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中国作家网  本站浏览:157        发布时间:[2020-02-11]

  

  十三岁那年的夏天,是他生命中的一个劫。

  那一年,他母亲长琴还不到四十岁。她从来不上班,常年在家照顾他和弟弟。在他的记忆里,母亲留给人们的头一个鲜明印象,就是她的美,而她的美,又有些特别。她面白肤嫩,双颊带粉,喜微侧着脸眼睛斜斜地看人,嘴巴上翘,翘得近乎妩媚、俊俏,可不管笑与不笑,她脸上有时看去像是一副嘲笑人的神情。这神情常令大院里的其他女人们不满,心情好的时候她们会说:“长琴,你又笑谁呢?”心情不好时,这有点令人费琢磨的神情便给对方带来更为烦躁的理由:“长琴,你嘲笑谁呢?动不动就那副样子,怪不怪啊?”她面对其他女人的质问,不论善意还是恶意,倒都是一副同样的回应:歪过头看着对方的脸,看上个几秒钟,而后嫣然一笑,不予理睬。不但如此,那时刻她一双漂亮的眼睛还有些花花的,斜眯缝着,眼风带水,眼波含情,被她看着的女人们顿时就拉下脸来,在一旁观看的男人们倒是于身体的某个部位起了层痒痒的感觉,可又说不清楚是哪里,就双手交叉抱于胸前,顺势抓抓胳膊两侧,任由身体的某个部位痒一痒。

  他父亲井尘看上去比他母亲老气不少,是个像砖块一样厚朴又木讷的男人,个头比他母亲还稍矮些,黑红色的脸膛,并有些轻微的口吃。现在一闭上眼,他还能看到父亲木呆呆地站在那儿,用可怜巴巴的眼神望着眼前的

  人,好像在说:“又咋了?你说嘛,别这样看着我,我心里毛……”小时候他常觉得父亲窝囊、不体面,比不上他母亲,也比不上周围的其他男人,可现在每次想起他,他心里都被一种酸楚的滋味填满了。

  他和父母、弟弟住在他父亲单位所属的大杂院里。在那座河边的小城里,有许多以平房为主的大杂院,他家所在的那一个,在城东南端的河滩路上。大杂院里的平房,大都青砖灰瓦的,四平八稳,毫无特色,但他家的房子却与众不同,它坐落在大院的后半部,背靠北院墙,面向一块狭长又高大的旧石壁。房子的三间屋子并列排开,房顶的四角翘着朱红色的飞檐,木门窗也是同样略显凄艳的颜色,尽管油漆斑驳、蒙灰落尘,但那飞檐,那色彩,到底使那幢房子的气韵不一般,是大院里的一个异数。

  在他家房子的东南端,住着邻居小菊一家。小菊爸和他父亲在同一个单位上班,也是个老实巴交的男人,小菊妈在工厂里当车间组长。小菊那年十五岁。与其他喜欢穿花着彩的女孩子不同,小菊喜欢穿纯颜色的衣服,梳着两条乌黑的短辫,额前的刘海,常常弯曲着,而她本身的头发,并不是自来卷,这一点他十分肯定。小菊的眼睛并不很大,嘴巴却大,嘴唇厚嘟嘟的,老是像在撒娇或者抱怨谁的样子。她喜欢做的一个动作,是突然站住,微仰起头,微闭着眼,而后用手将额前的刘海和乱发往后理着,不管有风无风,都好像站立在风中的样子,整理头发的同时,她在享受着脸上的风吹。他喜欢偷偷看她做那个动作,可大院里几个大点的男孩背后都叫她“妖精”,还故意夸张地学她闭眼整发的样子,再发出一阵放肆的哄笑。这种时候他就将头扭向一边,装作什么也没听见、没看见。

  春夏的傍晚,大院人家的小饭桌通常是摆在屋门口的,他们家和小菊家也不例外,一桌上围坐着四口人,另一桌上是三口。他们一家四口都埋头将饭吃得稀里哗啦,包括他母亲,她吃着还会大声说:“呀,真好吃呀!”他弟弟也常附和母亲:“好吃好吃!”对面的小菊妈听到那一声声夸张的“好吃”,似乎就浑身不自在,抬脸朝他家的小饭桌上偷偷瞅。他将头埋得很低,猛劲儿吃饭,心里却暗自发笑。其实他家的饭桌上也就是稀饭萝卜、西红柿清汤面什么的,但他母亲和弟弟却将它们“吃”得好像是大鱼大肉、山珍海味,惹得小菊妈十分不快,他心里竟有一丝隐秘的快感。其实,他这样不“厚道”,只是因为他一直都不太喜欢小菊妈,甚至有点怕她。他也说不清为什么。

  一天傍晚,小菊家的饭桌上突然多出了一个人。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男人坐在那里就比小菊爸高出半头,头发偏分,长方脸,脸上是一种很健康的小麦色,五官就像电影里的男主角,看上去很端正、标准。男人在吃饭的间歇不时抬头和小菊一家三口说话,脸微微地转向这个,又转向那个,谁都不冷落。小菊妈嘴里高声说着:“她舅,吃呀你多吃菜呀!”小菊捧着饭碗,往口里送着饭,动作却比平日轻柔一些。她始终低垂着眼皮,谁都不看,但是慢慢地,脸上就聚起了两片清晰的潮红。小菊泛起两坨红晕的脸那么好看,他的目光便被对面完全吸引过去,变得有些不知遮掩。

  那之后没多久就到端午节了。端午那天街上的副食品店里有的是粽子卖,可他母亲固执地要自己包粽子。作为两个比邻而居的女人,小菊妈和他母亲的关系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具体怎样,要看小菊妈的心情,他母亲总是被动地顺应、接受。这回说到包粽子,小菊妈倒是兴头颇高,就答应帮他母亲一起包。

  那个礼拜天的午后,他母亲和小菊妈就在他家厨房门口摆起了包粽子的阵势。两人一人坐一只小板凳,小菊妈主包,他母亲打下手。他父亲从屋里走出来,站着看一会儿,脸涨得黑红,对小菊妈客气得不行,结结巴巴含含糊糊地想说什么,又说不清楚,先自急出了半头汗。小菊妈头都不抬,根本不理会他父亲的殷勤。他当时也在场,大人似的背着手在她们旁边站了一会儿。他母亲那天穿了件鹅黄色的薄衫子,一条黑绸子长裙。她将头发高高地卡在头顶,好像是怕头发掉下来碍手碍脚。

  他站了一会儿刚准备走,却见小菊和她表舅朝这边走来。小菊的表舅,也就是那天饭桌上出现的陌生男人,据说是从外省来的,要在小菊家住上一阵子。小菊这表舅到底有着怎样的背景,为何要在小菊家住一阵,小菊家是含糊其辞的,邻居们也不好多问。小菊的突然出现,让他浑身立刻紧张起来。他双手依然背在身后,却觉得那个姿势不合适了,但若将手臂放下来,又觉意图太明显,就不敢动,任手臂在身后渐渐僵硬。小菊的声音悠悠地响起:“哎呀,你们还没包完呢?”

  还没等别人回应,小菊的表舅说话了:“还有多少?我来试试。”

  他和他母亲同时抬头看向小菊的表舅。他母亲直愣愣地望着小菊表舅的脸,足足几秒钟,而后冲他扑哧一笑。小菊的表舅一愣。他盯着她的脸看,随后回她一个微笑,在她身旁蹲了下来。他父亲哼哼哈哈地赶紧给客人递过去一只小板凳。

  小菊的表舅从他母亲手中接过去包了一半的粽子,娴熟地包了下去。小菊妈停下手里的动作,看着,清了清嗓子,说:“你行啊,我怎么不知道你还会包粽子?”咽下一口唾沫后,她又说:“你要真会做家务,每天帮帮我多好,不然不是显得吃里扒外了?”

  众人都觉得小菊妈的话有些刺耳,可小菊表舅不说话,只神态专注地包着粽子。他包好一个,就将粽子递给他母亲,并说:“再来。”他母亲一愣,每一次都好像从恍惚中被惊醒。邻居们渐渐围拢过来,尤其女人们,都来看小菊表舅,一个斯文体面的大男人包粽子,啧啧地称羡。他注意到他母亲的神情变得紧张,两眼紧盯着小菊表舅包粽子的一双手,别的哪儿都不敢看,见他快要包完一个,就赶紧从水盆里捞出泡软的粽叶,捧在手里等着,生怕有半分耽误。其实她和小菊表舅一包一递,配合得十分默契,大家的目光渐渐就集中到他们身上。小菊妈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她斜眼瞄着小菊表舅包粽子的一双手,又将目光移到他母亲脸上,表情有些复杂、难看,然后,轻咳了一声。他趁人不注意,飞快地瞥了一眼小菊。小菊矜持而若有所思地站在那儿,一言不发。她十五岁了,身材显得很高、很瘦,可是单衣下面该高耸的地方已经明显高耸起来,并有一股无遮拦又不知羞的劲儿,故意摆在那儿惹人看。他的脸悄悄地发热发红。

  端午正好是个礼拜六。吃晚饭的时候,邻居们的小饭桌又都摆在了外面。燥热的初夏天气,太阳迟迟不肯落下,土黄色斜阳的光芒,一根根的,杂草似的在人的头顶上方乱飞乱撞。就在那一片迷离又撩人的光色里,他母亲很端正地坐于小饭桌前。她不像平时那么没心没肺地和他弟弟逗乐了,相反,模样矜持,甚至拘谨,好像是在谁家做客。煮好的粽子摆在小饭桌中央,他父亲二话不说拿了一个,咬一口后,说:“妈呀,太好吃了!给小菊他们送几个不?”他母亲不耐烦地说:“送什么呀。人家也有!”说这话时,她好像突然有些心烦意乱。

  小菊家的饭桌上果然也有盘粽子,和他家的看上去一模一样。他的目光有意无意往那边瞥去,看到小菊在小心翼翼地剥着一个粽子。粽子显然有些烫手,小菊将粽子在手里转来转去,还捧到嘴边吹着。小菊妈说话了:“你这馋丫头,等一下都等不及了?”小菊爸赶忙巴结似的对女儿说:“爸帮你剥,让爸帮你剥!”小菊却谁都不理。粽子剥好了,露出了里面糯软的粽肉,直挺挺光突突地翘立着,似还冒着一点儿热气。小菊犹豫了一下,深吸一口气后,一伸手将粽子递给了坐旁边的表舅。“给你,”她说,等着他接过去。表舅愣住了,不敢接。小菊飞快地瞥了他一眼,那眼神分明在说:“你接不接?不接我就捧着。”小菊表舅赶忙将粽子接了过去,并打着哈哈,说:“哎呀,真是个孝顺闺女!”小菊的爸妈,包括坐对面的他,都愣在那里。

  晚饭过后,暮色降临,邻居们将饭桌撤去,又不愿马上回屋休息,就大都留在屋外,有站的有坐的,说着闲话,开着玩笑,笑声一阵阵响起。小菊家左边和对面的邻居都是好热闹之人,左边的玉香妈妈喜欢唱歌,大家一起哄,她就亮开嗓子唱起来了《太阳岛上》《乡恋》《年轻的朋友来相会》等等流行歌曲,一首接一首。唱着唱着她停下来了,说:“谁能为我伴奏伴奏呀,哪怕口琴也好。”

  小菊妈一听就说:“小菊她舅会吹口琴。让她舅替你伴奏。”说着就转头找小菊的表舅。

  小菊表舅手插腰站在自家屋门口,不好意思地笑着直摇头。小菊妈那晚似乎情绪不错,高声说:“你就吹一个嘛,口琴在里屋半截柜的抽屉里。”

  小菊一听,扭头就往屋里跑,出来时手里拿着一枚淡绿色的口琴。小菊将口琴递到表舅面前,眼睛直直地望着他,又好像在说:“你接不接?不接我就捧着。”小菊表舅不好推辞了。“那我就乱吹着试试了啊。”他说。他抬手捋了捋头发,抿嘴一笑,将口琴接了过去。他清了清嗓子,将口琴的前一半含进嘴里,与玉香妈妈交换了一个默契的眼神,而后,头稍微一低,再轻微一扬,一首歌曲的前奏就在他唇边响起。

  小菊表舅的口琴声如同出自一位专业演奏员之口,邻居们都敛声屏息,尤其那些女人们,都陶醉地痴痴地望着他,都在想,眼前的这个男人就好像一位天外来客,英俊,斯文,手艺灵巧,又吹一口漂亮的口琴……“呀!”她们同时在心里叹一句。玉香妈妈只开口唱了两句,就停了下来,她也被小菊表舅的口琴声迷住了。他入神地望着小菊表舅的表演,听着他的琴声,急忙去寻找小菊的身影。小菊躲在人丛里,背靠墙站着,双手叠藏在身后,挺着胸,仰着头,眼望着星空,一动不动。他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但看到她的胸脯在微微起伏。在那濒临暗夜的暮色里,他少年的身体也仿佛随着她身体的节奏微微起伏。他又转头寻找他的母亲。

  他母亲站在人群最外围的一个角落,踮着脚伸长着脖子,向琴声传来的方向张望。他想,她站得那么远,能看到吹口琴的小菊表舅吗?突然,她所在的那个角落传来一声拖长的“哎呀——”一个女人失声尖叫。众人都扭头看向那边。他吓了一跳,以为是他母亲失态了,再一看,才发现是站在母亲身边的另一个女人在大声训斥她的孩子。但是众人都看向他的母亲,离得远一些的大概都以为失态的是她——她是那个患有轻度精神分裂症的女人,不是她是谁呀?!他忽然觉得无比悲哀、沮丧,他母亲却好像不明所以,他弟弟双手搂抱着她的腰,将她推来摇去,用力过猛地一下险些把她推倒,她都无知觉,只伸长了脖子朝着琴声传来的方向努力张望。那一刻她心里在想什么,他不得而知,并且永远都不得而知。

  但他知道,母亲原本是不会嫁给父亲的,这是他十年前才明白的实情。十年前他父亲病重,他回到国内陪他。精神好些的时候,父亲就对他说些过去的事,总要说到他的母亲,“你妈是个可怜的女人……”说这话时,父亲伸出瘦得脱了形的手,想将泪擦去,但无力又抖个不停的那只手,怎么也够不到自己的眼角。缓了缓神父亲又接着说,他母亲原本命好,生在小城最富有的商人之家,但解放后家里就遭清算,“文革”中她爷爷和父亲又被揪出来遭批斗、毒打,爷爷被活活打死,她母亲不堪受辱,于一天夜里上吊自杀,就吊死在她出生长大的那幢房子里。她当时才二十出头,渐渐就表现出精神分裂症的症状来。父亲说他自己家里根正苗红,本人又是机关干部,只因自身条件实在有些低人一等,在他决定娶她时,家人和单位领导才没有阻拦,让他心愿得逞。“总算是抱得美人归了”,末了他竟加了这么文绉绉的一句,脸上吃力地浮现出一丝艰难的笑容。他听得几乎掉泪。这是他第一次听说母亲生病的原因,也是第一次看到父亲表现出幽默,而这迟来的幽默,掺杂了凄楚的自嘲的意味。

  他母亲有精神分裂症这一事实,他当然很早就知道的。当年,那是大院里的一个公开的秘密,人们背后里说起,总是说:“那个长琴是有精神病的……”他接受了这个事实,以为他母亲天生如此,也眼见她平日的一些反常表现,但在听了父亲临终前的讲述后,他再回想母亲当年的一些行为,才对她有了更深一层的理解,比如,他家的房子与对面同显沧桑的石墙壁之间仅隔着几步远,那窄长的几步远的空间,便形成一条砖铺的“小巷”,人们去后院的公共厕所,都要从那条小巷中经过,他家的门前,便常常响起杂沓的脚步声。有时他母亲在屋里正做什么,听到门外传来响动,就会在原地忽地站住,竖起耳朵仔细地听。她甚至扭着腰肢急急地走到窗前或者门后,耳朵贴着墙壁或者门窗去听,神情显得十分紧张。他见她那样,就在身后叫上她一声:“妈,你干吗?”她闻声扭头,受了惊吓似的浑身一抖,但随即就又放松下来,身体的姿势不变,却冲他诡异地咧嘴一笑。那诡异的一笑,令他心里直发毛。另一些时候,她喜欢一边做事一边小声自言自语,说着说着,言词竟逐渐激烈起来,甚至扭头“呸”上一口,好像在和人吵架,吵得十分解恨、过瘾。她也有特别安静的时候,那多半是在午后,一个人坐到西屋靠窗的木桌子前,手托着腮帮,看向窗外。窗外半天不见一个人影,只那面深灰色的旧石壁面向着她,寂静得令人愁闷。一旦坐在那里,她通常就会同一个姿势一直坐很久,晚饭都不做。他父亲回到家里却也不说她,只看上她一眼,悄悄叹气。他六岁的弟弟不懂事,就没心没肺地冲她直笑,她便也挤出一个怪怪的笑,好像仅和小儿子的年龄一般大。他母亲的精神状态时好时坏,每次看到她表情古怪神色失常他就有些担心紧张,生怕她会突然大哭,或者大笑,在人前丢丑,虽然,丢丑于她是难免的,人们也都不足为怪,但他总是希望那样的时候越少越好,毕竟,丑态每一次发生,对她和家人都是一次折磨。他始终有些费解的是,那一晚母亲听小菊表舅吹口琴,却像一个处于真空中的人,仿佛周遭的一切都不复存在,只留下了一种声音,一个男人的口琴声。这些年里,他时常想起那晚她站在人群外用力张望的样子,心里泛起一股难言的滋味。他想那晚的一幕如果发生在现在,他会毫不犹豫地走过去把她从身后举起,什么都不顾,就让她看个清清楚楚!而这样的想像,总是令他伤感不已。

  端午节过后,天气一日热似一日,却始终未下一滴雨。有时能听到天边传来隐隐雷声,空响一阵却又散了。七月中一个礼拜天的午后,人们午睡时,天空突然阴沉下来,继而电闪雷鸣,大雨倾盆。他父亲和小菊爸等几个男人去山区参加支边活动了,几周才回来一次。他们母子三人原本都在东屋睡觉,硬是被一阵哗哗的雨声惊醒。他母亲一个激灵,从床上爬起来,就往屋外跑。那天早上,太阳很好,她就将家人的冬衣及几乎所有被褥床单该洗的洗,该晒的晒,最后都晾在了在门前“小巷”搭起的两条晾衣绳上。她冲到屋门口时,见绳上的衣被有的已开始往下滴水。她“哎呀”大叫了一声,冲进雨地里。她东扯下一件衣服,西拽下一条被单,好像不知道该先收哪件好,完全乱了手脚。雨粗如柱,摔跌下来,那风缠雨啸的狞厉景象,仿佛天就要塌下来。转眼间她已经湿透。他有点被眼前的景象吓住了,不知道该如何帮她。他弟弟站在门内大声朝母亲喊:“妈你进来呀你快进来呀!”他母亲不理。她都快急哭了,发疯似的说都淋湿了,全都淋湿了,咋办呀咋办呀!

  小菊的表舅突然冲到他母亲面前。他快速将绳上的衣被往下拽,一面拽,一面命她回屋去。她一看到小菊表舅就呆愣在了雨地里。小菊表舅扭头,见她那副样子,就手指屋门再次命她进屋。她依然不动。他只好怀抱着湿衣被,硬把她推进了屋里。

  这应该是小菊的表舅头一次走进他们家。他将屋内快速扫了一眼,问家里有没有干毛巾。毛巾拿过来,小菊表舅递给他母亲。他母亲依然不动手。她只穿了身绸布做的碎花薄衣裤,她的家常睡衣,湿透了的衣服紧贴着身体。迟疑了一下,小菊表舅从她手里接过毛巾,替她擦起来。他擦着她的头发、脸和上身。她像个孩子,任那个男人摆弄。也许是种错觉,他看到小菊表舅的手故意在他母亲的胸前擦来擦去。他一下子就想到站在星光之下,胸脯微微起伏的小菊。这个联想仿佛往他的身体里猛推了一剂强心剂,他一个哆嗦,站不稳了。其实小菊表舅的手在他母亲身体的各个部位都游走得很均匀,但就是这种均匀的游走、摸擦,令小菊表舅自己也有些不能把持,他的呼吸变得吃力,一双男人的大手在她的身体上轻微颤抖。屋外依然雨声喧哗,一切变得狂乱不堪,但屋内的空气却仿佛静滞下来,飘浮着异样的只与身体相关的气味。他觉得如果再在那里待下去,他的身体就会从内部爆裂开来,便一扭头朝西屋走去,将他母亲和小菊表舅,还有他不懂事的弟弟留在原地。多年之后他的记忆里仿佛还回响着那个午后的雨声。未成人之前那是一种不堪的回忆,但伴随着岁月的流逝,尤其步入中年以后,他对它的感受也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只不过即便在内心深处,他也不愿意用语言将一切表达出来。有些东西,是不宜用语言去表达的。

  那天那场大雨不但没停,还引来了随后一连下了多日的中雨,十天之后,渭河就涨水了,有了汛情。第十天的夜里,雨终于停了,人们本来睡得很好,但近凌晨时分,他父亲单位派过来的两辆大卡车开到了大院门口,从车里下来的几个人手持喇叭高声喊话,喊大家都起来,尽快坐卡车撤离大院,因那晚渭河水可能要冲过河岸,他们住得离河滩太近了。听到喊声各家的电灯次第亮起。他们母子三人却都睡得很死。突然,有人“嘭嘭”敲他家的门。他母亲披衣起身去开门,他紧随其后,看到门口站着小菊表舅。

  “你怎么还睡?”小菊表舅上来就问,“渭河要涨水了,大家都在撤离,快带着孩子出来,上院门口的大卡车!”

  他母亲抬手揉着睡意蒙眬的眼睛,慢吞吞地回应道:“什么呀,我不走。”

  小菊表舅有点急了,伸手抓住她的胳膊,压低了一点声音说:“你真的傻呀?净说傻话!”

  他母亲一愣,胳膊下意识地往后缩,抬头与他对视,而后用手指着他的脸说:“谁傻呀?你说谁傻?你才傻呢,你、你!”

  说罢她哼哼冷笑了两声,但随即又好像意识到自己脸红得厉害,就羞得要死,急忙用手把右脸捂住,想想不对,又把手换到左脸上。小菊表舅扭过头去,松开了手。他弟弟闻声也从东屋跑了出来。略一迟疑,小菊表舅一把将他弟弟抱起,又招呼着他,用空出的一只手推着他母亲就往院里走。

  没走几步就迎面遇上了小菊母女。小菊妈吃了一惊:“我说呢,一转身就不见人影了,原来做好人好事去了?”她扫了一眼他们母子,冷冷的目光像条鞭子,带着股赤裸裸的恨。“你放下他!”她忽然对小菊表舅呵斥道。这回轮到小菊表舅吃惊了,大家也都愣住了。但小菊表舅只看了她一眼,就转身继续向院外走去,手里始终抱着他弟弟。他和他母亲踉跄着跟在后面。

  两辆大卡车上几乎已经坐满了人。小菊表舅看了看卡车的情形,走到第二辆车后,先将他和弟弟扶到车上,再转身,将他母亲拉到车前,并从身后用力一抱,将她连推带送放进了车里。看小菊母女已经安稳坐在第一辆车上了,小菊表舅走到司机车窗前,对他说了句什么,转身大步往院里走去。小菊妈在身后大声喊他:“你去哪里?你怎么不上来?”他不应答,只侧身朝空中摆一摆手。卡车司机稍微等了等,见他背影远去毫无回意,将车发动了。但就在卡车开走的那一瞬间,小菊突然朝那个远去的背影大喊了一声:“你回来!”小菊的声音,因为用力,如同“刺啦”一下撕破了一块绸布,惊动了所有人。

  正是凌晨时分。天麻麻亮了。两辆卡车载着一院子人朝小城的另一端开去。人们心里多少有些紧张不安,卡车经过河滩路时,都转头看向河滩方向,想看看汛情,但只有涨得满岸的河水哗哗地流淌着。他望着眼前一闪而过的熟悉的街道、房屋、街两旁的树木,突然觉得喉头发紧。他想他父亲现在在哪里。晨风吹拂,河水泥腥的气味从河滩上隐隐飘来,他望着坐在对面的母亲。她只穿了一件单衣,凌晨的冷风吹着她的头发,发梢乱扫着她略显清瘦的脸颊。她将他弟弟紧紧搂在怀里,母子两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他又一阵喉头发紧。他母亲两眼一直望着一寸寸退去的道路、景物,直到车子拐弯,离开了河滩路,才转回头来。他看到她脸上有潮湿的痕迹。冷风中,她抬起手背在脸上胡乱地抹起来,那左右开弓毫无章法的乱抹,又像个几岁的孩子。

  那次,渭河水并没有越过堤岸,可夏日一如既往地漫长。晚饭后,十来岁的男孩子们走出院子,常常聚在河滩路上,在路灯下玩弹球,耍烟盒,抽螺旋,或什么都不干,就那么聚集在一起,你推我一下,我踢你一脚,而后坐到马路沿上偷偷抽一支烟,再背靠墙无聊地呆站着,仰头望着路灯或者更远处的河滩。

  一天傍晚,他和同伴一伙忽然看到小菊和她表舅在暮色笼罩下的河滩路上走着,小菊表舅手提一只塑料网兜,小菊穿着件粉白色的连衣裙,双手插在裙子的大口袋里。他们在马路对面并肩走着,由远及近,男孩子中领头的正旗一看到他们,就“呼”地朝同伴们吹了一声口哨:“看见那谁了吗?嘻嘻,有一腿啊。”

  他被正旗猥亵的话语激恼了。他完全明白他的意思,但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他不愿相信正旗说的话是真的。他躲在电线杆后面目光死死地盯着马路对面。小菊表舅看上去神情放松,似对小菊说着什么。小菊始终眼看前方,几乎未开口。她看上去傲气又矜持,还有哪里说不出来的一点矫揉造作,和他平日看到的样子并无不同。他们渐渐走近又渐渐走远,始终走在马路对面,彼此之间保持着一小段自然的距离。

  正旗说:“你们知道吗,我早怀疑小菊喜欢那个男人。”

  “不可能。那是她表舅啊,比她大了至少二十岁。”

  “,我妈说小菊妈是被人家抱养的,孤儿哪有什么真的亲戚。”

  他听着正旗他们的议论,渐渐地脸发热,心里乱得似一团麻。他想起小菊在她表舅面前的种种表现,那天那一声忘乎所以的叫喊。但还是不可能,他在心里对自己说,绝对不可能!小菊她只有十五岁,他想。但是十五岁的小菊那深不可测又高不可攀的模样,又仿佛在明明白白地告诉他,一切都是有可能的。他感到从未有过的痛苦。他悄悄目送着小菊和表舅在马路对面渐行渐远,一只脚往马路沿上使劲踢着,直踢到脚尖疼。

  一连几日他都睡不好觉。一日日如棵野草突突疯长,他内心里对小菊的渴慕突然到了难以忍受的地步。辗转反侧中他想出了好几种办法,但都被自己一一否定了。最后他唯一希望的,就是小菊的表舅能早些离开小菊家,离开他们的院子。

  他母亲变得不爱说笑了。晚饭桌上也是一副安安静静的模样,常常失神,他弟弟抱怨饭烫,叫她好几声,她才反应过来,朝他咧嘴笑笑。他父亲不在家,他也变得心事重重,他们这一家人的晚饭桌上,便少了过去的那番生气和喜气。对面小菊家的晚饭桌上也少了一个人,小菊爸同样在山里支边。现在,他发现小菊表舅总是坐在正对着他家饭桌的位置,那个位置,正好与他母亲相对。他想留意小菊表舅是不是总往他母亲这边看,看到的却是他低垂着眼,不住地往小菊母女碗里夹菜。小菊妈脸上的神色冷冷的,她好像对小菊表舅的周到并不领情。他只能看到小菊的侧面。小菊的头发长些了,有时松松地在脑后编成一根独辫子。编着独辫子的小菊多了一点成熟的味道,但之前时常泛起在她两颊上的红晕,再也没有出现过。她吃饭的动作也更沉稳了,对于表舅递过来的菜,只轻轻地说声“不用”。而且,他发现小菊再也没怎么笑过。他心里又生出一种模糊的疼惜之感。

  有天下午,他身体不适,提前从学校回到家里。

  屋门半掩着,他走进去的一瞬间,就敏感地觉得屋子里的空气有些异样。他没看到母亲,直觉告诉他母亲不在家,但又似乎不相信这种直觉。他将书包往桌上一扔,快步朝东屋走去,一把推开了东屋的门。

  屋里的床边上,坐着一男一女。他母亲动作僵硬地高仰着头,紧闭着眼,两臂像母鸡翅膀似的支棱在身边,嘴唇被小菊表舅含在自己的嘴里,被他慢慢吸吻着。他右手搂着她的左肩膀,左手放在她的胸上。有人推门闯入,小菊表舅触电了似的,马上停止了嘴和手的动作,只身体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但姿势里有种由扭动而带出的别扭和难堪。他母亲始终紧闭双眼,微张着湿漉漉的已被人松开的嘴唇,也保持着原先的姿势,一动不动,好像怕一动,什么东西就没有了。他脑子里“轰”地一声响。当他意识到自己看到的是怎样的一幕时,尴尬和震惊让他几乎摔倒,他一扭头朝屋外跑去。

  他跑出大院,跑过马路,朝马路对面的河滩跑去。已是夏末时节,除了零星分布的一些树木,河滩上空空荡荡,只有垃圾堆旁的废纸片被风扬起。他一口气跑到了河边上,对着缓缓而流的河水,哇哇地只想呕吐。他说不清楚自己的心情和感受。原来,男人和女人在一起,是要“那样”的。原来,他母亲和另一个男人“那样”。而且,他怎么觉得那个男人是在欺负他的母亲?男人的别扭动作中流露出了显而易见的贪婪、投入,将他神态痴愚又被动的母亲比出了傻气,就凭这一点,他就本能地觉得那是一场不对等的“那样”,他母亲被人欺负了却并不自知,她犯了痴傻,无以分辨,他作为儿子却一眼就看得清清楚楚。这是一种痛苦的“看清”,他觉得他咽不下这口气。但是十三岁的他又能做什么呢?他为自己的无能感到痛心、沮丧。他望着眼前缓缓流动的河水,心里形成的第一个清晰的情绪就是憎恨。他憎恨小菊表舅这个他原先很有些好感的外来的男人,他是谁,凭什么出现在他们的大院,凭什么勾引又欺负他无辜的母亲,又引得小菊对他心生迷恋?之前,他从不愿意正视小菊对表舅的态度,但那一刻,一切都变得异常清晰,他心里只剩下一个愿望,那就是,要报复这个男人,报复他……

  他不知道自己在河边待了多久。暮色笼罩了河岸,他还迟迟不愿回家。渐渐地,他受欺负的母亲的形象在他的脑海中淡去一些,剩下的只有小菊一人的影子。他想,总有一天,他喜欢的小菊也要长大,也要和一个男人在一起“那样”。而那个男人可能是他,更可能是别人。他忽然觉得说不出的忧伤。忧伤几乎让他掉下眼泪。随即他心里就冒出来一个大胆的想法。它起初吓了他一跳,但渐渐又令他平息下来……

  当天晚上,他鼓足勇气敲开了小菊家的门。小菊开了门。她穿着领口大开的松垮的小碎花睡衣,站在门厅昏暗的光影里,一手扶着门框,吃惊地望着他。他没想到小菊的身体突然离他那么近,近得好像已经贴在他的身上。他脑子里又是“轰”地一声响,慌乱中,把握在手里的一张纸条塞给了她,正准备扭头跑掉,突然好像被谁从身后一推,他趔趄着一把抱住了小菊。他强抱着小菊,抱得那么紧那么地笨拙,死死不放手。小菊被他弄疼了。惊恐与疼痛让小菊大声喊了起来,喊叫声划破了大院的夜空。

  但小菊的手里始终紧紧攥着他递给她的那张纸条。纸条上是他写下的一行歪斜的字:“你表舅和我妈好得抱在一起。”

  两天以后,小菊的表舅就走了。他离开了他们的大院,没有和谁告别。正旗说小菊表舅是被小菊妈赶走的,“小菊妈早就不想让他再白住家里了,而且,她发现了他和‘女人们’的关系。”正旗不怀好意地说,强调着“女人们”,脸上又浮现出猥亵的笑容。

  他母亲大病了一场,持续低烧多日不退,烧退去后,人更恍惚了,常独自愣愣发呆,傻傻地笑,精神分裂症的表现更明显。几周后的一天,她突然离家出走了。有人说看到她独自走出大院,向河滩的方向走去了。也有人说傍晚好像在市区看到了她。人们说她什么都没带,干干净净的一个人,上身穿了件鹅黄色的褂子,下身穿了条黑绸裙。他们找遍了远近亲戚家,也报了警,但她始终没有回来。

  母亲的出走带给他的精神打击是无法形容的。事情刚刚发生时,他自责自悔,陷入深重的罪孽感中无以自拔。他想那一晚他如果不去找小菊呢?如果他不交给小菊那个字条呢?因为小菊的一声叫喊,也因为她手中的那个字条,他母亲被小菊表舅欺负的事实人尽皆知,他也背负上了欺负小菊的罪名。母亲虽然有些疯傻,但毕竟还有不少时候头脑清醒,那些天她是怎么熬过来的?有天早晨他上学离家时,母亲站在屋门口,一手扶着门框,忽然对着他痴痴地笑。他低声说了句:“妈,我上学去了……”她依然对着他痴痴地笑。他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一扭头迈出了家门。事后他才明白,那就是母亲与他最后的告别。她手扶门框冲着他痴痴笑着的模样当时令他无措,头皮发紧,之后却定格在他永久的怀念和煎熬里。他想,母亲知道他所做的一切吗?她怪罪于他吗?他看不出来。他只知道,懦弱胆小的父亲倒是始终没有直接责备过他,他脸色显得更加黑红,终日沉默,或者重重地叹上一口气。母亲离家出走的那个晚上,他和父亲很晚都没有睡下,父亲双手抱头,坐在桌边,他坐在桌子的另一边,身子背靠着墙壁,直愣愣地望着对面墙角上的一块污血。那是母亲有次从饭桌边忽地站起,脱下自己的一只布鞋,用鞋底拍死对面墙上一只壁虎时留下的血迹。她一边拍打一边咬牙切齿地对着壁虎狠狠地说:“让你活!让你活!”说罢又冲他们父子三人嘿嘿直笑,笑得莫名其妙。当时她的举动让人不忍面对,那晚他却想念她所有的痴愚疯傻。成年之后,一旦回想当年的一幕,一想到母亲是以一个精神分裂症患者的状态在外面飘荡,不知所终,他的心就疼痛到几近抽搐。他这才更加确信,在内心深处,他始终都没能原谅自己。父亲临终前还试图安慰他,说,“一切都是命。你母亲的命不好……”他听了,愈发觉得伤恸不已。一辈子活得卑微、艰难的父亲,到死都不舍得说他一句,他把脸埋在自己的手掌里,失声啜泣。

  那件事情发生之后,他和小菊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过了一年,小菊家就搬离了大院。他们还住在大院里的最后一年,小菊迅速地变得成熟、丰满。她似乎于一夜之间就变成了一个无所顾忌又无可把握的女孩,“这个女孩,要不了几年就会提前长成一个像模像样的女人了。”人们这样猜测着。而他心想:再过一些年,她还会变成一个母亲,只不过小菊这个母亲,不叫长琴。

  


 
第二届昌耀诗歌学术研讨会论文征文
第七届全国大学生“野草文学奖”邀请赛征稿启事
首届“山庄老酒杯”书香遵化诗歌诗词大奖赛征稿启事
首届“同心杯”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辽宁文学馆征集辽宁大奖作家手稿
「曹禺杯」全国诗歌大奖赛征文启事
第十届全国大奖征文征稿启事
第二届“慈溪乡贤文化诗歌奖”
第四届“我为美丽写首诗”全国短诗大赛征稿启事
“曹禺杯”全国诗歌大奖赛征文启事
第四届“青铜葵花儿童小说奖” 征稿启事
你好青春——首届全国大学生诗会” 征稿启事
“历史丰碑——致敬保家卫国的人民英雄” 散文、诗歌大奖赛征文活动启动
“墨子杯”文学作品有奖征稿启事
全国主题诗歌活动征集启事
“一百年伟大征程 新蓝图决胜小康”征文活动启事
有奖征集!快来讲讲“我与沈阳的故事”
主题儿童诗专版征集中,快来投稿吧!
《泰山文艺》征稿启事
全国主题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更多...

汪曾祺

黄子平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阳光董事长张维功:以利济世彰显儒商精神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