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马笑泉 来源:  本站浏览:84        发布时间:[2018-11-30]

  

  一把手上任时,带来只宠物。它有八只脚(或者是八只手),颇像章鱼。但它能随一把手乘电梯上八楼,显然并非水生动物。一把手办公室本有将近半个篮球场那么大,但上头最近狠抓办公室超标问题,所以他在上任之初就下令将办公室隔成三间,最大的那间办公;几乎同样大的摆了组沙发,说是班子成员议事和集体学习使用,其实当中有张是沙发床,供一把手午睡,房间靠窗处还横着张大书案,那是因为他雅好书法,至于班子成员议事和集体学习,有专门的小会议室;最小的那间则给了宠物。

  宠物绝大部分时间并不在自己办公室,要么陪着一把手,要么在单位各处游走。它非但体积小,移动迅速,而且脚上或者手上有吸盘,能够在墙壁或天花板上行走。如果各部室的门是关上的,它可以从门底挤进来,也就是说,它是软体动物。但这远非它最大的本事。它还能改变身体颜色,趴在打印纸上就变成白色,趴在办公桌上就变成深红色。但它不会待在这么显眼的地方,桌子的某个隐秘角落,椅座的阴面,文件柜顶,沙发下,都是它藏身之处。如果它始终小心谨慎,被职工们发现的概率应是极小。但它虽然力求隐蔽,有时还是难以抑制住内心某种欲望的喷涌。某天,人事处,或者是财务室,某位女职工在电脑上制作表格。她穿了条短裙,胸前春光半泄。这番装扮也许是为了吸引某位心仪的男同事,也许只因天气太热。不管怎样,客观上在走廊上和电梯间都粘住了不少亮亮的目光,这令她心情甚佳,哪怕是面对枯燥的表格,也有一句没一句地哼着流行歌曲。她上身微微前倾,因有办公桌的遮掩,双腿可以放松地叉开。当她用电子表格的自动统计功能求出一个总数后,注意力开始松散,女性的敏锐直觉让她感到下面有点异常。在腰部往后一松的同时她低下了头,发现宠物从椅面下折出半个身子,两只大眼正往自己裙底照。她发出一声尖利的叫喊。宠物落到地面,滑进了桌底。等对面和隔壁的同事们围拢过来,听明白原委,大家拿起扫帚,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功能,或蹲或伏往桌子底下实行围剿,宠物早溜出了办公室。

  事情传开后,有人愤怒,有人冷笑,也有人猜测那位女同事是不是出现了幻视。几个班子成员和部门主任虽然没有表态,但皆惊疑不定。他们想起了新来的这位一把手说话做事针对性很强,仿佛对自己的一言一行了如指掌,再联系到那位女职工的遭遇,顿时背上寒气直蹿。这些人都有单独的办公室,他们暗地找人封闭了门底的缝隙,每次开门时均盯着地面,进来后迅速把门关上;打开窗户透气时,干脆站在窗口,假装欣赏窗外风景,严防死守十分钟或十五分钟后就把窗户关上、锁紧。但工作时间总有人进出,他们听到敲门声后不再坐在位置上说声请进,而是亲自去开门,让前来汇报工作的下属深感不安。饶是如此,他们仍担心宠物潜伏在房间某处,张着耳朵捕捉他们的每句话。他们不再在电话中发牢骚,见不得光的事全部带到单位之外的地方处理,而这些事其实是他们工作的核心内容。这些大大小小的头头脑脑们均感到异常憋屈。但他们早已学会了不轻易表露自己的情感——如果做不到这点,也无法爬上现在的位置。其中城府最深的几位,还会在一把手面前赞美宠物:很可爱;好伶俐;又乖又能干。一把手顿时露出舒心的笑容,比听到直接奉承自己还要满意。宠物如果在旁边,定会露出羞涩的表情,还把身子蜷起来。见它如此,一把手脸上流露出的怜爱之情让下属们心中翻腾起百般滋味。

  普通职工没有班子副职和部门主任副主任们那么多顾虑,几个年轻职工更是商量着如何整治那个小东西,其中脾气最火爆的一个男职工说,干脆一脚踩死。在场的女职工想到现在不敢穿裙子上班,也说,对,踩不死它踩断它两条腿也好,然后以看待英雄的热烈目光投向该男职工。该男职工脸上的几颗青春痘愈发璀璨,接下来几天都穿着运动鞋上班。但他只在电梯间碰见过宠物,彼时宠物的旁边掩映着一把手庞大的身躯。一把手昂着头,没正眼瞧他,倒是宠物冲他露出几丝笑意,笑中透着隐隐的嘲讽。觉得自己换上运动鞋的意图被看穿了,他额头开始沁汗。电梯间的气氛变得无比压抑。好在到四楼就可以先下了。走出电梯间时,他有种如蒙大赦的感觉,第二天又穿着皮鞋来上班了。其他几个男职工见英雄都偃旗息鼓,自己也拿不出实际的整治办法,便渐渐地不提此事了。

  男职工们并不能做到他们所宣称的那样为民除害,女职工们只能自救。她们网购了许多捕鼠夹子,密布于办公桌下。但很快有女职工被夹到了脚趾,而她伸脚的地方明明没有放置捕鼠夹子。这说明宠物不但有在黑暗中视物的能力,而且胆大心狠,手法细腻。把这些夹子从桌下撤出来,费了一番更大的工夫。女职工们皆花容惨淡,却罕见地没有发牢骚。有人暗地怂恿那个被夹伤的女职工去闹一场,至少也得讨回医药费。该女职工犹豫了许久,然后说,怎么闹?夹子是我自己放的。到时没讨回公道,只怕还得挨一顿批评。其他人想想也是,均垂头丧气。

  宠物仿佛不知道大家对它的怨气,总是笑笑的。它皮肤白里透粉,神情透着几分妩媚。就算恨透它的人,和它面对面在一起,也难以表露出火气。这种气场,令几个修炼多年的班子成员都暗自佩服。但越是佩服,他们对宠物的忌惮就越深。二把手有次撞见宠物竟趴在一把手肩膀上耳语,而一把手连连点头。尽管已感觉到一把手对宠物言听计从,但目睹实景,他还是心里发冷。第二天,第三天,一周后,这种冷,都未消退,就像心头搁了块冰,极不好受。仅仅是为了祛除这种难受,他也必须有所行动。

  宠物溜往各办公室,起初也走楼梯,但自从偷窥裙底被察觉后,它专走通风管道。通风管道里本有老鼠,但都被一只只清除掉了,变成了它的专用通道。某天,临近上午九点半,是它服侍完一把手准备四处巡查的时候,离它办公室室内通风口不远的另一个通风口,一只饥饿的鼬被放了进去,口子旋即被封上。不久之后,几个办公室的人都听到头顶有激烈追逐、打斗的声音,大约持续了十分钟左右。重归寂静后,有段时间二把手简直坐立难安。他想派人去宠物办公室看看,又或者自己借故往一把手办公室走上一趟。但他又明白此时不宜有任何举动。挨到午餐时间,他才起身去往食堂。在电梯间他听到了职工议论,说在走廊上发现了一只动物尸体,眼睛鼓了出来,似乎是被勒死的。二把手浑身都冒寒气,强忍着没吭声。

  宠物消失了两天,又来上班了。二把手推断它当时也受了伤,但它脸上身上不见一丝伤痕,这只能解释为它拥有强大的自我修复能力。更让二把手觉得恐惧的是,它表现得若无其事。虽然派人放出那只动物杀手时,整栋楼的监控都关闭了,但宠物追查到这一层,就能够猜到此事绝非普通职工所能为。此后二把手对宠物更加友好,宠物也回应以程度相等的友好,这令二把手稍稍放心下来,旋即又醒悟到自己不应该表现得更加友好,而是应该像过去那样友好,但既然更加友好了,便只有勉力把这份“更加”维持下去。

  暗袭事件之后的第三天,一把手在大会上说,有什么想法,要光明正大地提出来,要通过组织程序解决,不能搞非法行动,更不能伤害他人。这样的事情,只要证据确凿,发现一起,查处一起,绝不姑息。二把手坐在旁边,满脸严肃,微微颔首,似乎早已和一把手私下交流过,达成了牢固的共识。宠物坐在会场第一排右边最末的位置上,两只大眼照着主席台,脸上罕见地不带笑意。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职工们发现,宠物突然长高了。其实它是匀速增长的,每周长高一丝,让人不易觉察。直到有天它完全舒展开身体,便到了一把手大腿根的位置。此时它的八条脚(或者是八只手)有四条竟然不见了,也许是缩到身体里面去了,剩下的四条两条支撑身体,另两条负责给领导拿公文包和保温杯。有人说,它应该穿上西装打上领带,那就更加像模像样了。另一人说,只怕它穿上西装打上领带后,就要给女同胞们献花了。旁边的女职工连声呸呸,你们别说了,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起鸡皮疙瘩的这位女职工,不久后便成了宠物的直接下属。宠物被任命为办公室副主任,从八楼挪到了七楼。据说班子成员内部有不同意见,但一把手坚持,据说还拍了桌子,这事也就定下来了。分管办公室的二把手没有明确宠物的分工,只是含含糊糊地说,主要还是给老板服务吧。宠物当时没发表什么意见。不久后,一把手调整了班子成员分工,办公室被划给了排名第三的副职,人事处划给了二把手,表面上看起来公平。但人事问题向来是一把手说了算,所以二把手嘴上不好说什么,心里难免郁闷。

  三把手充分领会组织意图,把调派车辆的大权交给了宠物。副职都有专车,但各部门要用车,就得通过宠物这一关。所以各部门主任见到宠物,都奋力挤出笑容。宠物倒不因此而端起架子,反而和他们嘻嘻哈哈,打成一片。主任们对它的恶感顿时大减。只是到了派车的时候,宠物对于重要部门与非重要部门之间的差别拿捏得很清楚,对于只是表面上客气与暗地里给了自己实惠的部门更是精确区分,一毫不爽。部门头头们私下里感叹,这个小东西真厉害。这感叹中不满有之,但更多的是不得不佩服。

  其他部门的头头用不着天天领教宠物的厉害,但办公室主任是无法回避的。他渐渐发现,宠物表面上谦恭,但自己要是下令造个锅,这家伙顶多给捏个碗。他向分管领导申诉,三把手只是劝他忍忍。办公室其他成员也渐渐发现,凡是经宠物过手的事,上头没有驳回过。为了让事情办得顺利,他们更多的是先跟宠物商量。宠物毫不嫌麻烦,反而格外高兴,抖搂着精神帮着把事情办了。另一个副主任提醒主任,说那个小东西正在笼络人心呢。主任苦着脸说,他有老板罩着,连班子成员都让着他,我有什么办法呢?看着他半秃的头,副主任叹了口气,此后有事也先找宠物商量。

  宠物现在可以大摇大摆地进出各部室,再也用不着从门缝下溜进或在通风管道中潜行了。但职工们丝毫不怀疑,只要有必要,它还是会这样干的。这个必要就是一把手下令。职工们甚至觉得,一把手什么都不说,宠物也会知道他想要什么,并且能够把事情办得正合领导心意。这份本领是历届办公室主任都难以企及的,所以大家潜意识里都认为,办公室主任的位置,迟早是要给它坐的。但宠物一点也不显出急于上位,对办公室主任处处表示尊重,连部门开个小会,只要办公室主任没到,它是不会落座的。对于能把表面工夫做到这一步,办公室主任也只有叹服。

  办公室的女职工们都尽量回避宠物。宠物也不露丝毫恼色,但她们的事只要过自己的手,能够找由头卡上一卡的机会,它也不会放过。实际上,它只要想卡,不找理由也能做到。但宠物做事总要找个由头,没有由头它也要捏造一个,反正看起来冠冕堂皇。这让那些想告状的人简直无处下嘴。那个起鸡皮疙瘩的女职工是办公室的室花,人送外号:玫瑰。宠物对她卡得最厉害。但办公室主任尽力维护着这朵室花,所以她在宠物面前还能直着腰,实在有事要直接跟宠物打交道,目光也总是越过它的头顶,对着上面的空气说话,仿佛在以此提醒它:你就是个小矮货。但其他女同事没有玫瑰这么有底气,有时为了把事情办顺利一点,难免对宠物稍假辞色。只要哪个女职工抛来一个笑容,或者发几句嗲,宠物就会变得通情达理。渐渐地,其他部室有些女职工也掌握了它这个习性并加以利用。她们私下里说,不过就是多笑一笑,说几句好话,又没吃亏,怕什么?

  话虽如此,她们去找宠物办事,是绝不会穿低胸装或短裙的。只有办公室的女打字员,不怕在宠物面前暴露。宠物对她格外关照,有时还会送份礼物给她,措辞也得体,说是别人送给它的,算是借花献佛。女打字员是临时工,工资不高,又爱贪小便宜,虽然起初觉得不妥,还是稍做推辞就收下,慢慢就变成来者不拒。有次她生日,宠物竟亮出一部苹果手机。虽然惊疑,但她还是抵挡不住最新款的诱惑,扭捏一阵后,到底伸出了手。她担心宠物会趁机摸自己一把,且做好了让它摸摸的心理准备。但宠物只是对她笑了笑,就拿起桌上的文件看起来。

  女打字员弄不明白宠物到底怎么想,但有现成的便宜拣,还不会让它占便宜,她也就没再多想,反而认为自己星运旺盛,可以吃定宠物。不久后她上班时突然肚子绞痛,宠物知道了,竟然派车送她去医院检查。急性肠胃炎好了之后,趁中午办公室没他人的时候,她提着事前买好的一袋小零食送给宠物。宠物喜欢吃,而且胃口开阔,生熟全收。尽管才用过中饭不久,打开袋子瞅了瞅后,它又开始吃起来,并让打字员坐下来一起吃。虽然尚无胃口,打字员还是拈了块薯片,坐到办公桌侧面沙发上,细细嚼起来。嚼到第二片的时候,宠物突然问她觉得老板人怎么样?说这话时宠物没抬眼皮,依然在吃,或者说是在把零食直接吸进体内然后分泌强酸物质迅速溶解掉。打字员怔了一怔后,说,老板,他好有派头啊。宠物问,那老板想帮你解决正式编制,你愿不愿意?打字员又是一愣,没有回话,脸迅速红起来。

  越明年,打字员进了单位的二级机构,活不多,工资不少。实际上,她的主要工作就是躺在沙发床上,配合一把手加班。她甚至想拿袋小零食,叉开双腿,一边吃零食,一边看着一把手忙忙碌碌气喘吁吁。但她终究怕惹一把手不高兴,非但竭力忘掉包中零食的存在,时常还配合着闭上双眼哼上一哼。宠物教会了她一个道理:只要让一把手爽了,在单位就会活得很爽。所以尽管一把手松弛的大肚皮让她难以提起兴趣,她还是让他爽了。但她自己并不太爽,有时来了感觉,却不上不下地吊在那里。难受的时候她就去找宠物。她已从内心深处觉得宠物很可爱,又温柔又体贴。她甚至还当着众人的面表扬宠物很帅,一点也不顾及其他女职工听了会有什么感受。当初宠物把她送上沙发床之前,以认真负责的态度仔细检查了一回,确保她不会给领导带来什么脏病。所以她在宠物面前是完全放松而敞开的,一点都不害羞。她甚至想,如果宠物能长出男性之物,她也会心甘情愿让它弄。但这个想法她藏得严严实实,绝不敢让宠物窥破。她暗地替宠物感到遗憾——整天忙活,却是在帮别人作嫁衣。但宠物仿佛没有任何遗憾,兢兢业业,干劲十足,一门心思替领导服好务。

  当宠物长到比打字员胸部略高的时候,它坐到了办公室主任的位置。原主任被提了个副调研员,虽属闲职,但好歹解决了级别问题。也就是说,他可以拿更高的工资而几乎不用干活。虽然再无实权,但会场上他的席卡会摆在所有部门主任之前。一把手甚至还同意给他配辆专车,这是班子成员才有的待遇。明白这一切都是为了使他给宠物让路,原主任没理会任何撺掇,完全服从组织安排。唯一让他觉得遗憾的是,他无法带走玫瑰,只能任她留在办公室,独自面对宠物。

  虽然宠物已经受到某些女职工的追捧,但只要它一靠近,玫瑰还是会起鸡皮疙瘩。等宠物真的穿上西装打上领带后,她更觉恶心——还有四只手(或四条腿)藏在里面,不知什么时候会从什么地方爆出一只或两只来。望着那些在宠物面前晃荡的女同事,她只能表示不屑。其实大致明白她们内心的想法,她也承认自己有跟她们相似的欲望,但她觉得做人是要讲格的,起码吃相不能太难看,更不能为了点好处去向一个怪物卖弄风情。她打了报告,要求调离办公室,但宠物不同意。宠物以器重的姿态,将更多工作堆在她身上。咬着细密洁白的糯米牙,挺着腰杆,玫瑰一件接一件把大小事情撕扯得清清楚楚。有时事情尚未做完,到了下班时间,她也拎着包就走了。宠物上班时间经常陪着领导转,时常加班,玫瑰绝不奉陪。宠物先是许以加班费。玫瑰不为所动。它又借昨天的事没完成而在第二天上午走到玫瑰办公室大加训斥。玫瑰不顶嘴,等它训完就接着做事。其他人也没有安慰她。有的是不敢,因为据说宠物耳朵特别灵敏,哪怕隔了两个办公室它也能听到别人在说什么;有的则是幸灾乐祸,心想你玫瑰漂亮高傲是吧现在还不是一样被当菜叶子踩。玫瑰面上冰冷,心里泪珠滚滚。宠物是在找茬,但自己也确实没及时把事情做完,所以不好找领导申诉。她只有把午睡习惯戒掉。至于晚上,她是绝不肯加班的。她实在害怕跟宠物同处夜色笼罩的大楼。尽管也许有其他办公室亮着灯,但那零星的灯光并不保险。至于中午,有些人回家去了,有些人吃过午饭后就在办公室休息,虽然安静,但那是一种让人放心的安静。

  自从玫瑰中午开始加班后,跟她一个办公室的同事在食堂吃过午餐后就到别处闲逛去了,理由是自己不方便在美女面前躺在沙发上睡觉。玫瑰有些过意不去,但她确实不习惯有个男人躺在办公室,所以也没表示自己并不介意。她把门窗都锁上,泡上一杯不加糖的浓咖啡,虽然目光偶尔会投向那张沙发,但还是强行把自己固定在座位上。这样加了一周班后,她的生物钟就调了过来,不需要喝太浓的咖啡也能撑住。她甚至开始觉得午睡不是个好习惯,戒掉后一天就显得宽松许多。有时不需要加班,这段时间便能自由支配。她的心情变得好起来。让她略觉意外的是,宠物中午没来敲过门。她想起传闻有些女同事午饭后喜欢泡在宠物办公室,嘴角就溢出一丝冷笑。她又想明天应该不用加班,可以去附近的商场逛逛。她一点也没觉察到天花板通风口那块百叶窗正在悄悄移动。

  玫瑰披头散发去敲三把手办公室门的时候,三把手正在里面和一个女职工加班。这个女职工也是由宠物穿针引线送上门来的,虽然不及女打字员青春紧致,但风骚过之。两人好事将完,却被这阵急促的敲门声惊得瞬间僵硬。女职工回过神来,就要起身穿衣。三把手毕竟是领导,镇定下来后,示意她不要出声。他拿定主意,除非来人把门撞开,否则绝不去开门。玫瑰没能把门敲开,便奔向副调研员的办公室,到了门口才想起他只是上午来坐坐,到中午便回去了,连午餐也不在食堂吃。站在空寂的走廊中,她一时不知何去何从,不觉间就蹲了下去,双手抱住头,眼泪一颗接一颗滴在衣襟上、大腿上、地面上。

  单位到底还是为此事成立了调查小组,这是由二把手提出来的,一把手为示公正,也没有否决。但那个时段走廊监控中看不到宠物的影子。玫瑰又不肯详细描述宠物到底对她干了些什么,只是笼统地说被它侮辱了。调查人员在这上头追问得紧,她耳根通红地说,你们去问那个家伙,不要问我。调查人员说,是你指控它,你不提供证据,叫大家怎么相信?玫瑰瞪着眼睛说,我是什么人,难道还会捏造它侮辱我?调查人员说,捏不捏造,反正要证据。玫瑰说,要证据是吗?好,我告诉你们,我用剪刀戳了它,你们去看它的左手。不,要看它全部的手,它现在肯定是换了一只手伸在外面。调查人员觉得很为难,向负责此事的三把手汇报了。三把手也很为难,没有表态。有人把这事告诉了二把手,二把手说该怎么查就怎么查,谁都要配合。宠物听说了,表示完全配合,以证清白。当调查人员有点胆战心惊地检查它全部的手时,它还微笑着问要不要拍个照,给领导看看,也给玫瑰看看。调查人员连忙说,不用,不用,我们看了就行。最后的结论是查无实据。玫瑰不服,继续找领导申诉,三把手却板起脸来,告诫她不要再闹,不要随便污蔑同事,尤其是直接领导。玫瑰脸都变青了,浑身颤抖,却说不出话来。她被劝说回家休养一阵。休养的结果是得了精神分裂症,男朋友也离她而去。副调研员去精神病院看她的时候,她两眼满是恐惧,双手捂在胯间,喃喃地说,不要伸进来,不要伸进来。副调研员忍不住哭起来,回来后就打了提前退休的报告。

  二把手后来因突然中风也提前退休了,宠物进了班子。它已经长得跟原来的三把手、现在的二把手一样高了,比一把手也只矮半个头,手下有大帮人供它驱使。那帮人从骨子害怕它。它不高兴的时候,会突然从衣襟中探出一只手或者从脖子后面弯出一只手来,指着对方的鼻子,而袖子里的两只手安然不动。当然,它这么做的时候没有旁人,被指的人也不敢说出去,只是晚上难免做噩梦。在其他班子成员面前,它依然是谦恭的,开口说话前总是妩媚地微笑,只是这微笑跟它日趋雄壮的体形已不相称,透着些怪异。

  一把手倒没觉得怪异。宠物像过去一样,把他吩咐过的所有事都做得妥妥帖帖,没有吩咐的也提前想到了。他有更多的时间练书法和玩女人。宠物帮他弄来了不少女人,包括当初那个它曾经伸进裙底去窥探的女职工,这个女职工现在已是部门副主任了,见到宠物就眉开眼笑。昔日的女打字员已结了婚,婚礼当天一把手到场致辞,红包之外还题写了一幅“百年好合”作为贺礼,让新郎好生感动。这位女打字员从二级机构调到了机关,后来又被破格提拔为办公室副主任,为一把手提供全方位的服务。宠物依然为她提供服务之后的服务。她对宠物满意极了,还在一把手耳边说,你真有福气,有个这么贴心的帮手,省了多少力。一把手深表赞同。

  随着年纪的增大,一把手对书法的迷恋超过了女人。他加入了国家级书法协会,这是宠物往京城活动的结果;还举办了个人书法展,作品被前来捧场的老板们抢购一空,这也是宠物一手操办的。他觉得自己有望成为书法大家,终日埋头苦练。宠物挑他练得最入神的时候汇报工作,他显得很不耐烦,挥挥手说,你去处理。宠物连连点头,转过身就立刻按自己的主意处理了。其他班子成员有什么事担心被一把手打回,去找宠物帮忙疏通,宠物总能办好。宠物就差没有在签呈上用毛笔替一把手直接签署同意了。其实它模仿能力超强。但它从未代签,一把手也从没让它代签。这个签字的权力是属于一把手的,虽然不知不觉间他只剩下签字的权力,但这个权力始终牢牢掌握在他手中,让他可以安心幽居于办公室深处,醉心于书法创作。

  宠物的生长似乎越来越缓慢,但终于有一天,它长到了和一把手同样的高度。与此同时一把手突然消失了。普遍的说法是他被纪检部门带走了。但也有极为隐秘的传闻,说他是被宠物吞掉了。宠物成了一把手。它也像前任那样,用毛笔在签呈上签字。人们发现,它的字跟前任一模一样。但它只是偶尔站在书案前练字,更多的空闲时间是和女下属泡在一起。办公室副主任第一个发现,它双腿间长出了一个大家伙。她既惊且喜,摸过之后就往沙发床上一躺,看着宠物慢慢压下,脸上露出混合着惊疑、谄媚和迷乱的表情。

  


 
300—1000元/千字 │ 《故事林》杂志约稿函
《雨花》文学月刊 2019年 最新征稿启事
100-300元/千字〡「 幽默童话 」杂志征稿函
杜鹃文学杯--我身边的革命故事”全国青少年主题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弦歌六秩,从新出发丨《鹿鸣》2019年征稿启事
《格言》杂志最新征稿启事
首奖2万〡天蒙杯”美文大赛征稿启事
#月度征文#2018年12月:两难
放歌庐陵·行旅青原”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诗刊》社第35届青春诗会”征稿启事 
《魔术老虎》童话征稿启事
300元-1500元/篇 | 「 网易槽值」招募线上作者
《名作欣赏》2019年征稿启事
《四川文学》大型征文我们的这一天”
首奖5万〡第三届桂城杯”诗歌奖(有为文学奖)征稿启事
100—500元/篇 | 公众号「 人生虚度指南」投稿须知
奖金8万5000元!第一届听音杯”书信大赛征文启事
首奖20万元 | 第三届青铜葵花儿童小说奖”征稿
《2018年度四川省小说作品精选集》征稿启事
首届《诗歌中国》新型城镇化杯”大赛征稿启事
更多...

童道明

周立波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爱心筑梦福建奔驰启明星计划”再启新篇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