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冉正万 来源:  本站浏览:112        发布时间:[2019-02-02]

  

  作者简介:

  冉正万,贵州余庆人,《南风》杂志总编。曾在《中国作家》《人民文学》《十月》《花城》《当代》等发表过长篇小说《银鱼来》《纸房》《洗骨记》,中短篇小说《奔命》《青草出发的地方》等数百万字,《小说月报》《作品与争鸣》转载过部分作品。有作品入选《2009中国短篇小说年选》《2010中国短篇小说年选》《2010中国短篇小说年度佳作》。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九届高研班学员。曾获花城第六届文学奖、贵州省政府文艺奖一等奖。

  先说贵州第一辆汽车。1927年,贵州省政府主席、二十五军军长周西成在香港买了辆福特敞蓬汽车,由于当时贵州公路与外省还没接通,汽车运到广西柳州后,用船把汽车从柳州运到贵州三都县。在三都上岸后,把汽车拆散,雇了260多人,用时50多天,终于运抵贵阳。当时正值盛夏,山洪不时暴发,当时羊肠小道泥泞难行,辛苦程度不可想象。贵阳已经在一年前着手修筑环城公路,这是贵州史上第一条公路。轿车组装好后,周西成有空就乘坐轿车兜风,能够行驶的公路仅3公里长。当地居民从没见过汽车,过节一般蜂拥围观,搞得轿车无法行驶。周西成很是无奈恼火,张出布告:汽车如老虎,莫走当中路,若不守规矩,压死无告处。这是贵州史上第一部“交规”。

  抗战后期,琼瑶随父母从广西前往四川,走的也是这条路线,她在自传《我的故事》里有描述。这条路带给她的是恐惧和劫后余生的庆幸,一个小女孩经受的苦难和绝望,至今读来仍觉惊心动魄。

  运载汽车和琼瑶逃难的船早已腐烂,但行船的江还在,琼瑶的自传还在出版。这条江叫都柳江。都柳江发源于贵州独山县,流经三都、榕江、从江三县,进入广西后,从三江县寻江口汇入柳江干流融江段。都柳江全长310公里,从江境内66公里。这是县志上的记载,河流的长度不可能如此准确,它会随着季节和年代而变化,就像天上的星星,它的明亮程度是我们的心情,不是靠1nit=1cd/m2这样的公式来计算。心情是模糊的,世界也是模糊的。远不如都柳江的水清澈明净。

  都柳江古名福禄江。据民国手稿《从江县志概况》记载:福禄长80公里,水势浩荡,舟楫畅通,上溯可达三都,下驶则到香港,黔粤旅商来往,必经此地。现上游水库越建越多,已经不那么浩荡了。

  贵州旅游自新世纪勃兴以来,都柳江的名气不如从江,从江的名气不如岜沙、占里、小黄以及加榜。知道岜沙、小黄等小地方的人很多,但很多人搞不清楚它们究竟在哪个县,是在从江还是榕江,是在黔东南还是黔南。甚至没有想过要搞清楚。无论是去旅游,还是寻找相关的资料,直接输入岜沙就行了。不再需要像在志书里查文献一样,通过根目录再找子目录。现代性的最大特点是直抵目的地,有意无意地将过程忽略。这没什么好抱怨的,你我高兴不高兴,这都已经成为事实。

  但我必须说说从江,说说从江的森林覆盖率。从江森林覆盖率为68.1%,翠里壮族瑶族乡高华村高达86%。我相信这足可让人惊羡。走进黔东南,走进从江,看看山上的树,焦虑的心就能平静下来。它们让起伏的山川有了姿色,有了现在和未来。这些树中,最多的是杉树,其次是马尾松。因为它们的存在,这里的山林才会一年四季郁郁葱葱,因为它们是常绿乔木。杉树有黄杉、油杉、芒杉、线杉之分。在从江看到的主要是黄杉。黄杉颇有君子之风,树干笔直挺拔,正派、整洁。马尾松又叫木麻黄,喜欢炎热环境,木质坚重。外表像博而寡要的儒者,不急不徐,从容淡雅。1951年,县政府发布政府训令,成立了从江县杉木管理委员会,统一管理本县杉木的生产、经营、管理、运输等事宜。这也许是全国唯一的县级杉木管委会,足见杉树在从江的地位。训令中强调:“该规定与上级法令抵触时,得由本府随时以命令修改之。”不盲目服从,很像亭亭玉立的杉树。

  从江森林茂密,不完全出于政令,还和他们对树的理解有关。整个黔东南,90%以上的农舍都是杉木建造,柱子、檩条、挑梁、铺壁……老远就能闻到杉木的香味。杉木并不坚硬,但抗腐蚀能力强,老房子能用上百年。杉木生长快,树砍掉后,树桩很快就能长出几棵杉苗。即使把杉树条倒栽进地里,它也能发芽生长。这种强悍的生命力,让当地人极其喜爱。在岜沙,还有对树推崇到极致的风俗。他们把每一棵树都当成一个灵魂,特别是大树和古树。把它们当成同胞,当成家人。家里有小孩诞生,父母都会为他栽下一棵树,当他死去后,这棵树将被砍来作他的棺材。这叫生命树。死后不留坟头,在安葬的地方栽一棵树,期望死者的灵魂通过高高的树梢进入天堂。

  生命树有樟树和木荷。这两种树的外形有些相似,树冠高达20余米。前者可以驱蚊,是做箱柜的好木料;后者既是良好的用材,又是漂亮的观赏树。木荷树还有一个长处是防火。由木荷组成的林带,就像高大的防火墙,能将熊熊大火隔断。在全是杉木建造的山村,木荷是村寨的保护神。

  在占里,人们津津乐道的是占里的“换花草”带来的生育奇观。但走进这个侗寨,我首先看到的是村后的树林,全是大树,以木荷与枫树为主,上百年的大树比比皆是。占里的马槽、猪槽都是用整段木料抠挖制作的,原始而又古朴。寨子中间的鼓楼非常高,里面的几根大柱子从地面一直通到楼顶。只有在占里这样的地方,才能找到如此粗壮挺直的木料。

  树木的生长不但需要时间,也需要全寨人的呵护。其它地方森林虽然也茂密,但看得出曾经遭到大量砍伐,是重新封山育林的结果。在都柳江边,有成片的、没有杂木的柏树林,树高只有10余米,还没成材,一眼就能看出来人工痕迹。有些地方居然有速生桉。这种树在有些地方被称为“畜生桉”,因为大规模种植会对环境造成恶劣的影响。它们长在从江的丛林里,非常刺眼,与当地的山水一点也不协调。据2010年出版的《从江县志》记载,从江自2003年初首次进行桉树引种栽培,并出台了奖励政策,试验基地位于都柳江畔。有尾叶桉、邓恩桉,至2006年达3万亩。桉树重灾区是广东、广西和云南。2014年,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对此作过专题报道。桉树会分泌一种化工物质,这种物质会抑制和排斥其它植物的生长,树下的其它植物都会死掉。同时还会污染水源,破坏水质,河里的鱼虾死光。因此又被称为霸王树、抽水机、放毒机、亡国桉。桉树释放的有毒物质会影响儿童的造血功能和年轻人的生育能力,因此又被老百姓叫作断子绝孙树。凡种植了桉树的,土地肥力会下降乃至枯竭,原始植被因得不到足够的养分受到严重破坏,引发土地贫痟,山体滑坡和洪涝增多。即使把桉树砍掉,再种其它作物都不行,种花生榨出的油是黑色的,不敢食用;种出的甘蔗没有甜味,味同嚼蜡。美国、日本和柬埔寨等国深知桉树对大自然和人体的伤害,因此严禁种植。在他们眼里,种速生桉就是亡国之举。为了满足造纸的需要,美国、日本、芬兰、印尼等国看上了热带和亚热带的广西、广东、云南等地,以联合国的名义大力推广。在利益的驱动下,广西种了4千万亩,每年为政府创收10亿美元。但最大的获益者是美国、日本、芬兰、印尼的纸浆业巨头。现在,网上还有人大量出售桉树种子和树苗,并吹嘘其经济效益,不禁让人忧心。最近流行一句话: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侵犯已经到家门口了,一点也不远。后工业化时代,一味热血沸腾没什么用,有用的是清醒的头脑,拼速度不如拼智慧。

  好在从江种得不算多,对环境造成的影响不算大,这真是万幸。我深信,以从江人对树的理解和认知,它们早晚会从这里消失。为了抑制它们的繁殖,必须彻底销毁它们,越早越好。桉树的替代树是杉树和松树,这是从江乃至整个大西南最适宜的树种,这是它们自古以来的家园。

  在从江,我必须一刻不停地唱颂森林,这非关风景,而是关系到所有的生命及人类的未来。从江的森林很好,希望它一直好下去,甚至更好。

  从江的旅游除了岜沙和占里,还有著名的加榜梯田。这天,当大家赞叹梯田的壮观时,我却在看山顶上的树。如果没有它们母亲般的慈祥,梯田是不可能存在的。正是山上的森林保存的雨水,使得10余公里长的梯田得以丰收。这是人与自然共造的奇迹。

  从江的公路和其它地方比起来,不算发达。其实这不一定是坏事。我有点担心,高速公路越来越发达,哪天哗啦一下,直接到岜沙,看完火枪手的表演,哗啦一下直接到占里,直接到加榜,直接到小黄,这将是一件可悲的事情。不管从哪个方向进入从江,进入从江的地界都应该慢下来,最好是步行,或者骑着一匹贵州的矮脚马,走走停停,好好感受一下从江葱郁的森林。贵州高速公路的桥梁和隧道太多了,坐在车上看不到森林里的细节,更不可能感受到森林的静谧与气味,这将是另外一种遗憾。

  


 
七届呈贡梨花诗会——寻找校园诗人”诗歌作品征集启事
第六届中国麻夏布情”全国诗词散文大奖赛启事
第七届呈贡梨花诗会——寻找校园诗人”诗歌作品征集启事 
第一届茅台杯·中国诗词楹联大赛征稿启事
第七届全国女子诗会征稿启事
天险蜀道 雄关剑门”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金荷杯”全国小小说征文启事
我和我的祖国”征文征集活动启事
首届乐天杯”全国诗词楹联大赛征稿启事
奖金15万〡首届乐天杯”全国诗词楹联大赛征稿
100-120元/篇〡「青青紫」约稿函
100元/千字〡《知心姐姐》杂志约稿函
300元/千字〡《读者・原创版》2月征文:何处是我家”
我和《草原》的故事”征文启事
首奖1万〡爱上可克达拉”全国诗歌征文启事
首奖2万〡第七届观音山杯·美丽中国”征文大赛隆重征稿
《诗刊》投稿邮箱
400元/篇起〡「青艾地」长期征稿
"祖国好,家乡美"有奖征文活动启事
100-120元/千字〡《中学生百科》杂志约稿函
更多...

郭宝亮

程永新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冷酸灵温暖主张:让每一秒的陪伴都有温度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