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中国作家网  本站浏览:52        发布时间:[2020-03-25]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这首《如梦令》是婉约词大师李易安的成名作。

  早年读这首小令,记下“绿肥红瘦”,忘了“海棠依旧”。

  宋词出现了豪放和婉约两大风格,苏东坡和李易安各为代表。成为一种美学风格的代表,主要判断依据是文学创作的总体成就和影响力。苏东坡也好,李易安也好,虽为立派大师,但两人的共同特点是性情不拘泥,眼光不狭隘,又都才华洋溢,豪放婉约兼美。说到苏东坡,通常会想起“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牵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这是豪放风的《江城子·密州出猎》。苏东坡广为流传的另一首词《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则是典型的婉约风,思亲感怀,悱恻动人,特别是“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这几句,百转千回中写出无力抵抗的命运感,具有强大的共情力。离愁别恨人常有,写好写到位不容易。因此,后世有诗评家说,苏东坡的《水调歌头》一出从此无人敢写中秋情。这是文学式表达,有点绝对,但这首苏词在历朝历代皆被传唱的确是事实。传唱的前提是谱曲。过去用工尺谱,现在是简谱。关于《水调歌头》,简谱至少出现了两个流传版本。一个是台湾梁鸿志版,比较早,邓丽君和徐小凤都唱过,传入内地后,一度成为电视晚会和KTV的热门歌曲,歌名叫“但愿人长久”。另一个是陆在易版。2011年完成,今天的美声界“男一号”廖昌永在音乐会上唱过。上海音乐学院毕业的陆在易具有明显的诗人气质,他的音乐抒情性强,这也可能是其选择为这首抒情意味浓厚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谱曲的动机。两个简谱版各有优长,就唱法而言,梁鸿志版更通俗,容易被接受,容易传唱。陆在易版难度高,适合艺术院校教学。可能是先入为主的缘故,我个人更喜欢梁鸿志版,总以为中国的文字和中国的词,用中国人发明的唱法,才能唱出意境来。就像北方人吃饺子,讲究原汤化原食,要喝饺子汤。这个中国人发明的唱法可以是昆曲,可以是京剧,可以是吟唱,不论哪种,能把原词的味道更好地衬托出来就行。过去,吟唱是诗词的主要传播形式,古人写诗写词,大多先在教坊演练,“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钿头银篦击节碎,血色罗裙翻酒污”。教坊出身的琵琶女与江州司马白居易在浔阳江头邂逅,光讲故事不行,还要弹奏一曲《琵琶行》。

  会用曲调吟颂的当代人几乎没有了,我最后一次听,还是老诗人、翻译家屠岸在世前两年。屠岸先生是常州吟诵传承人。那年,硕士生导师骆寒超从杭州来京,参加《诗刊》杂志的一个座谈会。会前,几位“八〇后”“九〇后”老友聚会,屠岸先生当时高寿九十一岁,神清气爽,一段优雅抒情的常州吟诵,顿时把满座带回“吴吟”“越唱”时代。

  适合吟唱的诗词必须暗合音律,特别是词。唐也有词,宋词尤好。著名的词家,往往首先是音乐家。从这个角度,或能理解周邦彦和柳永当年为什么获得那么大的声名,这两人都精通音律,能自创词牌,是那个时代的音乐家。宋词成就大于宋诗,与音乐至少有两个直接关联。一是宋代宫廷音乐异常发达,宫廷词创作蔚然成风。被称为“宰相词人”的晏殊,一边办理公文,一边开创了北宋婉约词派。宰相如此,皇帝如徽宗、高宗也都是艺术范儿。“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同样逻辑,皇帝喜欢艺术,宫廷必然成为艺术演练的大本营。另一原因是市井阶层兴起,民间音乐创作有需求和热情。宋代出现了类似于资本主义萌芽的原始工业、雇佣关系和活跃的商贸活动,商人身份合法化,商品买卖日常化,许多服务行业比如娱乐行业发展起来。诗词音乐的受众广大起来。这一点非常重要。宋之前,包括唐,夜晚实行“宵禁”,夜晚还在街头乱逛的人会被差役抓去打板子、坐牢。唱歌、跳舞,等等,需要舞台实践,需要在公共空间展示和传播。没有观众,或者茶馆老板早早关了门,词曲创作即便水平很高,也传唱不开,受众面有限。北宋不一样。北宋朝廷搞活市场有一套,解了宵禁不说,还鼓励发展工商业。北宋画工张择端的工笔画《清明上河图》,几乎就是当时北宋首都开封的风俗实录,特别是街市那一部分,人物众多,线条细致,色彩典雅,是对生活真相的一种描摹。几年前,《清明上河图》原作在故宫短暂展出,每天排队看展的人几乎排到了东六环。可见,今天的人虽然开着豪华汽车,打着不断迭代升级的手机,骨子里面,对古老生活样式还是充满好奇。

  打着手机、日行万里的今人,写不出好诗词了。许多诗词写得七零八落,读起来都不顺畅,更不要说吟唱了。不是不懂音乐的缘故——音乐在大剧院的乐池里演出,而是语言的形式变了,生活的方式变了,想象力和情趣变了,表达想象力和情趣的方式也变了。从白话文运动算起,新诗写作已有一百年。一百岁的新诗,有好诗,但总量少。哪些新诗将会流传后世?一百年了,共识还没有产生。千奇百怪的版本,各种选择大相径庭,有些甚至自相矛盾。写诗作词,今人不能说不用功,但总还是勉为其难。唐诗,宋词,诗词还是唐宋好。

  由上到下,合力之下,北宋的历史上空,词曲和小令乘着音乐的翅膀驾临。是宋代的开放和宋代的动荡,生长出“千古第一才女”李易安。少小便以婉约美辞闻达的李易安,出生在北宋,长在北宋向南宋转折时期,遭遇各种家国不幸之后,诗词风格发生了变化,写“凄凄惨惨戚戚”,也写豪气干云、霸气侧漏的“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始终是婉约豪放兼美的李易安的“中年变法”,将婉约和豪放都推到了极致,不仅更加婉约,比如《声声慢·寻寻觅觅》,而且更加豪放,乃至犀利,比如《夏日绝句》。

  辛弃疾有首词,叫《丑奴儿·书博山道中壁》,写的是少年和中年的心境差异。“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这是少年。“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这是中年。中年的生理年龄,现在官方划线通常是四十岁。古人因为寿命短,大约过了三十五岁就往中年走了,所以出现“四十不惑”这类老话。老话是经验的提炼。四十,各种直接经验和间接经验叠加,对于主客体世界开始有相对稳定的认知。写作是经验的表达,对于写作者,内在感受和外在经验变化,文章风格也会变化。创作界故有“中年变法”一说,多指进入中年后创作风格大变或突变。比如李易安。从女知识分子李易安的青年和中年,可以看到社会风气从相对开放到相对收紧的变化。这个济南大妞,“少年不识愁滋味”时写的那首成名作,尽管感时伤怀,但以天真烂漫少女心行贪睡宿醉之实,一方面写出一千多年前的李家家教宽松,另一方面足见宋代尚承唐风,士大夫阶层妇女生活自由、舒适、放松。唐风开放,有学者认为是中原汉族与北方少数民族长期杂居熏染之故。北方少数民族多为游牧民族,游牧民族以行走为家,居无定所,人际交往和社会风气相对开放。开放的具体表现之一,便是对人的基本权利的尊重,比如恋爱、婚姻和生育自由。由唐入宋,中原汉族入主宗室,汉儒文化影响力加大,世风始变,理学兴起,知识分子的思想禁锢多了起来。李易安写《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时是相对开放的北宋。李家是书香门第,入朝为官、以饱学而名的李父李格非受教于豪放派苏东坡,被称为苏门“后四学士”。李格非对于女儿的教育想必比较宽松,从李易安诗词里暴露出来的各种小儿女情态以及强大的生命力,应是健康人格教育的结果。金人南下,朝廷先后偏安南京、杭州,李易安也随在朝为官的夫家南渡,颠沛流离的生活自此开始。不仅经历战乱,还经历了娘家和婆家家族政治命运跌宕起伏,经历小家庭两次破裂,与丈夫分离、丈夫病故、再嫁、离异、系狱,如此坎坷复杂的大小情形下,换了他人,或许早就抑郁而死,贵族小姐出身的李易安却活到了七十三岁。七十三岁,在古代是长寿了,可见是个心大的女子。李家早期宽松教育的余荫在慢慢释放。

  西方有酒神,东方有酒仙,酒在东西方文化中都是向好向善的东西。酒能浇愁,也能燃兴、助兴、尽兴。女流之辈李易安,酒量多大不详,但喝酒肯定是好兴致。于是,有了与酒有关的种种名句名篇。除了《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外,李易安婚后还写过一首《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回忆少女时欢脱饮酒生活。“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寥寥数句,意象精彩,情绪热烈,贪杯少女“沉醉不知归路”、搅得“鸥鹭”不安的调皮形象跃然纸上。“李白斗酒诗百篇”,诗酒历来不分家。这个心大的女子,早年诗词里的饮酒,都与欢乐尽兴有关。饮酒作诗是中国传统文人的理想生活。一文不名,还要拖着伤腿,忍受讥嘲,向店小二赊账沽酒,鲁迅笔下的孔乙己这个落魄文人的形象,因为这些与酒有关的文字而被许多人记住了。“酒”这种液体,在人类的日常生活中占据特殊地位,比咖啡和茶还特殊。东方人爱茶,西方人喝咖啡,不同习惯而已,本身并无高低优劣。喝茶和喝咖啡,只要身体条件允许,从数量上也无特殊规定。酒则不然。许多国家的酒馆有十八岁以下免入的规定,正规超市也不会卖酒给未成年人。这大概是因为酒精毕竟有明显的兴奋功能,酒后容易乱性失德,对社会和他人产生危害。咖啡和茶其实也有提神醒脑作用,但因为是轻度,至今还没听说有人因喝茶喝咖啡而做不能自控的事。可能因为酒有特殊性,中国民间舆论其实对女性喝酒并不认可,当然,这个女性是指“良家妇女”。我们的文化历来对男性宽容,对女性都比较严苛,尤其是明清以后,针对女性的清规戒律越来越多。男子可以公开喝酒,喝酒还可以请女子唱歌跳舞陪侍助兴。这些女子往往被称为“欢场女子”,与“良家妇女”正好相反,她们在私德行为和道德伦理层面获得了“赦免”。

  良家少女李易安不仅喝酒,还醉酒,还把醉酒写进诗词流传至今。这是个例外。在中国传统文化背景下,写女孩子醉酒,还不招人厌,还被津津乐道,除了清代的曹雪芹,大概只有李易安了。

  曹雪芹世不二出,一部《红楼梦》,处处是学问。比如写醉酒,三个醉酒人物广为流传,一是贾府家人焦大醉骂宁国府“肮脏事”,二是刘姥姥醉酒误入怡红院,三是史湘云醉眠芍药圃。前两个人物在《红楼梦》里属于非主流但有趣味的小人物。小人物是指社会身份,小人物作用不小。在《红楼梦》的整个结构里,这两场戏看似脱离主角和主体,是闲笔,其实必不可少。一是节奏的需要,形成整部小说叙事小高潮;二是取景框的需要,用细小的人物把荣宁二府上层庭院生活向外向下铺陈。前两个醉酒人物是老年、底层人物,史湘云醉眠芍药圃时还是少女一枚。写年轻女性是曹雪芹的拿手好戏。比如写史湘云醉酒,曹雪芹准确地抓住了史湘云的性格特征,即豪爽、娇憨、天真。《红楼梦》里论豪爽作派人物,也有不少,比如心狠手辣的凤辣子王熙凤,比如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晴雯,比如出身偏房精明能干的贾探春。与王熙凤等不同,史湘云的豪爽,主要是天真、活泼、开朗、可爱,用现在的语言,是“萌宠”。在一打还多的贵族小姐群芳谱里,论出身,来自金陵史家的史湘云可以说是“最贵族”。“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这是林黛玉过去的家教贾雨村,依靠贾家,补授了应天府知府一职后,门子葫芦僧给他呈上的“护官符”。出现在全书第四回。写四大家族的这四句顺口溜,贾家也好,王家也好,薛家也好,都在炫富,当然富贵历来不分家。唯独说到史家,用了“阿房宫”这样巨大隆重的比喻。阿房宫是秦始皇的皇宫,地位之尊贵不言而喻。史家到底什么来历,担得起这样的比喻?四大家族,排在第一位的贾家是开国元勋,因为先祖武功卓著封了公爵,贾元春进宫后,成为泛意义上的皇亲国戚,自然贵不可比。排在第三的王家是武官出身,有爵位,也有钱。排在第四的薛家是真正意义上的大商人出身,看宝钗和薛夫人在贾府居住时的大方气派,便知“不差钱”。薛家差的是“贵”,所以宝钗先是想选秀进宫,后来想嫁给宝玉贾府,这背后都是改换门庭的热望。有红学家研究后说林黛玉斗不过薛宝钗,是因为缺乏世俗生活经验。这当然不确切。宝玉娶宝钗,是贾家和薛家的选择。林黛玉斗不过薛宝钗,是因为林黛玉背后的林家已经没人没钱没权了。所以老太太作为林黛玉的外祖母,叹息了好几次,说一个女孩子不应该胡思乱想。这个胡思乱想,是“非分之想”。老太太的这个心思,贾元春了解,所以端午节众姐妹赏仪中,只有宝玉和宝钗高出他人。这便是曹雪芹的高明,看起来写你侬我侬,其实都是皮里阳秋,背后是政治经济暗涌。

  四大家族中,史家是唯一的文官出身,史家也是贾府最高权威老太太的娘家。史湘云到贾府时,正是史家“一门双侯”极盛时期。过去也有红学家因此认为,曹雪芹写史湘云,乃一箭双雕,实则是在写青春版的老太太。

  史家虽贵但经济状况不好,从史家和史湘云的拮据在小说里屡屡被拿来说事,可知贾家也不会选择史家。曹雪芹写“金陵十二钗”,个个不重样,个个有人设,有精妙、贴切、令人难忘的细节。比如史湘云,一见贾宝玉就是“爱(二)哥哥”,这个口音是史湘云的人设,写出了史湘云的大大咧咧、不拘小节。史湘云虽不是女主角,却受到包括贾母在内的荣宁二府官方和民间共同喜爱,不完全是因为史家的背景,也有史湘云的聪明在内。同样来自四大家族,史湘云对于贾家的公子不动“非分之想”,让贾家和薛家上下放松。《红楼梦》第六十二回,在贾宝玉的生日宴会上,心无芥蒂的史湘云嚷嚷着要酒喝,结果一喝就醉,醉后卧眠芍药圃,成就的是童话式的快乐。书里书外,史湘云都是凭着人设,打下了“最受欢迎”的江山。

  同样出生于书香门第的李易安比史湘云幸运,在家有父母恩宠,十八岁嫁入门第显赫的赵家,与丈夫赵明诚举案齐眉、志趣相投。如果按这个逻辑走下去,李易安或许会成为第二个宴殊,轻松的日子会写出丰瞻华美的词句。“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写的是气候,说的是时代和个人遭际。这个急风便是靖康之变,北宋政府彻底垮台。赵家是皇家宗室,南宋新政府搬到南京和杭州,赵氏家族大多南渡。原本与妻子“屏居乡里”、专心精研《金石录》的赵明诚,接到母亲在南京病逝的消息,于公于私,自此南下。这是李易安第二次与丈夫分离。第一次分离是婚后第四年,李父被打成元祐党后,嫁给宗室的李易安被禁止继续同居,只好独自投奔先前被遣归的父母。

  加上后来养老的金华,全国现有四个清照纪念馆,一处是章丘娘家,一处是青州夫家,一处在济南——济南虽近李易安还真不曾在此居住,一处在金华。章丘明水是李易安出生和成长的故乡,两首《如梦令》书写的欢愉情形,应该都发生在此。前两年,我特意找了个机会去章丘,看清照园。规模巨大是第一印象,是个没有院墙的城市公园,练摊儿的,打太极拳的,像我这样慕名而来的,都有。其中就有海棠轩,著名的百脉泉在其东南。在章丘,还看到了章丘博物馆长廊里的李格非画像,清秀,俊朗,文质彬彬,这当然是后世画家的艺术想象。李清照本人倒有一幅据说是当时留下的画像,藏在故宫博物院。后一年去了趟青州,认认真真地看了博物馆,爬了驼山,看了石窟,逛了范公亭,甚至也听了齐王的故事,但是,忘了李易安和归来堂。1107年后,李易安与赵明诚在青州居住十三年,以“归来堂”命名书房,“易安居士”一号由此而来。李易安三十一岁那年生日,正在青州,也是你侬我侬,据说赵明诚在画像上题写了“易安居士三十一岁之照”十个字,不过瘾,又写下捧妻诗一首:“佳丽其词,端庄其品,归去来兮,真堪偕隐。”从十八岁出嫁,到四十五岁夫亡,与赵明诚在一起二十七年,期间,由于客观原因数度分分合合。青州时期大概是最美好的时期,留下了“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夜来沉醉卸妆迟,梅萼插残枝。酒醒熏破春睡,梦远不成归”等缠绵词句。用酒和花佐诗,书写思情别意,善用通感,意象奇妙,清丽明快,这是李易安前期婉约词的特点,大多成稿于生活富足安逸之际。李易安这个时期的婉约,是艺术审美的婉约。

  隐,在乱时就是奢望。金兵破青州城后,李易安带着十五车金石书画收藏,仓皇、辛苦逃命。许多物品一路走,一路遗失。

  章丘养育的诗词才华,在开封绽放、扬名。十八岁前,李易安离开自小生活的章丘,去当时的首都开封,与在此做官的父亲团聚。在开封,她嫁给了赵明诚。

  李易安的一生过得跌宕起伏、悬念百出。赵明诚去世三年后,四十九岁的李易安再嫁,嫁给军中小吏张汝舟。同年离婚。大概因为张汝舟寂寂无名,关于他的信息记载很少,连生卒年都不详。能够确证有此事的恰是李易安的亲笔信。第二次婚姻前后维系不过数月,历时短暂,还因向官府举报丈夫,循例被系入狱九天,因赵明诚表弟綦崇礼施救出狱。戏剧性太强。才女落难,美人迟暮,大概不愿看到这种晚景凄凉,李易安的第二次婚姻长期被学界质疑。后人的主要纠结是李易安会不会二嫁、该不该二嫁。但南宋赵彦卫撰写的《云麓漫钞》中存有李易安《上内涵公(崇礼)启》一信,信中,李易安对綦崇礼出面解救其牢狱之苦表示感谢。赵彦卫,以学识好见称,笔记体著作《云麓漫钞》在史学界素有口碑,被四库全书收录,1996年,中华书局出了排印本。所以,我选择相信《云麓漫钞》。

  现在大家都盛赞李易安的第一次婚姻,的确,门当户对,志同道合,王子公主,理应美满幸福。实际生活肯定不会完美无缺,这才有后来李易安轻信张汝舟一事。一个女人对前一段婚姻最大的批判,大概就是改嫁了。有人说为生计所迫,这是胡扯。张汝舟区区小吏,哪有什么经济能力!李易安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维持生存没有问题。只有一个理由可以解释:孤独。李赵婚姻看起来像今天的童话,但在一千多年前的中国传统社会,一个没有孩子、娘家还有“政治问题”的女人,与丈夫以及丈夫家族的关系,其实很不容易相处。这个丈夫,还是个天生公子哥,先是严重缺乏家庭责任感,后在与金兵对峙中临阵逃跑,丧失大体、大义。知识分子的李易安,既无面子,也无里子,内心的孤独由来已久。与北方公子哥出身的赵明诚比,南方小生张汝舟应该更殷勤、更贴切、更接地气。在李易安动荡不安、辛苦逃亡的羁旅中,张汝舟送去了温暖。今天,包括当时,人们都认为张汝舟动机不纯,李易安上当受骗了。李易安不是上当受骗了,而是想得简单了。一旦结婚,进入具体生活,文化差异包活生长背景差异产生的矛盾必然难解。一度曾被张汝舟吸引的李易安,迅速冷静下来,不惜一切代价,及时止损。这才是李易安的过人之处。

  文学创作言志抒怀,是真实经验加合理想象。在沈园,唐琬远远看见陆游,让佣人送去一坛黄縢酒。黄縢酒大概就是今天的花雕黄酒。不期邂逅再婚的前妻唐琬,伤心欲绝的陆游,一气写下著名的《钗头凤》。“东风恶,欢情薄”,是对陆母棒打鸳鸯的控诉。这就是南宋绍兴地界发生的事。陆游和唐琬也没有孩子。让我想起李易安。“应是绿肥红瘦”,似乎一语成谶了。

  早年看到这首词,只觉得异常好,单一个“肥”和“瘦”,就写活了花叶不正常的形态,确非高手不能为。某年,入夏前,阳台上的四季海棠蓬蓬勃勃地开了一拨又一拨。一高兴,多奖赏几遍水,结果,红花落尽,阔大的绿叶撑满了瓷盆,第二年的春天来了,还是绿肥红瘦,直到变成“罗马生菜”。盆栽的海棠不好养,因为正根海棠是多年生木本植物,根扎得深,需要长在庭院里。少女李易安偏头看见的窗外海棠,不知道是不是西府海棠?植物学家曹雪芹对海棠的偏爱溢于言表,前前后后多次写到海棠,写了西府海棠,又写秋海棠。海棠结社时吟咏的白海棠叫秋海棠,贾宝玉住的怡红院栽的是西府海棠,西府海棠又叫女人棠。秋海棠是多年生草本植物,可以盆栽,与西府海棠不是一科,虽然都叫海棠。

  花通人性。养花的人都有这个经验。西府海棠从打花苞到完全绽放,要经历血红、粉红、粉白三个时期,似霞似云,就像一个女人由风华正茂到颜容老去的一生。赵明诚死后,李易安在《好事近·风定落花深》里又写到海棠花。“风定落花深,帘外拥红堆雪。长记海棠开后,正伤春时节。酒阑歌罢玉尊空,青缸暗明灭。魂梦不堪幽怨,更一声鶗鴂”,借酒言愁,是诗人的伤春自况。

  美丽的西府海棠,属于中国独有植物,适合生长在中国北方干燥地区。还记得周恩来和邓颖超生活了二十六年的西花厅,就一直种着男主人最喜欢的西府海棠。前几年,一部根据周秉德《我的伯父周恩来》改编的电视连续剧,取名《海棠依旧》。

  刘琼,艺术学博士,中国作协小说委员会委员,《人民日报》文艺部副主任,现居北京。曾获《文学报·新批评》优秀评论奖、《雨花》文学奖、《当代作家评论》优秀评论奖、中国报人散文奖等。著有《聂耳:匆匆却永恒》《通往查济的路上》等专著。刘琼女士2020年在《雨花》开设“花间词外”专栏,此为专栏第二篇文章。

  


 
2020第六届滇云网络文学大赛征稿启事
人民美术出版社2020年度征稿启事
第十届“岱山杯”海洋文学大赛
第三届《中国当代散文精选》300篇征稿大赛
《西江日报》“家风”“读书”版征稿启事
关于举办第八届“月河·月老杯”全国主题征文大赛的启事
【中国诗歌网】征稿
“红船杯”全国大奖征文大赛
第三届“山花写作训练营”征召学员20名
首届“大虞春秋”杯征稿启事!
“新时代的中国”——第二届全国网络文学现实题材主题征文大赛启事
“弘扬蒙古马精神”蒙汉文诗歌散文征稿启事
四川理塘·2020第四届仓央嘉措诗歌节主题征稿启动
东北作家网关于举行“疫情下的感人故事”诗歌创作征文揭晓
全国原创儿童诗、现代儿歌征集启事
东北作家网关于举行“疫情下的感人故事”诗歌创作征文启事
聚寿山杯”全国首届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寰球华人“中国梦•深圳杯”第三届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手足相抵 悲喜与共”抗疫主题征稿启事
“三农”主题全国原创诗歌大赛
更多...

张恨水

冰心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李子柒爆红背后的“资本推手”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