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170        发布时间:[2018-09-14]

  

  珠江,如一个彪悍粗犷的汉子,雄性十足地从云贵高原的大山褶罅里狂奔而来,仿佛要征服这千古岁月、万载风尘。当它踏上珠江三角洲这块土地时,却变得十分温驯和飘逸,甚至还带着点女性的腼腆和娇涩。

  在珠江口的“八大门”中,虎门的出海口最负盛名,它的东岸是东莞、深圳、香港,西岸是中山、珠海、澳门。在两岸六城之间,毗连着一片波光粼粼的伶仃洋海域,总面积达1000多平方公里。

  这个喇叭形的巨大豁口在国家地理杂志上被标注为珠江口。

  地图上的伶仃洋

  水天一色的珠江口是秀美的,她的滟漾和妩媚曾经倾倒过无数文人墨客,不辞车旅劳顿来向她朝圣,为她讴歌。但天堑屏障的阻隔,也使珠江口两岸之间的交通往来“梗阻”,千百年来,翘首相望的珠江口两岸因为伶仃洋的一水之隔变得遥不可及。

  在珠江两岸的香港和珠海,流传着一个望“洋”兴叹的渔女故事——

  相传很久以前,香港岛盛产一种名叫“女儿香”的香木,为沉香中的极品,岛上的石牌村有个水上青年叫阿亮,长年累月乘艚船运香木到珠海,于是莞香的香气每天都氤氲在伶仃洋的海面上。南海龙王敖明的小女儿阿珠被这种香味所迷。她趁管家婆熟睡之机,脱掉了套在她手上的紧手镯,循着香气偶落凡尘。她扮成渔女,每天在阿亮途经的九州岛附近织网打鱼,捞蚌采珠,唱咸水歌。渐渐地,他们两情相悦,以身相许,并在香炉湾岸边搭起了疍家棚居住。

  龙王十分疼爱这个小女儿,他见女儿凡心已定,又见阿亮勤劳英俊,于是将龙宫中一颗最大的珍珠送给这对恩爱夫妻作为结婚礼物,并告诉女儿:只要托举这颗珍珠,无论天多黑,丈夫都会循着亮光找到归家的航向。有一天,伶仃洋上突然刮起强烈台风,阿亮运香木的艚船被波涛汹涌的巨浪掀翻在伶仃洋里。阿珠日等夜思不见阿亮回来,心急如焚,她顶着狂风恶浪天天站在岸边擎起珍珠眺望,期待着丈夫循着亮光归来,一天、两天、三天,足足等了七七四十九天……

  阿亮被台风吹落大海后,浊浪将他卷入海底。龙王的虾兵蟹将巡游时发现了阿亮,立刻向龙王禀报,龙王掏出一颗还魂丹塞进阿亮的嘴里,将他送回岸上。阿亮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石牌湾的礁石上,艚船早已了无踪影,面对一望无垠的大海,如果没有舟楫摆渡,即使插翅也难以过海,想到对岸一定在苦苦等待的阿珠,阿亮直急得号啕大哭。

  哭声再次惊动了龙王,他将手中的龙头拐杖一挥,只见伶仃洋海面腾起一缕青烟,紧接着一座彩虹桥横跨在伶仃洋上。阿亮顺着彩虹桥一路奔来,远远看见阿珠站立在彩虹桥的那一头,高高举着那颗光芒四射的珍珠……阿亮一头扑进爱妻的怀抱,才发现阿珠已经变成了一尊石像……

  这,便是珠海渔女的一种传说。

  珠海渔女

  如今,在珠海长长的情侣路上,弯弯曲曲的香炉湾边矗立着一尊花岗石巨型渔女雕像。她的脖子上戴着项珠,洁白的身上披着鱼网,裤脚轻轻地挽着,脚下是一泓碧蓝的海水,双手高高擎举着一颗晶莹璀璨的珍珠,眺望的眼神凝视着远方。

  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渔女的传说使我想起《诗经》中“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的诗句来,眼前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一幅图景:彼岸,一位美丽女子的身影飘然而过。此岸,一个英俊少年急忙去追寻。他沿着江岸向上游追溯,可是江水汹涌阻隔,只能远远地朦朦胧胧地看到她的裙裾飘在风中;他又顺着水流往下游寻觅,依然只是隐隐约约地瞥见她在江的对岸,好像一个缥缈的幻影,触不可及……

  一代又一代珠海渔民生活在渔女感天动地的爱情传说中,因为渔女不仅代表了他们热爱大自然、追求美好生活的愿景,更表达了对一水隔天涯的无奈与期盼。

  伶仃洋上叹伶仃。千百年来,由于珠江口的阻隔,粤港澳三地上演着一个个扼腕长叹、唏嘘不已的悲催故事。对桥的呼唤,在给有识之士震撼的同时也给了他们激情的追问和一个个跨越的遐想。

  1983年,香港合和实业有限公司主席胡应湘首次提出兴建伶仃洋大桥,并将比较成形的方案定名为《兴建内伶仃大桥的设想》。

  他要把设想付诸于现实。

  香港知名爱国人士、投资家、设计师胡应湘

  那是1986年11月21日上午,天空洁净得不见一丝云翳,柔柔的阳光几乎是无遮无拦地照射下来。位于珠海唐家湾的部队军港里风平浪静,省军区和警备区的首长来到直属船大队的大门前,他们在这里等待来自珠海市政府的礼宾车。10点左右,一辆米黄色的丰田中巴车徐徐停下,车门打开,紧随市委书记、市长梁广大和副市长陈焕礼下车的,是一位身材健硕,戴着一副宽边大眼镜的中年男子。

  此人正是胡应湘。

  时任珠海警备区副司令的邹金凤告诉我说,在他的印象中,胡应湘非常随和,没有一点架子,初一见面,像一个事必躬亲的老板,很难将他与香港富豪的身份挂上号。而且十分谦卑,一边走还一边不停地对他表示“打扰了”“给你们添了麻烦……”

  这次到珠海,胡应湘相约珠海市委、市政府领导一同勘察内伶仃洋大桥的线路走向,也是为他的跨珠江口大桥和内伶仃岛综合开发争取珠海市政府层面上的共识。船出港后,绕着淇澳岛航行。在大王角对开海面,胡应湘站在船舷边摊开图纸,俯身指点着他的桥岛接驳处,滔滔不绝地介绍航道、水文、水深以及地质的大体状况。大家都被他务实、严谨和专业、勤勉的作风所吸引,暗暗敬佩不愧是一个有胆略的实业家。

  大约30分钟,舰艇靠近内伶仃岛东湾码头,大家兴致勃勃登上岛后,立即驱车向前行进。崎岖的道路两边,只见峰青峦秀,翠叠绿拥,秀水长流,保存完好的南亚热带常绿阔叶林从眼前掠过:马尾松、椿树、朴树、荔枝、龙眼、青果榕……在内伶仃岛最高的尖峰山顶,胡应湘远眺珠海和香港,只见轻雾漫飘,几缕白云缠绕,仿若仙境。想象中一道彩虹腾空架起,整个珠江三角洲西部与香港经脉相通,货畅其流,那是何等快意!

  当天晚上,在刚刚落成的蛇口南湖大酒店内,胡应湘继续他的“游说”。他以世界各地解决类似问题的成功例子为注脚,然后从一个足有半张写字台大小的口袋里,再次抽出相应的图表、照片和数据,用随身携带的彩笔和常用绘图工具,说到哪里,手中的彩笔和比例尺就在地图上跟到哪里。他有一手倒着写字功夫,这一绝活让站在桌子对面的珠海市的领导们看起来毫不费力。

  胡应湘的设想在珠海市政府找到了知音。

  1986年的珠海香洲港

  在珠海市政府大院1号大楼的底层大堂,伶仃洋大桥的桥模曾静静地摆放了15年,直到港珠澳大桥项目尘埃落定才被人悄悄挪走。每次走进大堂,我都会走到一尘不染的玻璃盖旁,默默地站在这个承载着珠海人激情与梦想的桥模面前,为这个宏大的构想以及珠海人的执着致以深深的敬意。不仅是我,相信每个走到这里的珠海人,都会被这个桥模唤起回忆,那一根根斜拉索和桥塔,仿佛会划破晓风残月,遁入梦中,矗立于你记忆的天地里。

  珠海,我为桥“狂”。

  是的,很少有一座大桥像伶仃洋大桥那样和一座城市的命运如此紧密,很少有一座城对一座桥的苦恋如此执着……

  1983年,时任佛山地委常委、行署副专员的梁广大易职珠海,在梁广大珠海为官16年的任上,他先后担任珠海市代市长、市长、市委书记、广东省委常委兼市委书记。伶仃洋大桥一度被认为是梁广大的“胆大”杰作,并为此魂牵梦萦,付出了巨大的精力,在粤港澳三地政府层面,他是第一位提出并致力推动跨珠江口伶仃洋大桥建设的政府官员。如果说港商胡应湘的大桥构思最初是基于其自身投资视野的考量,那么梁广大的伶仃洋大桥设想则是站在一个城市和区域发展的战略高度作更深意义的外延。

  彼时,珠江口两岸的城市发展成了“冰火两重天”的发展群体,东岸的深圳、东莞承接香港的发展如火如荼,西岸的珠海、中山却显得处处波澜不惊,要知道,在改革开放之初,珠江口东西两岸的经济几乎是同时起步的,其发展速度不分伯仲。

  1988年,东岸深圳、东莞两市GDP总量为120.8亿元。西岸的珠海、江门、中山三市的GDP总量为133.6亿元,高出东岸11%。到了2001年,珠江三角洲东岸深圳、东莞两市GDP总量已达到2533.6亿元,而西岸珠海、江门、中山的GDP总量仅为1345.5亿元,东岸两市的GDP总值已是西岸三市的1.9倍。

  数字也许是枯燥的,但数字背后蕴藏的却是一个个内涵丰富、情节曲折的问题啊!

  以两岸的经济增速来比较,差距更是惊人。1980年至2001年22年间,东岸深圳、东莞两市GDP总量增长了261倍,而西岸珠海、江门、中山三市仅增长了47倍。

  伶仃洋大桥一度被认为是珠海摆脱这种局面对接香港的捷径。有人当时测算,如果伶仃洋大桥建成,那么珠海到香港一个集装箱的陆运价格可以降到800元以下。

  1989年春天,珠海刚从冬季的冷冻中苏醒。这块特区土地上的万物在春风的吹拂中开始了新一轮的葳蕤生机,来年所有的欲望、梦想、希冀、憧憬,都在这个春天的日子里孕育。2月15日晚上6时许,市区受倒春寒袭击,冷风横吹,但在珠海宾馆里则是一片洋洋暖意。这里,珠海市委、市政府正在举办一年一度的春节外商联谊茶话会。在酒会的致辞中,市委书记梁广大正式公布了要建伶仃洋大桥的战略构想。

  翌年5月,珠海正式全面启动了建设伶仃洋大桥的各项研究工作,为此专门成立了市政府伶仃洋大桥筹建办公室和伶仃洋大桥集团公司,并按照基建程序开展了伶仃洋大桥建设的前期准备。

  1992年7月,珠海正式委托中国交通公路规划设计院编制《伶仃洋跨海工程预可行性研究报告》。这座跨海大桥当时列出了两个方案。南线方案:从香港大屿山至珠海与澳门之间的海域设人工岛,由该岛分两路分别入珠海和澳门,类似今天所说的Y型路线;北线方案:由珠海金鼎至淇澳岛,跨过内伶仃岛至香港屯门烂角嘴。综合各方面的因素,交通部公路规划设计院完成的预可行性报告推荐北线方案,也就是后来公布的伶仃洋大桥方案。根据方案,大桥全长27公里,其中桥长23公里,大桥引道4公里,按双向6车道高速公路标准设计,桥宽33米,路基宽度33米,计算行车时速100公里。

  伶仃洋大桥设想的Y型路线

  1996年12月30日,国务院原则同意伶仃洋大桥立项。

  这个爆炸性的消息让珠海有点“兴奋不已”。66岁的市民吴大爷向我回忆当时的情景表示,很多市民在知道这个消息后欣喜若狂,因为那时珠海就如一座孤岛,与外面的交通往来十分不便。“珠海人就像过节一样欢欣鼓舞,我还专门叫我老婆给我买了一瓶泸州老窖,自个喝得酩酊大醉。”当时珠海粤剧团还排演了一出《珠江月》,其中唱道:伶仃烟云巨浪,港澳海外飘摇;欲将三地桥相连,唯珠海情最高。

  然而,珠海对伶仃洋大桥的这份热情也许早了点——

  1996年8月17日下午,港督府的铁栅门悄无声息地滑开来,一辆时价35万美金的黑色劳斯莱斯轿车驶了进去,它径直穿过环形车道,停在由两根灰色石柱支撑的港督府正门遮檐下。

  从车上下来的是港督府的常客,首席经济顾问魏威廉。像往常一样,彭定康把魏威廉让进楼上的一间小客厅,两人分宾主坐下,一个皮肤黝黑的印度男侍恭恭敬敬地送上两份茶点。

  彭定康是以喝午后茶点的名义把魏威廉邀请来的,在欧美国家,饮用午后茶点被当作一种览闲而高雅的生活情趣,而英国人对此最为讲究。魏威廉知道,彭定康并不是那种固守传统的英国绅士,他每次约人来喝午后茶,大多是事出有因,一向老成持重的魏威廉深谙“醉翁之意不在酒”的中国文化,他慢悠悠地啜着茶水,品着特级龙井的清香,不时还咬几口精致的糕饼,他知道还不到自己开口的时候。

  果然,彭定康先开口了。

  “上帝啊,总算把你派来了,香港就要交出去了,现在都没几个人愿来体会我的烦躁心情。”彭定康拍着魏威廉的肩膀说。

  彭定康看来并没有休息好。想想也是,这位末代港督最近特别烦,先是关于新机场的计划,后是政改方案,都引起了中方的强烈反感,彭定康来到北京,鲁平不仅没有到机场接他,还怒斥他为“千古罪人”!钱其琛当着记者的面也不与他握手,这让他十分懊恼。

  “偏偏香港又生出不少乱子,三天两头不是游行就是示威,近期商界又不断地拿伶仃洋大桥这样的基建说事,我们已经做得够多,青马大桥不是建了?机场不是建了?他们还嫌不够,还要搞什么伶仃洋大桥……”

  “大桥的珠海那头多次来要求与我们谈……唉!”彭港督一声叹息,大皱眉头说,“路政署拟了一份应对措施。”说着,他从硕大的办公桌上拿起一份由路政署提交的《全港发展策略检讨、可供选择的发展方案》递给魏威廉。

  魏威廉双手将这份方案接上,注视了一会儿,然后搓着手说:“香港建这座桥时机还不是很成熟,我希望还是按顾问公司的意见来处理,应对珠海方面的这套方案我赞成。”

  彭定康吹着茶屑,面带喜色,然后漫不经心地说:“‘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还是中国的这句古话说得好啊!”

  2015年8月,在采访珠海市交通局原局长黄贞山时,黄老为我搬出了一大叠相关资料,正是在这一堆关于伶仃洋大桥的资料中,我看到了这个方案的影印件。

  俗话说:剃头挑子一头热。伶仃洋大桥命运多舛,与末代港督彭定康的敷衍了事和英国政府在交还香港的问题上心不甘情不愿的困兽犹斗有关。当时的港英当局心思根本不在这座桥上,彭定康管治香港的几年“过渡期”,港府处处与中国政府“作对”,更别指望会尽心与珠海去谈区区一座大桥!

  2007年6月27日,香港前行政局首席议员钟士元在香港电台节目《议事论事》主持多番游说下罕有复出,接受港台访问长达三小时。在访问中他透露了伶仃洋大桥一些鲜为人知的内幕:钟士元忆述,1994年11月,香港特区筹委会经济小组在北京开会,当时的珠海市委书记梁广大带队到北京向小组成员作关于兴建伶仃洋大桥的工作汇报。希望在香港上岸,只要香港政府同意,不用花费香港的钱。

  这次会面富有成果,港方都非常认同。从北京回到香港,预委会经济小组将珠海政府层面的这一意见反映到末代港督彭定康那里。

  “NO!”彭定康不假思索就一口拒绝。他说,“我们已经聘请英美顾问公司做过相关研究,报告认为要到2020年才有这个需求,以后不要再跟我谈这件事了。”

  “其时,当时港英政府大限将至,哪会考虑香港的前景?”钟士元回忆起来还有点心气难平。

  1998年的珠海香洲港

  1997年7月下旬,梁广大又来到香港,在特首董建华办公室,梁广大再次提起伶仃洋大桥。钟士元回忆,“当时我在场,董建华问我有什么意见。我说我赞成,时间越早越好;连接珠海和香港的伶仃洋大桥一旦建成,将打开珠三角的西部,对香港的经济利益很重要。”虽然钟士元相信很多香港市民都会赞成这建议,但“遗憾的是,香港政务司中又有人不同意这观点,反对此项目,事情也就搁置下来”。

  对此,胡应湘在接受香港媒体采访时透露,他早前提出的跨海大桥构想,遭遇当时的港府高官冷淡响应。当记者问及是哪位高官一口回绝兴建大桥的计划时,胡应湘三缄其口,只是说:“我不会说是哪一位港府高官,我只能说‘她’,是她否决了这个计划。”而港区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陈永棋则直言不讳地说:“(当时)陈方安生反对建设到珠江西岸的桥,今天看来这是个重大的决策失误……”

  香港回归后,当时担任政务司司长兼粤港合作联席会议港方代表的陈方安生把持特区政府公务员体系,提出“小心边界模糊论”,致使粤港合作联席会议的工作议程被再次拖沓,从1998年到2001年陈方安生辞职,总共只开了三次会,粤港合作一直在纸上谈兵,伶仃洋大桥等跨界大型基建协调就此被严重拖延……

  同样是在香港电台《议事论事》节目中,钟士元称,特首不能拥有政党背景,根本不能确保主要官员与自己有一致想法,结果执行政策时出现无谓争执,他感叹说:“最简单系(是)伶仃洋大桥,因为照(据)我所知,当时系(是)政府里面内部唔(不)同意,所以致迟迟唔(不)起,呢(那)个董建华都冇(没)办法,佢(他)同意起都冇(没)办法,所以拖咗(成)几十年……”

  曾参与原伶仃洋大桥筹建工作的总工程师滕亦昌,对港珠澳大桥有着难于割舍的感情,他向我讲起那段褪色的往事。这位1955年就来到广东,曾主持105国道、港湾大道两条珠海“东西走廊”建设的工程师以勤恳实干著称。但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修公路、建桥梁,竟然:还有建跨海大桥的机缘,当时珠海市领导要他“飞跨珠江口、穿越伶仃洋”。

  他的命运此后便与大桥发生了历史性缘聚。“那时真是想都不敢想。”79岁的滕老疾病缠身,听力已遽然退化,一头霜染白发梳理得一丝不苟。但谈起伶仃洋大桥,他浑浊的眼睛遽然一亮,就像一只探照灯照亮了历史的隧道。这是一个髦髦老人,已沉入生命黄昏的他仍坚持带我来到珠海市档案馆,因为陈列在这里的一本本厚厚的资料可以见证当时珠海人所付出的一切。

  那是个明朗的早晨,阴了数天的天空突然放晴,一轮朝阳从大王椰树梢上升起,犹如一个大红灯笼,挂在城市的高楼上,红彤彤的。在市档案馆,我就像翻开了一部褪色的老皇历,抄阅着一组组枯燥的数据。从那些坚硬冰冷的犹如史志的行文中,我已找不到这座大桥曾经的人气和温度。显然,这注定是已经“休克”的历史,我只能在档案馆里触摸。

  就像翻开一部已经褪色的神话,让我颇为惊叹的同时,多少有些惆怅。“施工前的筹建工作从预可、工可到初步设计都做完了。”滕老告诉我说。

  跨越伶仃洋的大桥

  跨越伶仃洋一直是珠海人梦寐以求的事情,但这中间有太多的酸甜苦辣和坎坷崎岖。对于滕亦昌这样一位怀揣伶仃洋大桥情愫多年的老人而言,心绪难平也在情理之中。作为珠海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开拓者,滕亦昌1992年任伶仃洋大桥项目总工程师时,他已经到了60岁退休的年龄,但仍被认为年富力强,委以重任。1994年5月,滕亦昌等七八名土木建筑专家奉命赴美国考察。他们走访了旧金山金门大桥等著名跨海工程,可参观学习才刚进行一半,他们就被一个越洋电话紧急召回。

  “7月初,淇澳大桥将动工。”指挥部在电话里这样解释说。

  滕亦昌欣喜不已,自豪之情溢于言表。7月5日那天,艳阳升起,唐家湾滩涂上的红树林被染成一抹殷红,四周的旷野也被衬托得热烈起来。一串爆竹声打破唐家湾荒凉海滩的寂静,淇澳大桥在一片欢呼声中破土动工。交通部一支精干施工队最先开进淇澳,开始了伶仃洋大桥侧引桥的前期施工作业。拖轮、趸船、打桩机、起重机等大型机械陆陆续续进驻。但事情的进展远非想象那么顺利,许多困难是人们始料不及的。滕亦昌说:“坏消息也紧跟而至。听说由于沟通机制受限,以及香港澳门多方争议不断,已经动工的大桥项目被匆匆叫停。”

  “不久,施工队就撤离了。”滕亦昌眉头紧蹙,有点心灰意冷。他说,“这引桥建建停停,停停建建,直到2001年才算通车,但主桥则遥遥无期。”好几回,他独自来到唐家湾畔,顶着萧瑟的寒风,伫立空旷的海滩,向茫茫的伶仃洋天际线眺望。

  1999年,滕亦昌终于办理了退休手续,但实际上退而不休仍长期担任伶仃洋大桥工作顾问。那一年,滕亦昌颇为感伤,当时位于梅华东路砂石土大厦二楼的大桥办,人员已由鼎盛时期的二三十人锐减到了七八人,场面寥落。但他嘱托大家要精心保存好大桥的所有资料,他相信“一座大桥”的消逝会给人们深刻启示,因为无论其设计理念还是现实影响在当时都是举世无双、极具启发性的,梦想破灭并不代表失去希望。

  时光流年,一载又去。已是耄耄之年的他,仍是一片老臣心。2011年底,当我再一次联系采访滕亦昌时,我被告知,藤老已经抱憾离世。乍一听,我怔住了许久,我想:倘若藤老在天有灵,数年之后的港珠澳大桥建起时,应该也是他的快慰吧,我相信一定会有这种冥冥神谕!

  伶仃洋大桥就这样夭折了。事实上造成伶仃洋大桥夭折的原因很多,恐怕没有一个人能说得清道得明。民间指是珠海一厢情愿、自作多情营造的一个漩涡;媒体称是香港本身内部有争议,澳门强烈反对所致;学者说是工程欠缺一个由高层、多方组成的组织协调机构;专家说是珠江口太敏感复杂,总体规划长期以来缺乏物理模型试验,在项目的实施时依据不足;官方说是由于受香港和珠江三角洲地区经济关系的变化因素影响,过去对该桥将来的客货运作用及经济可行性的预测过于乐观……

  经年累月,日子就像筛糠一样,一天天地过去。

  “昨天所有的荣誉,已变成遥远的回忆,勤勤苦苦已度过半生,今夜重又走入风雨,心若在梦就在,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一首《从头再来》仿佛就是珠海伶仃洋大桥的最好诠释。

  伶仃洋大桥的浮沉和窘迫令人扼腕长叹,它的命运之殇,在岁岁年年的演进中寂然成尘,最终沦为旧事。与此同时,另一个跨越珠江口海域,连接香港、澳门、珠海的超级工程在一片呼唤和争议声中闪亮登台……

  这,就是港珠澳大桥!

  …………

  

  作家简介

  曾平标,广东省作家协会报告文学创作委员会副主任,广东文学院第三届签约作家,文学创作专业副高职称。发表和出版各类文学作品400万字。著有长篇报告文学《魂铸京九》《激情与梦想》《远山的诱惑》《党旗作证》等4部,报告文学集《再出发》《山神》《门神》《逐梦飞扬》等8部,中短篇小说集《祭梦》,散文集《那年那月》《生死树》等3部。其中报告文学《热恋红土地》、小说《官地》、散文《绿叶对根的情谊》等10余篇作品在全国、省市获奖。


 
首届《诗歌中国》新型城镇化杯”大赛征稿启事
首奖2万元+平台签约 | 第一届脑洞故事板虚构小说创作大赛
我与山西晚报的故事”征文启事
印象中国年”全国首届新春主题文学大赛征稿启事(11月25日截稿)
奖金20万丨2018 大湾区杯(深圳)网络文学大赛启事
美文精品《散文百家》简介及投稿方式
首奖3万元 | 第二届李煜文学奖”征评启事
200元/篇 | 公众号「新浪微读书」邀你一起稿”事情
300元/篇 | 「富兰克林读书俱乐部」2019年签约作者招募
第十三届金江寓言文学奖征稿启事
5K—15K/月 | 洞见招聘,新媒体人才
基础稿酬150元 / 篇+奖励丨跟公众号「空话街」一起聊故事
300元/千字 | 《读者·原创版》征文:少时江湖
第六届江西林恩”杯茶言茶语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安徽诗人》年度诗歌奖(中国长淮诗歌奖)征稿启事
《星星•诗歌理论》2019征稿启事
《中国2018年度诗歌精选》征稿启事
凤城老窖”酒文化主题全国诗歌散文大赛启事
第二届江苏省高校诗歌大展征稿启事
50-500元/篇 | 公众号「萌芽论坛」最新征稿函
更多...

徐志摩

季羡林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李后强:强化五个理念” 抓好武术文化建设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