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133        发布时间:[2018-08-28]

答题者:童道明

提问者:木子吉

时间:2018年8月

地点:潘家园童道明住宅

简历

童道明,江苏省张家港人,戏剧家,契诃夫研究者和翻译家。著有论文集《他山集》《论契诃夫》,专著《戏剧笔记》,学术散文集《惜别樱桃园》《潘家园随笔》,剧作集《塞纳河少女的面模》《爱恋·契诃夫》以及译作几种。

手记

秋日长空,三次登门采访童先生,每次都心生惊喜和敬佩。童先生一生挚爱契诃夫,用一生研究和翻译契诃夫。他说契诃夫特别羞涩,童先生也羞涩,谈话中常常会不好意思地笑起来。他唯愿把契诃夫的善良通过自己的译作传递下去。

历经一次残酷的病痛袭击后,童先生却厚积薄发,八十年代看戏写评论、做戏剧研究,曾是活跃于戏剧评论界的大家。年近六旬时,童先生开始尝试写散文、写剧本、写诗,我想,这些年来童先生收获的不仅仅是散文集、剧本集以及剧作演出的好口碑,可能更是自身不断激发出的新的创作热情所带来的快乐,这可真是一位活力十足的年轻的“老先生”。

1您50年代在莫斯科大学就读,留学时期您最宝贵的收获是什么?

我人生遇到的第一个重大机遇,是1959年我在莫斯科大学文学系读三年级,当时要写一篇题为《论契诃夫戏剧的现实主义象征》的学年论文。大家都认为这是一篇很难写的论文,但我还是迎难而上了。我们那一代留苏学生有一种纯真的情怀。能在外国人怀疑的目光下出色完成一项学业,看成是为祖国争了光。

这篇论文的指导教师拉克申是我的第一恩师。他对我说了一句金子般贵重的临别赠言:“童,我希望你今后不要放弃对于契诃夫和戏剧的兴趣。”我听了他的话。这让我一劳永逸地决定了日后安身立命的职业。

2您多次提到母亲,母亲对您的成长有何特殊的意义?

我的大部分不可磨灭的童年回忆都是与对母亲的回忆分不开的。已经记不得是我几岁的时候(可能还没有上学),一次半夜醒来,发现母亲不在身边,我好害怕,但房里亮着暗淡的灯光,我从床上爬起来一看,见到妈妈正伏在书桌上写字。后来知道母亲是在写诗。她睡不着觉,就想诗,想好了诗,就立即起床写下来。

母亲常写诗的时候,我还看不懂诗,而当我能看得懂诗的时候,母亲不常写诗了。只是20世纪50年代末一次快到中秋节的时候,她从北京写了一首诗寄给在安徽工作的哥哥和远在国外求学的我,其中有“一家分三处,两地都思娘”两句,让我感动和感伤了好多时日。

我把母亲看成是我最早也是最恒久的老师,她的勤思好学宽厚善良的品性影响了我的整个人生。

3您翻译了很多契诃夫的小说,您是如何找准契诃夫的味道的?对哪一篇印象最深?

翻译的时候,特别想捕捉契诃夫式的幽默和契诃夫式的人生哲学。在翻译契诃夫的小说《在故乡》时,遇到了一句让我感到十分亲切的话:“将自己的全部生命贡献给一项事业,从而让自己成为一个有情趣的人,也成为一个让有情趣的人喜欢的人。”它不是豪言壮语,却暖人胸怀,翻译出來后,顿时觉得这句契诃夫式的格言,是可以成为我的座右铭的。

印象最深的那应该是《带小狗的女人》吧。后来它直接影响了我的剧本《一双眼睛两条河》的创作。我也想表现一下契诃夫那篇小说的题旨:一次意外的邂逅是怎样在精神上提升了一对男女。

4今年有两出契诃夫的新戏,严永祺导的《普拉东诺夫》和天津人艺的《樱桃园》,用的都是您的译本。您翻译契诃夫戏剧有什么心得体会?

我翻译的第一个契诃夫剧作是《海鸥》,在1991年,但译的不是契诃夫原作,而是俄罗斯导演提供给北京人艺的演出本,第一句台词就是戏剧主人公的那句宣言式的台词:“这就是我们的舞台,一个空的空间。”我很幸运,我是在英囯戏剧家彼得·布鲁克的名著《空的空间》问世之后面对这句契诃夫台词的,因此我可以很痛快地把它直译过来。

尽可能尝试直译成了我翻译契诃夫戏剧的一个追求。我翻译的契诃夫的最后一个剧本是《樱桃园》,它的最后一句台词也被我直译成“生命就要过去了,可我好像还没有生活过”。我觉得这也是契诃夫本人的一句想对世人说的话,因为他写下这句台词不到一年就与世长辞了。

直译的方法,不仅能契合契诃夫的“简洁是天才的姐妹”的名言,也能想起鲁迅先生的“直译论”的合理内核。

我最近把我的译本又重读了一遍,你看,被我改动的地方还不少,修改自己的译文,也是一种乐趣。翻译契诃夫剧作对于我更重要的意义,是让我真正感悟到了契诃夫戏剧的妙处,让我更有信心说:是契诃夫的“弱化戏剧冲突”的戏剧美学,影响了我的戏剧创作。

5有人说您是“中国最懂契诃夫的人”,您接受吗?

我当然不敢这么说,我只能说契诃夫是被我非常之牵挂的人,是一个我可以与之隔空对话的人。迄今为止,我写了12个剧本,其中四个是向契诃夫致敬的。从去年开始我写公号“童道明札记”已经写了250篇,其中有一半的内容是围绕着契诃夫展开的。懂得契诃夫的妙处之后,我是给自己下了决心的,一定要简短,不超过400字,一个一个点,不能超。

我写的文章和翻译的作品,也有一半以上与契诃夫有关。今年7月出版了我翻译的爱伦堡写的《阅读契诃夫》,我在译文前写了句感言“把契诃夫给予我的感动,通过我的写作与译作传递给别人,使其他人也有了走近契诃夫的兴趣,这也是我的一大人生快事”。所以,当有陌生的年轻人对我说:“童老师,我喜欢契诃夫。”我心里就特别高兴。

6契诃夫对您的最大感动是什么?

是他的善良,他也许是十九世纪俄国作家中最善良的一位。爱伦堡说:“如果没有契诃夫那少有的善良,他就写不出他后来的这些作品。”我非常认同他这句话。我记得在《契诃夫戏剧全集》的新书发布会上,我曾借题发挥说:对于文学创作而言,“善良也是生产力”。由此我更加相信:要写出好的作品,就要做个好人。

2015年3月14日,在我翻译的契诃夫书信集——《可爱的契诃夫》的首发式上,临近结束的时候,我动情地说了一句话:“如果没有1959年与契诃夫的相遇,我童道明今天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当然,我可能还是有研究员的职称,甚至还有博士生导师的名分,但我的生命之光会暗淡许多。”

7从八十年代您大量看戏,是如何开始戏剧评论的?

1972年从干校回来便天天去北图看书,看的都是俄文的戏剧书,连英囯导演的代表作《空的空间》,我都是在北图读到的该书俄译本。从1972年起,我在北图读了五年书,北图就是“我的大学”,而1979年在《外国戏剧》发表的两万四千字的《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体系是非谈》,便是我五年苦读的第一个学习成果。

1980年的一天,《中国戏剧》的编辑凌霄来我家约稿,我就成了这家杂志的撰稿人,便自然而然地成了个戏剧评论圈的熟人。1989年参加南京小剧场戏剧节,我与《中国戏剧》副主编王育生先生住一室,我问:“老王,你们那时怎么想到向我约稿的?”他答:“是老于和刘厚生,于是之有一次来编辑部,他说,有一个叫童道明的,你们不妨让他给你们写写文章。”

这让我记起中国剧协老领导厚生老师的儒雅风度,他一见我总会笑眯眯地叫我“道明”,而由于得到于是之老师的眷顾,我一步步地走近了这位真正的大师,成了他的一个学生和朋友,这是命运给予我的恩赐。

我戏看得最多的,剧评写得最多的,还是北京人艺的戏,我评论过林兆华导演、锦云编剧的《狗儿爷涅槃》,苏民导演、郭启宏编剧的《李白》,也评论过任鸣导演的《北京大爷》、李六乙导演的《北京人》……

20世纪80年代,是中国话剧的创新思维非常活跃的黄金时代,也产生了几出所谓“有争议的剧目”,如林兆华导演的《绝对信号》、王贵导演的《WM》、陈颙导演的《街上流行红裙子》。在激烈的论争中,我写过剧评,盛赞过这些充满创新精神的演出。

我记得最令我难忘的演出,是在1992年7月16日这一天,于是之等人艺第一代演员作《茶馆》告别演出。有感于这场演出催人泪下的悲壮谢幕,我写了篇题为《这可能是绝唱》的文章,《北京晚报》把它当做散文发表,由此我也开始了散文创作。1996年,我的第一本散文集《惜别樱桃园》问世。这一年我59岁。后来我还出了两本散文集:《潘家园随笔》(2011)和《一只大雁飞过去了》(2017)。

8您是如何想要开始创作剧本的,甚至在80多岁时创作了多达12部剧本?

这与我的一直想开发自己潜能的意识有关,但也让我想起和于是之老师有一次刻骨铭心的交谈:那次在紫竹院公园的湖边,时间不是1994年就是1995年。他与我说起了中国知识分子的命运,作为一个戏剧人,他以为“最大的遗憾,是很少有真正为知识分子说话的戏”。我顿时感到了这句话的千斤重量,这也是他说过的对我产生了直接影响的话。

后来我写了篇论文《知识分子与戏剧》,发在《剧本》月刊上,而在写这篇文章时,我的戏剧处女作——向契诃夫致敬的《我是海鸥》已经成形,然后写了向冯至致敬的《塞纳河少女的面模》。

9您认为戏剧是一种什么样的文体?

我认为戏剧乃是文学与艺术的有机结合,但不可否认,近年来的中国话剧有文学性被弱化的倾向。我从事戏剧创作的一个初衷,就是试图把更多的文学元素注入到戏剧的机体中去。2012年我的第一个剧本集《塞纳河少女的面模》出版,在书勒上我写下了这样几句话:戏剧像个女人,她有两个家,一个是娘家——文学,一个是婆家——艺术。这本戏剧集恰似戏剧回趟娘家。我有一个奢望:但愿明敏的读者从我五个剧本的一些片段里,能见到散文、诗和戏剧的合流。

10您认为当下的中国话剧欠缺什么?

欠缺悲剧意识。这就决定了当我自己执笔写戏的时候,必定会张扬起我的悲悯情怀。我写的第一个剧本《我是海鸥》就是一出现代悲剧。

11您认为优秀知识分子该具备哪些品质?

我认为知识分子不仅有深沉的家国情怀和独立思考的精神,他们还应该有“矜而不争”的修养。如果读书人也争名于朝,争利于市,那就是“斯文扫地”了。有一次有人问我知识分子的性格特征是什么?我就回答说是“羞涩”。

12您和戏剧圈的很多人士交往,能说说有哪些感受吗?

我觉得凡是真正的戏剧家都有人格的魅力。知名的剧作家也让人敬仰。像我认识的已故剧作家黄宗江、王正、李龙云都是心肠柔软而骨头坚硬的好人。我最早认识的前辈演员是董行佶,从他身上我知道了“戏比天大”的道理,我写过一篇纪念他的文章——《最后一个牧羊人》,痛感像他那样为戏“而生、而狂、而死”的演员此后再也不会有了。

在新一代的演员中,我接触较多的是濮存昕。在与濮存昕的多年接触与数次长谈之后,我们在2002年合作出版了《演员濮存昕》。后来联合记者孙小宁,三人一起写了《我知道光在哪里》(2008)。我曾把我认得的黄佐临、徐晓钟导演称作“戏剧的良知”,我与八十年代的戏剧革新家王贵、林兆华、胡伟民有真诚的友谊,我与新一代的导演王晓鹰、李六乙等也成了朋友。

我与查明哲导演也有过愉快的合作,2003年我们一起把《这里的黎明静悄悄》改编成了话剧,后来由查导将它作为中国国家话剧院的开幕戏搬上了舞台。这个剧本,我最多只有四分之一的贡献,但明哲却在编剧一栏里,把我的名字放在他前头,害得我常要作出更正声明,不敢掠人之美。

13在您的学术研究、戏剧创作中,感受到的最大快乐是?

一到70岁,我已经老态毕露,但我戏剧创作的高潮又恰好是70岁后开始的,这个时候的精神状态,借用契诃夫的话来说,就是“生命的脉搏跳动得更加有力了”。2012年我75岁,我的第一个剧本集出版,在它的首发式上,我第五个剧本《蓦然回首》的导演任明炀发言说:“童先生是个苍老的年轻人”。2010年,《我是海鸥》到南京大学演出,演出完毕,南大俄语系的于一中教授对我的博士生苏玲说:“童先生很年轻。”

关于“老”,我有这样的看法:如果一个老人,即使他学富五车,但如果他脱离现代生活,无法与青年人交流,他就当真老了。

14您认为这些年来观众有哪些变化,您经常与观众互动吗?

观众带给我的信息,常有知音天降的意外。我就讲这样一个与观众互动的故事吧。2012年5月的一天,演完《歌声从哪里来?》后,一位姑娘走过来对我说,她是从台湾来的,所以听到剧中“歌声來自外婆的澎湖湾”这句唱词特别感到亲切。后来我知道她叫龙缘之,在清华大学读博,这之前她已看过《塞纳河少女的面模》,今年7月15日我的新剧《契诃夫四则》作纪念演出,她也带了三位同学一起来看了,看过后还发微博谈了观感,结尾一句是:“意外地和喜欢契诃夫和冯至的童老师结缘。”

15自小离开故乡,您年纪大了又回过故乡吗?您怎么看故乡?

小学毕业后,我就离开了江南故乡,去了祖国的北方,后来又到了遥远的俄罗斯。离开家乡之后,我常常独自哼唱《我家在江南》这首在小学时代学会的歌。它最后两句是:“別你时,我们都还青青年少,再见时,你又将是何等模样?”我是一个早早就懂得乡愁的人。

上世纪80年代后,我回过几次故乡。新世纪初,我妻子付同和也随我去了家乡,随后又去常熟给母亲扫了墓。

外孙吴童2013年高中毕业,就要出国上大学了。在他远离祖国之前,我女儿童宁带他作了一次“寻根之旅”。8月份,乘女婿吴琪去上海开会之便,他们三人到我故乡走了一趟。先到常熟,去虞山公墓给我母亲扫墓,他们知道母亲对于我的意义。然后去了张家港。我的小学同学张兆祥先生把他们领到我念初中的母校张家港市一中。徐耀明校长亲自接待了他们,母校把我当作一个值得记住的校友,这让我感到意外,当然也受到感动。

16.您平时会关注哪些热点话题?

前两天在你们报纸看到一个关于交大博士生写了几百段相声的报道,勾起了我一个藏于内心的愿望,大的剧本写不动了,那我是否也可以写点幽默小品,要知道我是一个喜欢幽默的人。

17.假如可以“生活在别处”,您希望生活在什么时代什么地方?

我就想生活在当下。在契诃夫的《三姐妹》里,有个名叫屠森巴赫的剧中人物预言:再过一千年,人们照样会唉声叹气地说:“唉,活着真沉重啊!”我相信这个预言。



 
第二届温瑞安杯”世界华文武侠微型小说大赛
奖金8万5千元 | 第一届听音杯”书信大赛征文启事
一字一元”活动丨本次主题生活”
第二届温瑞安杯”世界华文武侠微型小说大赛 
沈阳改革开放,我们这40年”主题征文活动
首届张之洞文学奖征文启事
150元/千字 | 《萱小说》全国征稿
《北京文学》北漂故事”征文启事
金诚杯”屯垦戍边诗歌有奖征文启事
千钟粟里写丰收”有奖征集粮食字活动开始了,大家快来参加!
我与报告文学”全国征文启事
2018征文征稿大赛启事,稿酬200元/千字
驻马店我与改革开放共奋进”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
山西省黄河、长城和太行的民间记忆”征文
海门市我家这40年”有奖征文启事
中华传世经典家训品读”征文启事
第三届书城杯”全国散文大赛征稿启事 首奖2万元
九江银行杯”第九届白鹭洲文学大赛征稿启事
神秘湘西·古韵浦市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300元/千字 | 读者原创版征文:那个不一般的老师
更多...

钱小芊

冯骥才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周海江在2018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峰会”发声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