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中国作家网  本站浏览:36        发布时间:[2020-03-23]

  

  东西生产多了就有残次品,怎么当心也没用,不当心更不用说。孩子多了也一样,豁子、斜眼儿、缩脖儿坛子、罗锅儿、走路画圈儿,都很自然。即便像我这样的小人国(侏儒)祖辈没有任何遗传不也照样生出了?我就不说了,我要说的是四儿。

  四儿本来叫小四儿,被我们简化了。平时喊“四儿”他听不见我们才大声叫:“小四儿!”“你爸回来了!”四儿最怕他当翻砂工的爸,提他爸他就一激灵。四儿耳背,有人认为天生的,其实不是,虽然生在三年自然灾害,但一落生大眼、白净,属于合格产品,要是营养跟上是优质产品,只是学龄前一次脑震荡落下耳背的毛病。

  不是聋子,远谈不上,就是听不清,老问。小孩子打岔很烦人,又不是七老八十了。听不清凑就得人家很近,有时凑到了人家鼻尖子底下,显出动物的表情,这时眼大也成了毛病,有了一个“大眼儿灯”外号。有一次我们院几个孩子在大个子屋门口议论探照灯,不知道探照灯为什么有一根最亮最粗,大鼻净张嘴就说:“最大呗!还用说。”大眼儿灯四儿凑到大鼻净鼻子底下:“谁他爸?”类似的例子多了。这还罢了,有时他问的问题十分古怪,跟他的大眼儿灯一样不知琢磨什么,譬如会问探照灯可以打飞机吗?哪儿和哪儿,边儿去。

  每年一进九月就有探照灯。四儿数过有三十六根,我们谁也没核实,数不过来,数它干吗?探照灯明明暗暗,有的很淡,一会儿合起来,一会一散开,一会儿分组交叉,一会儿整体成一个几何图形,又简单,又不解,还数它真是撑的。一般在九月十五号左右出现,但我们早早就开始仰望星空。真是仰望,个个都很肃穆。我们不知道康德,不知道李白,不知道牛郎织女。就是干看,有时你捅我一下我捅你一下,捅急了打起来,打完再看。

  我们站在当院的小板凳上,小桌上,台阶上,窗台上,高高低低,有着几乎自然界的层次。有人还上了房站在了高高的两头翘起的屋脊上。对于星星我们一无所知,月亮稍好一点,知道嫦娥,猪八戒调戏嫦娥,仅此而已,不甚了了。我们有着极大的耐心面对浩淼的星辰,说赤子之心真的不为过,真是赤子。我们等,直到屋脊上的人突然大喊:“探照灯出来了!”“我看到了!”“就在那边!”

  哪边?我们什么也看不到,有人急了也去上房,蹬翻了东西,叮呤咣啷,就跟两只猫似的。

  探照灯很怪,不一起出现在天幕上,而是一根两根地出,要出好几天,快到十月一日才出齐。但不管怎么说越来越多,院子街上任何有天空的地方都可以看到,屋里一抬头也能看到晃。开始几天我们最奇怪的是探照灯为什么不一起出?为什么要晃来晃去?很多图案什么意思?为什么有的特淡特小又有的特粗特亮?探照灯一出现各学校就开始练队,踢正步,组字,天上也是这样吗?

  我们当然问不了这么多问题,一部分是四儿问的。排除打岔(已够烦人)有些问题根本无法回答,都不能理解他什么意思,简直拱火。没人搭理他,即使偶尔有回答也只一两个字。“是!”“不是!”三个字的话就有肢体动作了。

  “不知道!”

  但四儿很快就忘记了被踹,继续问。我们也理解四儿因为听得一知半解、残缺不全而焦躁不安,难以控制——我们整天在一起还不知道,但是真烦,真腻歪,我们觉得他还不如聋了好,别人清静他自己也清静了。

  经过认真研究,我们一致认为最亮的探照灯是因为离得最近。这当然不用研究,因为小芹早就说过这话。但我们都听五一子的,什么时候五一子明白了我们才明白,五一子一明白就有行动,这点是让我们最佩服五一子的,当天晚上他带着我们浩浩荡荡就去了四十三中。我们像鱼一样游入明晃晃的胡同,探照灯在胡同上空清晰地变幻出塔、栅栏、伞、柴,下面的胡同如同河流、北极巷、前青厂、琉璃厂西街、九道弯儿,我们如在透明的水底。我们穿过了平时不敢穿的九道弯儿,一出九道弯就到达四十三中的围墙下,往东走一点就是北门。那时巨大的探照灯就在我们头顶,扫来扫去真是壮观,像定海神针,金箍棒,我们激动得大声喊叫,说话,完全忘了四儿也需要。结果一看四儿,他也忘了我们,好像没和我们在一起,自说自话,对着天空,哇啦哇啦,哇啦哇啦,急了四儿就是这样,我们第一次看到,以前没见过。

  四十三中和四中八中没法比,但在我们那片儿还是鹤立鸡群。除此也没地方能放置这么巨大的探照灯。这样一来在平房的世界里,三座品形矗立的旧式教学楼远远高出胡同、青砖坡顶、阁楼拱窗、棕色楼廊,与胡同四合院完全不同,甚至与北京也不同。何况楼间还有篮球场,虽然斑斑驳驳,残残破破,但透着不一样的文明。再有足球场,简直湖泊一样,不同的是湖有树,足球场一览无余,加三座岛型的教学楼在胡同里就像高出地面的航母。围墙因此特别长,涉及了无数小胡同,电线杆不计其数。学校有两个大门,北门是正门,南门快到了虎坊桥,是南城最大一所中学。

  没想到门口戒严,不让进,门口堆了一堆人。怎么也没想到探照灯和解放军有什么关系,探照灯不也是组字团体操迎国庆吗?不过一有解放军立刻接受,陡增了神秘。天天见提高警惕,保卫祖国,要准备打仗的口号,墙上到处都是,但总觉不着边儿,这下近在咫尺。尽管我们不知道探照灯从来就属军队,不知道苏军曾用一百四十架探照灯一字排开,对付德军,炮火之后探照灯骤然打开,德军全傻了,尽管我们完全不知,但此时感到了某种神秘。刺刀无声,寒光闪闪,尤其还戴着钢盔,是野战军,似乎战争就在今晚。更加渴望墙内,大门内,没办法,只好翻墙。

  翻墙从来是中学生的事,不是我们小学生的事,一些四十三中学生不喜欢走门,喜欢顺着电线杆子爬墙,我们琉璃厂小学与四十三中斜对门,经常看到四十三中墙头上摇摇摆摆的人。电线杆子多数离围墙还有一点距离,但也有的好像成心,差不多贴在墙上。尽管如此我们——文庆、小永、大鼻净、四儿、大烟儿——也只能望墙兴叹,五一子大鼻净真真假假狗急跳墙了几次都没成功,不到两米就掉下来。谁也没想到就在我们要离开时四儿挂在了电线杆上。

  ……

  


 
2020第六届滇云网络文学大赛征稿启事
人民美术出版社2020年度征稿启事
第十届“岱山杯”海洋文学大赛
第三届《中国当代散文精选》300篇征稿大赛
《西江日报》“家风”“读书”版征稿启事
关于举办第八届“月河·月老杯”全国主题征文大赛的启事
【中国诗歌网】征稿
“红船杯”全国大奖征文大赛
第三届“山花写作训练营”征召学员20名
首届“大虞春秋”杯征稿启事!
“新时代的中国”——第二届全国网络文学现实题材主题征文大赛启事
“弘扬蒙古马精神”蒙汉文诗歌散文征稿启事
四川理塘·2020第四届仓央嘉措诗歌节主题征稿启动
东北作家网关于举行“疫情下的感人故事”诗歌创作征文揭晓
全国原创儿童诗、现代儿歌征集启事
东北作家网关于举行“疫情下的感人故事”诗歌创作征文启事
聚寿山杯”全国首届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寰球华人“中国梦•深圳杯”第三届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手足相抵 悲喜与共”抗疫主题征稿启事
“三农”主题全国原创诗歌大赛
更多...

张恨水

冰心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李子柒爆红背后的“资本推手”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