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肖克凡 来源:  本站浏览:117        发布时间:[2019-02-02]

  

  A

  掏出钥匙插进锁孔的瞬间,他迟疑了。此时正值傍晚下班时分,四楼楼道灯泡又坏了,光线昏暗。自从上次饮酒回家误将钥匙插进邻居锁孔,便患上自我怀疑症。可恨二楼老余头儿四处散布言论,说402的李永生拿钥匙去插302的锁孔,因为里面租住着漂亮少妇。

  他几次向妻子解释原因,那晚饮酒头昏脑涨,两腿发沉,恰巧楼道灯泡憋了,懵懵懂懂少上一层楼,迷迷糊糊将302误作402,险些酿成笑话。

  “已经酿成笑话了,二楼老余头儿义愤填膺,说你居心不良……”妻子名叫朱娅慧,也属于漂亮少妇。她并未过多责备丈夫的失误,却对402钥匙能够插进楼下302锁孔,颇感困惑。俗话说,一把钥匙开一把锁,应当插不进去的。

  他也感到怪异:“这就是同质化现象吧?比如全市麦肯姆快餐店,店面装潢相同,出售品种价格相同,吃进嘴里味道相同,就连店员也都跟卡通人似的,几乎看不出区别。”

  娅慧笑了,她认为丈夫特别能够联想,从302锁孔想到快餐连锁店,还搬出同质化理论,书生气十足。

  记得那晚将钥匙插进302锁孔时,室内确实传出惊诧声,之后便平静了。他几次动过登门道歉的念头,唯恐再给二楼老余头儿增添把柄,说402男人对302漂亮少妇纠缠不休,便罢了道歉念头。

  生活就是这样戏弄人,从此他患了自我怀疑症,只要拿出钥匙开门便对锁孔产生恐惧:我是不是又错了?

  四楼的灯泡经常不亮,好像跟锁孔恐惧症患者作对。此时浑身被昏暗光线包裹着,他掏出钥匙插进锁孔的瞬间,触电似的抽回手臂。

  他瞬间失去自信,恍惚间不敢认定这是自家402室。是啊,我绝不能再出错了。他毅然转身沿着楼梯返回楼底,重新沿着楼梯默默数着楼层爬楼:“一楼,二楼……”活像个不识数的学龄前儿童。

  他不认为这样做弱智。他要珍惜自己地税局公务员的名声,必须确认楼层,进而确认自己,确保钥匙插进自家锁孔,是402而不是302。

  二楼楼道的灯泡没坏,显得光线明亮。202室老余头儿是个张贴狂,至今照常生活在大标语时代。因为楼道墙壁容不下大标语,才将大标语改为小标语,可谓精兵简政。

  新近老余头儿贴出小标语字体粗壮豪迈,几张蓝色蜡光纸连叠写成的楷书大字:“清查黄赌毒,除恶勿尽!”

  他停住脚步,苦笑了。除恶勿尽?这显然是个错字。不知何人以红笔圈住“勿”字,甩笔画道弧线,引出正字“务”,列在旁边。

  毕竟是“校对老李”的儿子,他懂得这是规范的文字校对符号,手法极其专业。这幢楼门总共十二套房子,不知何时搬来了职业编辑。

  这时老余头儿走出家门,伸手揭下被人纠错的小标语。他想趁机澄清上次所谓钥匙错插锁孔的真相,尤其要说明自己并不知道302租住着漂亮少妇。

  他还没来得及开口解释,瘦小枯干的老余头儿揭下小标语,快速卷在手里说:“外出上班不关窗户,刮风摔破玻璃怎么办?”

  老余头儿说话没有主语,然后径直回家砰地关了202室门。他扭脸打量着楼道,空空荡荡没有别人。老余头儿这是在跟我说话吗?以前这老家伙从来不理睬我的。

  继续默默数着楼层,他确认来到自家门前。402就是402。他时而迷离时而清澈的目光,透露着内心情绪变化。中等身材无须猫腰,他抿紧嘴角将钥匙插进锁孔——没错。

  走进自家门厅,熟练地换穿草编拖鞋,穿过玄关走进客厅,侧脸看到母亲遗像。母亲去世时尚值中年,令人痛惜不已。

  母亲持久慈爱的目光,注视着性格内向的儿子。其实,他知道应该将父亲遗像与母亲遗像并列供奉,以此天堂团聚。妻子娅慧也曾几次建议。不知为什么,他总是嗯嗯不决,拖延至今,似乎宁可让母亲这样孤独下去。

  一想起去世的父亲,儿子心里便疙疙瘩瘩,好像绳索打了死结,解不开。

  起初,父亲只是这家老牌出版社校对员。记得小学时去出版社给父亲送伞,大楼门卫问他找谁,他大声说出“李寿山”。走进楼道便听到小声议论,说这是校对老李的儿子。他从语气里听出“校对老李”并非褒义,校对员好像属于这幢出版大楼里的二等公民。

  后来父亲担任校对科副科长,照旧被编辑们称为校对老李。儿子仍然能够从那些编辑表情里品味出淡淡贬义,弥散在空气里。

  多年后,兢兢业业的校对老李被提拔为出版社副总编辑。这个中专生出身的校对匠,担任堂堂出版社副总编辑,实属史无前例。出版社里许多名牌大学毕业的编辑,有研究音韵学的,有研究训诂学的,还有研究目录学的,总之那些大编辑仍然叫他校对老李的儿子。看来父亲的校对员出身,仿佛成了广遭诟病的原罪,间接连累着儿子。

  然而,学历不高的李寿山副总编辑淡然处之,常年面对海量书稿精益求精,每每亲临印刷厂对红,有时从即将付印的书稿里发现难以察觉的漏网小鱼,一声不吭现场修正,给那些大编辑留足了面子。就这样临近退休,李寿山得到“神校对”的绰号,儿子仍然认为这是对父亲职业生涯的明褒暗贬。

  李寿山副总编辑退休回家,这位神校对决定动笔书写回忆录,不由记起多年前有个作者自费出版《成长心理学》的往事。当时该书作者面临高校教师职称评定,急切盼望出书充实业绩。校对老李夜以继日校稿把关,做到全书三十万字零错误率。这令该书作者极其感激,专程从外地给出版社送来表扬信。父亲及时写信回复该书作者,表示这只是校对工作本分而已,不足称道。

  无论月亮阴晴圆缺,人们私下还是叫他校对老李的儿子,好像父亲的副总编辑属于假冒伪劣。儿子心头长久被乌云笼罩,暗暗抱怨不已:“您要是不当副总编辑多好哇,我就是名副其实的校对老李的儿子,也不会遭遇这种不明不白的对待。”

  遇到情绪低落时,他便莫名感叹,好像本市医院拥挤道路堵车就业困难甚至网速过慢,全都跟自己校对员老李的儿子的宿命有关。他有些变态地夸张着童年情结,明显缺乏人生获得感。

  后来他娶了娅慧,妻子认为丈夫心理情结积淀过深,深得几乎成了池塘淤泥。“你最终还是副总编辑李寿山的儿子,干吗非要自己梳成小辫子抓住不放呢?”

  他也认为自己不能永远沉浸在校对老李的儿子的童年情结里,况且父亲确实成为副总编辑,有新闻出版局任命的红头文件。

  然而,父亲退休后起了变化,居然大步从夕阳红跨入黄昏恋,试图告别单身生活,走进晚年婚姻殿堂。

  早逝的母亲留给儿子的思念无比深刻,就连“李永生”这个名字也是母亲给取的。他无法接受从天而降的继母——不论多么高贵典雅的女士。

  几经查询他找到继母的女儿的电话号码,试图与其结成同盟携手反对老年男女再婚。然而继母的女儿并不反对这门婚事,电话里反而批评他封建思想严重。这令他非常懊恼,随即删除继母女儿的手机号码,以示不屑。

  父亲终于再婚了,决定蜜月里携继母南下旅行。继母的女儿特意打来电话,详细报出车次与时刻,诚挚约请他高铁站为二老送行,“你我提前半小时候车室东门会合,我怀里抱着大束鲜花,我戴眼镜留短发穿红色上衣,你现场完全可以辨识的。”

  他毫不犹豫拒绝:“我不需要辨识你,因为我不会去高铁站送行的。”

  “你反对老年人再婚是不对的,希望你知错就改,这好比我在图书出版公司做校对工作,发现错字就要改正,绝对不存在有错不纠的现象……”

  他举着手机暗暗吸了口凉气。“我的苍天啊,敢情继母的女儿也是个校对员,这是父亲的宿命还是继母的宿命?”

  他不但没去高铁车站送行,而且决然不跟父亲和继母来往,好像从此不再是“校对老李的儿子”了。这真是意外的自我救赎。

  他在自家客厅里悬挂母亲遗像,旁边摆放母亲生前喜欢的水培绿萝和盆栽文竹。

  父亲好景不长,再婚只有半年时光便患了重病。李寿山弥留之际李永生出差在外,儿媳朱娅慧代表丈夫赶到公爹病床前。老人家念叨“南山,南山……”,好像忘记说出“寿比”便离世而去了。继母是个身材娇小南方口音的女士,强忍悲痛料理亡夫后事。

  儿子出差归来接到继母女儿打来的电话,她对继父李寿山的去世表示哀悼,对继父的儿子李永生表示慰问。这令地税局公务员很是难堪,一时不知如何应答,只得连声搪塞说:“既然我父亲过世了,你母亲也就不存在了……”

  “你怎能这样讲呢!”电话里继母的女儿极其惊诧,“我母亲身体健康,耳不聋眼不花,每天走八千步呢。”

  他意识到自己用词不当,立即更正:“既然我父亲过世了,我也就没有继母了,咱们彼此也就没有任何关系了。”

  继母的女儿好像从图书出版公司校对员变成高校哲学老师,电话里极具思辨能力:“你父亲过世了,我母亲仍然是他的妻子,尽管你不愿承认她的存在。”

  是啊,父亲去世了,继母仍然健在,她是父亲合法续弦的妻子。他败兵似的挂断电话,回到家里把事情讲给妻子听。

  娅慧思路跳跃,随即瞪大明亮的眼睛说:“是啊!你父亲给你娶了继母,等于他老人家先后有了两位夫人,如今你继母仍然健在,你确实不应把你父亲跟你母亲遗像并列悬挂的。”

  “你说什么?”他沿着娅慧的思路,顿时感觉父亲被继母夺去了,自己的亲生母亲反而独自寡居在另外的世界里,毫无存在感。

  “这世界真的没了逻辑。”他充满沮丧地说。这种沮丧的情绪与童年“校对老李的儿子”的称谓带给他的心结,渐渐交织成为他的日常情绪。

  他暗暗认为继母是妨人精,妨得父亲七十岁离世,据说继母只有六十岁,这等于她窃得父亲寿数,炼自己的长寿之身。

  妻子娅慧认为丈夫过于偏激,既然父亲乐于再婚,便怪不得继母上位,更不存在所谓“妨人精窃得父亲寿数”的歪理邪说。

  “老公啊,你可以发誓今生今世不见继母,但是不要妖魔化人家,你继母毕竟是你父亲的未亡人。”小巧玲珑的娅慧主持公道。

  


 
七届呈贡梨花诗会——寻找校园诗人”诗歌作品征集启事
第六届中国麻夏布情”全国诗词散文大奖赛启事
第七届呈贡梨花诗会——寻找校园诗人”诗歌作品征集启事 
第一届茅台杯·中国诗词楹联大赛征稿启事
第七届全国女子诗会征稿启事
天险蜀道 雄关剑门”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金荷杯”全国小小说征文启事
我和我的祖国”征文征集活动启事
首届乐天杯”全国诗词楹联大赛征稿启事
奖金15万〡首届乐天杯”全国诗词楹联大赛征稿
100-120元/篇〡「青青紫」约稿函
100元/千字〡《知心姐姐》杂志约稿函
300元/千字〡《读者・原创版》2月征文:何处是我家”
我和《草原》的故事”征文启事
首奖1万〡爱上可克达拉”全国诗歌征文启事
首奖2万〡第七届观音山杯·美丽中国”征文大赛隆重征稿
《诗刊》投稿邮箱
400元/篇起〡「青艾地」长期征稿
"祖国好,家乡美"有奖征文活动启事
100-120元/千字〡《中学生百科》杂志约稿函
更多...

郭宝亮

程永新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冷酸灵温暖主张:让每一秒的陪伴都有温度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