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於可训 来源:中国作家网  本站浏览:215        发布时间:[2020-06-28]

  

  三嫂成了歌子,是1959年冬天的事。

  我们那地方把疯子叫歌子。为什么这样叫,连方言学家也说,无从查考。其实,用不着查考,人成了疯子,整天呀呀唱唱的,可不就是歌子。子在古代汉语中,既指男子,也指女子,之子于归的子,就是指女子。照这样说,那歌子就该是唱歌的女子了。唱歌自然是一件很文明的事,所以,我们那地方的人背后都说三嫂是文歌子。文歌子不打人,光唱歌。唱高兴了就笑,唱悲伤了就哭。有时候一边笑一边哭,不知道到底是笑还是哭。

  三嫂在没歌之前,是我们那儿的大美女。乡下女人的皮肤黑,三嫂的皮肤白。白得经过一个双抢季节的日晒夜露,依然如故。颇有点千晒万晒只等闲,要留清白在人间的味道。白皮肤的三嫂,还有一样与乡下女人不同,就是她的脸儿红。红脸蛋的女人多得是,尤其是年轻姑娘。要不歌里也不会唱你的脸儿红又圆哪,好像那苹果到秋天。三嫂的不同之处,就在这皮肤白。我们那儿的人蒸发糕,嫌筷子头点的吉祥志像脸上的痦子,不好看,喜欢用刷子在发糕面上刷上一圈桃花汁儿。这圈桃花汁儿倘若刷在荞麦发糕上,就像黄脸婆抹胭脂,显不出色儿来,只有在那雪白的米糕上刷上这么一圈,蒸出来蓬松松的,红扑扑的,才有那么一点白里透红的味道。三嫂就有这么一张白里透红的脸。这张脸配上一个削肩细腰宽臀的身段,三嫂在出嫁前不知道迷倒了多少后生。

  说到三嫂的迷人,还有一段故事。说是有一年,她跟她爹去了一趟县城。她爹说要跟她买一段布料,给她做件新衣裳。正在挑选衣料的时候,却发现旁边有个后生,正在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乡下的女孩子很少被人盯着看。这后生这样看她,三嫂觉得很不自在。白里透红的脸上,不知不觉间又飞起了一团红晕。就下意识地换了一个地方,到她爹的那边站着。谁知这后生又跟了过来,还是盯着她看。直看得三嫂心里发毛,放下布,拉起她爹转身便走。出了西门,上了回家的公路,回头一看,那后生还在后面跟着。三嫂的爹觉得这后生好生无礼,就停下脚步,等他走到近前,冲着他大喝一声说,看么事看,有么事好看的,再看,我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那个后生这才如梦方醒,连忙躬身道歉,撒腿跑开了。

  这后生是县中的一个学生,名叫何树林,他爹是县中的美术教师。他当年正读高三,不久便考上了中央美术学院。上了大学之后,不知道从哪儿打听到了三嫂的姓名,弄到了三嫂家的地址,从一进校就开始给三嫂写信。乡下人很少收到外面的来信,中央的大学有人跟三嫂写信,就更是一件稀罕事儿。三嫂只读过小学三年级,信上有许多字认不下来,就请念过初中的三哥帮她念。

  三哥三嫂一个住村东头,一个住村西头,小时候不在一起玩,长大了交往也少。加上三嫂家是外来户,杂姓,多少还是有些生分。头一回,三哥从队委会把信带回来送给三嫂,三嫂觉得稀罕,就要三哥拆了念给她听。念了几句,三哥的脸就红了,三嫂也跟着脸红了,一把把信从三哥手里抢过来,不要他念了。后来,三哥再带信来,三嫂接过信就跑,再也不要他念了。过了些时,这些信积攒得多了,三嫂的心里又像有蚂蚁在爬。就又跑到队委会,请三哥一封一封拆开来念给她听。三哥是大队会计,常在队委会办公。

  何树林的信来得勤,三天两头的都有。好像他不上课,也不画画,专门给三嫂写信。这些信都写得很长,里面的话都很肉麻,三哥三嫂都没有听过。所以不论是念信的三哥,还是听念的三嫂,都弄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像得了疟疾病。有一封信中,还夹了一张画,画上画的就是三嫂。只是让三嫂穿的衣裳太单薄了,里面什么都看得出来。弄得三哥就像被马蜂蜇了,忽地一下从凳子上跳起来,一把把画塞到三嫂手里说,不念了,不念了,下流,下流,太下流了。三嫂接过画,只看了一眼,转身就跑,一边跑一边把手里的画撕个粉碎。回到家里,还禁不住心里怦怦乱跳。也像三哥一样骂着,下流,下流,真是下流。

  画是撕了,人也骂了,何树林的信还是三天两头地寄过来。有一天,三嫂又禁不住找到三哥,说,你再帮我看看,又说了哪些下流话。三哥好像也有这个意思,接过信,二话不说,又帮着念了起来。这回念的信里,有一封信中还夹了一首古诗,三哥的古文水平不高,许多字都不认得,有些句子也读不下来,只有开头的几句,勉强懂得个大概,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三嫂就问三哥这话是什么意思,三哥说,意思就是说,你是个美人儿,见了你就忘不了。一天见不到你,就想你想得发狂。三哥说得很认真,就像说自己的心里话一样,弄得三嫂浑身发燥,白里透红的脸上,只见得到红的,见不到白的。

  三哥和三嫂就这么一来二去的念着何树林的这些信,日子久了,就把他俩自己也念进去了。三嫂还是那个三嫂,三哥却变成了何树林,觉得他念的信里的那些话,好像也是他自己心里想要说的一样。渐渐地,三嫂也觉得三哥念的那些话,不是何树林说的,而是三哥对自己说的。经过这么一变,这以后,三哥和三嫂都不觉得信中的那些话肉麻下流,而是觉得情真意切,掏心挖肺,句句中听。结果是,念的越念越想念,听的越听越想听。到了最后,在一起念信,就成了三哥三嫂的日常功课。有几天没在一起念信,两人都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像丢了魂儿似的。

  就在三哥三嫂念信念出了一点意思的时候,忽然有一天,送信的邮递员说,以后这信就没得送了,这是最后一封。三哥问是何故,邮递员说,你们还不知道哇,县中何老师的这个儿子休学回家了,说是得了神经病。三哥就问,好端端的怎么就得了神经病。邮递员说,还不是为了你们村的这个女的。何老师的儿子害了相思病,整天茶不思,饭不进的,哪有心思读书,搞久了,就得了神经。乡下人搞不懂神经病和精神病的区别,把所有的心理疾患都叫做神经病。

  这事儿要是放在今天,男女双方都要暴得大名。何树林和三嫂虽然都不是明星,比不得明星的绯闻,但就冲何树林的这点痴情,也会让无数少女感动莫名,让一样痴情的男生魂牵梦萦。那年月风气保守,乡下尤甚。何树林为三嫂得神经的事一传出去,三嫂不但没有粉丝拥趸,成为青春偶像,相反,却招来了狐狸精的骂名,说她皮红肉白,妖里妖气,专会勾引男人。

  三哥的爹是大队书记,虽然他也知道这事与三嫂无关,但却要三哥与三嫂断了往来。三哥的爹跟三哥定过一门娃娃亲,说好了今年冬天上完水利之后,就把三哥的婚事给办了。三哥的爹不想在三哥成婚之前沾上坏名声。

  这年上水利是到后山修水库,三哥和三嫂都上了水库工地。正好,三哥未过门的媳妇也在工地上。三哥这个未过门的媳妇姓黄,名叫黄菊香,是后山当地人,栗林大队的妇联主任。黄菊香是那种体格壮实的农村姑娘,从小跟她爹上山砍柴,钻林子打猎,到深涧里捉鱼,上树梢上抓鸟,养成了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野辣性子。听说三嫂也在工地上,有一天,就找到三嫂的工棚,当着众人的面说,你们的事,我都听说了,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我知道,你们中间就碍着我,那好,趁我们都在工地上,三人对六面,自己作个了断。这不关大人的事,新社会了,婚姻大事,自己作主。我们是娃娃亲,你们是自由恋爱,谁跟谁都有理。

  大跃进的年代作兴打擂台,黄菊香的了断方法,也是打擂台。不过,不是真的上擂台比武,而是比赛挑土。说好了,她和三嫂一人挑三十担土上水库大坝,中间不能歇气,谁输了,谁退出。

  那时节,水库坝顶已有三四层楼高,一担土少说也有七八十斤重,黄菊香像一架滚动电梯,肩膀上架着竹扁担,两只手提着畚箕系,健步上下,如履平地,不到顿饭工夫,就挑完了三十担。再看三嫂,开头还行,到十担头上,就吃不住劲,后面就有点磨磨蹭蹭,到最后,只好生拉硬拽地往上爬。勉强挑完了三十担,还来不及倒土,就一屁股跌坐在坝顶上,再也起不来了。

  围观的民工人山人海。乡下人只看过戏台上的比武招亲,抛绣球择婿,没见过比挑土定男人的。觉得这是古今少有的稀罕事,机会不能错过。看到兴奋处,不论是强者,还是弱者,是胜出还是落败,都为她们鼓掌喝彩。一时间,水库工地上掌声不断,呼号震天,直到三嫂跛着双腿从水库坝顶上走下来,掌声和欢呼声才停了下来。

  正当人们屏息静气,等待观看这场好戏的落幕,却不曾想在他们眼前,又上演了更戏剧性的一幕。就在三嫂从坝顶上下来,刚走到坝脚的时候,黄菊香就快步走上前去,拉起三嫂的手,对众人说,都看到了吧,我比她力气大,挑土她挑不过我。可惜挑对象不是挑土,不能靠力气,要靠缘分。又转过脸对三嫂说,我跟他没缘分,是父母包办,你们接着好吧,我退出。说完,又颇带煽动性地问众人,大家说对不对呀,好不好呀。众人就架秧子起哄,异口同声地说,对呀,好呀。弄得三嫂哭也不是笑也不是,一把推开黄菊香,跛着腿跑回工棚去了。

  事情到了这一步,三哥和黄菊香的父母都没什么好说的了。从水利上回来,过完年,三哥和三嫂就把婚事办了。新婚之夜,三哥给三嫂念了四句古诗,就是何树林的信里写给三嫂的那几句。不过,三哥念的时候,摇头晃脑,说念又不像念,说唱又不像唱。三嫂觉得怪里怪气的,就问三哥从哪里学来的。三哥说,为这首诗,他去请教了教过私塾的大伯,大伯教给他念的。还说这是吟,不是念,古诗只有这样吟,才能出味儿。三嫂也学着吟了一遍,觉得那味儿还真是不同。新房里有一对红烛,没有交杯酒喝,两人就在这烛光下,你吟过来,我吟过去,像一对初恋情人在倾情表白一样。

  三哥和三嫂的婚事办得很简单,原因是这年正闹春荒。连肚子都填不饱,哪有闲钱大操大办。去年吃食堂,把所有的存粮都吃光了。好不容易熬到秋收,又因为先涝后旱,加上病虫害,到手的粮食交了公余粮,还是不够糊口。为了来年春耕垫足底肥,多收几担粮食,秋收过后,队上就派三哥带上青壮后生,下湖去打湖草。湖草是我们那儿的农田底肥,头年打上来,晒干了,捆成捆,堆成垛,留着来年春耕备用。打湖草的队伍要人搞后勤,三嫂就跟几个年轻媳妇随着队伍出发了。

  打湖草的处所,是湖那边的一片浅水滩。近处的湖滩都被政府安排上乡来的灾民,圈起来种菜种庄稼,要打到湖草只能舍近求远。去湖那边的浅水滩要经过湖中间的一个深水区。这片深水区平时静如处子,但在幽深的湖水下面,好像有一个巨大的涡漩,船一靠近,就可能被吸附进去,所以过往船只,都要小心翼翼地绕着走。湖上行船不像江上海上,有航标灯塔,放眼望去,横无际涯,近处没有参照系,远处的参照物又看不见。幸好湖中间有一座小山,山脚下的沙滩上有一块巨石,兀立如巨人,勉强可以当作航标用。只是到了晚间,晦暗不明,看不清巨石的方位,所以夜晚也就无人敢驾船从这片水域附近经过,生怕偏离了航道被吸附进去。

  打湖草是一件很累人的活。人站在齐腰深的水里,胁下夹着一把腰镰,就像草原上的哈萨克人用长把钐镰割草一样,从右向左,在水底下用力划一道半圆的弧线,便有绿草如青萍浮起,瞬间铺满湖面。而后用绳索圈拢,用铁叉叉到船上,运往岸上晾晒。等晾晒干了,再成捆堆垛,等待装运。

  三嫂和几个年轻媳妇说是来帮打湖草的队伍搞后勤,其实没有什么后勤可搞。吃的是自带的干粮,无非是些焦米粉芥菜粑之类的便于携带的食品,只需烧点开水就可进食。衣服也无须浆洗,反正每天都泡在水里,上来换一套干的,只需三嫂她们帮忙晾晒一下就行。都是些水里的活,船上的活,既要力气,又要技术,三嫂她们什么忙也帮不上,只能眼看着干着急。

  开头一段时间还好,过了些日子,什么问题都来了。带来的干粮吃得差不多了,换洗的衣服水泡了又晒,晒了又泡,抖一抖,都成了烂菜叶子。队里虽然派人送过一次粮食来,但带的油盐却不多,没几天就吃完了。多日不吃油盐,不见荤腥,男人们都觉得浑身乏力,有的还起了浮肿。到了晚上,一个个垂头丧气,不是低头抽闷烟,就是趴在窝棚里睡觉,连有媳妇在身边的,也无心亲热。

  三嫂就跟同来的几个媳妇商量,要大家都想想法子,给男人分分忧,解解难。那年月的媳妇都是能干婆,说想办法,办法就有了。过了两天,男人们就吃上了整条的水煮鱼和鱼油炒的水芹菜,没有盐,就从鸡头苞梗儿里绞出咸汁儿来当盐。鱼油炒的菜腥气逼人,鸡头苞梗儿里的那点咸汁既压不住腥气,也吊不出鲜味儿,男人们还是吃得津津有味,到底是见到了一点油花子,尝了一点咸味儿,沾了一点儿荤腥。就问这些东西是从哪儿来的,三嫂和媳妇们说,就兴你们靠湖吃湖,就不兴我们也吃点儿,哪儿来的,湖里弄的呗。男人们就夸这些媳妇能干。到了夜晚,三嫂又让这些媳妇们学着水库工地上过夜的样子,在湖滩上点起几堆火。然后把男人们从窝棚里叫出来,围着火堆坐着。三嫂就和这些媳妇轮番唱些山歌小调给男人们听。不管会唱的,不会唱的,都要唱。唱高兴了,这些男人就拼命鼓掌,有的还要再来一个。有那在三哥三嫂新婚之夜听过墙根的,就说,三哥三嫂会吟诗,大家又起哄着要三哥三嫂吟诗。三哥三嫂只好轮番把那几句诗吟了一遍。三哥见这办法能缓解大家的情绪,给大家提神鼓劲,就要三嫂和这群媳妇天天晚上给大伙儿唱歌。她们当中,大家公认三嫂的歌唱得最好,有事无事地就怂恿她唱。唱习惯了,三嫂自己也时不时地要来上几句。本来不会唱歌的三嫂,渐渐地也爱上了这些山歌小调。

  转眼到了冬天,吃的喝的没有了,又没带足过冬的衣物,男人的情绪又开始低落,天天晚上唱歌也不管用。三哥就决定回队上一趟,去取些食品衣物过来。原打算三哥一个人回去,三嫂说要给三哥作伴,就一起驾上小船出发了。

  三哥三嫂出发的时候,天气还是好好的,走了半日,湖上突然刮起了这个季节常见的西北风。三嫂一边指着岸上的参照物,一边叮嘱三哥尽量沿着湖岸向前划。划着划着,三哥渐渐地就觉得手上的船桨吃不住劲,你拼命往左,船头却不断向右,不一会儿工夫,就被风刮离了湖岸。失去了参照物,三哥和三嫂都很紧张。三哥说,万一不行,你就跳船,我给支船桨给你,你抱着它逃生。三嫂喝断三哥说,别说丧气话,你把好方向,朝正前方划,不要左右摇摆,现在离湖岸还不算太远。正说不要左右摇摆,三哥就感到船在他脚下已经剧烈地摇摆起来。三哥知道,他们已被那片深水区的涡漩吸住了,再不逃命就晚了。就对三嫂大叫一声,快跳船。三嫂还没回过神来,就见一支大桨朝她横扫过来,她眼睛一黑,就同那支船桨一起飞到水里了。紧接着,三哥脚下的那条船也像陀螺一般在水中直立起来,打了一个旋儿,就不见了影子。在最后的那一瞬间,三嫂亲眼得见三哥像一粒弹子一样被弹出船外,又呼的一下跌落到湖水里,连一点声响也没听到。

  三嫂抱着那支船桨,侥幸逃得性命,回家烧了三天三夜,人事不醒。醒来后就成了歌子,整天披头散发,蓬首垢面,呀呀唱唱,谁见了都觉得心疼。

  歌了的三嫂唱的,还是打湖草时跟那些年轻媳妇唱的山歌小调,有时候也吟诗,吟的也还是新婚之夜跟三哥吟的那四句。每天都有一大群孩子跟在她后面,听她唱。她不打人,也不吓唬这些孩子们,孩子们都很喜欢她,跟着她这条弄里出那条弄里进,像大年初一挨门串户赶着拜年一样。三嫂有时候也哭,哭得惊天动地,痛彻心肺。哭过了也会清醒一阵子,口里叫着三哥的名字,把对三哥说的私房话,也说出来了,比电影里的洋学生说的还肉麻。村里的嫂子媳妇就忍不住嗤嗤暗笑,笑过之后,又鼻子一酸,禁不住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起来了。

  歌了的三嫂只在村里乱跑,从不到外村去,所以家里人也很放心,不怕她丢了,也不怕外人欺负她。三嫂的娘婆二家都带她去看过中西郎中,但总不见好。渐渐地,大家也断了念头,心想,就当一个不醒事的孩子养着,不少她吃穿,也不指望她做个什么。

  就这样过了一些日子,忽然有一天,家人发现三嫂不见了,就派人四出寻找。找遍了周围的几个村子,都说没有见她来过。三哥的爹正要到公社去报案,却听村里下湖的人来说,他们驾船从湖上经过时,远远地望见湖中那座小山脚下的巨石上,好像站着一个人,手里好像还举着一个什么东西,疑心那就是三嫂,就要三嫂家派人去看看。

  派去的人回来说,果然是三嫂。只不过,她不愿跟他们回来。去的人想把她硬拉回来,她反而拉着他们去看她的住处。原来,这山上有一座废弃的尼姑庵,里面床灶桌凳俱全,三嫂失踪的这些时就住在这座尼姑庵里。见拉不回去,派去的人就回来向三哥的爹如实禀报。三哥的爹说,我知道那座尼姑庵,是去年搞破除迷信时废的。她既然不愿回来,还知道带你们去看她的住处,就说明她已经醒过来了,家里给她多送些衣物吃食就是。又打发三哥的娘上山,帮着三嫂收拾一下,好让她住得舒服一点。这以后,三嫂就一直住在这座废弃的尼姑庵里,歌病果然日见好转。

  自从三嫂住进了这座尼姑庵之后,湖中小山下的那块巨石,就真的成了一座航标灯塔。白天,只要从山上望见远处有船过来,三嫂就站上巨石,手举一支长杆,杆上挂一块白布,像画上画的自由女神一样。过往船只要看见这块白布,就知道该怎么绕着走。有人说,这三嫂也是,举个什么布不好,举块白布,像挂孝的,多不吉利。也有的说,她这是给她男人招魂,她男人的魂回来了,一定保佑我们平安,有么事不好。到了夜晚,来往的船只稀少,三嫂有时提一盏马灯,有时点一支火把,高举着站在巨石之上,真的像灯塔一样为过往船只指引航向。

  人们都习惯了这个歌了的女人建造的这座航标灯塔,过往的船只只要哪天没见到那块白布,哪夜没见到那片光亮,就都放心不下。都要说,是不是病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是不是又歌了。回去之后,还要派人带点东西上山去看看,直到报说平安无事,才放下心来。

  说话间就到了这年秋天,沿湖一线的生产队都派出船队到湖对面的浅滩去打湖草,载人的,送物的,装运湖草的船只往来如梭,日夜川流不息。偏偏这时候湖上的西北风越刮越猛,三嫂的马灯和火把常常被风吹熄。这天半夜,有只装运湖草的大船从湖上经过,远远地就看见一只火红的灯笼挂在半空,只是这只灯笼好像在随风飘动,不一会儿就消失得无影无踪。驾船的说声不好,掉头就朝巨石方向看去,巨石隐约可见,石上却空无一物。船上的人就想法把船靠到巨石边上,发现不远处的湖滩上似乎躺着一个人。走近一看,正是三嫂。就把三嫂弄到船上,一面派人去三嫂家报信。

  据后来公社民政来调查的人说,三嫂用一只水桶粗的鱼笼糊了一个大红灯笼,里面用饭碗装了半碗松油,她想用这只大灯笼代替马灯和火把,一来不容易被风吹熄,二来也可以照得更远,看得更清。可是她没有想到,这么大的灯笼,她在大风里怎么能拽得住。民政的人说,大约是风把灯笼吹走了,她想拽,没拽住,反倒被灯笼带下了巨石,摔倒在湖滩上。临走的时候,民政的人又说,她既然能做这么大的灯笼,说明她的歌病已经好了,否则,没有这样的想法和心窍。

  三嫂的歌病可能真是好了一阵子,可是经过这次惊吓,又犯了。从床上起来以后,又像以前那样披头散发,蓬首垢面,呀呀唱唱。村里人都摇头叹气说,造孽呀,造孽呀。这是中了那门子邪,犯了又好,好了又犯。

  没有了三嫂这个这个航标灯塔,有几次又差点翻船死人。行船的人都说,看来,没有这个歌子灯,还真的不行。歌子灯就这样叫开了。也有的把歌子灯叫歌子墩,说夜晚是灯,白天是墩,都墩墩实实地立在那里,有了她,我们心里才觉得踏实。

  忽然有一天,有人发现,那块巨石墩上的灯又亮了,就觉得奇怪。近了一看,才知道巨石上新安了一尊塑像,是个女的,长相像极了三嫂,手上举着一个白色的火把,白天像一束白绸布在随风飞舞,夜晚像一弯明月通明透亮。

  看见的人就去告诉三哥的爹。三哥的爹说,我知道了,那是何树林搞的。你三嫂的像是何树林雕的,也是他去安上的,里面装了电池,一天到晚火把都会亮,电池用完了就会有人来换。三哥的爹说,何树林的神经病好了,早已复学了,现在是个雕塑家。他来过村里,到过我家,也见过三嫂。他说,三嫂的歌唱得真好,可惜他都听不懂。他只听得懂三嫂吟的诗,他说,那是他在信中写给三嫂的,听说三哥生前也会吟。何树林说,他年轻时不懂事,请转告三嫂,多多原谅。他说,她会好的,迟早。

  於可训,1947年3月生,湖北黄梅人。现任武汉大学人文社会科学资深教授,博士生导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湖北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长江文艺评论》主编。曾任中国写作学会会长、湖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著有《於可训文集》10卷。近年来发表小说《地老天荒》《特务吴雄》《才女夏娲》《幻乡笔记》等。

  


 
第二届「怪谈文学奖」征文及笔会邀你参与!
2020“重庆杯”《中国最美游记》第四届文学艺术大赛征稿邀请函
辽宁文学馆2020年度“夏天好书”暨小学生暑假书单揭晓
《浔阳晚报》“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征稿启事
关于征集2020年度“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 书稿的通知
“巴山夜雨诗歌奖”全国征稿活动启事
《中国诗歌》2020年度“民刊诗选"征稿启事
《星星·散文诗》“圆梦小康”全国散文诗大赛征稿启事
儿童杂志征集适合小学生的主题综合策划类稿件
“美哉千岛湖” 第一届旅游故事大赛征稿启事
“万里茶道”全国文学创作大赛征稿启事
“安小童之家”小学生作文征文启事
“我家的端午”2020年端午节主题征文活动
“助残脱贫·决胜小康”征文启事
《北京晚报》征稿启事
第五届“中国天水·李杜诗歌奖”即将截稿!
第四届“诗探索·中国春泥诗歌奖”征稿启事
关于举办“讲繁峙故事,品滹源味道”作品征集大赛的启事
端午“粽情诗意”诗歌征集活动启事
“我爱古鲁板蒿,情系古鲁板蒿”为主题的散文、诗歌、小说、报告文学、故事等征文大赛
更多...

臧克家

石评梅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恒昌创始人兼CEO秦洪涛:我们正处于科技创新的战略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