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林希 来源:  本站浏览:44        发布时间:[2018-12-06]

  

  从1978年开始,我又开始文学创作,最先是写诗。

  1978年冬天,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胜利召开,国内政治生活出现了春意盎然的大好局面。此时,我还在工厂,虽然已经脱离体力劳动,恢复干部身份,但重回原来的工作单位,还是一个想也不敢想的美梦。

  就在此时,文学园地开始复苏,不仅是国家级的文学刊物相继复刊,各地也纷纷创办了文学杂志,同时更出现了原来没有的大型文学期刊,停刊多年的《收获》等杂志也获得了新生。最为可喜的是,于文学杂志相继面世的同时,更出现了许多年被剥夺了写作权利的作家、诗人的名字和他们的新作。

  被发落到工厂劳动之前,我是天津市作家协会的编辑,离开作家协会的同时也被剥夺了写作权利,自此二十多年时间,我没有发表过一个字的“作品”。以写作为专业的读书人,说是不染指文字是不可能的,二十年间,我也偷偷地写过几部“作品”,其中一部“作品”,杂志编辑部已经要我再三修改定稿,并通知我准备发表。但是,突然一封退稿信,“作品”被冷冷地扔了回来,我想一定是编辑部经过调查,得知我还没有发表“作品”的权利,才忍痛割爱了。

  好心人劝我,死了那份心吧,每月几十元工资能够养家活命,就过平安日子吧。

  就在我准备过平安日子的时候,改革开放大潮中出现的新时期文学到来了,报纸上陆续出现了久别文坛的作家、诗人的名字和他们的新作,许多文学杂志相继出刊,可对于像我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来说,绝对是不可能在上面发表作品的。

  也就在此时,中央文件下达,我于1957年受到的不公平对待彻底撤销了。如此,我在政治上得到解放,重新获得了写作和发表作品的权利。从1978年开始,我又开始文学创作,最先是写诗,我把第一组诗歌作品,寄给了诗刊杂志社。两个月后,我突然在报纸上看到《诗刊》杂志的出版广告,《诗刊》杂志的目录里有我的名字和我写的组诗。

  随后不久,我又将两首诗歌投寄到天津日报社,很快便在“文艺周刊”上发表了。终于,被剥夺写作权利长达20年之后,我又开始了我的文学追求。

  大约在1979年冬天,《诗刊》编辑部来信,希望我有机会到北京的时候,到编辑部一趟,正好我所在的工厂派我去北京出差,趁机找到《诗刊》编辑部,一位编辑接待我,随后这位编辑对我说,《诗刊》编辑部主任想和我见见。随之,一位中年人走了进来,寒暄之后,编辑部主任自我介绍说:我是邵燕祥。

  这一刻,我预感到一个信息,我真的回到文学事业上来了,文学事业已经张开双臂等着我的回归。

  和邵燕祥先生谈了许久,邵先生鼓励我放下包袱,解放思想,努力写出新的作品。

  在邵燕祥先生的支持和鼓励下,我继续写作,不到一年的时间,我写成了一组短诗《无名河》,写我自己二十几年的屈辱经历。我将这组诗的几十首寄给《诗刊》,不久收到《诗刊》通知,告知我准备留用,最先准备发表20首,只是后来一改再改,到了1980年,只发表了10首小诗,这10首小诗受到读者关注,成为了上世纪80年代中国诗坛的重要作品。

  调回到天津市作家协会后,在天津日报社的老朋友邹明同志鼓励下,我把这些年的经历写成了《十劫须臾录》。

  在此之前,天津几位于1955年被涉及胡风事件的朋友,相继有了消息。我收到了同时在天津文联被划为胡风分子的朋友余晓的来信,余晓在信中告诉我,他一直在郊区的一个村子里,现在已经不再劳动了,还在等待安置。

  收到余晓的信,我立即乘郊区长途汽车按照他告诉我的地址去看他,天津朋友都知道,余晓是我的好朋友,1955年,我20岁,余晓30岁,我俩是在同一幢房子里接受审查的。

  余晓告诉我,平反胡风冤案已经提到中央议事日程,目前还有一些阻力,我们要相信党,相信党拨乱反正的英明决策。

  看过余晓之后,一天晚上,余晓突然到我家来。告诉我市文联已经把他接了回来,先住在文联大院的小房里。余晓还对我说,文联领导也提到我的事情,说是先把林希调回来,不好安排就先在家里住着。

  随后,市文联找到我,接待我的是当时天津文联秘书长方纪文。方纪文一看见我,就喊着说,这不是当年那个小林希吗!是呀,当时我已经45岁了。方纪文老领导对我说,你先等等,你的问题好解决,不会很久,回来吧,应该干点事了。

  大约过了两个月吧,市委宣传部通知我到市里开会。会上宣布了对胡风事件的平反决定,还宣布了许多相关安排。这样,我调回了天津市文联,老领导万力决定,说原来是从编辑部走的,还回编辑部吧。

  调回到天津市作家协会,万力同志带我去拜访了方纪、李霁野两位老领导。两位老领导还记得我,对于我这些年的遭遇很是同情,并且鼓励我努力写作,挽回青春年华。

  《天津日报》的老朋友,时任《文艺》双月刊主编的邹明同志,鼓动我把这些年的经历写出来,以证明改革开放大好形势的来之不易。在邹明先生的鼓励下,我写了4万多字的《十劫须臾录》,邹明同志看过后,呈给石坚同志审处。不久,“文艺周刊”编辑宋曙光同志打来电话,说石坚同志终审后做了批示,同意发表。

  《十劫须臾录》在《天津日报》主办的《文艺》双月刊刊登后反响不错,几家文摘类报纸相继转载。后来,我把其中的部分文字合并到长篇纪实类作品《百年记忆》中,受到读者关注。

  在改革开放大环境中成长起来的新时期文学,也并非一帆风顺,但时间是检验文学作品的标准。

  在改革开放基本国策的指引下,中国文学出现了一个可喜的创作高潮,人们把这一现象称之为新时期文学。新时期文学关注现实,正视历史和社会,以无畏的精神参与拨乱反正的时代大潮,恢复了党和国家的光辉形象,对“四人帮”倒行逆施的极“左”路线,给予了无情的揭发和批判。

  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潮流中,新时期文学功不可没,新时期文学出现了许多足以传世的经典作品,更涌现出一大批有才华、有胆识的当代作家。只是,在改革开放大环境中成长起来的新时期文学,也并非一帆风顺,时时也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思想抵触。

  当时,北京出现了“歌德”与“缺德”的争论,一些作家看不惯新时期文学的社会批判精神,他们留恋高大全的写作模式,更留恋“领导出思想,群众出生活,作家出作品”的所谓三结合写作方法,于是向新时期文学发起攻击,把新时期文学视为是缺德派,但是这种粗暴的抵触,并没有阻挡新时期文学发展的迅猛之势,而是在新时期文学发展的大潮中失去了群众支持。

  在这种争论的同时,天津文学界也出现了某种波动,一次会议上,一位对新时期文学抱有偏见的作家,公然在会议上谩骂“现在写小说的没有好人”。听到这样的谩骂,我极其反感,当即就站起来反驳,虽然那次会上我和那位作家闹得很不愉快,但我知道新时期文学发展的大好形势来之不易,需要挺身而出保卫新时期文学,更要保卫改革开放的大好形势。

  可喜的是,新时期文学的发展并没有被来自“左”的攻击阻挡,几年时间,新时期文学更加发展壮大了起来,我自己是新时期文学兴起的受益者,在短短七八年的时间里,出版了四本诗集,并有幸获得两次奖项。第一次获奖,是中国作家协会1979-1980中青年诗人优秀作品奖,第二次是中国作家协会全国诗集奖,两次获奖的篇目,都是我的组诗《无名河》。

  当然,任何一个诗人、任何一部作品,人们都会有不同的看法,但时间是检验文学作品的标准,诗集《无名河》未必会成为传世作品,但至今有心的读者还记得它,这就是对我最大的鼓励。

  觉得我的生活积累诗歌已经无法包容,就想写小说,我开始了自己的文学探索。

  诗歌永远属于年轻人,随着时间的推移,对于诗歌写作,我已经感到创作激情开始淡薄了。也是正在此时,中国诗坛涌现出了新的美学流派,这一流派使传统的中国诗歌写作受到巨大冲击,我自己受传统写作影响极深,不可能随年轻人一起进入新的风格写作,但退出文学写作,我又没有别的专长,思考再三,我决定尝试小说创作。

  中国诗人由写诗转为小说写作,获得成功的为数不多,可是我又不像有的才子那样,离开诗歌写作,可以作画、书法或者研究历史,面前只有一条路,一条冒险的路。

  开始小说创作,好心人也劝过我,说是如今天津的小说创作已经出现了许多名家,你怎么可能一步迈进去呢,言外之意,劝我放弃小说写作的尝试,何必付出这种劳而无功的努力。

  我是一个普通人,尝试小说写作,绝不想和什么人攀比,更不敢想“超过”什么人,就是觉得我的生活积累诗歌已经无法包容,就想写小说,写小说没有诀窍儿,我怀着一颗敬畏的心,不哗众取宠,不自命不凡,以一颗平常心,老老实实摆正自己的位置,勤奋加努力总会有成果的。

  关于小说,我曾经写过一篇小文,题目是《唯有小说无可说》。确实如此,到底应该如何写小说,真是一个说不清的话题,我的写小说,也经过了种种尝试。开始,我根据自己少年时在西北农村的生活记忆,结构一个现代生活情节,写了几个短篇,但发表后没有反响,到底我的农村生活积累的底子浅,不可能写出感人的小说。没有自己的生活积累,没有自己的观察和思考,不可能写出有深刻思考和浓郁生活气息的好作品来。

  那么,我应该从何处开始我的小说写作呢?

  我在工厂劳动20多年,我可以写工业生活了吧。尝试过,不成功。我在工厂生活的时候,只是劳动,说得严重一些,是改造。这样的生活位置,不可能有深刻的生活体验。工人们不和我做朋友,我不了解工人们的生存状况和情感世界,更不了解工业生产的趋势和困境。自然,我写的工厂生活小说,只是一些概念和假象。

  离开农村题材和工业题材,还有什么东西值得去写呢?在写作上,我有哪些自己的优势呢?

  按照传统的说法,作家应该写自己熟悉的生活。我生于一个没落的富裕家庭,看到过最后的荣华富贵,更看到了荣华富贵没落的全过程。这样的生活能不能写呢?在题材决定论的时代,当然是文学的禁区,只有进入改革开放的新历史时期,新时期文学坚持关注现实,更鼓励拓宽文学视野,按照四项基本原则,拓展文学视野,重要的是把握准确价值标准,以当代人的视角,审视曾经的社会人生,允许作家进行大胆的探索。

  在改革开放大好环境下,我开始了自己的文学探索,我把自己的生活积累,以现代人的价值标准,重新结构为小说情节,开始了自己新的创作试验。

  以天津地方社会人生为背景的“津味小说”作品,同样得到专家和读者的首肯。

  没有改革开放的政治环境,绝对不可能有我几十年的写作探索,从上世纪80年代后期,我先后写出了一系列的小说作品,这些小说以清末民初天津社会为大背景,展现了20世纪初期天津的市井社会,读者将这类小说称之为“津味小说”,更因为这些小说题材新鲜,故事曲折,有趣儿好看,于是,从一开始就受到了读者的喜爱。

  我在90年代初期发表的小说《相士无非子》,讲了清末民初军阀时期一个江湖术士欺世骗人的故事,因为故事背景比较新鲜,情节也曲折,发表后赢得了读者关注。很快,上海、北京、西安几家电影厂,来天津找我谈电影改编事宜,最终,北京作家出版社和鲍光满先生,代替我将电影改编权交给了一家电影厂。

  小说《相士无非子》给了我继续写作天津社会人生的自信,随后,我又写出了许多这类题材的小说,其中有的获得了刊物的奖励。这几篇以天津社会、人生为背景的小说,受到业内和读者的首肯,人们将这类小说称为“津味小说”。但我总以为“津味小说”的说法未必准确,所谓“津味”,只以天津社会、人生为背景是不够的,旧时代天津也有通俗小说,一类是武侠小说,另一类是社会言情小说。这类小说虽然也拥有大量固定的读者群,但这类小说因为没有生活批判,没有艺术地表现天津人的生存状态,没有文化内涵,只能看作是报人小说,就是每天在报纸上连载的通俗小说,这类小说没有文化价值,历来不被文学界所承认,最后自生自灭,随着社会闲散人等的消失,这类小说也就不复存在了。

  我一直认为,一篇小说能够成为文学现象,必须具备三个条件:第一,题材和故事的社会思考;第二,主题的社会生活批判;第三,作者自己的文学语言。这三个条件,使一篇小说具有了文学价值。

  我的“津味小说”得到读者喜爱,各地文学刊物纷纷邀请我为他们写作,前后五六年时间,我发表了几十部中篇小说,先后出版了十几部小说集,而且发行情况还都不错。

  1995年秋天,全国作协评选鲁迅文学奖,天津朋友动员我申报。我说,我没有具备获奖的作品,历来的文学评奖都是主题第一,我的小说虽然被读者喜爱,但说到主题,实在没有竞争能力。

  第一届鲁迅文学奖我没有申报,但是不久,中国青年出版社的朋友打电话告诉我,我的小说《小的儿》,已经由他们申报鲁迅文学奖了,《小的儿》最初发表于中国青年出版社的《小说》双月刊,发表后受到读者喜爱。很快就有几家文摘类报刊选载,并有影视制作单位买走制作权,应该说是一部有影响力的小说作品。

  后来几次鲁迅文学奖的评选被人们诟病,但第一届评奖时,社会上还没有兴起后来的歪风,整个评奖过程绝对没有“暗箱操作”。就在我完全不知道任何消息的情况下,一天晚上,北京朋友打来电话通知我说,我的小说《小的儿》经过评委初评、终评,最后全票通过被评为鲁迅文学奖获奖作品。和我同时获得全票通过的还有一篇小说,因为那是一篇描写现代生活的作品,所以评委们决定将那篇关注当代生活的作品列为第一名。

  获得鲁迅文学奖,给了我极大的鼓励,至少证明我没有走错路,以天津地方社会、人生为背景的小说作品,同样得到专家和读者的认可,新时期文学为作家开拓了广阔的题材领域。

  有一种说法,说文学作品从面世开始,先要经过十年的检验期,然后才能实现文学价值。孙犁先生说得更为深刻,他认为一部文学作品能够有五十年的生命,就足以进入历史了。

  令人感到欣慰的是,我的一些小说大多有了三四十年的生命,有的至今还被读者想起。前两年,天津人民出版社编辑、出版了五卷本的《林希自选集》,是对我最大的肯定。出版社方面告诉我,这五册书卖得还不错,他们准备再编辑几册陆续出版。

  改革开放的基本国策,最大限度地解放了社会生产力,新时期文学更是在改革开放的大环境中解放了文学生产力,新时期文学所以能够出现百花齐放的大好局面,能够涌现出一大批足以传世的好作品,正是解放文学生产力的必然成果。

  虽然我以中篇小说创作为主,同时我也出版了四部长篇小说。曾经,我有一个大胆的计划,写百年来天津的社会、人生。第一部《买办之家》,写清末民初的天津开埠通商早期一个买办家庭的故事,小说出版后,反响尚可,很快就有电视剧制作部门买了制作版权,拍成同名电视剧,在全国放映。

  长篇小说《买办之家》出版后,我开始写作天津百年的第二部《家家明月》。小说写成后,先在南方一家大型文学刊物上发表,又在天津《今晚报》连载。随后天津百年第三部《没落人家》写成,先在《天津日报》连载,后由一家大型文学杂志转载,读者反响也还不错。但此时,小说创作出现了一个大突变,读者被引向了新的阅读兴趣。类如天津百年这样的小说已显陈旧,出版上自然会有阻力,至今我的颇具雄心的天津百年写作计划,依然停顿在第一卷《买办之家》上。

  长篇小说不是我的长项,除了非常激动于我的构思,一般我不敢动手就写几十万字的长篇小说。中篇小说,最长十万字,情节发展容易掌握,人物不多,写起来就轻松许多。

  我的长篇小说,没有像明星作家们的作品那样掀起阅读狂热,到底是我呕心沥血写作完成的,其中《桃儿杏儿》也受到读者喜爱,很短时间内就出了两版,最近一家出版社正准备再版,也许还会有读者喜爱。

  在中国作家换笔周期时,我是最早使用电脑写作的一个,写作速度提升,让我有更多时间关注天津地域文化。

  有人说,一段时间我的小说写作,出现了井喷现象。此中还有一个秘密,那就是在中国作家换笔周期时,我是最早使用电脑写作的一个。早在90年代初期,我出访日本时,看到日本作家书房里的电脑感到非常新鲜,那时我实在不敢想象,繁杂的汉字也可以使用电脑,日文中虽然许多汉字,到底可以制作成符号,汉字如何输入电脑并印成文稿呢。

  可喜的是,未过多久,电脑出现了,而且有了中文输入法,很快我就购置了一台电脑,现在说起来已经是小儿科了,就是最低级的286,就是如此,我也开始放下笔了。

  最先我是使用拼音输入法,只是我没有学过汉语拼音,使用起来很不方便。听说有五笔输入法,便立刻改用,果然好用,大约用了一个月时间,我熟练地掌握了五笔输入法,这一下如同从普通火车改乘高铁了。写作速度提升,文章就写得快了,过去一篇两千字的文章要写一天,现在一个小时就完成了。

  时间充裕了,可以“心有旁骛”了,我在写作之余,开始了对于天津地域文化的关注。我生于天津,长于天津,经历了天津大半个世纪的沧桑变化,研究天津人的生存模式,记忆渐渐消失的天津生活,作为一个老天津人,我有责任为后人留下关于天津的文字记忆。

  在写作小说的同时,我留出一些时间,写了一些对于天津社会生活的散文,这些文字积少成多,也受到天津读者的喜爱。一位老朋友看到我写天津的零散文字,鼓励我把这些文字整理成书,交由出版社出版。

  天津记忆的零散文字能够结集出版,当然是一件好事,在天津人民出版社的帮助下,我先后出版了三册小书,第一本《其实你不懂天津人》,第二本《天津话,逗你玩》,第三本《你不知道的旧社会》。这三本小书出版后反响颇好,能够一印再印,受到读者欢迎。外地人很想了解天津,但是很长一段时间,影视上一出现天津人,不是流氓,就是混混儿,在外地人印象里,天津人的形象很不好。为此,天津许多作家也很反感。所以,我们有责任如实描写天津人真实的文化修养,介绍天津人的文化背景,我的三本小书,也许远没有做到完美,起码我是以一颗热爱天津、敬重天津人的态度写作这些文字的。

  天津是一座重要城市,在中国历史上作出过重大贡献,以天津码头生活的乱象做噱点,丑化天津人的形象,也破坏了天津人的声誉,有些电视上的天津人,除了日本翻译官,就是地痞流氓,天津人说话骂街,见面就打架,连外地人都看不下去。许多外地朋友见面时对我说,你们天津人怎么自己糟践自己呢。

  天津是一座文化城市,天津人有很高的文化修养,天津人较早接触近代文化,天津人也较早享受到近代文化生活,天津作家有责任塑造天津人的正面形象,天津更有许多朋友热衷于天津的文化研究,也先后出版过许多著作。近些年来,民俗文化研究逐渐成了热门话题,天津地域文化研究也相继出现了许多有作为的专家学者。

  在地域文化研究上,我没有下过功夫,我只是以个人在天津的生活经历和关于天津历史的粗浅知识,为研究天津地域文化的专家们,提供一些感性知识。可喜的是,天津许多读者对于我的地域生活知识文章颇有兴趣,一些读者竟然把我发表在报纸上的文章,剪报集成专册拿来要我签名,这也算是我在天津地域文化上做了一点贡献。

  大约在几年前吧,一位朋友来天津工作,他约我写作天津生活的话剧剧本,如此又引我走进了一个新的创作领域。我没有专业学习过戏剧写作,只是有一条戏虫子隐藏在我心中几十年,读书时,我积极参加学校里的戏剧演出,1949年天津解放,我参加过歌剧《兄妹开荒》的演出,后来我还参加过学校的话剧团,离开学校之后,和我当年一起演过话剧的同学,许多考进了戏剧学院,后来成了表演艺术家。于此,还真是我的人生遗憾了。

  朋友动员我写剧本,正是求之不得。第一次,我选定改编我的小说《相士无非子》,经过几轮修改,又经过导演的整理,剧本逐渐成熟,终于搬上了舞台。

  话剧《相士无非子》的演出颇为成功,如此更增强了我进入话剧领域的勇气。第二次,我独自工作,改编了自己的小说《婢女春红》,并请来北京人艺的导演,在天津演出也颇为成功,后来还应邀到北京演出,观众反响很好。演出时,我在剧院门外等朋友,一位北京观众看我胸前挂着工作人员的标志,向我走过来,甚是知心地对我说:先生,我来晚了,票已经没有了,你能带我进去吗?上次这个戏来北京演出,我是买票看的,这个戏好看,我想再看一次,可惜没有票了。有人喜欢看我的话剧,伯牙先生应该摔琴了。当即,我就请剧院工作人员带这位观众进场看戏去了。

  经历过三十多年的写作实践,我先后染指过诗歌、小说、散文和话剧几个文学样式,虽然也有败笔,但从来不敢粗制滥造,总是以一颗敬畏之心从事写作。回想自己的文学道路,一没有追风,二没有媚俗,三没有背离生活真实。我自己遵循的生活信仰非常简单,那就是老老实实做人,规规矩矩做事。一个人未必要有大成就,用我尊敬的贾植芳先生的话说,就是把大写的人字写公正。

  如此而已。

  回顾将近40年的生活历程,有改革开放,才有了我的第二次青春岁月。

  1980年时,我45岁,如今已经83岁了。回顾将近年的生活历程,我感谢改革开放的政治决策,没有改革开放,不可能有我后来从事文学写作的人生历程。我是一个受到过两次重大政治运动株连的“阶级敌人”,曾经注定永世不得翻身,没有清明的政治,如我这样两次蒙受重大冤案的人,只能在冤案中沉沦,改革开放的最大功绩,就是平反了一系列的历史冤案,还清白的人以清白,解放思想恢复名誉、恢复工作、恢复人的尊严,如此也才有了我的第二次青春岁月。

  改革开放为中国创造了青春,为万马齐喑的社会唤醒了青春活力,促使濒临崩溃的国家经济走上了繁荣富强的道路,将近40年的时间,人民生活大幅度提高,中国40年改革开放的伟大成绩,令世界震惊。沿着改革开放的道路走向前方,才能实现中国人民站起来了的中国梦,祝福改革开放的大好形势健康发展,促使两个一百年的宏大理想早日实现。

  


 
300—1000元/千字 │ 《故事林》杂志约稿函
《雨花》文学月刊 2019年 最新征稿启事
100-300元/千字〡「 幽默童话 」杂志征稿函
杜鹃文学杯--我身边的革命故事”全国青少年主题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弦歌六秩,从新出发丨《鹿鸣》2019年征稿启事
《格言》杂志最新征稿启事
首奖2万〡天蒙杯”美文大赛征稿启事
#月度征文#2018年12月:两难
放歌庐陵·行旅青原”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诗刊》社第35届青春诗会”征稿启事 
《魔术老虎》童话征稿启事
300元-1500元/篇 | 「 网易槽值」招募线上作者
《名作欣赏》2019年征稿启事
《四川文学》大型征文我们的这一天”
首奖5万〡第三届桂城杯”诗歌奖(有为文学奖)征稿启事
100—500元/篇 | 公众号「 人生虚度指南」投稿须知
奖金8万5000元!第一届听音杯”书信大赛征文启事
首奖20万元 | 第三届青铜葵花儿童小说奖”征稿
《2018年度四川省小说作品精选集》征稿启事
首届《诗歌中国》新型城镇化杯”大赛征稿启事
更多...

童道明

周立波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爱心筑梦福建奔驰启明星计划”再启新篇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