,卖了它,他不得和我拼命啊?

  母亲似乎从这些访客的话里刨出了尊严,每次见到村人,头也不免昂了几分。但父亲的忧虑却是一天比一天加深。有好几次母亲不在的时候,我就在书房里听到墙另一边父亲的絮絮叨叨。每次我刚打开房门的时候,父亲就若无其事地从卧室里走出来,看见我,不由地叹气。他总是习惯走上前轻轻揉弄我的头发,嘱咐我说一定要考到县里的中学。

  我不明白父亲是什么意思,但他总是习惯把忧愁摆在脸上,让人只要一眼就能看到他脸上日积月累所负的重量。

  父亲曾是我们村里的骄傲,他是我们村为数不多考上县里高中的人。县城里读书的父亲把村人的厚嘱打在心里,年年得优,月月得赞。黄白相间的奖状装入的白色信封,隔三岔五,像雪花一样刮到我们这个闭塞落后的小村庄。父亲临毕业时,老师告诉他,学校有一个保送大学的名额。

  祖父的肺炎算计好了时间,刚好砸在父亲高三下学期。那几天,死神的身影在整个家里闪闪烁烁,父亲想着多一个人多一份生气,就向学校请了假回家。

  祖母借钱的步伐震颤了村里每一户的门槛,每家门上抖落的灰尘磕脏了祖母鼻子上的毛孔,祖母没有办法,只好通过城里亲戚,借了高利贷。没过几天,祖父的病没有得到一点缓解,借的钱连本带利节节攀高,大概一周后,村里来了一群面带凶相、提刀带棒的人。村里人从没见过这架势,口耳相传说我们家今天要死人。所有人都在传着我家将要发生的血腥场面,那些人隔着几里把我家的惨痛描述得一清二白。但令他们难以理解的是,我们家最后没有出事,所有人都肢体健全,可还是不可避免地多出了一个死人。

  祖母把给父亲通融保送关系而准备的钱拿出,临时堵了枪眼,化解了危机,不然那天,一条半命的祖父祖母至少要被那伙人剁下一只手来,可父亲从那以后眼里的光就黯了。祖母欠人的钱在那之后两个月就还清了,但父亲却被永远钉在了这片土地上。回到学校后的父亲没有吃惊,保送的名额换送到了县里成绩同样优异的商人子弟手里。他放弃了应届的高考回到家里。第二年,县里高中重新装修了一番。

  父亲一直想着自己可以抽时间自学,但是每次拿起书本,就发现眼前的白纸黑字不断地跳转,眼前黑乎乎的一片。试了几次之后,他就知道自己已经不是上大学的料了。深夜坐在床上,父亲看着窗外,偌大的山脉死寂无声。月亮把父亲的身影分成了两份,一份映在床上,一份挂在墙上。父亲够不到墙上的影子,只能反复抚摸床上的影子,过一会儿不知想到了什么,一个人使劲哭了起来。

  父亲在那晚遇见了自己的孤独,在那之后的很长时间与之相依为命。母亲的到来没有挤走父亲的孤独,反而挤走了父亲。母亲从小生活在土地上,她总觉得人们的脚底都生长着一种看不到的根系,最后总会牵牵绊绊地把他们留在土地上,她对脚下土地的关心甚至远胜于土地上生活着的人。她想不清那些人们手里捧着的轻薄书页,有一天竟会比她所热爱的浑厚土地更加为人推崇,但这就是事实。父亲第一次见母亲时,父亲就从母亲的举手投足之中看到了土地的影子。对于父亲,母亲早有耳闻。父亲是我们村第一位与大学失之交臂的人,她对此毫不在意。媒人拉着母亲的手进了父亲的家时,她第一眼看见的是一个愁云满面的文弱书生,母亲担心他的重量压不住土地风起时荡起的灰尘,她直截了当地向父亲表达了自己的疑问,父亲没有看她,只是淡淡说了一句:农活我还是会的,没你想的那么差。

  祖父祖母在父母结婚后的两三年里因病相继去世,再加上村后山上渐起的浓雾,让有关母亲不祥的言辞四下传起。母亲把听到的谣言化作自己喋喋不休的怨言倒给父亲,父亲想用村人的迷信搪住母亲的口,却发现根本不管用,更多时候,母亲只想把在外受到的委屈毫无保留地转嫁给父亲。母亲与父亲打我记事起就一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所交恶的内容无非就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那时候父亲每次回家,总像是躲避似地一头钻到书房,翻看着从县里淘来的旧书。母亲以为父亲还在做着他的大学生梦,隔三差五就讽刺一下父亲的臭老九行为。一次,母亲不知道什么原因与父亲大吵一架,父亲照旧躲进了自己的书房,母亲跟着父亲进了书房,把他刚拿起的书一页一页地撕掉,父亲看着她默不作声转头走出书房,走了十几里,在亲戚家住了一夜。第二天回来的时候,父亲发现自己的书都不见了,问我,我不敢做声,他似乎明白了什么,走出家门,找到了在田里的母亲,二话不说,上去给她两个巴掌。母亲第一次见父亲发这么大的火,心里虽然有些害怕,但嘴上不依不饶,并越说越气,哭出声来,跑回家,从家里拿出了菜刀,一边骂一边把菜刀挥来挥去。父亲不知是因为觉得丢人,还是觉得自己做错了,一边不停说着好话一边走上去试图夺下刀,母亲的倔强不停地反抗着软下来的父亲。在两人的互相推搡中,菜刀划伤了父亲右手的三个手指,顿时鲜血如注。

  见了红,母亲就惊吓得把菜刀扔到了地上,退了几步,低着头看着父亲不敢出声。父亲淡淡地说让她回家,自己一人去了村里的诊所。

  我从来没见过母亲在父亲面前那么顺从,在父亲刚刚受伤的那几天,母亲给父亲端茶送水,父亲一点也没有领情,母亲对此不以为然。那几天家里的沉寂压得我喘不上气,但母亲的脸上却一直带着装出来的欢愉。第三天,母亲从地里用布包回来一抔带着血的土,我那时虽小,但一下就感觉到了扑鼻的鲜血气息。母亲把土装到了塑料袋里扔掉了,她做完这些如释重负地笑了。第四天,母亲面色凝重地又带了一抔带着血的土回了家,她好像有意躲开我,把那些土又装到塑料袋里扔掉。第五天第六天都是如此,我想不清一个人的手怎么会流那么多的血。第七天的时候,母亲又带着一抔带着血的土回来,一见我,她就泪如雨下,你爸那个该死的,就是不肯原谅我,我该怎么办……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母亲的脆弱,但七岁的我不知如何作答。父亲受伤后就把自己的被褥拿到了书房,他每天除了换药出书房门外,我基本见不到他,他也不和我们吃饭,每次换药回来就顺路去小卖部买一些馒头带到书房。那段时间,母亲在摆碗筷的时候还是摆三套,把最好的菜放到了属于父亲的位置面前。

  我从小和母亲待的时间比较多,母亲的强势在我面前化为了对我无微不至的关怀柔情,但对于父亲,我总感到一种莫名的隔阂。长大以后我渐渐懂得父亲是爱我的,可我至今仍不知父亲的这种爱是情感居多还是责任居多。母亲不断响起的哭声让我鼓起勇气推开了书房的门,父亲正坐在对着窗户放置的椅子上,朝着山上不知望些什么。听到门响,他转过头来看着我微微笑了一下。问了我一些无关紧要的生活小事,问了问我的学习,又问了问我什么时候考试,我都一一作答。父亲说这些话时他的眼睛是看着我的,可我莫名其妙地感觉他在望着别处。

  不知是村里的闲话还是其他,父亲没有多久就又把被褥抱回了卧室。两人好像遗忘了这件事,闭口不提,但卧室却牢牢记住母亲那段时间独处的空寂,两人的举手投足之间眼神交替的距离,也不知什么时候被拉扯得无限长。

  四

  父亲模仿着那些养鸟的人去县里买了鸟笼,他用几根木头做了一个小床放了进去,又自己做了一个小垫子放置在了床的上面,旁边又铺了一些花瓣用以装饰。

  父亲说,她睡巢是不舒服的。

  母亲对此颇有微词,听出了父亲这句话里包含的感情。她想不通这个以前一直埋头书本、荒于家政的男人在做这些手艺活时竟会如此利落迅速。母亲去了亲戚家,用电脑查了一下这只鸟的品种,网上的图片和脑海中的记忆纠结不清,它究竟是喜鹊还是其他?她又拜访了村里的老人,用她的诺基亚拍了照片让他们一一辨认,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山上有过这种鸟——至少在山被雾气笼罩之前是没有。

  白鸟住进鸟笼后,父亲就把它挂在了客厅,之前那些闻讯拜访的客人就像蒸发了一般突然消失,这让母亲的头在村里也不再昂起。每每向父亲提起此事时,母亲总是愤愤地说道,不让看就不让看了,打人家干什么?还好人家没让赔医药费。

  有天半夜,客厅里传来的尖叫把我从睡梦中砸醒。我下地穿上拖鞋,揉着眼睛走到了客厅。父亲带着愧疚低着头坐在沙发上,母亲背对鸟笼直挺挺地站着。深夜客厅里迷离的光刺了我的眼。父亲看见我出来,猛地抬起头对母亲说,这叫什么事?算了算了,以后我再也不多喝了,晓东明天还要上课。

  你出来干什么?回去好好睡觉去。这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说你天天大半夜和一只鸟卿卿我我叨叨不停是什么意思?

  母亲说完后,白鸟立刻重复了一遍,卿卿我我,叨叨不停。

  母亲顿了一下,哦——我明白了。好啊,你把鸟挂在客厅,是嫌我妨碍你俩啊!变态!

  我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看见父亲的脸上腾起一片红色,在灯光的照射下,脸上的汗和红闪闪发光。

  变态,变态,晓东你父亲疯了,你父亲疯了……这个家可怎么办啊……

  母亲仰着头,声音带着哭腔。话音刚落,母亲转身就要去砸那个鸟笼。

  你动它试试!父亲猛地站起来,用他带着大大伤疤的右手指着母亲说。

  好啊!你还有理了!这个家完了完了……母亲哭着回了卧室。

  夜里的寂静挡不住吵架声的蔓延。没有两天,村里就有了父亲喜欢上了一只鸟的传言,我的老师和同学都知道了这件事。传言最火的那几天,我的同学都把这个当作笑柄,天天上课下课嘲笑着我,说我是从鸟蛋里孵出来的,我母亲孵我的时候天数不够,不小心把蛋壳磕破,早产,才让我一直这么笨,又说我老婆以后还会下鸟蛋,一年下一窝。同学们的嘲笑传到了班主任的耳里,他找我谈了两小时的话,批评同学的同时还让我不要在意这些谣言。但从他只言片语的旁敲侧击中,我还是敏感地感觉到了班主任对这件事真伪的好奇。我虽然亲历了这件事,但仍不确定这件事的真伪,我向母亲询问求助,母亲对此守口如瓶,好像这是她的伤疤耻辱。那段时间我感觉自己被世界孤立背叛,在学校和家里都是独来独往。有次深夜的失眠,让我想起了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白鸟。我打开卧室的房门,走到客厅,揭下鸟笼覆盖的黑布。我顿时被一阵白色的光刺痛了眼,赶忙用双手堵住自己的眼,右手只拉开一个小缝。

  白鸟此时正用着它那圆溜溜的眼睛望着我,借着月光,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看到了它的样貌。它正像一个人那样坐在它的床上,白色的羽毛如轻纱一般浮在身上,两只黄玉般的足轻轻搭放在父亲给它做的床的边沿上。它啄了啄被子,又站起轻轻踢了踢枕头,眼皮半垂看着我,一阵奇异的感觉从头传到脚,眼前浮现出一个熟悉的女孩身影,她正回头冲着我笑,向我伸出了双手,她的两条马尾轻轻晃动,粉粉的嘴唇上下微微张合,引得我一阵莫名的焦躁脸红。女孩平时用她的高冷一直拒我于千里之外,可现在……我的呼吸不由急促起来。

  好啊!父子俩一个德性,母亲的声音一下震醒了我。

  什么人了都,你们陈家,从上到下,都他妈一个德性!

  父亲站在母亲的身后,几次想要开口,但一看到我身后的白鸟就下意识地闭上了嘴,最后无奈地叹了口气,拉着母亲回到卧室。

  ……

  作者简介

  苏热,蒙古族。1997年7月出生于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有小说及评论刊发于《草原》《文艺报》等。曾获新概念作文大赛全国一等奖,高校文学排行榜小说组二等奖等。现就读于内蒙古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2017级汉语言文学系。


 
全民故事计划主题征稿启事
关于举办首期全国网络作家在线学习培训班的通知
“小康中国·美好江苏”全国诗歌征集启事
《检察日报》绿海副刊征稿启事
“前海十周年原创诗文作品”征集启事
关于开展2020年省作协会员发展工作的公告
“爱不孤读——青少年文学素养提升计划”第二期中小学生征文启事
首届“黑龙江省文学艺术英华奖”评选启动
《延安日报》“家有老物件”散文征稿启事!
《珠江时报》文艺专版长期征稿启事
塔读文学第二届校园征文大赛
《泰兴日报》“我的书屋·我的梦”征稿启事
第三届中国徐霞客诗歌散文奖征文启事
第二届「怪谈文学奖」征文及笔会邀你参与!
2020“重庆杯”《中国最美游记》第四届文学艺术大赛征稿邀请函
辽宁文学馆2020年度“夏天好书”暨小学生暑假书单揭晓
《浔阳晚报》“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征稿启事
关于征集2020年度“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 书稿的通知
“巴山夜雨诗歌奖”全国征稿活动启事
《中国诗歌》2020年度“民刊诗选"征稿启事
更多...

琼瑶

闻一多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黄奇帆新论招商引资创新方法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