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114        发布时间:[2020-05-04]


  父亲59岁离世,如今整整21个年头。他老人家如果活到现在,正好80岁。当时我差1岁而立,我的女儿仅3岁。

  父亲在老家康平发现身体不适,夜里盗汗,日渐消瘦,然后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08医院确诊为肺癌晚期,到撒手人寰不到半年时间。

  这些时日,他老人家从一个连感冒都很少得的健康身体,到了形容枯镐、骨瘦如柴的地步,父亲经历了多少苦痛和折磨,可想而知。听说,肺癌到后期是最疼的,但这期间,父亲没叫一句疼,只是在炕上翻来覆去,汗如珠滚。母亲问他疼吗,他摇头不语。准备了大量的止痛片剂和止痛针剂基本没用上。父亲的刚强令我无以言表。

  他18岁随本家的叔叔去了西北发展,和闯关东的人们正好相反。在西北甘肃工作期间结识并娶了她的爱人我的母亲,由于时任我们村书记的爷爷的一封信,父亲带着我的母亲和四个小子,从西北回到东北辽宁康平,我仅仅8个月大。

  计划经济条件下,父亲回来后,只能在生产队上工,务农他属半路出家,很多人为他捏把汗,可没有干过农活的父亲不言不语,靠着他的拼劲,靠着他的干劲,靠着他的钻劲,生产队的农活没有一样能拉下他的,没有一样他不会的。在务工之余,挑着自己手编的柳条土篮,在附近的自然屯里捡粪,堆积在自家门前,等着生产队回收来给他多加工分,工分就是钱,尽管当时的钱少得可怜,可在那个时候非常管用。父亲做事认真,就是粪堆,都被他攒得四四方方,规规整整,还用捡来的树枝和玉米杆夹了帐子,免得鸡刨狗蹬。

  日子就这样没有起伏的过着,土篮的担子有起有伏的在父亲的肩上挑着。我们四个孩子在渐渐地长大。

  几年后,花钱买了村头最高点刘家的土坯房,我们一家六口从爷爷老院的下屋搬到了自己的家。

  日子还是这样没有起伏的过着,土篮的担子有起有伏的依然在父亲的肩上挑着。我们四个孩子在渐渐地长大。

  又几年后,花钱买了后街村头最高点的本家的土坯房,我们一家六口从那个空间较小的家搬到了宽敞的新家。这时我们大哥仨儿在段家小学读书,小弟在白家上育红班。

  在当时,家家都不富裕。我家孩子多,就更显困难。但父亲和母亲,一直努力着,追赶着,奋斗着,也没有落后太多。

  继安徽凤阳小岗村改革后,1982年我们那里也实行了分田到户。父亲有胆识,有眼光,承包了十公顷土地种玉米和大豆,带着妻儿忙得不亦乐乎。几年光景,家里的日子有了很大的改善,我的大哥和二哥先后成家,真真去掉了父亲和母亲怕他俩娶不起媳妇的一个大心病。1989年我去了部队服役。

  父亲有大爱。“好男儿志在四方”这话,常挂在父亲嘴边。他鼓励男孩子要走四方,男孩子要出去闯荡,男孩子要去看外面的世界。当时,正在读中学的我可谓品学兼优,但因家里拮据,大哥二哥都面临着成家的大问题,我毅然辍学,选择了从军之路。父亲不舍我的学业,多次告诉我,就是家里砸锅卖铁也要供我上大学,我知道他老人家“爱子为子计深远”的意义,但是,我更知道家里即使砸锅卖铁也值不了几个钱,远远不够给大哥二哥娶媳妇的。所以,这次我没有听父亲的话,父亲难过之余也深懂我心。当我穿上军装的那个时刻,父亲高兴的不行,几乎是奔走相告,我三儿子参军了的话不离口,并找三五好友来家里喝酒祝兴。当时我仅表象上看到了父亲的高兴,现在想来,才知道父亲的爱国情怀,才知道父亲对军人精忠报国之志的支持,才知道父亲识大体顾大局的男人本色。几年后,我小弟也参了军,父亲更是腰板挺直,逢人便说“我三儿子当兵,我是军属老大爷,我老儿子也当兵,我就是军属老太爷了”,父亲的这话说了多年,他骄傲于两个儿子都在保家卫国,都在为和平而奋斗。但他这两句话,前半句成立,后半句无效,就因为父亲的“骄傲”,街坊略有微词,他动手打了人,还经了官。

  他是有智慧的父亲,他对我们哥四个,很少正面训导,很多时候,用讲故事的方式,潜移默化地来教育和鞭策我们。我上小学开始,基本上都是在奶奶家住,原因有几个,一是奶奶家的伙食相对比我家好;二是爷爷奶奶叔叔姑姑都喜欢我;三是老叔高中毕业能辅导我功课,且他写得一手好字,我也乐意学习。记得我读小学六年时,晚上出去和小伙伴玩,父亲来到奶奶家,看我不在,写了一张字条给我“摆个架式,放下就走,干啥去了?”这是我玩的尽兴后回来准备学习时在桌上看到的,本来玩的卖力气一身汗的我,又冒出了好多汗,我的心里很是忐忑不安。第二天晚上,父亲又来奶奶家,看到我在学习,他什么也没说,以后他再也没提这件事。时隔多年,我依然没忘。还有一次,父亲很晚来到奶奶家,我做完功课睡着了,父亲坐在我身边,用温暖的有些粗糙的手轻轻抚摸我的头,醒了的我依然装睡,那种暖暖的、踏实的感觉无法用文字形容,我真心希望父亲的手别停,一直爱抚着我。

  很多时候,我们犯了错误,都免不了要挨父亲的打,记忆中我挨他打的次数却很少。

  父亲有文化。他是当时的完小毕业,按理说知识储备不够,但他博览群书,书大多是借来的,他总说“书非借不能读也”,当时我小不理解这话的含义,后来我学到古文《黄生借书说》,才懂得了父亲的真正用意。父亲没有练过书法,但他写一手好字,他的字干净流畅,超凡脱俗。有一次,我和他聊写字,我说他的字没有体,他老人家告诉我这叫自成一体,好一个自成一体,如他做人一样有自己独特的风格。我喜欢书法,经常背着父亲练,原因是他怕我耽误学习。

  父亲经常被人请去写礼帐,街坊邻居的往来书信,基本都是父亲代写,有一次,本家我的一位没出五伏不认字的奶奶,给湖北武汉勘察设计院的弟弟回信,找父亲来代写,父亲让我这位奶奶说一下回信大概内容,可我这位奶奶执意要口述,让父亲记录,并再三叮嘱父亲一定要按她说的写,父亲无奈只好照办。信写完后,父亲声情并茂、严肃认真地读给她听,“想念的xx,嗯、啊、嗷、哦”等口语化的词汇一个没落,包括打喷嚏、咳嗽、吐痰的细节都记录详实,引得在场人捧腹大笑,我们几个孩子乐出了眼泪。现在想来,还忍俊不禁,父亲的幽默很艺术。

  父亲有血性。他快人快语,刚正不阿,是非分明。生活中的街坊四邻,大事小情都愿意找他商量,尤其是遇到困难困惑时,他总是要忙了,摆事实讲道理的帮助人家处理问题,多数事情都能化解得如人所愿。父亲坚守一个“理”字,情排其后。每每处理完,他都要和家人们讲讲,父亲说的最多话是“不怕没文化,就怕不讲理;不怕没知识,就怕没见识;不怕没文化,就怕没人话;不怕没文化,就怕不听话;更怕秀才遇到兵,没个说得清”。从他老人家的这些朴实的话语中,认真思考,的确能感悟出很多人生的哲理和处事的哲学。有一次,那是父亲刚从西北回到东北不久,和三叔去河坝下网打鱼,累了睡着了,他被打架的声音惊醒,原来是一个下乡的知识青年欺负三叔,硬是要将鱼无任何理由和条件地拿走,三叔不肯,就和对方厮打起来,父亲得知情况后,二话没说,一铁锹下去,那个知识青年的膀子就脱臼了,父亲继续追赶着,知识青年好象运动健将,跑得无影无踪。听三叔和别人说,那个知识青年总是欺负这个欺负那个,都敢怒不敢言,父亲说了一句话“打轻了”。从那以后,再没听说过那个知识青年欺负人。

  父亲的血性润物无声地影响着我。我从上育红班开始,书包里就装着七节鞭。这是他找来窗滑钩五个,将钩勾的那端用铁钳和铁锤弄成环状,中间用八号铁线弄成铁环连接,七节鞭把儿是用生产队车老板鞭子把儿做成的,七节鞭头是用生产队马车稳固所拉货物用的铁钩经过打磨处理成的。比起真正练武术的七节鞭更显沉重的多。父亲让我天天背着,并告诉我,你不能欺负别人,谁要是欺负你,你先用拳脚,要是打不过,就用这个七节鞭,出了问题爸扛着。后来我才明白,父亲不是让我去单纯意义上的打仗,而是在锻炼我做为男人的胆量和血性,意义深远。

  1982年的一天,父亲告诉母亲早点做晚饭,饭后去看电影。父亲骑着28式海燕牌脚闸自行车驮着我,来到国营农场六连,一个空旷场地上已经人山人海。父亲领着我,在银幕背面,一起看了红遍大江南北,国内第一部由李连杰主演的功夫片《少林寺》。回到家里,已经是夜里十点多了。那晚,我第一次失眠了,我心潮澎湃了,我热血沸腾了,影片中的武打场面,李连杰的精彩武打动作在我的脑海中此起彼伏......要练武术的想法强烈的在我心中升级......从此我与中华武术结下了不解之缘。第二天放学回到家里,我就把一本旧书订在家后园子的树上,开始了我青涩的习武生涯。父亲看在眼里,喜在心头,但没有表达什么,只是用实际行动来默默地支持我,帮我吊沙袋,埋梅花桩,支压腿架等。父亲当时的举动,支撑我坚持习武直到如今。

  他经常说,男孩子不能哭,哭就是孬种,哭就是熊包,在外面别惹事,遇事别怕事,要积极的应对,打架要是输了,就别回家来。父亲不是让孩子们在外面打架斗殴,他在告诉我们男人要血性。父亲的教育很特殊。

  父亲爱母亲。父亲对母亲的关爱和照顾是无微不至的。母亲体弱多病,家里家外的体力活都是父亲来做,不用母亲操一点点心。因为当时东北天气异常的寒冷,母亲的气管病严重,经常是咳嗽不止,尤其是下半夜,是母亲咳嗽最厉害的时候,父亲不管再累再困也总是在这个时候为母亲端白糖水,拿口服药,削苹果,来给母亲压咳嗽,父亲还要把已经凉了的火炕烧热,数十年如一日,他的辛苦不言而喻。白糖、口服药、苹果和母亲喜欢吃的能买到的零食等,大多数是父亲用打牌赚来的“外快”买的。家里虽然不富裕,但母亲的“小灶”没断过,家族和街坊都知道,有的还颇有微词,说三道四,但父亲不理,依然如故,尽管母亲身体不好,但她很幸福。父亲爱母亲很别样。

  父亲很善良。记得有一年冬天,屯里来了一位挑着担子,卖菜刀的关里客,之所以称其为关里客,是因为我们这个小屯对和东北人长相有差异的人统称为关里人,对听不懂的语言统称为关里话。晚上谁家也不肯也不敢留这个人过夜,可父亲不怕,把这个卖菜刀的关里客请到家里,让母亲为其做了点好吃的并留宿家里。母亲和我们哥四个很害怕,因为关里客是卖刀的,且为证明他的刀好,嘴里振振有词,我们完全听不懂,刀与刀冒火星对砍的展示,着实令人害怕。第二天,这个“刀客”准备起程去另一个地方,为感谢父亲母亲,非要留下两把菜刀,父亲婉言谢绝了,这位“刀客”被父亲的做法感动的流了泪。刀客走后,母亲埋怨父亲,父亲只说了一句“出门在外,都不容易。”这件事说明父亲是极其善良的人,同时他在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们“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父亲的善良不一般。

  父亲很新潮。父亲喜欢时尚的打扮,尤其是孩子们的衣着鞋帽。他常讲,年青人的打扮要阳光,要有色彩,要穿出青年人的朝气,要穿出青年人的活力,别都是蓝啊黑呀,老气横秋的装束,但不能穿奇装异服,流里流气的。在当时那个年代,象父亲对着装和打扮有这样想法的人不多。父亲的意识很超前。

  父亲喜烟酒。他的烟很重,在快乐的时候,在烦恼的时候,在人多的时候,在人少的时候,烟酒都与他做伴。很多夜晚,我看到他静静地,默默地,坐在炕头抽烟,有时是一支接一支......

  我参军第一年,去铁岭新台子压送火炮,顺便回了家,见到父亲,我从包里拿出烟给他,他很严肃的说,当兵没几天,就学会抽烟了?能不抽最好不抽。还没等我来得及搭话,他紧接着说,也长大了,在外面闯荡,抽烟也联系人,少抽点行。

  父亲爱打牌。他喜欢打扑克、看纸牌(印有水浒传108将的那种牌),多数是在外面玩,偶尔也去外地玩,几乎不输钱,家里的小开销,很多是他赢来的,给当时清贫的家里解决了不少难题,时而还能改善一下家里的伙食。父亲对京剧情有独钟,在高兴之余,喜欢拉着京胡唱上几段京剧。父亲的爱好很特别。

  那是我小时侯

  常坐在父亲肩头

  父亲是儿那登天的梯

  父亲是那拉车的牛

  忘不了粗茶淡饭将我养大

  忘不了一声长叹半壶老酒

  等我长大后

  山里孩子往外走

  想儿时一封家书千里循叮嘱

  盼儿归一袋闷烟满天数星斗

  都说养儿能防老

  可儿山高水远他乡留

  都说养儿能防老

  可你再苦再累不张口

  

  祝我“帅气洒脱,心地善良,正直大度,阳刚血性,聪明睿智,敢做敢当,雷历风行,识文断字”的父亲,在另一个世界里一切安好!

  敬爱的父亲,全家人都想您……

  2019年5月12日


  授权作者简介:高剑维,1970年生,中共党员,行武出身,喜欢文学,酷爱武术。现任吉林省武术协会常务副秘书长兼办公室主任,全球功夫网、全球功夫电视、国际功夫联合会、全球创业网驻吉林省新闻联络站站长。工作之余,笔耕不辍。多年来,在《中国体育报》、《吉林日报》、《全球功夫杂志》、《全球功夫网》、《中国作家网》、《腾讯》、《搜狐》、《网易》、《一点资讯》、《今日头条》、《东北作家网》、《中国诗歌精品》、《作家美文》等各大官方网站,发表文章数百篇。

  


 
关于更新省作协会员信息的通知
辽宁文学馆征集辽宁大奖作家手稿
第三届“爱在丽江•中国七夕情诗会”接力赛征稿启事
第二届昌耀诗歌学术研讨会论文征文
第七届全国大学生“野草文学奖”邀请赛征稿启事
首届“山庄老酒杯”书香遵化诗歌诗词大奖赛征稿启事
首届“同心杯”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辽宁文学馆征集辽宁大奖作家手稿
「曹禺杯」全国诗歌大奖赛征文启事
第十届全国大奖征文征稿启事
第二届“慈溪乡贤文化诗歌奖”
第四届“我为美丽写首诗”全国短诗大赛征稿启事
“曹禺杯”全国诗歌大奖赛征文启事
第四届“青铜葵花儿童小说奖” 征稿启事
你好青春——首届全国大学生诗会” 征稿启事
“历史丰碑——致敬保家卫国的人民英雄” 散文、诗歌大奖赛征文活动启动
“墨子杯”文学作品有奖征稿启事
全国主题诗歌活动征集启事
“一百年伟大征程 新蓝图决胜小康”征文活动启事
有奖征集!快来讲讲“我与沈阳的故事”
更多...

凌淑华

汪曾祺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阳光董事长张维功:以利济世彰显儒商精神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