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141        发布时间:[2018-10-09]

  

  去年秋天,我去了一趟完达山,耳闻目睹了国家颁布《野生动物保护法》后,山里的黑熊多了,人和熊遭遇的事也多了。我对黑熊有了多的了解,那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熊趣能讲出一大串儿,着实过了一把熊瘾。不信?我扯出一串儿讲给你听......

  正值五花山的时节,小花儿去山里采摘山葡萄。山葡萄是山里人喜欢吃的水果,也是酿酒的好材料。用大缸和坛子把采回来的山葡萄放在里面,盖上盖子,再用朔料布封严。过上个把月,山葡萄酒便酿好了,其味道淳香无比,足够合上一年半栽的了。小花去山里采葡萄,就是为了酿酒用。

  不知不觉,小花来到一条山沟的山葡萄树下,见成串的葡萄都熟了,紫蓝紫蓝的,透着一层白霜似的招人喜爱,像串串蓝玛瑙随风摇摆,便忙不迭地往筐里摘。摘得差不多了,她发现葡萄树上好像也有人在采摘葡萄。她透过密密的葡萄叶儿往上瞧,可叶子太厚,她看不清,便大声吆喝:“谁在上面摘葡萄?”喊了几声没人应,她便在下面摇葡萄树,心想,这回你该回应我了吧?就在他抬头向上望的当儿,突然“妈呀”一声大叫:“快来人哪,树上有个大黑瞎子!(山里人俗称黑熊为“黑瞎子”)”

  小花儿从记事起,听了许多跟黑熊斗智的故事。可长这么大她头一次碰见黑熊,喊了几嗓子见周围没有回声,她有点害怕了,她知道附近没有人,心里顿时没了底。可她没有慌,那树上贪吃的黑熊光往嘴里舔葡萄粒儿了,并没在意树下小花的呼喊。小花庆幸自己还有退路,便蹑手蹑脚地往后退。退出一丈多远时,她拔腿就跑,碰得树棵子哗啦啦直响。这下子可坏事了,葡萄树上的黑熊不吃葡萄了,瞪着对小眼睛往下瞧。可能是它眼前的鬃毛太长,阻碍了它的视线,便用爪子往上撩:这下子它看清了,树下有人要攻击我!它要先下手为强,主动出击,便一下子从三丈多高的树上摔下来,痛的它呲牙咧嘴却全然不顾,打了一个滚儿便站立起来,顺着小花逃跑的方向追去。

  小花见黑熊追来,也没舍得扔盛葡萄的小筐,挎着小筐边跑边回头看。眼看就要追上来的当儿,她想好了躲避黑熊的招数:黑熊光会走直道,我何不跟它躲着捉迷藏?这样想着,便嗖地躲到一棵大树背后。黑熊见把人追没了,又打起眼罩东张西望,用鼻子闻着味儿,老半天才弄明白人躲在树后边,这才转过身来向小花扑去。它砣子大,身子笨,小花灵巧地一闪,黑熊扑了个空。这一闪不要紧,把黑熊惹怒了,张牙舞爪地扑来扑去,小花就这棵树绕道那颗树地来回跟它捉迷藏。黑熊使出浑身解数,怎么也扑不到猴儿般灵巧的小花。它泄气了,一屁股坐到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小花见状急中生智,倒掉筐里的葡萄,顺手一抛,不偏不倚,小筐正好扣在黑熊的头上,把它吓了一跳,以为什么新式武器呢,愣愣地坐在地上,双爪抱着小筐不敢动。待它醒过腔的时候,小花早跑到远处的大树下躲藏起来。小花就这样机智地甩掉大黑熊脱险了。那大黑熊怎么也没能摘掉头上的小筐,无奈,脖子后背着小筐一步三晃地向山沟里走去,那样子滑稽得很,小花现在想起来还想笑。

  别看母熊有几百斤重,可它刚生下来的崽子却小得像个猫似的。小熊出世后全靠母熊的奶水养活,一直要吃到七八个月还离不开母乳。

  有一天,我从大顶子山采参归来(山里人称采参为挖“棒棰”),老远就看见一只母熊领着两个小熊来到一条小河旁。到了河边,母熊望着滚滚的河水犯起愁来。我坐在山坡的一块巨石上,一边歇脚一边欣赏着母熊是怎样带着崽子过河的。

  只见母熊把两个崽子拽到河里,小熊不会水都哽咽着往回跑。母熊又把它俩领到河边。这两个小熊怕淹死,一到河边就往来的路上跑去。这时,修公路炸石的炮声响了,吓得母熊愣了神儿。好一会儿,它又听见接连响了两起炮声。它怕回原路走不安全,便急忙撵上去,一个巴掌按一个,把两只小熊揽在怀里,对着涨着的河水发起呆来。不知哪根神经起了作用,母熊终于想出个好办法:它要一个个地把小熊带过河去。可一次只能带一个,又怕岸上这个跑了,就去扳来一块大石扳,先把一个小熊压住,这才抱着另一个过了河。

  到了对岸,母熊想回头抱这个,又怕那个跑了,便如法炮制地板了一块大石扳,把这个小熊也压上了。母熊游过河来扳开石板一看,小熊竟被大石板压得翻起了白眼珠子。它赶忙游回去,掀开石板一看,那一个也压得瞪了腿儿。母熊怎么也想不明白,它的崽子竟这么不抗压,若知现在这样,不如把它们的头留出来,只压半个身子就好了。可后悔也没用,他又游回来把对岸这个半死不活的带过河,把两个崽子并排放在一起,让它俩慢慢苏醒。

  母熊蹲坐在两个崽子的身边,期待着奇迹出现。可它等了一个来钟头,两个崽子仍软胳膊软腿的只有进气没有出气,奄奄一息了。母熊一会儿抓抓这个,一会儿又挠挠那个,无计可施了。

  突然,母熊看见附近的一颗椴树上悬着一个蓝球大小的野蜂窝,便不顾一切地爬上树,抱着野蜂窝就往树下滚,若得野蜂窝嗡嗡地向它进攻,却不在乎。跑到两个崽子近前时,猛地把野蜂窝一掰,里面露出白花花的蜂卵。母熊麻利地把掰开的蜂巢分别罩在两个崽子的嘴上,让峰卵往它们的嘴里爬。

  大约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两个崽子都能活动四肢了,能抱着蜂巢吞食蜂卵了。又过了半个小时,两个小熊竟奇迹般地站起来了,母熊又抓抓这个,挠挠那个,喃喃地说着什么,领着两个崽子向山沟里的野葡萄架下走去。

  这一切,把我看得目瞪口呆:这只母熊真了不起,它竟能动脑筋帮助两个崽子过河,又能让两个压得半死的崽子起死回生,实在让我不可思议,又佩服得五体投地。我把见到的这一幕讲给老森工听,他却不以为然地说:“山里的野兽和人一样,自救的本事大着呢。我见过被枪打出肠子的黑熊边跑边往肚子里塞肠子,随手掳把草再把伤口塞上,钻进老林子里不见了。一个月后,我又碰见过那只熊,伤口竟奇迹般地长好了,仍能爬树“坐殿”玩,一次次地从树上往下摔,也没摔裂伤口。你猜咋回事儿?它往伤口处塞的草就是止血消炎的草药哇,至于它是怎么知道那草能止血消炎的,至今仍是个谜!”

  说到这里,老森工突然像想起了什么说:“真碰巧,刚才我转山回来碰见大黑熊翻倒木呢,走,我领你去在开开眼界!”

  我跟着老森工很快就爬上了山梁。居高临下,清清楚楚地看见,有一个大黑熊正一根根地翻着倒木。细瞧,它看见成群的蚂蚁后,便用舌头舔湿了前掌,往上面一按,蚂蚁全粘在巴掌上,就美滋滋地舔起巴掌,吃的有滋有味的。一大堆的倒木让它翻个底朝天,扔得东一根西一根,横躺竖卧的。

  黑熊还没吃够,转着圈儿东找西找。后来它发现有几个黑乎乎的小土包,边上去一巴掌给掀翻了,又一粘一粘地舔起了大巴掌。老森工告诉我:“那黑土堆是蚂蚁窝,里面的蚂蚁数都数不清,还有白色的比大米粒还大的蚂蚁蛋,黑熊可爱吃了。”“蚂蚁那么小,熊的肚子那么大,吃多少才能填饱哇?”“它就得意这一口嘛,你说怪不怪?这黑熊吃蛇更有趣儿,你见过没?”老森工见我对熊吃蛇更感兴趣,便滔滔不绝地打开了话匣子:“雷雨之前,天闷热得很,黑熊就到潮湿的水沟边和树洞附近躺下等着。它一声不响,把一只前掌伸得远远的,好像不在意似的在那睡懒觉。其实他正斜眼盯着呢,一看见有蛇爬过来,就一巴掌把它打扁,然后再四仰八遪地躺在地上慢慢品尝......”

  一天早晨,大雾弥漫,对面不见人,浓雾里飘散着甜瓜的香味儿。这正是瓜熟蒂落的时候,瓜园里的王老汉哈腰下着熟透了的香瓜。猛然间,他听见后面走来一个人,不容分说,便骑在他的身上。王老汉还以为看山林的森工跟他开玩笑,便头也不抬地说:“挺大个老头子,还当你十八哪?还敢骑我背上撒娇?我愿背你咋的?快下来!”谁知他越这样说,背上那家伙根本不理睬,一屁股把王老汉压趴在瓜地里!王老汉这才知道骑他的不是好友老森工,而是碰上黑熊了!他赤手空拳的,知道自己不能和黑熊硬拼,保命要紧,便把脸紧紧地贴在地皮上,心想,人这一辈子脸皮最要紧,宁可让它啃破脑皮,也不能让它舔去脸皮,啃掉鼻子,那该多难看哪!黑熊也没客气,把他的头当作西瓜来啃了,他觉得头皮火辣辣的,好像淌了许多血,顺着脸往下淌。“不行,不能这样等死,得想个法子把它赶跑!”他忍着疼痛伸出右手往后背摸,正巧这是个公熊,他摸到了垂在后背上的熊卵子,便有了赶跑黑熊的主意。他先轻轻地往前试探着摸,知道能攥住它那鹅蛋似的一只卵子时,便一咬牙,狠命地一攥,紧接着又是一拽!这一招儿确实见效,只听那熊嗷地一声尖叫,猛地从他的后背跳起来,踉踉跄跄地朝瓜园旁的苞米地跑去,只听得咔咔地一阵脆响,有好多瓜被它踩碎了。王老汉突然觉得右手有黏糊糊的东西,低头一看,原来是一巴掌鲜血,还粘着些黑乎乎的熊毛。王老汉望着黑熊逃跑的方向嘿嘿地笑了:“小子,别怪我不讲情义,我若不下毒手,你还不把我的头啃成西瓜瓢?亏得你跑得快,若让我抓到你那只卵子,照样能捏碎,那你可枉活一生了,没法儿传宗接代啦......”

  说到这里,王老汉哈哈大笑,右手不自觉地拿到眼前细看,仿佛他刚刚捏碎熊卵子,正得意地陶醉着。我刚摘去他头上的草帽,见那刚剃完的光头上,一道道伤疤依然清晰可见,禁不住叹道:“你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哇!”王老汉则不停地应着:“那是!那是!借你的吉言......”

  我们一会儿走山路,一会儿绕到小河沟里的干石摊上往沟里走着。有时要通过倒木自然搭成的桥过了河那沿儿,有时又要从大石头上一步一跳地回到河这沿儿。老森工告诉我,在山里迷了路不能瞎走,越走越蒙。要听到河水声音,找到小河,顺着水流往下走,总会走出沟口的。走着走着,老森工突然停住脚步,打着手势小声说:“你看,咱和熊有缘哪,熊在前边迎接咱呢!”顺找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大熊领着两个熊崽子在河沟里滋滋地喝水。突然,附近又传来熊的叫声,声音凄惨得很。两个正在喝水的熊崽子听到叫声吓得赶忙钻进母熊的怀里,探头探脑地向叫声处望。过了一会儿,柞树棵子一阵响动,钻出一头大黑熊。它站立着,慢慢地走到河沟边,怀里抱着一个六七尺长的柞木棒子,痛苦地低声吼叫着。它就是熊崽子的爸爸——一头老公熊。

  公熊望着脖子上越勒越紧的套子,悲哀地流出眼泪,一动不敢动,只能小心翼翼地捧着木棒。母熊围着公熊转来转去,十分焦急,却想不出搭救公熊的法子。突然,母熊伸出前掌扭动木棒,想以此扭断油絲绳做的套子,拧得公熊拼命地哀嗥,母熊只好放下木棒用牙齿咬油絲绳,咬了好一阵子却咬不断,只好停下,用前掌擦自己嘴巴上的血——原来,它的牙齿咬破了,鲜血正一滴滴地往下滴。也许,公熊为了逃命,竟挣脱出猎人布下的陷阱,却怎么也摆脱不掉勒在脖子的绳索。更可恶的是那根木棒,走几步就拌在棵子上,至使套子越勒越紧,只有抱着木棒逃命,才侥幸逃到小河边。母熊望着公熊怀里的木棒发呆,看了半天,不知怎么地想起来搬块石头,冲着套子砸起来。真是功夫到自然成,母熊竟然砸断了木棒上的油絲绳,公熊爬起来了,领着崽子蹒跚地钻进密林里——我却清楚地看见那油絲绳还套在公熊的脖子上。

  “没有那个棒子就挂不住它,这个黑小子也就算捡了一条命!”老森工告诉我,因为人们便着法儿猎熊,熊也吃一堑长一智,一点儿一点儿地学乖了。原来人们下地抢,把枪固定在地边,前面拉一条细绳,只要熊碰上绳子,就会扯着枪机,啪地一响,就把熊给打死了。熊吃了几回亏,再进地偷吃苞米就加了小心,看见绳就躲开了走。这办法就不灵了,加上还容易伤人,政府也明令禁止了。过去下套子是拴在树上,熊钻进去拼命一挣,有时就挣断了。有时它也围着大树拧过来拧过去,慢慢地就把铁絲拧断了得以逃命。后来,人们又在套子上拴个木棒,它要拧,棒子就跟着动;想逃命,棒子就挂在棵子上慢慢勒紧套子,就能把它勒死。你看现在的熊多能耐,它怕勒死就抱着棒子走,熊也长心眼喽……

  边走边唠,我和老森工很快就来到小河沟口的一个朝阳坡。老森工指着一个秃顶的大青杨说:“前年省城的动物园要买几头熊,经国家批准,任务落到我头上。我在山里转悠了两三天,终于发现了这课大青杨是‘天仓’……”“什么叫‘天仓’?”“黑熊怕冷;到了冬天就要猫冬。有的钻进大树根部的洞里,叫‘地仓’,有的钻进枯树干里,叫‘天仓’。”老森工解释道。

  我丈量了一下这课大青杨,三个人手拉手还围不过来,禁不住叹道:“这树真粗哇!”“不粗能住下一个大熊两个小熊吗?都让俺逮住了,现在还住在省动物园享清福呢,我时不时去看望这娘仨呢。这野兽都记仇哇,那母熊一眼就认出了我,冲我呲牙咧嘴地吼叫,恨不得一下子把我扑倒,咬死我才解恨呢……”“那你咋把这三个熊逮住的呢?”我见老森工的话题越扯越远,有意把话题拉回来。“为了安全,我找来几个枪法好的炮手,先到树顶上用木钻钻几个眼儿,穿上铁条,把上口封死,在下面用斧子砍个圆洞,斧子一砍,里面的熊急得嗷嗷直叫,往上爬不了,下面又邦邦地响,只好又掉头往上爬……园洞砍好了,就迅速地把铁笼子门紧对树洞放好。炮手们推弹上膛,在洞口旁等着黑熊从里面钻出来。可是老半天也听不见动静。你不出来?咱有招儿,我叫人挑着一挂鞭上了树,点着药捻儿,往树洞里一伸,噼噼啪啪地炸响,母熊只好领着小熊往出冲。结果稀里糊涂地钻进铁笼里,再想掉头往外跑也晚了,铁门早已关上了……”说到这里,老森工突然刹住话题,神秘地问我:“你认识赵忠祥不?”我只好实话实说:“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唉,你认识他就好了,下次来你把他也请来,你录相,他解说,俺也想上一把中央电视台露露脸……”说这话时,老森工那般认真,认真里还透着执著,透着自信,也透着期待。

  


 
首奖1万〡首届甘南金羚”年度文学奖征稿启事
300—1000元/千字 │ 《故事林》杂志约稿函
《雨花》文学月刊 2019年 最新征稿启事
100-300元/千字〡「 幽默童话 」杂志征稿函
杜鹃文学杯--我身边的革命故事”全国青少年主题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弦歌六秩,从新出发丨《鹿鸣》2019年征稿启事
《格言》杂志最新征稿启事
首奖2万〡天蒙杯”美文大赛征稿启事
#月度征文#2018年12月:两难
放歌庐陵·行旅青原”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诗刊》社第35届青春诗会”征稿启事 
《魔术老虎》童话征稿启事
300元-1500元/篇 | 「 网易槽值」招募线上作者
《名作欣赏》2019年征稿启事
《四川文学》大型征文我们的这一天”
首奖5万〡第三届桂城杯”诗歌奖(有为文学奖)征稿启事
100—500元/篇 | 公众号「 人生虚度指南」投稿须知
奖金8万5000元!第一届听音杯”书信大赛征文启事
首奖20万元 | 第三届青铜葵花儿童小说奖”征稿
《2018年度四川省小说作品精选集》征稿启事
更多...

童道明

周立波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爱心筑梦福建奔驰启明星计划”再启新篇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