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胡学文 来源:中国作家网  本站浏览:30        发布时间:[2020-02-13]

  

  1

  被人跟踪是到达甘州的第三天夜晚。两天的研讨结束,马肃拉李高出去喝酒。马肃是兰州人,甘州朋友甚多。李高不擅饮酒,也不爱凑热闹,在那种场合,他就是木偶。但马肃盛情邀请,李高不好推拒。两人十多年前就认识了,也是在研讨会上,平日往来不多,但关系甚好,颇为投机。马肃重情重义,又有见识,听他说话是难得的享受。非正式场合,马肃更是纵横捭阖,上至天文下至地理,从皇宫秘闻到民间野史,没有他不知道的。马肃被称为马百度,这是李高听到的最牛气的绰号。李高答应去,但不喝酒,马肃夸张地拍着胸脯保证。

  到了那儿,李高就身不由己了。马肃让李高尝尝九粮液,只一杯,说,你喝过五粮液,肯定没喝过九粮液,不喝等于白来甘州一趟。确实,李高没喝过,若非到甘州,哪知九粮液?被马肃怂恿着,李高斟了一杯,他还拿过酒瓶瞅了瞅,高粱、糯米、大米、黄米、黑米、沙米、豌豆、绿豆、小麦,果然是九种。一端杯,马肃的朋友纷纷敬酒,他们极其豪爽,都是一饮而尽,李高跟着喝了。数杯灌下去,李高感觉整个脸都被烤了。马肃将李高的酒杯扣过去,让他只管吃菜。

  李高是北方人,尤爱面食,每月吃米不超过三次。宾馆提供的自助餐有拉面,李高算是大大过了瘾。那天晚上有一道菜,叫鸡肉垫卷子,极合李高胃口。上面是炖柴鸡,鸡肉下面是由两指宽的面条卷成的扁方面块,如同火柴盒。柴鸡的肉瓷实,面卷筋道,牙口差的恐怕要费点劲儿呢。李高询问鸡肉垫卷子的做法,马肃介绍一番,末了又说天下的面筋不过甘州,并讲了一则笑话。众人哈哈大笑,李高几乎将嘴里的卷子喷出来。

  回到宾馆,李高的脸不怎么烧了,但肚子有些胀。饭馆是马肃的朋友开的,拿手菜都上了桌,这个尝一口,那个尝一口,不知不觉吃多了。李高看了看表,九点一刻,洗了把脸,带门出来。李高有饭后散步的习惯,吃撑了,更得遛遛,不然会影响睡眠。

  沿宾馆外的马路一直向前。甘州昼夜温差大,李高穿着长袖,依然感觉有丝丝凉意。穿过大桥,李高看到湖对面灯火辉煌,似乎在演出。不知甘州有什么地方戏,马肃不在身边,李高也不想用手机百度,他从桥头折下去,沿湖边慢慢踱着。湖边的灯稀稀拉拉,不怎么亮。走了一段,李高有些迟疑,转念一想,有什么好害怕的?如果那天没喝酒,李高也许就折返了,但酒精刺激着,胆子壮了许多。迎面遇见几对情侣,其中一个女孩似乎还冲李高笑了笑。

  原来灯火繁密的地方是旱冰场,玩的多是孩子,台阶上坐着众多家长。李高听到的声音是从巨大的液晶屏发出的,播放的是电影,并非戏曲。李高站了七八分钟,沿原路返回。

  走出不足百米,便感觉到身后有人。李高并不害怕,电影的声音在耳边挂着,他回头是下意识的。那个身影倏忽一闪,躲进路边的树林。正是这个躲闪动作,让李高感到紧张。左侧是湖水,树林在右侧,湖岸虽缀着一盏盏灯,但照不进树林。李高盯了片刻,继续向前。那个身影又闪出来,几近无声,李高没回头,但能感觉到。李高想,看来是碰到劫匪了。他摸摸裤兜,除了钥匙,没有任何防身器具。手机万不可被抢走,身份证也不能。兜里倒是有几百块钱,如果钱能消灾,奉上就是。李高思忖着,若身后的人直扑上来,他象征性地挣扎一阵呢,还是直接奉送?损失几百块钱对他不算什么,但如果轻易投降,骨头也太软了些。这么想着,李高加快脚步,上了大桥,就安全了。那个身影也跟着快了,似乎在跑。有一瞬间,李高感觉身后的人几乎踢到他的脚后跟。李高突然立住,迅速转身,但还是慢了些,那个身影不见了。李高壮着肚子喊:别躲呀,有种你出来!没有任何回应。

  李高索性放慢步子。四周无人,如果是歹徒,现在是动手的最佳时机,可他却躲了,似乎比李高还紧张;如果不是歹徒,为什么要跟踪他呢?他到底想干什么?突然,脑里的某根弦动了一下,难道……这么想着,李高略微侧了头。那个身影没有从树林出来,躲在幽暗处,却监视着李高的一举一动。李高甚是恼火,直想骂娘,终是压下去。说到底,这与身后跟踪的人无关。拐上大桥,李高又望望黑乎乎的树林,发出几声冷笑。

  李高回到房间,便接到秦若的电话,她问他在哪里。李高压抑着岩浆般的愤怒说,刚从湖边回来。秦若吃惊地说,深更半夜,你跑湖边干什么?李高说,我干什么,你不清楚吗?秦若的声音如子弹射过来:你吃枪药了?猛地掐了电话。照以往,她还会打过来,但等了几分钟,手机没有动静。李高无奈地叹口气,发了条短信,问她有什么事。秦若没回复。李高可以不回拨,他知道秦若没有重要的事,他每次出门,她母亲便过来陪她,有事轮不着千里之外的他处理。但李高清楚,若不回拨,这个夜晚她肯定睡不好,自然,会影响到她母亲。多年的夫妻,李高了解她甚过自己。李高终是拨回去,就如以往,他妥协,再妥协。

  我梦见蛇了。电话那端的秦若说。

  2

  次日上午,主办方安排游览平山湖大峡谷。李高起得晚了些,没来得及吃早餐,马肃从餐厅带了两颗鸡蛋给他。李高本想留在宾馆修改论文,马肃说,论文什么时候都可以改,错过平山湖你肯定后悔。一句话,说得李高动了心。

  甘州被祁连山夹在中间,南山高,北山低。平山湖在城北,再往北就是内蒙古边界了。马肃说有一小时车程,李高便合上眼睛。昨晚没休息好,他想抓紧时间补个觉。马肃问他夜里是不是干了什么坏事,李高咧咧嘴说,老毛病犯了。

  李高从不和他人提及秦若,哪怕是最好的朋友。有时他人问起来,李高只说秦若的职业,绝不多言。说起秦若,李高就有锥刺感。以前不是这样,自她出事,一切都变了。也不是多大的事,歹徒尾随秦若到楼道,欲抢她的包,她拼死争夺,并大声呼叫,歹徒没有得逞,仓皇逃走。秦若虽然没有什么损失,但是被吓坏了,自此总怀疑身后有人,有那么一阵儿,必须李高每天接送。后来秦若换了工作单位,没原来的单位效益好,但离家近,步行也就十多分钟。终于不再怀疑有人跟踪,但是又怀疑李高在外面有人,还雇私家侦探跟踪过李高。这是秦若的噩梦,更是李高的噩梦。李高也变得疑神疑鬼,总觉得被跟踪。昨晚那一幕如镜头闪过,李高便被钢筋缠绕住似的,整个人都缩了,几乎窒息。如果那确实是跟踪,只能是秦若派来的。李高没睡着,脑子越发乱了,直到在景区门口换上浏览车,往峡谷进发,他才扯断思绪。平山湖是蒙古族自治乡,导游是二十岁左右的女孩,肤色略黑,牙齿倒白,略带几分羞涩。她穿着蒙古族长袍,李高以为她是蒙古族姑娘,后来知道她和他一样是汉族。女孩讲解,李高才知道大峡谷并没有水,略略有些失望。不只峡谷,附近的村子都缺水。有意思的是村庄名字多与水有关联,大泉子村、小泉子村、井井河村。作为乡名,平山湖更是水汪汪的。

  但登上观望台,李高一下子被吸引住了,准确地说,是被震撼了。一亿年前,这里不但有水,还是汪洋大海,由于地壳运动,海水下沉,山石裸露,面前的丘壑其实是海底景观。沧海桑田,没有比这更直接更直观的注解了。

  奇特的山石起了不同的名字,什么古堡,什么战车,什么宝塔,李高颇为不屑。在他的理念中,自然就是自然,人为就显造作,命名反让想象受限。所以,导游喊众人下台阶观情侣峰时,李高站着没动。他想象自己是一条鲨鱼,在亿年前的海洋里畅游。在无垠的草原上,李高曾幻化成狼。他性格温和,却喜欢凶猛的动物。还是马肃拽了李高一把。李高后来回想,沿台阶往下走的时候,导游仅仅是导游,并未让李高特别在意,除了鲜艳的蒙古长袍,除了那一排洁白的牙齿。抑或,是情侣峰让李高的感觉发生了变化?

  那是拔地而起的山峰,如一对相拥的恋人,羞涩、深情,还是激动?两人的脸在阳光的照射下,红艳如霞。李高想起一部电影《庞贝末日》,那对恋人相拥在一起时,脸颊也是闪着红光,是被维苏威的火山光焰映红的。那是李高喜欢的电影之一,每年都要看一遍。公元79年10月17日,突然爆发的维苏威火山将庞贝城从地球上抹掉,同时也吞噬了那对恋人。

  到谷底又换了车,马力大,轱辘的直径足有两米。李高坐在第二排,红装女孩坐在第一排对面的窄座上,背靠车头,与整个车厢的人面对面。往谷底是沙石路,坡度大,甚是颠簸,红装女孩不时提醒:抓紧了!无须她提醒,都会抓牢,这是人的本能。可每有拐弯,她都要重复提醒。李高忽然想起少年时代母鸡护小鸡的情景,何其相像。只不过现在角色换位,小鸡担当起护佑责任。这么想着,李高无声地笑了。红装女孩的目光恰好扫过来,与李高撞在一起。也许红装女孩觉出李高的笑与她有关,她的目光弹跳开,脸隐隐地红了。李高相信自己的判断,她的脸色绝对起了变化。也就从那时起,李高的目光变得黏稠。

  从谷底回返,红装女孩仍坐在先前的位置,李高仍可以凝视她。说不清她身上什么地方吸引了他,他知道的是他难以将目光移开。怕她发现——其实她早就发现了,也避免难堪,她的目光扫过来时,他立马扭转头,避免碰撞。有一刻,他假装凝望风景。天空碧蓝如洗,几丝若有若无的云在飘移。就在这时,眼角的余光瞥见红装女孩拿出手机拍他。李高确信是拍他。车依然颠簸,也可能是紧张,她的手有些抖。李高假装没察觉,任她拍,直到她收起手机。李高兴奋得后背都湿透了。

  从峡谷到景区大门有十多分钟的路程,上了中巴,李高仍然坐第二排。他期待红装女孩坐在他身边,马肃坐到了后面,他旁边是空的。他又觉得不可能,因为第一排也有空位,作为导游,红装女孩坐第一排更合适。奇迹发生了,红装女孩径直坐在李高身边。虽然她低头看手机,并没有看他,更没和他搭腔,但他仍感觉中了大奖,惊喜万分。

  李高主动搭腔,问了红装女孩一些问题,由此知道她就是平山湖人,现住在甘州城,每天早上坐班车来,晚上坐班车回;知道冬季旅游人少,她就轮休;她的母亲在甘州陪妹妹读书;她父亲仍在平山湖放牧。他还知道了一头驴、一峰骆驼能卖什么价。若说李高好奇,不如说他就是想听红装女孩说话。她的声音,她的表情,她偶尔的手势,均令李高沉醉。可惜路程太短了,李高还有问题,已经到了景区门口。红装女孩站起来,让大家拿好自己的东西。李高怅然若失,改乘主办方的大巴,仍频频回头。

  回到甘州城已经是两点半,错过了宾馆的饭,改到李记炮仗吃炒炮。炒炮其实是面条,只因外形与鞭炮相似,起名炒炮。因为马肃介绍过多次,当然也因为早就饿了,一干人吃得热火朝天。唯有李高心不在焉,一根一根地往嘴里夹,似乎怕被炸了嘴。还好,没人注意他。马肃也埋头猛吞。李高仍在想红装女孩,控制不住,不是有非分污浊之念,他就是想,似乎红装女孩把他的魂勾走了。

  那时,李高尚不知,自己已经坠入比平山湖大峡谷更深的峡谷中。

  3

  那天下午本来安排去看丹霞地貌,因游览平山湖时间太久——对李高而言,实在是太短暂了,丹霞地貌去不成了,便就近到甘州城边的湿地公园转了转。李高第一次见到那么高的芦苇,缨枪般刺向蓝得几近虚假的天空;菖蒲密实如墙,蒲棒则像小锤子;碧绿的水面上,数十只黑天鹅、白天鹅,还有灰鹳,悠然地嬉戏觅食,面对众人的围观拍照,视而不见。李高没加入,他倚杆远眺,目光虚空,失魂落魄。他确实失了魂,满脑都是红装女孩,比菖蒲还密实。不知马肃说了什么,众人哈哈大笑。李高愣怔地看着那一张张面孔,懊恼地想,我这是怎么了?

  离会的早上,马肃得知李高下午六点的航班,说要带李高去看丹霞地貌。不看七彩丹霞,甘州就白来了。马肃一本正经,在他眼里,甘州什么都是好的。李高再三说不用了,马肃仍将车票改签到下午。也是这时,马肃发现李高有些反常,问他是不是不舒服,有病可不要撑着,及早上医院。李高生怕马肃送他去医院,忙解释只是没睡好,马肃立即道,看过丹霞地貌,你就不会再失眠了。

  饭后,马肃叫了辆车,又喊了另外两位朋友,直奔临泽。马肃说平山湖主要看造型和气势,七彩丹霞主要看色彩。李高只是点头,没做任何回应。他的魂魄在游荡,提不起兴趣。但到了那里,李高还是被惊着。连绵不绝的群山,似乎被各种颜料染过,红黄灰绿……有的顺山势起伏,犹如波浪;有的如彩虹直通云霄。马肃问,怎么样?不虚此行吧?李高点头赞叹,太神奇了。他凝望着或陡峭或平缓的山体,久久驻足。突然间,李高看到了红装女孩,就在对面山顶上,冲他频频招手。李高几乎叫出声来,拔足就往前奔。不足一米就是深沟,若不是马肃眼疾手快,李高便滚下去了。马肃说,我倒不是担心你摔坏,是怕你把山体弄脏。马肃的玩笑稀释了李高的尴尬,他甚是感激。

  午饭是在临泽吃的,手把肉、大盘鸡、拌沙葱、炒蘑菇。马肃夹了一块手把肉给李高,很严肃地说,今天回家,这玩意儿得多吃点。这是有典故的。李高认识马肃是在兰州,那次马肃就说了兰州羊肉的好:男人吃了,女人受不了;女人吃了,男人受不了;两人都吃了,床板受不了。李高自然听出马肃的话外音,回敬他:你也多吃。马肃嘻哈道,那是自然。

  回到甘州,马肃直奔车站,李高返回宾馆,时间来得及,还可以歇一歇。虽然连着两个夜晚没睡好,极度困乏,可平躺下去,却全无睡意。上午那个镜头如电影回放,李高内心涌起瀑布般的忧伤。那个念头是怎么冒出来的?他不知道。他知道的是,他无力控制,如七彩丹霞,熠熠生辉。

  李高又陷入魔怔状态。给航空公司打电话改签时间,没等那边回应便挂了电话。顾不得那么多了,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拖着行李匆匆下楼,退房、叫车,直奔平山湖。李高催促司机速度快点,他必须在五点之前赶到景区。

  李高要见红装女孩,必须见到。他还从来没这么疯狂过。生活中,他持重、规矩,近乎呆板。当秦若怀疑他在外面有了人,他甚觉滑稽可笑。如果他这样的都乱来,那天下就没有本分男人了。李高不是没有机会,不是没遇见过心动的女性,但关键时刻,他都管控住自己,变得如机器一样冷漠无趣。但今天,他要成为另一个人。不在乎秦若的哭闹,不在乎他人的说辞,他要按照自己的意愿疯狂一把。他不知道见到红装女孩后会怎样,见了她再说。如果她随他私奔,他将抛弃一切。也许她会将鲁莽的他暴损一顿,那也无所谓,她骂人的样子肯定也是可爱的。哪怕他什么也不做,远远地看看她也好。如果她能把电话号码给他,那也是意外之喜。他不祈求什么,只愿每年每月每日能听听她动人的声音。

  距离五点钟尚有一刻,李高到了景区。时间有余,但找红装女孩却没那么容易,他不知道红装女孩的名字。管理区的人告诉他,管理人员加导游超过百人,只凭描述,没法寻找。这难不住李高,他虽然没问过红装女孩的名字,但记得她的音容笑貌,只需守在班车门口。他双目努力瞪圆,几乎不敢用力呼吸。心跳如擂,他用左手大力压住胸腔。一个,又一个,男男女女,依次上车,可是没有他等待的红装女孩。第一辆班车开走,李高又守在第二辆班车门口,令他丧气的是,直到车门闭合,也未看到她。这是怎么回事?红装女孩是轮休,还是看见他后,躲了?

  那个晚上,李高没回甘州。景区门口有三家宾馆,他随便选了一家。次日一大早,他便守在检票口。无论游客还是景区的人,都要从这儿进入。但直到中午,也未看见红装女孩。一拨又一拨人进去,一拨又一拨人出来,唯独不见红装女孩。他的红装女孩似乎消失了。李高忍着饥饿和毒辣的阳光,继续站着,直到斜阳沉没。这是怎么回事?李高做了各种猜测,似乎哪种可能都有,但哪种可能也未将他说服。他后悔没和红装女孩合影,如果他提出来,她肯定会的,现在他手里没有任何凭证。

  李高不死心,每日从早到晚守在景区门口。他想起曾经读过的小说《等待戈多》,现在,他成了那个等待的人。秦若当然打过电话,他只说会议延期。某天正是中午,秦若哭诉她夜里梦见了豹子,李高没有掐断,但也没继续听,他把手机放到裤兜里,将目光拉长,再拉长。

  李高守了整整三天,穿红色蒙古长袍的导游倒是见了几个,但没有一个是他寻找的人。红装女孩彻底蒸发了。第四天上午,李高垂头丧气地离开平山湖。他痴痴地望着窗外,望着丘陵上的骆驼、牛羊。突然,目光被攫住,他往前一扑。他看见红装女孩了,就在遍布骆驼刺的丘陵上。李高喝喊司机停车。司机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车刹得有些急,李高的头撞到了前面的靠座背。李高顾不得疼痛,拽开车门就往山上跑。气喘吁吁地爬上去,红装女孩却没了影。李高不甘,扭着脖子来回扫望。如洗的蓝天下只有起伏的丘陵、骆驼和牛羊。

  胡学文,1967年9月生,中国作协会员,河北作协副主席。著有长篇小说《私人档案》等四部,中篇小说集《麦子的盖头》等十三部。获《小说选刊》奖、《小说月报》第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届百花奖,《十月》文学奖、《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奖、《中篇小说选刊》奖、《中国作家》鄂尔多斯奖、青年文学创作奖、孙犁文学奖、鲁迅文学奖、鲁彦周文学奖、《钟山》文学奖。

  


 
“三农”主题全国原创诗歌大赛
第二届“笑传正能量” 百姓故事大赛
“我们的力量”主题征文大赛
第七届中国作家“剑门关文学奖”评奖启事
第三届“湘天华杯”全球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第二课堂》“我的疫情日记”征稿启事
“封锁日记,肺炎疫情下的我们”征文活动
征集“人民战‘疫’” 文学作品启事
《草堂》诗刊:众志成城,共克时艰 | 全国抗疫诗歌征稿启事
第二届广东省优秀电影剧本开始征集
人民文学出版社70周年社庆征集启事
“我与《北京文学》”主题征集活动启事
第三届草堂诗歌奖启动,面向全球征稿
征稿启事|寒假了,可写的事情还真不少!
《科幻画报》征稿启事:我和新年有个约会
海南文学作品专号征稿启事
北方文艺出版社征稿啦!
公众号【摇滚客】约稿
文体不限,故事、传说、传奇、正史、野史均可
“我心目中的关公” 有奖征文活动启事
更多...

冯骥才

刘文艳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新希望刘永好自述:创业四十年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