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邹汉明 来源:  本站浏览:213        发布时间:[2019-02-02]

  

  我从海上来

  我的脸上挂满回忆的盐

  起网是每一次出海的高潮。当网底露出海面的一刻,鱼肚的银白、沙鳗的水灰、梭子蟹和海虾的赭红以及灰褐的泥巴交织在一起,一下子让我们兴奋起来。

  一

  村名凉峙,从同行的衢岱两地的朋友嘴里说出来,听上去怎么是“冷峙”的发音,一问,原来这个渔村本来就叫冷峙。走在码头或海滩上,耳朵边不时飘过“冷峙冷峙”的本地口音,这要是在盛夏扑面的热风中,保管你立马就会有阵阵凉风送爽的感觉。

  衢山岛在舟山群岛中,已经藏得很深,大有孤悬海外、自标清高的意味;而凉峙,则更深地藏在衢山山脊下一个冷僻的地方。冷峙的旧名,完全可以想象它的前身有多少寂寞甚至人迹罕至。但,这冷的一页无疑已经翻过。热的一页呢,正在路上。很有意思,从这个旧名我觉出了小岛那种冷僻中带有孤傲的性格。怎么说呢,冷峙或凉峙,东海边的一个小渔村,自有一种超拔于中国其他渔村的性格或形象。

  过去的冷峙渔村依托于一个海湾而成形,现在的凉峙,借海湾之地势缓缓散开一幢幢不乏现代感的民宿。至于成就冷峙或凉峙的这个海湾,它的旧名我压根儿不清楚。在一本当地的宣传手册上,它被命名为凉峙海滨浴场(西隔壁那个叫沙龙海滨浴场),现在它的称呼似乎是月亮湾。好吧,月亮湾,这该是年轻人喜欢的一个年轻的名字,普通,形象,也易记,略略带有一点颇涉遐想的浪漫。

  我从衢山山脊上看到的凉峙是这样的:依着山坡散开它的不高却错落有致、五花八门的民房,一股脑儿聚集在南边的山坡上。房子的外墙,隐约涂满了大红大绿的渔民画。都说艺术模仿生活,现在似乎反过来,生活开始模仿艺术了。民宿的产生,或许是这种反向模仿最为切近的一种效果吧。

  整个凉峙的东西两侧,像是渔村伸出的两条胳膊,把大海硬生生揽了一个怀抱过来。一条弧形的沙滩、一条弧形的堤坝以及堤坝后面的街面,使得这两条手臂紧紧相连并形成了一个堪称凉峙的宽阔胸膛。现在以民宿出名的这个凉峙,就静静地散开在沙滩、堤坝或者街道的后面(南面),而它的精华部分,则在另一个方向——向着大海展开。这里,我想说一句,不同于过去的那个冷峙,新的凉峙完全建筑在沙滩上。谁说沙滩只配有海市蜃楼呢!

  凉峙背靠的这座小山名,我曾求教于当地的文友,对方很遗憾地告诉我,小山无名……顿了一下,又说,当地人叫奶头山。我一听,忍不住呵呵笑出声来。哪个山头不像个奶头。奶头山是土著居民最懒惰的叫法。转而一想,临近海湾的山头连名字都没有一个,那么,这块地方,此前一定不在旧县志或府志的某个页码里。翻翻历史,读者不难知道,明清两代,中国有近五百年的海禁史,即使在舟山终于开禁的晚清,衢山岛的展复,也还是被推迟了一百六十年。长时间游离于文明之外,使得这个地方成了一块未开垦的处女地。如此充满想象力的地方,有关部门的任何一锹,相信都能翻出潮湿的新鲜感来。

  月亮湾除了西北略有缺口,正北方向,远远地伸向大海之外,看上去的确很像一轮满月。又,一年中的大多数月份,海水是浑浊的,偏于泥土的那种黄色。我忽然想到了另一个词——跑马场。真奇怪,我的脑袋里怎么会跑出这么一个意象?至于满月或跑马场最远处的那一座座小山,当地人比喻为狗的头颈,可在我看来,这些小山包,散落在海里,似断还连,恰似一幅宋元的山水画,该浓墨处浓墨,该留白处留白。大自然的手笔,随意挥洒,无需做任何的修改,自成丘壑。亿万斯年以来,能成就衢港瑰丽一景的,亲爱的大自然当然不会马马虎虎。想象收回来,抬头我巧遇了凉峙的村书记,他告诉我,每年的七八两月,这里的海水就转成蓝色了。他怕我不信,还掏出手机,翻出七八月间他拍的照片给我看,以示所说不妄。

  月亮湾东边的海岛上,正在搭建一条环岛的栈道,这是衢山镇旅游开发的必要一环吧。站在搭好的栈道上,我俯瞰下面的礁石,很惊讶,它们竟然是黑色的。这神秘的黑礁,布满条条裂隙,白色的波浪日以继夜地扑打过来,扑在它的身上,也不知道海浪这匹白布是在为它包扎伤口呢,还是为了更无情地鞭打它?我站了很久,也凝望了很久,直到夕阳西下,我也还是没有找到答案。

  这一晚入宿在某家靠近海边的民宿——大床房,现代的盥洗设施一应齐全,似乎与别处无多区别,可是,当我看到台盆边一只盛放肥皂的小托盘,不禁仔细端详起来,原来它的材质是一只完整的蚌壳,蚌壳制成的肥皂托盘,在别处我没有见过。仅此一点,可见这家民宿的用心所在。蚌壳,大海的标本,这一只实用的小小器皿,也许不起眼,但我似乎听到了整个大海的声音。

  喝了一点酒,睡不着,干脆,再次来到海边,来来回回走在月亮湾那个迷人的弧度上。

  这是深秋接近于初冬的季节,游人不多,何况是深夜,人声宵遁,唯余海浪拍击沙滩发出近似催眠的潮声,一浪又一浪,这一前一后的海浪,好似一行诗追赶另一行诗。大海,自由的元素,在其中轰响。

  走累了,回房间,就着柔和的灯光,披衣写了一首诗:

  从性感的奶头山往下看

  黄色的月亮湾好像一个黄土垫底的跑马场

  一匹马,追着太阳嘶鸣,奔跑

  突然我听到捕捉大黄鱼的马蹄声

  与太阳的光线一样多的大黄鱼

  浑身的金黄来自沉入水底的夕阳

  沸腾的月亮湾

  那时候有大黄鱼而没有海湾浪漫的命名

  但黄色在翻滚

  在一个沸腾的跑马场,黄色变成蓝色

  一个属马的人坐在它的观众席上

  恍惚间,伏于尾鬃拉得笔直的马背

  一匹真实的马,一匹虚构的马

  互为因果,在海湾的跑马场上跑出了一个圆满

  ——《在月亮湾跑马》

  二

  实际上,凉峙的月亮湾就是大海缓缓伸出双臂、送给我们的一个温柔怀抱。在这个日夜轰响的怀抱里,附带来那么多的海产品,每天摆开在老百姓的餐桌上,成为人们感知大海、感激大海的一种最为亲密的记忆。

  味蕾的记忆,不消说,别有滋味。但,不入海洋,焉得美味的海珍。

  第二天上午,乘上一艘停泊在月亮湾的铁驳渔轮,任由它载着我们驶向大海。船不大,两个船老大,一个中年人,手扶方向盘,目光锁住白茫茫海域;另一个沉默寡言,年纪稍大,坐在船首,身上的皮围泛着黝黑的光,脸色也被太阳晒得黑黝黝的,身上有股咸味儿。这后一个,必是充满了出海故事的人。他依凭着自己的经验,在等待一个下网捕鱼的时机。

  未下海之前,我远望月亮湾,对面的岛礁清晰可辨,连远处的山峦也隐隐约约,觉得不是很远,可上了船,才觉出这个我想象中的“跑马场”的巨大。渔船开了半个多小时,速度并不算慢,也仍没有驶出那个“圆”。

  海水起了变化。浑黄的颜色在消退。抬头看到前方一脉青黑,以为前面就是外海,是真正的海之蓝了,可细看,原来是一片云正经过这一片海域的上空,云层遮挡了太阳光,推移到另一边,另一边的云层下,海面立刻起了呼应,变得幽深起来。

  渔船刚跑出眼前这个巨大的“跑马场”,开始转出一个方向。这时,奔跑的渔船如同一条射线,向外海急射而去。船首的老渔民好似思虑已经熟透,这会儿站了起来,双手掣动电闸,开始伸放缆绳。冗长的绳子伸向海洋,一张巨大的渔网迅速向船尾散去。放了一会儿,船尾两侧的两块厚大铁片(油漆成紫红色,像一对红色的铁翅膀)在吱嘎声中被卸下,也沉入海水中去了。正是这一对铁翅膀,把一张几百米长的大网硬生生带入海底。急奔的渔船立刻慢了下来,不复有刚才那种健步如飞的感觉。随着渔船的缓慢前进,渔网在两只铁翅膀的固定之下,贴着海底,也在缓慢地拉向前方。渔网所经之处,连同贴着海底悠然自适的海鳗也难逃罗网。此时渔船的前行显得非常吃力,仿佛力有不逮,好似老牛爬坡,喘息着,紧紧腿,又不得不往前,但,实在也前行不了多远。如此又行了约半个小时,等到我们快要忘记船尾还拖有这一张渔网的时候,老渔民站在船尾,撒出一泡尿,不紧不慢地开始起网了。无需双手拖拉,只需将两片紫红铁片分别拉向船舷,“咔嗒、咔嗒”两下挂牢,整个过程,他仍一声一吭,专注于自己的工作,娴熟而老练。

  起网是每一次出海的高潮。当网底露出海面的一刻,鱼肚的银白、沙鳗的水灰、梭子蟹和海虾的赭红以及灰褐的泥巴交织在一起,一下子让我们兴奋起来。老渔民将这一团收获兜底倒入一只箩筐,又随手打来一桶海水,劈头盖脸浇向这一摊海货。被海水一激,大小杂鱼开始蹦跳,而其中一条两个手指大、浑身金黄的鱼一瞬间便跳了出来。这鱼虽小,头却奇大,在舟山的鱼类家族中鼎鼎大名——这就是岱衢洋里的珍品大黄鱼。在经过了上世纪七十年代“南敲北拖”之类毁灭性的捕捞之后,今天还能够让我看到这一尾活蹦乱跳的大黄鱼,感觉已经足够庆幸。

  岱衢洋,古称衢港洋或衢港,乃天然的渔场,顾名思义,渔场在岱山和衢山岛之间。此处泥沙铺底,有大黄鱼生长的良好环境。大约有两百五十年时间,此处以盛产大黄鱼著闻。要是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前,刚才这一网下去,那还了得,不知道要收获多少大黄鱼。这里我们不妨读一下民国叶尔良的纪实诗,在纸上重温一回那种已经多年不见的元气淋漓的捕捞场面:

  连樯渔艇乱如麻,海客娱情百倍赊。

  罾影动摇浮浅渚,星光错杂午横叉。

  更深焰冷榔敲月,炬列辉腾浪蹴花。

  出岫岱云零落甚,翻教衢岛擅繁华。

  诗题《衢港渔灯》,点明时间正是傍晚。一个个画面感极强的场景,构成了一幅活生生的捕鱼图。当年,那种乱糟糟的闹热,那种可以赊欠的人与人之间的诚信,那种因一尾鱼而带来的整个衢港节日般的繁华,不知持续了多少年——多少年以后,还如此令人神往。

  中午的餐桌上,有乌贼、梭子蟹、沙鳗、贝类等海鲜。出乎意料,也还有一条黄鱼。黄鱼清蒸,搛一筷,筷头的鱼肉顿成蒜瓣状。我的味蕾经此一激,少年时代,端午节贪食大黄鱼的记忆顷刻醒转过来。吃了一杯酒,借着酒力,过去或未来的某个沙滩的夜晚,开始朦朦胧胧,来到我的眼前。这是回忆,也是愿景。有诗为证——

  入夜,近海的沙滩有一段旧时光

  一个浪追逐另一个浪

  像巨鲸在喷水,又像情人间的你来我往

  要是你还在我的身旁

  捋一捋清亮而溜滑的月光

  那就去海映廊亭的枕上听一夜嘈嘈切切的海潮

  有叮叮咚咚敲着海面的月光

  有大海的胸脯在起伏

  小地方的丘比特在拨弄他的金箭

  大海只有一个胸脯,却有无数胀痛的乳房

  我从海上来

  我的脸上挂满回忆的盐

  我乘坐的渔船有两张铁的翅膀

  它们贴着海底前行,它们掏出了金黄的海珍

  ——《我从海上来》

  本文刊发于《浙江散文》杂志。作者现居嘉兴。作品发表在《山花》、《十月》、《花城》、《诗刊》等,著有长篇散文《塔鱼浜》,出版有《江南词典》、《少年游》、《桐乡影记》、《炉头三记》等11种著作。

   


 
第四届全国青年自由写作大赛征稿启事
2000元起/篇丨腾讯职场征稿启事(长期有效)
第二届听音杯”书信大赛征文启事
首届中国田园诗歌奖”征稿
奖金2万〡第六届淬剑诗歌奖征稿启事
第五届中国(宝安)诗歌论坛暨第二届福海海洋诗歌文化节开始征稿
光辉奖”世界华文法治微型小说大赛征文启事
《飞天》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征文启事
首奖8000元 | 爱祖国爱家乡爱岗位”全国职工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关于征集2019年度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书稿的通知
第九届包商银行杯”全国高校征文小说奖获奖名单
第二届吴承恩长篇小说奖征稿启事
浙江农信杯”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全国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相约日照”2019中国(日照)散文周主题征文启事
第二届周庄杯”记住乡愁•爱我中华—全球华语诗歌大赛征文启事
2019马尔康首届阿来诗歌节”原创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诗刊》投稿邮箱变更,最新投稿邮箱在此
2019马尔康首届阿来诗歌节”原创诗歌大赛
《中国校园文学》2019年第4期青春号(附投稿邮箱)
《渤海文学》征稿启事
更多...

肖江虹

马笑泉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格力电器15%股权公开受让 积极探索国企混改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