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819        发布时间:[2018-08-27]

冯金彦,男,本溪日报总编辑,1962年生,1984年参加工作。1996年至2006年任本溪市文联副主席,2006年至2012年任本溪日报社副总编,2012年至2013年11月任本溪市政协副秘书长。


                                                                                                                                                          


  

  生命的雕刻(军旗飘扬)


  山坡上的野花凋落在地上,依旧会长出来。可是生命不能。一个十八岁的孩子,他的生命掉在了地上之后,风捡不起来,我们也捡不起来。

  而写在墓碑上的名字,风吹不吹,依旧是红色的。

  在打光了最后一颗子弹之后,他被围在稻田里。北方泥泞的稻田是他生命的一个草地,他没有能够走出去,刚刚跑了几步,就被胡子抓住了。

  在我们家乡,习惯把土匪称为胡子。

  据说,这股胡子是村里一个叫李大肚子地主的把兄弟,知道李大肚子被镇压后,来寻仇的。他们不愿意看到在小村里点燃的新生活火光,要把它吹灭。

  他们要把他的生命吹灭。

  他被绑在村头的一棵梨树上,刺刀面对着他。

  他们把刺刀当做一把钥匙,要打开他的信仰之门,让他交出那些名字,战友的名字,村干部的名字。

  可是,一个十八岁的孩子,一个十八岁的军人,在死亡面前,在刺刀面前,把战友的名字咬碎了,把村里乡亲们的名字咬碎了。

  于是,那些埋伏在草丛中的名字,春风一吹依旧飞。

  于是,那些散落在街巷的星星之火,秋风一吹依旧燎原。

  但是,他却倒下去了。

  他的鲜血滴落在地上,他的鲜血滴落在石头上,他的鲜血滴落在花朵上,他的鲜血滴落在日历上。

  而地上的红花,把他的每一滴鲜血都捡起来在头上顶着。而为了表达对他的怀念,那棵梨树,每年都用洁白的梨花给他笑一次。

  疼痛,无论如何都太重了,一个十八岁的生命扛不动。于是,刀刺来的时候,他本能地用双手去阻挡着,他的手指被刺断了,掉在了地上。

  父亲那个时候还小,目睹了这一切。记得父亲在我小时候给我讲这个故事时,十分肯定地说,刺了十八刀。

  他的手指掉在了地上,一根,两根……十八刀之后,他的十根手指是折断的翅膀,不再和他一起飞翔。

  十指连心,十根手指不仅连着他的心,而且连着战友们的心,乡亲们的心。

  部队赶来的时候,胡子还没有走远。于是,部队就一路追赶了过去,在离开村子不远的一个小山沟,把胡子全部消灭了。那个胡子被消灭的山沟,村里人叫它死胡子沟,叫了八十多年,至今依旧这样叫。

  不是医院的手术室,也没有白衣的身影。在朴素的农家院,善良的房东大娘,一个坐在他身边的老人,低下头去,用不止一次为他缝补过衣服的手,用为他缝补过袜的针与线,一针一针,细细地为他把十根手指缝上。

  这个固执的老人,不听任何人的劝阻,就那么坐在阳光下,坐在他的身旁,一针一针,慢慢地把手指缝在他的手上,缝在她的心上。

  慈母手中线,何止是游子的身上衣,也是游子的生命。

  在他远去的这个午后,一个母亲用她的爱,一个村庄的爱,一个世界的爱与崇敬,让一个生命完整。

  在那个夜晚,村边的小河一夜未眠,岸上的石头哭了一夜。

  乡亲们也是。

  村里的人记得这个从远方来的孩子,记得他走进每一座茅草房的背影,记得他南方的口音。尽管阳光谁也不能垄断,但是生活在贫苦之中的父老乡亲,常常与痛苦相伴。当这个年轻的生命和一支同样年轻的队伍,把地主与恶霸们垄断的阳光还给了村里人的时候,父老乡亲们把他们和新生活一起精心呵护着。

  在我的童年和少年,他是离我最近的英雄,最亲的英雄。我想知道更多他的故事,工作之后,我去过相关部门,也查过资料,但是,找不到更多的关于他的描述。只是知道,有许多像他一样年轻的生命睡在了故乡的山水之中,许多人甚至连名字也没有留下。

  寂寞的山坡上,风吹过,所有的小树在风中轻轻地抖动,像是低语,像是吟唱。我想起陆游的诗,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当幸福的山花开满故乡的土地,我们也想把这个消息告诉他,告诉这个沉睡在山坡上的孩子。

  终有一天,我也要到泥土中去。那时,尽管他比我年轻,无论他认不认识我,我都要拍着他的肩膀,叫他一声兄弟。

  房东老人把他葬在了自己家的坟地里。别人怎么劝,老人都执意如此。老人说,他还是一个孩子,一个人睡在山坡上太冷清了。每逢年节,老人给他烧纸、点蜡烛,像对待家里逝去的亲人一样。

  据说烈士陵园几次要把他迁走,乡里的干部也来做工作,老人不同意。老人的家人也习惯了把他当做亲人。

  于是,孩子们叫他叔叔。

  于是,孩子们叫他爷爷。

  与我同去采访的一位女作家听说了他的故事之后,特意到他的墓地祭拜。临走时,她把脖子上的红纱巾解下来,系在墓碑上,远远看去像一团火。

  在他离去了七十多年之后,在他的墓地,小草拱破七十年的岁月长出来,似乎在告诉人们,有许多东西不但野火烧不尽,岁月也烧不尽。

  山坡上的鸟儿不读这些,亦读不懂这些,依旧在枝头上呢呢喃喃,相知相爱延续生命,在曾溅落弹壳的山坡上,平平仄仄一个和平的主题。在它们的目光里,这里只是一个家。

  阳光依旧,风依旧,河的流水声依旧,只是多了一群飞翔的鸟儿,冰冷的墓碑仿佛一下子有了灵魂,有了生命。

  历史久远了。但是,一个生命却依旧年轻,一个故事却依旧年轻,依旧在故乡的田野上被春雨擦亮。

  而当我的生命年轮画满了五十五个之后,我才真正读懂了故乡,读懂了故乡和乡亲们为什么这样精心地把一个名字捧在手上、心上。

  他们把脚下的土地看得和生命一样。因而,每一个呵护过他们脚下土地的名字,都被他们刻在故乡的每一个生命里,写在每一寸土地上。

  一个故事,一个年轻生命的传奇,经历了几代人的传递,至今依旧温暖依旧明亮。作为一个传递者,我也找不出故事当年原原本本的样子,不知道哪个细节、哪句话是年轻烈士当年留下的,哪句话是后来人为烈士点燃的一个火把。

  但是一个英雄的名字,一段英雄的故事,依旧在岁月中走来走去,在故乡的山坡上走来走去,在我的心中走来走去,踩得我满眼热泪。

  




 
《特区文学》征稿启事
“清白泉”杯全国清廉诗歌散文大赛征稿启事
“东海明珠谱华章”有奖征文活动启事
新会陈皮文化征文比赛启事
第四届“水滴奖”全国科幻作品征集大赛开始啦
鸿蒙世界征文大赛启事
第五届广西网络文学大赛征稿启事
征文体裁:小说、散文、诗歌、报告文学
“青春与梦想”粤港澳大湾区高校征文启事
“祖国颂歌·东坡诗歌奖”华语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轻文轻小说」第四届耀星祭征文大赛
五女山杯•相约桓仁全国旅游诗词大赛启事
第二届“曹文轩儿童文学奖”征稿启事发布(即将截稿)
“2019东荡子诗歌奖·高校诗歌奖”全国高校评选活动
第二届“听雨轩杯”全国散文征文征稿启事
有奖征集,公开出版丨《中国优秀诗人诗歌精选》
“圆梦园杯”全国诗词大赛启事
“明月山杯”全国诗歌大奖赛征稿启事
第四届爱奇艺文学奖文学赛区启动!
2019年面向全国有奖征文活动征文启事
更多...

杨绛

阿来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MZI美智在首届智能电器产品应用场景开发大赛斩获三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