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李育蒙 等 来源:  本站浏览:310        发布时间:[2019-01-29]

  

  随意翻开了几篇文字,被深深地吸引,突然就觉得读到了那种“震撼人心”的文字,那种比起那尊“香火缭绕”的大佛更能沉寂心灵的力量。

  在难搞的日子里读到你

  ◎李育蒙

  和先生相遇的时候,我尚且在大学。那时候在太原,正经历着痛苦的考研。到现在,我也一直把那段日子称之为“难搞的日子”。只是现在回头看看,自己多么幸运,在那段难搞的日子里,读到了“林清玄”。

  那还是2013年,我在龙城太原上大学,在考研成绩出来之前,我一直都觉得,这座古城,厚重的历史、包容的文化、善良的人们,是我在这座城市留下的美好时光。相比于很多人的“在路上”,其实我更喜欢“心在路上”。学校的图书馆,是我经常泡的地方,我喜欢阅读,尤其是喜欢读那些给心灵以力量的文字。有时候,一本书一篇文章,或许我记不全,但是总能记住文章的一些话,那些话,透过文字,往往会有震撼人心的力量。

  2月初,我就知道了考研成绩,当时觉得还不错,能考回湖南,所以也没做调剂的准备。等到3月底的时候,报考的学校放了复试名单,出乎意料的没有我,那种心情就像一下子从云彩中甩入谷底。身边的研友陆陆续续的去复试或接到录取通知。从3月底到4月上旬,十来天里我一直在打电话联系复试学校,但是没有一所学校愿意接受我。

  眼看很多学校录取都到了尾声,一些同学也签了不错的工作单位,自己依然“无着落”。有时候一个人趴在寝室的阳台上,望着这城市的车水马龙,想着父母这些年艰辛托起的梦想,想着自己晚上11点后,拖着疲惫的身体,踩着吱吱作响的厚雪从自习室回到宿舍所付出的辛劳,好几次都没绷住,哭了。

  那段时间,放弃、坚持,坚持、放弃,在这些两难之中,渐渐地心态开始变了,甚至有些焦虑,每天都很沉闷,都在担心自己考不上怎么办?都在想怎么对得住父母和老师?生活往往会有些墨菲定律,你越期待的方向越不会出现。

  朋友看出了我的心思,邀我出去骑自行车转转。我们去了太原的蒙山大佛,总以为让自己拜拜大佛,能让心静下来,可惜依旧觉得看不清未来的路!在返回学校的路上,同学递给我一本书——《心的菩提》。

  这是林清玄的一本散文集,之前对于作者并不了解,但我随意翻开了几篇文字,被深深地吸引,突然就觉得读到了那种“震撼人心”的文字,那种比起那尊“香火缭绕”的大佛更能沉寂心灵的力量。回到学校,便迫不及待地读起来,很多话语还记在了本子上。一晚上读了里面的很多篇,突然就觉得豁然开朗。在这意气消沉、心情烦躁的时候,犹如迷失在大海的航船,找到了灯塔指引的方向,给予了踏平困难的信心和希望。

  无论是《飞翔的木棉子》,还是《水晶石与白莲花》,抑或是《清风匝地,有声》中污水里的白莲花,都在给我力量。有时候我们以为有些事是“命中注定”,就像这考研的遭遇,竟然忘了当时的初心,以及那付诸行动过程中的坚定的信心和执著的勤奋。就像我们以为木棉花掉落是一种必然,而忘记了它还有结子与飞翔的心愿。难道自己也就这样接受所谓的“必然”,而放弃当时定下的目标吗?

  “一个人不管处在任何环境,都要坚持心灵深处的某些质地,因为有时生命的意义只在说明一些最初的坚持,放弃生命的坚持的人,到最后就如木棉一样,只有开花的心情,终将失去结子飞翔的愿力。”是啊,自己付出了那么多为什么不再坚持坚持呢?

  “一支蜡烛如果没有心,就不能燃烧,即使有心,也要点燃才有意义,点燃了的蜡烛会有泪,但总比没有燃烧的好。”

  作为老家村子里的第一个研究生,不付出辛劳,不弄出点成果,谁能在乎你燃掉的“泪”呢。白莲都有勇气从浮尸片片的脏水里钻出来,尚且有如此大的勇气和坚持,自己为什么不能给自己施加一点“自我清净”的力量呢?与其挥霍时间郁闷、伤感甚至是忧愁,还不如去想办法再尝试尝试!当你有了那么多时间无穷无尽任由挥霍的时候,时间其实就没有意义了,为什么不在这仅剩的调剂时间内,做个和时间赛跑的人呢?

  文章读完,仿佛有一阵清风吹散心灵的尘埃,带给我宁静,心灯一旦点燃,就不怕方向迷失。从那晚开始,我又不断地搜集调剂信息,不断地打电话,终于我赶上了“末班车”,去了东北的一家科研院所。

  生活其实也是这样,总会在不经意间波澜不惊,要不然,人生就太死气沉沉。不同的是,有的人在波澜不惊中仍能守住内心的宁静,而有的人却在波澜不惊中迷失最初的自己。有时候人生路上的指明灯,或许很大,又或许很小,小到或许只是几行字,甚至是一句话。这些字、这些话,能让你在纷繁复杂的世界中,沉浸自己,放宽自己。

  我很庆幸,在这难搞的日子里,读到林清玄,能有幸能遇到他的那些清澈心灵的文字,以及文字里迸发出来的指引人生的力量。后来,又陆陆续续地读了他的《人生看得几清明》等散文,通过他的温暖的笔触,去加深对生活的感悟。每一次迷惘时,我都会把自己“沉寂”起来,读读他的书,去从文字中吸取前进的力量。

  永远不要失去想飞的心

  ◎赵玉明

  “菩提系列”一直放在我的床头,无论是正常时间下班,还是加班很迟回到宿舍,每晚睡觉前都会捧起它。

  “姨,林清玄去世了啊!”上午11时许,我在厨房里忙着饭菜,收到外甥女红发来的信息。

  我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先生这么年轻,竟然这么早就离开了我们?然而,事实不容置疑。

  是啊,喜欢林清玄,这喜欢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

  为了生存,为了追梦,1993年3月,尽管腿有残疾,我仍不顾父母的劝阻,依然加入到千军万马的打工潮,成了一名打工妹。拖着一条残腿从乡村到城市,从北方到南方,在榕城的一个打字店里找到一份电脑录入工作。面对陌生的工作,陌生的环境,陌生的语言,再加上身体的不便,思乡情结像春天破土的草芽,疯狂地生长。

  为了排遣心中的苦闷,读书成了我唯一的爱好。

  当时,上班的地方有一家小书店,下班无事,就独自一个人去书店蹭书看。因为没钱买书,只好佯装顾客,这里看一会儿,那里翻几页。有一次,我信手翻到了台湾作家林清玄的一套“菩提系列”的书籍,真是让我爱不释手,一心想据为己有。可每月只有300元的工资,除了交付房租和开销伙食,所剩无几,连买衣服都在压缩之列,哪有闲钱买书?

  我心怀侥幸,与店主商量,先买3本。另外3本我怕被人买走,请店主帮我收起来,不要摆在书架销售,等我下月发了工资再来买这3本。店主看我读书心切,竟同意将那3本从书架上取下,放到收银台的柜子里。第二个月发了工资,我下班后就到书店,买回了另外3本。就这样我买够了林清玄的菩提系列6本书。

  “菩提系列”一直放在我的床头,无论是正常时间下班,还是加班很迟回到宿舍,每晚睡觉前都会捧起它。时而泛泛而读,时而认真品味,那些清新的文字,那些柔细的描述,那些智慧的光芒,让我在枯燥而单调的打工生活中,犹如在暗夜里看到了光明,为我对人生的迷茫,对自身残疾的苦痛,找到了出口。《飞鸽的早晨》一文中这样写道:“生命是不可取代的,不管生命用什么面目呈现,都有不可取代的价值……”灵魂的感应没有距离,隔着茫茫海峡,我感觉先生这句话就是说给我听,为我而写。

  一岁儿麻,初二失学,两次手术,身体上大大小小6道疤痕……我这样一个年轻的生命,又如何不苦痛、不迷茫?然而,生命是不可取代的,感谢先生,让我在青春的十字路口遇到你,给我这样的人生启示,看见生命的价值,看见生命的希望。

  为了这不可取代的生命,我对生活进行了积极的规划。我报名参加了自学考试,要把初二失学的知识重新拾起。那一年考试,其中《古代汉语》考了两次,都没及格。那一年,我骑自行车被人从后面撞倒,躺在了病床上……考试的不顺和身体的苦痛,让我备受煎熬,曾经立下的雄心壮志被这接二连三的挫折击溃,开始动摇。

  百无聊赖,重拾先生的书。“一个人不管处在任何环境,都要坚持心灵深处的某些质地,因为有时生命的意义只在说明一些最初的坚持,放弃生命的坚持的人,到最后就如城市里的木棉一样,只有花开的心情,终将失去结子飞翔的愿力。”在《飞翔的木棉子》一文里,先生将我们常常挂在嘴边说说的大道理,用具体的可感知的木棉子的现象,加以启示,我被苦和痛遮蔽的眼睛又看到了光明,被苦和痛倾轧的心得到了安慰。先生的话,给了我坚持的力量。

  经过4年的自学考试,我顺利地拿到了大专文凭,也应聘到省直机关当了内刊编辑。

  感谢先生,用他对待万物那颗柔软的心,对生命的深刻体验和对生活的智慧,用文字的方式传递给我们,给了我巨大的精神力量,带领我走过那段苦痛而迷茫的日子,我的人生因此而改变,因此而精彩。

  怀着对先生的敬仰,我重新将书柜里这套1993年出版的6本菩提系列书籍取出,细细翻阅,有一些精彩的文字被我用铅笔作了记号,有一些我曾经认为精彩的篇章有折页,我轻轻捋平,轻轻翻动泛黄的书页,已热泪盈眶。

  “在穿过林间的时候,我觉得麻雀的死亡给我一些启示,我们虽然在尘网中生活,但永远不要失去想飞的心,不要忘记飞翔的姿势……”这是22日,林清玄的个人社交网站上发布的逝世前最后一篇文章。

  “永远不要失去想飞的心。”先生在生命最后一刻,留给世人的绝唱,都是如此不同凡响,都是如此积极向阳。

  成长中,生命里偶然的欢喜

  ◎文火熬

  长大后明白了林清玄并非画中仙,林中翁,他也是个其貌不扬的普通人……

  读高中时,我和朋友们都爱读林清玄。不为别的,只是觉得他的文字总有一种说不出的风雅,好像是桃木打磨出来的首饰般,一眼就叫人爱上,想收进抽屉深处珍藏。那时考语文,就喜欢用上一对双引号,把林清玄先生的文字托捧住,小心翼翼地嵌进自己的作文中,于是那一整个段落读起来仿佛都口齿噙满了清香。

  少女迷恋上林清玄文字的开端,常常是那些美而不俗的字眼:莲花、月光、清风。甚至最开始的时候,我们不知道林清玄的年龄,样貌,人生,只是通过他的文字就擅自将他想象得仙风道骨,不染尘泥。

  读高中时,女生是少有“专情”之人的。我爱读张爱玲,但张爱玲太浓烈,读多了,便渐渐怕起来,不愿被她牵引着带入,变成或悲郁,或尖刻,或骁勇的自己,伤心伤肺难免无心学习,少不了被老师和家长指责一通;我也爱读汪曾祺,但汪曾祺太爱生活里一草一木,柴米油盐,读多了,怕这些太快冲走了少女伤春悲秋风花雪月情怀,想要逃避一切终会归于平淡的道理;我也爱读萧红,但萧红总是以血为墨,有时那些文字沉沉地坠进心里,发出嗡嗡的哀鸣,让人实在难以承受。所以渐渐的,挑选一本历史课上垫在课本下偷偷看的,或是摆在床头睡前翻一翻的书时,林清玄总会胜出,他淡淡的口吻,缱绻的情思,着实占据了我少女时代。

  后来才明白,那些字眼除了“美”之外,还诉说着更多。长大后明白了林清玄并非画中仙,林中翁,他也是个其貌不扬的普通人;明白了林清玄虔诚信佛;也明白了林清玄的生活远不是一汪平静脱俗的水,也有大起大落,也有红尘滚滚,也有和每个普通人相似的生命的哀愁。

  林清玄的文字不是只有风雅,不是只有娓娓道来的自如,我以前的确是不解这些背后的深意,只以为他如此美而不俗,卓尔不群,是立于山顶俯瞰的人。殊不知,他说了如此之多的不美,世俗,其实也是一个深陷泥泞想要挣脱的人。那些禅意的慨叹,是他在试图去解普通人世界里最常见的难局:成长、离别、生死、爱恨,而他给的也只是一份比别人多几分感悟的答卷罢了。我从前只看到他的傲然独立,或许是因他从来不试图用震撼读者或让读者共情的方式来表达自己,而是习惯用一种诗人小酌之后的状态,温着一壶月光,尽兴却不失克制地倾诉。

  成年后愈发读懂林清玄,美的幻想破开,却并未减损我对他的丝毫喜爱。想起林清玄先生教会我的“生命里偶然的欢喜、悟、心灵的光,就像鸽子麻雀突然来到我们的窗前,当它们飞走的时候,我只要保有那种欢喜就好了”。年少时与他的文字之美相逢,又惊又喜,长大后又悟得此美非彼美,加倍珍惜。虽然曾经的幻想梦境或多或少被推翻,但心境变了,我从未觉得失去。

  最默契而又漫长的遇见

  ◎金陵小岱

  万分有幸,我曾在一点就炸的青春期与林清玄遇见了。

  人生有很多场遇见,而最为默契的遇见莫过于文字的遇见,读者与作者相隔千万里,却在某一时刻,灵魂相互碰撞,产生了共鸣。把书深深捧在怀里,视为导师,视为知己,所有的思绪与情感也在那一刻释然了。

  万分有幸,我曾在一点就炸的青春期与林清玄遇见了。

  那时的我是个矛盾体,自负又自卑,对自我产生怀疑,渴望得到关注与认可,却又不满于学业的压力,初有人权意识,却把学校当成了维权场所,与老师辩论,跟同学吵架,动辄要去媒体教育局揭发班主任的言行。

  当我爸妈喝怕了教导处的茶以后,高中索性把我送去了离家很远的县中,我带着被发配边关的心情进了这所当地人引起为荣的高中。我听不懂数学老师浓重的口音,也不习惯集体宿舍的环境,更与“一心只读高考书”的同学没有共同语言,尤其是在安静到一根针落下都能听见的晚自习,我时常望着窗外的黑夜发呆,内心的孤独感犹如被水沾湿的卷纸,一点点浸透了时光。

  若只是孤独还好,我身边的人总是对我这个大城市来的孩子充满了好奇。我不爱学习,又自带挑衅基因,这样的人是没有朋友的。我对身边的一切都充满了防备与未知的恐惧,为了掩盖内心的孤独与恐惧,我时常抬高下巴,装作傲慢的模样,也将更多的时间留给了读书。

  某个机缘巧合,在图书馆借阅了一本林清玄的《心的菩提》,我原没把这本书当回事儿,与读散文相比,我更爱看小说,但学校只允许晚自习读图书馆里借阅的书,有书读总比没书读好,起码那些孤独迷惘的时光不会那么难挨。

  “谦卑的心是宛如野草小花的心,不取笑外面的世界,也不在意世界的嘲讽”,读到这句话的时候,年少的我有些触动,我将这句话抄在日记本上,怔怔地又读了几遍。

  青春期的我总是有着“怀才不遇”的幽愤,对身边的一切都充满了嘲讽与防备,唯独缺了点“谦卑的心”,或许我的孤独就是因为我的自傲造成的。我看着同桌的男生又在对着圆规上的镜面抠青春痘,原本我是厌弃的,看到他这样只会再用修正液加深一下“三八线”的清晰度,那晚却递给了他一包纸巾,然本性难移,说了句:用手抠会发炎,不卫生。

  那天晚上与林清玄遇见以后,我时常把他的一些经典语录摘抄在日记本上,有时抄完一遍,又会再抄一遍,偶尔写作文时,还喜欢引用几句。

  在读《心的菩提》时,有时只觉得有些话有道理,却说不出道理的一二来;有时感觉很触动,却不知道这种触动从何而来;有时觉得有道理又很能触动到心灵,这种与文字的共鸣也不知如何表达,却又像是一个秘密一样,藏在心底,期待着某天,被挖掘出来。

  就这样,林清玄的文字时不时地陪伴着我的青春期,而当我上大学工作以后,林清玄的文字总是被我列为心灵鸡汤,许久不曾翻阅,甚至有些抵触的情绪。

  在经历了不情愿接手公司到接受现状以后,某天天气很好,我也觉得如今的状态还不错,脑海里忽然闪过一句话:晴天时爱晴,雨天时爱雨。

  这句话我曾摘抄在日记本上,当时不理解,现如今倒是理解了几分:“晴天时爱晴”,一切顺遂的时候要学会惜福,“雨天时爱雨”,遇到逆境的时候也要学会安然自若,从容不迫。

  时隔数年,我再一次将林清玄的文字拾起,翻看年少时的摘抄日记,感触颇深,原来在不同的时期,同样的文字,于读者也会有不同的遇见,只是这重逢的激动与怀念太过短暂,没过多久,我又将这本书搁置一旁。

  前些日子,我参加了省作协的高研班,老师讲到了创作的精神自由:若是想得到更多的掌声,那么就跟风;若是想保持创作的初心,坚持自我的精神自由,那么也许会承受更多的孤独与不理解。

  那一刻,我坐在课堂上,万分激动,又想起了林清玄的那句:比起沉默站立的菩提树,在宁静中的凤凰花是吵闹的,好像在山上开了花市。

  


 
七届呈贡梨花诗会——寻找校园诗人”诗歌作品征集启事
第六届中国麻夏布情”全国诗词散文大奖赛启事
第七届呈贡梨花诗会——寻找校园诗人”诗歌作品征集启事 
第一届茅台杯·中国诗词楹联大赛征稿启事
第七届全国女子诗会征稿启事
天险蜀道 雄关剑门”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金荷杯”全国小小说征文启事
我和我的祖国”征文征集活动启事
首届乐天杯”全国诗词楹联大赛征稿启事
奖金15万〡首届乐天杯”全国诗词楹联大赛征稿
100-120元/篇〡「青青紫」约稿函
100元/千字〡《知心姐姐》杂志约稿函
300元/千字〡《读者・原创版》2月征文:何处是我家”
我和《草原》的故事”征文启事
首奖1万〡爱上可克达拉”全国诗歌征文启事
首奖2万〡第七届观音山杯·美丽中国”征文大赛隆重征稿
《诗刊》投稿邮箱
400元/篇起〡「青艾地」长期征稿
"祖国好,家乡美"有奖征文活动启事
100-120元/千字〡《中学生百科》杂志约稿函
更多...

郭宝亮

程永新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冷酸灵温暖主张:让每一秒的陪伴都有温度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