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238        发布时间:[2020-06-30]

  

  一切安排好了之后,范闲来到了卧室,柳氏伏在床边似乎已经昏睡了过去。他小声将她叫醒起来,与她在侧厢里私语了一阵,柳氏犹有泪痕的脸上渐渐露出决断之意,点了点头,接受了这个安排。也不知道范闲许了她一些什么,是怎样说服她的。

  夜渐深了,秋圆之中虫鸣早无,若若正陪伴着柳氏,范闲走到昏沉沉的弟弟身边,望着他那张睡梦之中,犹咬牙恨着的脸,望着那几粒直欲喷薄而出,高声喊不平的麻子,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从桌上取下印泥,从怀中取出史阐立拟好的文,将思辙的几个手指在文上面用劲地摁了摁。

  看着雪白文上的鲜红指印,范闲满意地点了点头,从此以后,范思辙手上持有的抱月楼七成股,就正式转到了某人的手中,他与那间白骨为泥血为湖的青楼,正式割裂开来。

  婉儿知道他心情不好,扮了个鬼脸,却没有得到任何有效的反应,内心深处不免觉得自己有些没用,唇角微翘笑了笑。

  范闲也笑了笑,说道:“这件事情和你无关,小孩子,总是要出去闯闯才能成器的。”他忽然问道:“沈大小姐接回来了?”

  “在西亭那边。”婉儿解释道:“冬言公子已经去了。”

  “好。”范闲平静地应了声,就在思辙的床边坐了下来,想了想,还是重新站了起来,喊小厨房的人做了些干粮。自己却是在边厢端了碗热粥,一面吹着气,一面缓缓喝着,刻意给小言与沈大小姐一些重温旧情的时间。更重要地,是给柳氏留一些与儿子单独相处的时间。

  不知道过了多久,邓子越在家丁的带领下走了过来,对着他点了点头。

  范闲会意,也不想让别人帮忙,走进卧室亲手把范思辙抱到了后院处的角门外,登上了马车。范思辙依然昏昏沉沉地,柳氏咬着嘴唇上来亲腻地抚摸着他的脸颊,他都没有醒过来,若若也是万般不舍地摸了摸他那厚厚的耳朵。就连婉儿的眼中都闪过一丝分离的黯然。

  只有司南伯范建依然沉”地睡去了,似乎根本不在乎自己的幼子,正要远赴一个陌生的国度。而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你们先走。”范闲对一脸冰霜的言冰云说道:“这件事情麻烦令尊了,出城的时候小心一些。”

  入夜之后,京都城门早闭,也只有监察院的人,才有力量悄无声息地送一个人出城。

  言冰云缓缓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问道:“你不一起?”

  范闲低着头说道:“在松林包那里会合,我还有些事情要做。”

  他地余光瞧的清楚。马车里的弟弟眼角带着泪光,明显已经醒了过来,却不知道为什么在柳氏地面前要装昏,范思辙的唇角抽搐着,想来心里一定很恨自己和父亲。

  四周的黑暗之中,除了启年小组,还有六处的剑手在待命,凭这一行的实力,除非二皇子那边动用了叶家地京都守备力量。否则是一定没有办法正面抗衡的。

  范闲站在马车下低头片刻,挥了挥手。

  马车缓缓地动了起来,朝着京都外面开去,后方范府后宅角门旁倚门而立的三位女子,都不由露出了戚容,柳氏悲色更盛。

  没有任何标记地几辆马车,就这样行走在京都幽静黑暗的街道上,也不知道言冰云是用了什么手段,出城之时竟是无比顺利,踏上了城外的官道,往着西北方行了小半个时辰,借着月光,看着前方小山上的矮矮林丛,便是到了松林包。

  车队在这里停了下来,等着范闲。

  马车里的范思辙在这个时候忽然睁开了双眼,眼睛里依然带着那一份戾横之色:“这一路流放,难道你们就不怕我跑了?”

  车厢里只有他与言冰云两个人,言冰云冷冷说道:“你是聪明人,当然知道应该怎么做。范闲为了你的事,动用了这么多手段,当然不仅仅是为了保你一个平安而已。”

  范思辙压低了声音骂道:“保他自己的名声罢了。”

  言冰云嘲笑应道:“如果只是保他自己的名声,直接把你送到京都府去,谁还能说他什么?”

  范思辙心里明白是这么回事,却不肯认帐,尖声说道:“那是因为父亲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尚大人?”言冰云寒冷地眸子里多了一丝戏谑之色,“尚大人的想法,又岂是你我这种年轻一辈所能擅自揣忖的。”

  范思辙有气无力地说道:“言哥,我哥是要……把我流放到哪儿去?”

  “北齐。”言冰云回答道。

  “啊?”范思辙面露绝望之色,长太息一声,与他的年龄极不相符的沧然而倒,直挺挺地躺了下来,却触到了后背的伤势,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惨叫。

  言冰云好笑望着他:“范闲的药……虽然有效,但很霸道,你就继续忍着。”这位当初在北齐上京的时候,也被范闲这样折腾过一道。

  ……

  ……

  “我下手有分寸,看着惨,实际上没有动着骨头,你装什么可怜?”范闲冷冰冰说着话,寒着一张脸走上了马车。

  范思辙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就想到先前挨的大家法,吓的打了个冷噤。

  “做什么去了?”言冰云皱眉看了他一眼,“时间很紧要。”

  范闲将背上扛的那人放了下来,丢在了范思辙的身边。车厢里顿时散发出一股淡淡地香气。范思辙一惊,看着那女子柔媚的面宠,不由大惊失色,对范闲吼道:“你把她怎么了!”

  被范闲掳来的。正是抱月楼那位红倌人妍儿。

  范闲看了范思辙一眼,嘲讽笑道:“这么可怜她?看来你的性情虽然阴狠,但还是继承了父亲怜香惜玉地优良基因……开妓院的时候,怎么不怜香惜玉一把?”

  范思辙和言冰云都听不懂基因二字,只是更奇怪于为什么范闲会把这个姑娘掳了过来,当然,凭范闲的身手手段,抱月楼今日又是人心慌慌,想悄无声息地掳一个妓女,实在是很容易的事情。

  “她是你的第一个女人?”范闲看着弟弟的双眼。柔声问道。

  范思辙想了会儿后,点了点头,眼中流露出乞怜的神色。想求哥哥放了那个女子。

  范闲摇头叹息道:“你果然是比我强啊,十四岁就开了苞……,接着哈哈大笑了起来,旋即正色说道:“我知道你对这个女人的态度与众不同,我也查出来,她对于你还有几分情意……虽然你年纪只够当她弟弟。”

  范闲忍不住唇角又翘了起来。

  “抱月楼以后不会太平。这位叫妍儿的姑娘留在那里,我想你也不会放心……我更不可能将她接到府里,就算父亲允许。柳姨也要将她杖杀了。”范闲平静说道:“想来想去,你这一路北上,虽说是趟磨砺,但太过孤单寂寞,对于心性培养也没有好处,所以把她带来陪着你。”

  范思辙和言冰云瞪大了双眼,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流放出京,居然还带着位红倌人同行?这到底是流放还是度假去?

  “哥……你到底想做什么啊?”范思辙是断然不信,自己在整出这么大件事情之后。还能保有范府二少爷都很难拥有地出行待遇等级!他有些口齿不清地说着,惶恐地看着范闲那张平静的脸,竟是连自己身体所受的痛楚都淡忘了许多。

  言冰云看着范闲,觉得好生莫名其妙,有些不知所谓地摇了摇头,拍拍范思辙地肩膀:“你这哥哥,还真是位妙人。”

  他下了马车,将车厢留给马上就要分开的兄弟二人。

  ……

  ……

  没有多久沉默,范闲便静静望着思辙说道:“先前为什么不和你母亲告别呢?”不等他回答,又问道:“知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我会这么生气,而父亲和我决定把你送走?”

  范思辙低下了头,思考片刻后说道:“把我送走……一来我不用担心京都府办抱月楼的案子,就算是畏罪潜逃也罢,总之没有这个弊端了,家里也就可以放开手脚去与老二他们争一争。”

  “不错。”范闲有些欣慰地发现,弟弟在自己的薰陶之下,也开始以老二老三之类的名称来称呼皇子们。“二来……是对我地惩罚。”范思辙忽然抬起头来,忍着背后臀下的剧痛,哭兮兮说道:“可是我不想走啊……哥,北齐人好凶的,我在那边能做什么呢?”

  “做什么?”范闲很认真地回答道:“当然是你最擅长地事情,做生意。”

  范思辙傻呼呼地抬起头来,哪有半分抱月楼大东家的风范,问道:“做生意?”

  “是啊。”范闲说道:“父亲让我安排一下,我想了想,决定给你留一千两银子的本钱,你到上京之后,我会让人接应你,但是……我不会给你额外的帮助,如果你能在五个月之内,将这一千两银子的本钱,翻到一万两的数目,那我就真的认可你的能力,然后……”

  “翻十倍?”不等老哥把话说完,范思辙忍不住发狠吼道:“我又不是神仙!”

  “这是你的问题了。”

  “一千两银子地本钱太少了!”范思辙又羞又怒说道:“这生意做起来不丢死个人。”

  “什么狗屁逻辑,我们兄弟两个开澹泊局的时候,又花了多少钱?

  “呸!你有本事再去整本石头记给我卖,我担保能一千变一万。”

  “想得美!那姓曹的被我逼稿子已经逼疯了……还到哪儿去整去?”

  兄弟两个一通没上无下的对骂对吼之后。整个氛围才变得轻松了一些。范闲看着范思辙那张胖乎乎地脸,忍不住叹了口气:“外面风大雨大,父亲吩咐我不能太照顾你,一切事由。你都要小心一些。”

  范思辙沉默着点了点头,忽然开口说道:“哥哥,你说过,我是经商的天才,放心。”

  范闲又说道:“赶你出京,希望你不要怨我。”

  范思辙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

  范闲明白他的心里肯定会很不舒服,皱着眉头说道:“其实你刚才说的,那两条送你出京地理由……都是假的。”

  范思辙抬起头来,显得格外不解。

  范闲轻声说道:“就算你留在京都又怕什么?难道我连护你这么个人都做不到?随便往哪儿一藏。就可以等着这件事情淡了……我谅二皇子也不敢拿我如何,就算京都府敢查抱月楼的案子,难道他还敢当着咱们老范家的面大索京师?”

  “第二个理由。你说是为了惩戒你,这也只是说对了一小部分。”范闲望着一直昏迷中的抱月楼头牌,冷静说道:“你这一路北行,或许会吃些苦头,但比起你做过的事情来说。实在是很小的意思,如果我把你送回澹州,依***行事。恐怕你会更惨一些。”

  范思辙有些畏惧地缩了缩头,牵动了后背的伤势也不敢哼一声,心里却在想着,那你为什么一定要将自己赶到北边去?

  范闲缓缓垂下眼帘,说道:“我没有想到你做事情胆子会这么大,下手会这么狠……如果你依然留在京都,旁人看在父亲与我的面子上,总会有这样或那样地蜜糖来引诱你,往最深的渊谷中走……所以我觉得。你还是在外面经些风雨,或者对于你的成长来说,更有稗益。”

  他忽然冷冷看着思辙地双眼说道:“经商,自然要不择手段,但是其中的某个度一定要掌握好,过于锐利阴狠,总是容易受到反噬。更何况为人一世,与人为善总是好的,总是要尽量地往光明的面靠拢。”

  其实范思辙对于抱月楼的事情,一直还不怎么服气,毕竟在他看来,抱月楼是他成功地象征,其中隐着的一些不法肮脏事,实在是不算什么。他趴在长长的马车凳子上,哼哼说道:“这话说地……正义感十足,不明白的人瞧着了,还以为我这好哥哥和监察院没有什么关系,倒是太学里的木头引生。”

  话里的嘲讽之意十足,范闲却只是挑了挑眉头,他身为监察院提司,属下那些密探们专职做的就是黑暗事,区区青楼,无论是在阴暗污秽的浓度上,以及行事辛辣的层度上,都有着天壤之别,也难怪弟弟会对自己的管教不以为然。

  范闲笑了笑,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我本身就立身不正,用这些话说你……显得有些荒唐?”

  范思辙见哥哥温柔笑了,又开始惊恐了,自然不敢说话,但眸子里的黑眼珠却转了两转,显然就是这个意思。

  “我自然不是圣人,甚至连好人都算不上。”范闲说道:“可就算是一个浑杀地万人屠,如果他真的疼惜自己的家人,想来也会和我有一样的想法……做我们这行的,就算浑身渗着腥臭的味道,但依然想自己的兄弟清清白白,干干净净……或许是因为我们接触过人世间最险恶的东西,所以反而会希望你们能够远离这些照西。”

  范思辙听他不停地说“我们”,心有所疑。

  范闲想了想,将肖恩与庄墨韩的故事轻声讲了一遍,微笑着说道:“肖恩这辈子不知道杀了多少人,做了多少恶事,但他仍然一心想将自己的兄弟培养成为一位清名在位的君子……而且事实上,他成功了,庄墨韩也并没有让他失望,直到死前的那一夜。依然令我感佩……你哥哥我虽然不才,但肖恩能做到的事情,我也想做到。”

  他像是要说服弟弟,又像是在安慰自己:“做好人好。我也想做好人的。”

  ……

  ……

  范思辙初闻这等惊天秘辛,张大了嘴,半天没有说出话来,许久之后,才颤抖着声音说道:“可是……我一看庄大家注地那些经史子集……就头痛,哥啊,要我去做一代大家,难度大了点。”

  范闲气的笑出声来,骂道:“就你这脑袋,读自然是不成的。”

  范思辙讷讷不知如何言语:“那你说这故事……”

  “好好做生意。将来争取做个流芳千古的商人。”范闲笑着鼓励道:“商人……并不见得都要如世人想像一般,走阴险地路子,这个世上。也有些商人走的是阳关大道,依然一样能成功。”

  范思辙傻乎乎说道:“商者喻以利……挣钱就是了,怎么还可能流芳千古?阳关大道?就算做成了,还不是官府嘴里的一块肥肉?”

  “有我和父亲,你正经做生意。谁还敢把将你如何了?”范闲用宁静柔和的眼神望着他:“而且你忘了叶家?苍山上你和我说过,之所以你自幼对于经商便感兴趣,是因为小时候父亲抱着你的时候。经常和你提及当年叶家的声势故事,如果叶家那位女主人没有死,休说官府了,就连天下几个大国,谁又敢把叶家如何……”

  范思辙的双眼放光,却马上黯了下来:“青楼生意很挣钱的,比什么都挣。”他始终还是觉得,做生意还要什么脸面?挣钱为第一要素。

  范闲笑着说道:“我问过庆余堂的大叶,他说当年叶家什么生意都做。就是这些偏门不捞。首先肯定是叶家女主人的性别决定了,她一定会厌恶这门生意,另一方面大叶地解释是,偏门偏门……既然有个偏字,那么就算能够获得极大的利润,但归根结底不是正途……就像是大江之畔的青素绿水,虽然幽深不绝,却难成浩荡之态,你真要将生意这门学问做到顶尖儿,光在这些小河里打闹,总是不成地。”

  不知怎的,范闲越说越是激动,或许是触动了内心最深处柔软的所在,朗声说道:“人活一世不容易,做什么都要做到极致,当商人?那就不能满足于当个奸商,也不能满足于当个官商,甚至是皇商……商道犹在,你要做个天下之商,不但能富可敌国,还要受万民敬仰,流芳千世才是。”

  他说的天地悠悠,范思辙却是有些头痛,无奈地看了兄长一眼,说道:“叶家当年连军火都卖,帮着咱们大庆朝硬生生把北魏打碎了……北边那些百姓可不怎么喜欢她……要说经商的手段,抱月楼……我不过用了些下作手段,袁大家不过杀了几个妓女,叶家那女主人却不知让这世上多了多少冤魂,哥哥,这话……”

  范闲一时语塞,无趣地挥了挥手,止住范思辙地继续比较,说道:“总之,欺压弱小这种事情,总是没什么太多意思的。”

  ……

  ……

  范思辙忽然忧愁说道:“哥哥,我是真的不想离开京都。”又说:“父亲母亲在京中,哥哥代孩儿尽孝。”他知道只有自己远离了京都,抱月楼一事才会真正平息,二皇子用来拉拢范家地利器便会消失无踪,虽然范闲一直坚决不承认这点,但看父亲的决定,便知道自己为家里确实带来了一些麻烦。

  而且经过范闲的一番说话,十四岁的少年心中也涌出了一些冲动,如果人生一世,真能达到当年叶家女主人的境界——那该是多么有成就感的一件事情?

  范闲点了点头,应了下来,又附到他的耳边轻轻说了几句什么,最后交待清楚在上京城里可以信任的几个人。

  范思辙骤闻兄长的真实意图,一时间不由有些呆了,内库……向北方走私……崔家……那么庞大地银钱数目……自己有这个能力吗?

  


 
第二届「怪谈文学奖」征文及笔会邀你参与!
2020“重庆杯”《中国最美游记》第四届文学艺术大赛征稿邀请函
辽宁文学馆2020年度“夏天好书”暨小学生暑假书单揭晓
《浔阳晚报》“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征稿启事
关于征集2020年度“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 书稿的通知
“巴山夜雨诗歌奖”全国征稿活动启事
《中国诗歌》2020年度“民刊诗选"征稿启事
《星星·散文诗》“圆梦小康”全国散文诗大赛征稿启事
儿童杂志征集适合小学生的主题综合策划类稿件
“美哉千岛湖” 第一届旅游故事大赛征稿启事
“万里茶道”全国文学创作大赛征稿启事
“安小童之家”小学生作文征文启事
“我家的端午”2020年端午节主题征文活动
“助残脱贫·决胜小康”征文启事
《北京晚报》征稿启事
第五届“中国天水·李杜诗歌奖”即将截稿!
第四届“诗探索·中国春泥诗歌奖”征稿启事
关于举办“讲繁峙故事,品滹源味道”作品征集大赛的启事
端午“粽情诗意”诗歌征集活动启事
“我爱古鲁板蒿,情系古鲁板蒿”为主题的散文、诗歌、小说、报告文学、故事等征文大赛
更多...

臧克家

石评梅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恒昌创始人兼CEO秦洪涛:我们正处于科技创新的战略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